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8部分

勉强。
我是个有原则的人,付出多少就必须要得到多少nAd1(
可是,你也要明白,我除了是最忠于我二叔的人之外,也可以算作是最了解他的人。
我不认为除了我之外,你还能找到更合适的人选帮你。
而且…我实在不懂,即便我比不上我二叔。
可比那杨晋池,我总是强了不止千万倍吧。
你可以跟他****,为什么我就不行。
而且你大可以放心,事后我绝对不会纠缠你。
还有,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你真的不会纠缠,而且真的会帮我?”
“当然,我可以先帮你,然后再让你兑现承诺。”
云子安咬唇闭目,想起在美国时与杨晋池的点点滴滴,她任命的叹口气。
“好,我们成交。”是啊,比起杨晋池,邵锦清好了太多。
邵锦清冷魅的笑了笑:“我给你一个记者的电话,你现在去跟他喝个茶交个朋友吧。”
“记湛”
邵锦清扬眉:“没错,记宅我想,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好多事情都是在一不小心的情况下就生米成了熟饭。
我二叔一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
电话那爆云子安连连点头,邵锦清的意思她懂了。
下了班,凌筱玥给邵云霆打电话,邵云霆今晚有些忙nAd2(
他连连嘱咐她三次,让她打车回家。
她嘴上是应下了,可因为心疼出租车费,结果到底还是坐公车回的家。
公车上,她坐的位置头顶处就是电视。
一路闲来无事,她仰头看着上面的新闻。
临要到站了,她准备起身往车后门走。
可偏偏,电视里却出现了邵云霆的照片。
正在她好奇邵云霆为什么会出现在电视中的时候。
云子安的照片也紧接着被放了出来。
新闻中的内容让她整个人都震惊的动弹不得,手不自觉的抚摸上平坦的小腹。
邵氏集团总裁邵云霆与云氏集团千金云子安即将订婚——
第77章 他…一直都在骗她
?? 她甩头用力挤了挤眼,没有看错,电视里的的确是邵云霆。
可为什么电视里的邵氏集团总裁邵云霆,与她家娇弱症上身的那个邵云霆长的一模一样?
他不是个连房子都没有的上班族吗?
他不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叔吗?
是电视里弄错了,还是他弄错了缇。
邵氏集团邵云霆,云氏集团云子安…
是啊,电视上怎么会弄错呢醢。
即便邵云霆错了,可云子安总不会错的。
是她错了。
她眼中的泪忽然就串成了串吧嗒吧嗒的往下滴落。
现在才忽然发现,邵云霆的秘密好多。
他从来不与她说他家的事情。
也从来没有告诉她他在哪里工作。
甚至没有带她去见过他的任何一个朋友。
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对她说实话。
他…一直都在骗她。
公车上人越来越少,凌筱玥已经忘记了要下车。
直到公车进了最后一站,司机催促的时候,她才站起身有些恍惚的下车。
坐在公交站点,她竟然忍不住浑身发抖。
“呜呜…”她坐下紧紧的抱住自己nAd1(
她被骗了,她用一颗真心换来的不是珍惜,是欺骗。
为什么…她总是会遇上这种事情。
凌汉韬如此,邵云霆也如此。
为什么都要伤害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包里的手机雷鸣般的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邵云霆。
他骗了她,还有什么脸给她打电话。
她想也不想的将手机挂断。
电话那头,邵云霆咒骂一声将手中的IPAD摔到地上。
对面秘书吓的瑟缩了一下,邵总已经好久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去,给我调查清楚是谁发布的这条新闻。”
邵云霆的声音阴森的让秘书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管是谁散布了这样的消息,他都很确定他完蛋了。
邵云霆拿起手机起身离开办公室时一脸的森寒。
凌筱玥在公交站点坐了很久。
她环顾四周,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
见不远处有家旅馆,她本来打算去旅馆将就一晚的。
可这时邵锦誉却打来了电话nAd2(
凌筱玥擦掉脸上委屈的泪水将手机接起。
“喂?”
“土包子,你在哪儿?”
“我…在外面啊。”
“你鼻音怎么这么重,你在哭?
你不会是已经看到新闻了吧。”
凌筱玥深吸口气。
“方便面,你上次不是说要拿我当朋友吗?
在你心里,我们真的是朋友吗?”
“是,当然是。”
“既然我们是朋友,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身边这个邵云霆,也就是你二叔,他竟然是邵氏集团的总裁?”
邵锦誉沉默了好半响后才问道:“土包子你在哪儿,我们见面谈吧。”
“不,如果你不告诉我的话,我不会见你的。
我谁也不想见,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着。”
凌筱玥很坚定的摇头。
电话对面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邵锦誉叹口气。
“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我家的事情吗?
我爸跟我二叔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已。
他们的感情并不好。
当年我爷爷离开中国的时候将春华集团交给了我爸管理nAd3(
那段时间,我们家里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
我爸从小在农村长大,并没有什么管理能力。
当年我爷爷发家本来靠的就是我二叔他母亲的娘家。
虽然我爸得到了春华集团,可是却一直觉得很不安。
所以他经营公司不久后公司的财务情况一度陷入危机。
是我二叔帮我爸将春华集团并入了邵氏集团后重新拉回了正轨。
当时我二叔和他母亲只有一个条件。
帮了我们之后,从此我们一家人不得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而我爸临终之前也一再嘱咐我们。
不要与我二叔一家人走的太近。
除了工作关系之外,最好不要往来。
我与我哥自小就有了这样的默契。
只要是与我二叔家有关的事情,我们一律不多嘴。
这是我们两家能够保持友好关系的原因。
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跟我二叔在一起
了。
我并拿捏不准你们的关系。
之后,为了整你,我去了春华集团。
可是离你越近,我就越是发现你真的是个不错的好姑娘。
我也有许多次都想告诉你我二叔的身份。
可想到我二叔一向是个精明的人。
既然他自己没有告诉你这件事儿。
那他一定是有他的打算。
不过我虽然没有告诉你,但却也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儿。
我没想过要骗你或者伤害你。
其实你仔细想想,我曾很多次提醒过你。
我问过你到底了不了解我二叔。
我问你知不知道我二叔是什么人。
我以为,如果你够聪明的话,会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既然自己不够了解一个人,那总要想办法去了解的不是吗?
我知道,你之所以没有去调查他。
是因为你信任他。
所以,当今天的新闻曝光后,我第一时间就给你打了电话。
因为把你当成朋友,所以我很担心你。”
凌筱玥呼口气目光望向远处。
她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土包子,我们见个面吧。
你在哪里。”
“我在18路公交站的终点站。”
“好,你在那里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你。”
邵锦誉欣喜,总算,她没有因为这件事儿跟自己决裂。
邵锦誉赶来的时候,凌筱玥正一个人凄凉的坐在站点的长凳上。
他下车走到她身前蹲下,双手握住她的手:“你还好吗?”
她的眼眶是红的,可是却抿唇对他笑了笑,点头。
他不喜欢她在他面前强颜欢笑的样子。
倒不如在他面前痛哭一场,也好过现在这样。
“上车吧。”
“去哪儿?”
“去…你想去哪儿?”其实邵锦誉也没有想好去哪儿好。
不过现在能守在她身边,他就觉得很知足了。
起码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他在。
“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
我希望一觉醒来后,这一切都是假的。”
“你不想回家?”
“家?呵,我现在是真的有家不能回。”
她不是不想回,而是不能回。
因为她并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个高高在上的邵氏集团的总裁。
从前他只是她的试婚男友。
可现在不同了,他是别人的未婚夫。
他与她的身份地位相差的岂止是云泥之别呢。
她没有勇气见他,见了他能说什么呢?
分手?让他搬出去?
她现在脑子一团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
“现在这种时候,如果你一个人呆着,一定会觉得很难过的。
走吧,跟我走。”
邵锦誉伸手拉着她的手腕将她推上车。
他出发后,凌筱玥问他:“我们去哪儿。”
“解压。”邵锦誉抿唇对她笑了笑。
“你现在是个孕妇,所以去玩儿游戏不行。
KTV里噪音太大也不行。
但我这人就是聪明。
刚刚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邵锦誉对她挤眼一笑。
凌筱玥蹙眉在心中叹气,这种时候跟闹腾的邵锦誉见面真的是对的吗?
邵锦誉将车开到开发区的一家陶艺馆。
在门口,他抱怀笑道:“我知道你学习成绩很好,算是个学霸。
有没有兴趣学习一下陶艺?
心情不好的时候,静下心来做陶艺是件不错的事情。”
凌筱玥诧异的看向邵锦誉。
没看出来,邵锦誉还有这种想法呢。
因为是晚上,陶艺馆只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在值班。
见邵锦誉来了,那女孩儿喜笑颜开的道:“邵公子来啦。”
“想我了没?”
“想,怎么会不想呢。”她说着看向凌筱玥:“哟,第一次看到邵公子带人来这里呢。”
“行了行了,咱们今天废话不多说了,给我们准备一下陶土吧。”
“好的,你们先进去吧。”
邵锦誉拉着凌筱玥找了一个包间。
他熟门熟路的换上了围裙。
凌筱玥也照做,她问道:“你常来这里?”
“偶尔吧。”
女孩儿将陶土送了进来,她问道:“
需要我帮忙吗?”
邵锦誉摆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了。”
凌筱玥对女孩儿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
邵锦誉给她讲解了一下陶艺的基本常识后,又给她演示了一遍制作陶艺的手法。
看着一个花瓶从他手中旋转而出。
凌筱玥扬唇赞扬的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还有这门手艺呢。”
“我外公家是陶艺世家。
我们祖上在清朝可是为皇室供瓷器的大门大户呢。
小时候,我每次去我外公家他都会传授我一些烧陶的手艺。
慢慢的,看得多了,会的也就多了。”
“那你能教教我吗?
我对这个也很感兴趣。”
“这有什么问题呢,你有什么想做的只管告诉我就是了。
我不收你学费的。”
在邵锦誉的耐心教导下,凌筱玥费了好大的功夫终于做出了一个有些丑陋的杯子。
邵锦誉看着那杯子笑了半响才道:“其实你不用自卑。
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的,你也算是用了心的。
再说现在的杯子五花八门的什么形状都有。
你雕刻上几个字吧。
回头我让他们把成品烧好给你。”
“刻字啊。”凌筱玥眉眼弯弯的努嘴:“刻什么呢?”
邵锦誉坐在身侧看着她翻眼上看的侧眼。
觉得她真是美呢。
“哎呀,我想到了。”凌筱玥惊喜的打个响指。
邵锦誉收回视线:“想刻什么?”
“玥儿弯弯。”
“为什么想到了这四个字。”
凌筱玥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的胎名叫弯弯。”
“弯弯?这不是女孩儿名字吗?”
“我就想生个女孩儿啊。”
“那万一生出来的时候他是个直男怎么办?”
“谁规定男孩儿不能叫弯弯的。”
她说着已经开始在被子把边缘刻字了。
邵锦誉犹豫了一会儿问道:“如果我二叔真的跟云子安结了婚。
那这个孩子你还生吗?”
凌筱玥手颤了一下,儿字撇的有些长了些。
这个家伙可真会扫兴。
她已经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想那些烦心事儿了。
可他绕着绕着又给绕回来了。
“生,为什么不生呢。
从我下定决心要把他生下来的那一刻。
我就没想过要因为任何理由而放弃她。
当年我的父母遗弃了我。
我知道那种被父母抛弃的痛。
同样的痛苦,我为什么要让我的孩子再承受一次呢?
这是我的孩子,我的骨血。
别人可以不要,但我不能。
他要跟谁结婚我不管,没有他,我照样可以把这个孩子拉扯大。
我可以做单亲妈妈,没关系的。”
“筱玥儿,我觉得你还是想清楚的比较好。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未婚妈妈的。”
“我可以,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
邵锦誉叹气:“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这个孩子的父亲是邵云霆。
你以为你想做单身妈妈,他就会让你做吗?
他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邵云霆的处事风格,不做则已,一做惊人。”
“你的意思是…他会跟我抢孩子?”
邵锦誉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的骨血流落在外呢。
如果你们能结婚,我当然希望你生下这个孩子。
但如果他不能娶你。
我劝你…最好不要跟他作对。
我怕你生下这个孩子后,会更痛苦。”
凌筱玥神情有些恍惚。
难道,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吗?
她做不到的。
邵云霆总不至于真的会对她赶尽杀绝吧。
想起邵云霆往日里对她的好,她甩了甩头,在陶土上继续将弯弯两字刻完。
“我不怕。”
大不了,她离开这座城市就是了。
反正在这座城市里,她没有任何的留恋。
“好了,这个杯子如果烧好了一定要送给我哦。”
“你放心吧。”邵锦誉见她执着,终是没能强求。
邵锦誉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我想休息了,你送我去宾馆吧。”
“那走吧。”
邵锦誉带头走出了陶艺馆。
两人才走到门口,他就眼尖的看到陶艺馆门口停了两辆车子。
一辆是他的,另一辆…是邵云霆的。
他很诧异,邵云霆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们出来后,那辆车的车门打开。
邵云霆一脸阴森的从车里走了下来。
凌筱玥愣了一下,本能的后退两步。
邵锦誉蹙眉:“二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闭嘴,滚。”
邵云霆看都没有看邵锦誉一眼。
视线只是冷冷的落在凌筱玥的身上。
凌筱玥咬唇,面对邵云霆这样的视线,她竟觉得有些害怕。
“二叔,你…”
“我让你滚。”
眼看着邵云霆这样对邵锦誉。
凌筱玥连忙道:“方便面,你先走吧,我没事的。”
“这怎么能行呢。
是我把你带到这里的,就该由我负责送你回去?”
邵云霆这时才冷笑一声转头看向邵锦誉。
“你确定你有这样的能力?”
邵锦誉蹙眉:“二叔,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
你这样对我,大家都没好处的。”
“一家人?谁承认过?
我警告你,我现在耐性有限。
如果你不走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走。”
凌筱玥强硬的将邵锦誉推到车边。
“你先走吧,拜托你了。”
“土包子,你一个人不行的。”
“为什么不行,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如果他能吃的下,那就随便吧。”
凌筱玥这话声音很大。
邵云霆蹙眉,这女人,倒是豁出去了。
“你快走吧,我总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
我从小就不是什么缩头乌龟。
有些事情,早晚要面对的。”
邵锦誉想了想,终究是含恨上了车。
他痛恨自己现在没有力量保护凌筱玥。
他发誓,一定要改变现状。
邵锦誉开车离开后,凌筱玥回身看向邵云霆。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不是说过吗?
世界就这么大,只要我想找。
没有找不到的人。”
凌筱玥咬唇:“你还找我做什么?”
邵云霆冷喝一声:“你说呢,跟我回家。”
他说完冷漠的白了她一眼上车。
凌筱玥轻呼口气,暗暗的提醒自己。
筱玥儿,加油,别怕。
她伸手拉开车门上了车。
邵云霆一脚油门踩下去,两人已经跑出了十万八千里。
凌筱玥气坏了:“诶,你怎么开车的啊。”
邵云霆侧眼瞪他。
诶?这是她对他的称呼?
连个名字都没有,就直接诶?
这个女人果然是变大胆了。
“不然你来开?”
凌筱玥双手直接抱怀:“我吃饱了撑的不成。
有免费的司机不用,干嘛要自己开车。”
她的话句句带气。
邵云霆扬了扬眉,没有搭理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我给你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为什么要接?
我们是什么关系?”
邵云霆咬牙:“你说呢?”
“我说?我说我们是陌生人。”
“陌生人?”
“难道你不陌生吗?
我跟你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
我居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谜一样的存在。
我以为你喜欢我。
可到头来呢,你在玩弄我。”
邵云霆一脚刹车踩到底在路边停下。
“你说我玩弄你?”
“不是吗?”凌筱玥心想着,反正已经这样了,破罐子破摔。
“如果我玩弄你,我现在来找你干嘛?
如果我真想玩弄,我干嘛要天天跑到你那个比浴室还小的破房子里陪着你。
凌筱玥,你脑子真是秀逗了。
我是谁有什么重要的。
眼前的人对你怎么样才是最重要的。”
“你怎么那么会说风凉话呢?
我那比浴室还小的破房子怎么了?
你在那里住的时候我是缺你吃了还是让你穿着脏衣服
出门了?
我是委屈你了还是让你干活了?
你天天跟一大爷似的往那里一坐,对我呼来喝去的。
我说过什么吗?
我无怨无悔的伺候你,就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诚实善良的好男人。
可是你呢?你居然骗我。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邵云霆第一次觉得,女人发起飙来真是不可理喻。
“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资格让我对她们呼来喝去的。
你该感到庆幸才对。”
“对不起,我这肚子里庙小,盛不下您这大船。”
“所以你想怎么样?”
“呵?我想怎么样?”凌筱玥咬牙:“我想让你收拾包袱从我家滚出去。
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以。”邵云霆转头淡定的看她。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以后我自然就没有什么必要再跑到你那破房子里去住了。
你以为我很愿意去是不是。
从今晚开始我就搬出来,你满意了?”
“你…”凌筱玥咬牙大声喝道:“满意,满意的不得了。”
邵云霆郁闷了一下。
他最近是不是脾气太好了。
凌筱玥这么跟他吼,他居然都没有生气。
邵云霆重新发动车子,一路开回了市区。
不过,他没有送她回家,而是直接将她带到了他的别墅里。
车子开进了车库,他打开门下车。
凌筱玥咬牙:“邵云霆,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愿意送我就算了,干嘛把我载到这里来?
你是为了跟我炫耀你多有钱吗?
拜托,我一点也不羡慕嫉妒恨好吗?”
她下车将车门狠狠的甩上。
“你不送我我也照样能回的了家。
再见,不,是再也不见,哼。”
凌筱玥气愤的就往门口走去。
可是,在车子开进别墅后院的时候,后院的大门早就已经自动关上了。
邵云霆也不上前阻拦。
就这么抱怀站在那里瞅着她。
来到门口,她仰头看着高大的铁门拉也拉不动。
气的要死的她转头喝道:“邵云霆你给我开门。”
“我为什么要开门。”
“你不开门我怎么走。”
“谁允许你走的?
你不是让我从你那个小破屋里滚出来吗?
我答应你了。
但是,你以后必须要来这里住。
这是让我滚出你家的代价。”
“你…我凭什么住进你家?”
“凭什么?
真是开玩笑。
你睡了我的人,怀了我的种,还想说走就走不负责任?
你当我邵云霆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邵云霆邪魅的勾唇一笑,凌筱玥傻眼了。
“你…你胡说什么呢。
我听不懂。”
凌筱玥脸色一僵,有些慌张的别开视线。
她本来打算彻底跟他决裂后离开南城的。
可他怎么会知道她怀孕了?
难道是邵锦誉说的?
不不不,不可能的,邵锦誉不会出卖她。
邵云霆缓缓走近她。
“真听不懂?
那我带你去医院里检查一下,你立刻就可以懂了。”
凌筱玥屏住呼吸,一句话也不敢乱说。
邵云霆神情淡淡的道:“没想到你还挺能藏事儿。
你住院的时候医生就已经告诉我你怀孕了。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你竟然就是不告诉我。
凌筱玥,你这是打算不负责任的把我从你身边踢开是吗?
我还是那句老话。
我邵云霆可不是那么容易欺负的。”
“你神经病吧,你都跟别人订婚了,凭什么现在却反咬一口?”邵云霆扬眉:“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跟别人订婚了?”
“你…你是没说,可电视上说了啊。”
“电视上说的关我什么事?
如果电视上说我有一万个老婆,那我是不是就真有一万个老婆了?”
凌筱玥心下一喜:“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跟云子安订婚?”
“当然没有。
从前,我跟云子安的确是要订婚的。
不过她后来跟别的男人跑了。
而刚好我又遇见了你,所以订婚一事并未成形。”
“所以,我不是小三儿对吧。”她忽然激动的上前一
步。
邵云霆无语,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
“当然不是,怎么,现在高兴了?”
“高兴?高兴什么?即便你跟云子安没有订婚。
可你不也还是骗了我吗。”
“你要真说我是骗你,我倒觉得着实冤枉。
我从来没有告诉你,我不是邵氏集团的总裁不是吗?
是你自己因为误会才以为邵氏集团的总裁是个老头子的。”
凌筱玥郁闷,那天在总公司门口碰到的那位中年男子。
他的随行人员叫他董事长,他就真以为对方是邵氏集团总裁呢。
真是个天大的大乌龙啊。
可是…,邵云霆难道就没有错了吗?
“你明明知道我误会了,为什么不解释?
如果你告诉我你才是邵氏集团的总裁,我还能攀着你不放不成。”
“我总不能逢人就说我是邵氏集团的总裁邵云霆吧。
这太炫富了,我为人一向低调。
那样解释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
凌筱玥无语,怎么到头来都是他的理儿?
邵云霆伸手拉起她的手腕,转身就往别墅里走。
“行了,别叽叽歪歪个没完没了了。
为了找你,我可是连晚饭都还没吃呢。”
凌筱玥就这么被强硬的拉进了别墅里。
这别墅里光雇佣的阿姨就四个。
还有两个司机。
邵云霆进了大厅后,把六人一起叫了进来。
他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坐进沙发里:“这位是凌筱玥凌小姐。
以后她会跟我一起住在这里。
她怀孕了,你们小心伺候着她的饮食起居。
还有,这事儿不要让老太太那里知道。
不然…谁走漏的风声,谁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是。”六人一起恭敬的对凌筱玥鞠躬:“凌小姐。”
“厄…你们好。”凌筱玥有些拘束的起身鞠躬。
邵云霆摇了摇头,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这一晚上,凌筱玥睡的极不安稳。
这一天过的,就像是过山车似的。
早上开开心心的去上班。
可是画廊里却丢了一副一千万的画。
她被诬陷,被甩耳光。
好不容易回到公司后心情好了些。
可谁知道下班又看到了邵云霆订婚的新闻。
本来好转的心情顿时又一落千丈。
跟邵锦誉去疏散心情,想着这以后要怎么办呢。
结果邵云霆又找来了,告诉她这一切都是误会。
这尼玛…耍人呢。
第二天早上闹钟一响她就坐了起来。
看着陌生的房间,她愣了半响才想起来,这是邵云霆的别墅。
她揉了揉头发,头沉沉的下床洗漱。
洗漱完毕她出了房间。
房门口,李阿姨端着牛奶站在那里恭敬的招呼了一声。
“凌小姐,这是给您准备的牛奶。”
“厄,李阿姨早安。”
“凌小姐喝了牛奶就下来吃早点吧。
先生已经在楼下等您了。”
“好,谢谢李阿姨。”
李阿姨转身先下了楼。
凌筱玥呼口气郁闷的闭了闭眼。
这完全就是把她的世界给颠覆了啊。
她接受不了。
有钱人的生活完全就是在折磨人的神经呢。
下了楼,吴阿姨正在照顾邵云霆吃早餐。
看着邵云霆在家里的待遇。
凌筱玥总算是知道邵云霆在她家的时候为什么总是那么趾高气昂的指使她了。
他这病不是死不要脸症晚期,完全就是皇帝病晚期。
“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以为你今天一定会睡到下午。”
邵云霆看着凌筱玥在她身边坐下。
“怎么可能,我有闹钟的,我还要回家去换衣服赶着去上班呢。”
“都怀孕了还上什么班?
你就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养胎吧。”
“我才不要呢。”凌筱玥坚定的摇头:“我不要做寄生虫。”
李阿姨与吴阿姨对望了两眼。
这小女生倒是挺个性的。
“如果你坚持,那就去公司玩儿吧。
记住了,不要做体力活。
另外吴阿姨,你去问问小李,我昨晚让他准备的东西他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让他赶紧给小姐送来。”
“是,先生。”
吴阿姨恭敬的鞠了鞠躬转身出去。
没多会儿,她跟小李一起提着大包小包的衣服走了进来。
小李道:“先生,小姐的衣服送到楼上去吗?”
“恩,吴阿姨,你去摆放一下吧。”
邵云霆擦了擦嘴看向凌筱玥:“我吃好了,你慢慢吃。
今早我有个重要的视频会议要开不能送你。
以后小李就是你的专车司机了。
一会儿你吃完上楼换好衣服坐小李的车去公司上班。”
邵云霆的话让凌筱玥有些云里雾里的。
什么情况,邵云霆已经让人去她家把衣服搬来了?
吃过饭上楼去看的时候,她完全傻眼了。
整个衣柜里清一色的全都是新衣服,而且…全都是名牌。
曾经,她想都没有想过的名牌。
身边的吴阿姨见她傻住了,上前提醒道:“小姐,再不换衣服的话就要迟到了哦。”
凌筱玥不情愿的将价值连城的衣服穿到身上。
那一刻,她真的相信了那句话。
人靠衣装马靠鞍。
邵云霆在楼上开完视频会议后,秘书大钊打来了电话。
“总裁,云小姐带到了。”
邵云霆眼神邪魅一扬:“带进来。”
---题外话---妞儿,今天两万更新,一会儿还有一章哦,求首订首订首订哦~~
第78章 我不是下贱,是因为爱你
? 时隔大半年,云子安再次来到邵云霆的别墅。
心情竟然是这样的复杂。
最后一次来这里的时候。
她是趁着他不在家偷偷来还订婚戒指的。
离订婚只剩几天的时候,她反悔逃跑了。
她其实想过的,她这一走,云霆哥势必要受到嘲笑穹。
可当时为了爱情,她竟是什么也顾不上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放着自己身边的真玉不要。
非得去抓那乔装成璞玉的破石头。
这半年的生活对她来说简直就如同噩梦一样。
也是这半年的逃婚生活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当一个人有权有钱的时候才能拥有全世界。
否则,不管走到哪里,都只能是个乞丐而已。
陈大钊将她送到邵云霆的书房门口就汀了。
他敲了敲书房的门:“总裁,云小姐来了。”
“让她进来。”
云子安对陈大钊点了点头推门走进了邵云霆的书房。
陈大钊耸了耸肩。
第一次听说云子安逃婚的时候他真的是吓了一跳nAd1(
在他的印象里,云子安就是个典型的乖乖女。
从来不张扬,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
没有什么坏脾气,不管别人与她的身份有着怎样的悬殊。
她都总是带着笑意迎人。
她的笑容不虚伪,所以不管走到哪里,别人都很喜欢她。
也或许正因为她的平易近人。
那个胆大包天的杨晋池才会对云子安动了歪脑筋。
云子安从小的生活环境都被保护的很好。
她的一切生活都由云董事长和夫人一手安排着。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从未经历过什么挫折。
自然也没有见识过社会上各式各样的男人。
所以,当杨晋池带着他独特的幽默风格走近她的时候。
她被这个男人的幽默风趣给折服了。
一辈子都安安分分的少女被扯动了少女芳心。
她就这么不顾一切的跟着杨晋池私奔了。
不过可惜了。
如果她能一直乖乖的留在总裁身边的话。
本来可以很幸福的。
总裁为人就是这样nAd2(
外冷内热。
虽然他对人总是冷冷淡淡的。
但只要对一个人好,就会是真的好。
比如,总裁对他们这些下属。
哎,明明是很好的姻缘来着呢。
云子安拘束不安的走到书桌前看着邵云霆。
“云霆哥。”
邵云霆唇角勾扯着邪魅的笑容。
“行啊,云子安,几天的美国生活把你从一块干净的白布染成了黑色的了。
居然学会暗中使用卑鄙手段了。”
云子安蹙眉,“云霆哥,我知道,你说的是新闻上关于我们订婚的消息那事儿是吗?”
邵云霆扬眉默认,他倒要看看她是如何解释的。
“云霆哥,你千万不要误会。
那个…那个是个误会。
泄露我们订婚消息的那记者是我的朋友。
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昨天我们一起喝茶。
聊着聊着我就说起了过去的事情。
我觉得自己很是后悔。
所以跟她聊天的时候说了许多的我们的事儿nAd3(
我没有跟她说我们订婚了。
我说的是我们差点订婚了。
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在哭,所以她听的不是很清楚。
我是今早起来才看到了新闻。
当时我也是吓了一跳。
我给那个朋友打电话,本来也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可她说她今早接到了通知,她被辞退了。
我知道,这事儿一定是你做的。
云霆哥,她不是故意的。
这事儿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
千万不要追究她的责任了好不好。”
邵云霆冷冷的嗤笑一声:“你当你自己还是从前的云子安吗?
你说什么我就会帮你做什么?
云子安,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你现在所受到的惩罚还远远不够。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你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的恶劣。
还有,怎么处置那个记者是我的事情。
我在记者这一行当里封杀了她也是对广大的市民负责任。
有她这种不查清新闻真实性就敢乱播的记者。
这社会的正义和真实何在?
我也不得不奉劝你一句。
人呀,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
你真当有了那条新闻我就会对你负责?”
邵云霆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走到她的身边。
“我不是说过了吗?
我还宠你的时候,你想说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
可一旦我不宠你了。
那你就什么也不是。
我的话不是说着玩儿的。
还有,你也不必再多费心了。
我对别的男人玩儿剩下的没有兴趣。”
云子安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云霆哥,你说…我是别人…剩下的?”
“不是吗?”邵云霆抱怀邪魅的睨着她。
“你敢对天发誓,你跟杨晋池没有上床吗?”
云子安咬唇,她不敢。
“所以,就因为我犯过一次错误。
我这辈子就再也抬不起头了是吗?
从前你找过的那些女人,又有几个是第一次的?”
“没有,所以,她们都不会成为我的妻子。
只是床伴而已。
当然了,如果你想要做我的一Ye情对象。
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的。
怎么,你要吗?”
邵云霆蹲下身,他手抬起,手指在她的脸颊上轻轻的划了一下。
见她没动,他的手指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她的锁骨上。
云子安咬唇,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似乎在等着他继续下去。
邵云霆手指顿住,冷冷的起身退开两步低头盯着她:“真是下贱,给我滚。”
云子安低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止不住滴落。
她缓缓站起身,倔强的擦掉眼泪仰头看向他。
“云霆哥,我不是下贱。
我这样是因为我想明白了。
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如果你坚持认为我是下贱。
那我愿意认下这个罪名。
只要…只要你能开心。”
云子安擦干眼泪,慢慢的从他身边往外走去。
邵云霆蹙眉,脸上带着一丝烦躁。
云子安出了书房,陈大钊挠了挠头:“云小姐,我送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