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1部分

《祭恶魔的眼泪》
Vol.1 楔子
( 蔚蓝的天空中飘过几朵软软的白云,微风轻拂过的草地上,星星点点的月光花紧闭着花瓣。『』少女的手轻轻抚过,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记忆中,一只手也曾给过自己一朵月光花,那只手温暖而舒适,梦中,她能感觉到自己对那只手的眷恋。只不过……
“温蒂,会长叫你哦。”金发女生从远处跑来,温蒂站起来回应道:“好的,沙曼姐,我们走吧。”
两个人完全没有发现她们转过身的时候,树上出现了三个人。叫威廉的少年嘴角勾起一个微笑:“黛西娅,你确定是她?”穿着白色占卜师魔法袍的粉发少女举了举手中的水晶球:“确定,她和莘蒂说的差不多。”“恭喜你又占卜准了一次。”说话的少年是拉莫,他腰悬骑士剑,一只手自然地放在剑柄上,样子非常潇洒,丝毫不在意黛西娅不高兴的撅了撅嘴。『』威廉盯着远去的两个身影:“我们也该回去了。”说完,三个人的身影消失了。
黑鹰佣兵工会里是一座有了二百年历史的佣兵工会,会长迪克现年二百多岁,在世界上人脉颇广,尤其与艾威尔魔法学院的希尔校长关系很好。
温蒂进屋的时候,迪克正看着手中的书:“你们来了,希尔说他们学院接了一个任务,希望我们也派人过去,我想让你们去做那个任务。”
“开什么玩笑!!”沙曼大吼道,“让我们跟那帮大少爷大小姐们一起去做任务?我们工会里又不是没有人了,他们有多少能耐?”
迪克徐徐开口:“任务是希尔接的,他只说想让我跟他合作。你们的任务是,去找科尔德双头蛇,委托人要他们的蛇皮,四阶以上的五只,六阶以上的两只。”说到这三个人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要知道科尔德可是拥有冰系和黑暗系魔法的蛇。四阶的就能要了不少魔法师的命,六阶科尔德很少有人能成功猎杀。
瞬间,迪克又换上轻松的神态:“跟你们一起去的人可是学院里最强的小组,他们一定能保护好你们的。希尔还说希望能在我们这里招学员,你们真的没有兴趣么?”
“真的?”温蒂眼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听说那里是最好的魔法学院了。”
沙曼嘴角一抽噎:“好吧……”话音刚落,迪克说:“恩,你们明天就出发,丹尼斯在那里也有任务,我让他陪你们过去,路上也有个照应。”对于迪克的雷厉风行,两个女生愣了愣,“哦”了一声。
----
城市的另一边,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女站在街边,长长的白发随风而动。她背后站着一位少年,灰色的头发上隐隐泛着金色,一身休闲装恰到好处的衬托着他骨子里散发出的淡淡的威严,他是诺格。两人一声不发,都这样默默地站着。
威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莘蒂,我们回来了。”
黄昏的最后一缕的阳光打在莘蒂的上半脸上,令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只听她说:“找到她了么?”“恩,”拉莫啃了一口刚买的苹果,“你怎么不自己去找?我们又没见过她。”诺格瞪了他一眼,拉莫识趣的不再说话,专心的啃手里的苹果。
几个人因为拉莫的一句话弄得紧张起来,只有莘蒂若无其事的站着,静静地开口;“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学院了。”
Vol.2 任务
( 赶回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学院里一片漆黑,只有校长室还有光亮,光系魔石散发着黄丨色的光芒,将几个人的影子印在墙上。『』
“此程顺利?”坐在书桌后面的希尔问。莘蒂面无表情的开口:“还好,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威廉把手中的钱袋放在书桌上:“这是学校的。”和莘蒂一样,说话时没有什么表情。在学校接任务,每次任务回来都要往学校上交一笔钱,这一点和各大工会差不多,只不过往学校交的钱能少一些。
希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的样子:“学蓄近还有一个任务,去黑暗森林猎杀科尔德,四阶和六阶的。委托人要的是蛇皮。”“知道了。”莘蒂和其他三人通过眼神交换了下意见,答应了下来,转身就要离开,“我们走了。『』”
“我让黑鹰佣兵工会的人跟你们一起去。”希尔淡淡的说。刚走出几步的拉莫回过头来,脸上透露着些许不高兴:“我们自己去就可以。”黛西娅看了他一眼,意思是让他不要多事,然后对着希尔:“校长,他们派出几个人?”“两人,水系初级魔法使莎曼·亚斐斯和风系魔法实习生温蒂·克罗瓦伊。”
“开什么玩笑!”听了希尔的回答,拉莫不禁爆发了:“就两个人?看不起我们?”希尔不皱了皱眉:“我要以此来招生。”
莘蒂的注意力在另外的方面:“温蒂……”万年不变的冷漠眼神中似乎有了变化。威廉当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扯出一个微笑:“就是她。”无人注意到希尔听到这句话时,露出欣慰的笑容,似乎在为他们找到人而高兴。
“好了,他们明天出发,快的话明天下午就能到,慢的话后天也到了,你们去接他们吧。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走廊里响起几个人的脚步声,走了几步路,莘蒂停下来。背后校长室的门没有关,光系魔石那淡黄丨色的光芒诠释着夜晚的静谧。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问他。”“哦,那我们先回去了。”黛西娅说完,三个人转身离开。他们都知道是希尔推荐莘蒂到这所学院的,正因为如此,从未有人轻视过莘蒂。当然,她自身的能力也不容许人轻视。
站在校长室门口,莘蒂对诺格说:“你在这里等我。”“是,主人。”少年躬身看她进去,再看着校长室的门被关上。
希尔没想到莘蒂还会回来,看她不比平时的阴沉表情,愣了一下。莘蒂没有管他的感觉:“希尔校长,为什么要让我们跟黑鹰佣兵工会的人一起去,告诉我实话!”
“告诉你的就是实话。”此刻的希尔表情放松了许多,不像刚才那般严肃了。莘蒂一点都不买他的账,那双冰冷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仿佛能看透他的灵魂。
希尔被她盯得有些发怵,不得已妥协了:“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了,但是不要告诉你们小组里的其他人。”莘蒂点了一下头。
设下隔音结界,希尔才缓缓开口:“因为……”
Vol.3 梦境
( 回宿舍的路上,莘蒂想着刚才希尔说过的话,他说委托单是王族来的,目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ww艾威尔魔法学院历来人才辈出,却不受王族控制,看来,那位英明的国王陛下是准备抓个把柄把艾威尔魔法学院处理掉。所以希尔才不想他们独自完成这个任务吧,这么大的一块肥肉,是人都想要。
不过,要她莘蒂给王族效力?开什么玩笑!恨都来不及!
转过楼角,莘蒂轻易地找到了自己的宿舍。窗台上的月光花发出月光一般的光芒,与天上银白色的月亮相呼应。月光花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满月之日必定花瓣紧闭,即便是阴云遮住了圆月,月光花也绝对不会开放。正因为如此,莘蒂非常需要它。『』
赶路有些累了,莘蒂一抬手,一朵放大几倍蔷薇出现在身侧。轻盈一跃,稳稳的降落在花上,坐下来,诺格也站在上面。蔷薇缓缓上升,一直飞到开着月光花的窗口前,停下。
挪动花盆,双腿往前一探,轻轻跳到窗台上。随着她和诺格的平稳着陆,身后的蔷薇逐渐被空气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
莘蒂的一举一动都那么优雅,如果不是她常常身着达雅安人的民族服装,黛西娅一定会以为她出落哪个贵族世家。
不管趴在床上的黛西娅在想什么,莘蒂看了一眼窗台上的几盆花之后,爬上/床睡觉。想到明天就能见到温蒂,她心情很好,万年寒冰般的脸上多了一抹笑容。不过须臾,莘蒂带着笑容进入梦乡。黛西娅看着她笑起来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转身睡去。
轻纱随风而动,月光照着屋里两个人安详的睡颜,诺格深有感触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跃到莘蒂上铺,睡去。
也许是因为心情好,莘蒂做了一个梦。梦中是一片碧绿的草地,两个女孩在草地上追逐打闹,她们开心的笑着。一个女人坐在草地上,眼里是幸福与满足。一个男人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她躺在他腿上,宛如小情/人般轻声细语。这副画面如此美好,在莘蒂的记忆中,这一刻已是永恒。
莘蒂嘴角的弧度渐渐拉大,双唇一张一合,无声的呼唤着:父亲,母亲,阿……
下一个音节还没有发出来,两行泪水滑落。梦里是父母最后的样子,母亲摸了摸她的头,嘱咐她照顾好妹妹,然后在她们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接着,父亲牵起母亲的手,走出屋去,外面是众人的呐喊声。喊着什么,她从未注意过。她只记得走出屋的时候,地上是暗红色的血液,父亲与母亲都不见了。妹妹看到这一幕哭喊不止,她只是默默地流下一滴泪。
这时,黛西娅摆在床头的水晶球发出黑色的光芒,光芒持续了一会儿,渐渐消失。如此奇异的景象,只有诺格注意到了。他眯着眼睛看了水晶球一会儿,然后看看下铺的莘蒂眼角的两行热泪,转身睡着了。
Vol.4 等待
( 清晨,第一缕阳光射到宿舍里时,黛西娅睁开眼。『』习惯性的往阳台那里一望,却没有看到莘蒂忙着伺弄花草的背影。视线移动到对面床上,莘蒂依然睡着。
“咚咚咚”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黛西娅连忙下床开门。穿着睡衣的她,看到门外的诺格依然神色平静,仿佛对面的不是男生,而是一个宠物。
诺格见到黛西娅的样子轻笑:“奥尔黛西娅小姐居然这么不注意形象。”黛西娅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反正就我和莘蒂两人,能怎么样?”“呵,我虽然不是人类,但也是个男的好么?”诺格坐在桌前享用刚买的美餐。黛西娅连忙坐过去,吃东西。莘蒂睫毛微颤,睁开眼睛。
“貌似我起来晚了。『』”莘蒂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旋开水龙头,洗漱一下。水系魔石镶嵌在水龙头上,一闪一闪的发出美丽的蓝光。“她今天就要来了吧。”黛西娅的声音传来。
莘蒂默默不语,拿起水壶到阳台上浇花去了。诺格和黛西娅都看得出来她对今天充满了期待。
阳台上摆着一圈花:白色的月光花,白色的霜月桂,暗红色的血烟罗,紫色的幻罂,黑色的魔鸢。不起眼的一角有一盆植物还没有开花,只能看到它紫色的茎,如果有不速之客半夜从窗口进来,它就会立刻长大,张开巨大的花盘,吃了那个人。黛西娅当初还问过莘蒂为什么要摆一盆食人花,莘蒂的回答只有两个字:习惯。
回屋放下水壶,莘蒂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所谓钟,中间是一个褐色中带着绿色的魔石,魔石周围插了一圈的花,按时间次第开放。
“我们该走了。”莘蒂也不吃早饭,拿起书本就要走。黛西娅知道快要迟到了:“等我。”也拿着书风风火火的冲过来。
到班级的时候导师已经在了。莘蒂对讲台上的男导师杰艾说:“导师我来晚了。”“还没开始上课,先回坐吧。”杰艾的声音出奇的和蔼,同学们只以为他今天心情好。莘蒂手一翻,一朵月光花出现在手中,直接把它插到了桌上的花瓶里。
刚落座,导师就开始讲课了。莘蒂用一只手撑着下巴,头半侧向窗外,视线停留在窗外很远的远方。那双眼睛透露出不同以往的澄澈,像一对阳光照耀下的真正的琥珀。那种期盼和幸福,只在莘蒂的眼中体现了一点
杰艾看出了她的不同,没有打扰陷在回忆里的她。诺格淡笑,看来今天她心情有些好过头了,在这贵族众多的魔法学院里,会带来麻烦的吧。
阳光一点点西移,莘蒂这个姿势始终没有变过。阳光从左脸滑到右脸,她依然执着的坐在那。直到同学们一一离开班级后,她才回过神来,轻轻叹了口气。
诺格说:“主人,你想温蒂我们都知道,但是你这样会给她带来麻烦的,我们学校多少王族、贵族子弟。而且你不能直接告诉温蒂你们的关系……”
“这个我知道。我们走吧。”
Vol.5 抹茶
( 第二天早上,莘蒂已经完全没有了昨天的兴奋和期待,眼中是如常的淡漠,颇有森林女神的样子:淡漠、高贵、自由、宁静。ww
朝阳的照耀下,洒在花瓣上的水珠折射出美丽的七彩光芒,血烟罗蝴蝶一般的花瓣静静打开着,如同血红色的蝴蝶刚刚停落在花上还未敛翅的样子。魔鸢盛放了一夜,如今到了休息的时候。花瓣微拢,如困倦的婴儿。美丽的景色映着莘蒂的脸色更显冰冷,仿佛在告诉刚醒的黛西娅,昨天的一切都是错觉。
“起来了,吃饭吧。”莘蒂将水壶放在一边,诺格也从床上跳下来。莘蒂将盒子里的抹茶倒在三个杯子里,在倒入一些水。当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黛西娅已经换好衣服,看着面前的抹茶不由得皱了皱眉:“我想喝红茶……”她知道这是莘蒂自己磨的那种比咖啡还苦些的抹茶,对于她这种只喜欢甜食的大小姐来说,绝对是比死还难受。『』
每到这个时候莘蒂就会用复杂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撇撇嘴,继续吃东西,今天她却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甜的东西,不过,对你而言,应该一切都是美好的吧。”莘蒂的声音非常轻,黛西娅却听得很清楚,愣了一下。不知怎的,黛西娅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你从来没说过你们部落里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么?”
“你也从未说过你家族里的事情。”莘蒂冷漠的回答。诺格看着莘蒂的侧影,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盘子里的东西,琥珀色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绪,她早就说过以后的日子不会那么简单了,她一定在想对策吧。
黛西娅也沉默了,喝了一口抹茶,面部肌肉不由得扭曲起来。看到她奇怪的表情,诺格轻轻笑了笑。
这时莘蒂开口了:“我的部落在黑暗森林旁边的山谷里,信仰月神、狩猎之神狄安娜。如果说我在部落中的地位,应该是从奴隶变成祭司了吧。我母亲在山里遇到了父亲,不顾部落里的规定与他在一起了,也是不得善终。”说到这,黛西娅第一次看到喜怒不幸于色的莘蒂眼中闪烁不定的恨意。
莘蒂继续说:“我和妹妹被族长收留,但是他每天都很忙,我们就总是挨欺负。幸好我还有母亲亲手用蛇皮编成的鞭子,否则我和温蒂早就死了。后来,日希瓦部落来人了,他们说温蒂是转世的风神祭司,要带她走。我知道她是风系魔法师,所以我不让她在人前使用魔法。”
又是不短的停顿:“已经失去了父母,我不想跟她分开,而且我们两个部落素来势不两立,战争开始了。”“我知道,他们对风神的崇拜不下于我们对月神的崇拜。他们没有达到目的不会走的,所以我用禁忌魔法,直接挖去了温蒂的记忆,送到外面来。”
看着莘蒂站起来,黛西娅知道故事结束了:“为什么?让她去做风神祭司不是更好吗?总比你们每天挨欺负强。”“你不会明白的,她是我妹妹,我只希望她能开心的长大。如今的她正是我想要的,迪克做的很好,找个机会我会报答他的。”任凭黛西娅怎么问,莘蒂在也不开口说这件事。
黛西娅,你不会明白的,这个故事并不完整,甚至不真实,何况……你是贵族。
Vol.6 到来
( “终于到了。ww”温蒂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已经略倾斜的太阳,“这都下午了,我们还真是走了好远的路啊。”
“其实,如果不是你们走错路绕到了我们村里,应该昨天就到了。”她身边的一个金发女孩说,女孩长得还可以,比起温蒂那不似人类的雪白皮肤,这个女孩似乎带着一些温暖。
沙曼看了看那个女孩:“还没到时间报名,你怎么就肯定学院能收留你?”女孩不语,沙曼总觉得她有问题,难免挑剔。
女孩静静一笑:“呵呵,我也只是碰运气罢了。”丹尼斯最擅长转移话题:“我只送你们到这里,一切都要小心,我听说那些贵族都不好相处。”“我知道。”沙曼回答。『』
站在魔法学院门口,看着那精美的建筑,温蒂来不及感慨一下,门卫的声音传来:“你们是谁?”丹尼斯拿出佣兵工会的徽章:“我们是黑鹰佣兵工会的人,接了任务,前来汇合的。”不等门卫说什么,结界后传来一阵冰冷的男声:“既然是佣兵工会的人,开门吧。”
魔法阵转了几圈,被魔法阵所覆盖的结界消失不见。温蒂终于看清了刚才说话的那个男生的样子,齐颈的灰色短发,也许是因为阳光的照耀,他的头发上似有金色的光芒流动回转着,校服很干净,上面没有任何装饰,此人应该不是贵族。微风吹过,拂起细碎的刘海,刘海下金色的竖瞳完好的展现在温蒂几人面前。原来这个‘人’是魔兽。
“我叫诺格,不知几位的名字。”不是在熟人面前,莘蒂从来都不愿意多开口,一切都只能由诺格代劳。
“温蒂·克罗瓦。”“莎曼·亚斐斯。”“路易丝……瑞拉。”“丹尼斯·霍尔”
出于礼貌,莘蒂几人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莘蒂·布莱尔。”“奥尔黛西娅·伊丽莎白。”“威廉·玻利维亚斯”“拉莫·尼古拉。”
莘蒂看着金发的路易丝:“不是说只有两个人来吗?怎么这么多人?”“我只是在这里有任务,会长让我送她们来。路易丝是来报名的。”丹尼斯回答。
黛西娅笑了笑:“呵呵,迪克会长可真是不放心呀。不过,招生时间还没到,我们本学年还没有考试。”“是我记错时间了,不知道……”
“既然记错时间了就先回去吧,学院里不欢迎闲杂人等。”莘蒂特别加重了‘闲杂人等’四个字。路易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尴尬不已。威廉他们都很奇怪,莘蒂今天怎么不太对劲。
为了缓和气氛,威廉只好一笑:“请温蒂小姐和沙曼小姐随我来吧。”
结界重新出现,温蒂的背影久久印刻在丹尼斯的记忆中。他已经清楚,他们再不会见面了。完成任务之后,温蒂的实力刚好达到魔法学院的条件,艾威尔魔法学院最蹩脚的地方就是——只招收初级魔法实习生。这样想着,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路易丝眼中的异样。
从走进魔法学院大门的那一刻起,温蒂的命运齿轮开始转动起来……
Vol.7 宿舍
( “诺格,你去告诉校长,她们已经到了,按照昨天说的,先歇一歇,明天早上去见他。ww”即使温蒂在身旁,莘蒂的声音依然如常的冷漠。
“是,主人。”诺格弯了弯腰,然后化作一道白光消失,黛西娅转头微笑:“我带你们去宿舍吧。女生宿舍男生还是离远点,拉莫,你们先回教室吧。”“好的,我们先回去了。”拉莫留恋的看了一眼黛西娅,转身离开。临走之前,威廉用魔法变出了一个冰蝴蝶送给温蒂。
走了几步,威廉一脸坏笑:“真甜蜜啊。”“有什么问题么?”拉莫一只手放在骑士剑上,气氛瞬间变得危险起来。
“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那天某人命令禁止你们两个卿卿我我,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威廉浅笑,“我以为你不会搭理莘蒂的话。『』”
“你让她打一顿就知道了。”拉莫小声喃喃道,“她居然是魔剑士。”然后看了看威廉:“你那个宝贝未婚妻打算怎么处理?”“顺其自然吧。”威廉皱了皱眉,随即嘴角划过一丝苦涩的笑容,“我们终究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这么费尽心思的讨好温蒂?”拉莫调侃着。突然脚下一滑,拉莫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趴在地上的他,看了看地上薄薄的冰层,狠狠瞪了笑的幸灾乐祸的威廉一眼。威廉笑得灿烂:“你平衡感不太好啊。”
“这里就是你们住的地方了,这里比较偏僻,没有人会来。”听着莘蒂漫不经心的介绍,黛西娅在宿舍里转来转去。导师的宿舍就是不一样,比自己的宿舍宽敞不说,还有独立的庭院。
虽然没有人居住,庭院里的飞羽树还是那样茂盛,从落地窗看去,可以看到透过树叶间的几缕阳光。地上是斑斑驳驳的日影,飞羽树的影子落在屋内,遮去了大部分阳光。庭院里种着芬芳的香花,黛西娅只认识自己宿舍窗台上摆放的血烟罗。
布置得真不错,黛西娅想,平常学校里没有任何地方会种植血烟罗,血烟罗很少见,价值不菲,是使用黑暗空间系魔法的辅助材料。如果不是看莘蒂是木系魔法师,黛西娅绝对不会相信她在窗台上摆放血烟罗是因为好看。
如果不是因为校长亲自推荐莘蒂入学,温蒂也没有这么多‘特权’吧。
黛西娅只顾看风景,浑然没有发现莘蒂看了她几秒钟,脸色一暗。
“奥尔黛西娅,我们该走了。”莘蒂安置好了温蒂和沙曼之后,喊了一声黛西娅,转身离开。黛西娅一愣,莘蒂从来没有交过她全名,除了刚上二年级的时候。
紧走几步,黛西娅才跟上莘蒂,莘蒂仿佛不知道她跟上来了一般,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因为心情不好,走路加快速度,不过,她永远都那么优雅。
两人一路默默无语的走到莘蒂教室外,黛西娅刚想说再见,莘蒂已经进屋了,她只好把说了一半的话咽回去。
Vol.8 黛西娅
( 黛西娅趴在桌子上,漫不经心的听着导师讲课。『』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莘蒂叫她的名字了,黛西娅不禁想起曾经的日子。
她是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她的家族是占卜师世家,黛西娅的天赋又极高,前途似锦。十二岁被送到世界上最好的艾威尔魔法学院学习,从此告别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学院里并不是只有占卜师的,占卜师归于魔法一类,与其他系的魔法师分配到一个班,她的痛苦生涯从此开始。黛西娅小时候没有学过任何魔法,在学院里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刚开始同学们对她还有所顾忌,但是欺负她的人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渐渐地她的生活开始如覆薄冰。
进入学院的第二年,莘蒂刚刚入学,与黛西娅分配到一个宿舍。『』黛西娅一早就听同学们说过,莘蒂是校长亲自推荐入学的,十三岁,刚入学就读二年级,是个木系中级魔法实习生,达雅安人,不知道校长是怎么认识她的,而且破例收她入学。据说,她还带着一只九阶魔兽。
从她走进来的第一步,黛西娅的视线已经被她吸引了。她步履轻盈,宛如步步生莲一般,走路的时候膝盖也不弯一下;银色的长发稍微打着一点大卷儿,头发从裙角垂下,恰如其分的盖着小腿;皮肤也是雪白,有些不像人类,大大的琥珀色眸子里没有一点情绪,似乎带着王族的冷漠。她右手托着米黄丨色的行李箱,依然无法给人阳光的感觉◇边是一个男生,黛西娅知道他是那个魔兽——诺格。
“你是奥尔黛西娅·伊丽莎白吧,多多指教了,奥尔黛西娅小姐。”嘴里虽然这么说,初见的时候莘蒂仍然带着淡淡的高傲,那种与生俱来的气概不会因为身份而改变。
时间久了,黛西娅有时候能从和莘蒂的对话中感觉到一丝丝鄙夷的意味,还有黛西娅至今不明白的,莘蒂对王族那种刻骨铭心的恨。不过这些她从来不会再莘蒂面前提起,她害怕戳到她的痛处,让她伤心。
正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莘蒂很强,木系高级魔法实习生最多只能放出小指一般粗细的藤蔓,莘蒂却能释放出中指一样粗的。而且在这几年里,莘蒂从来没有落下过一次升级考试,不过她的升级考试只在期末考试上,莘蒂上课时的表现似乎很不受导师们的待见,日常表现几乎是最后一名。
经过黛西娅的不懈努力,莘蒂终于改成了‘昵称’,对她的生活也颇为照顾。比如莘蒂有时会制作香水,如果有心情的话就会送她一瓶;莘蒂磨的茶叶,她也会尝得到;每次任务回来,莘蒂都会帮她缝补衣服。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成功。
然而这些,都被她今天愣在那里欣赏风景,没有帮忙收拾东西打破了吧。
另一边,莘蒂坐在教室里,单手支着头,她常常在上课的时候想很多东西,老师们都知道她不怎么听课,这也不能怪她∵到这一步是她自己的选择,接下来还有好多事情要计划一下。温蒂比她好控制多了,不能让温蒂落到任何人手里,她们姐妹必须要避开风口浪尖,因为那件事,她还没有决定……
Vol.9 夕阳
( 今天,莘蒂无论如何都无法静静地思考,脑海中不时出现黛西娅的样子。ww她的思绪飘远了。
对于黛西娅,她并不讨厌,只是她偶尔的大小姐脾气让人喜欢不起来。何况黛西娅是贵族,又是占卜师,此后要为王族效命。一想到父母离开时的样子,对她只有深深的恨。
莘蒂至今还记得,那天她跑出门的时候,看到的一摊暗红色的血,那是父亲的血,可是父母的尸体不知所踪。晚她一步出来的温蒂,看到满地的血,“哇——”的一声哭了。莘蒂只好哄着她,还要挡着她泪流不止的双眼。如果周围有人类,就会发现,温蒂哭的很凶,却只有一只眼睛在流泪。
莘蒂知道是王族和达雅安部落的人杀了父母,但是组长哈维对她有养育之恩,当初,王族甚至想斩草除根,杀了她们姐妹。ww
越想越恨,莘蒂掐了一下自己的脸,强迫自己从回忆中醒来,否则她很有可能在教室里大开杀戒。
不一会儿就到了下课的时间,同学们分分离开教室,莘蒂松了一口气,也起身离开。
当她的身影出现在黛西娅教室门口,黛西娅迟疑了一下,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走过来。莘蒂一语不发,往楼梯的方向走,黛西娅默默跟上。
出了教学楼,莘蒂开口了:“我早就说过,不想看你耍大小姐脾气。”“我没有,那是你对我有偏见。”黛西娅习惯性的为自己辩解。
莘蒂沉默了一会儿:“那些人已经找来了,我们的出发时间要往后推迟。”“那些人?”不是黛西娅的声音,反而是熟悉不过的男声——威廉。莘蒂皱皱眉:“你不上课了?”“你们去哪?”拉莫的声音传来,莘蒂没有回头,自顾自的走路:“去找温蒂她们,女生宿舍,你们就别去了。对了,下课之后,给我们占个地方,晚上到食堂吃。”
“好的。”对于莘蒂的直接命令,威廉从来不会感到不满,随即拉着拉莫离开。
如血的夕阳射入屋子,躺在床上的温蒂,半边脸沐浴在夕阳的光辉里。窗外的火烧云也是很美的红色。记忆中似乎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象,高高的悬崖,山谷中的草地,归巢的火焰鸟,还有全家人的笑容,一切都沐浴在夕阳的光辉中。
沙曼无聊的坐在沙发上,脚尖轻轻点着地面,看了看不正常的温蒂:“你想到什么了?会长说过,你是被人施了魔法才失忆的,那种魔法需要魔力维持,而且即便有魔力维持它,你只要接触到一些东西也能轻易想起来。”
“悬崖,草地,山谷,火焰鸟,木屋……”温蒂不禁痛苦的捂着脑袋,身体瑟瑟发抖。突然她的视线落在院子里的血烟罗上,脑中的画面彻底转换成另一幅模模糊糊的影响。
不等她看清晰 ,敲门声传来:“温蒂,你们在吗?”温蒂听出了莘蒂的声音:“请进。”
黛西娅手里拿着两套校服:“换衣服,我们去吃饭。”
Vol.10 餐厅
( 莘蒂和黛西娅出现在餐厅外的时候,餐厅里出现了不短的寂静,同学们都惊讶的看着从来没到餐厅吃过饭的莘蒂。ww早餐是诺格在餐厅刚刚开门的时候买的,午餐也一样,晚餐也是。当然,同学们也看到了站在莘蒂旁边的温蒂和沙曼。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佣兵工会的人,反而以为她们也是从未来过餐厅的学生。
寂静的空气对莘蒂和黛西娅毫无影响,她们在餐厅门口四处看了一圈,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威廉和拉莫,两个人朝他们那里走过去。温蒂和沙曼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多人安静的注目礼,沙曼只是有些紧张,温蒂的身体又有些发抖了。倒是诺格提醒了一句:“你们不走么?”沙曼才反应过来,拉着温蒂跟上去。
直到四个人落座,餐厅里才恢复了以往的热闹。『』诺格去买饭了,莘蒂看出了温蒂的紧张:“别紧张了,他们就是喜欢看珍稀动物,迟早会习惯的。”“呼——”温蒂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主要是从来没有吸引过这么多人的注意力。”
“我想你总有魅力吸引这么多人,就像你……”说到这,威廉的表情瞬间扭曲,诺格一脸微笑的站在旁边。拉莫看了一眼诺格踩着的威廉的脚:“这就叫报应。”
威廉的脚下冒着寒气,他的脚结了冰,连带着诺格的脚也结了冰,冰块迅速蔓延到诺格的腰上。
纤细的藤蔓打碎冰块,莘蒂用刀切开食物:“不要打扰大家吃饭的心情。”温蒂和沙曼愣愣的看着莘蒂,她居然一边吃东西一边使用魔法,要知道,使用魔法的时候最忌讳一心二用,不管多么简单的魔法如果不专心使用,很容易脱离控制。
诺格老老实实的坐下来吃东西,沙曼和温蒂再次惊讶,从来没看到过魔兽向人类一样吃东西,而且姿势非常优雅,不愧是莘蒂的魔兽。
温蒂也开始吃面前的一盘水果沙拉,上面居然放了番茄酱。温蒂自言自语:“比工会里的感觉好吃。”莘蒂看了一眼诺格,诺格点点头。沙曼听温蒂这么说:“是么,让我尝尝。”夹了一片水果吃起来,“味道还好啊,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有一种腥味,虽然只有那么一点不过这句话沙曼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看到了莘蒂危险的眼神。莘蒂当然知道温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她已经很多年都没吃过那个了。
“对了,温蒂刚好达到招生要求把,任务回来就能跟我们在一个学校里了呢。”黛西娅有些不习惯餐桌上微妙的紧张气氛。温蒂回答:“是啊,如果能回来就好了呢。”“有什么回不来的,要对自己有信心。”拉莫宽慰她,威廉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你不是也讨好她么?拉莫瞪了一眼回去。
两个人的眉来眼去莘蒂只当没看见:“说起来我的部落就在黑暗森林旁边的山谷里呢。”“山谷?”温蒂想起自己从前看到的画面,天下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Vol.11 血烟罗 依兰湘
( 也许是因为宿舍豪华的缘故,在温蒂眼里夜色从未这样美丽过。『』从窗户看出去,墨蓝色的夜空繁星点点,夜空下摇曳着闭拢的血烟罗,紧贴地面的植物发出淡绿色的光芒。飞羽树树叶发出沙沙声,如此美丽的景色让温蒂很快进入梦乡。
梦里,一片美丽的血烟罗花田,仿佛一片展翅欲飞的蝴蝶,让人不禁想起大片血红色蝴蝶飞过的场景。温蒂面前的是一个蓝色的模糊影子,她跪坐在花田里,背后还有一个看不清楚的黑色生物。
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个身着蓝裙的5、6岁女孩,她的裙摆像一朵花一般铺开,她周围的六个黑色/圆球里,每个里面有一个血烟罗花。女孩的头发挡住了大半张脸,只剩下一张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她背后的黑色生物依然是朦胧的影子,仿佛远在天边。
女孩周围的圆球裂开,几只蝴蝶翩然飞出,它们飞过温蒂眼前,留下一串黑烟一样的痕迹。『』黑烟向四周散去,空间里顿时一片黑暗。
温蒂依然是站立的姿势,但是她觉得自己仿佛漂浮在空中,脚下感觉空落落的。黑暗,满眼都是黑暗,这种黑暗的感觉很熟悉也很舒服,好像躺在妈妈的怀抱里一样。温蒂静静地闭上眼睛。这时,黑暗的空间出现了裂缝,不等她反应过来,整个空间迅速瓦解。
头部一阵剧痛,躺在床/上的温蒂立刻坐起来,痛苦的捂着头。梦里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如此的清晰。
头越来越痛,温蒂在床/上打滚。
“温蒂,你还好吧。”被吵醒的沙曼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你想起什么了?”直觉告诉她,这个房间一定有什么能让温蒂恢复记忆,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
“血烟罗,蝴蝶……黑色的空间……”温蒂双眼空洞的喃喃自语。沙曼用力摇醒她:“血烟罗?”血烟罗的稀有沙曼很清楚,贵族都不一定能得到,温蒂从小是在佣兵工会长大,怎么会知道血烟罗长什么样?难道,温蒂是贵族?那么,难道是家族里其他姐妹嫉妒她的能力,才动用了这种魔法?不过,温蒂也不是很强嘛。
这样想着,不知何时温蒂的注意力已经转向窗外。沙曼见她看得出神:“怎么了?”“窗外,”停了停,“窗外好多血烟罗。像蝴蝶一样。它们能飞吗?”“不能,它们只是植物。”嘴上这么说,沙曼心里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一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否则,院子里怎么这么多罕见的血烟罗。
“对了,温蒂,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珍惜这里的条件,去寻回失去的记忆。”沙曼对于温蒂的过去非常好奇。
“沙曼姐,你说的对,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干的,想这么折磨我。”
----
读者大大,小湘复活了!
还有14天中考,这个节骨眼上,居然通申了。
考完以后,小湘会把更新都补回来,亲们一定要支持小湘哦!
耐你们!!!
Vol.12 提前 依兰湘
( 同样的夜里,温蒂正在被记忆的碎片折磨的时候,莘蒂在校长室里和希尔商量着什么。『』
“为什么不能把考试时间提前?”莘蒂双手支在桌子上,诺格面无表情的站在身后。
希尔对于莘蒂离他这么近有些不自然:“已经……把考试时间通知下去了,突然提前会惹人猜疑的。”“我们任务回来考试就结束了,我们四个人的升级考试怎么办?”
“下学期好好表现,导师会给机会的。”希尔抬起头,迎上莘蒂碳一样黑的脸色,不由得有怕怕的感觉,“你下学期上课认真听课就好了啊。”
莘蒂不语,如果希尔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一定会发飙!!由于契约,诺格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莘蒂的火气,下意识的躲开了几步。ww
“如果没有考试提前,我再也想不到什么借口延迟任务出行时间了。”莘蒂只好说出实话,“他们的人已经来了。”
希尔一时间没弄清楚:“谁?”“日希瓦部落的人。”莘蒂说完这句话,诺格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了几种可能性,莘蒂在心里对他说:是路易丝。诺格眼前立刻浮现出路易丝的样子,她来学校的时候确实穿的是日希瓦部落的服装。
“好吧,你想什么时候考试?”“一周以后。”“额……”听到这个答案,希尔明显迟疑了一下,“提前了半个月?”莘蒂临走之前留下一句话:“就这么决定了,多谢。”希尔无奈的点点头,就这样吧,可得罪不起这小祖宗。
“主人,您为什么确定希尔会按照你的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