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负分滚粗-第9部分

是袁启暝,而他手上抱着的是苏小飞。
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按下快门,将此刻拍下来。
到时候要是买个新闻媒体,一定会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吧。
地面上的余震似乎是结束了。
天空中开始有直升机飞过来。
袁启暝抱着苏小飞降落在深林中。
苏小飞目光呆滞,明显地震没有吓到她,她是被眼前的男人给惊呆了。
他有翅膀,他竟然有翅膀!
说不定他是什么鸟人……
所以她一直是跟一个不明物种生活,所以她一直在演绎一场人兽恋……
苏小飞想着自己和他那些火辣辣的夫妻生活,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跟不明物种XXOO。
想着就让人喷鼻血啊o(》﹏
第八十七章
( “你说什么?”阴森森的话语从袁启暝的口中吐出。ww
身为魔族,他们与生俱来有一种种族优越感。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翅膀被苏小飞说成是鸟人,让他很不爽。
苏小飞缩了缩脖子。“我什么都没说。”小动物的本能告诉她,她现在要装乌龟,乖乖把头缩进龟壳里才能安全。
看着她害怕的样子,他任命地叹口气:“我是魔族的人。因为意外而来到你们人类的世界。”
在远古时代,那个时候的人类尚且有接触魔族的机会。可是现代社会的人们,早已忘记世上还有魔族的存在。身在有些人觉得魔族只是神话故事中,属于人们幻想世界中的产物。
苏小飞慢慢回味他的话。
他说他是魔族。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带有魔气,会伤害到她,所以孩子留不得。
“你没有骗我吗?”她期盼地看着他。
“没有。苏小飞,你不要想太多。保持平常心,把孩子拿掉。”
“不要……我不相信你……”她低着头呢喃,目光迷离,似乎有另一个人的意志正在侵入她。
袁启暝看出异常,赶紧上前抱住她安慰:“不要激动,不要怕。一切有我。”
渐渐地,她不再喃喃自语。
她似乎累极了,整个人靠在袁启暝身上。
“刚刚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控制着我,我自己控制不了,只能跟着指令。”苏小飞说。
她自己也感受到身体的异常。
和上次面对柳芸时一样,她的意志根本就处于弱势。身体不受控地动。
这让她有些害怕,仿佛自己已不是自己。ww
袁启暝在心中叹气。
事到如今,该怎么办……
她肚子里那个小东西似乎更活跃了。这个孩子就算顺利生出来,他也要好好地揍他一顿。这么让人不省心。
她靠着他休息了一会,袁启暝就带着她下山。
苏姑姑住的城市里已经一片狼藉。苏小飞在确定他们都没事之后,跟着袁启暝回到之前的城市。
两个城市虽然离得很近,但这次的大地震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这个城市。
两人刚回到家,就见柳芸急匆匆地跑进来。
“不得了了,你们快看新闻!”
现在各大新闻的头条都在说地震的事情。而关于地震的新闻中有一条却格外引人注目。
很多这场地震的幸存者表示地震发生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长着黑色翅膀的人在天空飞。更有人拍下了照片。
用手机拍下的照片虽然有些模糊,但在专家的专业设备的还原下,脸部轮廓渐渐清晰。
有人认出这个男人,说是XX公司的总裁。
立刻有一堆记者蜂拥至袁启暝的公司,已经把公司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照片上的人真的是你们吗?”
苏小飞点头,心中不免害怕。万一真的被发现了,袁启暝会不会抓取什么神秘组织去当小老鼠一样研究啊?
袁启暝倒是很淡定,外套一脱,对柳芸说:“你担心什么。人类又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可是老爸,就怕万一啊。人类现在的武器可不容小觑。”
⊙﹏⊙b
等等!
老……爸?
苏小飞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
苏小飞长着嘴巴呆愣地看着他们,顺便掏了掏耳朵。
柳芸兀自着急,见袁启暝没反应,急的直跺脚:“爸,到底该怎么办嘛!”
袁启暝还是没说话,只是目光一直盯着苏小飞。
柳芸这下也注意到了,呵呵笑得有些勉强。
袁启暝一脸淡然,把手插进西装口袋,竟然开始往屋外走去。
“爸,你要出去?”
他回头扫视她们一眼,然后对柳芸说:“跟阿姨好好解释。”
跟阿姨好好解释。
阿姨……
这个称呼,让苏小飞立刻爬了满头黑线。
柳芸端正身子,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阿姨。”如果不是挺着个大肚子,说不定她会鞠个90度的躬。
“你还是叫我苏小飞吧。”同龄女孩叫她阿姨会让她有20岁嫁给60岁糟老头的赶脚。
“不行。我们魔族的人最看重血统,所以亲戚辈分什么的一定不能乱。”柳芸很认真地说。
“可是,可是,袁启暝真的是你亲爹?你确定不是后的?”
“当然确定,爸看着我长大的。”
“那他今年贵庚?”
“不多不少,爸今年1299岁,马上就要过1300岁的大寿了。”柳芸很骄傲地说,“以前老爸生日的时候魔界所有人都要向他贺寿,那场面可盛大了!”
苏小飞已经完全呆掉了。
1299啊!
千年王八活到这个岁数都该老态龙钟了吧。袁启暝怎么还能一副英姿勃发的样子来欺骗年轻姑娘啊。
柳芸有些不好意思笑笑:“我们魔族的人是这样的。寿命都很长。不像你们人类。”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有些事情,即使想到就已经是一种痛苦了。
很快,她就收起难受的表情,眼中闪着梦幻的星星:“阿姨阿姨,我爸真的很喜欢你哦。以前你不在的时候,他常说,要是那个笨蛋在,日子一定会好过一些。或者说,要是那个笨蛋再不回来,我就不等了。还有说,那个笨蛋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可是啊,你回来了,我觉得老爸每根头发都荡漾着笑意。”
额……那样的场景很恐怖好吧。
还有啊,她苏小飞才不是笨蛋!!!
“他哪有每根头发都荡漾笑意,明明依旧是一张面瘫脸!”
“阿姨你不知道,过去的两年,老爸每天心情都很不好。可是有时候突然会笑的很灿烂。”
“……这是神经病的前兆吧。”
柳芸当然摇头:“那是他看到你的幻影了。每次发现是假的之后,他都会更失落。我从来没见过老爸那么沮丧的样子。”
苏小飞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以为是幻觉。
“哎,我都忘了。老爸让我解释。”柳芸拍拍脑袋,“我是老爸的亲女儿,不是捡的,更不是充话费送的。不过老爸和老妈离婚很久了。事实上,他们的婚姻能持续300年已经是奇迹了。因为他们两人每天都只说三句话,早安,午安,晚安。反正是政治婚姻,他们都没有用过真心。我本来以为老爸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可是啊,没想到他的姻缘原来是在另一个世界。”
第八十八章
( 柳芸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带着少女的梦幻跟苏小飞说我爸他好喜欢好喜欢阿姨你啊,阿姨我好羡慕你啊,阿姨你跟老爸怎么认识的,阿姨跟老爸一定要幸福哦,阿姨阿姨阿姨……
这姑娘话可真多。
苏小飞听着听着开始有些犯困。柳芸很贴心的给她铺床。苏小飞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站也不是躺也不是。
“话说,你爸,他好像出去很久了。”眼前这个年纪跟她差不多的女人为什么是她老公的女人啊!!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相片的事情。”
“会不会被抓去当小白鼠,逼他吃药,抽血,注射药物什么的。”
“阿姨放心吧,老爸那么厉害!”柳芸非常笃定,眼中闪着崇拜的目光。
苏小飞安心的睡了,醒来之后还是没有见到袁启暝,甚至连柳芸都不在。
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脑子有些清醒。
他是魔族,而她只是人类。
感觉好玄幻啊。
事实上确实玄幻。
不过他到人类社会到底是为什么呢?
“怎么不穿鞋子?”袁启暝一回来就看见苏小飞光着脚蹲在地上,眉头皱了皱。
“天气又不冷。”她撇撇嘴,看着他若无其事地脱下西装挂上,这么寻常的动作却一样显得非常潇洒俊朗,她撑着下巴,“你今天出去没有人一直盯着你看吗?”
他面无表情:“天天都有人盯着我看。”
不带这么自恋的。苏小飞丢了一个白眼。
“我身上又没有长翅膀。”他深色淡然。
苏小飞把目光聚焦到他挺直的背部,眼中闪着光芒:“你的翅膀是怎么回事?我好想看看,再摸摸!”
“没什么好看的……算了。”受不了她期待的目光,他笔直地站着,巨大的翅膀缓缓展开,最后一下用力的舒展开来,散落的几片羽毛翩跹落下。
翅膀慢慢收拢,将苏小飞护在怀里,隔绝外界的纷扰,他小心的捧起她的脸轻轻的吻下。
苏小飞第一次有种少女的梦幻感。
只是袁启暝的眉头却越皱越深。
以前的她,是绝对受不了这么重的魔气的。而且她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一定要早日除去腹中的孩子。若等到魔气在她体内植根,最后蚕食整个母体,后果不可设想。
可是,她一定会恨他吧。
与此同时,因为地震而导致每个空间的平衡被打破,各界通往人界的大门被打开,虽然只持续了十几秒,却有为数众多的魔界中人进入这块乐土。
面对这一数据,在中国西部沙漠下的一个地下基地中的几个研究员同时蹙起了眉头。
“在这么下去,五界的平衡会被打破的。”研究员甲说。
“而且一旦被发现,一定会冲击整个科学界。”研究员乙说。
“关键是他们杀伤力大,对人类的危害巨大。”研究员丙说。
“好在根据调查,这次进入人界的魔族人都不是很厉害。”研究员丁说。
研究员甲摊手:“相比起来,我觉得还是环境污染的破坏更大一些。”
“恩恩。”四人一起点头。
“我们回来了!”苏爸爸和苏妈妈,也就是研究员戊和研究员己说。
其他四个研究员纷纷看向苏爸爸苏妈妈。
“嘿!老苏,你家女儿的婚礼赶上了没有?”研究员甲老吴捂着嘴笑。迟到两年的婚礼能赶得上就是奇迹了。
苏爸爸很失落:“没有。不过!”他的眼睛忽然变得晶晶亮,从背包中掏出一本笔记本,“我们拿到了关于魔族的一手资料啊。”
“呦,这么热爱工作啊。放假都不忘研究。”
几个研究员围上来,纷纷拜读苏爸爸的记录:
“魔族之人外观与人类无异……观察对象的身高大约185cm,长相英俊……魔族之人脾气古怪,喜怒无常……魔族之人睡前一定要洗脚……魔族男人都是负心汉……”
=。=
“老苏,这魔族男人都是负心汉……莫非你被抛弃了?”大家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这几年男男之风很胜啊。莫非连老苏这把老骨头都有兴趣体验一把?
苏妈妈义愤填膺地拍桌子:“最后一句是我添的。那个挨千刀的魔人,哪天我要是找到他们的弱点,一定让他好看!竟敢那样欺负我女儿!”
苏妈妈整个人都自燃了。
“什么什么?难道说这个观察对象是你们的女婿?你女儿嫁给魔族的人?”
大家都惊悚地看着他们。
跨种族恋爱哦,好劲爆啊!
苏妈妈气愤难消:“哎,要是早点知道,才不会让我女儿掉进那个火坑。哎,对了,可以找小清啊。小清在哪?”
“老大最近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你找他什么事情?”研究员丙支着头,很无奈地说。她叫荒灵,今年才22岁,之所以会参加这个很水很没用的神秘组织,完全是因为他们的首领啊。谁知他最近竟然“闭关”了。好久都没见到人。
苏妈妈保持怒火熊熊状态:“当然是让他帮我女儿讨回公道啊。”袁启暝,一定要给你好看!
荒灵赶紧阻止:“别,别。你也知道老大的个性。让他见到魔族,他可是一定要置之死地的。你不想你女儿成寡妇吧。”
苏妈妈想着苏小飞那副小媳妇样,想来女儿一定是很喜欢袁启暝的。若是真的杀了他,她说不定也生无所恋了。
哎,真麻烦。
“什么事情聊得开心?”
低沉的声音一下子让叽叽喳喳吵闹的几个人给震住。
大家纷纷目视从慢慢走来的男人。
他的五官非常的立体,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睛,常常抿着的薄唇为他增添几分不可侵犯的威严。但是最耀眼的还是他天生的一头暗紫色头发。
“老大!”众人朝他行注目礼。
荒灵赶紧给他搬了一张凳子,他看了看,并没有坐下。
“回来了?”他对苏家二老说。
苏妈妈立刻荡漾花痴一样的表情:“小清越长越帅了啊。”
清肃轻咳,不接茬。
他是这个组织的首领,大家都习惯叫他老大。不过只有苏妈妈不这么叫他。
如果这个人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你还叫他老大,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算起来,苏妈妈照顾他的时间,比照顾苏小飞似乎还要长。
第八十九章
( 荒灵凑上去小心翼翼地问他:“老大,你最近都在研究什么啊?”
他“嗯”了一声,然后就对众人说:“因为地震而打开的魔界之门让很多魔物都侵入人界。ww如果再这样放任不管的话,整个人界的平衡恐怕会被打破。”
几个研究员听后都瞪大眼睛,老吴作为其中年纪最大的,更是忍不住:“啊?!老大不会是让我们这一群老弱病残去打怪吧?”
“当然不是。”清肃说,“根据研究,以前人界的地震并不会影响到其他各界,同理,其他几界的地震也不会影响人界。可是这些年来,每次地震都伴随着五界的震动。这其中必然有原因。一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存在才会导致如此。你们的任务就是找出这种力量的源头,并且可以的话,将它毁灭。”
几个人互看一眼,再转向清肃的时候眼中都充满了坚定:“我们一定努力完成任务!”
耶!可以明目张胆地出去玩了!
以上是大家心声。
只有荒灵,在大家都去收拾行李的时候,悄悄来到清肃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行动?”
“不行,你会拖累我。”清肃非常不给面子将实情说出来。
荒灵脸上几番骚红,在心中给自己加油鼓气好半天才有勇气继续说道:“可是……可是老大几乎都没有离开这片沙漠,对外面的社会也不是很了解吧。如果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将你当成坏人,这样反而会影响你的行动的。”
“那也不需要你。”
再次被拒绝,荒灵脸上终于挂不住了,捂着脸跑了。ww
不过清肃想着其实她说的有道理。所以临时吩咐苏妈妈,让她跟着他同行。
荒灵哀怨地看着苏妈妈,恨不得用眼神把她看穿。
可惜将迟钝遗传给苏小飞的苏妈妈根本没有发现人家小姑娘的情怀,倒是很高兴地搭着清肃的肩膀说能带着小帅哥出去炫耀真是件好事。
苏爸爸一脸委屈:“老婆,你不会是嫌我老不要我了吧?”
苏妈妈白了他一眼。
无论如何,最后是苏妈妈跟着清肃一起出发去斩妖除魔,而其他则是去寻找神秘力量之源。
清肃手中拿着一颗幽蓝色宝石,一路上他一直沉默地盯着它看。
“小清,这块石头到底有什么玄机,你一直盯着它看有什么用?”
清肃很难得的仔细解释:“这是我偶然间取得的魔界的石头。它的颜色会随着魔气的浓度而变化,我现在就是要借它找出魔气最浓的地方。”
“怪不得你从刚才开始就带着我兜圈子。嗳,你现在找到了没有。”
“嗯。”清肃伸出手指向前方,道,“就在这个方向。”
“咦?正好是我那个傻闺女住的方向。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还没有有被欺负啊。”
清肃侧头看着她:“她被欺负了?”
“是啊。你们都是我奶大的,她算是你半个妹妹,你可一定要照顾她啊。”
清肃沉默不语。
思绪恍惚间回到小时候。苏爸爸和苏妈妈离开一阵子后回来了。他心里很高兴,可是又不敢笑得太灿烂,怕被他们笑不像男子汉。
所以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后,看着一群大人在那扯皮。
苏妈妈走过来,对他招招手:“小清,快过来。”
他乖乖地走过去。
苏妈妈将一个用彩纸包住的小纸包交给他,说:“这是我那笨蛋女儿送给你的礼物。”
“礼物?”他抬起头,疑惑地望着她。
“是啊。”苏妈妈想起离开前的场景。苏小飞抱着她的裤腿哭,愣是不让她离开。
她被缠的有些烦。可是看着自家女儿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心中也是不舍。
于是她蹲下来对泪眼汪汪的苏小飞说:“你是妈妈的女儿,你最懂事了是吗?”
苏小飞想了想,点头。
“你看啊,爸爸妈妈走了,你还有姑姑和姑父,还有妹妹。可是妈妈认识一个小孩子,他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姑姑,他就只是一个人。他马上就要过生日了。如果妈妈不回去,他就只能一个人过生日。他真的好可怜是不是?”
苏小飞点点头,为这个小朋友的可怜遭遇而更加眼泪汪汪。
苏妈妈很满意:“所以妈妈走了。”
她再次抱住她的裤腿,说:“妈妈等我一下,就一下。”然后小小的她屁颠屁颠地跑回房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包的很五颜六色的纸包。
“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哦。本来是送给小静的……不过,这样他一个人的时候就不会哭了。”
这段插曲清肃也是后来听苏妈妈说的。
苏妈妈虽然经常说一点都不想自家傻女儿,可是常常会将她挂在口头,和别人分享她的一些趣事。
那天他捧着礼物极其兴奋地跑到房间,将那个纸包供在床头。痴痴地望了好久。
礼物……
这是他收到的第一个礼物。
人生的第一个。
他一直将这个纸包放在床头,一放就是好几年。
等到更大一些,他伸手捏了捏纸包,实在很好奇,当年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姑娘到底给他送了什么。
于是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地将纸包拆开。
里面竟然是……一个芭比娃娃。漂亮的小娃娃有着一头长长的头发,身上穿着粉粉的裙子。他伸手拽了拽裙子,又捏了捏手,小芭比一直带着灿烂地微笑。
他小心地将纸包收好,将小芭比放在他的床边。
是不是送他礼物的那个小姑娘也长得这样呢?
他常常这样想。那个时候荒灵还没有加入组织,他根本不知道小女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想来想去,最后脑子中都只是那个芭比娃娃的样子。
他鲜少有机会出沙漠,一直留在这块荒凉的地方训练。若不是组织原来的首领寿终正寝,他成为新的首领,恐怕他现在也没什么机会离开沙漠。
这次要前方的方向正好是那个小女孩所在的方向,说不定有机会见上一面——那个他幻想了十几年的芭比姑娘。
第九十章
( 地震过后,大家都很关心灾区的事情,忙着救灾捐物。ww
可是正常的生活还是要过的。生活还是照旧,该上班的上班,该读书的读书。
袁启暝不放心将苏小飞一个人放在家里,因此每天上班都带着她。
于是在公司员工的眼中形成了一个很诡异的组合:袁启暝,苏小飞,柳芸。
看着三人和睦的样子,大家心中都忍不住嘀咕。
难道说三角关系真的是最稳定的吗?可是这三人行真的好挑战世俗伦理啊!
不过有一天这个三角关系被打破了。而打破这个稳定关系的是苏小飞曾经的噩梦——那个波涛汹涌。
柳黎笙气冲冲地跑到袁启暝的公司,本来想直接找他理论的。可是不小心按错楼层,到了袁启暝办公室的下面一层。
她一进办公室就吼着“袁启暝你个没人性的给我出来”,凶狠的样子让员工都抖了抖。
等到她发现她走错楼层时,她很不好意思地捂着嘴,娇羞地笑着:“不好意思,呵呵,打扰到你们了。”
然后又带着满身的杀气杀上楼。
她用脚上大红色的高跟鞋狠狠踹开门。
袁启暝正在跟柳芸研究文件,而苏小飞则坐在椅子上抱着抱枕连连打哈欠。
柳黎笙这么怒气冲冲的样子,吓得苏小飞嘴巴都忘记合上。
“苏小飞,闭嘴。”袁启暝好心的提醒。
她呆愣愣地执行命令似的闭上嘴巴。
柳黎笙冲上去抓着袁启暝的衣服,大大的眼睛都快瞪出来:“袁启暝,你还有没有人性!”
袁启暝推开她的手,拍平身上的衣服。ww
“我本来就不是人。”
“你!你这个没有尿性的混蛋!女儿都快生了,你还让她陪着你工作到凌晨,你他妈的没有亲自生过孩子,不知道那种痛苦,所以一点都不知道疼女儿!芸芸我们走!”
苏小飞在一边听得已经完全石化了。
为什么这个看起来风情万种的女人会是柳芸的母亲啊!
“妈,你把阿姨都吓到了。”柳芸小心地提醒火气爆棚的母亲。
柳黎笙收敛火气,忽然端上一张笑眯眯的脸,扭着水蛇腰朝她走过去:“小飞啊,你也看见了,袁启暝这个混蛋啊,女儿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让她没日没夜的工作,真的残忍对不对?”
苏小飞傻乎乎地点头:“是很残忍。”说完就被袁启暝的眼刀扫到了。她乖乖地闭嘴。
柳黎笙见此场景更有底气,爷们似的搂住小飞的肩膀:“看吧,这个男人就会威胁咱们女人。可恶劣了是不是?我们都别理他,咱们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来来,妹纸,跟姐姐出去shopping。”
柳黎笙顺手拉上自己女儿。
成功拐到两个人的她回头对袁启暝哼哼,趾高气扬的左手一个妹纸,右手一个妹纸走了。
只留下袁启暝一个人在办公室郁闷。
他今天到底又招惹那个女人什么了?
哎,看来今天的工作是不能继续了。柳黎笙这个女人可是一点分寸都没有,万一又把苏小飞闷到,或者把她带坏了,后果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三个女人走在路上颇具回头率。主要还是柳黎笙那个大胸实在太吸人眼球。
柳芸这个和事老从离开袁启暝的办公室就在跟她解释:“妈,是我自愿帮爸的忙。之前你也知道,爸的状态不好,整天恍恍惚惚的。现在,阿姨在身边,爸要照顾阿姨,还要管公司的事情,实在很辛苦啊。我身为他的女儿当然要学会为他分担。”
“你知道为他分担,怎么不想想我这个当母亲的?”
柳芸说:“可是你的主要工作就是写八卦,那种瞎扯的事情我不会啊。”她一直都是诚实的好孩子。
柳黎笙敲敲她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看到她高挺的肚子,目光又变成无奈:“快生了,你要更注意你的身体啊。孩子他爹不在,你更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过你怎么老是遇到这样的渣男。你老爹算天字第一号,你老公就是天字第二号。”
柳芸将头发拨到耳后,有些羞涩地说:“他才不是渣男。”
苏小飞摸摸自己的肚子。
最近小腹渐渐有些突出来了。身体也没有什么不适,她不明白袁启暝为什么死活要说这个孩子会害死她。他明明很乖地在她肚子里慢慢成长。
真的好希望能看着他出生。
柳黎笙训了柳芸好一顿,领着两人到了一家咖啡厅。
她握着苏小飞的手说:“小飞啊,你可别介意我们刚刚说的话。我和他结婚完全是例行公事。生孩子也只是为了履行义务。这样说虽然对芸芸有些不公平,不过却真的是事实。袁启暝那个混蛋啊,我看也只有你能制住他。”
苏小飞:“……”她那点小手段怎么可能制住他啊,她不被他剥皮拆骨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捧着杯子看着窗外发呆。
一个小女孩牵着一只造型有些奇特的小狗从玻璃窗前走过去。
小狗通身漆黑,可是却又一双蓝色的眼睛,看到苏小飞竟然还停下来,任凭小主人怎么拽,它都不离开。
幽深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苏小飞看,像是有千言万语似的。
苏小飞也看着它,很友好的冲它笑。她一直很喜欢小狗,对常见的犬类都能叫出名字。不过眼前这一只,她还真没见过。
这时柳黎笙和柳芸把目光也投向小狗。柳黎笙很感慨地说:“好久没有见到家乡的生物,真怀念啊。”
柳芸也笑的一脸幸福:“是啊,好多年了呢。”
他们所谓的家乡自然就是魔界。
小狗盯着三人看,眨了眨眼睛,最后抬起腿,撒尿了。
小主人气得跺跺脚,看她的口型应该是在说:“小笨,都说了大街上不能随地大小便的。”
最后小狗被小主人拖走。
小姑娘拉着小狗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注意到一直尾随的她的人。
小孩子喜欢探险而走一些偏僻的道路,这个小姑娘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在她带着小狗穿行于无人的小巷子的时候,她忽然听见身后它一声哀鸣,回头时,它已经倒在血泊中。
第九十一章
( 清肃手中拿着一柄散发着蓝光的长剑,站在巷口。剑上还流着血。
很显然,他就是那个杀狗凶手。
小姑娘立刻扑过去捶打他的大腿:“你这个凶手,坏人!你还我小狗!”
清肃义正言辞地说:“那是一只魔物。”
可是小孩子哪里听得进这些,对他拳打脚踢,边踢边哭。
清肃小时候从来没有哭过,即使训练的时候摔断几根肋骨都没有哭过。所以他非常不能理解小姑娘因为一只怪物死了而哭泣这件事情。
他收起剑准备离开。小姑娘被他严肃的表情吓到,蹲在小狗的尸体旁边一直哭一直哭。小小的身体蹲在小小的狗身边,不停地用小手擦眼泪。
他皱了皱眉,离开。
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小女孩还在这里哭。
他走到她身边,摊开手掌。将一只脚上系着绳子的小鸟放到小女孩手里。
小女孩怔怔地看着小鸟,然后又怔怔地看着清肃,怯怯地结果他递过来的小鸟。
小手摸了摸小鸟绒绒的脑袋,她又扁嘴:“老师说小鸟要飞在天上的,如果它不能飞,会难过地哭的……”
她细心地解开小鸟脚上的绳子,放飞它。视线再次转到血泊中的小狗,她又开始哭。
清肃有些无奈地叹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过了一会,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小狗的尸体竟然慢慢的化成一团黑气,慢慢地慢慢地消失。
小姑娘吓得连哭都不敢哭,一路尖叫着跑回家。
清肃将剑背在背上,回到苏妈妈身边。ww
苏妈妈看着他的剑,直摇头:“小清啊,你这个打扮不行的。”
清肃依旧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为什么?”
“你看看满大街的哪有人像你一样背着一把很有历史的刀子在路上走的。说不定不走运还会碰到警察来检查你的刀子。要是发现这刀子是开封的,说不定会被扣留的。”
清肃很认真的表情:“这是剑。”
“……”
“可是要收到哪里去?我不会将它隐形的术数。”
总算还是听进去了。苏妈妈舒一口气。
“不用那么复杂的。你在外面套一个盒子,最好用乐器的盒子,这样别人就以为你是玩音乐的。比如吉他盒子。哎呀,肯定很帅。”
苏妈妈在脑中幻想那样的情景,很少女地冒出了粉红色的泡泡。
于是不久后,就有了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背着吉他的男人行走在街上。
而清肃那一头深紫色的头发竟然成了最棒的伪装,让别人一看,就觉得他是个玩流行音乐的人。
只是他还是低头望着手中那块宝石。
忽然他的眉头深深皱起。
“怎么了小清?”苏妈妈问。
“附近有很强大的魔气。”丢下这句话,他就跑开了。可怜的苏妈妈一把老骨头在后面辛苦地追着。
苏小飞被柳黎笙两母女拉着逛街。
苏小飞说自己很累想回家睡觉,可是柳黎笙不同意了。还说一定要袁启暝那个没人性来请她回去才能走。否则太丢女性面子。
想到自己的行为关系到整个女性的形象问题,苏小飞只好撑着。
忽然,一个打扮前卫的男人从天而降,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一个打扮前卫的大男人对两个孕妇外加一个风韵犹存的香艳美人,展现出一幅诡异的对战场面。
不过三个女人显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柳芸在柳黎笙耳边窃窃私语:“妈,那个人干嘛一直盯着我们看?”
柳黎笙很风骚的拨弄头发:“这还用说,肯定是被你妈我的魅力吸引到了。”
“为什么不是我和阿姨?”
“一来你们两个都是孕妇,就算是小学生看到都知道避开你们,生怕一尸两命,更别说普通男人了。二来,你们两个加起来有我明艳动人吗?”柳黎笙继续风骚地拨弄她的大波浪卷发。
清肃下意识地去拔剑,手伸到后面,摸了摸,感觉不对,这才想起剑被收到盒子里。
柳黎笙扭着腰走到清肃身边,展开媚人的微笑:“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迷路了吗?”需要成熟的大姐姐替你指引人生方向吗?
一连串媚眼朝清肃抛过去。
苏小飞拉拉柳芸的衣角:“为什么我有种你妈和电视里那些吸男人精血的女妖精的感觉?”
柳芸点点头:“我也觉得。我们要不要默默离开好让她大展身手?”
两人交换了眼神,准备溜走。
“站住!”却被清肃叫住。
苏小飞傻愣愣地回头看他,却被柳芸拽走。
“我妈已经开始狩猎了,我们要装成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然后两个孕妇很顺利地远离“凶案现场”。
由于两人目前体质特殊,所以刚出咖啡厅,两人又进了一家很小的餐饮店。
“我觉得我该回去了。”苏小飞再次提出要回家。
柳芸抓住她的手:“不行。等老爸来接你。况且你每天除了吃东西就是睡觉,这样不行的。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弱。”
“好吧。”苏小飞想,说不定她身体变得强壮,袁启暝就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了。
两人对着菜单看了好一会,可是发现孕妇可以吃的东西在这里真的很难找到,最后两人都只点了一杯橙汁。
清肃突然从店前跑过去,手中还握着一把看起来挺逼真的剑。
两人歪头想了一下,始终没能想出他和柳黎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一会,柳黎笙忽然出现在她们面前,相比于刚才要狼狈许多。一手一人,将她们拉起来往人多的地方跑。
跑到人多的地方,他多少会有些顾忌而不敢出手。
“妈,你慢点。阿姨快不行了。”柳芸肚子里孩子已经大了,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苏小飞还处于怀孕危险期,被柳黎笙这样拉着狂奔,早就吃不消,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柳黎笙喘着气:“不行啊。我们要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刚刚那个人,要杀我们。”
两人皆是大骇。
可是苏小飞却是真的撑不住了。脚下脱力,摔倒在地,人还昏过去了。
她引来路人的关注,同样吸引了清肃的注意。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再出出现在三人面前。
柳黎笙急中生智,大喊:“救命啊!”
第九十二章
( “救命啊!”这一声呼喊让周围的人都聚过来,为她们形成了天然屏障。ww
柳黎笙声泪俱下地抱着苏小飞:“妹子你一定要撑住。”
场面该有多凄凉就有多凄凉,让周围的人看的心有戚戚。旁边很快就有人掏出电话叫120。
清肃停在人群外面,皱着眉头,却没有再进一步的意思。
柳黎笙用手肘推推柳芸:“快通知你爸!”
柳芸这才慌张地掏出手机,拨了袁启暝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立刻就哭了:“爸,阿姨出事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到,将苏小飞抬了上去。
柳黎笙和柳芸也跟着坐进去,和医生一起挤在不大的车里,似乎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看着苏小飞被推进手术室,她们的心情却依然没有放松。
尤其是看到清肃又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心情是跌宕起伏,根本没办法平复。
他缓缓取下悲伤的盒子,打开,拿出剑。将盒子扔掉,他抽出剑,剑上的幽蓝色光芒开始在他整个身体弥漫。
他一步步上前,柳黎笙母女只有一步步向后退。
被逼到墙角的那一刻,柳黎笙挡在柳芸面前:“喂,小子,我们和你没有仇怨,你为何死咬着不放?”
清肃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举起剑。
手术室外的走廊,竟然安静地让人害怕。
柳芸吓得不敢睁开眼。可是柳黎笙却看得很清楚。
眼前突然泛起一道耀目的白光,白光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一头炫目的银发微微飘舞,十分的妩媚和柔美。ww
他竟然一手握住剑,说:“欺负女人本来就不对了。而何况是怀孕的女人。”
“穹苍!”柳黎笙大声叫出来,简直比见到死去的老爹还要激动。
穹苍回头,弹开手中的剑,有些茫然地看着柳黎笙,而后又扬起温柔的笑容:“大美人,你认识我?”
柳黎笙有些莫名。不知道这只狐狸在搞什么鬼。
清肃打断他们,质问穹苍:“你身为仙,为何要救这些魔人?”
穹苍像摸小动物一样摸他的头:“小兄弟,我看你的杀气都比她们重哦。”
清肃挥开他的手,再次举起剑对着柳家母女。
穹苍笑着轻松将剑拿过来,放到手中仔细端详:“龙泉宝剑。没想到能在这个时候见到。我记得上次见到它,还是两千年前。”
柳芸躲在柳黎笙身后,忍不住赞叹:“妈,他好漂亮。”
柳黎笙学穹苍的样子,摸摸女儿的头:“他是你小飞阿姨的人,咱们没份。”
她的话再次引起穹苍的注意:“大美人,你好像真的认识我。”
“那是当然,我对好看的东西一直都是过目不忘的。倒是你,还记得苏小飞是谁吗?”
穹苍眉头皱了皱,道:“记得。”
“哎呦,像我们这种路人被忘记果然是理所当然的。不知道小飞妹子为什么可以这么幸运啊。你说是吧,没人性的混蛋,袁启暝。”柳黎笙朝不远处站着的袁启暝挑了挑眉。
袁启暝忽视柳黎笙看好戏的表情,径直走过来问柳芸:“她怎么样了?”
“你说小飞阿姨吗?不知道……”
她看着一直高高在上的老爸的手中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竟是苏小飞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