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5部分

也是十分的担心。但是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麽小师弟会……对身为男人的他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一想到这,他这才迟钝的意识到,面前这两个人似乎就是那种关系。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己的二师弟喜欢男人,但是并没有什麽具体的概念,想著这两个人之间会做出小师弟那天对他做的事情,他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
  “大师兄,你怎麽了?”似乎感觉到了张木方的坐立难安,柳易尘关切的问道。
  “没……没什麽……”张木方看到面前这两个人融洽的关系,再想到那天小师弟伤心离去的眼神更是觉得不舒服了。
  “呃,天龙,你要不要出去走走?”柳易尘连忙朝林天龙打了个眼色。
  林天龙自然不是笨蛋,看得出来柳易尘是有些事想要单独的询问张木方,耸耸肩,一边走一边说:“那我去买点苏州的小吃回来。”
  “好。”柳易尘笑著送走了林天龙,随後转过身看著张木方。
  “好了,大师兄,我把天龙打发走了,你有什麽心事就说出来把。”
  “没……没什麽……”张木方犹犹豫豫的说著,他觉得这种私密的事情说出来好像不太好,可是……说起来,他又的确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大师兄……”柳易尘特意拖长了声音:“你可是个从来就藏不住心事的人。”
  “……”张木方无语。
  “跟小师弟有关?”柳易尘灵机一动,刚才似乎是提到了小师弟,大师兄就变得不正常了。
  张木方立刻有变得局促起来,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红色。
  “是……小师弟对你做了什麽?”试探性的问道,得到的回答就是张木方小麦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淡粉。
  “……”柳易尘有点无语,虽然早就知道小师弟对大师兄心怀不轨,但是以大师兄的迟钝,恐怕要拖到地老天荒才会明白,没想到,小师弟居然真的对大师兄下手了……
  “那……小师弟……”
  “被我打了一巴掌,跑掉了……”张木方闷闷的说道。
  柳易尘觉得自己的脸皮有点抽搐,小师弟这家夥,都成功的吃到大师兄了,居然被打了一巴掌就跑掉,真是太没用了,如果当初天龙拒绝他,他恐怕死缠烂打也会缠上去……忽然想起来,他当初好像本来就是死缠烂打缠上去的。
  忽然想到一件事,柳易尘小心翼翼的问道:
  “呃,大师兄,你哪里没事吧?”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强上林天龙的时候,林天龙的哪里伤的有多麽严重,小师弟该不会下手没轻没重的弄伤了大师兄吧。
  张木方脸上刚刚消去一部分的血色又涌了上来,呐呐的说著:“哪里会有什麽事……”
  “啊?”柳易尘一脸呆滞,不会吧,难道小师弟的技术已经好到了让第一次接受的大师兄一点都没受伤?
  看到柳易尘一脸怀疑的神色,目光还不住的在自己的下半身转来转去,张木方尴尬的简直就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的屁股……一点都不痛?”
  “为什麽屁股会痛?……”张木方一脸的不解。
  柳易尘愣了?难道小师弟没有吃掉大师兄?
  “那个……小师弟到底是做了什麽?”生怕刺激到大师兄,柳易尘轻声问道。
  张木方尴尬不已的低下头,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了几个字。
  柳易尘完全没有听到,只好又追问了一遍,张木方这才呐呐的说了出来:“他……他含住我……我的……那个地方。”
  柳易尘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无语。原来只是被含了一下,他还以为……
  不过,生性保守的大师兄被小师弟做出了这种事,估计受到的惊吓应该多於愤怒,而且,看大师兄现在还这麽担心小师弟,想来小师弟也不是没有希望的。
  好言安慰了几句大师兄,让他放心,就凭小师弟那毒辣的手段,估计不会出什麽意外,如果真的遇到什麽坏人,恐怕坏人遭殃的几率要远远高出小师弟。
  听了柳易尘的话,张木方心理安慰多了,想来也是,就凭小师弟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毒功,有危险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哦,对了,你来找我什麽事?”心里放下了小师弟,话题自然就转到了柳易尘身上。
  柳易尘苦笑了一下:“我的爱人好像中了噬魂。”
  “噬魂?”张木方猛然瞪大眼,身为困龙老人的弟子,虽然他对於医术,毒术方面都几乎是一窍不通,但是那些藏书他也都是看过的,自然知道噬魂是什麽东西。
  “那他不是……”想起刚才林天龙还一副精力十足的模样,张木方叹了口气,中了噬魂几乎就是无解。
 (10鲜币)三日缠绵-84
  “他的噬魂应该还没被彻底激发。”柳易尘连忙解释道。
  “还没激发?那还有救啊,对,小师弟应该有办法。”张木方眼睛一亮。
  柳易尘脸上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本以为小师弟会跟你在一起,那知道……”
  张木方立刻讪讪了起来,喃喃说道:“那怎麽办……?”
  柳易尘也很无奈,耸了耸肩,“我们先安顿下来吧,小师弟应该不会走的太远。”
  “好,那我去让他们再安排一个房间。”说完,张木方便出去找管事再安排一间房。
  房间安排好,张木方就去跟他的那些江湖朋友叙旧去了,柳易尘则是看房间里没人,便从包裹里拿出了在书店里买到得那本“珍藏版”的龙阳秘籍研究起来。
  “唔……这个姿势看起来不错。”
  “呃,天龙的腰好像做不到这麽弯……”
  “嘿嘿,这个姿势让天龙来做一定性感的要死……”
  一些路过这里的客人或者下人,无一不被房间里偶尔传出的Yin笑声吓得胆战心惊……
  正在一家小店里买蜜汁豆腐干的林天龙突然感觉到背後好冷……
  夜幕降临,经过管家的指点,林天龙直直的朝著他们的房间走了过去。
  “柳易尘,我买了好多的东西,来一起吃啊。”林天龙大著嗓门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没人回答,隐约能听见一股平稳的呼吸声。
  “柳易尘?”不自觉的放小了声音,林天龙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正看见柳易尘躺在床上,下半身盖著一条毯子,胸口盖著一本书,正随著呼吸微微起伏。
  长长的睫毛在眼眶下打下了一圈阴影,一缕调皮的发丝正好落在侧脸上,发梢被鼻翼呼出的气体吹的微微抖动。
  一副恬静宁雅的美人睡颜,让林天龙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满足感。这个人,面前的这个人是完完全全属於他的。
  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东西都堆放在桌子上,林天龙踮著脚尖走到了床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去,就那样静静的看著柳易尘。
  看了好一会才伸手从柳易尘的胸前把那本拿了起来,正打算放到一旁,无意中扫过的一眼,却让他的手僵在那里──那居然是本龙阳秘籍!!!
  林天龙忍不住额角出现几条黑线,这家夥居然看春宫图看到睡著,真是……
  躺在床上的柳易尘似乎感觉到了林天龙的念头,不自在的动了动,下颔微微扬起,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麽,嘴唇稍稍撅起,仿佛正在索吻。
  林天龙的心猛的跳了一下,那两片红豔的嘴唇沾著一些水色,微微反射著月光,看起来似乎亮晶晶的,似乎──很好吃的样子。看了看四周无人,他忍不住微微俯下身,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
  正当他想要满足的起身时,突然一双柔韧的手臂牢牢的抱住了他的脖颈,其中的一只手压住了他的後脑,原本蜻蜓点水的一吻,却被迫变成了激烈的唇舌交缠。
  “唔唔唔……”林天龙猝不及防,挥舞著双手挣扎起来。
  柳易尘却用双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肩膀,腰部一个用力,便把他压倒了身下。
  顶在大腿上的那个硬硬的东西无疑是在告诉林天龙,柳易尘已经兴奋了很久了,就等他上钩。
  “我操!柳易尘你这王八蛋,你居然装睡。”林天龙红著眼睛破口大骂。
  “装睡?我怎麽会装睡,我分明是睡著了,然後被你吻醒的。”柳易尘笑眯眯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很快便把林天龙剥个精光。
  “你……你他妈的分明是在装睡。”林天龙的脸上一片通红,也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欲望。
  “就算我再装睡,又怎麽样?”柳易尘翘起嘴角,悠哉的说道。
  “我……”林天龙一阵语塞,是啊,就算他是装睡又怎麽样……装睡又不犯法。
  “你到底在生气什麽呢?”柳易尘笑的别有一番风味。
  林天龙也有点愣了,是啊,自己到底在生什麽气呢?他们两个本来就是情人关系,自己这算是……矜持?一想到这两个字,猛的打了一个冷战,操,自己又不是娘们,矜持个屁啊。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柳易尘已经迫不及待的分开他的双腿,插进去一根手指了。
  “嗯……”後|丨穴突然刺入一根黏腻的手指,敏感的肠壁似乎预料到了即将来临的快感,激烈的收缩起来。
  “天龙,你真紧,一根手指你也可以夹的这麽紧。”柳易尘舔舔干燥嘴唇,眼睛闪闪发亮。
  “妈的,老子才不是矜持。”林天龙恶狠狠的骂道。
  柳易尘倒是一愣,没明白,什麽矜持?
  “你给我躺下,今天老子要主动来。”林天龙气势汹汹的把柳易尘压倒,看著 那根粗大的肉茎直直的挺立在那里,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该死的,这混蛋的那根玩意每次看好像都比上次大了一圈。
  听了林天龙的话,柳易尘简直要热泪盈眶了,自从上次那回反攻不成的乌龙事件,他再也没有享受到骑乘的待遇了,今天宝贝天龙居然要主动,他真是太幸福了。
  忙不迭的把手上的润滑膏剂递了过去,柳易尘十分老实的躺在床上,摆出了一个妩媚诱惑的姿势。
  林天龙满头黑线的看著手中那个万恶的绿色小瓷瓶。虽然嘴上说的很豪放,但是让他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些困难。
  “不然,我先帮你扩张?”柳易尘试探性的问道。
  “不用,这点小事,老子没问题。”瞪了他一眼,林天龙的目光又转向那个散发著浓郁花香的小瓷瓶。
  狠了狠心,一咬牙,那瓶淡绿色的膏剂全部倒在了那只宽厚的手掌上。
  “你……闭上眼睛。”看到柳易尘目光炯炯的盯著自己,为了掩盖自己的心慌,只好恶声恶气的说道。
  柳易尘抿著嘴,连忙闭上了眼睛/非。烦
  看到对方闭上了眼睛,林天龙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看著手心那坨黏腻的药膏,脸上又红了几分,最终还是咬著牙,用颤抖的手抹了一大把,向身後探去。
  (10鲜币)三日缠绵-85
  柳易尘闭上了眼睛,听觉却更加的灵敏,林天龙赤裸的身体摩擦床单的声音,黏腻的膏剂被涂抹在手上的声音,鼻息浓重的呻吟声,以及此刻──那种扑哧扑哧Yin靡的抽插声。
  终於,他再也忍不住了,眼睛悄悄睁开了一条缝,随即猛的睁大,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美景。
  林天龙在确定柳易尘闭上眼睛之後便试图自己扩张,但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无法顺利成功,最後只好跪爬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左手支撑著身体,右手的中指颤抖著摸到了紧闭的|丨穴口。
  密闭的菊|丨穴丝毫没有想要打开的意思,虽然脑子在不断地告诉自己放松,但身体却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一点没有想要配合的意图。林天龙在心中暗骂,怎麽柳易尘的手指不但可以很轻易的进去,还能旋转著抽插,轮到自己的手指时,却一点面子都不给。
  狠了狠心,手上一个用力,沾满滑液的手指进去了一个指节,但又立刻被紧张的菊门紧紧夹住,动弹不得。
  又在心里暗骂了无数次,可僵持在这种状态下实在是很丢人,他又拉不下脸来现在去跟柳易尘求助,刚才话还说的那麽满,转眼就没辙,这种事他可干不出来。
  努力的给自己暗示,让自己放松身体,甚至想象著那是柳易尘的手指。僵硬的身体逐渐的放松了下来,紧闭的菊|丨穴也开始一张一合的收缩起来。
  接著这个机会,林天龙终於把整根手指探了进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犹如被惊醒的饥渴Yin兽,敏感的内壁感受到了异物的入侵,立刻变的贪婪起来,柔嫩的肠道微微的颤动,分泌出大量透明的液体,一收一缩吸紧了入侵的手指。
  “嗯……”林天龙咬住了下唇,却控制不住的溢出一声浓浊的呻吟,後|丨穴又升起那种熟悉的瘙痒感,手指似乎完全脱离了大脑的控制,开始自发的抽插起来,追求著身体的快感。
  扑哧,扑哧。
  大量的粘液被手指带进带出,摩擦出靡丽的水声,那种无比Yin荡的声音却莫名的让林天龙更加的兴奋。
  等到後|丨穴可以进出三根手指的时候,林天龙这才抽出了手指,转过身,却正好看见柳易尘双目圆睁,表情痴迷,微张的嘴角边有一道可疑的银丝正在滴落。
  “你……”林天龙只觉得轰的一声,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刚才自己扩张的丑态居然全书落入了柳易尘的眼里。
  “天龙,我受不了,我真是受不了了。”柳易尘吸了吸口水,下身挺立的肉柱抖了抖,就要扑过去。
  “等一下。你不许动。”林天龙羞怒的吼道,双腿跨坐在他的要身上,压住了他的下半身。
  柳易尘一脸的痛苦。“天龙,你太会勾人了,你再不让我干你,我就要爆炸了。”
  跨坐在他腰上的林天龙自然很清楚身後那个顶著自己屁股的东西是什麽,红著脸,抬起腰部,用不断翕张的小嘴,缓缓吞下了那根粗长的肉茎。
  “嗯……”
  “嗯……”
  两个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炙热的内壁紧紧包裹住滚烫的Rou棒,两人体内的三日缠绵很自然的被激发起来,激起双方强烈的快感。
  “天龙,快动啊,快,啊……我要死了。”柳易尘脸上露出备受折磨的神情,努力的想要摆动腰部,可是却被林天龙健壮的双腿紧紧夹住,动弹不得。
  双手撑住柳易尘白皙却不单薄的胸膛,缓缓的提起腰,再落下。粗壮的肉茎被那张贪婪的小嘴不断的吞进,吐出。紫红色的柱身上沾满了黏腻的液体。
  逐渐掌握了起伏的要领,林天龙的动作越来越快,居於掌握主动的一方,他可以很容易的控制著那根粗大的Rou棒狠狠的撞击在体内最快乐的一点。
  “唔啊……”闭著眼起伏著身体,林天龙的脸上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沁出了大颗的汗珠,透明的汗滴沿著侧脸不断的滑落,直到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滴落下来,在一片精实的小腹上摔成碎片。
  “唔,好棒……”柳易尘虽然被林天龙压制的几乎动弹不得,但这却带给他另一种异样的快感,从来都是占据主动地位的他如今被彻底的控制,那种被迫接受的感觉却让他更加的兴奋。
  “嗯……好大……啊……好舒服……”林天龙闭紧的双眼微微睁开,正对上柳易尘痴迷的神情。心里突然浮现出一种自豪感。
  眼前这个堪称完美的男人是属於自己的,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都是属於自己的,虽然在许多人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个粗鄙的山贼,但是在柳易尘的眼里,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深深的爱意和无限的痴迷。
  嘴角不受控制的咧开了,身体似乎也感受到了脑中的思虑,变得更加敏感起来,汹涌的快感一波一波不断的撞击著高潮的底限,似乎随时都会喷涌而出。
  “嗯……天龙……啊……怎麽……突然这麽舒服……啊……好爽。”柳易尘只感觉包裹住自己分身的甬道在一瞬间变得滚烫,丝绒般的内壁仿佛有生命一般,一波一波的缩进,放松,带给他无上的快感。
  而林天龙也感觉到体内的肉茎似乎又胀大了几分,硕大的Gui头每一次撞击都会在敏感点上狠狠的摩擦一下,带来一股战栗的感觉。
  “恩啊……再……再用力干我……啊……”林天龙忍不住低吼出来,随後便感觉到一只带著几丝凉意的手掌握住了自己挺立的分身。
  “我们……一起。”艰难的说完这一句话,柳易尘开始卖力的撸动手中的肉茎。
  粉嫩的肉茎早已经被後|丨穴的快感激的流出了大颗的泪水,整根肉茎被染上了一层透明的液体,变得滑溜溜的。
  “啊啊……啊啊啊……”林天龙起伏的身体终於在一次猛烈的撞击後僵住,身前的分身在那只纤细的手掌的刻意服侍下,吐出许多白色的液体。
  (10鲜币)三日缠绵-86
  伏在柳易尘身上,林天龙感觉疲惫如潮水般涌来,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朦胧中只感觉有人用温热的湿布擦拭著自己的身体,还清理了後|丨穴。随後,一具温暖的身体躺在了自己的旁边,紧紧搂住自己,在额上落下一吻。
  有人在耳边轻轻的说著:“天龙,我好爱你。”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依旧是那双深情满满的眸子,林天龙不自觉的张开嘴:“我也爱你。”然後,在看到对方狂喜的表情後,满足的沈沈睡去。
 
  “小尘,你今天怎麽了?”张木方不解的看著一脸喜不自胜的柳易尘。他印象中的柳易尘一向都是斯文有礼,喜行不怒於色,可是今天,他脸上那个傻傻的笑容已经从早晨一直挂到现在了。
  “啊?没什麽。”柳易尘用手揉了揉自己有些笑僵的脸,但是神情依旧是一片愉悦。
  张木方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对了,我还没问,你为什麽要找水月阁的阁主啊。”
  “呵呵,为了找小师弟啊。”柳易尘笑眯眯的说道。
  “啊?”张木方呆了一下,找阁主和找小师弟,怎麽联系到一起去了。
  “好啦,大师兄,你就带我去就行了。”
  “哦。”张木方闷闷的应了一声,算了,反正这几个师兄弟里面,就属他最笨,既然小尘这麽说,他只要照著做就可以了。
  有了张木方的带领,两人一路无阻的来到了水月阁的主院,在门口的侍卫通报後,很快,院子里便走出来一名衣著干练的中年女子,请他们进去。
  “呵呵,张老弟。找我有什麽事吗?”水月阁的阁主虽然已经将近不惑之年,但也不知道她是如何保养的,依旧是风华正茂,和她那只有双十年华的女儿站在一起,不似母女,倒像是姐妹。
  此刻她正坐在小院中品著一壶清茶,旁边站著一位体态优美的少女,正是她的女儿,水怜星。
  水怜星的脸上带著一层黑色轻纱,只露出一双眼睛。黑色的轻纱泛著珍珠般的光泽,面纱下露出一截雪白细腻的粉颈,散发著诱惑的气息,这是一个会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遐想的女人。
  “呃……是这样,在下有事相求。”张木方拱了拱手,说道。
  “哦?”水月阁的阁主水莲展颜一笑,这张木方要求她办事?这可真是难得。目光转向站在他身後的年轻男子,忍不住眼睛一亮,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白衣翩翩,风姿绰约,顾盼之间,眼波流转,而且,能和张木方站在一起,绝对也应该称得上是年少有为,和自己的女儿真是十分般配。
  想到这,水莲心中一动,难道,这张木方是要跟我攀亲家来了?目光扫过自己的女儿,果然看见水怜星正饶有兴致的看著柳易尘。
  水莲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原本,他是很中意张木方做自己的女婿的,虽然他的年纪稍微大了点,可无论是他的武功,还是他江湖上的名号都足以弥补他年龄上的缺陷,可惜,自己的女儿被自己宠坏了,就是嫌弃他脸上那道长疤,自己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最後她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不过,看如今这情形,虽然还不知道这名青年和张木方的关系,但也能看得出来,两人交情颇深。而且,自己的女儿对他也是很感兴趣,这样一来说不定真的可以成其好事。
  “不知这位是……”水莲淡雅一笑,把话题引向了柳易尘。
  “呃……”张木方语塞了一下,师傅的嘱托他可是铭记在心,但是,他也确实不擅长说话,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出什麽合理的身份给柳易尘。
  “在下柳易尘,只是关河县一名小小的捕快。夫人有礼了。”柳易尘连忙施了一个礼,面露微笑的看著水莲。
  对著柳易尘的笑容,水莲对他的好感又提升了许多,心中已经开始以一种丈母娘打量女婿的目光来看他了。
  “不知道这位柳公子,跟张大侠是什麽关系呢?”水莲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毕竟,这涉及到女儿的将来,还是谨慎些比较好。
  “萍水相逢,志趣相投而已。”柳易尘连忙解释道。
  水莲的心中有一点遗憾,原来这名青年和张木方之间的关系这麽薄弱。不过转念一想,只是萍水相逢,志趣相投怎麽可能让张木方出手帮他,看来,这两人的关系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牢固一些。不过,对於对方具体的关系,她到并没有探听的打算,毕竟,这个世界上,知道的秘密多一些,就有可能死的更早,作为靠贩卖消息为生的水月阁阁主,她是再清楚不过了。
  “怜星,还不来见过张大侠和柳公子。”水莲转身冲著水怜星招招手。
  水怜星穿著一袭长裙嫋嫋的走了过来,微微福了一福,见了礼,目光却丝毫不加掩饰的看著柳易尘。看的柳易尘头皮有些发麻。
  “那张老弟到底要我帮什麽忙呢?”水莲又把目光转回了张木方身上。
  “是这样,我想找一个人的行踪。”柳易尘先开口说了话。
  “哦?是什麽人?”
  “是一个名叫如月的女人。”柳易尘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这如月有可能是假名。”
  张木方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柳易尘找水莲是为了找小师弟,如今怎麽又跳出来一个女人?这女人是谁啊?
  水莲的表情在听到柳易尘说要找一个女人的时候,变得很微妙。
  “不知,这个叫做如月的女子,和你的关系是……”水莲柔声问道。
  “呵呵,仇人。”柳易尘倒是毫不在乎的回答道,这种事情,没必要撒谎。
  水莲稍稍松了口气,难得遇到一个自己很满意,而女儿也很倾心的男人,要是已经心有所属可就糟糕了。虽然这次来的人里面也有不少的青年才俊,但是,能跟张木方搭上关系的,可就这一个。
  “那她上一次出现是在什麽地方呢?”
  “山西,困龙山,一个月前。”
  (10鲜币)三日缠绵-87
  “不知可有她的外貌?”水莲沈吟一下,继续问道。
  柳易尘立刻从怀里抽出一张画像,递给水莲。一看就是早有准备,看的张木方气闷不已,这家夥,也不早点跟自己说。
  水莲打开一看,脸上虽然看不出来,但心里却彻底的放松下来,这画像上的人虽然也称得上是清秀可人,可是和自己美貌的女儿相比,那可就差的太多了。
  “好的,这笔买卖,我接下了。”水莲微微一笑,把卷轴递给了站在一旁的中年妇人,中年妇人接过卷轴立刻退了出去。
  “夫人,不知道这价格该如何计算。”柳易尘一看水莲接下了委托,自然谈起了价格。
  “呵呵,你是张老弟的朋友,还谈什麽价格。”水莲掩嘴而笑。
  “不妥,这买卖是买卖,人情是人情,不能混为一谈。”柳易尘眨眨眼,这水莲是个精明的女人,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大师兄欠下一个人情,要知道,人情债总是最难偿的。
  “张老弟,你这小兄弟真是很有趣啊。”水莲眼中目光闪动,越发觉得,这名青年和张木方的关系不一般。
  “哈哈……”张木方哈哈一笑,没有多语。
  “既然如此。”水莲思索了一下。“这如月的功夫如何?”
  “很一般,不过,她应该很擅长用毒。而且,她还带著一个断了一臂的弟弟。”柳易尘详细的说道。
  “带著断臂的弟弟,那找起来就更简单了。”水莲轻笑一声。“像这种情况,相信只要柳公子动用一些捕快就可以查得到了。不过,既然柳公子看得起我水月阁,那这价格……就定为一两吧,这姐弟俩也就只值一两了。”
  柳易尘听了一愣,随即笑了笑,这位水莲夫人,还真是滴水不漏了,看样子,这个人情想不欠都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夫人了。”
  “呵呵,柳公子说笑了。”水莲抿唇笑了笑。
  “夫人,刚才来的时候,张大侠似乎还有些事想要和您商讨,我就不打扰了。”柳易尘拱了拱手,告辞想要离开。
  张木方忍不住眼角抽搐,这该死的臭小子,自己什麽时候说有事跟水莲商讨了,混蛋!现在还要让他编个理由出来。一时之间,他要用什麽东西来圆谎啊。
  “既然如此,想来这柳公子是初来我这水月阁,不如让我的女儿带你四处游览一番,如何?”水莲心中大喜,这大好的能让两人独处的机会,如今得来的却全然不费一点功夫。
  “这……”柳易尘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不是看不出水莲的意思,只是这个时候拒绝,实在是不好解释。
  於是,房内留下水莲和张木方,张木方还在冥思苦想究竟应该跟水莲“商讨”些什麽东西,而水莲则是悄悄的给女儿打了个颜色,示意她要抓住这次机会,给柳易尘留下一个好印象。
  两人一路行来,这水月阁的住院後面就是一个硕大的花园,花园里亭台楼阁,假山流水无一不精。
  这水怜星除去容貌不凡外,谈吐也是颇为不俗,天文地理,医农药学所知甚广。两人谈笑之间倒也和谐,在花园里逛了一圈之後,算算时间,小师弟也应该急的差不多了,柳易尘便决定找个僻静的地方,静候小师弟的到来。
  两人漫步走到了柳易尘居住的房间的回廊处,院子的中间,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虎虎生威的舞者一套刀法。
  “前面,便是在下暂居的院落,还请水小姐留步。”柳易尘带著儒雅的笑容,十分有礼的向水怜星拱了拱手。目光却已经不受控制的移到了院中那个高大的身影身上。
  “柳公子。”水怜星略有些娇羞的看了看柳易尘,心里却在银牙暗咬,他为什麽不看著我。
  林天龙早上起床後便发现柳易尘已经离开了,不过他十分体贴的已经买好了豆浆和油条放在桌子上,还在旁边留了一张纸条:
  【亲亲天龙:
  为妻有事去找我的大师兄,你起床後要乖乖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爱你的尘。】
  “这个白痴。”看著那张纸条,林天龙忍不住捂住了脸,指缝间透出隐隐可见的红色。
  吃过那顿“爱妻早餐”之後,林天龙在屋子里坐了一会,觉得无事可干,虽然他识字,但是看书并不是他的爱好之一,既然柳易尘让他在这里等他,想来也是有事要做,他自然不能出门,无聊之下,他干脆就脱掉外跑,裸著上身在院子里练起了那套柳易尘教给他的刀法。
  汗流浃背的的把这套自从学过之後就没怎麽练习的刀法耍了三遍,他眼尖的注意到门口似乎来了两个人,收住手中的刀势,抬头一看,却看见柳易尘和一名带著黑纱的少女站在那里。
  少女的脸虽然被遮住了,但仅从露出的那双眼睛就可以看出,面纱下绝对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林天龙不是傻子,看到那个少女带著一副倾心的表情看著柳易尘,心中蓦然一痛,眼前这两个人简直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般,男的俊美,女的绝色,般配的不得了。正在此时,那名女子还用一种柔柔的声音叫了一声“柳公子”
  可是,柳易尘却仿佛没听到一般,一个飞身跃到林天龙的身旁,笑吟吟的从怀里掏出一方手帕,轻轻擦去他额角的汗水。
  林天龙脸上一红,心中的那股酸涩又变成了甜蜜,不好意思的从柳易尘手里抢下手帕,虎声虎气的说道:“我自己来。”
  柳易尘笑眯眯的看著林天龙,眼尖的发现,有一滴汗珠逃过了手帕的围剿,沿著脖颈滑落到那副黝黑的胸膛上,正好堪堪的黏在|丨乳丨尖上面。
  眼中色泽一深,柳易尘利用身体的优势,挡在林天龙与水怜星之间,因此,水怜星只看见柳易尘抬起手做了什麽,随後,那个长相凶恶的大汉仿佛受了惊的兔子一般後退了几步,随後……那张黝黑的脸孔居然隐约可见一丝红云???
  (10鲜币)三日缠绵-88
  林天龙咬牙切齿的看著眼前笑眯眯的柳易尘,这个无耻的家夥,居然在别人面前做出这麽明显的──调戏。刚刚他在擦汗的时候,柳易尘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抹掉了他|丨乳丨头上的一滴汗水,随後居然就那样……把那根手指含进了嘴里,暧昧的舔舐。仿佛他吮吸的不是他的手指而是自己的|丨乳丨尖一样。
  “柳公子,不知这位是?”水怜星不甘心自己被忽视,婷婷嫋嫋的走了过来,施了一礼。
  “这位是林天龙,他是我的……”柳易尘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他并不介意公开他们二人的关系,但是他不想让天龙受到任何的委屈。
  “我是他男人。”林天龙看著水怜星,略有些挑衅的说道。虽然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但是在他眼中,柳易尘可是自己的老婆,这个女人敢打自己老婆的注意,自己当然要明确身份,保护自己的权利了。
  “什……什麽?”可怜的水怜星立刻变得结结巴巴起来,刚刚吐字妙语连珠的本事似乎被忘得精光,只能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柳易尘,希望他能说,这只是一个玩笑。
  柳易尘的眼中却是带著浓浓的笑意,看向林天龙的目光满眼都是粉红色的泡泡,他的天龙,吃醋了呢。
  略有些抱歉的看著水怜星,柳易尘点点头:“你没听错,我是他的老婆。”
  “你……你是女人?”水怜星不敢相信,虽然柳易尘容貌出众,但是……他……他怎麽可能是女人?
  柳易尘有点无语,“我是男的。”
  “那你们……”水怜星的眼睛猛然睁大:“你们有龙阳之癖。”随後,脸上的神情立刻变得十分微妙,看向柳易尘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
  “既然如此,那怜星先告辞了。”水怜星的表情冷了下来,带著几分厌恶的看了他们两眼便离开了。
  柳易尘回过头有些无奈的看著林天龙,看吧,这就是坦白的後果。
  林天龙眉毛一挑,:“怎麽?破坏了你在你的仰慕者心中的形象?”
  柳易尘翻了翻白眼:“我是怕他们歧视你。”
  “嘁,老子会怕他们?说就说去,老子又不会掉根毛。不过,柳易尘,告诉你,你要是敢在外面给我拈花惹草,老子肯定阉了你,老子说到做到。”说到最後,林天龙恶狠狠的揪住柳易尘的衣领吼道。
  随後又仿佛被烫到一半,猛的松开了手,两人紧贴的身体也被分开,林天龙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著柳易尘,嘴里喃喃的骂道:“操……你……”
  柳易尘无语的摸了摸鼻子,下半身长衫的掩盖下隐约有一个可疑的凸起,刚刚林天龙就是被那个东西顶在大腿上,这才猛的推开了他。
  一种诡异但却甜蜜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不知道为什麽,林天龙看著此刻的柳易尘,就是有一种自己正在被扒光了欣赏的感觉……
  两人的身体又开始逐渐的靠近,柳易尘的双眼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林天龙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呦……还真是浓情蜜意啊。”一个带著浓浓嫉妒的声音从房檐上传来,打破了两人之间即将爆发的激|情。
  柳易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想要立刻推到林天龙的欲望压了下来。十分不爽的看著来人。
  房檐上站著的是一名清秀的少年,只不过脸上那股酸的冒泡的神情微微破坏了那种清秀的感觉。
  “是你……”林天龙倒是认出来了,来人正是他们在平安县,馄饨摊上遇到过的清秀少年。
  少年咬著下唇,恶狠狠的盯著柳易尘,柳易尘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紧紧的黏在林天龙的身旁,还放肆的搂住了他那粗壮的腰部。
  林天龙是不知道柳易尘故意在这少年面前表现的这麽恩爱是什麽用意,不过柳易尘刚刚递给他──让他配合的眼神,他倒是收到了。想来柳易尘做事总有它的道理,他也就不再抗拒那只手了。
  只不过……林天龙额角的青筋有些暴起,那只搂在他腰上的手,居然当著那名少年的面,滑到了他的屁股上,还暧昧的摸来摸去。
  狠狠的瞪了柳易尘一眼:你这混蛋,不要太过分。
  柳易尘抛了个媚眼给他:不这样怎麽能刺激的到小师弟。
  林天龙:……
  蓝翎已经被气得快要吐血了,在他眼中,看不到林天龙额角的青筋,只看到这对“奸夫Yin夫”在那里大秀恩爱,甜甜蜜蜜的。
  一想到这两人只不过才在一起半年多,就这麽和和美美,反观自己,追求了大师兄这麽多年,几乎所有的师兄弟,包括师傅都知道了,偏偏只有大师兄迟钝居然一直没发现!自己前几天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向大师兄清楚的表示出了自己对他的“性趣”绝对不是什麽狗屁的兄弟之情,结果被大师兄打了一巴掌……
  “怎麽?你很嫉妒?”柳易尘终於在林天龙爆发之前,缩回了那只猥琐的手,慢条斯理的看著蓝翎。
  蓝翎紧紧的咬住下唇,看样子似乎恨不得在柳易尘身上咬两口。
  “大师兄现在正在跟水莲夫人聊天啊,说起来,水莲夫人果然是风韵犹存啊。完全看不出她的女儿已经要出嫁了。”柳易尘满意的看到蓝翎的脸色变得铁青。
  “不过,看样子,水莲夫人似乎很属意把女儿嫁给大师兄呢。”柳易尘的话音刚落,蓝翎的铁青的脸上又添了三分乌黑。
  林天龙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对方看起来还是个孩子,还是柳易尘的师弟,这麽欺负人家,实在是不厚道吧,再说,那水阁主的女儿,分明是比较中意吧,你这根本是在睁著眼睛说瞎话好吧……
  蓝翎脸上的表情从愤怒逐渐转变成哀伤,最终一点点变成了绝望。清澈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滑落,似乎感觉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大师兄始终不会属於自己。
  看到小师弟泪眼朦胧,无声的哭泣,柳易尘也有些慌了手脚,平日里欺负欺负这个厉害的小师弟完全是一种娱乐,但是把小师弟弄哭可就有违他的初衷了。
  (10鲜币)三日缠绵-89
  他哪里知道,蓝翎本就因为前两天一时的冲动而懊悔不已,大师兄当头的一巴掌又把他打懵了,在他的印象中,大师兄一向是和蔼可亲的,即使他偶尔做出什麽过分的事,大师兄也舍不得打他,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一直缠著大师兄,不让别的女人接近他,终有一天,大师兄会接受他的心意的。
  可是那一巴掌却让他清醒的认识到,如果他做的很过分,大师兄也是会生气的,也是会拒绝他的,这就让他不得不惶恐起来,如果自己的追求,大师兄也拒绝掉怎麽办?如果大师兄无论如何也不接受自己怎麽办?如果大师兄爱上其他的女人怎麽办?
  这一切一切都让他这两天心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