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14部分

生无限的生机。
“呵呵,你们可别小看这片枫林,到了秋天,这里一片火红,漫天飞舞着枫叶,那情景不知有多美,这里可是有名的幽会场所!”一个执队人员嬉戏地说道,声音透着发自心底的愉悦。
夏云的宿舍在318,男子宿舍楼三层的十八号房间,所幸他们每人一个房间,不然夏云真不能保证女子的身份不会被发现。
穿过长长的走廊,夏云领取了房间的钥匙。
房间不大,却五脏俱全,不仅配有独立的的卫生间,还有阳台。大大的落地窗将阳台和室内隔离开来,耀眼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射到屋内,青色的窗帘被固定在两端,在阳光的晕染下留下一片青灰的光芒。
室内放置着一架双层的单人床,下面住人,上面放置东西,之间相隔一米八以上,丝毫不影响行动。床的对面一字排放着衣柜、桌椅、书架……等。视线在屋内逡巡看一遍,夏云缓步走到落地窗前,“呼啦”一声将之打开,接着又打开阳台上的窗户,让清新的空气一股脑穿到室内,夏云双手撑在窗棱上,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只剩下她一人啦!
室内放置着一架双层的单人床,下面住人,上面放置东西,之间相隔一米八以上,丝毫不影响行动。床的对面一字排放着衣柜、桌椅、书架……等。视线在屋内逡巡看一遍,夏云缓步走到落地窗前,“呼啦”一声将之打开,接着又打开阳台上的窗户,让清新的空气一股脑穿到室内,夏云双手撑在窗棱上,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只剩下她一人啦!
以后这里将是她的住所,而她在这个地方至少要呆到两年以后的南宫宇文一约。
“扣扣,扣扣!绝云,在吗?”门被敲响的瞬间传来秦非的声音,适时将神思中的夏云拉回来。
“有事?”夏云将门拉开,望向门口的秦非问道!
“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们刚刚还约定好了一起在校门处见面的啊!”秦非微微一愣,继续说道!
“哦,那没事走吧!”夏云随即走出房间,将房门合上,随着秦非一起向外行去。
校门处,商文等人早已等在哪儿,见夏云从教学楼道出来,远远地招着“绝云,你可算出来了!”
“对啊,我们快去吃饭吧,再等下去,非饿死不可!”
“绝云,好久不见!”祁月索奇突然上前,对着夏云微笑道!
“是啊,好久不见!”夏云微微点头,脸上一如既往的冷漠。
“上次多亏了你们狂龙佣兵团,走,这次我做东,权当感谢上次的救命之恩和庆祝结交各位好友!”
一伙人拥着夏云,在一众好奇的目光中向着酒楼的方向行去。
“听说明天就要新生训练了,大家准备好了没?”商文端着一杯酒,突然问道,眼神瞥过一脸淡漠的夏云。这小子,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副事不关己的表情,真让人恨得牙疼。
“啊,这么快?我还准备多玩几天呢!”祁月淼淼听言一阵惊叫,满脸的抱怨之色。
“听说是白面书生负责我们的训练,希望不要太严厉!”秦澜担忧地说道,女孩子最拍的莫过于吃苦,而她秦澜在家族中何时吃过一丁点的苦头?
“我看白面书生脾性温和,很好说话的样子,应该不会为难我们的,大家不要太过担心!”商文说起新生训练并不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恐慌,只是想要引起注意的那人仍然静静地品着手中的美酒,丝毫不曾将注意力投注在他们的对话上。
“绝云,想什么呢?大家都在谈明天的新生训练,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么!”秦非坐在夏云的身旁,用胳膊肘碰碰她问道。
“恩,尽力而为就行!”若要论训练,前世的魔鬼之旅、恐怖游戏、单人挑战、越级考验甚至是群集攻击,什么时候她缺乏过呢,体验一下这个时代的训练或许是个不错的经历。
想到此处,夏云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整个眸子如冰山瓦解瞬间温暖如春,性感的嘴角微微勾起,漂亮绝魅的脸庞散发着极大的诱惑力,众人呆呆地看着那眉那眼,那如春花绽放的绝魅容颜。
枭熊甚至能够听见自己口水泛滥的声音,什么时候,男人比女人还好看,这世界完全颠倒了!
“咳咳!”商文最先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刻意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失态,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全体静默了一秒,而后各自捡着话题聊天,偶尔抬头偷偷刷两眼夏云。
第二天,艳阳高照,洛神学院魔幻班十班五百三十六人集合完毕!
“大家好,我是负责你们新生训练的导师白面,人称白面书生,之前我们在玄风号上见过!相信很多同学已经认识我了!”一身黑色紧身的白面书生双手背后,举止优雅有度,神情自若地看向一众学子。
“导师好!”回复他的是整齐的问候声,一众学子朝气蓬勃,兴致昂扬地看向这个神一般的男子。
“恩,很好!不过要求说在前面,你们要有心理准备!”白面微微点点头,神情严肃地看向众人,审视般的目光让欢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整个大陆参加洛神学院考核的学员有十万之众,而录取人数不到两千,相信大家都知道,能够留下来的,除了实力还是实力。所以,想要走得更远,想要得到更多的认定,就必须付出一定的努力。从现在开始,拿出你的态度,亮出你的时间,认真走好每一步!”
“我希望,在我的训练中,不要有人无故缺席,不要半途而废,不要怨天尤人,最后,我申明,违规者将会受到严格的惩罚,表现优秀者会得到意外的惊喜!”
“好了,大家按照班级顺序,依次站好队列,半个小时后开始训练!”白面书生再次望望众人,白净冷冽的脸上带着莫名的兴奋,仿佛已经看见了很多落入狼圈的小绵羊。
“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让我们半个小时后开始训练,那现在我们该干嘛!”白面书生一离开,场面又恢复了热闹,不少人已经交头接耳、互相攀谈起来。
“什么意思,当然是列队啊,难道这还要白面大人教不成?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堂堂幻尊强者怎么会屈尊教导这个!”
“呵呵,绝云,我站你后面吧,我的个子稍微高点!”秦非和绝云同一个班级,白面书生命令一下,就自动调整着队形,在他的印象中,排队无非是按照高矮顺序组合而成。
“恩,没事,你站我后面吧!”夏云无所谓地摇摇头,她现在只期盼着训练快点开始,这样干巴巴地等下去确实很无聊,还不如做点什么来得实在“那边,魔幻班级就在那边!我们过去吧!”一道洪亮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圆形操场上的众人全体望向声音的发源地。
“南宫雷诺!是南宫家族的人!”一个眼尖的少年发现了到来之人,兴奋地说道!
南宫家族,星芒大陆商业世家,经济雄厚,实力强大,能够与南宫家族交好,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前面,南宫雷诺、南宫语、南宫袭三人并行而来,南宫雷诺站在两人的中间,一双眸子闪亮异彩,稚气圆润的脸上带着高傲自信的微笑。
“好眼光,本公子正是南宫雷诺,南宫家族的二少爷。”南宫雷诺走到说话人的跟前夸耀道,语气甚是得意,根本不把周围人放在眼中。
“南宫少爷和我们一个班真是荣幸之至啊!在下唐德,以后请多多指教!”少年喜上眉梢,讨好地说道。
“你好,我是赵松!”
“我是元峰!”
场面因为南宫雷诺的到来顿时混乱起来,不少人上前和南宫雷诺攀着交情,南宫袭和南宫语见怪不怪地站在一旁,无所事事地静静看着,嘴角统一勾起一道讽刺的微笑。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南宫雷诺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看着夏云和秦非。
“额,在下秦非!”秦非微微点头说道。
“你叫什么?”此时南宫雷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夏云的身上,眼前这个漂亮得过分的少年,竟然一直无视着他的存在,即使是从刚才到现在,也只是看了自己不到一秒的时间。
“绝云!”夏云嘴角微勾,漆黑如墨的瞳孔微微一缩,望向南宫雷诺说道,冰冷干脆的音质让在场的众人忍不住泛寒。
“额,你好!”南宫雷诺再次晃晃神,一反常态地说道,圆润的脸蛋微微泛红,一双漆黑清澈的眸子泛着一丝疑虑。“绝云?”。
“南宫语!”
“南宫袭!”见南宫雷诺对夏云的反应,静静站在两旁的南宫语和南宫袭终于开口说道。
“武者?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白面大人也在!”
离开了一段时间的白面书生领着一队人员正向圆形操场魔幻师班级走来“大家不要惊讶!我将武者班级的六百五十二人带来,是和大家一起进行训练的,训练过程不分武者和幻者,一律统一要求,第一项体能训练,幻师班级在前,武者随后,目标中心广场女神像,五个来回,限时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从这里到学院大门都有两里的路程,到广场中心的女神像至少有五里路,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完成?”
“是啊是啊,除非能飞,否则我看没希望!这里难不成还能出个幻宗强者?”
“算了吧,连个幻灵都没有,你还指望幻宗,你当萝卜白菜,是这么好得的么!”
随着白面书生一声令下,场面立刻喧闹起来,大家都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向不为所动的白面。
半个时辰,来回一趟还有可能,若是五趟,这完全是痴人说梦。
“另外警告各位不要打什么小的算盘,这枚记忆球将记录你们的全过程。”白面一声冷笑,白皙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枚碗口大小的五彩晶石,正是大陆上高价难求的记忆晶球。
“记忆晶球!我的天,这白面大人出手也太大方了吧!这枚彩色的晶球至少在十万金币以上吧!”众学员倒吸一口凉气,双眼瞪大地看着那枚光彩四射的水晶球。
记忆晶球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透明圆球,只能在现场录制,距离远了就不起作用,另一种是彩色的晶球,在阳光照耀下五彩纷呈,夺目绚丽,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也能清晰地记录所要保存的内容。
“计时开始!”白面轻启薄唇,无视一干人的羡慕嫉妒,残忍地宣布道“啊,快跑!”刚刚还是喧闹踟蹰的队伍,现在做鸟兽状,争先恐后地向大门处奔去。
“绝云,快,我们快跟上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秦非刚准备往前冲,看见夏云站立不动,催促道!
“你觉得你有可能在半个时辰内来回五趟么?”夏云抬头悠悠地问道。
“额,绝不可能!”秦非稍稍一愣,随后肯定地回答道。两趟都不可能,更何况是五趟!
“仔细想想,还有没有特别的路可以到达广场中心的女神像!”夏云思虑地问道,双眼同样在四周探查!既然白面书生说得出,那就一定可以做得到,只是这之间缺少媒介或者他们所忽略的东西罢了。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白面大人只叫我们来回五趟,从这里到广场中心的女神像,可是并没有规定我们的路线啊!不过我对学院的路线同样不熟啊,要不找人去问问!”
“绝云!”
“绝云!”
商文等人从队伍中脱离出来,向着夏云这边走来。
“你们怎么都没跑!要不大家一起吧,应该很快就会追上大家的!”商文不解地问道,如果不是远远地看见夏云和秦非站着不动,他们早就和着众人跑了。
“你知不知道从这里到中心广场其他的路线!”夏云盯着商文认真地问道。
“我昨晚没事,从宿舍楼后面的小道一路往前走,结果就是中心广场的侧门,大概两三里的样子,难不成?”商文随即恍然大悟,双眼泛光地看向一脸笑意的夏云。
“走,我在前面带路,大家跟上!”商文立刻奔跑起来,夏云等人紧跟其后!
“看来也不全是傻子嘛!”夏云等人走后不久,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现两道人影,赫然就是宣布开始的白面书生和另一个男子!
“呵呵,每年都是老样子,这次倒有点新鲜啦!”白面望着夏云等人消失得背影微微笑道,白净无波的脸上兴起一道趣味的光芒。
夏云五人催动全身的魔幻之力,奔跑的速度发挥到极致,仿佛一道青烟,一溜烟就跑得没踪没影。
“妈的,老子跑不动了!”学院大部队,一个浑身肥肉的男子慢慢脱离队伍,如同打焉的茄子,瞬时萎了下来。
“快跑,就算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跑完,也要尽量超过别人!”
“呼呼!累死了!”
“呵呵,看来我们是第一批到达的呢!”商文绕着广场女神像跑了一圈,继续往回跑,不忘提醒众人说道,脸上的笑容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没有绝云提醒,你现在还在学院大门处呢!”秦澜一声娇笑,不甘落后地赶上。
“那是,绝云兄弟是大家的福星,有他在,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商文毫不犹豫地赞道,对于夏云,他是打心眼儿地佩服。
“大家不要聊天,保存体力,继续跑吧!”夏云适时制止大家的松懈,一圈下来,一脸轻松,跑步与她而言简直是游戏,自从在夏家往返山岭之间以后,她的体力大幅度提升,速度更是不用说,若不是顾着身后的几个同伴,她早就远远地将他们甩开,说不定现在都跑了两圈了。
“加油!”众人齐声鼓励,仿佛注了油的汽车,瞬间充满无穷的动力。
“绝云!”
“商文!”
“秦非!”
“秦澜!”
“任务完成,前来报到!”四人异口同声,对着一脸冷然的白面书生说道。
“还有我,枭熊!”枭熊磨磨蹭蹭,终于在最后一刻赶到现场,双手撑在腿上,弯着腰,大口喘着粗气,好不容易赶上来了,五趟下来,他的小命丢了半条。
“很好!表现得不错!”白面书生微微点头,一双眸子染上笑意,看向夏云等人说道。
“哎呀,累死累活才跑了三趟!”
终于有人陆陆续续到达操场,一个个像是丢了半条魂,个个低着脑袋,磨磨蹭蹭地走过来。
“白面大人!”
“白面大人!”
“恩,刚刚的状况大家也都看见了,离我所要求的目标差了一大截!可以说,你们都不合格!”白面书生满色严肃,高声说道,声音穿透空气传到每一位学员的耳中,带着强劲的威慑力,让本是低落的人群更加萎靡,众人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其实今天的状况我早有预料,不过,有五个人成功完成了我的任务!”白面书生的语气一转,神秘地说道,声音中带着难得的喜悦。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可信置地张大嘴巴,双目圆睁,眼神中透着惊讶。
“这怎么可能?”
“是啊,萧白是五星大魔幻师,到头来也只是跑了三趟!”
“对啊,那么多武者,体力比我们这些幻师强多了,也没见能跑出四趟的啊!谁这么有能耐?”
“呵呵,大家不必惊讶!说实话,他们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也在我的意料之外。”白面书生双手在空中微微下压,安抚着躁动的人群。
“他们就是此次完胜的五人组!”书生身子一转,右手微抬,指向夏云等人说道。
“就他们几个?没开玩笑吧!瘦得瘦,胖得胖,还有一女的!这也能胜?”人群中的反对之声越来越大,直接忽视白面书生的话,看向夏云等人的眼光充满着怀疑,赤裸裸的怀疑。
“绝云!原来就是他!”南宫雷诺恍然大悟,漆黑的眸子带着前所未有的战意,原来他就是那个传说中能在凌老的两成威压下持续一段时间的人。
“这个人不简单!”南宫袭上前在南宫雷诺的耳边轻声说道,锐利的双眸同样饱含兴趣,甚至他身后的南宫语也一改往日的冰冷之态,仔细地大量着夏云。
“我不服!”一个浑身肌肉,五大三粗的武者直接从人群中跳出,指着夏云等人说道。
“哦,你有何不服?”白面书生仿佛预料到了有人会挑衅,双眼微眯,静静地等待答案。
“我在队伍的最前方,怎么没有看见这几个人,如果他们确实跑完五趟的话,又怎会碰不着呢!”洛魁愤愤不平地说道,他是武者中的佼佼者,平时争强好胜,此时当然不肯轻易认输。
“呵呵,这个简单!”白面书生单手一挥,一道白色的屏幕出现在空气当中,底下众学员个个仰着头,聚精会神地看向空中的影像。
影像之中,夏云跑在最前面,身后跟着商文等人,他们穿过学生宿舍楼,越过小树林,在一条幽静的小道上奔跑着,很快,影像中出现了一道侧门,穿过侧门,直接到达了广场,广场中心的女神像赫然立在眼前。
“不公平,我们都是从学院校门处经过的,他们抄近路!”
“对,也难怪他们会来回五趟!”
“第一,他们从这个位置到达了广场中心女神像!”
“第二,他们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五趟!”
“第三,你们还有什么不服的么?”白面书生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幽幽地说道。
“记住,成功有时候靠得不仅仅是实力,还有头脑,他们为什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想到最佳的解决办法,而你们却不能呢?”白面书生突然语气转冷,浑身的气势陡然提升,带着强者的威压袭向众人。
“想要成功,便要想尽一切手段,而不是光靠嘴巴,怨天尤人,注定成不了大事!”一声大喝,如同当头一棒击在众人心中。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明天按照班级,进行具体的训练!”长袖一挥,白面书生瞬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第二天。
“一二一,一二一……”一队身穿黑色紧身服的少年少女,统一头带黑巾,脚穿皮靴,腿上绑着两个大大的布袋,在烈日下进行着长跑训练!
夏云跑在魔幻一班队伍的最前列,身后,南宫雷诺紧追不舍,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米左右。魔幻一班其他学员更是以夏云为代表,由始至终都是踏踏实实地奔跑着。
“他到底是不是人啊,跑了这么久都不见停歇,速度还一点都不落下!”终于,队伍中一个白净娇弱的女生嘟嘴抱怨,看向夏云的眼神却是百分百的佩服。
“别看他个子小,爆发力却是我们班最强的,真是怀疑他的那份耐力是怎样练出来的,如果是我,早就从第一的位置退下来了!”一位男生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开口说道。
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队伍仍在前进中,一个小时以后,魔幻一班的队伍穿过洛神学院西侧的教学楼,开始踏上略带原始坡地的黄土高地。队伍所过之处,扑扑灰尘,如狼烟般掠起,众人掩口悟鼻,喧闹的队伍顿时安静下来,只是众人的表情比吃了黄连还难看,一个个眉头紧皱,满眼厌恶,平时衣装华丽,双手不沾灰尘,现在却满身尘土,如果可以,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脱离队伍,寻一处干净的湖泊,好好除一除身上的晦气。
反观夏云,双唇紧闭,目光坚定,丝毫不被周围的尘土所影响,双腿不断交换,腿上沉重的沙包一点点摩擦着裤管,带来一股不小的热量,灼烧着稚嫩的皮肤。双腿如同灌铅般,酸软无力,双脚落在地上如同踩在棉花上。
“你估计还能坚持多久?紧跟夏云其后的南宫雷诺终于忍不住喘着粗气询问道!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在暗中和夏云叫着劲儿,如果不是为了争一口气,他才不会傻傻地跑这么远,只是这个傻小子怎么就那么有精力,难道他都不用休息的么!平日被家人宠惯的他,虽然在修为上胜过一般的同龄之人,在生活自理和忍耐之力上却是大打折扣。“一直到终点!”夏云嘴角微勾,亮如星辰的双眸折射出一道慑人的精光。”你不是开玩笑吧!“南宫雷诺一听,立刻不敢信置地询问,眼中掠过一丝嘲讽,如果说刚刚对夏云是佩服,那么现在是实实地轻视,就算是吹牛,那也要看情况,到终点,那意味着什么,从洛神学院一直跑到古域神脉的荒野之原,几百里的路程,打死他也不相信他能坚持那久。“怎么,你不敢比了么?”清脆惑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和轻视,大大地刺激着南宫雷诺不容小觑的心。“谁,谁说的,比就比,谁怕谁?”南宫雷诺高昂着头,嘴角一撇,圆润的脸上掠过一丝红晕,眼睛微闪,复又坚定地望向夏云,他才不会被一个臭小子比下去。“好,到达终点之前,谁也不许休息,若是违规等于自动认输!”漆黑如墨的眼中掠过一丝暗芒,夏云的嘴角扯起一丝嬉戏的弧度,眼中一片冰冷,与嘴角的弧度形成极大的反差。
洛神学院 第四章 比赛赌约
古域神脉的荒野之原在洛神学院靠西的位置,魔幻一班众人在黄土坡地上一路折腾,走走停停,速度直线下降,原本掩嘴悟鼻,静默无声的队伍,经受长久的打击,终于有人忍不住抱怨起来。仿佛是一颗石头丢进平静的湖面,激起千层浪花,抱怨之声此消彼长,源源不断!
“妈的,什么破地方,到处都是灰尘,连棵树的影子都没有!”
“别说树,连棵草都看不见,简直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
“呵,如果真有树有草,估计我们也不会来这个地方受罪了,白面大人完全是哪儿恶劣就将我们往哪儿派遣!”
“就是就是,还不如第一天大队人马一起行动,这份罪我可受不了,现在我宁愿从学院到女神像跑一百遍。”
“就我们魔幻一班倒霉,偏偏分到这个地方,其他班级肯定比我们好一百倍!”
“那可不一定,白面书生可是出了名的公正严厉,我看他们那些人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受着酷刑,反正绝对不会比我们好到哪儿去!”
“这都大中午了,难道还要坚持到天黑不成?”
“我看很难说,或许跑到明天也不一定,这白面大人是变着法来折磨我们,这一趟下去,大家非要脱一层皮不可!”
“哎呀,我的妈啊,我的腿都站不直了,偏偏还有两个沙包在后面拖着”魔幻一班,几十人蓬头垢面,怨声载道,他们前方两百米左右,两个人影傲然站立,正是夏云和南宫雷诺!
“你说他们两个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这两个人算是较上劲儿了,真不懂他们为何这么折磨自己,我们连向前迈一步都难,他们还健步如飞,简直打击人!”
“打击人的还在后头,我们这才降下速度就落下这么远的距离,再走一段,估计连他们的人影都看不见了!”
一滴汗水从夏云的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慢慢滑落,原本晶莹剔透的水光在滑到下巴处时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灰色,成为浑浊的液体。
右手微抬,夏云用袖子微微擦拭额头,眼中仍然一片清明,望向前方的道路充满久违的战意!从洛神学院到现在她所站立的位置,大概行了六十里的路程,时间从清晨一晃而到了中午,明晃晃的太阳当头而照,炙热难耐。估计还有两百五十来里,假若一天一百里,到达终点也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夏云稍稍运转体内的魔幻之力,精确地抽出一小部分魔幻之力,让之减缓体内的疲劳,温养双脚的酸麻!魔幻之力所过住处,疲惫至极的细胞瞬间活跃起来,重新焕发了活力与斗劲儿。
夏云双眼微眯,性感的嘴角微微上启,精致绝魅的脸上划过冷酷的笑意,丝毫不因溅起的灰尘而影响整体的气质,反而给人一种凌乱中的极致之美夏云回过头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满脸狼狈、有苦难言的南宫雷诺。
“怎么样?还能坚持么?比赛才刚刚开始!”朱唇微启,夏云淡然地问道,仿佛只是在讨论一个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
“哼,你别得意,我才不会认输!”南宫雷诺脑袋一撇,直接避开夏云的目光,圆润的脸上划过强忍的委屈之色,心中暗暗咬牙,原本劳累的身体再次焕发出继续向前的动力。
“很好!”轻轻地吐出两个字,夏云转过头,继续不快不缓地向前跑去体内的魔幻之力只是消耗了一小部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夏云决定不再动用,她希望将这次训练当成是对全身大小静脉、肌肉骨骼的考验,夏云也很想知道在没有魔幻之力的支持下,自己能够坚持多久!如果南宫雷诺知道自己累死累活竟然还落在不用魔幻之力的夏云之后的话,估计会气得吐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色渐渐变暗,夏云和南宫雷诺已经成功将一干人等远远地甩在后面,夜色渐渐迷朦,天上的一弯月牙高高地挂着,清冷的光辉洒向四周,成为夏云等人的天然照明用具。
从早上到现在,夏云滴水未进,原本湿润柔软的嘴唇变得干巴巴的,即使是舌干口燥,夏云也丝毫没有动用准备好得水和食物。这点忍耐之力她还是有的,记得前世在撒哈拉沙漠中行走,她创过七天不吃不喝的记录,那个时候的气候条件远远比现在恶劣,还要随时担心流动的沙丘和被狂风卷起的沙尘。
而现在,因为顾着身后之人,不仅行驶的速度缓慢,而且根本不用担心恶劣的气候所引起的意外,如此心安理得的行进之旅,夏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抱怨的,更没有理由让自己降低对自身的要求。
夏云的不吃不喝可苦了他身后的南宫雷诺,为了以示公平,南宫雷诺强忍着饥饿和干渴,硬着头皮一直坚持到现在。原本的傲慢之气全都被一路的奔波打磨得干干净净,他现在开始后悔最初和夏云的约定。
如果不是逞口舌之快,估计现在还和南宫语、南宫袭一起,更不用忍受饥渴交加之苦!如此想着,他不禁有点埋怨夏云,没事坚持那么久干啥,非得老老实实地遵守约定,就不能放放水,让彼此好过一些么?
“还有多久才到终点啊!”一道虚弱沙哑的声音从夏云的身后传来,南宫雷诺双手支撑在腿上,望向前方孤傲挺直的身影询问道。他现在是彻底服了夏云,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走,他总算看清了,原来一路上他总是顾着自己的,看似相同的速度,实则是他对自己的施舍,每当自己的速度放慢一点,前面的速度也会跟着放慢,自己加快,前面也会跟着加快,反正他们之间的距离总会保持在一米左右,即使是他突然加速,距离也绝不会缩短丝毫。
“从昨天到现在估计走了一百来里,还有两百里左右,实在受不了就吃些食物,我可不想到时候被人拖累!”夏云冷冷地说道,行进的速度明显放缓了不少,也让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一米之内。
“哼!”南宫雷诺虽然不想被他看不起,可也实在忍受不了饥饿之苦。闷哼一声,弱弱地从空间戒指中拿出食物,囫囵吞枣一番,看向前方的身影带着倔强的坚持。
吃饱喝足,南宫雷诺重新打起精神,再次踏上行进之旅。
两天之后,古域神脉的荒野之原,一望无际的原野出现在夏云等人的视野中,浓浓的尘土气息消失了,视野变得更加清明,取而代之的是青草的味道。
夏云抬抬酸软的双脚,眉眼弯弯,露出绝魅的笑颜,终于到了!
“到了?”南宫雷诺揉揉双眼,再次看看周围的景致,疲惫的脸上染上绚丽的欣喜之色,无神的双眼片刻明亮至极。
碧绿的原野,杂草丛生,夜风吹拂中,荡起一阵阵涟漪,仿若绿色的海洋,无穷无尽,蔚为壮观。
“真的到了?”强按住心中的激动,一声呢喃自南宫雷诺的嘴中发出,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颤意,没想到如此艰难的行进之旅竟然在他的坚持中完成了!谁能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假的!
“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南宫雷诺一路上的坚持夏云都看在眼中,对她而言,面前的男子只不过是个没有脱离家庭护卫得孩子,能够持续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不过这并不能消磨夏云对他的偏见,事实上夏云是很护短的,谁要欺负一下她的人,她绝对不会让别人好过,而别人欺负到她头上,更不可能会有好的解脱。这三天的比试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她怎么会忘记在夏家的时候,南宫家族带给她的伤害呢!
“嗯!”相对夏云的冷漠,南宫雷诺乖顺了不少,对夏云的态度从最初的嫉妒挑战,到现在的心服口服,在他眼中,谁比他强,谁就有说话的权利“你赢了!”南宫雷诺想了想,终于开口承认道,脸上染起不自然的红晕,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认输,虽然有点不甘心,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更何况在这三天之中夏云没吃没喝,一直坚持到最后,而自己,早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忍不住吃饱喝饱,在公平性上,自己绝对理亏!
“恩!”夏云无所谓地应答一声,双脚继续向前迈去,前方不远处,一面飘扬的旗帜迎风招展,似在欢迎两人的到来!
夏云一屁股坐在旗帜旁边的草地上,意念一动,水和食物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眉头微微一皱,下一秒,一盆干净的清水连带铜色的脸盆出现在脚边的空地上,夏云弯弯腰,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方巾帕,仔细地清洗着脸上的脏物。
动作优雅,不急不缓,一旁的南宫雷诺愣愣地看着,眼中掠过一丝惊讶之色,一想起自己这两天的狼狈之色,脸上升起一丝羞涩。相对夏云而言,自己简直就是肮脏至极,亏得自己满身灰尘地吃着东西。
清洗完毕,夏云又在身上这里拍拍那里打打,待一切清理得差不多了,这才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东西来吃!
“额,这是什么东西?”南宫雷诺狐疑地看向夏云手中的食物,脸上充满大大地好奇,两只黑溜溜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蛋挞!”夏云淡淡地撇了南宫雷诺一眼,继续专心手中的食物,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
轻轻地剥开外面的一层银色的锡纸,整个滑嫩奶黄的柔软呈现在空气中,夏云身子后仰,一手撑在地上,一手缓缓地将完整的蛋挞放在嘴边,双眼微微眯起,享受般地轻轻咀嚼着柔软的滑嫩。
“嗯!”一个吃完,夏云发出一声喟叹,没想到这东西在空间戒指中放了这么久,还如此新鲜,不得不说空间戒指是一个神奇的东西,节能环保、省时省力,比前世的冰箱好太多啦!
南宫雷诺双眼圆睁地瞪着夏云,脸上露出一丝馋色,舌尖不由自主地舔舔双唇,喉结微微蠕动。
“你欺负人!”在夏云连续吃了n个蛋挞之后,南宫雷诺终于忍不住地说道,脸上布满委屈之色,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夏云。
“我吃我的东西,哪有那闲工夫去欺负你!要被人欺负去找别人,我可不奉陪!”夏云干脆收回身后的手臂,整个身子直接歪在草地上,嘴角轻轻上扯,幽幽地说道。
“呜呜,我告诉我哥,说你欺负哦!”一听夏云如此说,三天以来的委屈瞬间找到一个突破点,南宫雷诺哇地一声哭出来!他也不知道为啥感觉心里这么憋屈,偏偏夏云理都不理自己。他以前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呜呜,你欺负人!……”
“额……”夏云放到嘴边的食物瞬间僵住,这是来的哪儿一出,怎么说哭就哭,还是一男孩子!
夏云突然觉得头冒着黑线,双手伸也不是,放也不是!她哪里曾料到这个傲慢无礼的家伙会在她的面前上演一场哭戏,要她哄人,这比杀了她还难。
“你不会是女孩子吧!”夏云从地上坐起身来,望着委屈中的南宫雷诺询问道!眼中一片清澈,明亮的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前面的男孩子,表情真得可以。
“你……”南宫雷诺嘴巴张成o型,望向夏云的眼中充满怨恨之色,脸上一阵青一阵紫,就差没有吐血身亡,今天不仅丢了面子,甚至连里子也没了,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就剩下一个了,给你!”夏云摇摇头,将空间戒指中仅剩的一个蛋挞扔到南宫雷诺的手中,顺便递上一瓶自制的果汁。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跟一个小孩子较劲儿真的值得么?
“哼!”南宫雷诺自知自己理亏,更是哭得没头没脑,脑袋微微低下,甚至不好意思迎上夏云的双眼。
“我要修炼了,不要打扰!”意念一动,夏云将体内的红羽召唤出来,随身保护。双眼微闭,片刻便沉浸到修炼之中。
三天不吃不喝,不停不歇地赶路,让身体的机能全都调动起来,此时正是达到了身体的临界点。
双眼微眯,青莲口诀在心底响起,夏云静静地感应着周围的一切。恍惚中,她来到了一个绿色的空间。绿色的草地,绿色的树木,绿色的湖水,绿色的天空……
一片碧绿的小草生机盎然,迎风摇摆,青青的草香和着淡淡的雾气飘到夏云的鼻端,内视之中,夏云隐隐地可以看见一缕绿色的清新气体仿若炊烟般顺着鼻端慢慢地进入内附,一进入内腑便又化作无数无形的气体,分散到全身各处大大小小的经脉。
鼻端嗅着清香,夏云的眉头微微放松,淡然冷漠的脸上荡起一抹笑意,虽平淡却真实,精致的容颜因为这一笑,更加动人炫目,坐在一边喝着果汁的南宫雷诺正好捕捉到这一幕,喝进嘴的液体忘了吞下,却因为张嘴的动作而顺着嘴角流下,淡黄的液体粘上衣领,染黄了一大片,使得原本狼狈的形象更添滑稽。
“咳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南宫雷诺立刻回过神来,脸上再次染上红晕,脑袋微偏,正好对上红玉满含敌意的双眼。
“唊唊!”红羽双翅微张,身体绷直,锐利的双爪紧紧地贴着地面,轻轻晃动之下,在地上按出两个印子,滴溜溜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子,身体成蓄势待发之势。
“额,我没有要伤害他,我们是同学!”南宫雷诺迫不及待地解释道,不管眼前的幻兽能不能听懂,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澄清一下。
“唊唊,唊唊!”管你是谁,只要接近住人一步,它就要他好看,主人在练功,它要好好地保护主人。
“额,要不我把小灵叫出来和你作伴?”南宫雷诺摸摸脑袋,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幻兽招出来,被这只体型硕大的小鸟一直瞅着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想想还是自家的小灵可爱,他才不会这么对待自己呢!
下一秒,一直小巧可爱的白色锦毛鼠出现在红羽的面前,白色柔软的绒毛,顺滑的尾毛,肚子前两个小巧可爱的袋子,滴溜溜的棕色眼球,短小富有弹性的胡须,一切看上去都是浓缩版的精华,让人忍不住蹂躏。
“唊,唊唊!”看见如此可爱的小鼠鼠,红羽立刻忘了夏云所交代的责任,全部的心神都转移到身下的小东西身上。右爪轻轻探出,小心翼翼地落在白色锦毛鼠的身上。
“唧唧,唧唧……”白色锦毛鼠身子微缩,颤抖地向后退去,棕色的双眼委屈地看向一旁的主人。
“乖,你就让它玩玩,反正也没什么事!”南宫雷诺投给自己的幻兽一个安慰的眼神,直接忽视它的委屈之色,把这只鸟安抚好了就行,他还想好好地睡上一觉呢,如果这只鸟一直在旁边干扰,让他如何安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