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4部分

想著什麽帮忙破案,哈,简直就是笑话一样。
  “天龙,呃……华兄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柳易尘小声解释道。
  “你当老子稀罕当什麽破捕快啊。告诉你,老子最讨厌的就是捕快了。快滚,离老子远点。”
  “其实我们刚才说的就是关於你的那个案子。”眼看林天龙根本没有听自己解释的意思,柳易尘干脆直接把对话内容拿出来,果然成功吸引住了他的注意力。
  林天龙忍不住竖著耳朵倾听。
  “你那天杀了平阳县的县太爷和当地的一些富绅对吧。”
  “没错!他们全是一帮禽兽。”现在提起来,林天龙似乎还能看到那天箱子里那一个个麻木的小脸。
  “没错,但是,你知道吗?像他们这样的禽兽我们已经发现不少了。”柳易尘小声说道。
  “什麽意思?”林天龙猛的瞪大眼。
  “你知道,刘大人调任到关河县只有半年对吧。”柳易尘神秘的眨眨眼。
  林天龙点点头。
  “那是因为大人得到了皇上的密旨,让他专门来彻查这件事。”柳易尘决定把一些情况透漏给林天龙,也算是给他做个准备。
  林天龙听到皇帝的密旨时,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哪些人是禽兽,但是,这应该还不足以让皇帝老头专门下密旨来查办吧。
  柳易尘看林天龙听进去了他的话,稍稍松了口气。继续解释道:
  “七个月之前,在京城里除了一件丑闻,惠亲王手下的一个总管死了。”
  “死了就死了,这算什麽丑闻。”林天龙不解的说道。
  柳易尘苦笑。“要是只是死了也就是一般的案件,问题是,那个总管是死在他的外宅里面,下半身被利器割烂了,身上到处是被撕咬的痕迹。凶手也根本没跑,都呆在现场。”
  说到这,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忍。
  林天龙的表情凝重起来,凶手在现场没跑,还把那个总管的下半身割烂了,这得是怎样的仇恨啊……难道……
  “没错,凶手是四、五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柳易尘脸上的表情很苦涩。“他们身上都带著伤,烙印,鞭痕都是被虐待的痕迹。他们的手上,嘴上都是血,仅有的用来杀死那个总管的武器应该是从他手里抢下来的一把刀。”
  林天龙拔牙咬的咯吱咯吱作响,眼里简直能够喷出火来。
  “禽兽!”
  “没错,是禽兽。但是……”柳易尘顿了一下,表情严肃起来。“你一定想不到,这个禽兽在亲王府里是出了名的和善,从不仗势欺人。所以……出了这件事之後,惠亲王说什麽也不相信,那些孩子身上的伤痕出自那个总管的手里。”
  林天龙的眼中寒光四溢,目光死死的盯著柳易尘。
  “虽然亲王不相信,但是……在刑部的严刑威慑下,那个外宅里的那些仆人都支支吾吾的承认了,那个总管每隔几天就会去哪里作乐,每次都会把自己跟几个孩子关在一起,然後房间里就会传出孩子们的惨叫,和老总管狂笑的声音。”
  “惠亲王知道了以後,更为震怒,他没想到自己的总管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要求大人彻底的彻查这件事。”
  “後来,大人根据那几个孩子的来历,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那些孩子都是一个名叫兰馆的地方给总管的外宅送去的,而这个兰馆同时还会给另四个地方送去一些孩子。後来大人经过明察暗访,查出那四个地方也都是京城一些富豪或者权贵的外宅。”
  “当刘大人向皇帝上报此事的时候,皇帝也大为震怒,专门授权给刘大人,让他把那四处外宅查了个底朝天,果然也发现了大批被虐待的孩子……”柳易尘叹了口气。当时他也去查抄了那些地方,看著那些可怜的孩子,真是让人目不忍视。
  “然後呢?”
  林天龙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并不是傻瓜,如果一个两个还可以说是这些人泯灭人性,但是有这麽多人同时喜欢上了虐待孩童,这就不太正常了,更何况,居然还有一个专门的地方给他们提供孩子,这似乎是在暗示这件事的背後潜藏著很大的阴谋。
  (10鲜币)三日缠绵-19(美强H甜文,娶媳妇了)
  “那些人都被抓了起来,这件事引起了京城很大的震动,不过万幸发现的比较早,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不过……最可怕的是,那些人,在以前,从来没有过那方面的偏好。似乎都是从几个月前陆陆续续开始虐待行为的。”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引诱他们?”林天龙皱眉问道。
  柳易尘摇了摇头说:“经过我们的调查,感觉更像是──毒。”
  “毒?”林天龙簇紧眉头,毒能达到这种效果吗?
  柳易尘点头。“那些人被抓起来之後被关押了一段时间,在被关押的初期,他们都表现的很平和,但是几天之後,他们开始陆陆续续的焦躁起来,力气也变的比平时大,互相开始厮打,就连刑部的狱卒冲进去都差点拦不住他们。”
  “後来大人为了观察他们,干脆把他们分别关押起来,然後每人给了他们一头活羊。後来……那群活羊简直被他们折磨的不成样子,但是折磨完活羊之後,他们又恢复到了那平和的状态。”
  “怎麽会真有这种毒……”林天龙有些发愣,世间怎麽会存在这麽恶毒而残忍的东西。
  “经过大人对他们的审查,他们承认,每隔几天,他们就会有一段很暴躁的情况发生,但是只要找一些人来凌虐之後,这种暴躁的感觉就会消失,而且他们的身体还会更加的健壮,脑子也比以前还要灵活。”
  “但是,他们在狂躁的期间做过些什麽事,他们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的印象,至於那些外宅和送来的孩子,他们说什麽都不知道。後来刘大人分别审问了他们,似乎他们都吃了一种叫做“长生粉”的东西,实在一家药店买到的,可惜,等我们查到那家药店的时候,哪里已经被一把火烧光了。”柳易尘无奈的摇头,继续说道。
  “所以,刘大人断定,这件事情的後面,肯定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在运作这些事情。而且,既然京城里都出现了这种事,恐怕其他的地方也早就有这种现象了。”
  “你怀疑我杀的那些人也是受那种毒的影响?”林天龙立刻反应过来柳易尘跟他说这些事的意思。
  柳易尘点了点头:
  “当初调查那个兰馆的时候,追查的线索就是在这一片地区断掉的,所以皇帝陛下把刘大人派到这里来,但是大人已经来了半年了,只追查到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有几个人很有可能也中了那种毒,但是大人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没想到,你替天行道,正巧替我们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那刘大人究竟需要我做些什麽?”林天龙不明白,虽然他撞破了那些人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对刘大人有什麽帮助。
  “很简单。”柳易尘勾起嘴角笑了笑。“你什麽都不用做。”
  “什麽意思?”林天龙挑起一边的眉毛。不解的看著柳易尘。
  “你当时杀完那帮人,留下了你的大名就走了对吧。”柳易尘说道。
  “恩。”林天龙点头承认。
  “可是你不知道,因为那天第一个到现场的是我,而我在你杀死的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发现了一分名单。”柳易尘压低声音。
  “什麽名单?”林天龙连忙问道,隐隐约约似乎明白了什麽。
  “一份送货名单。”
  “送货?”
  “他们凌虐的那些人都是由那个组织提供的,你杀掉的那个平阳县的知府似乎就是那个组织里的一员,他负责在这一片把那些人送到他们控制住的那些人手上。”
  林天龙的眼睛一亮:“有了名单你们就能知道他们都控制住了哪些人?”
  “对。他们不知道我们知道了这份名单的存在,因为我在拿到後直接把他交给了刘大人,然後我们便按照正常的凶杀案处理,然後由我出来追捕你,他们自然以为这份名单在你手里。”柳易尘笑了笑说道。
  “那他们会来追杀我?”林天龙似乎有些蠢蠢欲动。
  “应该会。”柳易尘说道。“所以,我其实应该算是你的保镖。”
  “哼。”林天龙没有理会柳易尘关於保镖的说法。眼中杀气四溢。“那群该遭雷劈的王八蛋!来吧,正好让老子替天行道,宰了他们!
  “放心,肯定会有机会的……”柳易尘低声说道,眼中也留露出几分寒意。对於那种利用这种毒来控制人的畜生,该杀!
  “呼……行了,老子知道了,老子会帮你的。”林天龙豪气干云的拍了拍柳易尘的肩膀,决定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柳易尘展颜一笑,今天下午林天龙醒来之後,他就一直担心以後他会不会因为昨晚的事而反感自己的碰触,现在看来……天龙,还真是很迟钝呢。
  “唔……”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林天龙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说了半天,好饿啊。喂,这有吃的吗?”
  “天龙,我不叫喂。你可以叫我易尘,当然,如果你想叫我尘我也不反对。”柳易尘脸上挂著淡淡的微笑。
  林天龙的动作猛的僵在哪里,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跟柳易尘之间,除了这层保镖关系,除了涉及到这个案件里面,似乎还有一些……很暧昧的关系存在。
  下午那个柳易尘说什麽来著?好像说他们已经算是成亲了?那柳易尘应该是他媳妇了吧。既然如此,有了媳妇的男人还能饿肚子吗?
  “咳咳……那个,柳易尘。”林天龙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嗯?”柳易尘淡笑著看著他。
  “你说咱们成亲了对吧。”林天龙一脸正经的看著他。
  “是啊。我们都已经洞房了。”柳易尘笑语吟吟。
  “那你应该是老子的媳妇吧。”林天龙说道。
  柳易尘语音一窒,闷闷的说:“为什麽我是媳妇?”
  林天龙上下看了他两眼,撇嘴说道:“漂亮的是媳妇,这个大家都知道吧。你见过哪家的夫妇是男人比媳妇漂亮的。”
  “……”柳易尘默默无语,好吧,他骗林天龙说两个男人也可以成亲是他不对,不过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算了,媳妇就媳妇吧,先把天龙绑在自己身上再说。
  (10鲜币)三日缠绵-20(美强H甜文,和平期)
  “好……我是媳妇。”柳易尘默默内牛。
  “那好,老子饿了,你快去弄吃的。”林天龙立刻指使他去弄东西。
  柳易尘摸摸鼻子,默默的走向厨房,只为了弄点东西,喂饱他的“夫君”。
  “呼……好饱。”林天龙拍著肚皮,满足的打了一个嗝。他真没想到,柳易尘的手艺还真是不错,呃……虽然比不上酒馆的那些大师傅,不过……嫁人的话也足够了。
  都说饱暖思Yin欲,林天龙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著柳易尘正在伏案疾书,估计是给刘大人的信件。
  柳易尘的侧脸看起来很迷人,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红润的嘴唇轻轻勾起一道弧线,白净的脸上隐约透出一股红晕,而且,似乎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不得不承认,柳易尘是个美人,且不说山上那帮贼婆子,就连关河县青楼里的花魁也比他少了几分豔丽。看著这样一个美人,如果说林天龙完全没有动别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还好林天龙并不傻,虽然他嘴上媳妇媳妇的叫著,但是他也知道,凭他的武功想要压倒柳易尘,那基本上就是痴人说梦。
  “咳咳……”柳易尘轻轻的咳嗽两声,转过头看向林天龙,林天龙立刻反射性的把脸扭开,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偷看他。
  柳易尘轻轻的展颜一笑,故意不去拆穿他,那麽火辣辣的两道视线,恐怕就连瞎子也会有感觉,更何况他这个随时关注他的情况的人呢。
  等到柳易尘低下头继续写信,林天龙又开始偷偷的看他,无论如何,欣赏美人总是能让人赏心悦目的。
  没一会的功夫,柳易尘放下笔,把信纸折了几叠然後放入信封,从包袱里掏出火漆封好,招来一个衙役,让他连夜把这封信送到关河县的县衙。
  打发走了衙役,柳易尘一回头,正好对上林天龙正在打哈欠。
  “困了?”柳易尘说道。
  “恩。这两天没睡……”话音戛然而止,林天龙目光不善的盯著柳易尘。他这几天一直都没休息好,当然,让他没休息好的罪魁祸首就是对面这个人……
  看到林天龙的视线变得很古怪,柳易尘立刻露出了温顺的笑脸,低眉顺眼的过去把床铺好。
  “天龙,可以休息了。”柳易尘柔声说道。
  这样一个美人轻声细语的跟你说话,有再大的脾气,林天龙也发不出来。默默的躺上床,把被子蒙在头上,林天龙在被窝里默默的唾弃自己没有定力。
  看到林天龙蒙头大睡的样子,柳易尘的脸上勾起一个弧度,掀起一边的被子,林天龙留下的空间足够他躺了上去,小心谨慎的躺在床上,柳易尘一动不动,今天可是关键性的一晚,他不想让两人稍微缓和了的关系再度变的紧张。
  林天龙蒙著被子但并没有睡著,他竖著耳朵听著柳易尘悉悉索索脱掉外套然後掀起被角躺了进来。
  柳易尘躺进来的时候,林天龙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响了一堆。
  柳易尘躺下了。他会不会凑过来,他会不会脱我的衣服,他会不会又对我这样那样……如果是的,我该怎麽反抗……但是他答应说不会再做那种事……到底应该怎麽办……
  就在林天龙杂七杂八不知道该怎麽办的时候,耳边已经传来了柳易尘平缓的呼吸声。偷偷掀开头上的被子,林天龙发现,柳易尘已经睡著了……
  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的念头在一瞬间消失了,林天龙呆呆的看著已经陷入沈睡的柳易尘莫名的傻笑起来。
  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林天龙觉得自己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家夥正常的时候还是比较靠的住的。
  耳旁听著舒缓的呼吸声,困意如潮水般涌来,放松心情之後,林天龙很快陷入了梦乡。
  就在林天龙的呼吸也沈稳起来後,已经睡著的柳易尘忽然睁开了眼,手指沿著林天龙的脸颊游走了一圈,柳易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天龙,你还真是好骗呢。”话音刚落,他探过身,在林天龙的唇上啄了一下。转过身正想睡觉,忽然间计上心来,把林天龙的胳膊拽了过来,搂在自己的腰上,大腿也扯了过来,压在自己的身体上,让两个人看起来紧紧纠缠在一起。
  “吃都吃过了,让我占点便宜不过分吧。”自言自语的说完,柳易尘闭上眼睛,嘴角含笑的陷入梦乡。
  “靠……搞什麽。”林天龙刚一睡醒,就被自己的姿势吓到了。
  自己的半边身体几乎已经压在了柳易尘的身上,一只手搂住他的腰,一条大腿骑在人家的腿上,对方的整个脑袋几乎都被埋在自己的怀里,一脸满足的沈睡著。
  林天龙一脸的心虚,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胳膊和大腿缩了回来,悄悄的擦了擦额角的汗珠。
  “妈的……怎麽会搂著他睡觉。”林天龙一脸的不可思议,猛然间又想起了那天那个诡异的梦,自己喜欢柳易尘?
  “喜欢个屁!老子才不喜欢!”被吓了一大跳,林天龙大吼一声。
  “唔……喜欢什麽?”被林天龙的大吼吵醒,柳易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林天龙,他还没有彻底的清醒过来。
  此刻的柳易尘眼睛半眯著,有些孩子气的用手揉了揉眼睛,睡了一夜有些松散的头发看起来有点乱,完全迥异於平日的斯文。
  好……好可爱……
  林天龙目瞪口呆的看著还没有睡醒的柳易尘,脑海中跳出几个大字。不过随著对方眼中逐渐清明起来,他又偷偷的在心底唾弃自己,搞毛啊,昨天晚上睡觉搂著人家也就算了,他不过是睡觉没睡醒揉揉眼睛,自己居然就觉得他可爱……难道真让那个梦说中了?
  呸呸呸!鬼才会喜欢那个捅自己屁股的变态!林天龙愤愤的下了一个定论。
  “没事。”不耐烦的挥挥手,林天龙从床上蹦了下去,拿过椅子上的衣服穿戴起来。
  (11鲜币)三日缠绵-21(美强H甜文,迷乱的心)
  “哈……欠……”打了一个哈欠,柳易尘才算是彻底的清醒过来,躺在床上欣赏著林天龙穿衣服,有些可惜那大片古铜色的肌肤被一些简陋的褂子遮住了。
  “看个屁啊!”林天龙猛的转过身,恶狠狠的瞪著柳易尘。
  柳易尘双手一摊,有些委屈的说:“我什麽都没做啊。”
  林天龙咬牙切齿的瞪他,可又找不出什麽理由。废话!他当然知道他什麽都没做,但是,他那两道目光不断的从他的後背打量到他的屁股,本就因为早上的事儿有些心虚的林天龙敏感的很,被那两道视线扫过,身体居然莫名的发烫起来。
  “混蛋!”有些恼羞成怒的骂完,林天龙愤愤的转过身,快速的梳洗了一下,立刻走出了房间。
  平安镇的县衙并不是很大,但是好在後院还算宽敞,林天龙找了一个安静角落,把褂子甩在一旁,裸著上身开始练拳。
  一套虎虎生风的伏虎拳打完,林天龙魁梧的身体上布满了汗珠。
  “爽!”最後一招收尾,林天龙叫了一嗓子。好久没有这麽舒爽的练拳了,之前一直都在逃亡中,被柳易尘抓到後又发生了那麽两次的鸟事……(= =真的是“鸟事”)这些事,一直让他很憋屈,今天这一套拳打完,仿佛全身的怒气都发泄了出来,真是舒爽无比。
  “给。”不知何时到这来的柳易尘递上了一块毛巾。
  林天龙也不客气,抓过来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把毛巾扔了回去,林天龙打算穿上褂子走人。却被柳易尘拦住了。
  “你有啥事?”林天龙挑眉问道。刚刚发泄完这几天的怨气,他不想看见这个跟他发生过鸟事的鸟人。
  “你的这套伏虎拳打的很不错。”柳易尘称赞道。
  “哦。”林天龙应了一声,转身要走,却又被拦住了。
  “你有话快说行不行。”林天龙有些不耐烦了,身上出了一身的臭汗,现在最好的就是找个水井,来那麽一桶凉水冲一下,那简直就是爽死了。
  “天龙除了这套伏虎拳还会别的武功吗?”柳易尘被林天龙的态度小小的刺伤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振作起来,自我安慰道:人家才跟你认识不久都被你吃了两次了,人要知足,现在要一点一点的靠近他才是长久之计。最重要的是要能够投其所好。
  “还会一套罗汉拳。”林天龙如实回答,这也没什麽可隐瞒的,反正他也打不过柳易尘。
  柳易尘沈吟了一下说:“天龙有没有兴趣再学一套武功?”
  “什麽意思?”林天龙被勾起了兴趣。他自小就喜欢学武,但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什麽名师指导,这两套武功是典型的大路货,随随便便找个武师,镖师之类的都会,但是他的资质并不是很好,也没什麽好的机缘,所以,只能靠著自己认认真真的磨练这两套功夫。
  如今听柳易尘的意思,似乎是想要教自己武功,这可就太好了,说不定自己学会以後,还可以反过来打败柳易尘,让他也尝尝被男人压的滋味。
  柳易尘正色说道:“我的师傅曾经教过我一套刀法,但是并不适合我,那套刀法是以力量取胜,出招收招讲究大开大合,很适合你修炼。”
  “刀法?”林天龙愣了一下,随後脸上满是狂喜,自己平常虽然也拿著把大砍刀做武器,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什麽套路,只不过是仗著力气大才能克敌制胜,如今如果能学会这套刀法的话,他的功夫就能更上一层楼了。
  “这套刀法叫做“大漠孤烟”一共二十四招,招数虽然不多,但好在变化不少,我先教你第一招。”柳易尘从树上折了一根树枝,摆出一个起刀的姿势。
  林天龙知道能学到武功,自然是乐的接受他的指导,连忙也从树上折了一根树枝下来。照著柳易尘的样子摆出一个姿势。
  柳易尘看到林天龙摆出的姿势,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个屁啊。”林天龙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姿势不太对,但是对於一个从来没练过正式刀法的人,你能指望他什麽呢。
  “没什麽……我不笑了。”柳易尘强忍住笑意,站到林天龙的面前,帮他摆正姿势。
  “胳膊要平伸,右手腕朝下翻,左手成掌横在腰侧……对就这样,保持住。”摆弄完前面,柳易尘又走到了林天龙的身後。
  一手抬起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腰。
  “出招的时候,要靠腰部发力。右手向下劈……”柳易尘一边教他,一边用手在他腰上摩挲著。
  林天龙僵硬的摆出那个姿势,按照柳易尘的指示,慢慢的扭动腰部,腰部的肌肉绷紧,一只温暖的小手按摩著那里的皮肤,缓慢的摩擦著。不知道什麽原因,从腰部传来的热度似乎在朝著全身扩散,让人无法忽视的触感带著一股酥麻的感觉。
  “腰!别绷得那麽紧。”柳易尘的声音紧贴的耳朵传来,敏感的耳垂似乎感觉到了他呼出的热气。林天龙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随手扔掉了树枝,猛地大喊一声:
  “老子尿急。”
  随後噌的一下跑远了。
  柳易尘呆呆看著自己身前的位置,刚刚之前他还贴在林天龙的身上,借著指导之名揩油,可此刻,连他的人影都不见了。
  “哈……哈哈……哈哈哈……”柳易尘爽朗的大笑起来,虽然他不知道刚刚具体发生了什麽事,但他可以肯定林天龙逃走的原因一定不是要去茅房。
  县衙後院的一座假山後面,林天龙双手抱著脑袋蹲在地上,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他身上隐约缭绕的黑气……(= =)
  “他妈的……老子在搞什麽啊。柳易尘再漂亮也是个男人,还他妈是个捅了老子屁股的男人。老子应该非常讨厌他才对啊!”抱著脑袋,林天龙不断的自说自话。
  “你个龟儿子,前几年从来没用过你的时候也没见你这麽色啊,一个男人在我耳边说话你他妈就立起来了!你丢不丢人。”愤愤的瞪著自己裤子上鼓起的一包,林天龙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他妈的,幸亏老子聪明,喊了尿急,不然被他看见老子真是没脸见人。难道老子被个男人捅屁股还捅上瘾了?”林天龙用手抓了抓头发,满脸的懊恼。
  (10鲜币)三日缠绵-22(有疑点?)
  “不会啊,虽然被他捅是有那麽一点爽……好吧,是比较爽,但是不会说句话老子就有反应吧。”
  “奶奶的,还真是一辈子和尚好当,半辈子光棍难熬啊,你他妈开了荤就忍不住了吗。”林天龙愤愤的瞪著自己的胯下。
  “他妈的,不管了,反正那家夥不是说什麽他们家族男人和男人结婚很正常吗,反正他已经是老子的媳妇了,老子让他给我爽爽应该没什麽错吧。”脑袋被揉成了一团杂草,林天龙缓缓的站起身。
  心里有了主意,身体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林天龙决定晚上跟柳易尘讨论一下夫夫之间的房事问题。
  冷静下来的林天龙,面无表情的回到了刚才练武的地方,没看到柳易尘,却看到哪里站著一名捕快。
  “林大人。”那个捕快行了一个礼。
  林天龙连忙摇头:“我不是什麽大人。你叫我林天龙就好。”
  捕快犹豫了一下,笑了笑说:“咱们年纪相仿,我干脆叫你林兄弟吧。”
  林天龙连忙点头:“也好。”
  捕快道:“刚才华捕头把柳大人叫走了,柳大人让我在这里等你,让你回来後直接去县衙的後堂。”
  “多谢。”林天龙一抱拳,转身朝著……
  “呃……这位兄弟,请问後堂怎麽走。”林天龙尴尬的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冲著那个捕快咧嘴一笑。
  “呵呵,林兄弟跟我来吧。”那个捕快笑了笑,迈步先行,带著林天龙朝著後堂走去。
  “天龙,你来了。”林天龙一进门就听见了柳易尘的声音。抬头一看,华熊正跟柳易尘凑在一起,讨论著什麽,但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
  有点不爽,又有点高兴,林天龙勉强把心里那股奇怪的感觉压下去,他觉得自己看不惯华熊跟柳易尘站在一起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而因为柳易尘及时跟他打招呼而高兴更是一件奇怪的事。
  “天龙,你也来看看。”柳易尘朝著林天龙招手。
  林天龙立刻走了过去,装作不经意一般,挤在了华熊和柳易尘中间。
  桌子上放著一张纸,纸上写了一些关於尸体的鉴定,林天龙不是很懂这些东西,不过好在最後纸张的结尾写下了结论:死者系被打晕後扔在火场後被烧死。
  “那个陈四?”林天龙反应很快,立刻反应过来这上面鉴定的应该就是那个叫做陈四的守夜人。
  “嗯。”柳易尘点头。
  “那另一个守夜的家夥应该嫌疑最大吧。”这种简单的推理,林天龙自然不会含糊。
  “嗯。”柳易尘又点了点头:“不过我们现在没有证据。”
  “那还不简单。”林天龙不以为意,“把那小子抓来,拷打一番,他肯定招。”
  “噗……”华熊在旁边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个毛。”林天龙觉得有点火大,他怎麽看这个华熊都觉得不顺眼。
  “天龙……”柳易尘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著他,顺便甩给华熊一个大白眼。“咱们虽然是捕快,但也要讲求证据,随便动刑的话,很容易就屈打成招的。”
  “那怎麽办?”林天龙皱起两道浓眉。
  “华兄已经让他手下的捕快兄弟们出去查证了,看看陈四和那个刘平是不是有什麽冤仇。哦对,刘平就是那个逃出来的守夜人。”
  “哦。”林天龙答应了一声,随後又反应过来:“那你找我来这干嘛。”
  “呃……”柳易尘一时语塞,当时只想著让天龙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倒是没想过应该用什麽理由来让他待在自己身边。
  一旁的华熊看出了自己兄弟的窘状,咳嗽了两声说:“是这样,我们觉得除了那个刘平之外,在仓库里面存放货物的朱老板也有些可疑,但是我手下的兄弟都去调查刘平了,所以只能拜托柳老弟跟你去查一下了。”
  “对。”柳易尘连忙点头。
  林天龙狐疑的看著他们俩,总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
  “调查那个朱老板,只要柳易尘一个人去就行了吧。”他有些犹豫的说道。
  “本来是可以的,但是你也知道,这捕快出门办案都是两个人一组,为的就是万一有什麽情况,其中的一个人可以回来报信。虽然柳老弟功夫很好,但是他毕竟不是天下第一,万一有什麽差池……”华熊的话只说了一半。
  林天龙沈默了,他忽然想起了那天的事情,柳易尘中了春丨药,然後把他OOXX了,万一再发生这种情况……
  一想到柳易尘有可能OOXX别人,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算了,万一那小子在中春丨药,大不了老子再牺牲一次,反正如今那小子已经是自己的老婆了,跟老婆睡睡觉也没啥,再说,自己刚才不是还在琢磨要睡他麽……
  “好吧,老子就陪你走这一趟。”林天龙大度的挥了挥手。
  柳易尘展颜一笑,笑容灿烂的让一旁的华熊眼角直抽搐。
  
  两人默默无语的沿著一条小巷往前走,林天龙偶尔偷瞄几次柳易尘,每次都能看见他脸上挂著一个淡淡的微笑,心里忍不住低估:“这家夥怎麽整天笑眯眯的。
  柳易尘倒是没感觉到自己在笑,他从来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因此看起来让人感觉很亲切,但是今天这种明显喜悦的心情倒是很少见。
  咕噜……
  正当两人安静的走著,柳易尘享受著这种宁静和谐的气氛,忽然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扭头一看,林天龙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饿了?”柳易尘笑著说道。
  林天龙点了点头,他倒是不会跟柳易尘装什麽,毕竟,柳易尘现在已经是他的“内人”了,负责他的衣食住行本来就应该是内人做的事。
  “那边有个馄饨摊子,我们去吃馄饨吧。”柳易尘指著不远处的一个小摊子说道。
  “好。”林天龙应了一声,向著馄饨摊跑了过去。柳易尘在後面轻轻一笑,也跟了上去。
  “大妈,来三大碗肉馅的馄饨。”林天龙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去,冲著摆摊的大娘喊了一嗓子。
 (10鲜币)三日缠绵-23(打酱油的小师弟?)
  “好!。”大娘也中气十足的应了一声,从旁边的盖帘上面数出一堆馄饨,劈里啪啦的下到了翻滚著的开水里。
  “真香啊。”林天龙手上攥著筷子,用鼻子在空气里狠狠的吸了一口。
  “哈哈,小夥子,咱家这馄饨那可是在整个平安镇都出名啊。”大娘爽朗的笑了起来。
  “哈哈,那我今天肯定是有口福了。”林天龙咧嘴一笑,看到柳易尘坐下了,很自然的从筷笼子里抽出一双筷子递给他。
  “谢谢。”柳易尘接过筷子甜甜一笑。旁边吃饭的几个大汉都是一阵惊豔。
  “谢啥。”林天龙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都是一家人。”这句话是他经常跟山寨里面的兄弟们说的,这时候只是顺嘴就说了出来。
  柳易尘听到林天龙的这句话更是喜笑颜开,脸上的笑容豔丽的差点刺瞎旁边人的眼睛。林天龙自然也是立刻反应过来这句话有点不妥,但是又不知道应该解释什麽,毕竟两人现在真的是“一家人”了,只能有些呆呆的看著他。
  两人深情对视的眼神让周围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暧昧起来,周围吵杂的声音似乎也听不见了,两人的脸越贴越近,似乎不断的在被互相吸引……
  “三碗馄饨。”大娘的一声大嗓门,打断了周围的旖旎气氛,林天龙立刻接过碗,放了一个在柳易尘面前,然後立刻埋头在自己的碗里,一边吃一边在心里嘀咕:“自己真是鬼迷心窍了……”
  有些遗憾的低下头,食不知味的拨弄著碗里的馄饨,柳易尘觉得刚才那麽好的气氛,要是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就好了……
  “喂!小夥子,你这样糟蹋粮食可是会遭天谴的。”大娘语气不善的声音在自己的头顶响起。柳易尘抬起头,正对上大娘不满的神情。
  “呃……”低下头一看,自己碗里的馄饨已经被筷子戳的千疮百孔,惨不忍睹了。
  “啊哈哈……大娘,我娘子一发呆就喜欢戳东西,估计他刚才又发呆了。哈哈哈……”林天龙干笑了几声,连忙拿过柳易尘的那碗可怜的馄饨,秃噜秃噜划拉进自己的嘴里。吃完一抹嘴,感慨一声好吃!
  “这才像话嘛!”大娘爽朗的大笑起来,拍了拍林天龙的肩膀。“小兄弟,你可得多教教你娘子,既然跟了你,可不能有那些富家小姐的毛病,挑三拣四的。”说完还白了柳易尘一眼。
  柳易尘无奈的低下头摸摸鼻子,呃,被大娘歧视了……
  “哈哈……我会好好教教我娘子的。”林天龙哈哈笑著,还得意的瞄了柳易尘一眼。
  “这才像话嘛!”大娘满意的转身继续包馄饨去了。
  “原来是女扮男装啊……”
  “我说嘛,男人怎麽会俺麽俊俏。”
  “不过你说他为什麽要穿男装啊?”
  “谁知道,这管咱们什麽事。别多管闲事。”
  周围一群人听到林天龙的话在一旁窃窃私语。
  “嘿嘿……”林天龙忍不住傻笑,虽然旁边人不知道柳易尘是男人,不过,被人夸奖自己的老婆很俊俏,他还是很得意的。直到……
  “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天龙沈下脸,虎目圆睁,瞪著一旁坐著的一位穿著一身白衣的清秀少年。
  “看什麽看,没说你。”少年没什麽好气的瞪了林天龙一眼,然後用一种嫉妒的目光看著柳易尘……
  林天龙很无语……而周围的人则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著那个少年,大家心里琢磨著:这是哪家的孩子没吃药就跑出来了……
  “真不知道你走了什麽狗屎运!”少年满脸嫉妒的又说了一句。目光中是对柳易尘赤裸裸的羡慕。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柳易尘文雅的笑笑,站起身来,对著少年说道。
  “没错。”少年高傲的仰起头。
  “算了,走吧。”林天龙不想惹事,更可况还是这种自己被称为“鲜花”而柳易尘被称为“牛粪”的闲事,在他眼里,面前这个清秀的少年已经被归类於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袋的那一种人了。
  柳易尘温和的笑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铜钱递给那位大娘,然後跟在林天龙身後离开了,和那个少年擦身而过。似乎是并不像和那个少年起什麽冲突。
  但是只有那个如今脸色青白的少年知道,在柳易尘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这一句话,就让他气的脸色发白,因为他的确是没有得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想起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都被那个人归结於两人的兄弟之情,清秀少年只觉得胸口一闷,简直想要吐出血来,十分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周围的食客只觉得一阵风吹过,那个清秀的白衣少年已经不见了,只有留在桌子上的一颗碎银子,证明了刚才的确有人坐在那个位置上。
  平安镇外某个不知名的小树林里,忽然传出一声大吼:大师兄你是真是太迟钝啦!!!!!
  树林中被惊起一群的飞鸟……
  “该死的二师兄,居然戳我的伤口……我要把你的事情告诉给师傅!让师傅来报复你!”清秀少年狠狠的捏著一棵树,悲愤的诅咒著柳易尘。
  而正在和林天龙前往朱老板家的柳易尘猛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柳易尘泛起一个奇怪的微笑。
  “小师弟现在肯定在某个角落诅咒我吧。估计是要把我的事告诉给师傅吧……呵呵。”
  “喂,你笑什麽?”林天龙奇怪的看著柳易尘,总觉得他脸上的笑容让人汗毛直竖。
  “啊?没什麽。”柳易尘笑眯眯的回答道。
  林天龙一脸的莫名其妙。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朱老板的府第,高门大院,看起来这朱老板身家很不错。
  轻叩几下大门,等了好半天才出来一个颤巍巍的老头。
  “请问,两位是?”老头擦了擦有些模糊的双眼,看著面前的两个人问道。
  “我们是平安镇的捕快。想找朱老板查访一下前几天火灾的事情。”
  (10鲜币)三日缠绵-24(可疑的草药)
  “哦!哦!”老头点了点,侧过身打开门,把两人迎了进去。
  两人跟在老头身後,沿著一条碎石铺成的小路向前走,穿过了前厅,居然朝著後院走去。
  “老人家,我们这是去哪?”柳易尘疑惑的问道,一般的人家都是在大厅待客,这老人怎麽引著他们去後院呢?一般来说,後院都是女眷待的地方。
  “唉……自从那天火灾之後,我们老爷就病啦,起不得床,如今也只能让你们到後院去了。”老人叹了口气,慢慢悠悠的解释著。
  “哦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