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18部分

头。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动手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一道白色的身影正飞速的朝这边射来。
  “柳易尘?”林天龙看到柳易尘十分惊讶,他不是说今天要去衙门办事吗?怎麽找到这来了?
  柳易尘似笑非笑的看著苏静,苏静立刻表现出一幅完美的妒夫形象,气冲冲的看著他,似乎被他打扰了什麽好事。
  “你来干嘛?难道你随时监视著林大哥?”
  苏静这话说得十分巧妙,他相信,没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随时被别人监视著,即使对方是自己的爱人。
  “路过。”柳易尘懒洋洋的说出这两个字。
  苏静一阵气结。他咬了咬唇,做出一副哀怨的摸样。
  “我知道我比不过你……林大哥只喜欢你,可是,你管的也太宽了吧,难道林大哥给我一个临别一吻你也要干涉吗?”
  一瞬间,柳易尘眼光如刀,冷冷的盯著苏静。
  苏静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被猫盯住的老鼠,一滴冷汗从後背悄悄滑落。
  柳易尘美目一转,看向林天龙的目光看著几分危险,脸上却挂著一个优雅的笑容:“你要亲他?”
  林天龙突然打了一个冷战,苏静在一旁插嘴道:“林大哥只不过亲了我一下而已。”
  柳易尘脸上笑容更胜,眼中却仿佛凝结了千年的寒冰,冰冷异常。
  “我亲了他的额头而已。”林天龙只觉得大事不妙,连忙解释道。
  柳易尘这才稍稍熄了火,但是依旧十分危险的盯著苏静,笑著说道:
  “小弟弟,你家人没有告诉你──别人的东西,不要随乱碰吗?不然,很容易没命的。”说到最後已经是杀机四溢。
  苏静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他没有想到,这个柳易尘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却能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就连自己的师傅也从没有给自己如此恐怖的感觉。虽然他的功夫不错,可是面对如此浓郁的杀气,他觉得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以後……离他远点。”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柳易尘周身的杀气一扫而空,转过头看到同样因为浓郁的杀气而呆愣在那里的林天龙,心中不禁气愤难平。
  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腰,恶狠狠的吻住他的唇,舌尖不住的翻搅,直到林天龙因为无法呼吸而差点昏厥才放过他。
  “消毒。”轻松扔下两个字,柳易尘拉著还迷迷糊糊的林天龙转身离开,看也不看苏静一眼。
  苏静依旧站在那里,後背的衣衫彻底被汗液浸透,他忽然发现,这中原武林似乎并不如他想象中那麽无用……至少,刚刚那个人……他是真的不敢再惹了……
  “你亲了他。”柳易尘满脸不爽的陈述道。此刻,两人正并肩走在回城的路上。
  “……就亲了额头。”林天龙还没有从刚才的巨大杀气重回过神,反射性的回答道。
  “那也是亲了。”柳易尘的眼中闪烁著危险的光芒。
  “……”林天龙无语。
  “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出现,我就把你绑在床上,天天操到你下不了床。”柳易尘十分阴险的威胁道。
  林天龙无奈的看著他,似乎是在抗议对方的不讲理,可随後却被柳易尘脸上认真的表情打败了……
  “……你以为眼睛被牛屎糊到的人天天有啊。”林天龙小声说道。
  “你说什麽?”柳易尘自然没有错过刚刚林天龙的话。
  “我说好好好,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操的下不了床。”林天龙翻了个白眼,这家夥,嫉妒心真重。
  “这可是你说的……”柳易尘的凤眼眨了眨,眼中出现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兴奋的目光。拉著林天龙就朝路旁的树林里钻。
  林天龙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眼看著柳易尘朝著树林深处僻静的地方走去,最後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扛起自己用轻功飞奔,心里暗道这家夥不是来真的吧……
  “喂,你这家夥……不是真的要……”话还没说完,就被柳易尘放了下来,还没站稳,堪堪後退了两步,後背便抵住了一棵大树。
  “嗯……”嘴唇被牢牢堵住,两具身躯紧紧的贴在一起,林天龙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大腿内侧那个炙热的肉块。
  “天龙……我想要你。”柳易尘略有些急迫的撕扯著林天龙的衣服,微凉的手指摸上健壮胸膛上凸起,很快便刺激的那颗小红豆战栗著挺立起来。
  “混蛋……很冷……唔……”含含糊糊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林天龙的双手撑著柳易尘额度胸膛,轻轻的推拒著。
  柳易尘完全无视了林天龙这种若有似无的拒绝,火热的唇沿著他的脖颈细密的亲吻著。长衫的扣子被松开,古铜色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个紫色的吻痕。
  灵巧的手指很快便解开了结实的腰带,沿著精悍的腰线轻轻向後游走,随後在接触到弹性良好的屁股之後,大力的揉捏起来。
  舌尖传来一股淡淡的咸味,林天龙的脖颈上满是一种浓浓的男人的气息。柳易尘轻轻舔舐著跃动的脉搏,几乎能感觉到里面奔涌的血液。
  “要做就快做,老子好冷。”耳边传来林天龙破罐子破摔的声音,柳易尘的脸上挂上了止不住的笑容。
  “笑个屁。不做就快滚。”林天龙十分火大,两人贴的这麽近,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柳易尘胸腔的震动。
  柳易尘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不住的用下身隔著裤子轻轻顶弄对方的下身,双手却逐渐移向臀间的缝隙。
  “嗯……”林天龙的双手撑在柳易尘胸前,想要换个地方,却又想不出应该放在那里,看到柳易尘在自己身上摸的这麽起劲,他干脆灵机一动,也把手探进了对方的衣服里面。
  “唔……”柳易尘低吟了一声,打了一个冷战,突然被一双冰手按在胸膛上,任谁都会有些不适。
  (10鲜币)三日缠绵-102
  手下一粒柔软的肉粒突然变的硬直起来,林天龙仿佛发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一样,用指腹不断的摩擦著那里。
  “天龙……啊……”柳易尘那张白皙的脸突然浮起两抹红晕,原本还游刃有余的动作却在刹那间显得凌乱。
  隐约间,似乎感觉到了什麽,林天龙变换著各种方式逗弄著那里,用手指搓,用指腹揉,用指尖拨弄……
  柳易尘脸上的红色越来越浓,身体似乎也在微微的颤抖,胸口起伏的越发激烈,就连啃咬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林天龙越发觉得有趣,干脆略微拉开两人的距离,低下头,含住右侧那颗小小的肉粒,用舌尖拨弄,用嘴唇吸吮,用牙齿轻轻的摩擦。
  “呼……呼……天龙……你这是……自己玩火……”柳易尘猛的抬起头,细长的凤眼盈满水汽,绯红的双颊,不断翕张的鼻翼,粉色薄唇上留下的齿痕,无一不是表示,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不过……当他说出了这句话也证明,他的克制,已经到了终点,林天龙这种刻意勾引的行为已经彻底的突破他的底线了。
  如果说,就在刚才,他不过是打算跟天龙在这里接用手发泄一下的话,那麽此刻……他已经完全停不下来了,不狠狠干他个三五七回,他是绝对停不下来了。
  糟了!
  林天龙大叫不妙,玩火玩大了,此刻柳易尘的表情,简直就跟禁欲了大半个月之後回来的那天晚上一样激动,一想到那天晚上,对方把自己反过来复过去,按在床上,压在墙上,泡在浴桶里,反反复复操了无数次,直到最後自己都扛不住昏了过去,林天龙实在是忍不住头皮发麻。
  讪讪的把手缩了回来,林天龙反射性的想要去捂住自己的腰带,可惜,还没等他有所行动,柳易尘已经一抖手,一条黑色的腰带绳被握在了手里。
  刷的一声,林天龙的裤子应声而落,露出了光溜溜的下半身,胯间勃起的欲望因为寒冷的刺激,还抖了两下。
  “现在想停手?晚了。”柳易尘微微翘起嘴角,眼角眉梢,脸上的神情,无疑是在告诉林天龙,你的屁股死定了。
  “不……”林天龙的行字还没有说出口,柳易尘已经蹲下,毫不犹豫的含住了他挺立的分身。
  “唔啊……”无论做过多少次,敏感的肉块被含入温暖的口腔所带来的快感都会让林天龙呻吟出声。
  静谧的深林中,再微小的声音都会被无限扩大,刚刚脱口而出的呻吟声,一遍遍在林天龙的耳边回响,每回档一次就让他的脸色红上几分。
  原本想要推拒的双手此刻牢牢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控制不住的浓烈喘息却总是能从指缝溢出。
  肿胀的肉茎激烈的进出著湿热的口腔,大量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沿著柳易尘的嘴角滴落。Yin靡的抽插声配合著湿热口腔带来的快感,让林天龙的腰都软了,只能无力的靠在树干上。
  看到林天龙满面绯红,捂住嘴无力的喘息,柳易尘的心里也是十分的兴奋,为了不让这种时光结束的太快,他特意放慢的动作,改用白嫩的掌心握住粉嫩的肉茎,缓缓的摩擦。
  一只手握著肉茎套弄,另一只手轻轻揉捏著柔软的囊带,囊带里的两颗肉球被手指轻轻挤压在一起,缓缓的摩擦著。
  “唔唔……”林天龙的眼角微微发红,隐约可见水光。刚才那阵激烈的吞吐让他差点尖叫出来,幸亏柳易尘及时改变的了方法,不然恐怕十里之外的人都会听见他高潮时的尖叫。
  粉红色的双唇轻轻含住肉柱顶端的Gui头,柳易尘十分坏心眼的用舌尖去刺Gui头上的小口。十分敏感的地方被一个柔软的东西扫来扫去,那种刺激的感觉让林天龙觉得心上有只小猫在抓来抓去。
  “嗯……要干就干……你……别这麽……弄……”断断续续的把自己的话小声说完,林天龙却没发觉自己在无意识的挺动腰部,把滚烫的Rou棒往柳易尘的嘴边凑。
  “呵呵……天龙,你真是可爱。”柳易尘低低的笑了一声,站直身体,把林天龙的身体翻过去,让他双手抱住树干,微微翘起屁股。
  “混蛋……唔……快点……”林天龙被柳易尘刺激的上不上,下不下,身前的快感虽然强烈,可是更加刺激的後方的肉|丨穴内部瘙痒起来。早已熟知那种能把人逼疯的强烈快感,现在只是抚慰他的性器已经不能让他满足了。
  柳易尘听到林天龙催促的声音,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伸手便去口袋里拿润滑的膏剂,随後脸上的表情一僵──被苏静的派来的人吸引出来的时候,没有拿……该死的!
  虽然天龙的身体被三日缠绵的药性改造的会自动分泌出润滑的液体,但是最开始的时候,还是会有些痛苦,因此,柳易尘已经习惯了用少量的膏剂来开拓。不过,没带润滑的膏剂并不是什麽太大的为题,柳易尘眼珠一转,便再次蹲了下去。
  双手撑住树干,林天龙闭著眼,後|丨穴饥渴的翕张,迫不及待的想要吞下些什麽。可是,没有等到平日里探路的细长手指,反而是一种湿湿软软的东西接触到了後|丨穴的褶皱。
  “啊……你别……”忍不住惊呼出声,林天龙的双颊再次浮起红晕,身体也稍微缩了缩,想要躲开柳易尘的舔舐。
  虽然他早上练功之後又洗了澡可是……那种地方……
  柳易尘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林天龙的惊呼和躲闪,只是用双手牢牢扣住他挺翘的臀肉,舌尖沿著褶皱细细的舔舐,滋润著略有些干涩的|丨穴口,随後趁著一次|丨穴口的开合,突然刺了进去。
  “唔……”林天龙难堪的呻吟一声,贪婪的甬道不住的蠕动著,期待著被什麽东西所填满,舌尖只是稍微刺入一点便被|丨穴口的媚肉夹住,一收一缩的不断往里吸。
  (10鲜币)三日缠绵-103
  软软的舌尖配合著被吸吮的动作,一点点深入,两根食指也接著这个机会,探入了後|丨穴,微微朝两边一拉。
  小小的洞口被手指撑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肠壁,隐约可见一层晶莹的液体在慢慢渗出,灵巧的舌头虽然不及手指的长度,但那种不同於肉茎的软软触感,灵活的在|丨穴口周围的肠壁上游走,刺激的後|丨穴那种晶莹的液体越来越多。
  “哈啊……呜……柳……啊……混蛋……快点进来……”林天龙挺起的腰轻轻的晃动,密|丨穴深处的那个地方正在激烈的叫嚣,身前的分身滴滴答答不断的低落著浅白色的液体。
  感觉到林天龙的後|丨穴已经足够的湿润,柳易尘也已经忍耐到了尽头,他迫不及待的撤掉了自己的腰带,任由裤子滑落在地上,粗大的分身十分有精神的挺立著,顶端的Gui头已经涨成了紫红色。
  握住自己的Rou棒,用Gui头的顶端在臀缝处磨磨擦擦,失去了舌尖的抚慰,饥渴的|丨穴口感觉到更加粗大的东西,立刻含住了Gui头的顶端。
  腰上轻轻使力,扑哧一声,早已变得湿漉漉的密|丨穴毫不费力的吞下了肿大的Rou棒。空虚的甬道被一个紫红色的Rou棒填满,Yin靡的肠壁立刻贴了上来,收缩,吮吸,给自己带来快感。
  “唔……嗯……”柳易尘难得的没有说一些调笑林天龙的话,只是用力的操弄著紧致的密|丨穴。随著腰部的摆动,灼热的性器在臀缝间出出进进,带出不少透明的液体。糊到林天龙的屁股上,亮晶晶一片。
  林天龙的外袍被帅在一旁,露出精壮的上身,课下半身的裤子却没有彻底的脱掉,松散的挂在脚上。柳易尘爱不释手的抚摸著手下弹性良好的肌肤,随後却感觉到对方的皮肤上似乎有著一些细密的小疙瘩。
  心中一动,立刻了然,把外袍一抻,把林天龙的身体包了进去,两人的身体贴的更紧。
  “这样……嗯……就……不会冷了……”轻轻在对方耳边说完,柳易尘伸手握住林天龙的分身,随著自己的撞击套弄起来。
  |丨穴口被撞击的发麻,左胸的|丨乳丨头被手指来回的拨弄,胯下的性器被修长的手指激烈的套弄,後背上贴著一具温热的身体,柳易尘胸前的|丨乳丨粒随著身体的摆动不断摩擦著林天龙背脊。
  “呜……呜……”林天龙难耐的呻吟著,眼角泌出了泪水。无法合拢的嘴角边一缕缕银丝悄然滴下。
  左胸上的手指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偷偷的移到了林天龙的嘴里,灵巧的食指和中指夹住厚厚的舌头,上下玩弄,口腔被手指蹂躏著,口水更加的泛滥,甚至有不少流到柳易尘的胳膊上,留下一道蜿蜒的透明痕迹。
  “嗯嗯……”柳易尘紧闭著眼睛,尽情的感受著身下的躯体,脸紧紧的贴在林天龙的背上,略有些粗糙的肌肉因为溢出大量的汗液而变得滑腻,伸出舌尖在他的背上舔了一口,口中泛起一股淡淡的咸味,林天龙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
  手中的肉柱因为兴奋早已经被顶端小口流出的液体所滋润,摸起来滑溜溜的,套弄时丝毫没有凝涩的感觉,但却随著手指的摩擦变的有些黏腻,手指微微一张,大量透明的丝线黏在上面。
  恶意的用指尖扣弄顶端的小口,柳易尘立刻感觉到了林天龙身体的战栗,以及随之而来的林天龙做出的反击。
  甬道里的媚肉被林天龙控制著随著柳易尘的抽插而一收一缩,抽出时紧紧裹住滚烫的Rou棒,仿佛不舍得让他离开,插入时却又彻底的发送,让硕大的Gui头可以毫无阻碍的一捅到底,狠狠的撞击敏感点。
  “唔啊……易尘……啊……”林天龙再也承受不住快感的折磨,呻吟著叫出柳易尘的名字。胯下的分身更是颤抖著喷射出大量的液体,滴滴答答的落在草丛上。
  “唔……嗯……我……也不行了……”听著林天龙用那种带著哭腔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一想到自己正占有著这个强壮的男人,柳易尘几乎在那一瞬间变享受到了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双重高潮。
  滚烫的热液瞬间充满了饥渴的小|丨穴,而柳易尘则是意犹未尽借著半软的Rou棒又抽插了起来,高潮後不断抽搐的肠壁,蠕动著挤压体内的Rou棒,白色的液体随著抽插的动作被不断带出体外,滑腻紧致的感觉让刚刚射出的柳易尘很快又兴奋了起来。
  感觉到体内刚刚软掉的Rou棒再次变得坚硬似铁,林天龙根本没有抗议的机会便再次陷入情欲之中。
  “唔……唔……不……不行了……”两道浓密的眉毛簇在了一起,平日凶悍的眼神此刻只有雾蒙蒙一片,厚实的双唇被咬出了斑斑痕迹,林天龙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
  两条强健的双腿此刻软软的挂在柳易尘的手臂上,後背抵在那颗树上,整个身体悬在半空,大开的双腿间,一根紫红色的Rou棒激烈的出出进进,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几滴白色的浊液。
  柳易尘脚下的草地上几株枯黄的草叶上都散落著一些干涸的败液,而林天龙的小腹和双腿间更是白花花一片,沾满了粘液。
  两人相连的地方早已经粘腻不堪,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发出咕湫,咕湫Yin浪的水声,刺激著林天龙可怜的耳膜。
  四次?还是五次?林天龙已经记不清了,长时间被抽插的|丨穴口几乎已经失去了知觉,只有体内不断传来的一波一波的快感证明著他还没昏厥过去。
  身前的分身明明已经吐不出什麽液体,但却依旧硬邦邦的,随著柳易尘抽插的动作不断的拍打著两人的小腹。双手无力的攀附住对方的肩膀,林天龙此刻整个身体都是靠著对方来支撑。
 (10鲜币)三日缠绵-104
  “唔……够……够了……”林天龙无力的摇头,额角满是汗水,嘴角边的透明丝线反射出淡淡的水光,看的柳易尘忍不住停下了激烈的动作,吻了上去。
  “不够……还不够……”一边用舌头在林天龙口中翻搅,一边喃喃的说著。柳易尘那张白皙的脸孔被欲望侵染,泛著潮红。
  爱不够,怎样都爱不够,天龙的每一寸肌肤都是诱惑,每一个神情都是勾引,身体里的欲望源源不绝的散发出来,虽然明知道林天龙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可就是停不下来,这种欲望强烈的连柳易尘都感觉到吃惊。
  “啊……老子……要是被你操死了……一定……不放过你。”身体猛然一震,紧缩的後|丨穴再次反射性的抽搐,林天龙腿间的分身抖了抖,却只流出了几滴稀薄的Jing液,随後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嗯……”柳易尘紧紧咬著下唇,粗壮的Rou棒被林天龙的後|丨穴紧紧吸住,虽然对方已经昏了过去,可不知餍足的小|丨穴却还是激烈的收缩著,拼命的榨取Rou棒中的汁液。
  最终──不堪折磨的Rou棒再次喷洒出一股浓浊的Jing液。
  满足的低吟一声,柳易尘终於拔出了彻底软掉的Rou棒。失去了填充甬道的东西,白色的液体沿著|丨穴口不断的滴落。暗褐色的小|丨穴因为长时间的使用已经变成了豔红的颜色,|丨穴口的媚肉被摩擦的有些红肿,可怜的外翻著,无法闭合的入口微张,向外冒著丝丝热气。
  仿佛受到了蛊惑一般,柳易尘把一根手指伸进了无法合拢的肠道,轻轻翻搅了几下,再次拿出来的时候,指腹上沾满了粘腻的体液,白色的Jing液,透明的肠液,混合在一起呈现出清浊分明的状态。
  浓浓的满足从心底升起,柳易尘莫名的止不住脸上的笑意,林天龙是他的,是他柳易尘一个人的。怀里的这个人,唇上留著他的味道,身上留著他的吻痕,就连隐秘的私|处也被他用Jing液填满……完完全全打上了他的烙印。
  “天龙……天龙……”低喃著他的名字,柳易尘在他凶悍的脸上不住的亲吻。这眉,这眼,明明没什麽特别出色的地方,可自己就是喜欢的不得了。
  轻吻著,却突然感到了林天龙的颤抖,看到对方微微瑟缩的四肢,柳易尘一拍脑袋,连忙从周围的草地上捡回了两人的衣服,体贴的替他穿上,然後背著昏厥中的林天龙朝著苏州城飞奔而去……
  哈湫……好大的一个喷嚏。
  林天龙一边擦著鼻子,一边用目光恶狠狠的瞪了柳易尘一眼。柳易尘摸摸鼻子,讪讪的凑了过去,递上了自己的手帕,自从那天回来……林天龙就被冻伤风了,想想也是,那麽冷的天气,两人在野地里做了几个时辰,到最後林天龙甚至因为脱力而昏了过去,不伤风才奇怪。
  “混蛋……”林天龙骂了一句,然後拿过洁白的手帕,用力的擤了一下鼻子,再随手一扔。
  柳易尘有些黑线的看著那块阵亡的白色丝帕,这已经是三天来阵亡的第二十七条丝帕了,可林天龙似乎依然没有原谅自己的意思。
  “天龙……”期期艾艾的凑了过去,柳易尘也知道自己那天做的很过分……可是,他当时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滚……”林天龙根本就不给他好脸色,干脆转身出去了。
  柳易尘神情沮丧的坐在床沿……诶,那天虽然吃的很爽,可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啊。摸了摸仍有些青紫的小腹,叹了口气,那天晚上天龙醒来之後,看到柳易尘立刻在第一时间给了他一拳,有错在先的他自然不敢反抗,只好硬挨,幸亏林天龙还给他留了三分薄面,知道他要出去见人,这一拳,是打在他的肚子上,但随後的三天,整整三天啊,就一个好脸色都没给他。
  “哈哈哈……真难得能看到二师兄你露出这种表情呢。”清脆的笑声从窗口传了进来。
  柳易尘脸色不变,只是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大师兄最近精神似乎不错呢,可能是因为少了某些人的骚扰吧。”
  来人脸上得意的神情立刻就不见了,露出一副萎靡的神情。
  不用说,来的自然就是柳易尘的小师弟,蓝翎了。
  “行了,别露出这麽一副死样子,大师兄已经追问过好几次你什麽时候回来了。”虽然很想刺激他一下,不过看到那个一向嚣张的小师弟露出这麽郁郁寡欢的神情,柳易尘还真有点看不下去。
  “真的吗?”一听说大师兄追问自己的下落,蓝翎立刻又精神焕发起来。
  “是啊,大师兄经常说,没有那个臭小子在身边烦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呢。”柳易尘凉凉的说道。
  张木方为人敦厚,自然不会说出这种话,不过一想到自己还在被林天龙冷落,而蓝翎却露出高兴的神情,柳易尘又觉得不爽。
  “臭二师兄。”蓝翎气鼓鼓的说道,他自然知道大师兄的品行,这种话怎麽可能是他说的。
  “行了,不闹了,你这趟去怎麽样?毒都解了吗?”柳易尘想到前一阵林天龙时不时就会想著山寨里的情况,连忙问道。
  “那还用说,由我出马,还有什麽是搞不定的。”一谈到毒术和艺术,蓝翎立刻变得洋洋得意起来。
  “嘁,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去的时候还一脸凝重的说自己没把握。”柳易尘习惯性的又跟他斗起嘴来。
  “你……有本事你以後别求我。”被气得半死的蓝翎恶狠狠的盯著柳易尘,臭二师兄,利用完我就开始打击我。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急著想去看大师兄,去吧去吧,现在大师兄应该在房间里,说不定你可以去偷窥一下,没准还能占点便宜呢。”柳易尘随意的挥了挥手,毫不负责的说道。
  (10鲜币)三日缠绵-105
  “那我走了……哦,对了,上次不是给你两粒能够缓解三日缠绵药性的解药吗?後来我发现那个缓解其实并不是缓解,而是压制……嗯,就类似於把药性积累起来,然後有机会的话就会一次性爆发,你注意一点啊。当心憋太久了,做的时候会做的精尽人亡。”蓝翎随口扔下一句解释,便一阵风般的从窗户跳出去,十分急迫的去找大师兄了。他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这一个多月里面有没有不怀好意的女人会接近“他的”大师兄。
  听了蓝翎的话,柳易尘先是愣了一下,随後苦笑连连,原来那天他感觉到源源不绝的欲望是因为药性爆发啊……说起来,他刚从京城回来那天晚上,他似乎也做了很多次,最後天龙似乎也昏厥过去了……
  唔……看样子,下次要主意了,不能憋太久,不然爆发一次的话,恐怕天龙回承受不了的……最重要的是,万一自己控制不住,做到精尽人亡,那可就真丢脸了……
  抬头看看天色,太阳正在当空,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唔……去买天龙最喜欢的八宝鸭吧,现在去应该正好能赶上中午那一炉。
  想到这,柳易尘身形一动,如一阵风般窜了出去,隔壁院子住著的一些武林人士!是一惊,还以为有什麽事情发生,十分紧张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互相询问,却不知,柳易尘只不过是为了爱妻买午饭去了……
  “哼!别以为你把这事推到你的小师弟身上,还有给我买只鸭子我就会原谅你。”林天龙大口嚼著香甜的鸭肉,口齿不清的说道。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柳易尘拿起一块方帕,体贴的替林天龙擦拭嘴边的油渍。擦了几下却始终没有擦干净,便干脆凑了上去用舌头舔干净。
  一时不察被他舔个正著,林天龙脸上微微红了红,目光瞟了瞟院子那边的张木方和蓝翎,幸好他们二人正在专心的下棋,似乎没注意到这边暧昧的场景。
  只不过,他却没注意到,小师弟看似专心的盯著棋盘,但脸中却是赤裸裸的嫉妒。甚至还在他转过头之後恨恨的瞪了柳易尘一眼。不过柳易尘对於这种毫无杀伤力的眼光却只是得意的一笑,於是……蓝翎只好用一种哀怨的目光看著张木方,偏偏张木方却毫无所觉,只是一心一意的盯著棋盘。
  扑哧一声,看到如此情景的柳易尘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收敛点。”林天龙不明所以的瞪了他一眼,呵斥一声。不过他也知道,这种程度的训斥,基本上柳易尘是听过就算,下次还会这麽干的。
  “好,好,我收敛点。”柳易尘笑眯眯的,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很快又用春饼包好了鸭肉,递到林天龙的嘴边。
  林天龙一点不客气的接过包好的春饼,咬了好大一口。
  “主人,池田少爷的人马到了。”一身黑衣的忍者,恭敬的跪在地上报告。
  端木静和慵懒的靠在软踏上,两名绝色的舞姬只穿了件轻纱,轻笑著倚在他身上,大片白嫩的肌肤若隐若现,青丝环绕,红唇嫣然,透著露骨的风情,任何男人看了,恐怕都会忍不住呼吸加重,浮想联翩。
  可就在这两个绝色娇娃的周围,却站著四名面无表情的青衣武士,彷如石雕般僵硬,似乎对眼前这旖旎的景色视若无睹一般。
  听到忍者的话,端木静和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来干什麽。”
  黑衣忍者没有说话,因为他很清楚端木静和的这个问题并不是问他。
  “哼,师傅还真是对我不放心啊,生怕我翅膀硬了会飞,连这小小的水月阁也要派人和我争。”端木静和冷笑道。
  “井上,你说,我应该怎麽欢迎我的这位“哥哥”呢?想来,师傅把他送到这里来,也算是看他不顺眼呢。说什麽,我这做徒弟的也应该满足师傅的愿望呢。”
  左首的青衣武士上前一步:“主人,如果我拼死一搏,可以杀了他。”
  “啧,啧。”端木静和轻笑著摇头,接过舞姬敬上的美酒一饮而尽。“井上,你的忠心,我毫不怀疑,不过……呵呵,这个废物哥哥,可不值你的一条命……哈哈哈……”
  叫做井上的男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後退一步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端木静和摸了摸怀里舞姬的长发,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听说,我这个哥哥,不但残暴而且还很好色,听说,他宅里的侍女,侍童好像两个月就要换一批呢。”
  “十三,为什麽师傅会让他到这来。”目光转到跪著的忍者身上,端木静和不甚在意的说道。
  “属下不知。”黑衣忍者刚说完,立刻感觉到周围下降的三度,端木静和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寒意。後背滴下一滴冷汗,他连忙继续说道:“不过……一个月前,池田少爷和山本少爷起了冲突,池田少爷狠狠的羞辱了山本少爷一顿,说……”
  “说什麽?”端木静和眉眼如丝,轻飘飘的看著他。
  “说……山本少爷是靠著卖屁股才爬上今天的位置。”十三语气生硬的说道。
  “呵呵……呵呵呵……这池田还真是够蠢呢,”端木静和笑了起来,豔若桃李却阴毒无比。“这山本本就是师傅的娈童,他却偏偏要说出来,难怪师父让他到我这里送死呢。”
  “唔,虽然他很蠢,不过功夫却不错,应该怎麽解决他呢……?”看似苦恼的用手指扶著额角,端木静和脸上的表情却十分轻松。
  “主人,不如……就让鬼姬替您分忧吧。”怀里的舞姬娇笑著抬起头来,呵气如兰。
  “那可不行……鬼姬可是我的宝贝儿呢,我怎麽舍得让你涉险呢。”端木静和轻柔的托起她的下巴,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说道。
  “呵呵,主人既然舍不得鬼姬姐姐,不如就让豔姬为您解决这个烦恼吧。”另一侧的舞姬似乎不满鬼姬夺走了端木静和的注意力,连忙跟著说道。
  (10鲜币)三日缠绵-106
  白皙食指在两人面前轻轻的左右摆动,端木静和的脸上笑得魅惑,“有人会帮我解决这个麻烦的。”
  “而且……我也应该回去看看我的“未婚妻”了,毕竟,想要得到水月阁,还要靠她呢。”
  那个倭人又回来了。
  这条消息,犹如一盆冷水,把那些以为自己有机会的武林人士浇了个透心凉。
  得知端木静和回来的消息後,水小姐居然亲自到门口迎接,有脑子的人都明白,这水小姐已经被他彻底迷住了。於是,陆陆续续有不少觉得自己无望得到芳心的年轻人,离开了水月阁。当然,也有一些不死心的人在赌,赌水莲夫人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倭人。
  深夜,东瀛会馆的密室。
  “池田哥哥。”端木静和笑靥如花,站在密室的门口,身後站著四名青衣武士,迎接池田林。
  “哈哈哈……端木,好久不见啊,你还是那麽漂亮。”一身藏蓝色武士服的池田林哈哈大笑著说道。端木静和却在听到漂亮两个字之後露出一丝厌恶,但他很好的掩饰住了。
  池田林长得高大魁梧,面容凶恶,与林天龙不同的是,林天龙虽然看起来有些凶恶,可本身的气质却很正直,而这个池田林那双凹陷的双眼却Yin邪无比,加上那阴险的鹰钩鼻,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残暴的气息。
  此刻,他那双眼睛正十分不老实的上下打量著端木静和,似乎正盯著什麽美味的大餐。
  池田林贪婪的盯著端木静和白皙的脖颈,这个端木,长得真是勾人,比他府里的那些侍童有味道多了,他脑中幻想著自己得势之後,一定要让师傅把他赏给自己,到时候,他就可以把他绑起来,操弄他柔软的密|丨穴,看著他哭喊挣扎,然後他会在他雪白的身体上用匕首留下一道道血痕,那麽白嫩的皮肤,衬上鲜红的血液一定很漂亮。最後,等他玩够了,他会扭断那漂亮的脖子……
  只不过是这样想想而已,池田林却觉得,自己几乎就要高潮了。
  舔了舔干燥的嘴角,他突然伸手抓住自己身後的一个侍童,把他按倒在自己胯下,侍童十分乖巧的立刻撩起他长袍的下摆,把头埋了进去,吸吮著紫黑色的Rou棒。
  “哈哈……有点火大,消消火。”池田林死死的盯著端木静和那张漂亮的脸孔,挺动腰部。
  衣摆掩盖下的侍童头部不断起伏著,很快,便感觉到口中的事物喷出一股腥臭的液体,连忙咕噜一声吞了下去,然後替池田林整理好衣物便爬了出来,乖巧的站在他身後。
  端木静和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脸上的笑容却不减半分,仿佛没感觉到池田林的视奸一样,伸手推开密室的门,把池田林让了进去。
  “池田哥哥,你是初来苏州吧,不如,明日就由小弟带你游览一番如何?”端木静和轻笑著。
  “好啊,能和端木一起游览,我是求之不得啊。哈哈哈。”池田林放声大笑,他才不怕端木静和会搞什麽手段,他的姐姐是幕府将军最宠爱的妃子,他的身後自然就是幕府将军,就连师傅也不敢把他怎麽样。他不信端木静和敢得罪幕府将军,除非他再也不想回去东瀛。
  “既然如此……”端木静和躬身後退:“我就不打扰池田哥哥休息了,卧室里,有我为池田哥哥准备的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哦?端木为我准备的礼物,那我一定要看看。”池田林眯起眼睛,咧嘴笑了笑,伸手推开卧室的房门,随後眼睛一亮。
  卧室床边的椅子上,绑著一名赤裸的清秀的少年,少年那白皙的脸蛋上挂满了泪痕,看向池田林的目光满是惊恐。他只不过是一户平民人家的儿子,今天出门去学堂的时候被人打晕绑了过来,他不知道这群人想要做什麽,但是他却本能的感到害怕。
  “不错,不错。”池田林摸了摸少年滑腻的肌肤,十分惊喜的说道。“端木果然善解人意,知道我最喜欢的类型。”
  “那就请池田哥哥尽情享受吧。”端木静和勾唇一笑,转身带著四名武士离开了。
  池田林被端木静和最後的一笑勾的欲火中烧,转身便扑向那个少年。
  “啊……”尚未合拢的密室石门传出一声惨叫後,牢牢闭合起来,再没有一丝声音能透露出来。
  
  “唔……天龙……再来一次嘛……”柳易尘紧紧搂住那具健硕的身躯,不断的摩摩擦擦,试图勾引林天龙再做一次。
  林天龙十分无语的看著柳易尘在睡梦含住自己的|丨乳丨头吮吸,然後因为嘴巴无法合拢,而导致自己的胸膛上口水泛滥成灾。
  而且这还不算,这家夥也不知道做了什麽梦,大清早就用精神勃发的下半身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嘴里还嘟囔著什麽再来一次哈!。
  “起床了!”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没办法在不惊醒对方的情况下把柳易尘从自己的身体上“扒”下去,林天龙无奈之下,只好叫醒这只八爪章鱼。
  “再来一次……就一次……”柳易尘嘴里嘟嘟囔囔,毫不气馁的继续磨蹭著。
  “快起床!!!”林天龙干脆用力捏住他的两颊,往两边一拉。
  “唔……早……”被捏醒的柳易尘迷迷糊糊睁开眼,在林天龙嘴巴上狠狠亲了一口之後,这才爬了起来,换好衣服洗漱去了。
  林天龙也换好衣服之後,两人便与张木方和蓝翎两个人一起用了早餐。
  “唔,我们在这也待得够久了吧。”林天龙一边夹著菜,一边问道。
  “恩,好像有两个多月了吧。”柳易尘眼疾手快的从蓝翎的筷子下面抢出一块酸辣黄瓜,无视他愤怒的眼神,丢进林天龙的碗里。
  “你这个捕快有这麽清闲吗?那个组织完蛋了,难道你就没事干了?”一口吞掉小黄瓜,林天龙觉得,自己这个寨主把事情都交给大头他们也就算了,怎麽官府的捕快也可以这麽悠闲吗?
(10鲜币)三日缠绵-107
  柳易尘的筷子一顿,随後十分轻松的说道:“我有休假嘛。”
  “是吗?”林天龙狐疑的说道,他可从来没听说过捕快也会有休假。
  “是啊。”柳易尘毫不心虚的说道。
  “哦。”林天龙点点头,不再继续追问了。
  柳易尘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