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53部分

在院儿里见着了也不过就是点头之交。
好像是从齐团结婚后,她也不知道从哪儿找到了我的电话。
没事儿就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喝茶。
说真的,跟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什么话好聊。
每次出去都是那些个事儿。
满满的负能量,太没意思了。”
廖诗摆了摆手:“前几天我还听几个小战士说,她跟我家孟江单独出去吃过几次饭。
我跟她见过这么多次面儿,她一次也没有跟我提起过这些事儿。
搞的我现在都对她有疑心病了。”
乔乔抬手拍廖诗的膝盖:“廖姐,你可别瞎想。
我虽然不了解那个林惠,但我看孟团可不是那样的人啊。”
“哟,还有人替那男人鸣不平了呢。”廖诗哈哈笑了起来。
“其实吧,我也知道我家孟江那人。
他是不怎么知道疼人儿。
不过原则上的错误应该不会犯。
可你也见过林惠,小姑娘年纪不大,没有男朋友,长的也挺漂亮。
她单独跟我老公见面儿,你说我能不多想吗。”
听廖诗这样一说,乔乔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哎哟我的乔乔妹妹,你这是笑话我呢吧。”
“想什么呢,我这不是笑话你,我这是在笑我们女人的傻。”
乔乔掩唇咯咯的笑着:“之前呀,我也因为齐景焕跟林惠单独聊天不高兴了。”
“什么?你看到了?”廖诗惊讶。
“不是看到了,是我来北京的第一天,她找齐景焕。
刚好我们要出去吃饭,她追了出来。
齐景焕没有当着她的面儿介绍我,我不开心了。”
“嗨,这事儿啊。”廖诗叹口气:“我听说了,是不是那林惠还在路边哭了。”
“你怎么什么也知道啊。”
“你别看部队里男人多,可是男人多的地方是非也不少,消息也传的很快。
当天连队里就传开了。
说是齐团长娶了老婆,把林惠给甩了。
反正林惠现在在部队里真成了悲情角色了。”
“甩了?”乔乔愣了一下:“嫂子,林惠从前跟齐景焕谈过恋爱?”
廖诗眨巴眨巴眼:“我没这么说呀。”
乔乔感觉廖诗似乎是在回忆自己的话是不是哪儿说的不对劲了。
她感觉廖诗有什么事儿在瞒着她。
而且那天去她家做客的时候。
本来大家都聊的好好的。
可是林惠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在看她和林惠。
当时她故作镇定是因为她没把林惠当个事儿。
可如果林惠真的跟齐景焕谈过恋爱的话。
她是不是就是第三者介入了别人的感情呢?
那林惠觉得自己很悲情也就理所当然了吧。
“乔乔,你可别胡思乱想啊。
我就是那么随嘴一说。
要是让我家孟江知道我在你面前乱说话,非得跟我干仗不可。”
林惠见乔乔听了她的话后若有所思的在想些什么。
她心想自己不会闯祸了吧,只好又连忙解释。
听听,明显就是有问题的吗。
---题外话---今天又一锅端了,今天就一更,字数不少,不过没有分章哈,写过火了分不开章节了,吼吼~~看完就等明天了哈~~
第23章一物降一物

乔乔扬唇一笑:“嫂子,你看你,紧张什么呀。
我没多想,我就是在想齐团眼神真不好。
林惠其实真心挺漂亮的。
你说他放着这么漂亮的不找,找我,哈哈。”
“你比林惠漂亮多了魍。
就你那知性她就比不了。
而且你性格比她好,这一点我肯定。
就算我是男人,我也要你不要她。檎”
廖诗说着摆了摆手:“我跟你说,林惠呀其实一点儿也不耐看。
不像你,越看越顺眼。”
“廖姐,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跟你聊天,我觉得我自己瞬间配置都被提高了呢。
其实我就是一快被淘汰的诺基亚。
咋愣被你说成了苹果六PLUS呢。”
“哈哈哈哈。”廖诗掩唇哈哈大笑:“乔乔,你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乔乔眨巴眨巴眼儿,她哪儿有意思了。
这应该是廖诗笑点低吧。
如果换成是齐景焕,估计也就白她一眼,再说她一声神经病。
“齐团娶了你真是有福气了。
每天看着赏心悦目的,听你说话的时候又能缓解心情nAd1(
娶你绝对比娶那个林惠赚大发了。
主要是那个林惠呀,一看就是个有心计的。
你说要不部队里男人这么多。
跟她年纪不相上下的战士也一连一连的。
帅的有,聪明的有,可她偏偏谁也看不上。
就看上家境条件好又是军官的齐团了。
别人都说她这是目标明确。
我倒是觉得她是心机深。”
乔乔笑道:“廖姐,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呢。
在北京这种大城市生活的久了。
人难免会有点求强心理。
林惠的想法其实我也能理解。
咱们两个都嫁了好男人,所以看不上人林惠的做法。
但说不定人家林惠还在背后说我们是穿鞋的瞧不起光脚的,饱汉不知饿汉饥呢。
你想,好男人就那么几个。
谁抢着了算谁的呀,是吧。”
廖诗对乔乔竖起大拇指:“乔乔,你心态真心的好。
其实呀,我们家孟江刚跟我说齐团结婚了的时候。
我还挺同情齐团的老婆的nAd2(
你说齐团这个人哈,在部队里一天到晚的板着个脸。
平常也不爱跟同事们社交。
除了偶尔来我家跟孟江坐着下下棋,也没见他有什么别的爱好。
当时我还跟孟江说呢。
以后齐团的媳妇儿估计得可寂寞了。
可是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眼睛跟会说话似的。
当时我就想,说不定你就能把齐团拿下了呢。
没成想,你非但把齐团给拿下了。
还骑他头上了。
要不说呢,一物降一物。
你就是齐团头上的那紧箍咒,戴对了。”
紧箍咒吗?
乔乔扬了扬眉,紧箍咒不是快被孙悟空嫌弃死了吗。
齐团没嫌弃她吧?
两人聊天聊到四点多,廖诗便起身回家换衣服去接孩子了。
她一个人窝回被窝里打开IPAD看刚刚廖诗给她的网站。
学做蛋糕是门学问,她得先看看自己到底感不感兴趣才行呢。
看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乔乔锁定了几个连笨蛋都能做出来的蛋糕打算有时间试试。
她从淘宝上买了许多烘焙的工具和材料nAd3(
刚买完,齐景焕回来了。
她撩开被子下床来到客厅,齐团非但回来了,还带来了炸鸡和几道菜。
她欢喜的跳了一下:“齐团,你真是个大善人啊。”
“别跳,孩子。”
乔乔吐舌摸了摸肚子上前把炸鸡袋子接过可劲儿的闻了一口。
“哇…不用吃我都知道这炸鸡外酥里嫩。”
齐景焕扬眉一笑:“恩,既然你不吃都已经知道味道了,那正好儿,我本来也没打算给你吃。”
乔乔把炸鸡袋子往怀里抱了抱:“哎别呀,我就那么随嘴一说。
真正的味道还是只有舌头知道吗。
要不那节目怎么叫舌尖上的中国,不叫脑子里的中国呢,对吧。”
齐景焕斜她:“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话呢。
你要是不说话的时候没人把你当哑巴。”
齐景焕进屋换衣服,乔乔倚在门边:“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你要是嫌弃我呀,干脆把我送回南城得了。
眼不见心不烦。”
“我是心不烦了,不过我的孩子该烦了。
她爹一天天的不看着她妈,她妈天天在家吃垃圾食品。”
乔乔翻白眼:“让你说的,跟我不是亲妈似的。”
齐景焕换好衣服出来,乔乔去厨房拿了碟子,将炸鸡倒进了碟子里。
趁着齐景焕将其它菜放进微波炉里热的功夫。
乔乔偷吃了一块炸鸡排。
待齐景焕将所有的菜都端上桌,乔乔欢喜的坐在了他对面。
吃着热腾腾的饭菜,乔乔对齐景焕道:“我怎么觉得我现在像是个寄生虫似的?”
“怎么说?”齐景焕扬眉。
“你看,每天窝在家里,就等着你回来喂养我。”
“那是狗,不是寄生虫。”
乔乔白了他一眼:“你会不会说话呀,你骂我是小狗呢。”
“狗不必寄生虫好多了吗。
好歹还是个通人性的,我这是帮你升级再造。”
乔乔瞪他:“我可以自我羞辱,那是我自谦,你这就是骂我。”
“我看你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快吃你的吧,废话怎么这么多。”
乔乔撇嘴:“哎,好吃是好吃,要是再有啤酒就更好了。
叫兽夫人不是说了吗,炸鸡和啤酒才更配哦。”
“我看你这是踩鼻子上脸,厚脸皮跟你最配。”
乔乔将筷子往桌上一摔:“齐景焕,你是不是在外面受什么刺激了,拿我撒气呢?”
“我只不过说了句实话,你现在这态度是不敢接受事实。”
乔乔郁闷的咬牙切齿的:“我…我懒得理你,哼。”
齐景焕唇角微扬:“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出去走走吗?”
“好啊,”乔乔一下子就没了脾气,可是一想,不对呀:“外面的雪都被清理干净了,你还带我出去干嘛呀?”
“挨冻呀,让你头脑清醒一下。”
“齐景焕。”乔乔瞪眼:“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齐景焕顺势给她夹了一筷子的豆角放在她的米饭碗上:“好了好了,你快吃吧,我不逗你了。”
乔乔这才心下舒服了一些。
“你周六日能休班吗?”
“怎么了?”
“我一个人在家里好闷。”乔乔嘟嘴:“想要找个人陪着我。”
“今天下午廖诗不是来过吗?”
乔乔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廖诗从咱们家离开后给孟江打电话了,刚巧我就在旁边。”
乔乔努嘴:“原来是这样啊。
廖姐来给我送了她烤的蛋糕。
我觉得口味还不错,所以打算也学一下烤蛋糕。”
“给你报个班?”齐景焕扬眉看她:“不过你得离烤箱这些家电远”
“不用,我自学就能成才。”
“确定?”
“你看你那眼神儿,别太把你老婆看扁了。
我好歹是个高材生好吧。”
齐景焕浅笑:“是不是高材生跟会不会做蛋糕没有什么鸟儿关系。”
“行,行齐景焕,你就先看不起我吧。
我就让你猖狂几天,反正我也买了做蛋糕的材料和工具了。
你等着我让你大吃一惊的时刻吧。
我非要你对我膜拜的五体投地不可。”
齐景焕笑道:“你这是跟谁过不去呢。
想吃蛋糕的时候买一块来吃不就好了。
费这劲儿,你也真是…”
那句脑子不灵光他没有说出口。
“齐团,这你就不懂了吧。
我听廖姐说,现在幼儿园老师对家长要求可高呢。
圣诞节的时候还得要求宝宝家长烤各种形状的饼干。
比如说建筑物的啊,笑脸的啊之类的。
我要是不现在开始就练手。
将来我家宝宝怎么在幼儿园里抬头啊。”
“缺心眼儿,你要是就做不出来呢?”
“我哪有那么笨。”乔乔咬牙:“我都说了,我学习能力很好的。”
“我是说万一。”
“万一呀…是呢,万一我真做不出来可就好笑了。”
她自己想想也是逗乐,“我要做不出来就让你做吗。”
“我才没你那么傻,我直接去店里买来交到幼儿园里。”
咣,怎么感觉跟听到晴天霹雳似的呢。
心嗷嗷碎,她怎么没想到…
吃过饭,乔乔心血来潮的拿出棋牌。
“齐团,今晚咱俩下棋吧。
输的人要回答赢的人一个问题。”
她将棋牌放到桌上,刚刚她就想好了,要问问他跟林惠到底什么关系。
第24章我的问题就是…你小时候也这么丑吗

齐景焕低头斜了一眼桌上的棋牌。
“跟我下棋,你确定?”
“废话,我不确定我跟你说什么呀。”
齐景焕抱怀一想:“可我没有什么特别想问的问题。”
“我去,你也太自大了吧,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魍。
不过提前说好了啊,回答问题不能骗人。
骗人的话生个儿子没檎…
呸呸呸,骗人的话明天会出门踩到屎。”
“行。”齐景焕袖子一挽,坐在了单人沙发中。
乔乔在他对面的沙发里坐下。
两人开始各自翻牌,沉默的下棋。
乔乔是红色,齐景焕是绿色,下了一会儿,乔乔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两人下棋就下棋吗,怎么都不说话了呢?
这不是她下棋的风格呀?
太严肃了,这滋味儿可不好,她抬眼看他。
“你怎么不说话?”
“下棋不语真君子。”
“我去,我书读的少,你不能这样骗我吧。
我都知道是观棋不语真君子好吗?”
“在我看来,下棋不语才是真君子nAd1(”
乔乔想了想头一歪,狡黠一笑:“那我可以语,我不是君子,我是美人儿。”
齐景焕抬眼瞅了她片刻:“差道火候。”
乔乔呲牙咧嘴的瞪他:“那你还娶我?”
“跟你相亲那天忘带眼镜儿了。”
乔乔脑子里的火已经上头了:“齐景焕,你还能不能好好的愉快玩耍了。”
“你就这点儿自制力啊。”齐景焕邪笑着看她:“我赢了。”
他的老鼠吃掉了她的象。
乔乔低头一看,她的象啊,她唯一的兵力了。
“你这分明就是耍赖。”
“我怎么能是耍赖呢。
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下棋不语真君子。
你非要不听劝。
下棋的时候还聊天,一定会一心二用。
现在你输了,也没有理由埋怨我。
下棋是为了娱乐的,愿赌服输。”
乔乔握拳瞪他:“好,我愿赌服输,你问问题吧。”
“我没有什么问题要问。”
“你的意思是你一点儿也不想了解我?”乔乔吃惊的看他。
“我就这么没有用?”
齐景焕看到乔乔失望的神色,他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忽然就笑了nAd2(
“哎呀,你这是什么意思吗,齐景焕。”
乔乔撒着娇瞅他,声音也有几分嗲嗲的。
“我的问题就是…你小时候也这么丑吗?”
乔乔脸色秒变:“你说什么?你还不是一样的丑到家了。
你看看你这眼睛…”他的眼睛似乎还可以,焦躁。
“你看看你这鼻子…”他有混血的基因,所以鼻子很挺。
“你这嘴巴…”乔乔真心觉得,她跟他比不下去了。
跟他相比,她是丑。
“没有一处过关的,你,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她有一项别人没有的功夫,死鸭子嘴硬。
而且还一定要倔的让对方无语。
齐景焕抿唇笑道:“行,那我们就一样的丑,天生一对。
这一点咱们两个打平手了。
继续下棋吧。”
齐景焕将棋盘重新摆上。
两人继续下棋,结果乔乔真的发现自己有点点儿背。
她又输了。
如果第一盘是巧合,那第二盘呢?
这是在羞辱她的智商吗?
齐景焕从前不是连听都没听过这种棋的吗nAd3(
没有道理啊。
她可是下了二十多年了呢。
有种想要崩溃的赶脚啊。
齐景焕郁闷的叹口气。
乔乔蹙眉:“干嘛,又没问题要问了是吗。”
齐景焕看她:“谁说的,我是忽然见来了兴趣,多了好几个问题。
只是不知道要问哪个。”
乔乔扬眉,她还蛮喜欢这种想被他了解的感觉的。
只是…“如果你敢问我从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丑的,我就拎着行李回南城。”
“你当时为什么答应嫁给我了?”
乔乔愣了一下,本来挺不正经的聊天忽然转换了频道。
她觉得她的智商有些欠费了,没跟回来。
“怎么不回答?需要考虑这么久吗?”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乔乔摇了摇头。
“说我是意气用事吧,其实我平常不是那样的人。
说我是跟你打赌赌气吧,我也想过,如果你是个又老又丑的相亲对象,那即便是打赌我也不会嫁给你。
所以,说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就脑子一热答应了你。”
齐景焕笑:“还说不知道,明摆着就是被我的美色所迷。
这个问题过关了,来继续。”
齐景焕忽然就来了兴致。
乔乔这个点子不错,让他有了许多可以肆无忌惮探索她真心的途径。
“谁为你美色所迷了,你这位当兵的真是有意思。
都一把年纪了,还卖弄风***。
来来来,继续,我非要赢你不行。”
齐景焕见乔乔对着手心里呸呸呸,那样子是卯足了劲儿的想要赢他。
从一开始他就看出乔乔似乎带着什么小心思跟他下棋。
这会儿他倒更确定了。
第三盘依然还是齐景焕赢。
齐景焕问她:“你的初恋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乔乔咬牙,真倒霉,早知道不跟他玩儿了。
不过都已经被他赢了三把了,下把一定要扳回一局。
让他看看中华女儿的傲气。
“初恋发生在19岁。”
“就是跟那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赵涵?”
乔乔白他:“来来来,继续。”
齐景焕抿唇,还不敢承认,一会儿再继续问。
第四盘,不失所望,他又赢了。
乔乔不爽:“齐景焕,你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你就让我赢一盘能怎么样呢。”
齐景焕抱怀:“你是个有傲骨的人,我让了你的话,你肯定会觉得我羞辱你。”
“那你就羞辱我一次啊。”乔乔扬眉,一脸的不爽。
齐景焕瞬间从座位上移到她身边:“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求羞辱。
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伸手握住她的下巴,低头亲吻起了她。
乔乔愣了一下,头一转:“哎,齐景焕,你怎么回事儿啊。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我知道。”齐景焕瞅着她笑:“让我羞辱你吗,这不是在做吗。”
乔乔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我要让你让我一盘儿。
你让我赢一次啊。
哪有玩儿一晚上一盘也不赢的道理啊。”
乔乔坐在沙发上跺脚。
齐景焕笑道:“行,我让你一把,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回答我这次的问题。”
乔乔白他一眼,怎么还没忘呢。
“你问就是了,我回答。”
“你已经把赵涵彻底从心里送走了吗?”
乔乔气死了,她问的每一个问题为什么都那么犀利。
关键是该死的破规则还是她设置的。
“怎么不回答,难不成你心里还有那个男人?”
乔乔努嘴:“你要让我说就是忘了的话有些虚伪。
毕竟在一起相爱了七年。
而且这七年间,我们几乎很少吵架。
结果忽然就分手了,当年我是多少觉得有些遗憾的。
不过现在想想…也没什么的。
再想起他的时候没有心痛,也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
赵涵于我而言,只是个已经过去的初恋。
我不恨他也不怨他,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吗。”
乔乔耸肩:“这个答案满意不?来,继续。”
“不用继续了。”
乔乔跳脚:“齐景焕,你怎么这么会见好就收啊。
你把想问的问完了,那我不是太亏了吗。
再说你刚刚说了要让我的。”
“我让你的结局不就是你赢吗,你说吧,你想问什么,我直接回答你就是了。”
如果一晚上都不让她赢,她憋着那个问题非得难受疯了不可。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让老婆大人睡个好觉。
乔乔愣了一下:“这怎么能行呢,你这不是给我吃嗟来之食吗。”
“怎么着,你还不想吃?”
乔乔翻了翻白眼不说话。
她今天唯一失策的事情是不知道他棋高一筹。
“算了,不想吃我也不勉强。
今天这棋就下到这儿了,想赢我问我问题是吗?明天吧。”
“哎哎哎。”乔乔拉住他手腕:“你等会儿,我这不是还没回答呢吗。
好女子能屈能伸的,嗟来之食就嗟来之食吧。
我问你,你以前有没有跟林惠谈过恋爱?”
第25章大马路上搂着她走

齐景焕正色的看她:“这个问题以前不是问过吗?”
“是问过,可我觉得你没说实话。”
乔乔扬眉,一副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就完蛋了的模样。
齐景焕蹙眉:“你这是什么眼神?”
“盯着你,让你不敢骗人。魍”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骗你呢?”齐景焕正色的看向她。
“乔乔,我把你娶回来不是为了骗你的檎。
跟林惠,我的确只是同事和战友的关系。
即便你再问一万遍,也不会再有第三种解释。”
“那为什么我觉得在别人眼里你跟林惠的关系那么暧昧呢?”
乔乔蹙眉:“远的不说,就说那天在对门儿孟团家吃饭。
林惠一进门的时候,你还记得大家的眼神吗?
我觉得大家看我都像是在看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儿似的。”
“你这秋后算账的,时间掐算的可真够远的。
不过既然你问起来了,我就回答你。
我以前也告诉过你,林惠对我有那种想要结婚的念头。
可我对林惠并没有什么感情。
在别人眼里,可能大家都觉得我跟林惠很合适。
可是这次探亲完回部队后,我忽然告诉大家我结婚了nAd1(
大家可能还没有从我跟林惠可能会结婚的那种念头里转换出来。
仅此而已,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切。“乔乔撇嘴。
“你这又是什么表情?”齐景焕看着乔乔这样儿,想不透她心里又在想些什么歪歪事儿。
“没听说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那林惠长的挺漂亮的,一看就很有行情。
她不撵着别人追,就老粘着你,那肯定证明你给她留信号儿了呗。”
齐景焕无语一笑:“你这想象力太丰富了。
不当个作家都可惜了。”
“你看,你这没话说了吧。”
齐景焕懒得理她,去洗手间洗澡去了。
乔乔站在洗手间门口抱怀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道:“齐景焕,你是不是心虚了。”
齐景焕心想,今天真不该同情这小妞子。
实在是没完没了的,太欠揍了。
这要是他的兵,有她好看的。
乔乔抬手拍门:“齐景焕,你怎么不说话。
你洗澡又不是用嘴洗,你老实给我交代,到底是不是啊。”
齐景焕忽然就将门拉开nAd2(
看着未穿衣的齐景焕,乔乔傻了足有三秒钟。
“你…你出来干嘛?”
齐景焕一把将她拉进了洗手间:“一起洗,有话当面说。
别在我背后叽叽歪歪,烦。”
齐景焕说着就开始动手给她脱。
乔乔傻了半天,等她回过神,自己都已经被脱完了。
她抬手就挡在自己胸前瞪眼。
“齐景焕,你作为人民官兵,怎么还耍牛虻呢。”
“咋呼什么,你以为全世界的人民官兵都能帮你洗澡吗?
我这是体谅你老弱孕残占了四分之一所以帮帮你。
你还好意思叽叽歪歪呢。
叽歪什么,乖乖的听话。”
就这么着,齐景焕帮她洗了个澡。
她真心是傻眼儿了。
就那么任由人家搓圆捏扁的上了润肤露又给冲干净,接着给她披上了浴巾将她带出了洗手间。
出来后,乔乔盯着齐景焕,脸上还有些红晕。
齐景焕伸手握住她的双肩:“记住了,我跟林惠没有任何关系。
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
反正我是清者自清。
我不管苍蝇叮不叮无缝的蛋nAd3(
但是你要相信有的蛋是看不上苍蝇的。
它们叮了也没有。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知道我老婆是谁。
我结婚不是为了背叛去的。”
乔乔咬唇:“既然这样,那你刚刚干嘛不说。
你把我拽进去洗澡,是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找借口的?”
齐景焕叹气,揉了揉她的头:“我是真服了你了。
这完美的想象力让我自愧不如。
我是想让你安静会儿。”
“那也不是让我安静的方法。”
她转身一溜小跑的回了卧室,摘下浴袍打算穿家居服。
今晚本来不打算洗澡了来着,结果到底还是洗了。
可衣服还没穿上呢,她已经跟了进来。
他一把抱住她,邪魅一笑:“那这样能不能让你安静会儿呢?”
他说着吻住了她,打横将她抱起放到了床上。
乔乔心下又羞又盼的,各种滋味在身体中蔓延。
该死的齐景焕,真知道怎么才能拿的住他呢。
如以往一样,他还是很温柔。
完事儿之后,他也会帮她清洗。
之后两人相拥而眠。
乔乔再也没有问他关于林惠的事情。
其实她也想通了,他说的所有话,只有一句她听到心里去了。
他说,他不是冲着背叛才结婚的。
是啊,应该没有人是以离婚为目的才结婚的吧。
跟齐景焕一起相处的这些日子,她也忽然觉得其实有这样一个老公蛮好的。
有一个男人,跟她拥有同一个家。
两人会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打扫,一起逛街采买。
人生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加一凑了双。
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多处一个小结晶。
虽然不是爱情的结晶吧,却也一定会成为两人的小心肝。
谁说没有爱情就不能有完美的婚姻的。
这么想来,过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那些人成亲后不见得不幸福。
幸福要靠自己定义的。
有的人在豪门哭着吃山珍海味。
也有的人在寒门笑着吃糠咽菜。
她喜欢现在的生活,那现在她就是幸福的。
想着想着,她笑着枕着齐景焕的怀中睡着了。
黑暗中,齐景焕缓缓睁开双眸看向窗外。
漆黑的夜色中照不见星子。
眼前似乎只有无尽的黑暗。
不过好在,他不再是一个人了,怀中温暖的人儿让他有了归属感。
他笑了,在她额头上轻轻亲吻了一下。
“晚安。”
乔乔周二定的东西,周五上午快递就送上门了。
她将烘焙材料全都在厨房里摆放整齐。
下定决心要在明天给齐景焕一个大大的惊喜。
周六上午,齐景焕还有点事情去了部队里。
乔乔一个人窝在家里对着视频鼓捣着准备烤蛋糕。
八点半到十点,她的蛋糕终于出炉。
可是…看着压根就没有膨胀的蛋糕,她有些犯了愁。
她明明就每一步都按照要求做的呀。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呢。
想来想去,她索性在厨房里重新看了一遍视频。
视频看到一半的时候,齐景焕进来了。
乔乔视频声音开得很大,所以没有听到开门声。
“你干什么呢?”
“哎哟你吓死我了。”乔乔回过神摸着自己的小心脏。
接着她将手放到了小腹上:“宝贝,别害怕啊,自己人自己人。”
齐景焕无语一笑,这是什么妈呀。
娃儿的爹正常出现在自己家都能把娃儿的妈吓一跳。
得亏她不是在干什么缺德事儿。
“你干嘛呢,窝在厨房坐着干什么?”
乔乔站起身:“学做蛋糕呀。”
齐景焕视线落到一旁的烤箱上,眉心一皱:“这是什么东西?”
乔乔一把将蛋糕给抢过别到了身后。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管那么多干嘛。
你快去外面吧。
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耽误我这个贤妻良母发挥。”
齐景焕摇了摇头转身笑着出去。
乔乔撇嘴,那是什么眼光?不屑?
对,明明就是不屑吗。
齐景焕看不起她?
这什么人啊,不行,这一次她一定要发挥超常一
这么一想,她站起身开始重新准备材料。
蛋清蛋黄分开。
换好衣服的齐景焕从外面进来问道:“你还要试?”
“你干嘛又来了,你这样会耽误我的灵感诶。”
“明明是照做,有什么灵感可言?”
齐景焕硬是挤了进来,她将她手机拿起简单的看了一遍视频。
乔乔倒也乖,等着他看完。
“看完没?知道有多难了吧。
行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被在这儿捣乱了。
看完了就赶紧出去吧。”
齐景焕走到门侧抱怀倚靠在门边。
“你怎么不走?”
“我帮你看看你哪道程序错了。”
“我没有程序错了,我的每一步都很正确。”
她是女人好吗。
这种事情被男人指指点点会很没面子的。
齐景焕指了指一旁碟子里的失败品。
“那么乔女士,你能给我解释一下那是什么吗?”
乔乔脸一黑:“我那是故意的。
因为我要发微博吗。
我会在微博上著名失败是成功之母。”
“是吗?那我看看你这成功品怎么做出来,我膜拜一下。”
乔乔这么一听,觉得自己真心没有理由把人赶出去了。
也罢,就让他看,看他能看出什么二五一十五来。
乔乔按照视频上的步骤,将蛋黄中倒入了牛奶和玉米油。
之后又开始打发蛋清,分三次加糖。
其实齐景焕在一旁,她还真是有些紧张的。
不过撑也得撑下来呀。
第一次蛋清打发完毕,齐景焕摇了摇头:“你这个蛋糕一准儿会失败。”
“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是不是。”
“乔乔,你的研究生文凭是买出来的吧。
人家视频上讲的多清楚,糖分三次加入打发。
最后打成倒提有尖钩的样子。
可你才放入了三分之一的糖,就已经打成了倒提有尖钩的样子。
这明显的就是打过了呀。”
乔乔蹙眉,有吗?好像还真是。
“都怪你,你在旁边影响了我发挥。”
“拉不出屎怨茅坑不好的人原来真的有,啧啧。”
齐景焕把袖子一撸进了厨房将她推了出去。
他重新分了几个蛋清,称了细砂糖。
“在那儿站着好好看,看仔细了啊。”
齐景焕说着开始操作,他连视频都不看。
分次加糖,那样子娴熟的就像是他以前做过一样。
他倒真心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了。
这视频她反反复复已经看了不下五次了。
做的时候还要看视频。
他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诶,你不用看看视频吗,别浪费了材料。”
乔乔在厨房门口急坏了。
齐景焕侧眼看她:“刚刚不是看过了吗。
看那么多遍,你还没记住吗?
学习得用心。”
乔乔气愤的抱怀,心里暗暗想。
齐景焕的蛋糕一定要失败,一定一定要哦。
结果,蛋糕糊倒进磨具,进烤箱烘烤。
两人来到客厅坐等蛋糕成型。
齐景焕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军事频道。
他边看别对乔乔道:“一会儿蛋糕好了我带你出去溜达溜达吧。”
“外面儿怪冷的,明天就供暖了。
我就在家里坐等供暖。”
乔乔嬉笑一声。
齐景焕转头瞅着她:“冬天该冷的时候就得出去冻冻。
冻一下结实。”
乔乔嘟嘴:“你瞪我干嘛,你越瞪我我越不出去。”
“那你今儿中午不吃饭了?”齐景焕扬眉继续看电视。
“你要不吃了我是一点意见也没有的。
我打算今天中午去吃韩国烤肉。”
“那你刚刚直说出去溜达溜达,也没说是要出去吃饭呀。
你这人,怎么说话还一半一半的藏着掖着的。”
“都这个时间了,我带你出去溜达肯定要吃饭的吗。
谁让你自己不动脑子了。”
乔乔觉得跟着男人说话,头疼。
烤箱叮的一声发出很大的提示音。
乔乔喜道:“你那失败的蛋糕要出炉了。”
“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期待我失败?”
乔乔呲牙:“哪有,我是掐指一算,这蛋糕的命运就是注定失败。”
齐景焕走到厨房,去将蛋糕拿了出来。
本来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乔乔完全不吱声了。
没道理呀,他那么随随便便一做,蛋糕就成型了?还这么漂亮?
这不是坑她呢吗。
齐景焕将蛋糕倒扣准备放凉。
“昨天呀,有个女人跟我说她学烤蛋糕自学就能成才。
还说什么自己是高材生。
还有什么来着?
哦对了,等着给我大吃一惊,让我对她膜拜的五体投地。
啧,乔乔,我这会儿真心膜拜你。
身为一个女人,连厨房里的那点事儿你都整不明白。
高人。”
齐景焕说着得瑟的给乔乔竖起了大拇指。
乔乔抬脚就踢了他腿一下:“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上山的人不能嘲笑下山的人。
因为下山的人曾经也风光过。”
“这我承认,不过我很确定,你上不了山,太懒。”
齐景焕说完看着她气的快要生烟的小脸儿一笑。
“走啦,换衣服出去吃饭。”
“如果不是吃饭这个词儿还能安慰我此刻受伤的心灵的话。
照你这样羞辱我。
我一定会拽拽的送你三个字儿‘老娘不去’,哼。”
“气的数都不识了,那是四个字。
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
如果你的数学不是外星老师教的话。
那你的智商真得赶紧冲一下费了。”
“齐景焕,你是想现在就把你家孩子气出来吗?”
齐景焕哈哈大笑着搂着她肩膀揉了揉她肚子。
“宝贝,稳着点儿,学学你爸。
别跟你妈似的这么爱生气啊。”
他说完给乔乔披上羽绒服:“来,我亲自给你拉上拉链。”
见齐景焕在自己身前弯腰为自己穿衣服。
乔乔这才满意的笑了。
说齐景焕高冷的那些人,只是不了解他而已吧。
两人下楼,时隔几天后,乔乔第一次出门。
觉得连骨头缝里都冷。
地上还有些滑,乔乔可劲儿抓着齐景焕的手臂。
这次,齐景焕倒是不像从前一样还要她远离几分了。
路过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很热情的回应。
偶尔还有人问:“齐团,带着爱人散步啊。”
他还会回应:“对,我爱人想吃烤肉,我们出去吃饭。”
其实她明明没有那么说好吗?
真会给自己加分。
从部队家属院出来,乔乔的手还是挽在齐景焕的胳膊上。
正好是吃饭的时间,哪个饭店里都是人满为患的。
不过这也丝毫阻挡不了乔乔想吃饭的热情。
烤肉店人太多,两人转战火锅店。
不过齐景焕提前声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