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12部分

曾几次差点被吸成干尸。
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血蔷薇藤打碎了窗户和门,冲出去了!诺格倒吸一口冷气,傻瓜也知道事情闹大了!
----
囧,这几天居然沉迷于小说,我怎么就没沉迷于漫画呢?亲们给推荐几个呗。
Vol.123 五分钟Ⅰ
( 不等诺格用魔法静止时间,手臂粗的血蔷薇藤已经冲出好远,而且碰到了几个人类。
走廊里的几个侍女,见到疯狂涌出的蔷薇藤下意识的往后跑。她们怎么跑得过蔷薇藤,刚退了几步就被包围了。
此时的她们丝毫不知身后不远处就是蔷薇藤,更不知道蔷薇藤的魔力,又退后了几步。如果她们知道这几步就能要了她们的命,她们绝对不会后退半步的。
一个侍女被蔷薇藤上的刺刺破了皮肤,几滴血落在蔷薇藤上,周围的几根蔷薇藤像是有意识一样动了。四根藤蔓缠住她的四肢,更多的血顺着蔷薇藤流出,更多的藤蔓抖动着,以极快的速度伸出自己的藤,缠住侍女的、身、体。这时,人类的反射弧才反应过来,侍女发出痛苦的尖叫。
几秒钟的时间,深黑色的蔷薇藤紧紧缠绕着那名侍女,藤蔓越来越紧,里面似乎包裹的不是人,而是一团空气。在侍女最后一声惨叫之后,蔷薇藤慢慢散开。奇怪的是,它们深黑色的藤上没有一点点血迹,让人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蔷薇藤抖动着,开出几朵妖艳的血蔷薇。
诺格和菲跑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样一幕。看着蔷薇藤围成的一片空地上没有人影,诺格叹了口气,冷静的吩咐菲:“你温蒂,你们一起去叫醒主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心点,主人的起床气很严重。还有,我会在这边施展结界,阻止蔷薇藤蔓延到街上。我只能坚持五分钟,快去叫醒主人。”
菲没说什么,朝温蒂的房间跑去。墙壁上也爬满蔷薇藤,藤上还没有花朵,显得有几分萧条的恐怖。地面上也满是蔷薇藤,不过它们之间的空隙比较大,对于菲而言,从中穿行很容易。
就在菲觉得自己可以顺顺利利的找到温蒂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莘蒂的魔力。
对于藤蔓植物而言,它们必须依靠墙壁和地面乃至于其他藤蔓植物才能存活。比如刚才走廊里的一幕,那一圈蔷薇就是依靠着彼此才能站立起来,起初菲是这样想的。
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几条蔷薇藤从一面墙壁爬到另一端墙壁上。它们不是沿着墙爬到地面然后再沿着对面的墙爬上去的,这些蔷薇藤像铁索桥一样直接‘飞’到对面。菲宁愿解释成它们是沿着空气爬行的。
问题不在这,它们从上到下平行着在一个竖直的平面分布,由于跑得太快,菲很难刹住车。借着奔跑产生的惯性,菲直接从蔷薇藤的缝隙中飞跃而过。
惯性消失,菲在重力作用下下落。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即将降落的地方,赫然是一条很粗的蔷薇藤!这种地方,翅膀完全无法展开,菲两道风刃劈下去。
安全着陆,菲半刻都不敢停留,朝着温蒂的房间飞奔而去。一路上有惊无险,菲终于打开了被蔷薇藤盘绕着的温蒂的房间门。
忘记说了,之前因为莘蒂昏迷了,她们姐妹俩的房间便分开了,莘蒂的房间远在走廊的另一头的大厅的另一头。
五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
今天更新晚了点,小湘现在又陷入了哭作业的阶段。我哭……
Vol.124 五分钟Ⅱ
( 温蒂的房间里是没有蔷薇藤的,所以刚看到走廊里满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蔷薇藤时。温蒂吓了一跳,脚下没站稳,扑到菲的怀里。
菲的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两个人之间还有一条比较纤细的蔷薇藤。
果不其然,四周的蔷薇藤涌过来,把它们包围在其中。
这种无意识的魔法下,植物不会朝着既定的目标发动攻击。哪有血腥味,蔷薇藤便往哪冲。菲退后一步,与温蒂拉开距离,甩出两道风刃,把温蒂从蔷薇藤中救了出来。
菲的心底传来诺格的声音:谁又碰到蔷薇藤了!这一下可好,我能坚持的时间又缩短了。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你们到哪了?
菲还能说什么,难道说:我们碰到了蔷薇藤吗?不过,菲并不知道,诺格已经听到了她的吐槽,顿时火冒三丈。
刚才蔷薇藤上的刺一个不落的扎在温蒂身上,血腥味引得蔷薇藤飞快涌过来。菲迅速抓起温蒂,两个人飞快的逃跑。
脚下的藤网越来越密,墙壁上涌动的藤蔓密密匝匝的凑在一起,让人感到头皮发麻,幸好她们都没有密集恐惧症。眼前的藤蔓也编织出了藤网,网眼越来越小。不幸的是,菲的身上也沾染了血迹,她们都是蔷薇藤的重点猎物。
诺格那边也不好过,他在围墙边控制结界。只要没有血它们就不会涌动,可是,这座别院实在是太大了,总有那么几个胆小的侍女和温蒂一样在惊慌中落入蔷薇藤的包围。
本来只要一会儿那些蔷薇藤就能恢复平静,可是因为温蒂,那些藤不停地扭动着,不停地破坏着结界。搞得诺格恨不得杀了菲。
菲也感觉到他已经要疯了,拉着温蒂加快步伐,她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廊里只有蔷薇藤摩/擦地面的声音,莘蒂的房门已经在不远处。
左手拉开门,温蒂和菲艰难的钻进去。这时,她们听到了‘轰’的一声,结界碎了。
菲看了一眼诺格的方向,在心里说:你把时间静止半分钟,可不可以!
诺格已经开始施展魔法,在心里说:最多二十秒,你们快点!如果让这些藤蔓冲到街上,主人就有大麻烦了!
菲最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不用你多嘴。
温蒂跑到姐姐/床/边,瑟瑟发抖的摇晃着莘蒂:“姐姐,你快起来。”莘蒂一点反应也没有。
在莘蒂的脑海中,有一躲盛开的血蔷薇。这就是造成血蔷薇肆虐的元凶,究其根本原因,无疑就是诺格往莘蒂口中塞的一片血蔷薇花瓣。
温蒂也知道莘蒂是又起床气的,但是对血蔷薇的极度恐惧,已经战胜了对莘蒂起床气的恐惧。当然,这只是对她而言。对菲和诺格而言,它们宁愿被血蔷薇吸收。
莘蒂的手臂抬起来,似乎是要伸懒腰,谁知她一拳把温蒂掀下/床。这才懒洋洋的坐起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双眸恶狠狠的盯着菲和温蒂。看得她们俩心里发毛。
此时,距离诺格的最大限度还有七秒。可是莘蒂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周围的蔷薇藤上。
----
明天继续哈,点击过三千加更。呜呜呜呜……
Vol.125 依兰湘
( 菲知道自己此时不能说话,朝温蒂使了个眼色,她知道,无论如何莘蒂都不会把起床气撒到温蒂身上去。
温蒂明白菲的意思:“姐姐,这些蔷薇花怎么那么恐怖啊?!”眼里眼泪汪汪的,仿佛莘蒂如果训斥她一句,她就真能哭出来一样。
出乎意外的是,莘蒂根本看都没看她,闭目沉思。她刚醒来的时候,诺格和菲的记忆一股脑的冲进她的脑海,她需要整理一下思绪才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契约两只魔兽果然还是不太习惯。
正在感慨的莘蒂根本就不知道,时间已经不多,早已恢复原形的诺格还在苦苦支撑。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莘蒂在心里说:诺格,你可以收回魔力了。
撤回魔力的一瞬间,诺格瘫在地上。蔷薇藤如潮水般退去,化作星星点点的绿芒,在诺格身边环绕了一圈,消失在空气中。
已经许久都没有这么惬意的欣赏天空了吧,天空蓝盈盈的,软绵绵的白云懒洋洋的飘过,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血蔷薇的残香。远处近处的植物被毁的不成样子,在莘蒂的绿芒的修复下似乎比从前还要茂盛。
受到莘蒂的影响,诺格也喜欢人界的大自然。以前在部落里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活跃在山野中,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诺格记得那个经常围绕在他身边的女孩,她是莘蒂的闺蜜,安吉妮。
诺格感觉自己对人界自然有种淡淡的不舍之情,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寻常,可是诺格现在的魔力已经无法看到未来的片段了。
休息的差不多了,诺格变成丨人形,站起来,匆匆赶回莘蒂身边。
右手握着小剪刀,‘咔嚓’一声,莘蒂剪下一朵血蔷薇放到篮子里。血蔷薇花集中在莘蒂的房间里,加上没有消失的藤蔓,莘蒂的房间显得有些拥挤。温蒂、菲以及沙曼都在这里帮忙采花。
虽然事情来得很突然,莘蒂依然冷静的处理一切。这些蔷薇花,她不舍得让它们随着那些藤蔓一起消失在空气中。要知道,跟伊丽莎白侯爵同船就意味着莘蒂和温蒂在船上的时候不能饮血了。她们的储血量本来就不足,又不能到海里去捕捞,趁这个机会,路上所需的血量应该就够了。
就算是莘蒂不想吸食人类的血液,那又能怎么样呢?反正就自欺欺人的看做是蔷薇花的血就好了。
诺格进门的时候,看到菲正在/糟/蹋珍贵的蔷薇花。菲第一次剪花,只见那因充满血液娇嫩而又沉甸甸的花瓣一瓣一瓣的落到地上。莘蒂充满威慑力的眼神看了菲一眼,菲的/身/体一抖。
莘蒂有完美癖,就是喜欢完整的东西。落花的美她也喜欢,但那是一种特殊情况,身为一个木系魔法师,花草树木的所有美感她都深深地喜欢着。
诺格抓住菲的双手:“喏,剪花的时候不能从花托出剪下,要从花柄的地方剪。否则整朵花的花瓣就散开了。”说着,用菲的手剪下一朵,放到篮子里。
----
本来还能早一个小时,中途小湘查找了一下资料,结果就要重新码,小湘已经不想跳起来砍人了,都麻木了啊,呜呜呜呜呜……
Vol.126
( 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外,威廉躺在地上,身上不停地冒出鲜血,染红了/身/下的一大片地板。
拉莫把他扶到榻上去:“刚才的吸血蔷薇,你怎么看?”
“除了她,还能有谁有这样的力量。”威廉失血过多,面如白纸,“要不是为了救人,也不至于满身都是伤。”
“就你?还救人?”拉莫笑道,“最后还不是我救你出来。”
“也不知道她对那个侍女有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要一路追击。”威廉对血蔷薇完全不了解。他不知道,血蔷薇完全是循着血腥味行动。通常都需要魔法师另外用魔力控制,才能让它们安静下来。
拉莫也不了解血蔷薇:“是啊,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让蔷薇藤一直追你,她真的想让你死吗?”
威廉转过头看向窗外,想起的却是和萨拉在一起的一幕幕:“我记得我和萨拉初见也是这样的天气……”后来他说什么,拉莫也听不清了。威廉对莘蒂的一片痴情应该在萨拉死亡的时候就有了改变,再加上蔷薇藤的一路追杀,威廉应该已经知道了莘蒂想杀了他。
给威廉缠着绷带的拉莫并没有注意到,一个黑影从威廉体内出来,落在地上,穿墙而去。
莘蒂房间里最后的蔷薇藤也消失了,莘蒂跪坐在/床/上,视线久久眺望着远方,似乎是在想什么。沙曼和温蒂不愿打扰,开门离开了。
门被关上,发出‘啪嗒’一声。地板上重新冒出蔷薇藤,它们编织成一个王座,开出几朵美丽的黑色/蔷薇。莘蒂坐在王座上,一言不发。
这明显就是暴风雨的前兆,诺格心里一阵发毛,他很奇怪,以往主人不会这么沉得住气的。
屋子里安静的能听到三个人的呼吸,甚至还有诺格异常剧烈的心跳。许久之后,莘蒂缓缓开口:“你们两个,去休息吧,我们明天就要出发回学院了。”
“是。”诺格和菲鞠躬离开。诺格心里非常疑惑,临走前还回头看了看莘蒂安静的睡颜。
他们刚刚离开,莘蒂就睁开了眼。她还记得,伊丽莎白侯爵说过,莘蒂不忍喝人血,就是她最大的弱之所以不忍,也许他并不知道。不是因为莘蒂心善,而是……她爱的是人类,人血真的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从亡灵口中她已经知道,威廉放弃了这段不可能的感情,那么她为什么不放弃呢?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莘蒂抚上那独角兽花纹。爱情和世界,你会选择哪一个?男人大部分会选择世界,女人大多数会选择爱情。
这个问题折磨了莘蒂许久,现在她终于找到了答案。爱情已经不可能了,她选择的是‘世界’,她要得到魔界,哪怕不择手段!
得到魔界很简单,只要‘他’回来,她就可以跟着回到魔界了。话又说回来,如果‘他’回来,他会不会复仇?他会不会找达雅安部落寻仇?会不会杀了雷尔顿?雷尔顿的安危跟她没关系,但人界将会大乱,到时候,莘蒂的一干朋友和希尔校长也许就……
莘蒂呢喃着:“也该回了吧。如果在这一年之内没人惹我,我就不放他出来,自己一个人回魔界,等时机成熟在放他出来。如果有人惹我,我一定让人界大乱!”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嘴上说着‘讨厌争夺王位的人’,实际上她正需要这样的人给她做垫脚石,树立威信。当然,莘蒂自己都不会猜到,让她放出父亲的理由居然如此的意外。
摇一摇翅膀,莘蒂消失了,只留下几根黑色的羽毛。
----
明天继续……为什么点击还不足三千?
Vol.127 安吉妮
( 夜色中,黑色的翅膀摇曳着,离开伊丽莎白侯爵的别墅。加速飞过寂静的街道,往黑暗森林的方向去了。
街道渐渐远去,从视野中消失了。莘蒂放慢速度,在空中滑翔,许久没有张开翅膀,她非常享受这种感觉。空气在身边流过,高空的微凉她没有什么感觉,她只喜欢黑云半掩的明月和稀疏的星光,这些都是魔界永远都不会有的。
掠过一座山,对面是另一座山,山谷中蜿蜒着村落,零零星星的亮着灯光。莘蒂翅膀一斜滑到一个熟悉的院落里,停在一扇窗前。
无声的推开窗户,两株朝颜花悄然伸进屋里,藤蔓动来动去,惊醒了睡着的女孩。此人就是莘蒂的挚友,安吉妮。
女孩一看到窗口张开翅膀的影子,无声无息的跑到窗口就往下跳。她不担心自己会受伤,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不会坠到地面。
多年的默契,莘蒂闭着眼睛都知道安吉妮落地的方向。背贴墙壁,稳稳地抱住安吉妮的腰,然后换成了公主抱。右手轻轻捏了捏安吉妮的不大的/胸/部。
“我被袭/胸了。”安吉妮挡住自己的胸/部,瞥了莘蒂一眼,“你还走吗?”
“走,我还打算在学一年。”莘蒂降落在自己住处的房顶,把安吉妮放下来,“我特意回来吃你给我做得蛋糕。”
“大半夜的,我还没睡醒呢,没心情做。”安吉妮直接跳下二楼,坐在外露的楼梯的台阶上。莘蒂笑笑,收起翅膀跳下来:“蛋卷也行。”还想要在安吉妮的肩膀上蹭一蹭,安吉妮以一种近乎于杂技的造型躲开了。更巧的是,两人的影子一直挨在一起。这真的是长久以来炼成的默契啊。
安吉妮双手交叉放在腿上,端庄的坐好:“看在本小姐心情还好的份上,就给你做一次蛋糕吧。”“嘿嘿,谢啦。”莘蒂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个花篮,花篮里面工工整整的摆了一篮子血蔷薇。安吉妮笑道:“你一路上的零食?”
“所以拜托你帮忙储存了,蔷薇花汁液会干的,这一路我能不能活着就靠你了。”莘蒂依然是开玩笑的口气,不过,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安吉妮迅速恢复正常,拎起花篮就进到莘蒂的房子里去了,莘蒂连忙跟进去。
屋子里一切如常,家具上没有集下灰尘,想来安吉妮应该常常来打扫吧。安吉妮似乎没注意到莘蒂看着整洁的家具出神,在微弱的烛光里,她熟练的撕下花瓣,花瓣里的汁液一点都没有流失。
想把这些花瓣做成蛋糕,需要极快的速度和熟练的手法。一旦汁液都流失出去,那就真的变成了花瓣蛋糕。
莘蒂的声音传来:“还是看你做吃的比较顺眼,如果要是我自己做,大概这些珍贵的东西都要流失了。”安吉妮一边飞速的把花瓣在小型石磨机里磨成粉,一边说:“我新学了一种做法,最近练得很顺手,坐起来应该会很快的,要不要尝尝?”
----
今天更新晚了点,武媚娘终于大结局了,以后就能早点更文了……吧。
Vol.128 找到他了
( “恩。”莘蒂只发了一个单音节,她不需要强调什么,安吉妮都知道。
安吉妮在那里忙碌着,莘蒂一直盯着她的/胸/部看:“还是那么平,你应该把长在腿上的肉转移到该长的地方。”
深呼吸,安吉妮依旧气呼呼的:“我平/胸,我骄傲。”“就是不太好嫁。”莘蒂淡定的泼冷水。安吉妮也不堪示弱:“胸/大无脑,懂不懂?”
莘蒂一挥手,骷髅魔杖出现在手中:“打一场?”安吉妮扫了她一眼,继续做着手里的蛋糕:“你还想不想吃蛋糕了?”
“别别别别,你接着做。”莘蒂手一松,骷髅魔杖自动回到了空间戒指里。快步走到安吉妮身边,抱住她还算是纤细的腰。
安吉妮不动声色:“松手,3,2……”‘1’还没出口,她感觉到莘蒂的牙齿抵着自己的脖子。不过安吉妮倒是没太在意,莘蒂已经用禁术把安吉妮血液的气息改变了,无论是魔族还是血族,都不会对这种血液提起半点兴趣。
“看起来我的魔法还没有失效。”莘蒂放开她,在房子周围设下隔音结界,“你找到他了吗?”
安吉妮的蛋糕已经进入最后的阶段:“前段时间才找到,我不太确定,你说过不让我进去。但是山洞口有藤蔓组成的门,藤蔓上弥漫着些许黑暗气息。周围的风元素也有些混乱,应该是有魔阵控制着的。两周之前下雨的时候我才找到那里,那附近并没有下雨。”
“应该就是那里了,一会儿带我去。”莘蒂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瓶子,瓶子里晃动着淡蓝色的液体,“一会儿我们要进去的时候喝一点这个。”
“哦。”安吉妮也不多问,接过来收好。另一只手取出已经熟了的蛋糕:“这就是我新学的了,这次做的好像太快了点,造型不太雅观。”
莘蒂掰下一块:“你还知道啊。”“哎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安吉妮也掰了一块尝尝,跟莘蒂在一起呆久了,虽然她不会真的喝血,但是那些加了血液的红茶她也没少喝。
莘蒂脸色不太自然:“里面是人/血。”
安吉妮张大了嘴呆呆的看了她一会儿:“你打算要回魔界了吗?”“恩。”莘蒂温和的笑了一下,带着些安慰的意思,“这两者没有直接关系,血蔷薇吸食/人/血,纯属意外。”
“哦。”安吉妮再次保持沉默,她绝对不会多问,继续做别样的蛋糕。
其他的蛋糕大多数莘蒂也会做,也就帮她打打下手:“这几年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没什么,雷尔顿对这里也放松了管制,族长祭司阿婆尼雅他们也都很好。”
“哦。”这回轮到莘蒂沉默了,她问什么也没有用,除了国王军的消息,安吉妮什么事也不会告诉她的,这是安吉妮的习惯,她应该是不想让莘蒂担心吧。
提到尼雅,莘蒂又想起什么:“她现在什么等级了?”“高级魔法学徒。”安吉妮把已经做好的蛋糕放在篮子里,“你呢?”
“高级魔导师。”莘蒂淡淡的吐出五个字,安吉妮也没有大惊小怪,以莘蒂的血统,等级自然不会低,就算是她说她现在是‘魔尊’等级,安吉妮都不会惊讶的。
----
小湘看了一下前面的,呃,有些地方稍有出入,望亲们见谅。用安吉妮的话说‘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原定今天晚上还有一更点击,但现在脑子不太好使,小湘明天会更新的。
Vol.129 走进了
( 很快就要到满月之日了,月亮越来越圆,黑色的翅膀仿佛与月亮擦肩而过,撒下黑色的羽毛。长着黑色翅膀的女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孩,她们越过山脉,降落在黑暗森林边缘。
“就在这边。”安吉妮小小声的对莘蒂说。安吉妮在前面带路,莘蒂在后面举着光芒有些暗淡的月光花,示意安吉妮闭嘴。黑暗森林夜里活动的魔兽等级都很高,莘蒂可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它们身上。
葱绿的山坡在夜幕里变成深绿色,与另一边黑色的树林形成的界限也淡了一些。黑暗森林的边缘一般不会有夜兽出没,还是要以防万一,莘蒂和安吉妮都用口型或者眼神交流。
不知道走了多久,莘蒂敏锐的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流动不太正常。看了一眼安吉妮,安吉妮点点头。
再走近几步,莘蒂已经远远看到了旋转着的魔法阵。整个魔法阵画在地上和岩壁上,罩住了一大片地区。又走了几分钟,安吉妮也看到了巨大的魔法阵,在心里暗暗称奇。
魔法阵没有发光,在暗淡的光芒下勉强能看到。这个魔法阵一直在旋转着,连带着旁边的表层沙和泥土都在旋转,让人莫名其妙的想到了流沙。
莘蒂在心里通知菲快点过来,菲直接动用莘蒂的空间戒指,从伊丽莎白侯爵别墅转移到了这里。菲半跪在地上:“主人,有何吩咐。”
莘蒂本想让菲破开阻碍前进的防护罩,但这个防护罩是母亲最后的风系魔法组成的,她不确定菲能不能破开。就算是破开了,她出来的时候难道要再设置一个这么大的防护罩吗?开什么玩笑!
仔细思量一翻,莘蒂说:“空间戒指无法穿越防护罩和结界,你能带我们进去吗?”菲化为原形,那是独角兽的身躯,奇怪的是,她身上长着一双有身体高度两倍长的翅膀:“主人,你们坐上来吧。”
安吉妮面对菲,一点奇怪之色都没有。应该是跟莘蒂呆在一起时间久了的缘故,什么奇怪的事情已经都不奇怪了,反而笑着对莘蒂说:“不愧是独角兽,莘蒂,如果你带着她回魔界,那群人一定杀了你们。”
“船到桥头自然直。”莘蒂在心里告诉菲:可以出发了。
二人一兽刚靠近,防护罩的魔法阵上瞬间升起一面风墙。菲的一对黑色翅膀上的羽毛吹的凌乱不堪,四条腿在狂风里更是寸步难行。菲也想为自己加上一个防护罩,可是,她的防护罩成型不到半秒,就被狂风吹散。
菲一步一步的靠近,每一步都使出了全部的力气。莘蒂伸出手,附在母亲设置的防护罩表层上。闭上眼睛,她仿佛看到母亲站在草地上,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俯身吻了她一下,然后就消失了。莘蒂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即将离去的母亲,然而母亲还是消失了。
眼角滑下几滴泪,莘蒂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防护罩似乎在半空破了一个洞,菲张开翅膀,安安稳稳的飞了进去。他们飞进去之后,防护罩又合上了,然后风墙消失的无影无踪。
----
今天还有一章。
Vol.130 魔王
( 防护罩里面是悬崖,悬崖下面有一个小溶洞。溶洞口数千的藤蔓编织成一个网状物,牢牢保护着洞口。
降落在洞口前,那种熟悉的气息越发强烈,莘蒂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从前的生活。
可爱的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美丽的母亲温和的微笑,以及威严的父亲少有的温和。不过,这段回忆没有回忆多久,安吉妮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你再发呆,你很可能在天亮之后才能回去。”
莘蒂回过神,从菲的身上下来,安吉妮也滑下来,菲变成丨人形。莘蒂说:“喝了药水吧。”安吉妮乖乖的喝了一口,把剩余的放起来。
右手轻轻抚摸着藤蔓,莘蒂喃喃道:“母亲,我来了,放我进去吧。”她不知道这种方法有没有用,从刚才的防护罩,莘蒂觉得这些魔法应该都带有母亲的记忆。
果然,莘蒂仿佛看到了母亲和父亲初遇的时候。父亲杀了伤害母亲的魔兽,但是母亲却把张开翅膀的他当成丨人形魔兽,放了箭。后来她又看到他们在雨夜的小屋里,父亲由于很久没有饮血,咬了母亲的手臂。
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她再次重温了那场战斗,她和温蒂噩梦的起飞溅的鲜血,温柔的吻别……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回放。
安吉妮推了推莘蒂,莘蒂再一次回过神。眼前的藤蔓一根一根的抽出来,她们三人走进去之后,藤蔓恢复原状。
溶洞里一片漆黑,莘蒂摸出灯笼果。蓝色/光芒的照耀下,以安吉妮的视力也能看到不远处的情况,不像月光花,只能看到两米以内。
“应该没找错地方,谢啦,下次回来给你带好吃的。”莘蒂知道,说别的都没有用,只有‘好吃的’三个字是安吉妮的最爱,也只有这个能威胁到她。
“恩,这还差不多。”安吉妮抓住莘蒂的胳膊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她们脚下的岩石凹凸不平,安吉妮几次摔倒,都紧紧的抓住莘蒂的衣袖。到后来,索性不放开了,直接握住莘蒂的胳膊。
溶洞里到处都是通路,有些路痴的安吉妮习惯性的走直线,莘蒂在路口处细细的感受,淡淡的黑魔法气息总能给她指引方向。
这时,安吉妮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记路了吗?”莘蒂眨了眨眼睛,求助的眼光看向菲。菲和安吉妮同时扯动嘴角:这货果然靠不住。
面对莘蒂的目光,菲僵硬的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没有记路。不过,凭借洞口吹过来的风,菲还是有把握找到路的。
越往深处,安吉妮冻得瑟瑟发抖,莘蒂给她披上厚厚的斗篷。
洞丨穴最里层,地面上长满发出橙色/光的地衣。洞丨穴很宽敞,中间矗立着一块石头,石头上是一颗宝石一样的绿色透明物体,上面是另一块连接洞顶的较小的钟丨乳丨石。
三个女子看到绿色透明物体的时候,身体一抖。那里面居然是一个男人,他非常美丽,飘逸着的白色/长发,以及那张绝美的容颜与莘蒂有百分之四十相似。即使他沉睡着,王者之威仍然分毫不减。
这个男人,就是多方力量所争夺的对象——魔王,洛基。
----
这章写的不是很爽啊,可能是中间笔记本没电了的缘故吧≤之,今天两更完毕,亲们明天见。
Vol.131 家
( 三个人离开溶洞的时候,天空已经升起启明星。莘蒂望着天边那一道淡淡的鱼肚白,晨风吹动裙摆,脸颊上是坚毅的线条,隐隐有种君王之威。
“看来今天是回不了家了,安吉妮,我送你回去吧。”莘蒂与安吉妮十指相扣,倒是有几分情侣的意味。菲知道莘蒂很想回家,深红色的眼睛静静看着安吉妮,安吉妮只觉得那阴冷的目光与有时候的莘蒂有些相似。
脊背微微发凉,安吉妮错开视线,不再看菲。菲转而恭敬地对莘蒂说:“主人,我送她回去。”莘蒂看了一眼安吉妮,安吉妮无辜的眨眨眼,莘蒂无语的摇摇头:“去吧,路上小心。”“是。”菲变回原形,安吉妮坐到她的背上。翅膀一扇,菲飞上云霄。
莘蒂目送她们飞过那座山,转身走进森林。草很高,莘蒂的发稍隐藏在草中,几棵矮矮的草划破脚腕。莘蒂非常后悔穿了这个裙子出来,虽然那点疼算不得什么,根本感觉不到。不过,莘蒂一点都不想自己的血液成了有助于魔兽进阶的宝物。
背后出现一对较小的黑色翅膀,这对翅膀是她的魔力凝聚而成的,不能高飞,但是可以浮在草之上,避免那些草划破皮肤。
黑暗森林的这边虽然不能算是人迹罕至,但也没有路。就算是这般芳草萋萋,莘蒂依然能凭着记忆回到那熟悉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废墟,那里就是她的家了。咬破手指,一滴血飞出来,落在废墟上。当莘蒂距离废墟近了一些的时候,废墟完全变了个样。那片废墟似乎从来都没存在过,只有一栋设计奇妙的房子矗立在那里。
抚摸着厚实依旧的门,莘蒂轻轻推开它,走到房子里。屋子里的陈设一点都没变,墙上挂着几幅温蒂的画,画的正下方是一张软榻。窗台上的几盆花已经死的很彻底,花盆上安装魔石的地方空着,显然是魔石里的魔力已经耗尽。是啊,时间过了如此之久,画和软榻上以及窗台等等地方都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门左边的楼梯上也是一层灰尘,莘蒂踩在上面,留下两串脚印。她走上去的时候,楼梯板‘嘎吱嘎吱’一直在响,没有断掉已经不错了。
走进儿时的房间,莘蒂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床/头柜的柜门,柜子里储存着一些魔兽的晶核和魔石。莘蒂拿出其中几个,就关上了柜门。她又到温蒂的房间里拿出一个黑匣子,把这些东西都放到空间戒指里,莘蒂又下楼了。
天已经亮了,莘蒂到楼下的时候,发现菲就坐在榻上等她:“主人,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知道,我想把这里打扫一下。”莘蒂的指尖流连在画上,蓝色的光华照耀着这个别院,房子里的尘埃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菲惊讶道:“没想到,主人也能使用风系魔法。”莘蒂走到窗台边,恢复着那几盆植物:“温蒂也能使用木系魔法,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罢了。”说到这,莘蒂又想起了一件事,嘴角露出几分若有若无的冷笑。
血烟罗、月光花、霜月桂等等都从花盆里冒出来。莘蒂拿出几颗纯绿色的魔石,埋在土里,这样应该能支撑到她下次回来吧。
莘蒂和菲离开的时候,朝阳刺破天空,朝霞之下是绵延的群山,山脚下黑雾的另一边的街市,已经开始热闹起来。
----
今天更新完毕,睡觉去了。
Vol.132 踏上归途
( 猛地,莘蒂又想起了什么:“我们回去一趟,我有东西忘带了。”话音刚落,空间戒指亮起黑光,莘蒂和菲消失了。
菲惊讶的看着她们着陆的地方:“不是不能穿越结界吗?”“这是我家,当然能进来。”莘蒂不多废话,吩咐道,“你到楼上去,温蒂的房间里有她的空间戒指,跟我的这个差不多。”“是。”菲也知道时间宝贵,直接动用莘蒂的空间穿梭,到温蒂的房间里去了。
莘蒂走到楼梯底下,掀开一块地砖,通往地下的台阶出现在视线中。确认了自己没记错,莘蒂也使用了空间穿梭,不到一秒种,就出现在地下室的书房里。
书架都是靠着墙摆放的,莘蒂只要站在地板中央就能看清所有书脊上的字。她仔细看了一圈周围的书,手臂一挥,数条藤蔓从地板里伸出来,藤蔓裹住几本书,朝莘蒂扔过来。莘蒂用空间戒指一一接住,直接放进空间戒指里。
菲和莘蒂在地上一层相遇,直接用空间穿梭,回到黑暗森林边缘。
拉上斗篷的帽子,莘蒂和菲像是两个清晨闲逛的人一样,回了伊丽莎白侯爵的别墅,还带回了一些路上买的好吃的。
墨桑非常无语,他才不相信她大清早的出去买吃的。别说墨桑,威廉、拉莫、黛西娅、温蒂以及沙曼没有一个相信的,传说中的睡神怎么可能浪费宝贵的睡觉时间去买吃的啊。
莘蒂没管他们:“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我们都收拾好东西了,吃完早餐就走。”黛西娅回答道。
点点头,莘蒂拉上温蒂,头也不回的去房间里收拾东西了。
“姐姐,你去哪了?”温蒂嘴里含着莘蒂买回来的糖,扎着两根马尾辫,看起来非常可爱。莘蒂变出荧光蔷薇(蓝蔷薇)插在温蒂的头上:“我给你带回来了空间戒指。”不等温蒂反应过来,空间戒指已经戴在手上了。
“里面有二十几朵血烟罗,还有各种魔石,以及一些你需要的风系魔法书。”莘蒂握住温蒂的手,“魔法书你有时间的时候可以看一看,但是,魔法核心是想象力。”
说完这些,莘蒂就开始首饰东西,其实她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大部分东西都在空间戒指里,只有一些洗漱用品放在窗台上而已。
温蒂似乎因为莘蒂的这句话陷入沉思:“姐姐,想象出来的魔法都能施展出来吗?”莘蒂见她似乎有开窍了的迹象,坐下来继续刚才的话题:“施展魔法所使用的魔力其实是空气中含有的,对你而言调动空气中的魔力非常重要,依靠精神力把含有魔力的空气凝聚在周围,这就是魔力。”
“姐姐,我不明白。”温蒂就是个小迷糊,智商明显是硬伤。莘蒂扶额表示无奈:“只要你的精神力够强大,魔力自然也会强的。”
温蒂继续追问道:“精神力是什么?”莘蒂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冷静。一旁的诺格和菲忍不住偷笑,这两个人的差别真不是一般的大,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莘蒂,温蒂,吃早餐了哦。”门外传来沙曼的声音,温蒂兴高采烈的抓着莘蒂的袖口,直接把她拖了出去。
开心的早餐时间过去之后,莘蒂再一次站在那片海岸上。墨桑跟露西娅告别,他到森林里继续寻觅,露西娅则被迫跟着伊丽莎白侯爵回去。
望着湛蓝的海水和天空,莘蒂真心希望:归程若是能安安静静的多好啊。
‘呜呜’的汽笛声响起,船离开港口。夜幕降临,海水泛起粼粼微波。海面上倒映着一轮美丽的月亮,只差一点点,月亮就圆了。
----
终于踏上归途了,呵呵……明天继续。
Vol.133 月圆之夜
( 牛丨乳丨般的月光笼罩着一望无际的海面,玉盘一样的圆月挂在夜幕中,天空中看不到星星,点点星光已经隐藏在月光中了。
莘蒂跪坐在/床/上祷告,面色/虔诚的她不过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温蒂开门进来的时候,莘蒂缓缓睁开眼,眼神冷漠而疏离,明显是因为温蒂打扰她而不高兴。被这样冷漠的眼神盯着,温蒂不由得瑟瑟发抖。
“我有那么可怕吗?”莘蒂宛如神祗的声音,又恢复了她在学院里的形象。温蒂坐在姐姐身边:“姐姐,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莘蒂没有回答,唇瓣一张一合,诵读着温蒂听不懂的语言。身边的桌子上摆着月光花,月光花已经失去了光华,仔细看却还能看到一点点白光。
温蒂看着窗外,晃悠着小/腿。以她的视力,也能看到月亮一点点的变圆了。人类当然是看不到那细微的变化,温蒂看着那越来越圆的月亮叹了口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黑烟一缕一缕的从从两个人身上冒出来。温蒂看到莘蒂身上冒出烟雾的时候不解的睁大眼睛,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这种稀奇的东西,也就适合她们这种奇怪的家庭吧。
“姐、姐”温蒂张了张嘴,似乎有什么要问,到最后什么也没说。莘蒂回过头注视着她:“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现在不想告诉你。”
后面又加了一句:“睡觉吧,睡着了就不难受了。”
她一般都习惯在月圆之夜早早睡觉。黑烟都是她们体内的魔力,在月光的照耀下,独属于魔族的魔力飘散在空气中,不难受才怪。
温蒂也不多问,刚才寂寞的在这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她本就很困了。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回荡在空气中。
其他人都因为这股莫名来袭的黑暗魔力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