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7部分

同样貌的人走过来,那个柜台小姐立刻溜到一边去了。她全身发出深粉色的光芒,光芒散去,她的外貌彻底变了。
樱粉色的及腰长发,两缕发丝编成小辫系着黑色发带,看起来像黑色的飞羽树叶。她穿着黑色连衣裙,裙摆上三层樱粉色蕾丝花边。大概十三四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却和温蒂完全不同。温蒂是童心未泯,而她,绝对是早熟。脸上的表情可以和莘蒂相比了。
人群来来往往,但没有人注意到她,她混在人群中,朝着拍卖会场去了。
此时,莘蒂他们已经到房间里了。这些房间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玻璃经过特殊制造,可以将下面会场和展品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脚下地板和门都是棕色的,看起来像一个空中平台。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里面的人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的人绝对听不到里面的人说话。
“他们确实不在,贵宾区的房间里人已经满了。”威廉刚去贵宾区转了一圈回来,他们几个的家族徽章都是随身携带的。不管穿的怎么样,只要能出示身份证明,贵宾区也是可以去的。
莘蒂品尝着手中的红酒,背对着威廉:“恩,那就好。”楼下是一片人声鼎沸,比这个安安静静的小房间好很多,除了闲着发霉的温蒂,其他人都在想自己的事情。莘蒂注意到她无聊的样子:“你,想下去吗?”
“没有。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温蒂回答的很干脆,不想,这句话让房间里的气氛又紧张了一些。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要是诺格在就好了啊。
莘蒂淡淡道:“应该快了吧,下面的人已经很多了。”闻言,黛西娅和温蒂不约而同的往下看。黛西娅看到混在人群中的那个樱粉色/头发的女孩时,脸色变了变:她怎么会在这里?
----
今天一更,本来有一个部分内容有些问题,但是网站要我重新上传。决定还是不改了吧,把剧情简单改一改。呵呵呵,不会让大家看起来不舒服的哦。雷好大,关电脑了。
Vol.72 一把剑 依兰湘
( “大家请静一静。ww”周围的灯都灭了,只留下台上的一盏,那盏灯下,站着一个耳朵上挂着话筒的人,话筒上镶嵌着石子大小的音系魔石。
楼上楼下都安静下来,莘蒂变出一朵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的荧光蔷薇,将蔷薇花插在温蒂的发辫上,代替那朵雪依兰。其他的个别房间也都准备了照明设施,大多数都是蜡烛,只有这里有移动的‘灯’。
“开始了呢。”莘蒂似乎是在提醒走神的黛西娅,黛西娅的视线从坐在下面的樱粉色/头发女孩身上转移到台上。第一件亮相的是莘蒂给他们的兽皮,通常刚开始的物品都不会卖出好价钱,拉莫咕噜一声:“该死的。”
下面开始喊价了:“五百金币!”“一千金币!”“一千一百金币!”搞得沙曼和温蒂一阵目瞪口呆,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她们刚离开公会的时候,一个人身上只带了三个金币而已,连个空间戒指的戒指都买不下来。『』
第一件商品喊价一千五百金币的时候,卖了出去。“啧,就这么”拉莫看着不为所动的莘蒂,“你不是得罪人了吧?”“你什么时候怕得罪人了?”莘蒂话一出口,拉莫的脸都扭曲了。沙曼和温蒂还有黛西娅在那里不解风情的笑出声,威廉也是很愉悦的表情。莘蒂根本没注意到拉莫的样子,喝了一口红酒,继续看第二件商品。
不久,气氛渐渐热闹起来。台上正在拍卖一把很漂亮的剑,剑身是黑色的,剑柄上的图案很复杂,即便这把剑在投影里放大了好多倍,也看不清晰上面的图案。
莘蒂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把剑,沙曼注意到她的手指都颤动起来。温蒂也愣愣的盯着它,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根本移不开视线。
七年的时间过去,莘蒂已经不会去想那把剑的历史。直到它再次出现在眼前,那些想要忘记的事实终于在脑海中完整的拼凑起来。她又看到那把剑上染着鲜血的样子,还有他握着剑,挺拔伟岸的背影。以及当时站在他对面的拉其尔。
等到莘蒂回过神来,叫价声已经响起。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两千金币!”似乎,这个女孩也不相信这是拍卖师说的,那是七年前死去的魔王的剑。
“三千金币!”莘蒂话一出口,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她,像看到怪物一样。本来以为莘蒂不会对拍卖会感兴趣,哪知她在他们如此缺钱的情况下还要买东西。
楼下的女孩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她已经听出来了那是莘蒂的声音,既然她都出价了,就一定是真货了,于是:“五千金币。”“六千金币。”莘蒂咬咬牙,还是说出了一个数字。他们目前一共才一万金币,拉莫上前来想阻止她,被莘蒂一个冰冷的眼神吓了回去。她的眼睛里为什么充斥着仇恨?什么人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八千金币!”对面的房间里传来声音,众人看过去,居然看到了撒多那张脸。莘蒂紧紧咬着嘴唇,使自己不开口说话,绝对不能把辛辛苦苦的一万金币都搭进去,可是……就这么放弃时不时太可惜了?
----
彻底没有存稿了,这周小湘的爸比夜班,白天在家睡觉,小湘是不可以码字的,只能周日更新了(可能性百分之九十,周六也有可能哈)
Vol.73 摆了他们一道 依兰湘
( 莘蒂犹豫不决的时候,女孩的声音再次响起:“一万金币!”这下,莘蒂是彻底没希望了。ww和撒多在一起的利特欧接着喊价:“一万两千金币。”女孩接着喊:“一万五千金币。”
黛西娅看着下面喊价的女孩,她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孤儿寡母还能有这么多钱吗?还是说……
拉莫顺着黛西娅的视线看下去:“你认识她?”“不认识。”黛西娅故作冷冷的撇开视线,拉莫无奈的笑了。
喊价仍在继续,除了女孩和撒多之外,也有几个人纯属凑热闹的喊价,那把剑已经升到三万金币了。除了撒多和女孩,还有一个人也参与到最终竞拍的行列。
他喊出一个价位:“五万金币。ww”女孩不甘示弱的喊:“六万金币。”“八万金币。”撒多也是势在必得的样子。“十万金币。”男子再次应价,莘蒂朝着那个熟悉的声音看过去,男子朝她点了一下头。莘蒂松了口气。
拍卖会场这边竞价仍在继续,撒多和利特欧并不知道领主府那边出了事情。他们知道莘蒂几个人都出现在拍卖会场之后,这边也就放松了守卫,莘蒂总不能分身来这里。
不想,会场的‘莘蒂’或者是‘萨苛’只是莘蒂的某个亡灵而已。真正的莘蒂从后院墙上跳下,空中划过白色的弧线,侍卫们根本没注意到。
十指的指甲变长,莘蒂在自己身上设下一层防护罩,快速朝诺格的笼子奔过去。指甲和结界相撞,电光汇聚,一瞬间照亮了后院。莘蒂把力量集中在手上,结界出现了裂痕,一瞬间碎成粉末。笼罩在后院的光芒也消失了,然而,刚才的一阵光芒已经惊动了领主府的侍卫。
脚步声由远及近,莘蒂长指甲不见了。她双手用力拉开笼子的门,诺格虚弱至极的跑出来。借着莘蒂的魔力,诺格恢复了一些。莘蒂感觉到魔力从体内流失,连忙和诺格跳出领主府。侍卫们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从墙上越出的白影。
诺格需要恢复,莘蒂的魔力无可避免的流失,已经无法提供魔力给拍卖会场内的亡灵了。温蒂头上的荧光蔷薇已经化成粉末,他们眼中的‘莘蒂’身形渐渐模糊起来,不一会儿便消失了。撒多和利特欧注意到这一幕,心里暗叫不好。他们居然被那个魔女摆了一道。
他们正打算离开,突然看到对面房间的门开了。莘蒂走进来,后面跟着诺格,他们看起来很虚弱,莘蒂艰难的走了几步,就要倒下。诺格已经趴在门口起不来,威廉冲过去接住莘蒂。莘蒂双眼一闭,睡着了。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黛西娅和拉莫瞬间风化……她就这么睡着了?
趴在门口的诺格也睡着了,他们两个体内的魔力都不多,需要睡觉恢复魔力。这就给对面的撒多和利特欧一个机会。
这要能抓住这对姐妹花的其中一人,就是一箭双雕的事情。楼下参与竞拍那把剑的樱粉色/头发的女孩,也是这样想的。她不能动手,只因为黛西娅在这里,好奇怪啊,明明是陌生人,为什么要顾虑她?
----
下周大概周末上课,中秋在更新哦。明天继续。
Vol.74 果然来了 依兰湘
( 压轴物品出场后,引来了许多贵族小姐的尖叫。『』那是一只非常漂亮的七彩鸟,它被关在笼子里,身上规律的分布着七彩色。笼子里的七彩鸟很有活力的扑腾着翅膀,拍卖师大概是怕它把翅膀上的羽毛碰坏了卖不上价钱。用一颗风系魔石混乱了笼子里的风元素,七彩鸟吓得不敢张开翅膀。它尽力在笼子里保持平衡的样子,使贵族小姐们又是一阵欢腾。
拍卖师的做法让温蒂很不满:“那个拍卖师实在干什么呀,好可怜的七彩鸟。”“他们也是为了卖一个好价钱。”诺格睡醒了,它虽然没有足够的魔力变成丨人形,总算是有力气活动了。
听声音,几个人终于确定了莘蒂带回来的魔兽是诺格,不过没想到他的样子这么炫。灰白色的毛,金色的眼,脖子以下带着极浅的黑斑,血色的‘脚环’,感觉是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和高贵。
“这外形不错嘛,从来没见过。”拉莫饶有趣味的看着诺格。诺格跑到玻璃前,看着那只被投影在空中的七彩鸟。『』往下看去,一个绝对熟悉的男人进入视线。
排除他黑色的头发,暗金色的眼睛,像极了曾经在魔界王宫里遇到的一个人。那个黑发男人捧着一把剑,剑鞘和剑柄都是黑色的,如果没猜错的话,剑身应该也是黑色的,而且还是银黑色的。剑柄上面的图案简单的描绘着一段爱情故事。
七彩鸟以十万金币的价格卖出去了,沙曼无语的感慨:“贵族就是贵族,没有用的东西也能卖这么多钱。”黛西娅眯着眼:“你以为吗?可爱的东西你不喜欢?反正有钱,喜欢的东西就买咯。”温蒂关心另外一件事情:“七彩鸟以后会怎么样?”
“会死。”莘蒂从椅子上站起来,“所有的生物最后都会死。我们该走了。”总觉得莘蒂不太对劲,从前莘蒂说话没带着这种奇怪的严肃。
对面的房间里,撒多他们起身准备离开。莘蒂和诺格都没恢复好,魔法尽量少用为妙。只能用眼睛牢牢锁住下面拍到那把剑的男人,其实莘蒂知道,他既然已经看到她了,一定会来找她的。
取拍卖所得的金币的时候,撒多和利特欧带着几个人从后面走来。工作人员见到领主大人,连忙低头行礼。利特欧叫他们都下去了。
黛西娅等人一脸怒气的看着他们,莘蒂淡定如常:“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是想在这里打一场吗?”利特欧看着这些魔法学院出来的学生们嗤笑:“打?你们打得过吗?你和诺格魔力还没恢复多少吧?失了主心骨,你们还能打赢谁?”看着拉莫怒发冲冠的样子,笑的更开心了:“没了武器的武士什么都不是。”
视线转向黛西娅她们:“剩下的,呵呵,一个是没有用的占卜师,一个是级别不高的魔法师,一个是力量和记忆都被封印的魔女。”
听到最后一句话,温蒂知道她是在指自己。魔女,这两个字好熟悉。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快得抓不到。温蒂听到了一个声音:“恶魔之子,你最好离我们远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阿雅,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族长找你呢,走吧。”
那是谁的声音?那么冰冷,可是好温暖。恶魔之子,是指我吗?头好痛,温蒂皱了皱眉,想起现在的情况,迅速调整过来。不行,不能倒下,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没想到拉其尔还真是,居然把这个也告诉撒多,不教训他是不行了!莘蒂紧张的盯着温蒂,以她现在的魔力,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撒多对决,这样的话,温蒂的记忆会彻底复苏的。二是维持着温蒂现在的样子,撒多怎会轻饶了他们。
莘蒂完全陷入两难的选择,温蒂的记忆不可以复苏。可就这样搭上大家的性命,好像,太自私了。
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楼梯那里传来:“啊呀,好久不见哦,没想到你回来参加拍卖会。”
----
新人物出场,啊哈哈哈!
Vol.75 墨桑 依兰湘
( “是啊,好久不见。ww”莘蒂的眼睛里瞬间充满流光溢彩,“桑哥,你怎么在这里?”被叫做桑哥的男人嘿嘿一笑:“恰巧路过,看到有拍卖会就来玩玩,没想到捞到了好东西。”他扫视着莘蒂周围的众人,目光在温蒂身上稍稍停留,又向着莘蒂:“你交到朋友了嘛。你们好,我是墨桑。”
威廉看到莘蒂开心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莘蒂,他是谁?”“我的哥哥。”后来又加了一句,“四年前认的。”诺格心想:只有傻子才相信。莘蒂没搭理他。
黛西娅很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帅哥——”拉莫的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黛西娅……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温蒂和沙曼异口同声:“是的。”拉莫的手指握得嘎吱嘎吱直响,莘蒂一个眼刀过去,都老实了。
被无视的撒多好心提醒:“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劝你,最好离她远”墨伸角一弯,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啧啧,这语气。ww听起来像是你在吃醋。”利特欧很不给面子的笑起来,撒多横了他一眼,继续规劝墨桑:“你误会了,我只想告诉你,呆在她身边很危险,她可是国王陛下悬赏之人。”
诺格本来在心里跟莘蒂说:还真有傻子。听完撒多后面那句话,他和莘蒂瞬间沉下脸来。墨桑似乎知道什么:“你们是谁?”“这位是拉其尔公爵之子,撒多.拉其尔,我是这座城市的领主,利特欧.舒盖莱特。”
墨桑道:“原来二位都是重要的贵族,那么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莘蒂不想在这里跟他们闹僵,拉了拉墨桑的衣袖,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墨桑点点头,莘蒂上前一步,一副下战书的样子:“撒多,晚上我会到领主府拜访,不要让我玩得不尽兴哦。那么,我们先走了。”
本来打算几个人瞬间消失的,不想温蒂反应有些慢,连同沙曼体力也不太好。不等他们走到一半,利特欧命令道:“抓住他们。”那些士兵一蜂窝的冲过来。墨桑飞快的转身,在众人身后设下防护罩,莘蒂对着撒多:“我说过晚上见吧,不要伤害无辜的人。”理由非常牵强,撒多、利特欧还有墨桑都这么觉得。
为了防止黛西娅几个攒同他们的父亲在国王陛下面前说什么,利特欧下令:“都住手!!”撒多也没说利特欧什么,只说:“莘蒂,希望你说话算话。”“当然。”留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后,莘蒂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回到旅店,莘蒂直接拉着墨桑回屋了,一副叙旧的模样。威廉看着莘蒂开心的样子,心情糟透了。寒气弥漫在周围,地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几个女生抿嘴轻笑,拉莫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冰块往他身上蔓延过去。
虽然失了武器,要从冰块里面脱身并不难。拉莫一拳打碎不是很厚的冰,碎冰块慢慢飘向地面,发出‘啪’的一声。
屋子里静静地,墨渗在莘蒂的床尾,莘蒂站在窗前看风景。许久,寂静无声。
外面的吵闹声渐渐听不到了,莘蒂仍然站在那里,好像一座雕塑。墨桑只好开口打破沉寂:“你长漂亮了。”“恩。”莘蒂没有转过来,“我们都长大了。”看似无厘头的有感而发,让墨桑心头一动:“什么意思?”莘蒂转过身看着他:“你以前不会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莘蒂脸色沉下来,“说吧,你是来干什么的?”
墨桑避开她那双似乎能看穿一切的双眼:“是啊,我们都长大了,你以前也不会这么冷漠。你应该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吧?”
“呵,”莘蒂嘲讽,“找到了又能怎么样?我很好奇,你以前不是很不愿意见他吗?”“我……”墨桑无意间抬头看向莘蒂,当他的视线落在莘蒂的空间戒指上时,全身似乎都发抖起来,“戒指……怎么在你手上。”
----
今天运动会,小湘好累呢,更到这里哦,明天继续。
Vol.76 失望 依兰湘
( 风吹开窗子,莘蒂低着头,长发随风飘着,像在空中飞舞的幽灵:“桑哥……”莘蒂哽咽了,“我以为……我以为你是和他们不一样的。ww”
她苦笑着,“呵,呵呵呵。”她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大喊道;“为什么?!我虽然疑心过你来的目的,可我还是希望你只是来看看我!可是你呢?!对!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就是钥匙!我根本不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只要老老实实的履行自己的责任,放他出来就好!!对不对!!所有人都只拿我是钥匙,没有人问过我要干什么!!”
墨桑看不到莘蒂被散乱的头发挡住的眼睛里是否有泪水,七年来,她一定过得很累吧。莘蒂不管他在想什么,既然喊出来了,索性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不会帮你们的,我也不会帮任何人。『』戒指在我这里,你可以让他们来拿,随时恭候。”她渐渐平静下来了,深渊一样的黑瞳看着墨桑:“现在,你可以滚了!!!”
莘蒂不想跟他多做纠缠,在心里叫诺格进来。不一会儿,门开了,两个魔兽走进来,前面的是诺格,他应该已经恢复一些了,变成丨人形。后面的是墨桑的魔兽——熙。熙具有隐形的能力,不过,当莘蒂看到它仍然是兽形时,眼里的轻蔑显而易见、意到的墨桑和熙,尴尬不已的避开她的视线。
她没有再对墨桑说什么,只叫诺格:“帮我梳头吧,一会儿还要去造访领主府。”“是。”诺格也没理睬墨桑,自顾自的拿起梳妆台上的木梳。
墨桑和熙就站在一边被无视的很彻底,特别是墨桑,好不容易才看到她,却被她归类成和‘他们’是一样的,心里的委屈没处说。
彼时,莘蒂的头发已经梳好,她和诺格进入了做发型阶段。莘蒂计划梳一对魔鸢花髻,妨着魔鸢花的样子把头发盘起来。魔鸢花花瓣不少,做起来很不容易。莘蒂的头发实在太长,及时盘完了髻,也还要剩许多披在背后,因此发梢的部分必须要留下来,这又增大了难度。
看到墨桑还在这里:“你们不准备走吗?”“你们的目标是去黑暗森林吧,需要帮忙吗?”墨桑根本不打算走。莘蒂透过镜子能看墨桑的表情:“你还是不愿意放弃吗?找他有什么用,戒指在我这里,想拿走的话,杀了我就好。”她的语气像冬风一样,很冷很冷。墨稍知解释不明白,也就随她去了。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怎么,你不打算动手吗?”魔鸢花髻已经完成了一朵花,诺格正在给她梳着剩下的头发。稍作迟疑,墨蛇了过去。
----
果然,字数不是很够。今天大概没时间更新了,明天再补回来节日加更吧。我一闺蜜回来了,出去玩了一圈(亲们表拍飞我)
----------好久没用凑字数啦
Vol.77 套近乎 依兰湘
( 莘蒂听着墨桑的脚步声,随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心一寸一寸冷下来。『』出乎意料的是,墨桑直接走到梳妆台边,拿起另一个木梳,帮莘蒂梳头发。莘蒂暗地里松了口气。
无论是谁,从表面上都看不出莘蒂心里的变化。她永远都是一副处事不惊的样子,搞的墨桑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惧,虽然他很清楚自己不用怕她,从任何方面都是。
梳好头发以后,莘蒂到脚踝的长发刚刚盖住臀部,还真有几分年幼时的样子。“你们三个都出去,我要换衣服。”
三个男的乖乖出去了,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一间屋子里还亮着灯,想来其他人应该都在那里。思索了一番,墨桑决定。熙跟着去了,诺格继续等在门外。
“咚咚咚”墨桑敲了敲门,黛西娅的声音传来:“请进。”
“你们好。”墨桑故意套近乎,“你们跟她是同一所学校的吧。『』”“不是,我和温蒂是黑鹰佣兵工会的。”沙曼下意识的辩解。黛西娅看了看威廉的样子,狡黠的笑笑:“对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有人可是很想知道呢。”视线转向威廉,躺着的威廉直接翻过身看着墙壁,其他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墨桑知道这里面有故事:“我们是在她去学校的路上认识的,我一直在各国旅行,那个时候我没钱住旅店,是她帮了我。”他叙述的非常简单,温蒂和黛西娅都感到不满足的撅了撅嘴,墨桑的视线完全落在温蒂身上,几个人聊天的时候也一直没有移开过。
早有传闻听说莘蒂还有个妹妹,姐妹两个差两岁,可是他却从来没见过这号人物。今天初次见面,他就能猜出来她的身份。她们姐妹俩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有些让人怀疑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双胞胎。在温蒂身上能看到幼年莘蒂的样子,天真无邪,不问世事,真不知道莘蒂是怎么教导她的,不对,怎么还有个黑鹰佣兵工会?她们俩在搞什么。
“你们可以告诉我这几年她过的怎么样吗?”墨桑朝温蒂抛了个媚眼,隐身中的熙感觉自己被恶寒到了。威廉和拉莫也一样。
威廉深呼吸一下回答到:“我们都不清楚,你应该去问诺格,她心里想什么也不会跟我们说。表面上看起来也就一般般的感觉。”威廉回答的同样很简单,墨桑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黛西娅和拉莫都知道威廉说的是实话,莘蒂在想什么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墨桑不甘心的接着问:“你们怎么认识的?”“我们二年级的时候她过来的,”威廉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那天我正好没事干,去看他们新生报到,希尔校长叫我顺便去担任副考官,刚好是莘蒂的考官。”温蒂插了一句:“命运的邂逅啊。”满屋子的人都笑了,墨桑只是稍稍弯了弯嘴角,示意威廉继续说下去。
“在我看过的考生里面,她是最强的。当时,考场内满是藤蔓,然后那些藤蔓结成了一个囚笼,我们根本就无法凝聚魔力。”威廉看起来心情不错,黛西娅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威廉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黛西娅笑够了,正经起来:“她跟我是一个宿舍的,开始也想过,希尔校长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安排,空着的宿舍还有很多,后来才发现,有一个室友也不错。”
拉莫似乎并不想分享,可是黛西娅的目光分明是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只好说出来:“新学期开学,我刚回学校,在校门口就被她给撞了。重点是那个家伙居然不道歉!”“原来你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啊,比威廉认识她还早。”沙曼一句话,不知道是冲谁说的,黛西娅和威廉脸色都变了变。特别是黛西娅,一直盯着拉莫不放,拉莫伸手把她拉入怀中。
他们再也不多说什么,既然没什么好说的了,墨桑决定莘蒂换没换完衣服,他本来是打算一起去领主府的。
走到地方才发现一个问题,莘蒂的窗户开着,窗帘随风摇动,屋里哪里还有莘蒂的影子。她和诺格应该早就出去了。
----
小湘真的对不起大家,作业实在太多了,加更是不可能了,明天看看能不能加更个教师节。
Vol.78 重回领主府 依兰湘
( 莘蒂站在花园里的小亭子上,夜风猎猎,吹动她的斗篷。『』她穿着一件黑底蓝色印花的裙子,上半身是旗袍的样式,下面是漂亮可爱的蓬蓬裙,这是她喜欢的中华风洛丽塔,想当初她研究了好久。
脚步声由远而近,趴在她身边恢复原形的诺格漫不经心的动了动耳朵。一会儿,下面的侍卫们把这座小亭子围得水泄不通。莘蒂自信他们都不敢跳上来,就算他们跳上来了,也不能怎么样。
如她所想,那些人一个个举着长枪,都在距离小亭子五米左右的地方站住了,形成一个规整的圆形。随后,城堡里灯火通明,撒多和利特欧快步出来,侍卫们恭敬的让出一条路。当撒多和利特欧站在圆圈里面后,侍卫们立刻恢复阵型。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会来。”撒多没有丝毫意外的看着居高临下的莘蒂,月亮就在她身后,她就像是从月亮里面走出来的一般。莘蒂抓起斗篷的一角,轻轻一掀,她美丽的容颜暴、露、在月色/中,撒多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脸稍稍有些发红。『』
斗篷还在半空的时候就被莘蒂收回到空间戒指里:“你们不是早就知道我会来吗?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不如一次性说清楚。”屈膝在亭子顶端蹬了一下,莘蒂张开双臂,以一个很美丽的姿势落地。诺格跟着跳了下去,只见一道灰白色的弧线在空中划过,诺格和莘蒂同时落地。
面对近在咫尺的美女,撒多一怔。不愧是魔女,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美得没有丝毫瑕疵。他看了看她穿着的洛丽塔裙装,上半身是半袖,撒多莫名的想:她不冷吗?
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撒多把这个念头甩出脑海。他们是敌对关系不说,魔女有什么事管他什么事情。
一边的利特欧无奈的看着被莘蒂吸引的撒多,心里想:到底还是孩子,空有一腔热血,居然被她吸引了。见撒多久久回不过来神:“你想说什么?”
“这里人太多了,你不觉得吗?利特欧领主。”莘蒂嘴角划过一丝嘲笑,撒多刚回过神来就看到她的笑,明白她是在嘲笑自己,不由得青筋暴起。花园里的尘土漂浮在空中,连带着随风而起的还有莘蒂的长发。她仿佛没有感觉到危险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沙子属于空间系魔法,和莘蒂的木系魔法一样,适用于远距离或长时间攻击,对手到眼前的时候,他们的魔法几乎无法发挥作用,比如像撒多的流沙陷阱和沙尘暴。莘蒂深知这一点,她倒想看看撒多还能用什么。
那些沙子渐渐在地上凝聚成形,一个个尖尖的刺状物破土而出,莘蒂立刻想到了竹笋。不过那些沙子做的竹笋怎么能和真的魔法植物相比,莘蒂跳起来,那些沙子竹笋跟着她移动的方向长长。
莘蒂闪避的很快,撒多的魔法很快就跟不上了。看准时机,莘蒂落在一个沙子竹笋上。朝下面一看,利特欧的花园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莘蒂索性让这里更乱一些,撒多四周的土里涌出疯狂的荆棘,每根荆棘有一个人粗,它们彼此缠绕编织,变成一个大笼子困住撒多。
失去魔力供给的沙子竹笋缩了回去,花园彻底变得破破烂烂的了。莘蒂看着不顺眼,再者,毕竟是她和撒多干的,利特欧的侍卫队仅仅在一旁观战。她难得做了一回好人,让诺格把花园还原成以前的样子。
一个白色的魔法阵在花园中心展开,它旋转着,扩大着。整个花园都在魔法阵里的时候,一个结界从魔法阵中升起来。结界里面被破坏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成原样,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留下。
恢复的差不多了,莘蒂来到被困住的撒多面前;“我觉得,我们好像不能好好谈谈呢。”
----
今天去看老师了,教师节也加更不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Vol.79 威胁 依兰湘
( “你想谈什么?”撒多看着莘蒂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惹得莘蒂一阵发笑,明面上莘蒂是不苟言笑的人,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十七岁少女,有时候,笑声是真的压制不了。『』
看到莘蒂笑的这么开心,撒多有股莫名的怒火,恨不得用魔法杀了她。随着他开始凝聚魔力,撒多的发丝、衣袍在风中起舞,可是站在囚笼外面一点魔力都感觉不到。撒多散发出来的魔力被魔法囚笼全部吸收,那些荆棘发出褐色的光芒,变粗了一些。
莘蒂看到撒多不服气的样子:“别白费力气了,你耗费多少魔力,都会被这些荆棘全部吸收,如果它们的自身长到有一定大小,你的魔力都会变成我的。”
听到最后一句话,撒多终于放弃了,他可不想便宜了那个魔女。『』利特欧大概知道了莘蒂想干什么,她表现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实际上她的魔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加上刚才诺格用了那么多魔力还原整个花园,一直支撑着这个魔法囚笼已经有些困难,根本不会用多余的魔力做多余的事情。不过,他只想知道,为什么莘蒂帮忙恢复花园。
利特欧没有猜错,莘蒂的魔力不多了,需要赶快处理完这些事情回去休息。助于浪费魔力恢复花园的事情,她身为木系魔法师,天生有种对于花花草草的热爱,不希望他们生活的地方如此破烂不堪。
魔力不多了,莘蒂只好把魔法囚笼撤掉:“这里人好多哦,我们可以到城堡里谈谈吗?撒多。”撒多的视线转向利特欧,利特欧微笑:“当然可以,我带你们去。”
站在利特欧的书房门口,莘蒂看着利特欧打开门:“诺格,你和利特欧在外面等会儿吧。”“是。”诺格没有多问什么,乖乖的和利特欧留在了门外。莘蒂切断了和诺格的心灵联系。
一进门,莘蒂毫不客气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你打算一路跟着我们吗?”“没错。”撒多丝毫不否认,以他的身份地位,去哪都会有人帮忙的。他完全不知道莘蒂她们的目的地是黑暗森林。
得到答案以后,莘蒂换了个话题:“说来,到你这个年龄是可以封爵位了的。”一句话戳中撒多的心头大恨,可以封爵位不假,可是国王陛下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是嫡子,继承父亲的爵位根本无望:“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不是要以抓到了孤的功劳,希望雷尔顿给你个爵位吧。”莘蒂一语道破,撒多有些惊愕,后来想想,其实莘蒂应该早就能猜到吧。莘蒂接着说下去:“不过很可惜,我不会让你如愿的,你父亲还有把柄在我手里,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威胁别人,但是呢,有把柄不用的人就是傻瓜。你真的打算你们一家都被杀了才好吗?”
撒多抬起头瞪着莘蒂:“你有什么把柄?”“我答应过拉其尔,不会告诉别人。”莘蒂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她装的和温蒂非常相似,在撒多看来怎么都别扭。莘蒂不管他怎么想:“只要他不告诉别人我的身份,我可以留着他,可是……你不仅知道了,还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了。”
危险的气氛围绕在书房里,书房外面的一人一兽都紧张的盯着书房紧闭的门。
----
突然发现,点击和收藏都好少,是因为更新太慢了吗?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大家说出来,小湘会尽量给予满足的。
Vol.80 英雄救美 依兰湘
( “你到底想说什么?”此时的撒多已经不想和莘蒂耗下去,莘蒂也不想继续拐弯抹角了:“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跟着我们,打扰我们,你父亲的故事就会昭告天下了,反正这件事情影响不到我,至于你们王族……”莘蒂故意停了一会儿,“不闹腾上个一年半载是不会消停的吧。『』”
撒多心里一沉,看着莘蒂小女孩一样透露着天真纯洁的眼睛,她伪装的太好了,感觉竟然像是小孩子在开玩笑。相反,多看了她几眼,撒多居然又被她的美貌吸引了。那种小女孩不经世事的模样,着实吸引人,撒多莫名的生出了一种保护欲。他再移不开视线。
没有丝毫征兆,那个吸引他的人在他的视线中缓缓倒下,像断了线的扯线木偶一样。ww也许,下一秒她就会如同坏掉的零件一般散落。撒多不由自主的迈动双腿,朝莘蒂跑过去。
还没到身前,窗户被人从外面打开。外面站着一个穿着打扮很另类的男人,他双手接住莘蒂。撒多看向他的时候,才发现他没有站在窗台上,双脚与窗台平齐,悬浮在空中,背部是一对黑色的羽翼。
那个男人白色短发,恶魔深渊般的黑色眼瞳。即使不想承认,撒多也不得不肯定,那个男人非常帅气,无论走到哪都能吸引所有异性的目光。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与生俱来的孤傲与他怀里的莘蒂非常相似。远远看去,这恰似英雄救美的一幕,‘英雄’和‘美女’也是天生一对。可是,撒多注意到,这个男人和莘蒂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一点点而已,并不容易察觉。
他反而非常关注着莘蒂。那个男人用的是公主抱,莘蒂长长的头发一直垂到窗台上,她完全是无意识的左手抓住那个人的胳膊。紧闭的双眸,衬着她的脸仿佛一朵纯洁的莲花,美丽的不真实。那一刻,撒多强烈的希望抱着她的男人就是自己,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吃醋了。
门外等候的两个人似乎感觉到什么,诺格首先破门而入。看见他的主人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的时候,松了口气,直接从窗口跃出。
利特欧问;“你是谁?!”“你不必知道。”那个男人转向撒多,“记住你答应她的事情。”他一展翅膀,潇洒的飞走了。几根黑色的羽毛飘落在窗台上,撒多和利特欧各捡起一根。许久,利特欧摇了摇桌边的铃铛,一个人进来,恭敬的跪在他面前。利特欧吩咐道:“去查,魔界王族,有谁来了。”那人领命出去了。
撒多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久久没回过神来。利特欧无奈的摇摇头。
----
额……收藏又减少了……小湘不说什么了,只想感谢那些理解小湘身为高中党的无奈的读者们,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对,忘了一件大事。快要十一了,直觉告诉小湘,下周可能补课。这次小湘一定加油更文,节日的时候也加更,上次都被闺蜜吐槽了一顿,小湘豁出去写作业的时间了……
Vol.81 绝对不可以 依兰湘
( 月光清冷,街道上寂静无人,已经是下半夜了。『』
临街的旅馆中,只有二楼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少年坐在窗台上,双腿自然的垂在外面,暗金色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慵懒的波澜。也许,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主人,您还是进来吧。”“我没事,我只想透透气。”他的声音和慵懒的神情不同,透露着些许无奈的意味,“在屋子里也一样。”“至少还能减缓一些,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呢。”熙的视线落在躺在床上的莘蒂身上,“主人,您跟她也不一样。”
“你说什么?”墨桑危险的眯了眯眼,熙自知说错话了,低下头。ww恢复原形的诺格安静的趴在莘蒂身边,似乎已经睡着了。
墨桑回到房间里,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小瓶液体。他轻声唤着莘蒂,莘蒂紧闭的双眼轻轻睁开:“东西给我。”“什么东西?”墨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想不起来自己拿了她什么东西。莘蒂没给他思考的时间,尖尖的指甲抵着他的脖子:“剑!”
墨桑这才想起来,笑嘻嘻的说:“放在我这里也一样。”莘蒂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剑!”一副不拿出来就置他于死地的感觉。墨桑吞了吞口水,从空间戒指中把剑拿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