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20部分

当场。只有那个侍童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惊慌却又带著平静的看著柳易尘。
  土灰色的石头地面已经被鲜血染红,柳易尘一步一个鲜红的脚印,慢步走向侍童。
(10鲜币)三日缠绵-113
  侍童看著柳易尘,脸上露出一个解脱的微笑,慢慢的闭上眼睛。
  手起──
  刀落──
  一蓬血箭喷洒在地上……
  扔下手中的短刀,柳易尘收起身上的杀气,小心翼翼的把林天龙地上抱起来,放到床上,用床单包好,抱在怀里,慢慢的走出囚室。
  东瀛会馆的下人惊慌失措的看著这个浑身浴血,抱著一个男人的凌厉美人,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可看他身上的气势,没有人会蠢得去阻拦他。
  就这样,柳易尘抱著林天龙走到了最近的一家客栈。
  与此同时。水月阁。
  水莲夫人穿著一身蓝色的长裙,雍容华贵的坐在大厅的上首,脸上挂著迷人的微笑。
  虽然她以年过三十,可仍然风姿绰约,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让她散发出令人著迷的光彩。
  大厅里十分安静,绝大部分武林人士都在用一种吃惊的表情看著水莲夫人,而另一部分人的目光则是在穿著一身素雅长裙的水怜星和穿著粗布衣裳的何轮之间转来转去。
  端木静和脸色铁青的看著水莲夫人,握住折扇的手指隐隐发白,足见他用了多大的力度控制自己。
  “水夫人。”端木静和目光灼灼的看著水莲夫人,眼中的目光闪烁著愤恨。
  “您刚刚可是说,要把水怜星姑娘嫁给这位……何轮公子?”平静的语调中有掩饰不住的怒气。
  “没错。”
  水莲夫人展颜一笑,可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请问夫人,您是否说过,水小姐的婚事要由水小姐自己做主。”端木静和似乎冷静了下来,语气沈稳的说道。
  “是啊,我是这样说过,端木公子有什麽异议吗?”水莲夫人轻啜一口茶水,放下茶杯,婉转说道。
  “可水小姐和我情投意合……我们已有白首之盟。”端木静和心中觉得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麽东西脱出了他的控制。水怜星明明应该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了,为什麽水莲夫人的笑容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本来,我觉得,端木公子的确是我一名佳婿,可……”说到这,水莲夫人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怜星突然又觉得,何公子才是她终身所托的良人。我这座母亲的,已经答应了她的婚事自己做主,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端木静和眼中微微一亮,听这话,似乎事情的关键还在於水怜星那里,把目光转向一直低头垂首站在何轮身旁的水怜星,端木静和的眼中一瞬间溢满柔情。让水莲夫人大吃一惊,若不是已经知道这端木静和心机颇深,恐怕真要被他骗过了。
  “怜星……”
  水怜星微微抬起头来,盈盈的目光中,水光闪动,似乎马上就要留下泪来。这让端木静和心里更是确认,这水怜星心底还是爱慕自己的,之所以要嫁给那个乡巴佬,说不定是有什麽难言之隐。
  一说到难言之隐,他的心中忽然一动,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是水怜星或者水莲夫人看上了那个乡巴佬,让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方法有两种,要麽得到她的心,要麽得到她的人,他确定自己已经得到了水怜星的心,难道,那个何轮……
  冷冷的目光转向了那个何轮,端木静和的心里泛起了杀意,他根本不在乎水怜星是不是完璧之身,但这乡巴佬居然破坏了他的计划,该杀!
  “”
  何轮现在还处在水莲夫人说要把水怜星嫁给他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突然感觉到两股仿若实质的冰冷目光刺在自己身上,猛地打了一个冷战,有些惊慌的看了看周围,正好对上端木静和的眼神。
  何轮不是傻子,虽然这两天水小姐一直陪著他,而且,他也隐约能感觉到,水小姐似乎是有点喜欢他的。对他来说,就凭水小姐的外貌就足以迷得他神魂颠倒,可一旦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会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水小姐之间的差距,然後硬把那种略有些彷徨的心情压在心底。
  “水小姐,如果你有什麽难处,请尽管直言,端木对你的深情,天地可鉴,我根本不在乎一些无谓的东西。”端木看著水怜星,满眼的苦涩,似乎水怜星要是拒绝他,他就会立刻心碎而死。
  水怜星盈盈上前一步,对端木静和福了福,幽幽说道:“端木公子,你的深情,怜星明白了,可……我们只能说是有缘无分。”
  端木静和大吃一惊,他不明白,他明明已经暗示过水怜星了,他并不在乎其他的东西,为什麽水怜星还是一副非何轮不嫁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喜欢上何轮了?不!不可能,他不相信,有自己在这做对比,水怜星会看上那个乡巴佬。
  “怜星姑娘。”端木静和上前一步,想要抓住水怜星的手。
  水怜星倏地後退,躲开了端木静和,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冷淡。“端木公子,请自重。”
  端木静和堪堪收回了手,脸上的神情,青白交加,被这样明显的拒绝,实在是让他很没面子。他想来想去也想不透,一个月前他离开的时候还打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想要让水怜星尝尝这相思之苦,从而对他更是死心塌地,可没想到,今天一看,这水怜星居然真的躲开了他的碰触,似乎,一个月前的羞涩,深情,在一瞬间就不见了。
  “好了,端木公子,你已经听见小女的选择了。”水夫人伸出芊芊玉手,掩住唇打了个哈欠,目光在端木静和和他身後的四名武士身上转了一圈。
  “多谢诸位武林朋友,我这女儿已经觅得如意郎君了。呵呵,希望一个月後的酒席,大家不吝出席啊。”
  大厅中的面面相觑,虽然觉得今天的情况实在很出乎他们的意料,不过,反正也跟他们没什麽太大的关系,虽然没能夺得水小姐的芳心,可能跟水月阁打好关系也是必要的。
  因此,这群家夥自然没有什麽异议,都在恭贺一头雾水的何轮和娇羞的站在何轮身旁的水怜星。至於端木静和?已经被不断推推搡搡的人群挤到一边去了。
(10鲜币)三日缠绵-114
  端木静和冷冷的看著何轮,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杀意,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这个何轮死鱼某种“意外”,当然,这种意外是要发生在他离开苏州之後,这样一来,他相信,只要他在等三个月再回来,水怜星依旧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而水月阁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何轮此刻冷汗直流,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并没有见过什麽大世面,突然有这麽多传说中的“大侠”来跟他问好,实在是让他非常紧张,更让他感觉到恐怖的是,那个刚刚被拒绝的青衣公子,正在用一种恐怖的眼光看著他,那种眼光,让他不自觉的想到他曾经遇到过的那只野狼,那种绿莹莹的目光,仿佛就要择人而嗜。
  “你没事吧。”一道白色的倩影似乎是不经意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一条粉色的丝帕被一只白皙的小手拿著,轻轻的擦拭著自己额角的冷汗。
  “水……小姐……”何轮张了张嘴,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水连岳笑眯眯的替他擦拭著额角,目光不经意间转向端木静和,端木静和脸上一片平静,看到他的视线,只是微微鞠了躬,然後带著四名手下离去了。
  水连岳轻轻勾起唇角,这个端木静和,似乎在眼前这个傻子的主意呢。看样子,自己要好好保护好这个傻子了,毕竟,像这麽合口味的傻子,现在可不多见了。
  不过……这个端木静和可真够蠢的,难道,他以为,欺负了他水连岳的姐姐,还可以这麽轻易的离开苏州吗?目光转向上首的水莲夫人,水莲夫人甩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嘴角啜著笑意,水莲夫人眯著眼睛看著端木静和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端木静和,你未免太小瞧我们水月阁了,连我水莲的女儿你也敢玩弄,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此刻还在後院养病,水莲的心中布满杀机,连那种柔媚的眼神都锐利了三分,要不是为了保住水怜星的名声,她真恨不得现在就把端木静和碎尸万段。
  用绢帕轻轻擦拭了一下唇角,水莲向身後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侍女立刻躬身退了出去。目光再次变得水润,水莲微笑著接受著众位武林同道祝贺,可这次,她看向端木静和背影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天龙?天龙?”轻柔的声音不断的在林天龙的耳边响起,软软的呼吸刺得他的耳朵痒痒的。
  “嗯?”迷迷糊糊睁开眼,林天龙看到的就是柳易尘那张美豔的脸孔。
  习惯性的撅起嘴,林天龙闭上了眼睛。
  柳易尘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带著浓浓的笑意,在林天龙的唇上吻了一下。每天清晨醒来的吻,已经让他养成了习惯。
  “恩?”猛然睁大眼,林天龙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环顾一周,发现自己并不是在那件冰冷的牢房里,周围也没有那些可憎的武士和那个丑陋的男人。刚才发生的一切,难道是自己在做梦?
  “刚才……”林天龙犹犹豫豫的问道。
  “没事了。我已经解决了。”柳易尘紧紧搂住林天龙,心中也不禁有点後怕,如果,自己不是有那种抵抗药性的体质,他真不敢想今天会有什麽样的结果。
  “天龙……我好怕。”低声喃喃道。柳易尘仿佛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忍不住颤抖。
  “没事……我不是没事吗……”似乎是感觉到了柳易尘的颤抖,林天龙轻轻的抚摸著他的後背。“那什麽,我一个大男人,被看两眼而已,又不是什麽大事。”
  柳易尘挤出一个笑容,心里暗自庆幸,幸亏当时天龙闭著眼,没有发现那个人渣居然在那种时候动手。
  “天龙,天龙。”轻声叫著林天龙的名字,柳易尘仿佛撒娇一样在林天龙身上蹭来蹭去。
  “喂,你……你干嘛啊。”林天龙脸色微红,虽然刚才的情况确实有点吓人,不过被柳易尘这麽一撒娇,那点害怕的感觉早就不知道被冲到哪去了……
  闭著眼,轻轻的在林天龙的唇上摩擦,柳易尘静静的体会著这种温馨的感觉。
  大概明白了柳易尘的担心,林天龙只是用手轻抚他的後背,享受著他给予的吻。
  “天龙,我们回去吧。”紧闭的睫毛颤了颤,柳易尘睁开眼,看著林天龙说道。
  “回哪?”
  “回困龙山。”
  “好啊,我正好也想回去了呢,都几个月没回去了,估计大头他们要想死我了,等咱们回去,刘奶奶肯定会给我做卤猪蹄,囡囡说不定都能长高不少。”林天龙絮絮叨叨的说道。
  柳易尘看著林天龙略有些兴奋的表情,展颜一笑。
  是啊,该回去了。刘大人催他回去的书信几乎已经攒满了一柜子了,自己也应该回去履行一下捕快的职责了。
  “啊……天龙。”柳易尘的表情有点为难:“我回去之後是捕快,你们困龙山……”
  “大不了不做强盗了,做点小买卖好了。”林天龙不在意的摆摆手,他早就有改行的意思,只不过,因为兜里一直没钱,所以想改也改不了,不过,现在有了柳易尘这个有钱人,他大可以先向他借一些用用,等到山上的良田开垦出来,再还给他好了。
  “好。”柳易尘甜甜的笑了。
  “说走就走,咱们这就回去收拾包裹去。”林天龙兴奋的跳下床,到处翻找著自己的衣服。
  柳易尘眯著眼睛,看著光溜溜的林天龙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最终忍不住突然把他扑倒。
  “天龙,收拾包裹什麽的,明天再说,我们先来甜蜜一下吧。”
  “你……”林天龙目瞪口呆的看著已经精神勃发的顶著自己的柳易尘,有些哭笑不得。
  “别你,我的了,来吧。”笑眯眯的说完,柳易尘挥手扯下了帘帐,很快,帘帐里面便传出了让人脸红的呻吟声……
  有情人,正在缠绵中……
  END
 (8鲜币)三日缠绵-番外1-上
  看著疲惫的沈沈睡去的林天龙,柳易尘轻抚著他的脸庞,宽厚的下巴上又冒出了短短的青茬,摸起来有些扎手,轻轻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眼中满是爱怜。
  刚刚的欢爱与其说是为了欲望,倒不如说是为了安慰林天龙的心。经历了那样的折磨,又被迫在许多人面前赤身裸体,虽然他嘴上没说什麽,可柳易尘知道,他不可能完全不在意。
  目光扫过他身上大片淤青的痕迹,柳易尘的目光一沈,该死,不应该那麽便宜只是一刀宰了那个混蛋,应该要把他千刀万剐的。
  从床边拽过自己的外袍,从里面泛出一小瓶凝露,倒在手心。清澈如水的凝露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味,柳易尘心疼的在那些淤青上面轻轻吻过,每吻过一个地方,便把凝露均匀的涂抹在上面。一直到林天龙的整个身体几乎都被涂抹了一层,这才满意的又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後趴在他的身旁,环住他的腰,沈沈睡去。
  第二天清晨,林天龙神清气爽的醒来,随後,两人便退了房,朝著水月阁走去。
  一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把昨天水月阁发生的情况说了个大概,对於那名翩翩佳公子端木静和被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土包子何轮击败,黯然离去的事情,简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林天龙和柳易尘对视一眼,眼中也满是错愕,林天龙是愕然端木静和居然没中选,柳易尘则是意外这端木静和居然跑得如此之快。
  之前那个倭人的事情,他不相信端木静和会一无所知,而且,有很大的可能,他和林天龙的关系,就是那个端木静和透露出去的。他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端木静和用一种玩味的眼光看著林天龙,那种眼光,跟那个苏静的眼光一模一样。他有九成把握那个苏静就是端木静和假扮的,虽然他不清楚端木静和为什麽会故意去勾引林天龙,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於某些想要夺走林天龙的人的杀意。再加上这次的陷害,他正打算把天龙送回水月阁,然後就去找他算账。
  可惜,还没等他去找端木静和的麻烦,那家夥跑的倒是很快。
  其实,柳易尘不知道的是,端木静和就是因为回到东瀛会馆,发现了池田的惨状後才被吓得连夜离去。
  “柳捕头,请留步。”两人才刚刚路过衙门门口,正巧车刑从衙门里走出来,拦住了柳易尘。
  “什麽事?”柳易尘停下了脚步。
  “柳捕头,你来得正好,我这有件案子……”车刑愁眉苦脸,看向柳易尘的表情十分惭愧。
  昨天发生的事,他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没有完全猜中事实,但也相去不远,柳易尘可以说是因为他的托付所以才身处险境,这让他十分羞愧。但谁想到,昨天他才派人把池田的事情处理完,今天却又出了另一个案子,而且,还是让他头疼无比的情况。无奈之下,他也只好再求柳易尘帮帮忙了。
  柳易尘沈吟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他很清楚这件事并不是车刑的错,一早池田就已经铺好陷阱等著自己的了,只不过车刑的出现让他们节省了一点时间罢了。
  车刑一见柳易尘答应了,立刻喜笑颜开,连忙引著他们二人往城外的义庄走去,虽然他不解为什麽柳捕头走到哪都要带著那个黝黑的大汉,而且还态度亲密,不过……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与我无关,与我无关。车刑继续碎碎念叨。
  柳易尘冷冷的看著躺在义庄里几具不成|人形的尸体,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车刑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仔细的端详著柳易尘的表情,默不作声。
  倒是林天龙吃惊的看著那几具尸体,略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不是那个端木静和吗?”
  柳易尘缓缓点了点头,目光复杂的看著端木静和碎成几段的尸体,他的胸前漏了一个大窟窿,很明显心脏已经被人挖走了,那张阴柔俊美的脸被划得乱七八糟,那双多情的眸子睁得大大的,似乎临死前看到了异常恐怖的东西,若不是他的脸还能勉强看出模样,没有人会相信,躺在这里的就是那个曾经风度翩翩,仪表非凡,就连水小姐也倾心不已的端木静和。
  其余的几具尸体不用说,自然是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几名武士,还有两具是两名绝色的女子。
(7鲜币)三日缠绵-番外1-下
  除了端木静和外,其他的几具尸体都是一剑致命,干净利落的在他们的咽喉上留下了一个红点。而其中一具尸体的胸前,还留有一根红色的羽毛。
  看著柳易尘扮相不说话,车刑也只好硬著头皮开了口:“柳捕头,你看著……”
  柳易尘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著车刑:“把他们的尸首埋掉,以後也不要追查这件事,这个杀手,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车刑心中一震,看向柳易尘的目光惊疑不定。顺著他的视线,看到他把目光集中在那根红色的羽毛上,脑中突然回想起曾经的一则传言,顿时身体一僵,如遭雷击一般。
  目光在车刑脸上扫过,柳易尘略有些惊讶的说道:“看样子,你也知道那个人了。”
  车刑缓缓的点了点头,目光中满是恐惧:“是那个疯子?”
  柳易尘僵了一下,说那个人是疯子,似乎也不为过。虽然他不怕那个疯子,不过,要是真被他缠上,那还是真是很麻烦的事。毕竟,那个疯子除了杀人,缠人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
  车刑当机立断,立刻令两个捕快把这几具尸体拖出去焚毁,今天的事一个字也不许再提。柳易尘对此自然不会有什麽异议,之前他还想去找端木静和的麻烦,如今有人替他解决了,他感激还来不及呢,自然不会去惹那个煞星。
  唯有林天龙由始至终都是一头雾水,路上几次想要询问都被柳易尘打岔岔了过去,等他回到水月阁之後再问,干脆就被柳易尘直接拖上了床,等他醒来之後,对於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感兴趣了。
  * * *
  水月阁地下,一间阴暗的密室里。
  一张有著与水怜星不差分毫的绝美脸庞的白衣青年,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白皙的手掌中托著一枚暗红色的物体,仔细一看,却赫然是一颗人心。
  青年吃吃的笑道:“端木静和,你害得我姐姐伤心欲绝,就用你的心来补偿吧……”
  “连岳。”水莲夫人站在密室的门口,神色复杂的看著青年玩弄著手中的心脏。
  “啊,娘。你来了。”青年毫不在意的将手中的心脏随手一抛,浅笑著走向水莲。
  水莲夫人深吸一口气。“连岳,以後不要随便出去杀人了。”
  “好啊。”青年脸上的笑容不变,可见此刻他的心情极好。“娘送了我这麽好的礼物,我答应你以後都不随便杀人了。”
  水莲脸上出现了愧疚的表情,可又忍不住松了口气,她的这个儿子,杀性太大,就连她也有些看不下去,难得有人会让他如此牵挂,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人……可也……只能这样了。
  虽然这样想著,目光却忍不住看向屋内床帐的方向。
  水连岳的脸色稍显不悦,上前一步,挡住了水莲的视线:“娘,他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喜欢别人看他。”
  水莲突然一窒,这个选择也不知是对是错,只希望──是对的吧……
  水莲离去之後,水连岳关上密室的房门,慢慢走到床边,掀开厚重的帘帐。
  鲜豔的大红床单,一个黝黑的汉子昏睡在婚床之上。他赤裸的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大开的双腿间,白色的浊液混合著鲜红的血丝,沿著大腿根部流淌,双手的手腕上还残留著捆绑後留下的红色於痕,两道透明的痕迹沿著眼角滑落,腮边的一滴泪珠仍然清晰可见。那张憨厚的脸孔还沾著几滴白液──赫然就是何轮!!!
  看到何轮全身上下都染满了自己的痕迹,水连岳吃吃的笑了,他轻轻躺在何轮身旁,把何轮的身体抱在自己的怀里,眼角眉梢都带著笑意,手指沿著他的脸庞下滑,划过喉结,锁骨,胸肌,小腹……
  嘴里喃喃的说著:“我的……都是我的……谁也不给……都是我的……”
  仿佛听到了水连岳的宣言,何轮即使在昏睡中也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可惜,他此生此世都被这个煞星缠的死死的,再无脱身的机会……
  END
  三日缠绵-番外2-被吃掉的辛先生-1
  三日缠绵番外──辛先生。
  辛肖路一脸黯然的泡在一桶热水里面。手上的胰子泛著一股清雅的香味,若是平时,他也许会好奇的问问,这种胰子是哪家店里卖的,自己也买上几块,可此刻,他却恨不得这个胰子越臭越好,最好能恶心的那边那个家夥把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
  〖快点,你怎麽洗的这麽慢。〗莫离那张豔丽的脸上带著几分不耐烦的表情。此刻,他正翘著二郎腿,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在紫色长袍下若隐若现。
  辛肖路此刻悔恨不已,拿著胰子的手微不可查的颤抖。
  想他辛肖路虽然不是什麽好人,可也没做过什麽天怒人怨的事情,唯一一次被美色迷了眼,想要干点坏事,却沦落到如今这个下场,没想到,他一个年方二十五的大好青年,如今却要成为别人餐桌上的美食,更可悲的是,还要把自己洗干净,方便别人用餐。
  虽然他也想过逃跑,可别说对方神鬼莫测的用毒招法,让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最大的问题是,即使自己跑掉了,可自己也扔不下麒麟山庄的老老少少,想当初,他爹耗费了多少精力,才支撑起麒麟山庄,他不能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害的麒麟山庄灭门。
  〖你磨磨蹭蹭的干什麽呢?〗莫离的脸上露出了明显不满的神情,双眸中泛起一股奇异的波动。他曾经偷窥过二师兄和那个黝黑汉子的欢爱,他实在是不明白,那两个人怎麽会那麽投入,他们身上虽然有著三日缠绵的效果,可三日缠绵也不过是三天才发作一次,就凭他跟踪二师兄这半个月来说,二师兄发情的次数可远不止三天一次,因此,他也想尝试一下,究竟是什麽东西能让二师兄如此的投入。
  辛肖路被莫离的呵斥吓了一跳,连忙加快了洗澡的速度,手上的胰子拼命的擦洗著自己的身体,隐约可以闻到,如今自己的身体也可以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了。
  〖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眼看著辛肖路手上的动作加快,莫离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豔红的唇瓣微微弯起,惑人的眸子上下打量著辛肖路的身体。
  恩,不错,虽然没有那个黝黑的汉子壮实,可也称得上是健壮。
  辛肖路手上的动作一僵,他不敢相信般的抬起头,“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不会是他听错了吧,可惜,他看到的莫离脸上只露著一抹媚人的笑容,在看到自己停下动作之後,立刻又冷了下来。
  〖你没听到我的话?〗莫离娇媚的声音却带著低寒的温度,辛肖路的额角立刻滴下了一滴冷汗。真该死,他怎麽就忘了,眼前这个,可是困龙老人的徒弟,杀自己跟杀只鸡没区别,自己居然敢质疑他的话。虽然不懂对方为什麽坚持“里里外外”,不过就当是对方的用餐习惯吧。
  强忍著难堪的感觉,辛肖路把手指探入了自己的後|丨穴,那种怪异的肿胀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心里暗暗发苦,不知道,这个食人魔一会会从哪开始吃起,辛肖路只能祈祷,对方在吃自己之前,最好给他一刀,让他痛快点死掉。
  看著眼前那个强壮的男人脸上带著窘迫的神情,伸手清理著自己的後|丨穴,莫离的心里奇异的泛起一股波动。虽然知道对方这麽做只不过是因为对自己的惧怕,可是对方的这种行为却让莫离的心情变的很好。
  胀……
  辛肖路的脸色变得铁青,自己的手指引导著水流冲刷自己的後|丨穴,那种感觉简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噩梦,自己应该庆幸,至少以後不会有机会再尝试了,因为──自己马上就要被吃掉了。辛肖路忍不住苦笑,这算什麽?苦中作乐吗。
  莫离一直观察著男人的神情,对方那种苦涩的笑容明显让他很不满,不是这样的,和那个男人不一样,二师兄的男人每次都很热情,从来没有出现这个辛肖路此刻脸上露出的那种表情。
  不行,如果让这个辛肖路继续保持这种状态,他根本不可搞清楚究竟是什麽东西让二师兄变成那种日日发情的野兽,在他的印象中,最起码从表面上来说,二师兄绝对是斯文有礼的,虽然私底下可能粗鲁了些,可也不至於对著那个汉子日日发情。他需要找出二师兄发情的原因,这样,以後就可以避免他也陷入那种窘境了。
  番外2-被吃掉的辛先生-2上
  〖吃掉。〗一只白皙的手掌,平平的铺在自己的眼前,掌心中央是一枚鲜红的药丸。药丸散发著一股奇异的味道,那种味道让辛肖路有种焦躁的感觉。
  〖这是……什麽?〗辛肖路疑惑的看著莫离,他不明白,对方此刻给他吃这个东西干嘛?他都要被吃掉了,应该用不著再多加什麽毒药了吧?又或者,这种药丸可以让他吃起来更加的美味?(=V=没错……)
  懒得跟他废话,此刻的辛肖路,一只手还塞在自己的後|丨穴里,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莫离干脆一手钳制住他的下巴,一手把药丸塞进他嘴里,朝他胸口轻轻一拍,咕噜一声,药丸便被吞了下去。
  吞下了药丸之後,辛肖路并没有做出什麽激烈的挣扎,反正都要被吃掉了,即使此刻吞下的是穿肠毒药又能怎麽样?对他来说,只要能保住麒麟山庄,自己怎麽样都无所谓了。
  〖出来。〗看到辛肖路已经把自己“里里外外”的洗干净了,莫离轻喝一声。
  辛肖路立刻乖乖的从浴桶里面爬出来,站在莫离面前。
  辛肖路比莫离高上一头左右,小麦色的肌肤上沾满晶莹的水珠,沿著光滑的皮肤不断滑落。修长的躯体上覆盖著一层薄薄的肌肉,虽然没有林天龙厚实,可也比苗条的莫离要健壮许多。收紧的小腹上,隐约可以看出六块腹肌的轮廓,笔挺的两条长腿间一块暗红色的肉块软软的垂在那里。
  莫离眨了眨眼,弯了弯嘴角,似乎对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很满意。
  〖上床去。〗
  辛肖路茫然了一下,上床?不是应该上桌吗?
  脸色倏地变的煞白,辛肖路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这个家夥,不会是要对自己用“那种”吃法吧。
  看著呆立在浴桶旁的辛肖路,莫离脸上露出几分不满的神色,随手一挥,身上的长袍袖子一卷,辛肖路整个人都被卷了起来,重重的甩在床上。
  〖啊。〗轻轻一声痛呼,辛肖路被甩在床上後一个激灵蹦了起来,跪坐在床上,双手牢牢的捂住自己的屁股,用一种不敢相信的惊恐眼神看著莫离,颤抖著说道:〖你……你想干什麽?〗
  莫离鄙夷的看著辛肖路,这家夥居然现在才反应过来吗?这麽迟钝的家夥,之前那二十几年究竟是怎麽活过来的?
  看到莫离根本不说话,辛肖路心里更没底了,不著痕迹的往後靠了靠,咽了咽口水,小声说道:〖那个……你看,我是男人。〗
  〖我没瞎。〗莫离懒得理会他的小动作,不屑的说道。
  辛肖路窒了一下,咬了咬牙,又开了口:〖其实……那些南风馆有很多美豔的少年。〗
  莫离不为所动,不过他倒是饶有兴致,想要知道这个辛肖路接下来会做些什麽,於是他翘著腿优哉游哉的看著他。
  辛肖路心里暗暗叫苦,但依然锲而不舍的努力著:〖那些少年都很漂亮的,呃,比我漂亮多了。〗
  莫离依然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作家的话:
  晕死。。。不知道当初是怎麽贴的。。。少了这麽一段。。现在补上。。。囧。。。
  番外2-被吃掉的辛先生-2下
  努力的咽了咽唾沫,辛肖路擦了擦汗,他感觉到自己有些燥热,不过,莫离的默不作声让他觉得,说不定,自己有希望逃离这里。〖不然……我去买几个绝色的小倌送给你好不好。〗
  莫离纤长的食指轻点自己的下唇,惑人的眼神上下打量著辛肖路。
  辛肖路小心翼翼的又朝後挪了挪,大概是心里过於紧张,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肌肤都有种绷紧的感觉,甚至连头发上滴下的水珠落在身上都能感觉到。
  莫离豁得站起身,吓了辛肖路一跳,他反射性的又往後靠了一下,背後传来坚硬的触感,不知不觉他已经挪到床的最里面了,身後就是墙壁,绝对是退无可退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只觉得身上的燥热越发的严重了,後背上传来的那种凉丝丝的感觉非常的束缚,让他忍不住又往後靠了靠。
  莫离根本没去看辛肖路的动作,他只是慢条斯理的一件一件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眼看著莫离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辛肖路只觉得自己的情况越来越不妙。对面的美人已经脱光了上半身的衣物,露出了赤裸的胸膛。
  白皙晶莹的肌肤完美的找不出一丝瑕疵,两颗小巧的朱果挺立在胸前,即使对方是男人,辛肖路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比柳夫人更美,或者说,更诱人。
  只不过,被美色所惑的辛肖路在看到对方胯下那粗大的欲望的时候,脸色立刻变得煞白,乖乖的清醒了。该死,对方即使再漂亮,也不是自己可以肖想的的。辛肖路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顿。
  即使在心底狠狠的唾骂自己,可辛肖路依然觉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看到对方的裸体似乎让自己全身都兴奋起来,虽然他一再在心底告诉自己,自己不喜欢男人,可胯下的欲望却依然不争气的抬起头来。
  〖我叫莫离。〗
  对面的美人轻声说道,低沈的嗓音听起来性感无比。
  辛肖路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麽,可对方胯下那根漂亮的性器已经直直的挺立起来,兴奋的样子昭然若揭,这时候再说要去给他找小倌,简直就是笑话。
  张开的十指牢牢的盖住自己的屁股,可辛肖路也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想要,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脸色发白的看著对方跃上床,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辛肖路不自觉的用手指摸了摸後|丨穴的入口,随即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
  不可能的……
  绝对放不进去的……
  辛肖路有些绝望的看著越来越近的莫离,脑子里全是自己下身的鲜血喷涌而出,最後死在了床上的恐怖画面。这麽丢脸的死法……
  〖张嘴。〗莫离不太高兴的看到辛肖路眼中掩饰不住的惊恐,这和他想的相去甚远,他不记得二师兄的男人曾经露出过这种表情。也许,是刚才的调情药物效果不够。
  辛肖路不敢反抗,乖乖的张开了嘴。
  咕噜,又一枚比刚才的药丸还要红豔三分的丹药被自己吞了下去。不过,此刻辛肖路也管不了这麽多了,别说是效果不明的药,就算莫离明白告诉他那是毒药,他也只能毫不反抗的吃下去,因为,他的身後,还有著麒麟山庄的老老少少。
  看到辛肖路毫不反抗的吞下了药丸,莫离的心情好了许多,他轻轻的托起对方的下巴,俯下身,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辛肖路一脸震惊的看著莫离,他……他在干嘛?难道?是在亲自己?
  不乖辛肖路心里有这种疑惑,因为,在他看来,莫离的行为根本算不上一个吻,只不过是用嘴唇在他的唇上轻轻蹭了一下。只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去提醒对方,他巴不得对方什麽都不懂,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跟男人欢爱呢。
  莫离从辛肖路的唇上离开,两条细长的眉毛轻轻簇在一起,好像,有些不对劲,虽然刚刚辛肖路唇上那种柔软的触感让他感觉很舒服,但他本能的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好像还应该少了点什麽?
  感觉到莫离离开了自己的嘴唇,辛肖路此刻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刺激了莫离,如果对方真的什麽都不懂,说不定自己还有可能逃出生天。
  身上的燥热越来越明显,全身的肌肤都有种发烫的感觉,辛肖路刚刚吃下的丹药的药性终於彻底的爆发了,尽管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在努力的克制,可他的眼神却是越来越迷蒙,脸上也浮现一坨不自然的潮红。
  就在莫离费解自己刚刚的吻究竟缺少了什麽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双手却搂住了自己的脖颈。
  莫离微微一惊,但很快放松下来,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辛肖路正一脸迷离的看著自己,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欲望。
  番外2-被吃掉的辛先生-3
  莫离轻轻的笑了,他差点忘了,刚刚给辛肖路吃下去的情欲已经发作了,现在的辛肖路完全会终於自己欲望的本能。根本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了。
  辛肖路痴迷的看著眼前红润的唇瓣,伸出舌尖,轻轻的舔舐上面的纹路。带著一丝丝冰凉气息的唇瓣吻起来感觉非常好,於是他便顺理成章的突破了对方的唇齿,纠缠著对方的灵舌。
  被辛肖路在自己的口中一阵翻搅,莫离很快便学会了接吻的要点,於是,他立刻反客为主,紧紧的搂住辛肖路的肩,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後脑,蛮横的侵入他的口腔,汲取他口中的津液。
  〖唔唔……〗辛肖路发出喃喃的呻吟,他本能的感觉到好像和自己以往接吻时的感觉不同,但是,完全被本能控制的他很快就发现这种接吻方式也十分的舒服,便立刻开始享受起来。
  两人激烈的拥吻在一起,辛肖路的配合让莫离的性质更加的高昂,他很快把辛肖路压在了身下,灵活的手指不断的摩挲著他身上的皮肤。
  〖嗯嗯……〗两人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辛肖路被完全压制在莫离的身下,由於身体的摩擦,两人的|丨乳丨尖不时的磨蹭在一起,那种怪异的触感让辛肖路发出了粘腻的呻吟。
  莫离十分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立刻抓住他右侧的朱果轻轻的揉捏。
  〖嗯……嗯……〗辛肖路难耐的挣扎起来,似乎不堪忍受那种感觉,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重,和莫离吻在一起的嘴角流下了一道透明的痕迹。
  莫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发烫,指尖夹弄的|丨乳丨粒软软的,每一次的用指甲轻轻的口弄他的顶端,辛肖路的身体都会跟著一阵颤抖。
  两人的下身都已经肿大到了极限,硕大的两根肉柱紧紧的抵在一起,随著身体的起伏,在两人的小腹间摩擦。
  莫离低下头,轻轻的咬住了辛肖路另一侧的|丨乳丨头,辛肖路立刻发出一声低沈的喘息。双手不受控制的在莫离的後背上抚摸,两条修长的大腿也圈上莫离的腰。
  用舌尖轻轻的刮搔著|丨乳丨头的顶端,莫离满意的听到了辛肖路带著浓厚欲望的呻吟。
  〖唔……给我……〗辛肖路眼神迷蒙的喃喃说道,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但是,仿佛冥冥之中有什麽东西告诉他,他想要的东西,只有对面的人才能够给於。
  莫离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异常喜欢这个男人用那种带著一丝丝祈求的声音,说出那句“给我”。
  他满意的伸手拂上了辛肖路的分身,轻轻的套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