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57部分

能原谅他一般。
  浓浓的苦涩充斥口腔,第一次,他觉得如此乏力,如此弱小,她和他在无形中已经越走越远,远到她可以肆掠人命,幻尊强者在她眼中也如同蝼蚁,狂妄如她,该怎么样才能不被她漠视……最后的一丝意识离体,朦胧中,他听见了血肉模糊之声,众人的怒吼、惊呼、惨叫离他是那么远那么远,头顶的太阳晃得刺眼,他只想闭上眼,好好地睡上一觉,或许醒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众人的尸体在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夏云漠然地站着,嘴角的残忍不减,斜肆狂放,反而更加摄人心魂!
  “那个人晕侧了!”轩辕走进夏云,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说道。
  “没用!”夏云目光一顿,顺着轩辕的方向望向一处黑点,无奈,脚下微动,向着南宫宇文的方向走去。
  南宫宇文头发蓬松,满身狼狈,因为长期缺水,嘴角干裂破损,刀削般的轮廓经过这几日的狂晒饥渴显得更加明显,大眼框框,眉头紧皱。
  “哗!”一盆水自南宫宇文头顶倾倒而下,顿时将昏迷中的他惊醒,双眼迷蒙,一个对自己异常冷漠的面孔正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
  “夏云!”南宫宇文心头狂喜,声音破碎嘶哑,挣扎两下,身体陷在泥潭中,加上本身体力耗损,没有成功。
  “哗!”夏云水上浇水,一盆清凉液体再次哐头而下,将半昏半醒中的他激得一身哆嗦。
  “咳咳,咳咳……” 咳嗽之声不断,南宫宇文胸腔起伏,大手狠狠地抹掉眉毛上的水珠,睁开斜肆的眸子,眼中盛着满满的不解。
  “自己洗洗,这是衣服、食物,整理完毕赶快离开这里!”夏云淡淡地瞟了他一眼,在确定他彻底清醒后冷冷地说道,一转身,向着前方行去,轩辕目光晦暗地看了他一眼,跟上夏云的步伐。
  “她,这是原谅了自己么?”挣扎着起身,南宫宇文的心头闪过一丝狐疑,顿时涌起狂喜之色……看着身旁的水、食物和衣服,简简单单,却让他倍感满足。
  狂喝一气,水甘甜清冽,他感觉体内流失的力量在几口下肚的瞬间便恢复了大半,近乎崇拜地看着,犹豫再三,他还是解下衣服,痛痛快快地清洗一番,待一切完毕,南宫宇文坐于独角翼龙向着夏云的方向急赶而去。
  此次的沙漠之旅只是夏云临时性的意念,经过流沙通道一劫,那丝冥冥中的联系已经彻底消失,再寻找下去也是徒劳,或者天焱正是自己寻找的东西也说不定,夏云一向很乐观,从来不会为未果的事劳神伤力。
  从南芜沙漠出来已经两天了,此处贫瘠荒芜,一路上倒是遇见了不少寻踪而来的佣兵,无一例外,他们目标正是自己。
  “走吧,这些小虾米还不值得我们动手!”夏云遥遥头,对着一旁神色狠戾的轩辕说道,这小孩子,越来越嗜血了,简直就是自己前世的翻版。
  “哼,不自量力!”轩辕撅着小嘴,蔑视地说道,南宫宇文的精神恢复得差不多,经过沙漠一旅,他的修为突破到三星幻宗,眉宇之间满是愁绪,没有半点欣喜之状。
  他以为那盆水泼下代表着他们之间的和解,但是完全不若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夏云时待自己的态度依旧是不咸不淡,即使是提供食物也懒得看上自己一眼,一路上那此不怕死的佣兵例是成了他的发泄之物。
  一缕风掠过,一群佣兵浑身哆嗦,回过头,没有任何异常,看来他们是想钱想疯了,竟然会以为有人从身旁经过。
  大街上人来人往,混迹人群,周遭嘈杂拥挤,各种议论之声不绝于耳!
  “唉,你听说了没,隐世家族最近频繁出动,看来这大陆是要变天了!”
  “隐世家族?就是传说中的?”
  “可不是,难道还有别的家族?听说几大帝国国主忙着接洽,正议论着隐世家族重出大陆原因!”
  “那此古老的家族不是都自恃清高,不会和大陆有交际么,这次会是什么事呢!““隐世家族自有现定,淡出大陆几千年,没有大事绝不出没,看来这次是要掀起一阵血雨腥风了!”
  “原来最近人心惶惶是因为这事!” 南宫宇文眉头微锁,薄唇紧抿,淡淡地叹息道。
  隐世家族,大陆至强家族体系,没有人知道隐世家族的具休状况,甚至连他们隐在何处也不自知,唯一深入人心的便是隐世家族实力强横,每次出现必然会在大陆改造一番,传说中几千年前的帝国变动便是因为隐世家族的参与,三大帝国蓝羽、加菲、凤翔加上另外一个特殊的帝国千岛,他们的第一任国主便是在隐世家族的参与下诞生的。
  隐世家族不仅在经济上占有主导地位,在朝政中也渗入了大量的支脉,无形中控制着整个大陆的发展和走向。隐世家族的重出大陆,心慌的又岂止是那此手无寸铁的百姓,整个大陆都陷入一阵恐慌的之中,帝国的国主更是时时刻刻担忧着帝位不保,毕竟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只要他们跺跺脚,这个大陆就会翻两翻。
  “隐世家族一般都是传说中的存在,那此故事也都被人们当做神话来传颂,却没想到真的有这等强悍家族的存在!“南宫宇文无奈地耸耸肩,为夏云讲解道,俊逸的脸颊染上一层愁绪,看来他不得不回家族一趟了,如果说大陆经济受到影响,那么他们南宫家族便是众矢之的。
  “隐世家族? 夏云眸光一闪,一个身影跃至脑海,不知为何,听见隐世家族,她会第一个联想到玄冰身上。
  无论他的外貌、气质还是举止行为都给她一种神秘的气息,一别一年,他现在可好?茫茫大陆,她却不知何处去寻他,难道他一点都不想念自己么,那夜的突然失踪又是为何?
  一层淡淡的哀愁萦绕在夏云周生,清澈纯净的眸子染上一层水色,南宫宇文眯着眼,看着她的容颜,心一阵阵抽痛,他宁愿时时面对她的冷漠,也不要她这般让人疼惜,他一直以为她冷血无情,淡漠孤傲,却不知原来她也有伤心事。
  她迷蒙的眸子又是望向何方?谁令她这般记挂?浓烈的酸意瞬间取代心底的疼惜,南宫宇文眸光阴鸷,嘴角噙着一丝狠戾,双拳紧握,周身泛着寒冽的气质。一米之内,众人绕道而行,这两个人真是恐怖得害怕,没见过有人街头发疯的!
  “绝云!”一道清冷的声音没入脑海,带着一丝熟悉,夏云浑身一震,慢慢地转过身,对上一双水银色的眸。
  男子倚窗而立,蓝袍加身说不出的帅气,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却耀不出半点光彩,反而透着一股死气!是他,冥楠!
  “终于找到你了!”冥楠倾身,直接从二楼窗户飘飞而下,无视周围看热闹的人,逼近夏云身前,清冷的声音中透着一抹喜色。
  “你怎么在这儿,灵儿呢? ” 夏云偏过头,下意识地向他身后望去,二楼窗户空荡荡,灵儿不在,又或者她的心底在期盼着什么,也是,他怎么可能在这儿呢。一抹失望袭向心头,夏云的嘴角习惯性上扯,只是弧度显得自嘲而讥讽。
  “如果你想见到他,就跟我走!”提起灵儿,冥楠的脸上涌起一抹痛色,单手探出,直接拉住夏云的手臂就走,现在时间紧急,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只想快点回去,再晚一步……
“站住,不许你碰他!”南宫宇文身子一闪,堵住冥楠的去路说道,声音冷若冰霜,脸色臭得吓人。
  “不想死的给我滚!”冥楠声音一寒,庞大的气势宣泄而出,没有吓走南宫宇文,倒让那此看热闹的人自动退出一条出路。
  “这是我的事,你早点回去吧!”夏云抬头,对上南宫宇文深幽如潭的眸淡淡地说道,一跃身,随着冥楠的方向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仿佛一抹流光,瞬间即逝,南宫宇文脸色黑得吓人,胸腔起伏,久久不曾停歇。他迟早都要离开夏云回到家族,却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更何况是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被她如此狼狈地抛弃掉,他发誓,倾尽一辈子,他也要追到她的身边。
  夏云骑在轩辕背上,青色的裙裾在风中舞动,衣袂翻飞间,满是绚丽的弧度,发如泼墨,顺滑亮丽,青丝在狂风中肆意舞动,冥楠骑在一头斑斓虎上,随身而立,嘴角始终紧抿着,目光穿透空气,看向更远方。
  他不说话,夏云同样不说话,两人之间静得出奇,夏云低头,看着波澜起伏的玄海,心中一阵烦躁,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何事,见到他又会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下去吧!”冥楠突然开口,身子一晃,在夏云的视线中向着下方急掠而去,夏云轻哼,轩辕默契地跟上!长达十天的穿行,他们顺利到达了玄海的彼岸,只是海的尽头依旧是海,黑海相接处事一片金色的海洋,波光粼粼间满是富贵之气,仿佛越过那里便成功抵达人生的另一个高峰,于高处尽览人间百态,体味愁情苦暖。
  “这是幻海,必须徒步走过去,期间思堆放空,不要乱想!”冥楠眉头微锁,不放心地补充道。
  夏云点点头,将轩辕收于体内,跟上冥楠的步伐!
  金色的海水荡着暖暖的柔波,平静祥和,耀着绚丽的色译,阳光照耀,仿佛无数个金色的粒子汇聚一堂,共庆喜事。一脚踏进,夏云的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喜悦,抬头的瞬间,她似乎看见了玄冰远远地看着他,金色的衣袍和金色的海水融为一休,正在远处朝自己招着手,呼唤着自己过去!
  “镇定,这些都是幻觉!”冥楠强行止住夏云慌乱移动的步伐,一只手紧紧地砸着她的肩膀,痛意袭来,眼前的幻象消失,海的尽头依旧是海!
  “你没事吧,冥楠看了他一眼,俊逸的脸颊染着奇怪之色,她倒是醒得快,想当初自己第一次来这幻海整整挣扎了半个时辰才从幻象中清醒。
  “没事,我们继续走吧!你在前面带路!”夏云无视冥楠诧异的眼神,径自擎住他的一截衣袖,双眸合上,“走啊!”夏云撇撇嘴,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
  “咳咳,你自己小心点!”冥楠微囧,何时被人这般呼哧过,看在灵儿的面手上他决定不和她一般见识。闷哼一声,他在前面带路!
  夏云神识外放,锁定在冥楠身上,心无他念,随着他的脚步一点一点向前挪动,金色的海水不在,她的眼中只刺一片虚无的空气,飘渺间皆是淡淡的灵气!
  呼吸吐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此灵气渐渐向着她的周身聚集,整个幻海瞬闻进入低潮,平静无波,荡不起半点幻象,冥楠走得极为轻松,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修为更上一阶。
  半个时辰过去,夏云开始进入一个玄妙的境界,她感觉自己正被一个金色的椭圆形球卵包裹,暖暖的气息喷洒在自己身上,身体一阵舒爽。体内的细胞肌肉如饥似渴地吸收着金球所带来的温暖,无意识地扬起头,夏云长长地喟喟一声!
  走在前面的冥楠惊吓地回过头,看向夏云的目光极其羡慕嫉妒恨!
  “真是个变态!”冥楠强忍住心中的震撼喃喃道,这片金色幻海是隐世家族的共同财产,每年都会有人前来接受幻海洗礼,洗礼的过程很简单,就是像现在这般从海的这头走到海的那头,不过很多人在幻象中失败,因而得到的幻灵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幻海中持续的时间越久,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吸收幻之灵的多少可以直接转化为进阶的幻力,咳咳,这个女人还是人么,从没见过如此变态的吸收之法,只见夏云全身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头发上,衣服上,皮肤上……金色还在不断加厚中,他原本以为玄冰是最离奇,现在一比还是这女人厉害。
  夏云体内的青莲飞速远转,白色光环瞬间大动,运转速度绝不低于青莲尊,休外的金色幻灵如同石沉大海,一经吸附便逃脱不得,在夏云的体表慢慢积聚着,不少被体内的青莲吸收转化,变为幻力储存起来。
  冥楠的速度随着夏云的步伐缓了下来,本来两个时辰的距离硬是被他们走了五个时辰之久,天色暗了下来,夏夜的星空群星璀璨,所有星星加起来也不抵身边人的闪耀,金色的幻之灵以实体的形式堆积在夏云周身,原本还可以看见鼻子眼睛,现在却完全被幻灵遮掩,留下来的只是一个金球。
  终于走到尽头,夏云站在原地,开始专心吸收体表的幻之灵,冥楠耐心地守在一旁,这个情况着急也没用,幸好还有三天的时间,希望三天之内她能够顺利溶解这些幻之灵。
  时间分分秒秒,冥楠守在一旁,开始急得跺脚,三天了,那此幻之灵早在体表消失开去,但是她却迟迟不见醒,再耽搁下去……一抹愁苦袭上心头,他的心很烦躁,烦躁得想要骂人!
  看看夏云,再望望前方,一狠心,他决定扔下夏云先走!
“嗯!”一声细微的轻哼传进冥楠耳端,生生止住前行的脚步,一阵能量波动聚集在夏云周身,狂躁而霸道,冥楠愁苦的眼波泛起一抹狂喜,终于要进阶了!
  银色光芒大动,青色裙裾阵阵飘飞,夏云脚下,银色光芒大盛,扇形光芒中,一颗六芒星居于中心,银光一闪,两颗,三颗,四颗冥楠瞪大眼,嘴角疯狂抽搐中!
  五颗,中阶幻尊强者!
狠,真他妈狠!狠狠地吐出一口唾沫,冥楠在心中叫嚣着,一向淡然如他竟然也会被激得做如此粗俗之举,但是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到该如何发泄心中的震撼,五星幻尊,五星啊,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达到了此等高度,他今年二十又六,也不过七星幻尊而已。倒是玄冰那变态,短短一年的时间已经从三星幻尊进阶到九阶巅峰幻尊,这两个人真是天作之合,也难怪会相互喜欢。
  “快,随我前去!”冥楠身子一跃,直接将进阶完毕的夏云从地上提起。夏云心头一跳,从没见过他如此焦急恐慌的神色。
“轩辕!”声音刚落,轩辕在脚下化为实体白鹤,载着两人向前飞去。
  轩辕在山脚停下,这座山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封印着,外人想要闯入比登天还难,当然,它不用登天,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特别是在它的实力还没恢复到强盛时期之前。
  “走!”冥楠掏出一块金色牌匾虚空一晃,那股无形的封锁顿时消逝,拉着夏云,狂奔而上。
  一步步青色台阶在脚下远去,隐隐中,夏云听见了锣鼓奏鸣之响,微微失神,却在冥楠大力拽带下堪堪向前趔趄,一个个满脸喜气的仆人映入眼球,那尊贵气的府邸前方,龙飞凤舞地雕刻着“玄氏”两个烫金大字,牌匾下方垂挂着一个大花,红色丝绸,华丽庄重,透着浓浓的喜庆。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仆人,正乐此不疲地收着宾客的礼物!
  “哈哈,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请进!”
  夏云瞳孔一缩,脸色忽然转冷,她隐隐猜到了什么,万般思念都以这种形式收场,她的脚步顿住,不愿前行一分一毫。
  “快点,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我们赶紧阻止他们!”冥楠神色一暗,拉着夏云直直向内走去,每走一步,夏云的心就慌乱一分,满屋子的人都在笑,她却感觉不出一丝喜意。
  随着冥楠和夏云的进入,那些相互道贺的宾客纷纷转过头,好奇地打量着!
  “冥楠,是冥楠!”花痴般的叫声略显尖锐。
  “他怎么这个时候才到,还有他身后的女子是谁?”女子的目光阴沉地盯在两人相互交握的手上,声音万般不悦。
  “冥楠,你终于到了,没有你的祝福,灵儿可是会不高兴的!”一个老气横秋的男子站在冥楠身前戏谑地说道,声音透着一抹幸灾乐祸,“哟,灵儿前面出嫁,你后面就找到心爱之人了!”男子的目光审视性地落在夏云身上,故意将“心爱之人”咬得很重。周囤看热闹的人顿时拥了过来,一言一语,刺激着处于抓狂边缘的冥楠。
  “啊,这就是冥楠啊,以前听说灵儿那丫头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转,还以为他们会是一对儿呢!”
  “嗤,他们是叔侄,抛开这些关系,某人倒是想呢!”
  “呵呵,是走是,灵儿那丫头那么水灵,谁会不喜欢呢!”
……
  “不要理他们!”夏云小手一紧,朝着冥楠淡淡地遥遥头,眸光冰冷若刃,她算是明白了,原来是灵儿和玄冰的婚事,而这些人充其量也只是落人下水的小人而已。
  “走吧!”冥楠眸光一敛,拉着夏云的手,直接穿过议论纷纭的人群朝着大堂走去。
  前面都是乌合之众,后面才是重要人物,四大隐世家族的代表人物不聚一堂,正在为一对新人欢庆着!
  高大的院落,大气的排场,素朴庄重,修饰得体,这是夏云匆匆一瞥中对这个府邸的总结,现在她的心全都系在一对人身上,起起伏伏,万般难受
“冥楠公子请!”一个仆人上前,还没来得及说完,冥楠摇着夏云消失在院落的尽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等等!”
  高亢之声顿时被打断,众人纷纷望向大堂门口,刺眼的阳光倾洒而进,来人一男一女,只看见两个光影不断逼近。
  “小叔叔!” 灵儿一掀盖头,声音透着浓浓的喜色,不顾在场人的惊愕,飞奔而出,投向那个熟悉的怀抱!小叔叔,她的小叔叔回来了,灵儿仰头,哭得梨花带雨,她不要出嫁,她要一辈子都和小叔叔在一起!
  夏云抬步越过门槛,目光定定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
  金色的衣袍换上一身喜色,银色的发丝高束成冠,将冰雪般的肌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一双冰蓝的眸此时正冷冷地看着自己,无悲无喜,陌生得让人可笑。
  玄冰自夏云一进来就一直注视着她,一袭青色裙裾请淡婉约,斜挑的眉带起一抹狂妄,她看着自己,目光一瞬不瞬,但他确定不认识她,这个破坏自己婚礼的女人。
  “你是谁?” 眉峰微皱,玄冰望着夏云淡淡地问道,仿佛在问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屋内的众人也从呆愣中回过神,这个女子他们从没见过,心中的好奇丝毫不亚于没有半点概念的玄冰。
  “呵,我是谁?”夏云勾唇,扯出一丝嘲讽,是啊,她是谁,来这里又是干什么?心心念念之人将她忘得一干二净,大堂之日还反问她是谁,或者说她谁也不走!
  “他被下了药,强迫性除掉了与你的记忆!”冥楠拍着怀中的灵儿,对着夏云解释道,“玄冰,你难道真的忘了,他就是你喜欢的女人,你发誓要照顾一生的人,她叫绝云!“冥楠的话刚落,大堂预时哄响一片,看向夏云的目光变得犀利而尖锐,仿佛万把尖刀要将她生生撕裂般。
  “你究竟是谁?”玄冰眉头皱得更紧,冥楠的话令他极度不满,抢了他的妻子也就罢了,竟然还强行给他安排一个女人,他玄冰还没落魄到这种地步,心思百转间,玄冰的体表凝结出一层冰寒,压迫性地看向时面静默无言的夏云,九阶幻尊气势狂泻而出,没有半点遮掩。
  高位上,玄真拍拍冥氏二老的手,示意继续观望下去,俊逸不显仓老的脸上噙着一缝戏谑,他倒要看看这个女娃会怎样。玄冰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是无人可比的,若是他亲手将这女子击伤,斩断他们之间的羁绊,那么在他恢复记忆之时,只会更加恼怒,到时也怪不得他们这些老辈。
  强劲的威压扑面而来,夏云淡淡而立,目光流转间,将众人的心思尽收眼底,那些个所谓的老辈此时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他们或许正在计算着自己能够坚持多久。神色一凛,直直望进那双蓝眸,她不动,他亦不动,威压僵在半空没有前进一分,不知为何,他竟然下不了手。
  “玄大哥,她走云姐姐,云姐姐啊!”灵儿瑟瑟地哭着,声音好不悲凉,她喜欢的云姐姐,她盼了几百个日夜的云姐姐,再次碰面,玄大哥竟然真的将她忘了,怎么办,怎么办?灵儿无助地刷在冥楠的怀中,一只手紧紧地擎着冥楠的衣领口只是哭,不停地哭!
“闭嘴!”玄冰眉头一皱,不悦地呵斥道,如果说刚刚还在犹豫,那么灵儿的话无疑将他的怒火彻底激起,他不认识眼前的女人,更由不得她祸乱周围的人,持别是灵儿这么善良的姑娘,他不希望有人将她的纯洁破坏掉。就算不嫁给自己,也不能撒谎骗他。
  “不管你是谁,肆意捣乱我婚礼便是大不敬!” 目光一狠,玄冰同身的气势狂补而去,夏云望着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手臂一挥,五阶幻尊气势奔涌而出,两股能量在空中交融,触碰,抵消,散去!
  玄冰不知夏云修为,本身的实力只是挥出了五成,夏云几乎使上了九成的力道,还有一成被她紧紧地扣留下来,拿捏精准,不多不少!众人瞪大眼,愣愣地看着出手潇洒,从容不迫的女子,没有想象中的激越,没有预期的破坏力,夏云依旧随身而立,静静地凝望着玄冰!
  目光一转,夏云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落在玄真身上,眼中迸射出一抹嘲讽,如果猜得不错,他就是玄冰的父亲吧,大家族自有大家族的规矩,竟连婚约也算计在内!
  “再见!”红唇轻勾,夏云看了玄冰最后一眼,转身,离去!
  她渴望爱情,但不等于爱得早微,如果爱注定无望,那么舍弃又何妨,更何况,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所谓的约定,也没有三生三世的羁绊!爱情甜美浪漫,但她渴望的只不过是一分纯粹的爱,若是牵连上一个家族,那么所谓的纯料都将变得不纯粹。
  玄真直起身,夏云的行为让他大为意外,她的修为更令他心惊,能够轻易化解冰儿的,同辈之中还找不到一人,阅人无数的他第一次看不懂眼前的丫头。
  青色的衣衫在烈阳下炫目,气质清冽而孤傲,浑身泛着寒,玄冰望着那抹背影,瞳孔猛地一缩,他突然觉得心中空空落落,有什么东西正离他越来越远。
  他想要喊住,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夏云越走越远,直到完全淡出他的视线。
  “云姐姐,快,追上云姐姐!”灵儿痛哭,冥楠身子一动,朝寿夏云的方向跃去,大堂之内众人议论纷纷,心思各异!
  “唉,看来我们两家注定是结不了亲家了,今天的事是找们不对,老夫在这儿给玄兄赔礼了!”冥氏夫妇弯腰,对着玄真致歉道!
  “呵呵,是冰儿没有这福分!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这般介意!”玄真扶起两人,淡淡地摇头。
  “我那女儿,你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让她痛苦一辈子!”冥氏二老摇摇头,看着女人勇敢地跨出一步,他们心中是安慰的,不管怎么样,他们不会拿女儿的幸福做赌注,差一点他们就要毁掉女儿的整个人生了!
  “好了,散了吧,今天的决定确实鲁莽了些,可是那个冥楠?” 玄真的眼中掠过一丝狐疑,难道他们为了女儿的幸福连伦理都不顾了吗。
  “唉,瞒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公开了,到时希望老兄你前往冥氏!”
  冥清摇摇头,携着妻子离去!
  一堂宾客尽散,仆人开始整理清扫,玄冰依旧站在原地,久久地凝望着前面的某个方向,冰雪般的容颜染上一丝困惑之色,眉宇间洒着淡淡的愁绪,红衣加身,身姿挺拔,没有喜庆,却渲着化不开的愁。
  玄真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摇摇头,叹息一声离去!
名动天下 第十九章 他的无奈
“云姐姐,云姐姐,等等灵儿!”灵儿在冥楠的携带下娇喘连连,泪花洗面,说不出的怜惜。夏云转过身,静静地等着他们靠近,目光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
  “云姐姐,你是不是生灵儿的气了!”挣脱冥楠的怀抱,灵儿上前,投进夏云的怀中,紧紧地环着她的腰肢问道,小脸扬起,上好的妆容被泪水哭花,说不出的狼狈,水润的双眼泛着疼痛之色,夹杂着万分的委屈。
  云姐姐不在身边,小叔叔又扔下自己一个人跑了,每天一群仆人围在身前试这个试那个,天知道她有多害怕,幸好小叔叔回来了,她再也不要过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云姐姐,灵儿陪你一起等玄大哥想起来好不好,只有和云姐姐在一起他才会开心!”灵儿拽着夏云的衣衫,可恰巴巴地乞求道。
  “发生了什么事吗?”夏云抬首,和冥楠对视,这中间一定发生了她所不知道的事,她想知道他变化的原因,说放下那是不可能的,她只是不想面对如此冷漠的他。
  “走吧,先回冥府,我们慢慢谈!”冥楠叹息一声,拽过灵儿的身体拥在怀中,身子一跃,朝前驶去,夏云召唤出红羽,让它载自己飞行。这里到处都充满着璇玑,浓郁的灵气,看似无奇实则厉害的阵法,还有那此人的修为,每一样摆在自己的面前都是一个打击人的存在。
  冥府坐落在一片水洼之中,四周临水,中间是一片面积不小的岛屿,周围雾气萦绕,飘飘似仙,没有雾谷的迷蒙,却带着天然的淳朴,乡里乡间透着浓浓的朴素气味,给人一种时光倒流,溯本还原的错乱感。
  不若玄府的大气恢弘,这里更显得小家碧玉,荡气回肠,清新、自然、浮扑、舒适,是个养人的场所,也难怪会生出像灵儿这般淳朴善良的人儿,她就像一块天然生成的璞王,无需雕刻,不含任何杂质,纯净得令人不忍破坏。
  “云姐姐,灵儿的家漂亮吧!”灵儿拽著夏云的丰,骄傲地炫耀道。
  “漂亮,这是云姐姐见过的最美的地方!”
  “真的?那云姐姐以后都住在这儿吧,灵儿的家就是云姐姐的家。”灵儿一听,喜不自胜,脸上荡着幸福的微笑。
  “走,灵儿带云姐姐四处参观,喜欢那儿,就住那儿!”灵儿乐滋滋地牵着夏云的手,水嫩嫩的小脸绽着动人的笑,水眸眨巴眨巴,迫不及待地安排着夏云的住处。
  绕过一个圆形的花园,穿过一汪清泉,再是一回廊,一林木,一狭路,一院落……九曲十弯,夏云终于走到了开阔地带,也就是冥府的主要房屋集中区。
  “怎么样?云姐姐有喜欢的地方吗?”灵儿凑到夏云身前紧张地问道,这对她很重要。
  “呵呵,灵儿的家云姐姐都喜欢,不过有没有偏僻点的地方,我喜欢安静!”夏云勾唇,嫩白的指头点着灵儿的鼻子宠溺地问道,她可不想当猴子,进来这会儿已经被好几拨人指指点点。
  “啊,那就去小叔叔的院子,那里最偏僻了!”灵儿灵光一闪,拉着复云朝另一个方向奔去,冥楠一脸黑线,嘴角抽搐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夏云在冥楠的院落住下,灵儿以陪夏云为借口,也搬来这里住!
  夜幕降临,冥府夜空的星星显得特别晃眼,夏云走出院落,复风迎面吹来,卷起一阵请凉,发丝轻舞,周围一片宁静。夏云顺着回廊,慢慢向前踱去。
  细微的娇喘传进耳端,夏云抬首,两个模糊的身影映入眼帘。
  “唔,小叔叔,你咬我!”灵儿抬头,眸子噙着水色,表情说不出的委屈!
  “嗯,是小叔叔不对,要不灵儿咬回来!”冥楠眸子转深,幽幽地盯着怀中的人儿,幸好及时赶到,再晚一分他指不定会干出什么抓狂的事。
  “唔,小叔叔坏,扔下灵儿一个人跑了!”灵儿摇头,埋怨地瞪着冥楠,出生到现在,小叔叔从没离开她这么久。
  “乖,小叔叔以后都不离开灵儿!”冥楠叹息一声,将灵儿紧紧地拥在怀中,下巴搁在灵儿的脑袋上,轻轻地嗅着属于她的味道。
  “是不是嫁给小叔叔就可以一辈子不分开?” 灵儿睁着一双水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冥楠问道,冥楠呼吸一滞,他没想到灵儿会问得如此坦白,这是变相的告白么?
  “灵儿愿意嫁给小叔叔么?”冥楠探下头,水银色的眸望进灵儿瞳孔深处,性感的薄唇几乎贴着灵儿的,呼吸尽数喷洒在怀中的人儿脸上,浓浓的男性气息将她围得滴水不露。
  “愿意,唔……”后面的话被冥楠的唇堵住,灵儿软软地倒进冥楠的怀中,任他肆意索取……
夏云目光微闪,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身后的两人处于水深火热中,自始至终都没注意到有人来过。
  清晨的辉光投进院落,夏云起身,简单地清洗一番……
“夏云小姐,灵儿小主等着你用膳!”一个粉衣装扮的仆人上前,对着夏云恭敬地问候道。点点头,在来人的带领下向着用餐出走去。
  还没进到大厅,夏云就听见了银铃般笑声,婉转动听,看来那丫头今天心情不错。
  “云姐姐,快,快,灵儿都快饿死了!”灵儿眼前一亮,对著夏云招招手,无比兴奋地催促道,冥楠坐在她右侧,左手暖昧地环在她腰间,两人的身子靠得很近,几乎是贴在一起。
  “呵呵,快吃吧,你云姐姐又不会和你计较这些!”夏云淡淡一笑,目光落在云儿红肿的唇上,意有所思。灵儿似是发现了什么,小脸咻地染红,如同熟透的虾子,恨不得将脸缩进冥楠的怀中!
  “乖,快吃吧!”冥楠扶起怀中的人儿,夹起一片素菜宠溺地放到她嘴边。灵儿悄悄打量了下夏云,见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这次吃下嘴边的食物。
  冥楠出去了一个多月,灵儿在这一个月中也没怎么好好吃饭,现在心安定了下来,自然胃口就好了,一顿饭,吃得万分愉悦,两人的恩恩爱爱落在夏云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知道玄冰为何会喝下蚀情水吗?”夏云刚放下碗筷,冥楠开口说道。
  “呵,如果你看见了他那副模样,定然会做出和他父亲同样的行为!”冥楠突然扯唇,嘴角勾起一道苦涩的笑,夏云心莫名揪紧,生生泛着疼!
  “玄氏血脉和其它人不同,他们分先天和后天,先天既出生便赋予的经脉,先天经脉坚韧而开阔,修炼速度更是常人的一倍;后天是在修为达到一定的阶段需要聚集全身幻力进行冲刺,突破了后天,他们才会像正常人一样,不受本身限制,开始真真意义上的修炼!”
“玄氏家族大,血脉少,就是因为很多人在突破后天时出现问题,甚至有人爆体而亡!别看他们在常人眼中光鲜亮丽,其实背后隐忍了很多心酸,在修为造诣上更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这也是他们玄氏能够成为超级世家的奥秘!”
  “你知道二次堵脉吗?”对上夏云无解的眼神,冥楠悠悠一笑,再次解释道,“二次堵脉就是身体在极度疲惫或者半疲惫的状态下与人交手,身体严重受创,血液逆流造成淤堵经脉的状况!”
  “没错,当年雾谷口的那场交战对玄冰的身体造成了极重的影响,他当时的修为只是平时的五成,属于半疲惫状态,身体受创,血液淤积,若不是及时将他送回玄府,估计那晚你便会永远失去他!”冥楠说完,夏云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下,她没有想到他当时的状况会如此危急,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体特殊,他为何还要笨到以命换命?
  “我不知道你们在花海遭遇了怎样的事,但那次他确实伤的很重,我曾经劝过,但他说他不会离开你,他要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冥楠说完,场面出现片刻的寂静,灵儿睁着雾气氤氲的大眼,默默地看着陷入痛苦状态的夏云。
  那次花海,若不是玄冰及时打破花灵能量罩,制止身体的继续吸收,恐怕她现在也不会活得这般肆意,她依稀还能体会到那股庞大的气流,肆无忌惮地挤压着身子,细胞、肌肉、经脉……生生泛疼。
  “然后呢?”夏云朱唇轻启,睫毛微颤,抬起头,盯着冥楠继续问道,声音很低很低,幽幽的,让人看不出意味。
  “堵脉并不是最重要,难就难在正好卡在了突破后天的关键时刻,他在倒下的一刻,心里念的想的都是你,想要集中精神冲刺后天是不可能的,因而他的父亲才会在关键时刻逼他喝下蚀情水!”冥楠声音微哑,嘴中一片苦涩,接下来不用他说相信夏云也都猜到了。这么一对璧人,他不希望他们就此错过,情人间的爱恨情仇往往因为一个小的误会。
  “冥氏山庄后天宴请各大家族,玄氏作为主要邀请对象,玄冰会随同他的父亲一起到来!”冥楠扔下一句话,拥着灵儿离开,独留一室清冷,这个时候,是该好好想想。
  夏云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她期期艾艾的爱情,碰上一点小麻烦就习惯性地缩进龟壳,她怕受伤害,不喜欢死缠难打,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这般自私。
  一直以来都是玄冰在付出,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默默忍受着痛苦,而她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自以为是地宣布他们之间的结束,她自私,真的很自私。一滴泪自眼角滑落,夏云迷茫痛苦的眼霎那变得清澈,一抹坚定自眸底溢出,白皙精致的脸颊染着释然的笑,从今天开始,换她来追他,直到他记起自己!
  两天后,冥氏山庄迎来了又一波贵宾,各大家族代表相继到来,大堂欢声一片,觥筹交错,气氛融洽。冥楠和灵儿作为此次设宴的中心人物,一大早就被叫走。
  夏云没有参与众人之间的热闹,她从冥楠的口中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主要内容,答案在她的意料之中,却又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猜到了冥氏夫妇会答应他和灵儿在一起,但走却没想到冥楠只是一个外人,一个被冥府收养的孤儿。
  也好,这样他和灵儿就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玄冰随同玄真进入冥氏山庄,一路上的景致入不了他的眼,冰蓝色的眸染着一丝迫切,目光回转间,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今天的他依旧一袭金色长袍,银丝微挑,白带束冠,器宇轩昂,浑身泛着寒,那此隐世家族的小姐望而兴叹,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讪,虽然他的婚姻取消了,但他周身的气质似乎更冷了,九星幻尊的威压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让人忍不住心生怯意。
  “玄大哥,玄大哥!”灵儿眼尖,一下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玄冰,兴奋地摇手,冥楠目光一闪,揽着灵儿向前走去。
  “来了!”冥楠声音淡淡的,玄冰点点头回应,这是他们两人之间惯有的碰面方式,似乎并没有因为灵儿的悔婚而有所改变。
  “进去坐吧!”冥楠领路,带着玄冰向内走去。
……
  “欢迎各位抽空前来,老夫我感激不尽!”宾客一堂,冥老头站起身,一手抚须,一手垂于身侧,望着一屋子的人清喉说道。
  “前此天是我宝贝女儿大喜之日,由于种种原因,婚礼取消了,在此,当着各位的面我向玄兄郑重道歉!”冥老头声音一肃,弯腰,九十度致敬,堂下顿时一片吸气声,这冥老头在四大隐世家族中可谓举足轻重,即使玄氏是超级世家也担当不起如此厚礼。
  “不可当,不可当,都是孩子之间的误会,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两大家族可不能因此而有了间隙!”玄真受用地扶起冥老头,一脸真挚地说道,他心中本就惭愧,说起来这婚礼有一半的错归结在他身上!
  “说得对,我们两家不能因为孩子间的矛盾而有了间隙!”冥老头激动地回握着玄真的手,如今局势动荡,他冥氏万不可站在风浪尖上,玄真的话从侧面道出了两家和睦,相互帮助的意思。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