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51部分

没组织没纪律了。
一会儿找到她,他得好好给她上一课。
他往路南边走边找。
几个女孩子爱逛的小店他都进去看了一眼。
走到路口他有折了回来往路北走去。
乔乔一个人坐在烤肉店靠窗的位置,看着齐景焕来来回回的跑着。
那样子似乎是在找她。
切,让他找去吧。
谁让他刚刚那么忽视她的。
她必须得让他知道,老娘也是有脾气的。
别以为跟他来了北京随了军,她就成小白兔了。
大灰狼搁哪儿都是狼,哼。
她懒得搭理他,自己吃着热乎乎的烤肉,欣赏着大北京的帅哥。
北京似乎是有些不一样,可是哪儿不一样她又真的说不出来。
帅哥反正是到处都有的,看看店里,吃烤肉的就好几个。
她的眼睛都快要忙活不过来了。
直到感觉玻璃窗外的阴影,她转头看去,才看到了一脸黑的站在窗外看着他的齐景焕。
乔乔对他呲牙一笑招了招手。
齐景焕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站在她面前。
“我到处找你,你怎么在这里。”
乔乔扬眉:“我怎么会知道你在到处找我。
我们出来吃烤肉,我不来烤肉店还能去哪儿?
找人也不动动脑子。”
她说着将烤架上的肉夹到了碗里,沾了调料后包进了生菜叶里,一口吞进了嘴里。
“你站着干嘛,不坐下吃吗?”乔乔跟没事儿人似的嘴里塞得满满的呜呜噜噜的说着。
齐景焕看着她无辜的样子,气愤的坐下。
“说好了一起出来吃饭,你怎么能先走呢?”
“你跟你战友不是有话要说吗。
看你那战友看你的时候神秘兮兮的。
好像我在她的话就说不出口似的。
我可是个有眼力界的人呢。
怪冷怪冷的,我也不想在外面冻冰棍。”
乔乔给他包了一块肉递到他嘴边:“来齐团长,张嘴,啊。”
齐景焕别过头:“你吃吧,我自己弄。”
“哎呀,张嘴嘛,快点儿。”
齐景焕抬手去接,可乔乔却不依不饶,坚持喂他。
他张开嘴将生菜包肉吃下。
乔乔笑道:“恩,这还差不多。
刚刚你那女战友长的挺漂亮的呀。
没想到你们部队里不光男的长的帅,女的也不含糊呢。”
“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齐景焕没有跟她讨论林惠的事情。
“你这是打算未老先衰吗?
我没带手机呀,跟我老公一起出门,我还需要什么手机呢。”
乔乔说着将一块肉塞进了自己嘴里。
齐景焕帮她烤,她负责吃。
也怪,今天她看到肉居然不会觉得恶心呢。
真是难得。
“服务员,再来一盘五花肉。”乔乔说着又点了一盘子。
“你吃这么多行吗?别吃难受了。”
齐景焕好几天没有看到她吃东西这么有胃口了。
“难得喜欢,多吃
说不定哪天这个孩子又开始折磨我了。
人生嘛,就得能吃肉时就多吃,这才自在呢。”
齐景焕吃的并不多,不过乔乔却吃的很爽。
吃饱了齐景焕去结账,两人一起晃悠着离开了店里。
出了烤肉店,乔乔摸着自己的肚子觉得很是满足。
走路的时候,她故意跟他中间保持了很大的距离。
齐景焕看着她觉得她有些奇怪。
他故意往她身边凑了凑,结果她竟然自动的与他闪开了些间距。
齐景焕扬眉:“怎么不黏在我身上了?
不是喜欢挽着我的手臂走吗?”
“跟齐团一起走路的时候,中间还是闪开两个人的距离比较好。
为了你着想,省得你丢人。”
乔乔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齐景焕心里却颇不是滋味。
这个丫头就爱跟他倒着干是吗?
两人过马路的时候,乔乔总是晃着怕被车碰到。
他顺手拉住她的手,带着她过了马路。
一走到部队大门口,乔乔立刻把手抽出去。
经过战士岗哨,乔乔特地回头看了两眼。
“诶,你们部队的小伙子怎么个个都长的这么标致。”
齐景焕斜她:“乔乔,你老公是谁?”
乔乔眉心一扬笑道:“你呀,齐景焕团长。”
“恩,记住了,以后出门没事儿的时候少看别的男人。
我嫌你丢人,听到了吗?”
“你的脸面这么重要,还跟人家女战友大街中央打情骂俏的啊。”
乔乔不冷不热的回他。
“我什么时候跟人打情骂俏了,你别乱栽赃。”
乔乔看着他往大门内侧北边花坛的方向努了努嘴:“诶,那不是刚刚你那女战友吗?
瞅瞅,怎么搁那儿伤心的哭着呢,你欺负人家啦?”
第16章乔乔生气了
? 齐景焕转头,果然就看到林惠站在他让她冷静的地方抹眼泪。
这都半个小时了,她一直在这里?
齐景焕蹙眉,拉着乔乔的手腕就往家的方向走。
林惠看到了两人,她倔强的别过身不去看她们。
乔乔虽然是个爱得瑟的人,可也很有同情心。
“齐团,你怎么把人欺负成那样儿了。瓯”
“乔乔,你不说话的时候有人把你当哑巴了吗?”
齐景焕转头看她。
乔乔翻白眼:“是没把我当哑巴,把我当空气了。”
齐景焕在原地站定:“你先一个人回家,记得回家的路吧?”
乔乔大概猜到他要干嘛了:“记得,你就去怜香惜玉吧,我先走了。
我一个人在家肯定乖乖的,你别担心我。”
她说完撇嘴高傲的扬头走了。
看着她这样儿,他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怎么感觉他的小妻子生气了呢?
算了,还是先把林惠搞定吧。
他转身走到林惠身边,林惠哼的一声,还不理他了。
齐景焕双手抄在口袋中,与林惠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林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诚心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是不是?”
“我哪有nAd1(”林惠眼睛都哭红了,转头看他。
“刚刚我们在大门口聊天,警卫看到了,站岗的战士们也看到了。
我们聊完天你就跟这儿哭。
这事儿传出去,别人会以为我齐景焕欺负了你。
林惠,我知道你这孩子一直都挺有心机的。
可你别忘了,我是你的领导,你最好别给我带这样的脸儿。
刚刚我爱人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
你要再这样,趁早给我从这大院儿里调走。
咱们彼此都眼不见心不烦。”
“齐景焕。”林惠也豁出去了,瞪眼看向他。
“你这人怎么这么绝情啊。
你莫名其妙的就结婚了,还跟那么一个不着边幅的女人。
我心里难受,哭哭怎么了。
难不成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林惠说着哭的更大声了。
齐景焕蹙眉呵斥道:“想哭回你自己的房间里哭去。
在这儿跟我带什么脸子。
林惠我告诉你,别以为别人惯着你,全世界就都得惯着你。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不跟我爱人结婚。
我也绝对不会娶你这样的女孩儿,听懂了吗?”
“我哪样儿了?”
“不懂事儿,天天自以为是骄傲自大nAd2(
合着满世界的人都欠你的是不是?”
林惠咬唇流着眼泪看向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她一跺脚转身哭着往连队的方向跑去。
齐景焕冷哼一声,不管别人的目光就往家属院走去。
刚刚乔乔应该是生气了吧。
恩,应该是的。
他转身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有了乔乔在,他在北京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呀。
呵呵,想来这种感觉也是不错的。
乔乔的确是生气了。
她忽然有些后悔来北京了。
不来北京的时候,她就是个跟老公两地分居的人。
可是来了北京,看着自己优秀的老公被别人惦记着。
偏偏自己跟他不够相爱,也没有立场指责他。
这种滋味儿,就像是有屁放不出来一般,憋的难受。
最最气人的就是那个齐景焕了。
他居然都懒得在他的女战友面前介绍她。
什么意思啊,能把她介绍给已婚的廖大姐,却不能让那些未婚的小女战友知道他已婚是吗?
过分不过分,啊?
乔乔本来不是个记路的人,可是刚刚出去的时候她很刻意的记路了nAd3(
所以这会儿才能顺利的摸到家门口。
可是…妈蛋的,齐景焕让她回家却不给钥匙,也太过分了吧。
乔乔不爽的倚靠在门口等他回来,脸上还挂着几分不爽。
对面的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穿着西装,身高180左右,身材匀称的男人提着垃圾袋从屋里出来。
看到乔乔他愣了一下。
乔乔连忙礼貌的跟对方抿唇笑了笑:“你好。”
“你是…齐团长的家属乔乔吧。”
乔乔点头笑:“恩,我是乔乔,您是孟团长吧。”
“我是副团,刚刚我家属还在屋里跟我提起你呢。
你怎么在门口站着呀,齐团呢?”
“我们
tang俩刚一起吃完饭回来。
他在大门口有点事儿我就先回来了,结果…”
她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钥匙孔。
“啊,没带钥匙,那你别在这儿等着了,快进屋去吧。
在我家等着也是一样的。
廖诗,快,齐团长夫人来了,倒茶。
乔乔,我先去到垃圾啊,一会儿上来。”
廖诗正在客厅里陪孩子玩儿,听到动静,她小跑着出来。
“哟,乔乔呀,刚刚我就听老廖在门口跟人聊天吗。
我还以为是谁路过呢。
快进来进来。”
廖诗热情的把她给请进了门,连鞋都没让换,就拉着她进了客厅。
客厅里的小男孩儿站起身:“阿姨好。”
乔乔对小男孩儿招了招手:“你好宝贝,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远航,孟远航。”
“远航啊,你好哦,我就住对门,很闲,以后有时间去我家玩儿好不好。”
远航转头看向廖诗,廖诗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不答应乔乔阿姨呀。
刚刚你不还说要去串门子的吗。”
“好。”
乔乔看着满屋子玩具乱七八糟的堆放的到处都是,她笑道:“玩具之家呀。”
“嗨,这年头哪个孩子不是一家的玩具呀。
你看看,乱七八糟的,七八岁的男孩儿都皮的没边没捞儿的。
我们老家都是男孩七八岁,野狗不待见。
我现在也是看着他就头疼。”
“男孩儿还是顽皮一点好吗。”乔乔笑着道。
“乔乔,你坐着,我给你倒杯茶去啊。”
乔乔连忙拉住廖诗:“廖姐,你别忙了,刚刚我吃饭的时候喝了一肚子水。”
“哎呀别呀,我家可有从老家带来的好茶呢。
我妈自己掐的自己炒的,没有打农药的,干净着呢。”
“不是…”乔乔呵呵笑了两声:“我怀孕了,不能喝茶。”
“哇塞,齐团长这么准称啊,你们这是奉子成婚吗?”
“不是。”乔乔连连摆手:“我们早就领证儿了,只是还没有办事儿而已。”
廖诗笑道:“我说吗,齐团长也不是那样的人。”
两人在屋里聊的热闹,没多会儿,孟江丢完垃圾也上楼来了。
三人一起聊天,倒是天南地北挺能说到一起的。
齐团长走到半路的时候想起乔乔手里没有钥匙。
他跑步回家,却发现乔乔不在家门口等他。
他心里烦躁,这个不省心的小女人,这是又去哪儿了呢。
他下楼去旁边操场上找了一圈儿,没有。
接着他又去左边食堂那条街上跑了一圈儿也没有。
这女人不会是一气之下跑了吧。
不能呀,她没带钱。
这么一想,齐景焕转身上了楼。
乔乔是个聪明人,她还怀着孕呢,不会委屈自己的。
他走到家门口用钥匙开门。
可却听到对门传来哈哈哈的笑声。
听声音里似乎还有乔乔的音色成分。
他脸色不佳,感情他在外面心急火燎的找她。
她却悠哉的去对门聊天儿去了。
第一天来就串门子,这个女人怎么想的。
他走到对门抬手按门铃。
远航那个小家伙来开了门:“齐叔叔好。”
“哎,远航,你乔乔阿姨是不是在这里呀。”
“对呀,齐叔叔,你家乔乔阿姨真好玩儿,你把她让给我呗。”
“让给你?”
“是啊,你看,乔乔阿姨来我家玩了这么久,我爸妈都没有吵架呢。
我想让乔乔阿姨一直住我家,行吗?”
齐景焕黑着脸,这个女人,连小孩儿都不放过是吧。
“那可不行,你乔乔阿姨是我媳妇儿,得跟我一起住呀。”
他揉了揉孟远航的头迈步走了进去。
看道齐景焕,孟江笑道:“齐团你这是去哪儿了,让乔乔等你这么半天。”
廖诗起身给齐景焕让座:“来来来,齐团,坐吗。”
“今天不坐了,我跟乔乔还有好多东西没有整理呢。
改天过来,廖诗你得给我们露一手啊。”
“行啊没问题。”
齐景焕看向乔乔:“乔乔,咱们回家吧?”
乔乔扬眉上下打量齐景焕,她是跟他回去呢,还是解解气收拾他一顿呢?
第17章原来是在等我的早安吻。
? “乔乔。”齐景焕蹙眉看着盯着她的乔乔:“晃什么神儿呢,走啊,回家去了。”
乔乔抿唇一笑站起身:“孟团长,廖姐,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改天咱们再一起坐吧。”
“行,反正就住对门儿,近着呢。
以后没事儿来找我玩儿啊。纺”
廖诗拉着远航的手和孟江一起把他们送到门口。
看着两人进了家门瓯。
乔乔一进屋就开始解围巾。
齐景焕瞅着她:“刚刚我叫你回家你怎么不动。”
“你不说了吗,我晃神儿呢。”
“没那么简单吧。”齐景焕走到她身边:“生气了?”
“我生的哪门子气呀。”乔乔白了他一眼:“你不是有行李要收拾吗,收拾去吧。”
乔乔身子一旋坐在了沙发上。
她没闹他并不是因为气消了。
相反的,她是打算冷处理。
之前妈妈一直都提醒她,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动物,在外面一定要给足他们面子才行。
这话她一直记着呢。
“你倒是挺厉害呢,没带钥匙还知道去对门躲躲。
我刚刚怕你走了,居然还到处跑着找你nAd1(”
“找我了啊。”乔乔扬眉:“我还以为你跟你的女战友你侬我侬的聊到现在呢。”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什么你侬我侬。
你也说了,我们是战友,别把我们关系想的太复杂。
我知道我爱人叫乔乔。”
“是吗?”乔乔看都不看他一眼:“你知道,但你战友知道吗?
我看她好像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吗。”
“她知道。”
乔乔撇嘴,鬼才信他呢。
她就不信他当着她的面儿不介绍她,她离开他反倒介绍了?
谁爱信谁信,反正她不信。
见乔乔不愿意搭理他,他走到她身边坐下:“乔乔,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生气了?”
乔乔身子往旁边移了移跟他保持距离。
齐景焕屁股一挪再次来到她身边。
乔乔移到单人沙发上坐下,淡定的看着电视。
齐景焕扬眉,不依不饶的坐到沙发背上。
这下乔乔直接抬起屁股走进了卧室:“不早了,我先睡去了。”
齐景焕笑,果然生气了。
不过这个女人生气的时候不说不道的,这样子也怪吓人的呢。
乔乔进了卧室直接翻身躺下nAd2(
齐景焕打开笔记本电脑跟进卧室。
“乔乔,你听说过没,人呢,生闷气的时候会在身体内产生大量的毒气。
这些毒气几分钟就能毒死一只小白鼠。”
乔乔蹭的坐起来:“齐景焕。”
她怒吼一声,齐景焕扬眉看着她笑:“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我要睡觉,你给我滚出去。”
“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卧室。”
齐景焕将电脑关了掀开被窝上床。
他靠近乔乔躺下,伸手抱住了她。
“你还抱我?走开点,我现在看见你就烦。”
齐景焕点头:“恩,果然,孕妇都是暴脾气。”
“谁暴脾气了,出门的时候我拉你的手你都先丢人。
现在我也不让你碰我。”
乔乔狠劲儿的拍他的手。
“谁说我是抱你了,自作多情的,我抱我家孩子呢。”
齐景焕将她的双手也禁锢住,不让她乱动。
乔乔蹭的坐起身:“齐景焕你是不是有病。”
“乔乔,你可以生气,但是不要做人身攻击。
我不喜欢跟人吵架nAd3(”
“那你就不要做让人讨厌的事情。”乔乔掀开被子下床回身掐腰看向她。
“我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来北京。
我在南城生活的好好的,你说让我随军。
好吗,我来跟你随军。
可你居然连在你女战友面前介绍我的想法都没有。
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告诉你齐景焕,我是生气了。
我明天就去买票回南城。”
齐景焕正色的看向她。
“谁说我没有介绍你的。”
“你没有当着我的面儿介绍,就是没有介绍。”
“你这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吗。”
齐景焕扬眉:“你在南城的时候跟前男友吃饭,碰面,我没说什么吧。
你说你是什么杰伦老婆的时候我没怎么样吧。
你说我不过跟战友正常的说个话,你怎么就生气了?
tang乔乔,你爱上了我?”
“呸。”乔乔坐下翻身重新回到被窝里:“还说不跟我吵架。
我说一句,你有一百句等着我呢。
齐景焕,你就是个心口不一的坏蛋,哼。”
齐景焕抿唇一笑:“告诉你啊,生气容易让女人变老。
你明天想先去哪里玩儿?”
乔乔想了想:“先去爬长城。”
说完她有些后悔了,她不是在跟他闹别扭吗?
她这样会不会显得太没有立场了?
哎,算了,他不过也就跟战友说句话吗,又不是被捉奸在床。
何必生气嘞。
齐景焕一晚上都坚持抱着她睡。
反正他们合法的吗,抱就抱吗,懒得跟他生气。
第二天,齐景焕一早就听到了隔壁部队大院里的起床号声。
他准点起床,乔乔则是一听到号声就把头蒙了起来。
齐景焕拍了拍她肩膀:“我出去跑步,你先睡会儿?”
“齐团,别吵我。”乔乔把头又往被窝里缩了缩。
看到她这样子,齐景焕摇头笑了笑出门。
出了门正好孟江也从屋里出来。
看到齐景焕休假还这么早出来了,他撇嘴上前笑道:“哟,齐团,这么好的日子不搂着媳妇儿赖会儿觉,怎么还跑出来了。”
齐景焕白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你呀。”
“我去,别说的好像你是清纯帝一样行吗?
不搂着媳妇儿,你家孩子怎么出来的?”
“滚。”齐景焕白他,下楼。
孟江也嘻嘻哈哈的跟了上来。
“不过说真的,你媳妇儿真心漂亮呀。
都是从老家找的老婆。
我家那位比你家那位差了一大截呀。”
齐景焕扬眉:“我可不是看她漂亮才选中她的。”
“是吗?她还有什么优点,说来听听。”
齐景焕斜他:“我老婆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那么上心干什么?”
“我去,齐团,天地良心,咱俩多少年的好哥们了。
一直以来都是你八卦我,我好不容易看着你结婚了能八八你的卦了。
你怎么还疑神疑鬼的呢。
难不成你是天生的护妻狂魔啊?”
齐景焕扬唇一笑:“那你是想太多。”
“那你倒是说说,你家老婆还有什么优点呀。
我就看出来她长的漂亮了。”
“行了行了,一边儿去,我去跑步,你去不去?”
“今天我值班,你自己去吧,不陪你了。”
两人来到楼洞外,齐景焕往右去跑步,孟江往左去连队了。
跑了一圈儿来到食堂门口,他拿着饭卡进去打了早餐。
回到家乔乔还在睡,齐景焕将早餐盛出来后来到床边拉开被子。
“乔乔,起床了。”
乔乔一翻身眯起一直眼睛看他:“几点了。”
她声音有些哑。
“七点四十。”
“哼哼哼…齐景焕,你真烦人,人家好不容易没工作了想睡个懒觉。
你怎么能这么早就把人叫起来呢。
我不起来,死都不起来。”
齐景焕在床边坐下:“不是说要去爬长城吗。
起太晚还怎么爬?
乖,起来啦。”
齐景焕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乔乔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身子一歪直接枕在了他的怀里。
“我不想起床。”
乔乔枕在他腿上:“要不今天我睡一天的觉,明天再去爬长城吧。”
“做事要说到做到,怎么能一拖再拖呢。
不可以,来,乖,起床。”
齐景焕硬是将她拽了起来:“因为我也没有去爬过长城,所以我从部队里借了个小孩儿陪我们一起去。
一会儿人家到了你还睡着,那像是什么样子呢。”
他说着将外套给乔乔批到了身上:“去洗漱,洗漱回来咱们吃早饭。
我从我们食堂打的早饭,你也尝尝部队里的饭菜。”
一听有早饭,乔乔立刻来了精神。
她本来枕在齐景焕的大腿上。
这身子往上一起,而齐景焕正垂头哄她起床。
他垂着头,她仰着头,就这么着,她的唇直接贴到了他的唇上。
那一刻,她真心觉得说不出来的尴尬啊。
她重新弹回到他大腿上。
齐景焕扬眉一笑:“哦,原来是在等我的早安吻。”
第18章发福利给你,舔屏吧

“谁说的,我什么时候等你的早安吻了。
刚刚那是个意外,意外懂吗?
意思就是我不小心碰到你的。”
她侧身有些不灵敏的坐起:“齐景焕,你真无聊。”
齐景焕见她磨磨蹭蹭的进了洗手间。
他在床上抿唇一笑走到餐桌边坐下看着报纸等她魍。
他有看报纸和看书的习惯,对于他来说。
此刻这种惬意的早餐时间是最好的阅报时间。
平常都是在部队里吃饭,所以要一板一眼的,难得这么自在。
乔乔从洗手间洗漱出来。
见他没吃饭,她走到他对面坐下:“你怎么不吃啊。”
“等你呢。”
“饭都摆好了你等我干嘛呀。”
“夫妻吗,就要一起吃一起喝。
结婚不就是为了有个伴儿吗。
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做,还算什么夫妻。”
乔乔撇嘴:“倒会说。”
“你放心,我做的比说的好。”齐景焕给了她一个玉米面窝窝头。
他自己吃油条。
饭吃到一半齐景焕手机响了nAd1(
她只听齐景焕说,“你们在楼下稍等一会儿吧,我们马上下来。”
齐景焕挂了电话道:“我们连队的孩子来了,我们赶紧吃,吃完下去。”
“好。”
吃过饭,乔乔进房间换衣服,两人一起下楼。
连队来的小伙子是昨天接站的高个子。
他先跟齐景焕问好,后来又对乔乔道:“嫂子好。”
“你好,我叫乔乔,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嫂子,我叫路小宝,叫我小路和小宝都行。”
“叫小宝吧,”乔乔笑着上车,自作主张了一下。
车上,乔乔嘲笑齐景焕来北京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居然没有去爬过长城。
她来的第二天就去了,这就是差距。
齐景焕白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
前面路小宝笑道:“嫂子,我们队长这就是专门等着你来呢。
这么多年,他可把你给等到了。”
乔乔往前凑了凑:“小宝,你嘴挺甜呀,有女朋友了没?”
“还没呢嫂子,你身边儿要是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呗。”
“什么条件呀?”
“最好是有北京户口,这年头,没有北京户口在北京生活太难了nAd2(”
乔乔笑:“你倒实诚,不过你得且等着了。
我认识的北京人还没有你认识的多。”
齐景焕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不说也不笑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倒是乔乔,这一路跟路小宝聊的甚欢。
正好赶上路上大堵车,乔乔借题发挥道:“大背景的交通路况真是堪忧呀。”
终于,齐景焕开口了:“你不用这么忧国思民的,百姓指望不上你。”
乔乔白他一眼:“百姓倒能指上你呢,结果你不也啥都没做吗,切。”
“我是保家卫国的,不负责整理交通。”
见这小两口聊起来了,路小宝立刻识相的闭嘴了。
到了长城根儿下,齐景焕将钱包交给路小宝,让他去买票。
乔乔望着长城各种激动。
“果然是中国最起范儿的建筑,是不是啊齐团。”
齐景焕看了她一眼,她真是各种形容词都有。
他也真是无语了。
“诶你怎么在家里跟在外面永远两副面孔啊。
装什么高冷男神啊,你倒是说句话吗。”
“我跟你说什么呀,恩,这建筑真起范儿?”
“齐景焕,真烦你这装叉没头儿的样儿nAd3(
算了算了,我自己欣赏去,懒得搭理你。”
小路买来票,三人一起上长城,一开始,乔乔还是冲着爬长城去的。
可到了后半截,乔乔改成了赏美男。
主要是爬长城的外国人太多了。
对于乔乔来说,有帅哥可看简直就是天堂的。
“诶,齐景焕,看到没,男人要是不长成这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帅。”
她偷偷指着一个外国小伙子窃窃私语。
齐景焕白了她一眼,咬牙切齿:“乔乔,你真的够了啊。”
“看,比不过人家帅,羡慕嫉妒恨了吧。”
乔乔说着拍了拍齐景焕的肩膀:“其实你也不用这样儿。
这年头儿,不是谁都能按照那种格调儿长的。
就你这模样的,那些定力不足的小少女的血槽也会被你清空的。
帅,没边儿了,你说是不是小宝。”
“嫂子说的对,我们队长可是我们部队上最帅的呢。
我作为男人都承认。”
“行了,你俩别跟这儿给我唱双簧,差不多我们就往回返吧。”
“别呀。”乔乔拉住他:“不说有什么好汉碑吗。
不到长城非好汉。”
“你本来也不是好汉。”
“你看你这矫情劲儿的,我就那么个意思。
我就算是女汉子,也得爬上去呀。”
“嫂子,好汉碑好像早就不是过去的好汉碑了。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爬了半天也没找见。
前面有个地方挡上了,过不去了。
咱们爬了一个多小时,再下山还要一个多小时呢。
队长是怕你怀孕了,走这么多路受不了。”
路小宝这样一说,乔乔还真的觉得有些累了呢。
乔乔努努嘴:“那好吧,咱们往回走吧。”
虽然没有看到好汉碑有几分失望,不过她也算是到过长城了。
她随手用手机自拍了几张照片发给凌筱玥。
配字:“老娘也算是好汉了,以后喊我哥,发福利给你,舔屏吧。”
齐景焕站在一旁看她发的文字忍不住蹙眉。
这女人,简直了。
乔乔发送完毕斜了他一眼:“干嘛偷看我*。”
“就你还*呢。”
“当然啦,这万一是我给我相好儿的发的。
那你不就是看我*吗。”
齐景焕瞪她:“这要是给你相好儿的发的,我就把你从这儿丢下去喂狗算了。”
“哟,人民军人就这么欺负老百姓呀。”
齐景焕伸手捂住她的嘴:“行了行了,闭上嘴巴,赶紧走吧。”
身后路小宝一直垂头偷笑。
队长这是哪儿找了这么个活宝。
下长城的时候还真就被路小宝说准了。
她真的没劲儿了。
见她越走越慢,齐景焕来到她身边扶着她。
“怎么了,是不是走不动了?”
“齐团,我肚子不舒服。”
齐景焕立刻紧张了几分:“哪个位置。”
乔乔随意的对着肚子指了一下:“我可能是累着了,咱们要不休息一会儿啊。”
齐景焕抬眼四下看去,路小宝道:“队长,咱们已经从缆车口儿错过来很远了。
从这里也快道长城脚下了,怎么办?”
齐景焕索性在乔乔面前蹲下身。
乔乔愣了一下:“你这是…”
“上来吧,我背你。”
乔乔咬唇,这路一截儿一截儿斜坡的,多难走呀。
她刚刚说不舒服只是咋呼他的,真要他背,她可不敢。
“队长,要不我来背嫂子吧,这路不好走。”
“我还没老到那种程度,你在后面照应着点就行。”
“是。”
“快上来吧乔乔,别耽误事儿。”
“其…其实我肚子也没那么难受,我就是有些累,想要休息会儿。”
齐景焕回头瞪她:“行啊,骗人都学会了,你是不是想挨罚。”
乔乔身后的路小宝吓出了一身冷汗。
队长罚人的时候都是当畜生罚的,不知道对嫂子他要采取什么措施。
乔乔嘟嘴:“你这人怎么这样儿啊,我肚子疼你要背我。
我肚子不疼了,你反倒要罚我。
怎么着,你是巴望着我肚子不疼是吗?”
齐景焕瞪她:“你这什么逻辑,别跟我这儿强词夺理。
你骗人对吗。”
“谁骗你了,我就是测验一下你对我是不是够关心。
切,看看,测出来了吧,就知道欺负我。”
她说着站起身一把将齐景焕扒拉开就往下走。
这个地方斜坡真心很大,她一步不稳差点摔了。
幸得齐景焕从身后拉住了她。
乔乔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半天一动也没敢动。
这要是真的摔一下,她可还怎么活呀。
“乔乔,有事儿没?”齐景焕一旋身来到她身前。
乔乔瘪嘴:“吓死我了。”
“别怕,没事儿,刚刚你没摔着,我扯着你了。”
“上来的时候没觉得这坡这么陡啊…是我眼神儿不好吗?
我怎么不敢往下走了。”
齐景焕再次在她身前蹲下:“上来,我背你。”
“可是…这路不好走。”
“比这难走的路我都走过,上来吧,不会摔着你的。”
乔乔咬唇,犹豫片刻后真的就爬上了他的背。
他的背好宽厚,好结实,好有安全感。
真想就这么依靠一辈子啊。
---题外话---我人生中第一次去爬长城,见面礼就是摔了个大马哈,鞋子都摔掉了,惨痛经历啊,你们有过吗?
第19章三个月之后是可以的

因为乔乔在他身上,这一路齐景焕走的格外的小心翼翼。
本来十几分钟就能下去的路,他稳稳的走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跟在后面的路小宝都觉得累了。
可齐景焕连喘都没喘一下。
终于平安下了长城,乔乔觉得自己可能会少活十年魍。
自己吓自己吓的。
上了车,路小宝开着回市里,乔乔怎在齐景焕的肩头呼呼大睡。
到了家,齐景焕没忍心叫醒她,直接把她抱上了楼檎。
路小宝上楼帮忙开门。
见队长把乔乔抱进了卧室后,他识相的自己离开了。
他还从没有见过队长这么温柔的一面儿呢。
回了连队,他夸张的将齐团长的爱妻举动大肆渲染了一番。
齐团长的爱妻美名一炮打响。
当然,这都是后话。
乔乔睡的其实并不沉,齐景焕抱她下车的时候她就醒了。
只是想来他背她下长城都是小菜。
上楼就更没问题了。
她也实在是懒得动了,索性就装睡吗。
是哪个有名的人说的来着,女人适当的软弱是对男人的肯定nAd1(
对了,是乔乔这位名人说的。
他将她放到床上后没多会,她一翻身就呼呼大睡去了。
齐景焕去客厅里倒腾了一会儿后就下楼去了。
乔乔睁开眼往外看了看,也不知道齐景焕干嘛去了。
看了看时间,四点多了,她直接侧身继续睡了一觉。
她一觉醒来,齐景焕早就已经回来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床边放着她的拖鞋,她心里一暖,是齐景焕准备好的吧。
她穿上拖鞋出了卧室,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
乔乔走到厨房门口看着那个男人,心里更加温暖了。
齐景焕回头看她:“醒了?”
乔乔抿唇,抱怀瞅着他:“齐景焕。”
“说。”
“有的时候看你,真的蛮帅。”
齐景焕放下菜刀转身看她:“只是有的时候吗?”
乔乔撇嘴,瞅,她家齐团就这德性。
在外面的时候人五人六的,回来之后不三不四的。
“怎么不说话。”
她迈步走进厨房,齐景焕看着她。
她一把将齐景焕的身子扳过:“继续做你的饭吧,真是不敢表扬你了nAd2(”
齐景焕哈哈一笑,拿起菜刀继续切芹菜。
乔乔将脸贴在他宽敞的后背上,手从后面圈住了他的腰。
齐景焕扬眉没有做声,任由她搂着。
“你知道吗,我一直就想试试这样做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儿。”
“试过之后感觉如何?”齐景焕手上的动作未停。
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芹菜切好了。
“恩…如果我说实话你会嘲笑我的。”
“不会,你说吧。”
“试过之后想接吻了。”乔乔自己说完都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齐景焕却是放下菜刀转身。
乔乔手松了一下,齐景焕顺利转身后,伸手捧住她的脸颊低头就吻住了她。
两人缠绵了奖金三分钟,齐景焕才松开她。
“怎么样,我这工作配合的不错吧。”
“不错,非常之好,我应该给你手动点个赞。”
乔乔说着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顺带再送给你一个印章。”
齐景焕揉了揉她的头:“出去吧,孕妇应该少进厨房。
油腥味对你和孩子都不好。”
“恩,对了,我快到做产检的时候了,回头你得陪我去做产检。”
“行,我带你去304医院,那是我们的保障医院nAd3(”
“我听说军人看病不用花钱,是真的吗?”
“对。”齐景焕转身开油烟机开火:“你知道的不少嘛。”
“我要来北京之前,问过几个大学同学。
她们有人嫁给了军人。”
“也在北京?有时间可以聚一聚。”
“不是,一个在山东泰安,一个在山东青岛。”
“青岛的那个是海军吧。”
“你怎么知道。”
“这种事情…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
乔乔撇嘴,这是在炫耀,赤果果的炫耀。
见他要炒菜,她转身来到了客厅。
她打开电视,手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