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4部分

  可惜,柳易尘已经及时的把林天龙拽出了他的攻击范围,那柄匕首注定只能无功而返了。
  眼看无法成功的完成如月交予的任务,猴子毫不犹豫的反手将匕首划过自己的喉咙,幸亏旁边的大头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扑上去牢牢的抱住了他,那把匕首也被夺了下来。
  幸亏猴子的武功并比高,之所以能给林天龙造成危机也无非是他受信任的身份,因此,被大头他们捆起来之後,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
  “好厉害的毒药。”柳易尘在试过匕首上的药性之後惊叹,同时更加的心惊,如果当时不是自己发觉不对劲……
  一滴冷汗从额角留下。
  无法想象失去天龙的自己会变成什麽样子。柳易尘看著手中的匕首,眼中浮起浓浓的杀机。
  “哇,你的脸色怎麽这麽吓人。”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了柳易尘,抬起头,目之所及看到了林天龙走进了房间,立刻挂上了一抹微笑。
  “你刚才想什麽呢?怎麽那麽吓人?”林天龙觉得,刚刚柳易尘的表情很陌生。
  “没有,我在考虑,猴子为什麽会想要杀了你。”柳易尘笑的如沐春风,简直让林天龙以为刚刚他的表情就是自己的错觉。
  “不知道……”一说起这件事,林天龙的表情看起来很沮丧,自己的好兄弟突然对自己下手,任他的神经有如井绳一般粗,也不能不受打击。
  “不对,我想起来,他好像说要替如非报仇?”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林天龙突然记起来,猴子在动手前,好像喊了这麽一句。
  “嗯,我也听到了,可是……他为什麽要替如非报仇呢?”柳易尘托著下巴思考著。“难道是因为他喜欢如月?”
  “不知道。”垂著脑袋,无精打采的说著。
  “先去看看他吧,也许能从他嘴里搞明白究竟是怎麽回事。”
  “呃,好吧,大头他们把他捆起来关在他自己的屋子里面了。”
  “走。”
  两人来到了关著猴子的小屋前,大头和螃蟹正站在门口吵架。
  大头激动的唾沫星子横飞,大声的叫嚷著:“不行!猴子是我们的兄弟啊,你怎麽能对他用刑。”
  螃蟹冷冷的说著:“我知道他是咱们的兄弟,所以才更不能容忍他居然对老大出手。而且,从他对老大出手的那一刻起,他已经不是我的兄弟了。”
  大头痛苦的抱住头蹲了下去,他想不明白,猴子怎麽会突然做出这种蠢事来,就算他喜欢如月,也不应该分不清是非黑白啊。
  看著大头用力的揪著自己的头发,螃蟹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伤痛,猴子毕竟也是他的兄弟,发生今天这种事情,他也十分的难过,可是今天猴子的行为明显是有人在背後,如果不把这个人找出来,恐怕老大就真的危险了,万一猴子在寨子里还有同党,他不敢保证,下一次老大还会不会运气这麽好的被大嫂救下来,光为了这一点,他就不想冒险,宁可去严刑拷打猴子,保证老大的安全。
  “大头,螃蟹。”
  “老大。”看到林天龙来了,大头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十分阴沈。
  看到他的表情,林天龙的心情更加的沈重起来。
  “他什麽都没说?”虽然不抱希望,但还是问了一下。
  “没有。”螃蟹摇摇头,自从猴子被捆起来之後,根本就不回答大头他们的问话,只是拼命的挣扎,一直到力气用尽才安静了下来,呆呆的坐在哪里,目光空洞,视线涣散。
  林天龙眼中一黯,迈步走进了房间里。
  猴子低垂著脑袋,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两眼盯著地板,不知道在看些什麽。
  “猴子……”林天龙开口叫道。
  猴子抬起了头,空洞的双眼在看到林天龙的那一瞬间立刻变得疯狂起来,猛的从椅子上蹦起来,朝著林天龙扑了过去。表情狰狞,神态凶恶,嘴里大吼著: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替如非报仇。
  大头和螃蟹看情况不妙,立刻出手按住了他,可猴子依旧疯狂的挣扎著,恶狠狠的瞪著林天龙,似乎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下两块肉来。
  (10鲜币)三日缠绵-78
  看到林天龙脸上难过的神情,柳易尘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急,我觉得,这不像是猴子的本意。他……好像被人控制了。”
  “什麽意思?”林天龙立刻焦急的问道。
  犹豫了一下,柳易尘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自己的推断说出来,因为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不过,看到林天龙焦急的神情,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你们不觉得最近猴子的行为有点怪异吗?”柳易尘看著他们三人,问道。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大头和螃蟹还差著点,林天龙可是真切的感觉到了这两天猴子的──不正常。平日里总是干得多,说的少的猴子,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来跟他报告,这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看到三人的眼中都不约而同露出了一点点了悟,柳易尘继续说道:
  “江湖上有种功夫,叫做“诱魂术”,就是利用一些药物来控制一些人的神智,但是……利用药物恐怕达不到这麽疯狂的效果……除非……”
  抬头看了一眼依旧挣扎著试图靠近林天龙的猴子,柳易尘簇紧了眉头。
  “除非什麽?”大头按耐不住了,连忙问道。
  “除非……猴子本身就对这个人有意,而且这个人用身体的交合来控制他。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控制一个人的心智。”柳易尘慢慢的说道。
  三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明白了,寨子里谁不知道猴子喜欢如月,而刚才猴子一直在大喊替如非报仇,想来,也只有如月能做到上面几点。
  “这该死的女人!”大头愤愤的骂道。“当初真不应该捡她回来,就应该让他们姐弟俩都饿死。”
  螃蟹的脸上也十分的不好看,当初,是他和大头一起决定让如月留下的,谁知道,如今却害的猴子变成了这种样子。
  “那……能解开这种邪术吗?”林天龙一脸期翼的看著柳易尘,眼中的小星星一闪一闪的。
  柳易尘忍不住苦笑,他就知道,接下来林天龙肯定会让自己帮忙。
  “我不知道。”摇了摇头,看见对方的脸色黯淡下来,一阵心疼,立刻又接了一句:“不过,也许我的小师弟有办法。”
  “你师弟?”疑惑的看著柳易尘,林天龙忽然有点汗颜,自己似乎从来没问过柳易尘的师门什麽的,就连他的师傅,也是主动跳到他面前他才认识的。
  “咳咳,我师弟……呃,其实你应该见过了。”柳易尘尴尬的咳了咳。
  “见过?什麽时候?”林天龙瞪大了眼睛,他怎麽不知道,他什麽时候遇见过柳易尘的师弟。
  “就是……咱们第一次吃馄饨……旁边桌上的那个少年?你记得吗?”
  “就是说我是鲜花,说你是牛粪的那个?”林天龙恍然大悟,像这麽有个性的形容他们俩的关心的人,他想忘也忘不掉。
  柳易尘的额角立刻暴起三根青筋,该死的小师弟,居然说自己是牛粪。哼,幸好当时自己已经报复回去了。
  一旁的大头和螃蟹,表情古怪的看著他们俩,老大是鲜花?大嫂是牛粪?那孩子脑子有问题吧……
  ……
  ……
  ……
  “你师弟能救猴子?”林天龙没时间去管大头他们的表情,急忙追问道,却惊讶的发现,柳易尘正一脸紧张的看著他,正用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奇怪,他是什麽时候拉著自己的,自己怎麽一点感觉都没有?
  扭过头,发现大头和螃蟹也十分关切的盯著他。
  “你们……怎麽了?”不解的看著他们,林天龙不明白,他们怎麽会用这麽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你没感觉到吗?”柳易尘咬住了下唇,林天龙的脉搏没有一丝的异常,但是他知道,他的身体一定有什麽不对的地方,只不过,自己的医术看不出来而已。
  “感觉什麽?”林天龙一头雾水。
  “老大……”大头犹犹豫豫的说道。
  “你……你刚才就好像……嗯……”努力的寻找著合适的形容词。“对,就好像丢了魂一样,大嫂怎麽叫你,你都没有反应。”
  “什麽?”不敢相信的睁大眼,扭头看向柳易尘,却见对方点了点头。
  “天龙,我们必须要尽快去找我师父了。”柳易尘严肃的说道:“我觉得……总之,我感觉很不好。”
  “没那麽严重吧……”喃喃的说著,林天龙心里也没底了。
  “不管怎麽说,我们还是先见了师父再说,就算找不到师父,找到小师弟也好。”柳易尘脸上的表情十分沈重。虽然嘴上没说出来,但是,他很清楚 ,既然猴子被控制了,那麽,他每天来找林天龙就绝不可能只是为了报告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之前他都没有下手,偏偏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动手,那麽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的离开破坏了如月原来的计划,逼得他不得不动手,毕竟,猴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跟他们走的。
  这样一想,猴子每天来找林天龙很有可能就是给他下了某种慢性毒药。一想到天龙的身上正有某种他不知道的毒药在慢慢的侵蚀他的身体,柳易尘的心里就好像刀割一样难受,刚才林天龙的失神让他心里的不安达到了最高点,因为他想起曾经在一本书里看到过的关於“噬魂”的介绍。
  如果天龙真的中了噬魂……
  想起书中说过的,噬魂被激发後──无解那句话,柳易尘握紧了拳头!不,不会的,天龙还没有出现那种被激发後的症状。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找到师傅或者小师弟。
  嘱咐大头他们看好猴子,柳易尘和林天龙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山下的那个小镇。在镇上买了两匹好马,他们又马不停蹄的感到了平安县衙。
  “华大哥。”满面灰尘的从马上跳下来,柳易尘拦住了正在巡街的华熊。
  “柳老弟,你怎麽了?”华熊大吃一惊,他还从来没见过,一向整洁的柳易尘会变得这麽邋遢。
  苦笑了一下,柳易尘顾不得自己此刻狼狈的形象,焦急的问道:“你知道“三分剑”张木方的消息吗?”
  (10鲜币)三日缠绵-79
  “张木方?”华熊沈吟了一下,“他最近好像在江南一带出现过。怎麽了?你找他有事?”
  “嗯,我找他有急事。你知道他具体的行踪吗?”
  华熊搓了搓下巴:“张木方那家夥一向喜欢凑热闹,听说水月阁的阁主女儿要出嫁,好像请他去主持了。”
  “水月阁?”柳易尘的脸上出现几分惊喜:“苏州的那个水月阁?”
  “对啊。”华熊点点头。
  “太好了。”柳易尘心中暗喜,水月阁的阁主是个女人,即使她的女儿即将出嫁,她依然是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单身女人。对於小师弟来说,只要大师兄身边三尺有女人出现,他肯定就会在距离大师兄三尺半的地方,破坏一切会发生,或者有可能发生的风花雪月。
  如今,他师兄身边有这麽大的一个威胁存在,小师弟肯定就在不远的地方,想找到他应该不是很难了。
  “柳易尘,那个张木方跟你很熟吗?”两人匆匆告别了华熊,又踏上了赶往江南的路,林天龙好奇的问道。
  “呵呵,当然熟,他是我的大师兄啊。怎麽可能不熟。”柳易尘微微一笑说道。自从离开了困龙山,天龙的情况明显好了许多,这七八天以来,每天只是偶尔会失神一下,时间也短了许多,让他安心了许多。
  “你师兄?那华熊怎麽不知道?”从华熊当时的语气可以很明白的看出,他并不知道柳易尘和张木方是师兄弟的关系。
  “我师父很奇怪,他不许我们吐露师门,更不许我们师兄弟之间在明处联系,所以,除了我们几个人,没人知道我们是师兄弟,你是第一个。”
  “啊……这样……你告诉我没关系吗?”林天龙有些不安了,他可是知道,江湖上许多的门规什麽的都是非常严肃的,要是违背了,会有很严厉的处罚。
  “没关系的,你是我“夫君”啊,当然不是外人了。”柳易尘笑的很狡猾。
  “……”林天龙被他的话说的红了脸,愤愤的说著:“每次都是老子被压在下面……夫君个屁啊……”
  “天龙。”柳易尘忽然正色起来。“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在下面的。只不过……你知道,我後面比较紧,你的……又比较大,我们做之前最好先准备一些止血的金疮药。”
  林天龙立刻蔫了下来,虽然明知道柳易尘说的这些九成九都是假的,是在吓唬他,可是他真是不忍心对他下手……算了,不就是被压在下面麽,反正他身强力壮不怕疼,还是让他在下面吧。
  不过……说起那个东西的大小,林天龙却是很不平,明明柳易尘那家夥看起来纤细的很,可胯下的那玩意跟自己的比起来绝对是只大不小,真是打击他。
  听到林天龙在嘴里喃喃的说著:“大个屁,老子再大也没你大……”,柳易尘露出了十分奸诈的笑容,他就知道,天龙是典型的嘴硬心软,只要自己一服软,天龙其实根本下不去手。
  两人快马加鞭,终於在半个月之後,来到了江南苏州。
  繁华的苏州城让从没去过什麽大城市的林天龙看花了眼,除去美轮美奂的各色亭台楼阁不说,光是路边小摊上各色物品就让他惊叹不已。无论是云南的玉石,福建的茶叶,或是西洋的一些小玩意都可以在这里找得到。
  “诶?那是什麽刀啊?好奇怪的形状啊。”林天龙看到一家很大的铁匠铺外面挂著一柄狭长的窄刀,好奇的问道。
  柳易尘抬头看了一眼,笑了笑,略有些不屑的说道:“那是扶桑武士用的长刀,他们用的武功跟我们的是两种套路,他们长刀刀身很窄,虽然轻,但是非常锋利,可惜的是柔韧不足,如果用你的大砍刀跟那把刀对砍,它能劈开你的刀锋,可是却会被卡在後刀背的刀刃里,只要你轻轻一别就断了。”
  “哦。”一听说那种长刀十分轻,林天龙就已经失去了三分兴趣,再听他说那把刀似乎比不上自己背上的大砍刀就更觉得那东西不怎麽样了。
  “不过这个时间,怎麽会有日本的武士在苏州出现呢?”柳易尘自言自语到。
  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自言自语,林天龙很快就把兴趣转移到了一些美味而奇特的食物上面去了。
  两人走走停停,柳易尘满脸笑意的看著林天龙左手拿著一张油饼,右手拿著一只鸡腿,大口的嚼著,吃的一嘴油花。
  “你干嘛看著老子笑的那麽恶心。”林天龙瞪了他一眼,这家夥没事傻笑什麽,害得他一直以为自己干了什麽丢人的事,一直偷偷的检查自己的腰带是不是没系好。
  “啊?有麽?”柳易尘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在笑。
  “有啊,而且还笑的很恶心。”林天龙撇嘴。
  “是吗?”柳易尘又是嫣然一笑:“可能因为我心情好吧。”
  “心情好?什麽事心情好?”好奇的追问著。
  “呵呵,不告诉你。”柳易尘抿了抿嘴,就是不肯说。
  林天龙立刻对他嗤之以鼻,然後一扭头,继续啃他手中的鸡腿去了。
  柳易尘只是笑了笑跟在他身後。为了怕天龙知道自己中了噬魂之後会担心,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这一个多月以来,天龙每天失神的次数和时间一直没有增加,这也让柳易尘安心了几分,噬魂的药性只要不被彻底激发,那麽就能够被治愈。
  如今,他们二人已经到了苏州,他相信,只要在大师兄有可能接触到女人的地方,小师弟一定就在周围,这样一来,对於治好天龙,他也有了几分把握。
  “让开!让开!让开!”四五个武士打扮的人推推搡搡挤开了人群,给後面的一台黄|色轿子开路,轿帘被封轻轻吹起,柳易尘注意到,里面坐著的是一名穿著黑色和服的阴柔男人。
  几个武士推搡的行为十分不客气,不少行人都被挤到了一旁,行人们看见那群武士手中的长刀,自然是敢怒不敢言。就连林天龙也被旁边推挤过来的行人拌的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10鲜币)三日缠绵-80
  柳易尘脸色一变,眼寒似冰,正要上去教训他们一番,却忽然被人拉住了胳膊。
  “柳易尘,你看,那边是书店,咱们过去看看吧。”林天龙有些兴奋的指著不远处一家十分庞大的书店。
  目光一转到林天龙身上,柳易尘的表情立刻变得柔和了许多。
  “天龙,你要去买什麽书?”
  “咳咳……那什麽……”林天龙的脸变成了可疑的红色,大著嗓门说道:“老子就不能去看书吗?”
  柳易尘有点黑线,他可从来没见过天龙会去看书。不过还是跟著他走近了那家书店。
  这家书局分为前後两个堂舍,前面都是一些四书五经,礼乐射御书数之类比较大众的书,後舍则是一些专门医术,地理杂记,各类演义之类的。
  “这位大爷,你想要什麽书呢?”一位体态丰盈的中年男人凑了过来,笑呵呵的问道,虽然他在心里根本不相信像林天龙这种打扮的家夥会识字,不过,有柳易尘在後面,这个买卖还是有可能做得成的。
  “呃……那个柳易尘,什麽书比较好看?”看著一屋子的书,不自觉的有些头大的林天龙问道。
  “嗯,天龙喜欢看什麽类型的呢?”
  “我?”老子根本不看出,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不过幸好,林天龙又及时把它吞了回去。他还记得大头曾经说过的,要经常而自己的爱人准备一些礼物。正巧这里有一件书店,而柳易尘又很喜欢看书,於是他就动了送礼的心思。
  “随便,你平常都看些什麽书?”
  “我喜欢看一些杂文,小说之类的。”柳易尘用手在一排排的书背上划过,随意的看著。
  “那就小说吧。你帮我挑几本好看的。”林天龙果断说道,这些东西他不懂,还不如让柳易尘来挑呢。
  “好吧,我帮你挑几本比较有趣的。”柳易尘点点头,细心的在众多的书籍中寻觅起自己曾经看过的,比较大众的小说。
  店老板眼色很好,一看柳易尘就是经常逛书店的人,因此也没再旁边聒噪的介绍什麽,只是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一阵,随後咧嘴一笑,偷偷的走到林天龙的身旁,悄悄在他耳边小声说:
  “大爷,我们後屋还有一些比较珍藏的特别版本,你有没有兴趣来看一看?”
  一听说有比较珍藏的东西,林天龙自然很高兴,看到柳易尘正站在书架前翻看一本游记,他打过招呼之後,便跟著老板,来到了走廊末尾的小房间。不过,柳易尘在听到他要来看老板的珍藏时露出的那个奇怪的笑容,为什麽让他觉得……全身发冷呢?
  进了房间之後才发现,虽然在外面看不起眼,不过小房间里面的空间其实一点都不小,屋里放著几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整整齐齐的书籍,贴著墙的架子上,还放著一些各式各样的小盒子。屋子的一边墙角还坐著几个少年,正在聊天。
  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林天龙注意到,这群少年都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面貌清秀,身材纤细,穿著一些颜色鲜亮的衣服,脸上还画著浓妆,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屋子里脂粉的香气熏得他直打喷嚏。
  那群少年看到林天龙进来,先是眼睛一亮,随後在看到他身上简陋的衣物时又留露出几分失望,但大部分依旧挂上了那种讨好的笑容,期期艾艾的看著书店老板。
  老板冲著他们随意的挥了挥手,少年们失望的叹了口气,通过隔间墙壁上的一个很隐蔽的小门,到另一个房间去了。其中一个在临走前还抛了个媚眼给林天龙,害的他感觉自己的汗毛直竖。
  注意到林天龙疑惑的目光,书店老板咧开嘴笑了笑:“呵呵,这几个孩子,跟您的一比可差远了。不过如果您有兴趣我可以把他们再叫回来。”
  “叫他们回来干嘛?”林天龙一头雾水,不明白那些少年是干嘛的,老板听他的语气以为他是嫌弃那些少年的姿色,想想也是,外面站著的那个,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比这些暗倌好太多了。这位大爷看不上这些孩子也是正常的。
  “呵呵,没什麽。您请坐,我去给您拿几本“好书”。”老板殷勤的招呼著林天龙坐下,然後从书架上拿出了三本薄薄的册子,递给林天龙,神神秘秘的说什麽图文结合,绝对是珍藏的绝版。
  林天龙接过那几本书,随便一翻,目之所及的便是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压在软榻上操弄的图面。
  画面画的十分细致,被压在下面的男人双腿被举得很高,另一个男人的性器在他的股间露出一半,躺在软榻上的男人一脸享受的表情,而正在他股间抽动的男人则是露出了似痛苦似欢愉的神态。图画的上面还有详细的说明,写著改用如何的姿势,方向以及撞击的力度之类的。
  林天龙的脸色开始发红,手指却无意识的翻动著书页,一幅又一副男男春宫图逐一展现在他眼前。
  “如何,大爷,画工精致,讲解详细,绝对的精品是吧。”书店老板搓著手说道。
  “哦对了,如果你你有什麽特别的喜好,这本也非常不错。”随後又递过了另一本过来。这一次打开了,里面都是其中一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捆绑起来操干的图样。
  “而且,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春丨药,玉势,羊眼圈,鞭子之类的,绝对可以为您增添许多的闺房趣事。”老板暧昧的眨眨眼暗示著他。
  林天龙仿佛拿著烫手的山芋一般,手忙脚乱的把那本书还给了老板,该死的,不知道为什麽,只是看到那些图片,他忽然有了种错觉,仿佛图片里的人变成了他和柳易尘,而那个被捆的像粽子一样被压著抽插的男人自然就是他,而那个压在他身上,脸颊流著汗水的自然就是柳易尘了。
  “老子才不会喜欢这种东西。”低声喝骂道,林天龙莫名的有种危险的感觉。
  (10鲜币)三日缠绵-81
  老板听到他的话微微一愣,难道自己看走了眼?这个客人和那位公子不是那种关系?
  “在看什麽?”
  就在此时,一只白皙的手臂从林天龙的旁边伸了过去,拿过了老板手中的那本书,翻了开。
  “啊?没什麽……”林天龙大惊失色,连忙伸手去抢,柳易尘却只是轻轻一个转身,用後背对著他。林天龙无奈,只好悻悻的收回了手,心里抱怨著,柳易尘这家夥可千万别有什麽诡异的嗜好。
  柳易尘静静的站在那里,一页一页的翻看著,书店老板被两人之间奇怪的气氛吓呆了,手还空托在那里,仿佛那本书还在他手上似地。
  静谧的室内,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悉悉索索。
  一直看完了那本书,柳易尘才转过身来,从林天龙手上拿走了第一本书,翻开了几页,随後,把那本全是各式捆绑图样的书还给了老板,扬了扬手里的那本说:
  “这本比较适合我们,多少钱?”
  “呃……一两银子……”老板拿著书,呆呆的回答。怎麽……这两个人给他的感觉,好像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呢?
  “嗯,你刚才说你这里还有其他的东西?”柳易尘在林天龙极为窘迫的表情中,轻松的把那本书揣进自己的怀里。
  “啊?啊!……有,有,不知公子你想要什麽东西?”老板拿著那块碎银子,终於回过神来了,立马笑颜逐开的开始介绍他的那些宝贝。什麽一套九种大小不同的玉势,什麽琉璃做的九连珠,什麽大内秘传的润滑膏剂之类的……
  林天龙胆战心惊的看著柳易尘在那里挑挑拣拣,该死的,这家夥不是真的要买这种鬼东西吧,他发誓,如果那混蛋真的想把那些奇形怪状的工具用到他身上,他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过来统统用在柳易尘身上!
  万幸,观察了一圈之後,柳易尘似乎注意到了林天龙紧张的表情和不善的神态,很聪明的摸了摸鼻子,只是买了一些据说带有一点点催|情作用的绿色液体,然後变离开了那个让林天龙十分窘迫的房间。
  “天龙放心,我没什麽什麽奇怪的嗜好的。”柳易尘笑眯眯的解释著。
  林天龙却对他嗤之以鼻,这家夥分明就知道那个书店的老板找他去後面就是推销那种东西,他却不提示自己一下,而是看著自己出丑,真是个混蛋。更让人恼火的是,偏偏自己还喜欢这个混蛋,还经常让他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呃,天龙,我们到了……”看著林天龙气冲冲的走在前面,柳易尘小心翼翼的说道。
  猛然站住脚步,林天龙这才注意到,两人已经走到了一家非常豪华的酒楼前面。
  这栋装修华丽的酒楼一共有四层,门口一张巨大的招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写著三个大字──水月阁。
  一楼的大堂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一群群装束不同的武林人士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似乎都在讨论著水月阁阁主嫁女儿的事情。
  “这就是水月阁?”林天龙觉得游戏不可思议。在路上,柳易尘已经跟他介绍过了,这水月阁实际上是一个以贩卖消息为生的地方,在他看来,这种地方不是应该非常的隐秘,然後每次交易都会出现一个黑衣人,神神秘秘的把需要交易的情报,放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吗?
  听了他的话,柳易尘忍不住笑出声来,笑的林天龙讪讪的红了脸,喃喃的说著:“难道不是吗……这种地方不是应该很隐秘麽……”
  “哈哈,天龙你想的太多了。”柳易尘看到因为窘迫而微微红了脸的天龙,心底一阵甜蜜,他的天龙,怎麽看都这麽可爱。
  “喂,你别笑了。赶紧跟我说说这是怎麽回事。”林天龙捅了捅柳易尘的後背。
  “呵呵,天龙你把江湖想的太复杂了。”柳易尘停住了笑,慢条斯理的给他解释起来。
  原来,这水月阁贩卖的消息完全是面向全江湖的,也就是说,只要你出钱,无论是你是黑道,白道,大侠,魔头,又或者是平民走卒,官员商人,都可以在这里买到你想要的消息。当然,不同的消息,价格自然也不一样,而且,他们又不是做什麽暗杀的买卖,自然没人会来找他们的麻烦,更何况,最重要的是水月阁的阁主虽然是徐娘半老,可也是个十分有手腕的女人,认识许多黑白两道的朋友,想要打水月阁的主意,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林天龙这才知道,原来那些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说的那些江湖上的奇闻秘事,九成九都是胡编的。
  “那这些人都是来庆祝那个水月阁的阁主嫁女儿的吗?”指著一楼大堂里的人,问道。
  “应该是的。”柳易尘点头。
  “哇,那这个阁主的朋友可真不少。”林天龙咂舌。虽然他的功夫不怎麽样,可是屋子里的那些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浑水摸鱼的软脚虾,一个个都十分的精悍。
  被林天龙咂舌的动作萌到,柳易尘小小的呆了一下,回过神来说道:“还好,这些人的武功,在江湖里也勉强算是能排的上号的。真正的高手,应该都在楼上呢。”
  嘴上这样说著,心里却开始琢磨晚上要让天龙用那条可爱的舌头替自己这样那样,那样,这样……
  “对了,你不是要找人吗?我们不进去吗?”林天龙指了指水月阁问道。
  “不急,他已经出来了。”柳易尘说的非常的有把握,因为他已经看见,楼梯口那里,走下了一个十分魁梧的身影。
  “啊,张大侠。”
  “张大侠下来了。”
  “张大侠,久仰久仰。”
  靠近楼梯的那张桌子上坐著的人一看到张木方下楼了,连忙热情的上去打了招呼。周围的人看到了,自然也跟著凑了过去见礼,毕竟,“三分剑”在江湖中还是有几分地位的。
  (10鲜币)三日缠绵-82
  张木方的身形十分魁梧,跟林天龙几乎不相上下,身上穿著一身灰布长衫,腰侧挂著一柄毫不起眼的长剑。随著他走下楼梯的步伐,他的脸也从阴影中露了出来。十分普通的相貌中,只有那双温和的双眼最吸引人的注意力,看著那双清澈温润的眼睛,你就可以知道这个人做事绝对会是一名谦谦君子。可惜,在脸测却有一道蜿蜒的疤痕,从眉尖一直延伸到耳际,破坏了这人那十分文雅的气质。
  “这就是你师兄?”林天龙小声的在柳易尘耳边问著。
  “嗯。”柳易尘点头。
  “跟你一点都不像啊。”林天龙在哪里喃喃自语。
  柳易尘失笑:“我们是师兄弟,又不是亲兄弟,怎麽可能会像。”
  林天龙白了他一眼,“你们小时候在一起生活那麽多年,好歹气质应该有点像吧。”
  “呃……我们的气质不像吗?”柳易尘不解,他在别人眼里也一直是翩翩君子啊。
  “外表类似,内在差多了。那个人一看就是真正君子,你──顶多算是装出来的,你每次和我……的时候说的话……”说到这,忍不住脸红了,只好打住这个话题。
  “呃……”柳易尘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这个……其实在那种时候说一些比较下流的话,的确很舒畅,而且更加的有快感,而且,最重要的是──明明天龙听了也会更加的兴奋……
  “啊,柳老弟,好久不见了。”张木方远远的就看见了柳易尘,自然立刻走了过来,跟他打起了招呼,被他留在身後的那群江湖人士自然十分好奇的看著他们二人。
  一下子成为众人关注的中心,林天龙感觉十分的不习惯,局促的握紧了手上的包袱。
  “在下柳易尘,是山西关河县的捕快。”柳易尘拱了拱手,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
  周围的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怔忪,随後,不少人的脸上变得十分不自然起来,另一部分则是微微露出不屑的表情。甚至还有人在人群里悄悄的淬了一声,然後说了一句:“朝廷的走狗。”一群人忍不住哄笑起来。
  周围的气氛变的十分微妙起来,而那些露出不屑表情的人此刻都变成了幸灾乐祸。
  柳易尘脸色不变,笑容不减,依旧是满脸的和善,但是张木方却是表情冷了下来,那双温润的双眼在一瞬间变的锐利,冷冷的扫视了一眼人群,淡淡的说道:“这位柳老弟,是我张木方的朋友。”
  人群中被他视线扫过的人不少都心虚的低下了头,这张木方的称号是“三分剑”,这个称号就是因为他习惯与人与事都留情三分,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好捏的软柿子,而是说他做事都非常的有余地,让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当然该下狠手时他也丝毫不会留情的。
  不过,因为他习惯做事留情三分,再加上他武功奇高,所以江湖上大部分的人都会卖他三分薄面。他这麽郑重的介绍这位姓柳的捕快,无论如何,大家也不敢继续奚落,讽刺他了。
  除去张木方表情不善,林天龙也是被气得半死,虽然他曾经也很讨厌捕快,不过那是因为他是山贼,立场的对立让他理所应当的敌视捕快,但他从来不觉得捕快行使他们抓捕的责任有什麽不对。
  再说了,退一万步,这柳易尘可是他的老婆,他怎麽可能看著自己的老婆被一群人冷嘲热讽,要不是张木方先开了口,而且柳易尘偷偷轻抚他的後背,他早就冲上去把人群里的那个混蛋拉出来打个半死了。
  “算了。”柳易尘在他耳边轻语,脸上一点都没露出不高兴的神情。
  周围的人群看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张木方面露不悦,便都讪讪的离开了,张木方带著柳易尘和林天龙穿过大堂,来到了後院一间很静谧的房间里。
  关上门之後,张木方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把柳易尘用力的抱在怀里,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後背。
  “二师弟,我们好久没见了啊。”
  “大师兄,你轻点啊。”柳易尘被拍的呲牙咧嘴的,连那张俊美的面孔也微微有些扭曲。让一旁的林天龙感到颇为有趣。
  “你呀,还是那麽不认真练习师傅交给你的功夫。当初师傅最疼你了,交给你的都是最好的功夫,可你就是不认真学,不然,你的功夫要比我高尚许多啊……”张木方拉著柳易尘和林天龙坐下,给他们倒上一杯茶水,絮絮叨叨的说著。
  柳易尘无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大师兄这种婆婆妈妈关心人的性格是仅次於师傅的恶作剧能带给他的最大折磨,偏偏,师傅的恶作剧他还可以名正言顺的逃走,而大师兄的这种关心,他却只能无奈的接受。
  一直到从小到大的琐碎事几乎都被张木方磨叨了一遍,他才终於停住了嘴,饶有兴致的看著林天龙,似乎突然发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张木方的说教对柳易尘来说是一种折磨,对林天龙来说倒是颇为有趣,最起码,他知道了许多柳易尘小时候干过的蠢事,例如,被师傅骗著吃下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药丸,又或者误以为师傅掉进陷阱而在旁边焦急的等著,那知道师傅已经偷偷从密道跑回了家,那天大师兄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却被师傅自己吃掉了大半……
  “小尘,你不给我介绍一下吗?”张木方笑眯眯的看著林天龙,目光中似乎颇有那麽几分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
  “这是我娘子。”柳易尘自然是大大方方指向林天龙的方向。
  林天龙大窘,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抢白道:“我是他相公。”
  张木方看看柳易尘,在看看林天龙,随後目光中带著几分同情,微微摇了摇头。
  林天龙有些恼羞成怒:“怎麽?不信?”
  张木方很诚实的点头:“是不信。”
  林天龙忍不住想要吐血。柳易尘看事态不妙,连忙上来打圆场:“没错,没错,刚才是我说错了,我才是娘子。”
  (10鲜币)三日缠绵-83
  张木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著柳易尘,这个──真的是小尘?那个吃什麽都不肯吃亏,连小师弟都经常被他弄得哇哇大叫,五师弟也不敢轻易惹怒,就连师傅都会有所忌惮的柳易尘?
  “闭嘴。”柳易尘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更是让林天龙羞怒不已,都是这家夥随便乱说,要不然自己也不至於这麽窘迫。
  柳易尘立刻闭紧了嘴巴,一句话都不说了,屋子里立刻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张木方和林天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阵尴尬。
  “咳咳,小尘,别闹了,说吧,你来找我有什麽事。”最後还是老大哥张木方干咳了两声,打破了那种诡异的安静。
  一提到此行的目的,柳易尘立刻严肃了起来。
  “大师兄,你最近看到小师弟了吗?”
  “咳咳咳……”正在喝茶的张木方猛然被呛了一下,脸色涨的通红,目光游移著不敢直视柳易尘。
  “没有。”
  “他最近没出现?”柳易尘不敢相信,只要大师兄周围有美女的存在,小师弟根本就不会离开他十丈之内,他来了这麽长时间,没看到小师弟出现已经很意外了。
  “没……没看见他。”张木方脸上的神情变得尴尬起来,自从小师弟五天前对他作出了那种事,被他打了一巴掌後,就跑掉了,这几天一直不见踪影,他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