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13部分

惊慌着,沙曼和伊丽莎白侯爵倒是心照不宣,拉莫他们几个分头寻找魔力的来源。
偏偏威廉倒霉的挨个房间‘搜查’,走到莘蒂门口的时候,想了想,抬手敲了敲门。他们几个都知道莘蒂这个时候应该在祷告,不喜欢被人打扰。当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莘蒂一般都是跪坐在床/上,面朝月亮,陷入梦境的。
‘咚咚咚’的声音响了好久,没有回音。拉莫身为剑士,已经感觉到这边的黑暗魔力比较浓郁,一脚踢开门。
门开了的那一瞬间,密密匝匝的风刃迎面而来。威廉和拉莫勉强躲开,他们身后的另一个房间可遭了殃。而那个遭殃了的房间,正是露西娅的房间。
就在他们躲避风刃的时候,诺格静止时间,并运用当初封印温蒂记忆的魔法。忙于处理这件事情的诺格和菲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廊转弯处,沙曼躲在那里。她看到了整个过程,也知道了温蒂失忆的原因。
那种禁术,诺格使用起来居然毫无顾忌,莘蒂到底有多么强大的魔力才能支撑这么多魔法。要知道,这种魔法之所以称为禁术,就是要一直耗费魔力去维持,正常人维持一个也只能维持住不到三年。看诺格的表现,在它们眼里使用这种魔法应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
今天更新晚了点,大家原谅哦。收藏上升了nia,好开心。米娜桑,么么哒。
Vol.134 姐妹争吵
( 船继续在海面上行驶着,月圆之夜已经过去将近一周了,一路上很安静,也许雷尔顿并不想明目张胆的跟伊丽莎白侯爵作对,应该还念在伊丽莎白侯爵的辅佐之功把。想到这里,莘蒂就觉得无比讽刺。
无论如何,船平安抵达港口,几个少爷小姐也要回家了。黛西娅似乎想到了什么:“你不是说回来要去处理安娜那边的事情吗?”
经她这么已提醒,莘蒂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情等着她处理。可能是旅途中遇到的事情太多,那些不重要的事情都忘在脑后了:“你不说我都忘了。”
“可惜不能跟着一起去看热闹。”拉莫邪恶的一笑,“我还想看看安东尼奥伯爵是怎么死的呢。”威廉对于他们俩的反应很无语:“你不是真的要把他们都杀了吧?你们两个居然都这么兴奋。”
黛西娅一副要撇清关系的摸样:“威廉,我觉得兴奋的是你,我可一点都没兴奋。他好歹也是个伯爵,莘蒂,你不要这么不顾后果吧?”
莘蒂冷笑:“正因为要顾忌后果,所以才要杀了他们。”转而看向他们,“你们是不是也该踏上归途了?我们还要找个旅店休息一晚。”
“那么,再见喽。”黛西娅挥了挥手,威廉和拉莫也冲她一笑。伊丽莎白侯爵还在,拉莫也不好意思跟莘蒂抬杠,或者不搭理莘蒂怎么样的。形象很重要,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目送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莘蒂回过头拉住温蒂:“你们是打算今天晚上就解决,还是我们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去安娜家?”沙曼黑线了:“这不是你的事情吗?你决定啊。而且你应该早有计划,用得着问我们吗?”
莘蒂‘哼’了一声:“我一晚上不睡觉第二天也没什么影响,你们两个……特别是你,如果你明天没力气赶路,还是今晚在这里住吧。”
温蒂捉到了一个疑点:“姐姐,我们今天晚上怎么可能到安娜家所在的城市去?”“怎么就不可能?本来我也没打算直接走过去,太远了。”莘蒂宠溺的摸了摸温蒂的头发。
“今天晚上吧,我也想早点回到公会去。”沙曼小声嘟囔着,温蒂也附和:“我也是这么想的。”莘蒂对诺格使了个眼色,诺格点了点头。
几个人走到一个阴暗的小巷中,莘蒂左手握着右手手指上的空间戒指,一个黑色的圆形从戒指上浮现出来。它慢慢升上高空,圆形也越来越大。那个圆形里肆虐着狂风和紫色的闪电,小巷子里的垃圾疯狂的旋转。
紫色的闪电落在眼前,温蒂飞扑到莘蒂怀里:“姐姐、姐姐!我害怕……”黑色的大眼睛里似乎蒙了一层水雾,看上去楚楚可怜。莘蒂毫不留情的推开她:“害怕!害怕就死这!黑魔法引来的人类绝对不会少。”
莘蒂发现自己说漏了,连忙傲娇的撇开头不再看她。诺格扶起摔倒在地的温蒂,温蒂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诺格也退出一米远,紧挨着菲站着。
感觉到有人要来了,诺格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莘蒂明白他的意思,对着温蒂道:“要走要留随你便!”率先一步走进黑色/空间,菲和诺格也纷纷跟了进去,沙曼最后看了温蒂一眼,也跟了进去。
黑色/空间渐渐合拢,温蒂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挣扎之色。
----
明天继续哦。
Vol.135
( 眼前的空间裂缝渐渐合拢,温蒂听到身后有人类的脚步声。小巷另一边出现几道影子,每一道影子都带有强大的魔法波动。
再怎么不谙世事,温蒂也知道这个国家对黑暗魔法打击的很严厉。如果姐姐他们真的走了,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应该会被碎尸万段吧?
空间裂缝持续放射着紫色电光,但是姐姐他们都进去了,应该大概可能也没那么可怕吧?
咬咬牙,温蒂在空间裂缝关闭的前一秒钟钻了进去。空间合拢,紫色的闪电闪烁了短短的一瞬间就消失了。匆匆赶来的人类团团围住这个空荡荡的小巷,他们以为有人设置了结界,试图破解结界,终究是徒劳无功,又在周围查探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
莘蒂他们降落在距离安东尼奥伯爵的庄园仅二百米远的一个灌木丛里,紫色电浆闪烁,惊飞了一大群鸟,不等它们离开灌木丛,就被闪电电成了焦炭。
五个人落到地上,沙曼说:“我完全看不清路。”话音刚落,她感觉到一个东西抛过来,下意识地接住。就听到莘蒂说:“刚烤熟的鸟,吃点尝尝,补充补充体力。”
沙曼一阵恶寒,在她看来,这些东西应该还是生的吧,闪电最多电死了它们而已。这样想着,耳边传来温蒂的声音:“很好吃的哦。”沙曼听到了她吮吸什么东西的声音,心里只能说莘蒂的玩笑开的太过,血液还在,怎么可能是熟了的。
莘蒂一边撕咬着血肉一边吩咐坐在一边吃的正开心的诺格:“诺格,你带着沙曼去镇上找个旅馆。”“是。”诺格为了避免沙曼觉得不舒服,跑到灌木丛中换了一件衣服,仔细的把身上的血迹清理干净。沙曼知道自己留在这里非但不能帮忙,还只能添乱,乖乖跟着诺格离开。
吃饱喝足,莘蒂也换了一套衣服,那是一件和式洛丽塔。黑色的裙摆上是血红色的蔷薇印花,硬纱制的衬裙露出一小段在外面,整个蓬蓬裙傲娇的打开一个45度角。宽大的袖子是血红色的,背后打着一个同色的蝴蝶结。莘蒂看起来很高傲,高傲中又蕴含一丝丝的可爱。
这个评价温蒂可不敢乱说,潜意识里,她说莘蒂看起来‘可爱’,莘蒂很可能回她一巴掌。
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扫视着温蒂,莘蒂也拿出一套洛丽塔帮温蒂换上。黑色的背带式蛋糕裙,里面搭配一个纯白色的衬衫,扣子左右各缝了一道蕾/丝。这么简单的设计其实是莘蒂费劲脑汁才想出来的,她从来不碰可爱系的洛丽塔,只能退而求其次,设计了一个黑色/洛丽塔。
这是莘蒂给温蒂做的唯一一件衣服,从她下决心找她的那一天就开始设计,一直到临行前才完成。相比于莘蒂给自己做的中华风、和风、哥特,她仍然对这套黑色/洛丽塔感到心烦,这种设计,她真的很不满意。
其实莘蒂不知道的是,这件衣服比她自己的手工精细许多,简单的设计更是让温蒂看起来多了几分典雅的可爱。
----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意林小小姐的《白羊座:裙摆是开花的地方》里面的主角们都编排的比较现实,应该会帮助大家理解个别同学们的想法,还有一些……(小湘不剧透了)有不少经典语段,相信同学们都会表示赞同的。
根据同学们的经验,高中生已经很少看小小姐了,但小湘就是有一颗童心!呵呵呵。
Vol.136 玩大了
( 莘蒂玩心大起,带着温蒂和菲往安东尼奥伯爵的庄园走过去。
庄园守卫们坐在墙壁外沿,三三俩俩的围坐在一起,斗牌聊天喝酒’园里已经没有半点灯火,这些守卫也就放松了很多,他们并不关心安东尼奥伯爵一家的安危,他们只在乎那一点点金币而已。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那些新人都老老实实的站岗放哨。
三个人的身影都隐藏在斗篷下,夜风吹起斗篷,抚过她们的衣角。守卫注意到了这些站在距离庄园大门不远的人,呵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良久,无人应答。守卫们看不到三个人的脸,却能看到她们随风飘动的裙角。一个色/眯/眯的中年大叔说:“别来无恙啊,你们若是肯陪哥儿几个睡一晚,就不治你们图谋不轨的罪了。”
菲摘下兜帽,露出她那冷若冰霜美若繁星的脸庞:“安东尼奥伯爵可在?”“你们是什么人?”另一个年轻的守卫警惕的举起手中的长枪。
菲冷漠的指了指身上的校服:“艾威尔魔法学院的学生,伯爵大人邀请我们假期前来拜访,不想一路到这里已经天黑了。”
中年大叔吓出一身冷汗,点头哈腰的说:“我这就去通知伯爵大人。”莘蒂伸手示意不必了,菲接话道:“我们自己进去就好。”
“也好也好,几位,请。”中年大叔不停地流着汗,看起来非常滑稽,温蒂很不给面子的笑了。
一道风刃从菲的斗篷中射出来,那个中年大叔的头直接一分为二。鲜血四溅,引得庄园的大半守卫齐聚在这里,莘蒂冷笑一声,粗壮的藤蔓编织成的囚笼把他们关在里面。
守卫们用手中的长枪不停地攻击藤蔓囚笼,还有几个聪明的想透过网眼把长枪射出,就算杀不了她们,伤到她们也好,支撑到伯爵大人闻讯赶来,他们说不定还能多拿几个金币呢。
让他们失望了,藤蔓表面出现一层绿色的薄膜,长枪击打在上面,溅起一圈圈涟漪就坠/落到地面去了。
闻讯赶来的安东尼奥伯爵和伯爵夫人看到三个不速之客,二话不说直接动用魔法。伯爵是火系,夫人是光明系。
温蒂意识到莘蒂的双手紧紧握拳,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她们三人都是黑暗系,最怕的就是光明系魔法。此刻莘蒂恨不得把诺格碎尸万段,他的预言里根本没有这个伯爵夫人的出场。莘蒂并不知道,本来应该是她直接一击毁灭整个庄园,还在庄园城堡里的伯爵夫人当然没有出场的机会。
温蒂握着莘蒂的胳膊,自然知道了这些,心里暗暗吐槽:总而言之,就是玩大了。姐姐啊,你就不能老实点吗?
伯爵夫人一出手,光明魔法充满整个空间。就在温蒂等死的时候,莘蒂默默张开一个防护罩。继而又听到姐姐阴冷的声音:“想不到伯爵夫人的综合实力只有中级魔导士啊。如果我没猜错,伯爵大人应该是初级魔导士才对,真是有趣。”
----
亲们小年快乐,今天还有一章。
Vol.137 信念之力
( 充满挑衅意味的一段话,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了。光芒散去,莘蒂也及时撤掉了防护罩。在防护罩消失前的一瞬间,安东尼奥伯爵敏锐的注意到还未彻底消散的黑色/涟漪。
“请问你们是谁?”安东尼奥伯爵彬彬有礼的问道。这几个人给他的感觉就是‘来者不善’,她们身着异类服饰,其中一个身穿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校服,也许国王陛下是对的,艾威尔魔法学院另有隐情。
莘蒂回答:“你不是一直都要找杀害你女儿的凶手吗?”“你知道她!她是谁?!”伯爵夫人激动地大喊,她凄厉的叫喊声在本来安静的夜里很突兀、刺耳。
“莘蒂?”安东尼奥伯爵迟疑的叫出这个名字,他查到了杀人凶手的名字,其他的一切还有待慢慢完善。消息是从弗盖特那里得到的,他并不清楚弗盖特想干什么,他总觉得弗盖特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温蒂疑惑的看着姐姐,莘蒂还是那么波澜不惊:“安东尼奥伯爵的能力真是不容小觑,谁告诉你的?”“那就是承认你杀了我女儿对吗?”安东尼奥伯爵右手中升起一团火焰,“你是打算自杀还是我送你。”
话音未落,莘蒂就不见了。安东尼奥伯爵感到一个尖锐的东西抵挡着自己的脖颈,冷傲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伯爵夫人一挥手,光明之力朝莘蒂袭取。莘蒂放开安东尼奥伯爵,瞬间即站到五米远的地方去了。伯爵夫人继续进攻,一道道白光朝莘蒂射过去。莘蒂只是躲闪,不做任何还击。安东尼奥伯爵的火焰攻击也跟过去射击莘蒂,庄园里的其他守卫赶过来,菲支撑起一个防护罩,以保证温蒂不会有任何闪失。
温蒂知道自己此时应该干什么,尽管没有心灵连接,她也知道姐姐此时需要知道那个给安东尼奥伯爵提供消息的人是谁。
“菲,你去缠住安东尼奥伯爵。”温蒂低声交代道。菲犹豫着:“主人说过让我保护你,我若是离开,防护罩也会消失的。”
“我知道,我会保护好自己。”不由分说,温蒂把菲推出去。防护罩瞬间烟消云散,温蒂身陷包围之中。
守卫们莫名其妙的飘了起来,有几个低级的修武者运起斗气想落到地面去,也有人努力在漂浮不定的空气中保持平衡。手指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这才发现他们的两侧是无形的墙壁,两个无形的墙壁正在合拢!
温蒂加强魔力,她想起姐姐说过的话:精神力强大就能够更多的调动空气中的魔力。事后问过沙曼姐,精神力就是信念。温蒂现在的信念就是——杀了他们!
这样姐姐就不会觉得我像废物一样了吧?
无形的墙壁骤然合拢,里面的人,都被挤成了人肉碎块。魔力消耗过度,温蒂感觉头昏眼花,血液的芬芳冲进鼻孔,打开了她的味蕾,现在真的好想喝一杯血液。
还有事情要做,温蒂这样提醒自己、意到她坚毅的眼神,莘蒂倍感欣慰的松了口气。剩下的时间,都留给她吧,莘蒂也想看看她到底能力如何。
温蒂并不知道姐姐想着这些,她集中精力,黑暗魔力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温蒂蓝发瞬间变白,毫无拘束的飘散在空中,淡漠的小脸上挂着邪恶的微笑。
----
今天两更,明天继续哦。
Vol.138 同归于尽?
( 温蒂脚下是一片血烟罗花,她浮在亦真亦幻的花海之上。右臂平伸在胸/前,手掌朝下,一只翩翩飞舞的血烟罗蝴蝶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下。透明的圆球从手心冒出,包围住这只蝴蝶。
盈盈的红光在圆球表层闪烁,蝴蝶扑扇着翅膀。温蒂黑色的眸子空若无物,抬手轻轻抚摸着圆球的表层。蓬蓬裙在风中翻动着,黑色的南瓜裤若隐若现一圈蕾/丝边。指尖一动,透明的圆球带着红色的蝴蝶朝安东尼奥伯爵飞过去。
“请让我看看你的记忆。”空灵曼/妙的如深渊幽灵一般的声音,从温蒂口中和安东尼奥伯爵身后的圆球中同时响起。声音充满致命的诱/惑,菲下意识的飞起来避开。
往地上看去的时候,菲注意到地面都变成了血烟罗花海。蝴蝶一样的花朵宛如真正的蝴蝶一样,在花海上空飞舞。眨了眨眼睛,菲很意外自己竟然连花和蝴蝶都分不清了。
莘蒂一招解决掉伯爵夫人,‘呼啦’一声张开翅膀让自己离开那片幻境花海。
在安东尼奥伯爵眼中,那个透明的包裹着蝴蝶的圆球分明就是温蒂。她漂浮在半空,狂风吹乱了她白色的长发,她的右手扶住安东尼奥伯爵的肩,右眼里出现一个复杂的红色/魔法阵。
温蒂呢喃着听不懂的语言,安东尼奥伯爵感到头痛欲裂,脑海中的记忆不断在眼前迅速回放,最后停止在某处。
脸色一白,温蒂消失了。同时地面上的温蒂也跪倒在地,紧闭双眸。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幻境都消失了。菲抱着她飞到墙外去,在她停下的一瞬间,朝莘蒂点了一下头。
“安东尼奥伯爵,你的生命差不多该终止了。”莘蒂说话的时候,安东尼奥伯爵朝她的翅膀扔过来一个火球,莘蒂从容的收起翅膀,任凭身/体直线下坠。无人发现,莘蒂的嘴角扯出一点点微笑。
天空中旋转着一个大型魔法阵,庄园里仅剩的守卫、侍女、奴隶见此情景纷纷逃跑。不等他们跑到庄园外面,魔法阵从天上落下,整个魔法阵爆炸开来。
‘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这一夜是伯爵庄园的毁灭之夜。伯爵庄园被浓重的烟雾包围,烟雾散去,偌大的庄园里只剩下残垣断壁,没有一个活着的生物。温蒂在菲的怀抱中睁开疲惫的双眼:“菲,姐姐呢?”
菲也发现主人并没有按照原计划前来集合,她记得主人从空中落了下去,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想了想,她又发现自己没有丝毫不适,也就心安了,安慰温蒂:“我还活着,主人一定没事。”“恩。”温蒂心里打定主意要等姐姐归来,无奈她魔力消耗太多,不到两分钟再次昏迷。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莘蒂还诶有回来,菲再次担心起来。主人该不会是被人抓住了吧?在心里联系莘蒂,没有得到回应;联系诺格,也没有回应。她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庄园周围的人类发现,张开翅膀,飞向深邃的夜空。
----
小湘心里有点乱,亲们笑纳本章。
Vol.138 菲 依兰湘
( 惨遭爆炸后的庄园一片萧条,菲展开背后的一对大大的翅膀,在庄园的上空缓缓飞行。她表情淡漠的跟莘蒂有一比,红眸转动着,一遍遍扫视着破败的庄园。
当她看到立在庄园城堡最顶端的人影时,眼睛突然睁大,山东翅膀飞了过去。
莘蒂站在屋顶上,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耀眼的白发在风中舞动,宛如上好的丝绸一般。
“主人……我们回去吧。”菲虽然心里有些酸楚,无奈不善于表达。莘蒂轻启唇瓣:“好。”
回到旅馆,菲把温蒂放到/床/上,不理会诺格和沙曼充满疑问的眼神,转而看着莘蒂:“主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莘蒂点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菲把门关上。沙曼问诺格:“她们说什么啊,还不能让我听见。”诺格摊了摊手:“心灵联系切断了。”沙曼抚摸着温蒂的白发,不知道在想什么,诺格只希望她不要跟莘蒂产生什么嫌隙。
出了门,莘蒂靠着墙站定:“什么事?”“为什么不按照诺格原本的预言一击结束?”菲的声音冷冷的,直接开门见山。莘蒂不屑地回答:“不为什么。”
“是因为背地里偷袭有失风范吧。”菲冷漠极了,“如果你真的想到达那个位置,背地里的手段你必须要用,不是所有人你都能一一名正言顺的打败。”
莘蒂从来都不会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更不满她的契约兽来管她:“我不用你管。”说完就要回房间去。菲随着她转动/身/体:“我知道你是一流的演员,但是你的态度决定你必然在王位争夺中粉身碎骨。”
莘蒂脚步一顿,很快就离开了,菲独自一个人站在走廊里,恢复了同诺格的心灵联系。菲可以切断和恢复心灵联系,因为她是独角兽,魔界王族的象征。
“诺格,出来。”在心里,菲对诺格说道。说完话,她就发现心灵联系被莘蒂断开了,莘蒂应该也没有完全把她的话当成耳边风吧。
诺格随手关上门:“干什么?”“你觉得我们的主人登上王位有多少可能?”“怎么了吗?”诺格对菲的这个问题感到很迷惑,他也知道莘蒂有这样的野心。现在距离回到魔界不是还早吗,想那么远干什么?
“没怎么。我只是觉得主人那种‘游戏人生’的态度,王位注定与她失之交臂。”菲低头沉思着,“她很容易骄傲自负,掉以轻心,即便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主人毕竟许多年没有回去过,那些人是否真的忠诚,你们能确定吗?”
诺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来都是听莘蒂吩咐的,这些耗费脑筋的事情他从来就没想过。菲问起来,他也只能实话实说:“我没注意过,我觉得雪芸挺不错的。”
“觉得?那几个人类,他们知道主人是谁吗?还有桑殿下,他知道主人也是他的对手之一吗?”菲很犀利的指出问题的所在,“这种演技能骗过所有人,你怎么能确保,雪芸和歌薇不是别人安插的?”
----
今天到这。
Vol.140 迪克会长
( 距离与菲那天又过去了一段时间。还有一周的时间暑假就结束了,莘蒂终于把温蒂和沙曼带回了佣兵工会。
这里人来人往的依旧如往常那般热闹,温蒂进门就喊道;“会长,我们回来了哦。”正在任务板那边负责登记的丹尼斯笑着挥了挥手:“温蒂,沙曼。”他很高兴温蒂能回来,可是当他看到莘蒂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有种不祥的预感。
迪克的声音从二楼传来:“你们上来吧。”沙曼拉着温蒂,温蒂拉着莘蒂,三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上楼去了。诺格和菲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离开前,两个人同时盯着丹尼斯看了一会儿。他们的表情像说话一样丰富,却没有说话声。
工作人员的住所在三楼,二楼只是一些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迪克一般都是呆在这里的。
“会长,这是我姐姐。”温蒂为迪克会长介绍着,同时也是在向所有的工作人员介绍莘蒂。出于礼貌,莘蒂低了一下头:“你好。”“你好,”迪克似乎带着一丝防备的面对莘蒂,“经常听希尔提起你,没想到你倒是比我只低一个等级。”
莘蒂警惕的扫视四周,最后把视线定格在迪克身上:“这么多年,小妹承蒙迪克会长照顾,这份恩情,无以为报,如若迪克会长需要帮忙的时候,尽管开口。”
不用说其他的工作人员,就连温蒂也觉得莘蒂没有什么诚意。两个人虽然在他们的视线中对话,但是那似乎不是表面上的意思。
迪克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停了停,继续说,“温蒂找到了家人,我也很高兴。照顾她这几年,我也有一些问题想问。可能是你们家族的特点吧,她在很多地方都跟其他人不一样。”“尽管问。”莘蒂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迪克警惕的看着她,如果这个姐姐不是冒牌的,那么温蒂的这个姐姐是真沉得住气:“每到月圆之夜,温蒂的魔力就会大幅度流失,我在许多书籍中查找过……”话说到这,迪克心里再度起疑:她该不会真的是冒牌的吧,话都说到这了,居然还没反应?
“结果什么都没查到。”莘蒂很冷静,“我说的对吗?迪克会长。”“是……”眼前这个女孩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他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莘蒂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戏谑道:“然后呢?”“你、你、你是魔……”‘族’这个字还没出口,一条长鞭在空气中划过,卷住了迪克的脖子。
正当所有人疑惑不解之时,莘蒂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精灵。”
空气似乎静止了。听到这两字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的迪克会长居然会是精灵,他留在人界到底想做什么?
许久之后,莘蒂又补上一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你是精灵吧,迪克会长,你留在人界,想干什么?”
----
更新有点晚了,亲们情人节快乐,正常应该两更的,节日加更放在明天。
Vol.141 当年往事 依兰湘
( 几根细小的藤蔓钻进鞭子与迪克脖颈的缝隙中,迪克从鞭子里逃出来:“你不要装作无知的样子,黑暗精灵,你敢说你不知道?”
莘蒂背后冒出几根翠绿的朝颜花藤,刚进来的诺格稍微扭曲了一下时间,花藤就消失了。沙曼觉得不能让迪克和莘蒂在这里继续下去,朝温蒂使了个眼色,温蒂拉住莘蒂的手臂:“姐姐,艾威尔魔法学院什么时候开学呀?”
迪克和莘蒂也意识到有些事情不能在这里解决,莘蒂扫了一眼沙曼,回答温蒂的‘问题’:“还有一周,我先回学校交任务了,你在这里呆几天,开学前一天我来接你。”“恩,我知道了。”温蒂乖乖的点头,见莘蒂站在窗边,连忙问道,“姐姐,你现在就走吗?”
“恩。”莘蒂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块紫色的音系魔石,“有事情用这个联系我。这几天有时间的话,看看那几本书。”交代完,不等温蒂说一句‘姐姐再见’莘蒂就消失在窗外。
温蒂坐在窗台上,远远的看着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方向:“沙曼姐,你说……我能不能安安静静的等到开学?”沙曼一只手搭在温蒂的肩膀上:“要是能安静的度过这一周就好了啊。”
为了转移温蒂的注意力,沙曼对温蒂说:“你这几天还是老老实实的看书比较好,我觉得只要你不露面,谁也找不到这里来。”温蒂原本灰暗的双眼一亮:“好,沙曼姐,你在陪我几天哦。”
沙曼正要答应下来,迪克插话道:“沙曼,到我的房间里来一下。”
迪克会长的住处摆设十分简洁,一张双人床靠在墙角。听闻他多年前娶了一个人类女子,无奈人类寿命太短,他已经孤独了将近一百年。一张书桌摆放在墙壁的一侧,几缕斜斜的阳光落在书页上。书桌背后的另一个墙壁边是两个不高的书架,上面满满的堆放着书。
“坐吧。”迪克示意沙曼坐在椅子上,自己搬起放在门后的椅子坐下,“跟我说说吧,你们这次的任务怎么样?”
“还好吧。”沙曼知道其实迪克想知道的只有温蒂和莘蒂的事情,“因为温蒂和莘蒂,我们一路被人追杀,一直到黑暗森林才好一点,我们回来的时候就没人追杀了。”沙曼对这件事情了解不多,她只能询问迪克,“会长,你知道她们都惹上了谁吗?”
迪克耐心的解答道:“她们的敌人真是不少啊。据我所知,国王陛下,以及陛下的亲信都是最大的威胁。还有日希瓦部落。”
“为什么?”沙曼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已经搀和进去了,索性就多知道一点吧。
迪克会长没想到沙曼会接着问:“恩……你知道那么多没有用,好奇心害死猫。”沙曼如实回答:“我觉得我已经搀和进去这件事情了,况且,我也希望温蒂能在这一周都能安静的呆在这。”
迪克思索片刻:“我不知道。”沙曼横了他一眼:“我才不信。”
“我真的不是很清楚。”迪克仔细的阻止了一下语言,“她们俩的父亲是魔族,母亲是当年国王陛下初登基之时,达雅安部落打算献给国王陛下的人。”沙曼小声吐槽一句:“男人吃起醋来真疯狂。”
面对迪克异样的目光,沙曼别扭的挤出一个笑容:“既然是这样,我先走了。”飞也似的逃离。
迪克在后面喊了一句:“不要告诉温蒂——”
----
晚上还有一更。
Vol.142 其他人的假期
( 露西娅进屋的一瞬间,伊丽莎白侯爵夫人本来满心的欢喜都变了,她谨慎的看着露西娅身后。幸好,从后面走出来的是自己的乖女儿,而不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妈,我回来了。”黛西娅飞扑进伯爵夫人的怀抱,眼角滑下几滴眼泪。侯爵夫人心疼的拍了拍黛西娅的后背,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花:“你也真是的,都多大了,见着母亲还哭。”
黛西娅直起身,擦掉眼泪:“我不哭……不哭……”
正在亲热的两母女,完全没注意到露西娅那恶狠狠的目光。
“女儿啊,通过考试了没?”正了正神色,侯爵夫人一本正经的问道。黛西娅回答:“我现在是六年级学生了,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哦。”说到这,黛西娅这才想起露西娅,“母亲,我想露西娅也去学院。”
伊丽莎白侯爵露出温和的微笑:“露西娅,你是……什么等级?”“什么等级都不重要,”黛西娅抢答,“可以隐藏实力的,就像莘蒂一样。”
这么一来,露西娅注视着黛西娅的目光更增添了几分怨毒。凭什么,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父亲提出要求,凭什么她就可以一家团聚!
----
拉莫的父亲完全没料到他会回家,他已经好几年都没回过家了。不是在外做任务,就是留在黛西娅家里陪她。这儿子,跟没养一样。就会花家里的钱,一年里连个面都见不着。
“你还知道回来啊。”尼古拉伯爵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样子,拉莫知道他只不过是在压抑着心中的喜悦而已。
“父亲,我回来了。”拉莫恭敬地鞠躬,“我母亲呢?”他不是伯爵夫人的亲生儿子,对于那个嫡母,他心里很烦。
伯爵夫人知道这种事情尼古拉伯爵说不出口,便开口说:“你母亲……两个月前就离世了。”
晴天霹雳!拉莫没想到母亲在自己即将回来的时候离世了,他两年没回家,没想到居然再也见不到母亲了。两年前,母亲还是那么健康啊。
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她……生病了。”伯爵大人回答道。伯爵夫人脸色微变:“你你母亲吧。”
拉莫装作没看到尼古拉伯爵的片刻迟疑,出门去了教堂墓地。他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阴沉的天空大雨倾盆。
----
玻利维亚斯伯爵坐在书桌后,冷漠的看着站在前面的威廉:“萨拉的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谁杀的?”“我不知道。”威廉没有一点迟疑,他对莘蒂的情愫不是一朝一夕能更改的,他还是打心底里维护她的。而且萨拉本来就是自找的,这件事情完全不能怪莘蒂。
“她叫莘蒂,是吧?艾威尔魔法学院公认的天才,你心爱的女孩?”伯爵的语气很冷很冷,跟莘蒂有一拼了,“她杀了萨拉对吗?”
威廉也不否认:“是。您不是调查的很清楚了吗?”“你应该给萨拉的家族一个交代,比如把那个女孩杀了。”玻利维亚斯伯爵眉头也不皱一下,在他看来,平民的命根本就不值钱。
威廉也像莘蒂一样淡漠:“既然您知道她是我心爱的人,那您应该知道这个要求,我做不到。”“她不过是个平民,你们之间没有可能。我也听说过她的事情,天才又怎样?你只要集结几个高年级的朋友就能杀了她。”
“我说过,不可能。”说完这句话,威廉默默地离开书房,他觉得这个家不太适合他了,是时候该回学院了。
身后的书房门没有关,玻利维亚斯伯爵喃喃着:“那就只好我亲自出手了,我可不能让你耽误我儿子的一生。”
------
今天两更完毕,明天继续。
Vol.143 要换宿舍
( 暑假里的艾威尔魔法学院冷冷清清的,可能真的是人少的原因,莘蒂只觉得阳光比从前更耀眼,照耀的她浑身不舒服。
为了躲避阳光,莘蒂变出一朵硕大的黑色蔷薇,三个人坐在上面,直接飞到校长室的窗口。
‘哒哒哒’莘蒂淡定的敲敲窗户,与之对比强烈的是,希尔满脸黑线的打开窗户:“你就不能正常从门口进来吗?”
“不能。”莘蒂从窗台上跳下来,“好久不见了。”希尔脸上是艰难的笑容:“恩,好久不见,你回家了吗?”希尔随口一问。
莘蒂也随口回答:“恩。”菲一直注意着两个人的谈话,总觉得希尔说话也不是表面意思一样。希尔自然注意到了菲:“莘蒂,收获不错?”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菲。”菲知道莘蒂接不下来这句话,还不如自我介绍来得好。希尔倒也够客气:“你好,菲,挺好听的名字。”在魔族语言里是‘希望’的意思,这个希望来的倒是很微妙。
莘蒂自顾自的坐在窗台上:“喏,我希望下学期我能自己一个人住。”
“你跟黛西娅发生矛盾了?”这是希尔的第一反应,莘蒂没吭声,示意诺格去为她泡一杯茶。诺格轻车熟路的找出茶杯,泡了一杯红茶,并在水面放一瓣血蔷薇花瓣。
茶刚刚泡好,血液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来。希尔脸色稍变,不经意间深呼吸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这一切,菲都看在眼里。
莘蒂优雅的喝了一口茶:“没有,我只想安静一年,跟温蒂住在一起而已。”“我就知道。”希尔翻动着手中的本子,“我可不敢不给你挪地方,你可是动不动就毁了我的学院啊。”
“不记得了。”莘蒂凉凉的回答。希尔继续翻动着本子:“远的不说,就你离开前一周。宿舍有没有被你毁过?体育场有没有被你毁过?”“我给你修了。”诺格也学会了睁眼说瞎话。
希尔的手指停在其中一页上,似乎是怒了:“体育场是你修的?你还毁过我的桌子。”菲的目光落在碎了点的桌子上:“看得出来……你怎么现在还没修?”诺格手一挥,被他砸出来的坑洞已经平了。
“我找到了一间还不错的宿舍,跟以前的差不多。”希尔抬起头看着莘蒂,“还有一套空着的导师宿舍,你要住吗?”
“你是在害我吗?导师宿舍?你还真想让我一直留在这里?”莘蒂不满的挑了挑眉。希尔保持温文尔雅的形象:“那你想去哪?”“回到部落里去,我是祭司。”
听到这句话,希尔看着莘蒂的目光充满疑惑,她真的失忆了吗?她的眼神如此纯净,应该没有说谎才对。
“好吧,对,你是祭司。”希尔给莘蒂一张路线图,“你的新宿舍,趁这几天,自己装修一下。需要什么尽管说。”“哦。”幸好空间戒指里有各种需要的东西,似乎黛西娅宿舍里的几盆花也该换换了。
----
这一卷快结束了呢,应该会在初一的时候开始第二卷把,啊哈哈。
Vol.144 装修Ⅰ
( 诺格淡定的安排他们几个:“黛西娅,你应该会画木纹的吧?先刷上棕色,再画花纹,然后把它弄干。威廉,你先出去买光系魔石吧,回来再说盘花的事。拉莫……”见威廉欲言又止,诺格问:“还有什么事?”
“买多少啊,买什么样的?”威廉在脑海中想象着霜月桂的样子,但他完全不知道要怎么盘成这个花,早知道就不来帮忙了。更过分的是诺格的回答:“恩……你自己想吧。对了,里面不要有杂质。”
“哦。”威廉闷闷的应声,在屋里晃悠了一圈就出去了。
接下来,诺格简单的给拉莫讲解了一下,就把剩下的三十多块地板留给他了。拉莫叹了口气,认命般的开始干活。
诺格把外面的一切都交给这几个人了,他自己则回到莘蒂身边。
宿舍的装修完全跟书房完全不一样。书房的色调以浅色为主,只有阳台是棕色的。宿舍的色调以深色为主。墙壁和窗帘都是黑色的,床架是棕色的,所有的柜子都是古铜色,上面是复杂的花纹。
“主人,我需要做什么?”诺格恭敬地低着头,莘蒂头也不回的吩咐道:“你出去把地板搬进来,菲,刷上黑色。”“是。”二人异口同声道。
黛西娅三人在这里帮了两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