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47部分

黑:“诶,你扯远了吧,你这包里怎么还随身带着戒指呢。”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提供的。
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每天都会自己一个人演习上无数遍。
今天终于能够正式拿出来实践了。”
凌筱玥接过戒指盒打开,笑道:“钻太小,诚意不够。”
邵云霆起身:“我们现在就去买新的。”
“不不,我想到了一个方法中和一下。”
她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A4纸递给他。
“看看吧,我们的结婚协议。
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就按个手印儿,明天咱俩就去扯证儿。”
邵云霆起身接过看了一眼。
报复…赤果果的报复呀。
第一,结婚后,男女双方需要住在同一屋檐下。
第二,结婚后,男方需要无条件的帮助女方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当然,女方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帮忙。
第三,男女双方不得干涉对方工作上的事情。
第四,男方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可在结婚后与第三方异性来往频繁或暧昧,发生恋爱行为或者性/行为。
第五,因结婚为男方需求,所以男方不得随意终止结婚过程。
第六,男方不得带朋友回家聚会,吵闹,女方好静。
第七,男方请尊重女方的个人隐私,女方不想说的,不能问。
第八,男方需肩负起养家糊口的超级重任。
第九,女方可以随意刷男方的卡,男方不能问任何理由。
第十,如果女方不想要与男方发生性.行为,男方不得勉强,只能配合。
见他紧紧蹙着眉心,凌筱玥扬眉伸手就去抢结婚协议。
“怎么?你不愿意呀?
你要是不愿意,这个还给我就好了。”
邵云霆快速的将纸张折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
这屈辱的协议我收下了,明天扯证儿啊。”
凌筱玥扬唇浅浅一笑,邵云霆弯身紧紧抱住了她。
口气中充满感怀:“终于,我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那天,阮政尘看到了关于我的传闻。
传闻里说我为了一个女人疯了,而这个女人不是我的老婆。
阮政尘问我何苦来哉的。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这么做是值得的。
我是为了我的爱情执着。
能够等到你,是我一生的幸。”
凌筱玥抱住他:“大叔,幸好,我没有放弃你。
幸好,我回头的时候你还在这里。
我觉得老天爷对我不公平,可又很公平。
我庆幸这些日子我想通了,拥有一个我自己爱的男人,是比什么都幸福的事儿。”
那晚,凌筱玥没有回家,而是去别墅里跟邵云霆造小人儿了。
第二天,两人顺利扯证,这一天,两人谁也没有工作。
付馨瑜自那天开始,每天都会去见孟蝶。
她要忙着给两个孩子张罗结婚的事儿。
一开始,孟蝶根本就不爱搭理她。
可见付馨瑜一个人忙活的来劲,那天付馨瑜对孟蝶说。
“小蝶,说真的,你跟云霆不合我还挺高兴的。
你看,你们娘儿俩闹的不愉快,云霆天天往我家跑。
弄的跟我家的上门女婿似的,再这么下去,你家邵云霆估计要改姓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从那天开始本来就在犹犹豫豫的孟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也开始参与两人的婚礼筹备。
不过,付馨瑜负责置办,她负责挑毛病。
当然,到后来付馨瑜都会迁就她,反
正她的眼光一直都很好。
邵云两家联姻,自然一定要办的大一点,场面热闹一点才行。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凌筱玥洗完澡出来擦润肤露。
邵云霆猴急猴急的就凑了过来。
凌筱玥嫌烦的往一边推了推他:“邵云霆,你能离我远点远点再远点吗?”
自从结婚到现在,这都快两个月了。
她每天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
邵云霆都这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怕肾亏呢。
“那可不行,你身上药味儿太重,可不能让别的男人闻去祸害人。”
她心虚一下,嗅嗅衣袖,不可能啊,难道她偷吃躲宝宝药他都能闻出来?“哪有药味。”
他悠哉一笑从后面抱住她:“有,只有男人才能闻到的伟哥的味道,闻了就有劲儿。”
凌筱玥起身狠狠的跺了他一脚:“结婚协议第十条。”
邵云霆贼贼一笑:“老婆,结婚协议固然重要,可我老丈母娘的命令我也不能不从呀。
我丈母娘说了,赶紧造人,再生一个随咱爸姓。”
摁倒…
一个多月后,凌筱玥发现自己的例假居然没有准时来约。
她心下狐疑,不会是怀上了吧。
可是…不能呀,她一直都有吃药的呀。
下了班后,半信半疑的她去药店买了条试纸。
第二天早上,她窝在厕所里不肯出来。
邵云霆连着来敲了两次门:“老婆,不走吗?
陈正说今天下午要去美国,你今天应该很忙吧。”
“别理我。”
邵云霆将领带扎好,“那我先走了啊,我今天上午有会议要开。
我妈的画室连锁店还约我去剪裁呢。”
厕所门嗵的被撞开,凌筱玥从里面黑着脸走了出来。
“邵云霆。”
她暴躁的仰天长喝一嗓子。
邵云霆扬眉:“怎么了乖老婆?”
他说着走了过来。
凌筱玥将验孕试纸往他身上一扔:“我明明明天都在吃药,为什么会怀孕。”
“厄…咱妈说了,女人吃药不健康,所以帮你换成维生素片了。
哦对了,我也一直在吃药,咱们的宝宝一定会很健康。”
“邵云霆…”凌筱玥无语跺脚,她没打算生二胎啊。
邵云霆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这个喜讯我会负责通知双方父母的。
你就安心做第二次新妈妈吧,老婆,咱们一起加油。”
看邵云霆嬉皮笑脸的样子,凌筱玥竟觉得哭笑不得。
生活吗,不就是在如意与不如意中反反复复吗?
好在,她的生活扫尽了阴霾后只剩下了幸福。
尽管,她跟她的婆婆关系还是不够好,可起码坐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吵架了。
尽管,生活中还是有许多的不如意,可是,一切都在慢慢的走向阳光和希望,这样她就该知足了,不是吗?
未来还得继续着,爱也一直会蔓延到她生命的尽头,她确信。
~~正文完~~——题外话——妞儿们,明天乔乔番外好戏登场咯,喜欢暖文的妞儿们继续跳坑吧。
小剧场:关于娶不上与嫁不出
某日,乔乔说:齐团长,你拽神马,你都一大把年纪了才娶上媳妇,我这是代表世界拯救了你,你得感谢我。
齐团长回:你不也一把年纪了没嫁出去?那我不是代表宇宙拯救了你?
乔乔不爽:齐景焕,我说你怎么吵嘴从来不认怂?
齐团骄傲:当兵的认了怂,谁来保家卫国,别跟我这儿无理取闹。
小剧场:关于买书
某日,齐团长陪家属去书店买法律方面的书籍。
齐团长大开眼界:没看出来,你还喜欢看这种书。
某乔:你看不出来的事情多了。你知道这书有多神奇吗?它绝对是枕边最佳读物,我一看它就能把失眠症治好。
某团长晕。
第1章就这么领了证,怪怪哒
? 午后的阳光打在山城狼角咖啡厅的玻璃台上。
一身墨绿军装的男人手持咖啡,沉稳的坐在咖啡桌前。
此刻,他的脸色并不好,原本就有几分黝黑的俊美五官紧蹙在一起。
一字眉微耸,有些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怒气,高挺的鹰钩鼻下,薄唇似有若无的碰着咖啡杯,修长的手指握成了拳。
他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劳力士,三点零八分,迟到八分钟,这已经是他能容忍的最高界限了屋。
他站起身要往外走,这时只见门口小跑进一个女生。
女生长卷发披肩,五官灵气娟秀添。
说不上她美的不像话,但却非常顺眼。
起码比照片中要好看几分。
她未施脂粉的模样看起来给她增添了几分清纯的气质。
看到站起身的齐景焕,女生快步跑到了他面前冲他一笑。
“你好,齐景焕吧,我是乔乔,姓乔名乔,古代大美人小乔的乔,两个字一样的。
你可以叫我小乔,也可以叫我乔乔。”
齐景焕看到她的第一眼感觉,话多。
他抬起手腕:“乔小姐,我不得不提醒你,迟到了八分钟。”
“我知道呀。”
“你知道?那你还浪费别人的时间?
如果你没有想要出来相亲的想法,请不要耽误别人的时间nAd1(”
“谁说我没有相亲想法的,没有相亲的想法我干嘛要来。
可是这位齐先生,一个男人等女人时间的长度,可以决定爱情的长度。
如果你对一个女生的耐性只有八分钟。
那你觉得你们在一起的话爱情的长度会有多久?”
“一辈子。”齐景焕很自信的扬唇。
在他的字典里,没有离婚这种字眼。
结了婚就不会反悔。
“真是好笑。”乔乔呵呵一笑。
齐景焕扬眉:“有什么好笑的?”
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两人都是站在咖啡桌前对话。
乔乔很自然的走到咖啡桌前坐下,齐景焕也跟着坐下。
他很好奇乔乔为什么觉得好笑。
“如果我时常迟到,你却有没有耐心,可我们已经结婚了。
你觉得,你会一直容忍我吗?
肯定不会对不对?
那我们就一定会争吵。
争吵的后果可能有很多种。
比如冷战,比如分居,比如…离婚。”
“乔小姐,我觉得你实在是太小看男人了nAd2(
也有一种男人,会把女人迟到的这臭毛病给扳过来。”
乔乔撇嘴:“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那我们要不打个赌?”
“怎么赌?”
“我们结婚,看看到底最后到底是你赢还是我赢。
我相信我自己,就不知道你敢不敢赌。”
“赌就赌,谁怕谁。”乔乔说完,脸色一转。
等一下,他说的是结婚?
我去,这么快?她疯了吧,怎么就答应了呢?
他们才见了一面好吗?
齐景焕拿起自己的咖啡杯微微抿了一口。
这个女孩儿估计没长脑子。
所以,相亲当天,在齐景焕的激将下,两人相亲成功。
第二天,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两人急匆匆的领了证。
乔乔真心觉得,这感觉怪怪哒。
而事实上,她只知道他叫齐景焕,男,36岁而已。
领了证的当天下午,双方父母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也是当天,乔乔才知道感情她嫁了个‘豪门’呢。
齐家在山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齐景焕的外公是全国知名的书法家nAd3(
他的外婆是中英混血,是个山城大学的英语教授,刚巧,她也是乔乔她爸大学时的英语老师,她跟齐景焕的姻缘,与他外婆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他的爷爷是49年以前参军入党的军人,参加过许多战争,现在是个离休老干部,住在山城军休所。
他的奶奶早年是个大家闺秀,文化大革命期间还差点被打成右派,如果不是有他爷爷罩着,估计会遭很多罪。
他的父亲是山城齐华集团的总裁。
他的母亲是山城计生办主任。
而她家呢?她爸是山城大学财经专业的主任。
她妈是山城一中的数学老师。
在别人眼里,她们家算书香门第。
可在齐家看来,她家顶多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家人吧。
她实在不明白,她怎么就跟这样一家人攀上亲了呢?
昨天
tang晚上她还在掏心掏肺的以为自己出门捡到了狗屎。
今天才发现,原来她捡的狗屎里还包着块真金呢。
她这婚结的,太偶然了。
不过偶然之后的惊吓,吃过饭后,他这新婚第一天的老公就得赶高铁回部队去了。
原来他是请假回来相亲的。
只是没成想,他这假请的值,非但相了亲,还把终身大事儿给办了。
他临行前把乔乔带回了他之前早就买的婚房里。
“这里是我们在山城生活时住的房子。
你以后可以住在这里。
也可以跟我去北京。”
“我可不去大北京。
整天活在雾霾天里,我觉得太有压力了。
与其去北京,我还不如留山城呢。
山城空气多好。
你没听人家说呀。
柴静,请到山城深呼吸。”
乔乔围着屋子环视了一圈:“装修的蛮不错的吗,古色古香的呢。”
“我奶奶亲自监工装修的,我也很满意。”
齐景焕也环视了客厅一圈儿,的确,像是进了古代的厅堂里。
“以后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够的你就只管添置。
这是我的工资卡,你拿着花吧。”
齐景焕说着把工资卡放到了她的面前。
乔乔傻了眼:“这就把工资卡给我了?那你花什么?”
“我的存款多的是,你就不用管了。”
乔乔扬眉:“你还贪污?”
“当兵的不干那事儿,别乱说话。”
乔乔倒是哈哈笑了起来,看他认真的,她开玩笑的吗。
他爹那么有钱,他当然有的是钱花。
“这房子好是好,不过我也住不找,因为我还要回南城。”
“你还回南城做什么?”
“我有工作呀,哦,对了,媒人没有跟你说吗?
我可是南城云氏集团财务部副部长呢。”
“你?”齐景焕不信。
“不信呀,哈哈,是真的,我姐妹儿是云氏集团的千金。
我跟着沾了点光。”
齐景焕脸一黑:“在其位谋其职,
如果你做不到,还不如回来去我爸公司混日子。”
乔乔撇嘴忍笑:“不了,我还是现在南城混着吧。
对了,你不是赶高铁吗?快来不及了吧。
我送你吧,刚好,一会儿我也顺路买张高铁票回南城。”
就这么着,夫妻俩吃过饭之后就各自坐上高铁分道扬镳了。
一个往南,一个向北。
“哈哈哈哈。”中午吃饭的时候,听了乔乔的婚史开头,凌筱玥差点笑哭。
“你俩也太搞笑了吧,我差点笑尿了呢。”
“我说姐妹儿,没你这么笑话人的吧。”乔乔白了她一眼。
“我当时是有点冲动了。
不过你看,冲动也不全都是魔鬼对吧。
起码…我还捡着个宝呢。”
“嗯嗯嗯,的确是个宝,不过就不知道他人品怎么样啊。”
“你让你家邵叔叔帮我调查一下。”
“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又不犯法。”
“行,没问题。”凌筱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她其实也怪好奇的。
这个一不小心把她姐妹搞定的男人到底什么样儿呢。
半个月后,乔乔来邵家做客。
她正在房间里抱着三个月大的云朵儿玩儿呢,手机响了。
云朵儿被吓哭,凌筱玥过来接过孩子。
乔乔走到一旁接电话。
见是个陌生号码,她蹙了蹙眉将电话接起。
“喂你好。”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下才出声音:“是我。”
“你是谁呀?”她说完忽的就反应过来:“齐景焕?”
凌筱玥在一旁竖起耳朵,这乔乔,连她老公的电话都没存?
“你没存我手机号?”
乔乔干笑两声:“忘了,我还以为相亲完事儿了就不会再联系了呢。”
“存上,我不希望下次再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语。”
“齐先生,这是礼貌好吗?
我总不能上来就说你不好吧。”
“别贫,你在南城什么地方住?”
“啊?”乔乔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凌筱玥一眼。
“我现在在南城高铁站,你来接我,还是我直接去找你?”
“你来南城了?”乔乔差点就炸了锅。
“很奇怪吗?”——题外话——妞儿们觉得
齐团是来干啥滴捏?
第2章我们要不要早点休息
? “不…不奇怪,你在那儿等我,我…我去接你。”
乔乔挂了电话看向凌筱玥:“江湖救急。”
“明白,你去吧,让小李全城跟着你就可以了,我这两天不用车。”
“姐妹儿,大恩不言谢啊。”
“这几天别来上班了啊,好好陪陪你家老公吧。添”
乔乔白了她一眼:“什么话呢,不过看情况吧啊,你先给我准个假。”
乔乔说完小跑着下楼找到小李屋。
两人赶到高铁站后,乔乔给齐景焕打电话。
电话还没通呢,人群中她一眼就瞧到了站在人群中穿着军装格外扎眼的齐景焕。
她小跑着过去在他肩头轻轻敲了一下:“嗨。”
齐景焕回身,看她上身穿着一件短袖衬衫,外面搭着一件长款的橘红色西装,下身穿着一条OL款短裤,脚上踩着五六公分的高跟鞋。
本来娇小玲珑的小女生,一下子变成了职业女郎。
他扬了扬眉:“你从公司来的?”
“没有啊,今天休息,我去我姐妹儿家里看我干女儿了。
车子在车站外面,走吧。”
“你有车?”
“我姐妹儿家的车,我没有驾驶证。”乔乔很自然的耸了耸肩。
她转身就往外走去,齐景焕扬了扬眉拉着行李箱快步跟上nAd1(
他行李箱不大,所以即便乔乔走的很快,他也能轻易的跟上。
上了车,小李跟他打了招呼。
他礼貌的回应了一声后就一直板着脸坐着。
倒是乔乔跟小李叽叽喳喳的聊凌筱玥家那可爱的小云朵儿聊的欢快的不行。
到了家,小李在楼下待命,乔乔觉得这样不妥,所以先将他打发走了。
南城就这么大,去哪儿打车就是了,也不费劲。
小李离开后,齐景焕环视小区周围:“你就住在这里?”
“是啊。”
“这里不会是你姐妹儿的房子吧。”
“对,这里是我姐妹儿的哥哥留给她的。”
齐景焕蹙眉:“你姐妹儿不是云氏集团总裁的女儿吗?
她哥哥还有这种房子?”
“哎呀,一言难尽吗。”
齐景焕跟她上楼:“你以后我在南城场吗?”
“我工作在这里,当然要在这里场。”
齐景焕脸色变了变,这女人,果然不够聪明。
进了屋里,乔乔道:“行李你随便放吧。”
齐景焕环视房间一圈,乱的不成样子。
茶几上居然还有零食袋nAd2(
“你平常都不打扫为什么的吗。”
“怎么会,打扫,每天都扫。”
乔乔尴尬的嘿嘿笑着连忙开始收拾沙发上的脏衣服。
她将衣服一卷往地上一人,抬脚踢进了沙发底下。
齐景焕无语的扬了扬眉。
“你今天怎么会来南城了啊,是特地来看我的吗?”
“来开个会议。”他说着卷了卷袖子:“有两天时间,别人都住部队里安排的酒店去了。
我想你不是在南城吗,所以就来看看你。”
“这样啊。”乔乔觉得两人共处一室有些尴尬:“你喝什么吗?我去给你准备。”
“不用,我中午没吃饭,你会做饭吗?”
“我…”乔乔不好意思道:“因为就一个人住,我平常不怎么开火。
家里有很多方便面,我给你煮两包方便面吧。”
“我从来不吃那种东西,来的时候我看到马路对面有超市。
你去超市买点菜回来吧。”
乔乔打个响指:“行啊,那你在家等我啊。
我肯定快去快回。”
乔乔把钥匙往桌子上一放,拔腿就往外跑。
可才刚关上门,她就在门外敲门nAd3(
齐景焕走过来打开门,乔乔不好意思的问道:“都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只要不是速冻食品,别的随意。”
“那…我就根据我的喜好买了。”
“可以。”
乔乔转身欢喜的就跳跃着下楼了。
齐景焕摇了摇头,又不是小孩子,一步一步走不是更好吗?
他回身进屋,看着乱哄哄的房间,他将军装外套一脱开始收拾卫生。
先将脏衣服送进洗衣机。
之后收拾垃圾,然后擦地板。
再去整理卧室。
乔乔进了超市,想着做些什么好呢。
她似乎做什么都没有拿手到可以摆上桌面的程度。
不过想了想,家常便饭吗,还是随意点好。
结果随意
tang的结果就是鸡鸭鱼肉菜她全都买了。
她想过了,了不起就是不好吃呗,不好此不吃不就得了吗。
她炖鸡炖的还是不错的吗。
想当初给阿生炖,阿生还表扬她了呢。
她在超市转了将近一个小时。
还顺带给他买了拖鞋,睡衣,洗漱用品。
等她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的时候,她有些后悔了。
买这么多干嘛呀,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
关键是袋子太勒手了。
回到家门口,她抬手敲门。
齐景焕来开门,将东西顺势提进屋里:“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我不是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吗。
去了超市…我去。”
话还没说完,乔乔傻眼儿了。
这还是她住的房子吗,怎么干净的像是走错地方了?
她脸一阵红一阵黑的:“这是…你收拾的?”
“房子里没有鬼吧。”
“啊?”乔乔打了个冷颤:“当然没有。”
“那就是了,没有鬼,肯定就是我收拾的。”
他将东西拎进了厨房。
看她买的这些个东西,他扬了扬眉。
他是真有些饿了,等到吃上这些硬菜估计得两个小时之后了。
乔乔觉得自己做女人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这角色难道不是反过来了吗?
她走进厨房,见齐景焕已经系上围裙准备做菜了。
她嘴角一抽,不能连这个风头都被抢了。
她快速上前将围裙抢下来:“是这样的齐先生,我这厨房吧,你可能招架不了,还是我来吧。”
“你不是很少开火吗?你确定?”
“很少不代表不开呀,你出去坐等着吃吧。”
齐景焕不在犹豫,将围裙交给她转身出去。
乔乔站在厨房里有些犯愁,从哪儿开始呢。
见齐景焕在外面看电视。
她想着,就炖鸡吧。
炖个鸡,炒个西蓝花,蒸个米饭,OK。
傍晚,齐景焕终于坐在了餐桌前。
看着色香还及格的菜,他在心中感叹,这女人总算是有一样儿拿得出手的了。
“你不是饿了吗,快做吧,你喝酒吗?”
“你家里还有酒?”齐景焕扬眉。
“有,我冰箱里别的没有,酒有的是。”
“你还喝酒?”
“我喝…喝什么喝呀,哈哈哈哈,我姐妹儿不是从常来吗。
她喝酒,她可爱喝酒了。”
乔乔在心里拜凌筱玥,筱玥呀,我对不住你啊。
今天先把你推出去,改天再帮你找补回来。
“爱喝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以后最好改掉。”
乔乔心中不屑,又不是十岁的小孩儿,还不让喝酒呢。
见她弯身帮她倒水时裤子往上一抻,露出了一片风光。
齐景焕呛了一下,乔乔回身:“怎么了?不好吃吗?”
“还可以。”齐景焕换了口气:“有点咸。”
乔乔拿起筷子往嘴里夹了一口:“不会呀,我刚刚尝过的。”
“我不爱吃咸。”
乔乔努嘴,还挺挑。
“喝点水吧。”
“乔乔。”
“恩?”乔乔在他对面坐下:“女孩子就该有个女孩子样儿。
以后这种短裤还是少穿的好。
出门太引人注目了。”
乔乔蹙眉,不是吧,这位不是古代穿越来的吧。
见乔乔不说话,齐景焕追问:“我的话你听到了吗?”
“齐先生,你这样…不好吧。”
“怎么?”
“我这是职业装。”
“我是为你好。”
乔乔见他板着脸的样子,好吧,她懒得跟他吵架。
反正他们也很少见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吧。”乔乔爽快答应。
齐景焕心情恢复了不少。
吃过饭后,夜幕也低垂了。
乔乔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
齐景焕打量她片刻,乔乔有些紧张:“又…怎么了吗?”
“今天好像是我们婚后第一次共处一室呢。”
“是啊。”
“今晚,我们要不要早点休息?”
休息?乔乔心想有些紧张。
一男一女住在一起有很多种休息方法,他指的是哪一种啊?——题外话——妞儿们,大家对齐团和大乔还满意吗?满意要点赞哦~~
第3章关灯吧
? 乔乔挠了挠眉心:“可是,我还不困呢。
我早上十点多才起来的。
中午又在我姐妹家睡了一个多小时。”
这是实话。
齐景焕扬眉:“那我陪你出去走走吧。”
乔乔道:“我们要不要下去跑步?戛”
“你确定要跟我一起跑步吗?”
“怎么,你不喜欢啊。”
“没什么喜不喜欢的,拉练的时候,我可以带着我的兵从北京跑到河北。”
我去,“那还是算了吧。
我们出去散散步,活动活动消消食儿就回来睡觉。”
“可以,你先去把衣服换了,海边晚上会凉。”
乔乔痛快的回屋换衣服,她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运动服。
这是想当初她喊着要减肥的时候买的。
本来是要打算每天早起半个小时晨练跑步的。
可是跑了两天后,她就实在是爬不起来了。
所以她就开始劝自己。
早晨雾霾太重了,对身体不好。
那之后,这身儿衣服就开始在柜子里睡大觉了。
两人一起去下楼,正好遇到对门刘老太nAd1(
刘老太看到乔乔跟一个军人一起下楼,那脸上立刻心花怒放啊。
“哟,小乔呀,男朋友来了呀?”
“您好,我是乔乔的丈夫。”
“嗷哟,乔乔,你结婚了的呀。
前几天我们楼下那妹子还说要张罗给你介绍对象呢。
她侄子刚从法国回来,比你大两岁…”
“谢谢,她结婚了。”齐景焕很认真的对刘老太点了点头微笑。
“对对对,我就是说吗,那个不如你好啊小伙子。
当兵的好呀,当兵的保家卫国呢。
就是跟了当兵的太寂寞了。”
乔乔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刘奶奶,你去跳舞啊。”
“是嘞,等你爷爷呢,她也真能磨蹭。
说一会儿就下来,都这半天了,还没见他影子呢。”
“我们去散会子步,咱们回头再聊吧。”
“行嘞行嘞,你们小年轻的快去聊嘞。
正好是谈情说爱的年纪,多好。”
乔乔红着脸拉着齐景焕离开。
齐景焕扬眉:“你跟老太太也能聊上来?还改天聊呢。”
“你可不知道,这位刘奶奶可好着呢nAd2(
我在她对门住的这三年,可没少沾人家便宜呢。
老太太厨艺一绝,见我常年不自己做饭。
她做了好吃的总是会给我送
什么饺子呀排骨呀,反正人就是很热情。
所以我没事儿就买一堆好吃的去她家。
让她做好了我好跟他们老夫妻俩一起吃。
她两个女儿都出国了,现在她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在。”
“恩。”齐景焕点了点头:“那是要好好谢谢人家的。”
两人出了小区,沿着公路往旁边的公园走去。
他们走的很慢,不知怎么的,乔乔今晚心情有些怪怪的。
因为两人不是很熟,所以话题也不是很多。
“那个…齐先生,你明天还要去开会吗?”
“恩,明天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三点坐高铁回京。”
她叹口气。
齐景焕转头看她:“怎么了?”
“没事,你们也真是忙,周六日还得开会呢?”
“特殊时候特殊对待。”
“你们开的什么会呀。”
齐景焕看着她:“部队的事情你不能乱打听nAd3(”
乔乔脸一黑:“我不是你家属吗?”
“家属也不能说。”
乔乔认命:“好吧,我其实就是想找个话题聊聊。”
“刚刚那位奶奶说的对。
做军属就是要忍受寂寞。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跟我去北京随军。”
她很嫌弃的摆了摆手:“齐先生,你还是饶了我吧,我要留在南城深呼吸。”
“我们现在是夫妻,你一直叫我齐先生不合适吧?”
“那别人都怎么叫你?”
“别人?”
“你的朋友啊,战友啊之类的。”
“我的朋友们都叫景焕,老齐,我的兵都叫我齐团。”
“齐团?你是团长啊?”
“对。”
“团长是个多大的官?”乔乔好奇的望着他。
齐景焕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
齐景焕摇头一笑:“你
tang小时候没有下过军棋吗?”
“哈哈,正常人小时候谁下军棋啊。
我们都下小动物的那种,一象二狮三虎四豹五狼六狗七猫八鼠。”
“你确定你说的那个才是正常人下的?
我小时候是下军棋长大的。”
“厄…是吗?”乔乔尴尬了一下:“那个,我忽然想起来,咱们不是一个时代的呀,哈哈哈哈。”
齐景焕脸一黑:“你是在说我老?”
乔乔郁闷,这是事实吧。
“怎么会,你老当益壮。”
齐景焕脸更黑了:“这词儿用在我身上不是褒义词。”
乔乔觉得齐景焕一定是穿越来的。
不然怎么会连正常聊天都这么难呢。
“今晚天气真好,你看,有星星呢。”
她转移话题总可以了吧。
“你是在南城读的书吗?”
“恩,考大学的时候,我爸让我年山城大学。
可是因为我爸在山城大学做教授。
我总觉得给我爸做学生的话会被人歧视。
所以,我就从全国搜罗了一下信息。
结果就发现南大很适合我的要求。
一本,临海,城市美。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报了这里。”
“你就这么确定你考的上?”
“你小看我了,我学习成绩很好的。”乔乔斜眼:“你不会不知道我是研究生毕业吧。
我的研究生可是保送的呢。”
她从来不拿这事儿炫耀。
之所以在齐景焕面前拽拽的这么说。
只是为了找到点自信而已。
“对了,扯远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团长是多大的官呢。”
“不算大,军师团营连排,我是一级一级按照年限升上来的,前年提了正团。”
乔乔扒拉着手指头:“哦,那是中上等了呢。”
齐景焕第一次听说部队里的职别用中上等来表达的。
看来她真的对部队的事儿一窍不通呢。
不过这样也好。
多少女孩儿为了能有个北京户口,想尽办法找军官嫁军官随军转户口。
她倒好,怎么劝都不肯去北京。
真是难得的怪胎。
两人走出去足有两里路,乔乔觉得有些疲惫。
“不想走了,要不回去吧。”
齐景焕也不勉强,跟她一起往家里走。
回去的路上,两人相对安静了许多。
乔乔看了看时间,八点半了。
她打开电视看电视,齐景焕道:“谁先洗澡?”
乔乔想了想举手:“我先。”
晚上两人在一起睡实在是太尴尬了。
索性她先洗了她先装睡就好了吗。
反正明天他就滚蛋了。
没啥大不了啦。
这么一想,她连忙小跑着进了洗手间。
齐景焕转身去收拾行李箱里的东西。
行李箱都没拉开,乔乔又跑了出来。
齐景焕回身看她:“怎么了?”
“我忘记拿衣服了。”
她回房间去拿睡衣,还特地拿了一身带裤子的睡衣。
洗完澡,乔乔便进了主卧。
“一会儿你就睡这间吧,这里面的床单被罩都是干净的。”
“你睡哪里?”
“我睡这间啊。”乔乔站在房门口。
齐景焕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浴室。
乔乔关了卧室的门正侧身躺在床上玩儿手机。
齐景焕推门走了进来吓了乔乔一跳。
乔乔问道:“还有事儿?”
齐景焕坦然:“没事啊。”
“啊?”
齐景焕自然的走到床边坐下:“我们已经领证儿,是夫妻。”
乔乔盯着齐景焕的脸打量着,这是要准备耍不要脸的节奏不?
“可我们还没举办婚礼呢。”
“放心吧,婚礼会举办的,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合法了。
夫妻同床共枕不犯法。”
他拉上被子看她:“你是看会儿手机还是现在就睡?”
“我…”
“晚上看手机对身体不好,还是睡吧。”
他说完将她的手机从她手里抽出来放到了桌上。
接着,他很自然的侧身压住了她。
乔乔屏住呼吸盯着他,真要耍不要脸啊。
她要不要拒绝一下?
齐景焕搂着她问道:“我们是开灯做,还是关灯做?”
第4章明明就是不好意思了
? 拒绝一下?关灯?开灯?
她犹豫了一下:“关灯吧。”
这种时候如果拒绝的话,显得太矫情了。
她觉得齐景焕说的对。
他们虽然还没办事儿,可他们是合法夫妻了戛。
比起那些没结婚就乱来的,他们是知法守法好公民呢。
所以,她话音一落,齐景焕就真的关了灯窒。
窗帘早就关上了,灯一熄,房间里黑咕隆咚的。
齐景焕的吻落下,她紧张到不行。
不过,男女之间那些事儿吗,有一个主导的,自然水到渠成。
尤其对方还是个成熟老男人。
从头到尾,尽管疼,可乔乔一声痛没喊。
撕心裂肺倒不至于,不够跟扯掉块皮似的,的确不舒服。
事后,齐景焕开灯,乔乔蹭的将自己埋进了被窝里。
齐景焕拉开被窝看着床单上的印记。
他就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感情…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他扬唇一笑,真是千年难遇的事儿让他给赶上了。
这年头儿,还真能找到这样的女孩儿呢。
齐景焕帮她扯她身上的被子:“出来,这样喘不过气nAd1(”
“不出去,齐景焕,你怎么忽然开灯呀,黑咕隆咚的一开灯多晃眼呀。”
齐景焕忍笑,明明就是不好意思了。
“那要不我关灯?”
“恩,关灯,快关灯。”乔乔连声道。
齐景焕笑着将灯关上:“关了,出来吧。”
乔乔掀开个缝,见灯真关了。
她痛快的从被窝里钻出来深呼吸一口翻个身背对着他打算睡觉。
“你不去洗洗吗?”
乔乔纳闷:“洗?不是洗过了吗?”
“做过那种事儿还是洗洗的好。”
乔乔心想,要去洗的话还要开灯。
两人刚刚做完那种事儿,开灯后看见对方的脸多丢人呀。
算了吧。
“不洗了,困了,快休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