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7部分

 华熊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就大了,关乐羽腰上的痕迹,那大小……分明就跟自己的手掌一样。再加上关乐羽扶腰的动作,华熊几乎不敢想象自己昨天究竟做了什麽。
  “你在干嘛?”关乐羽套上了外衫,看著呆坐在床上,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的华熊,不解的问道。
  “没……没……”华熊呆呆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麽好。
  看到华熊的样子,关乐羽羞涩一笑,脸上微红,羞羞答答的明显就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看到关乐羽这个样子,华熊的脑袋更大了,越想越觉得自己昨天肯定是做出了什麽禽兽不如的事情,而偏偏关乐羽对自己有意,於是顺水推舟……
  (10鲜币)三日缠绵-36(事情是这麽回事……)
  “他妈的……”华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嘴巴,低声骂道。
  原本笑意盈盈的关乐羽,脸上的表情忽然变成了错愕,随後墨色的眸子里浮起一层淡淡的怒气。
  “我……”华熊本打算开口向关乐羽请罪,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该说些什麽,只能哑口无言的瞪著地板。
  看到华熊一脸尴尬的样子,关乐羽眼中的怒气逐渐的淡去,随後又浮起一层薄薄的狡黠。
  “华大哥。你昨天喝多了酒……然後……”话只说到一半,关乐羽微微颔首,似乎羞涩难当的样子,低下头,却在华熊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个有些邪恶的笑容。
  “我对不起你……”思来想去,华熊也找不出自己能够脱罪的理由,虽然关乐羽有可能是顺水推舟,但是毕竟主动的人是自己,而对方不过是配合而已,说出天去也不能掩盖自己是个禽兽的事实……
  “华大哥……你想多了,我……”关乐羽咬了咬下唇,脸上一副强自忍耐的样子。昨天无心的行为却造成了今天华熊的误会,不过,聪明如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拆穿,反正他什麽都没说,一切都是华熊自己的猜想。“我不介意……就……就当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吧……”
  “什……什麽?”华熊呆住了,他真是没有想到,关乐羽会说出这种话来,虽然他并没有想要和关乐羽在一起的意思,但是关乐羽这种退让的态度却让他惭愧无比。
  “我……我会负责的。”脑子一热,华熊承诺的话脱口而出。
  “算了……华大哥。”关乐羽一脸的哀伤,“不用……不用这麽勉强。”
  “不勉强!一点都不勉强。”华熊拍著胸脯保证道,他是个男人,男人怎麽可以做出那种背信弃义的行为,虽然他昨天醉的毫无知觉,但看关乐羽的表现也知道,自己和他做了那种事肯定是没跑了,自己说什麽也不能不负责任。
  “那……”关乐羽仰起脸,水盈盈的目光带著几分羞涩的神情,看著华熊,随後缓缓的闭上眼,抬起下颌,明显一副索吻的样子。
  华熊心里一抖,如果这个时候退却,恐怕真是伤人至深了,无奈之下,他也只好硬著头皮闭上眼睛,用力给他亲过去。
  一接触到那甜美的双唇,华熊忍不住心情激动,虽然他是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可还从来没有亲过女人,更别提男人了。
  从小他娘就教育他要疼老婆,所以他打定了主意要把自己的童子之身保留到新婚的那天,所以从来没去过妓院的他其实根本不清楚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应该怎麽做!!!
  堪堪把双唇贴了上去,关乐羽等了半天却一直没有反应,猛然睁开眼,却看见华熊一脸陶醉的……“贴”著自己。
  没错,就是贴,四片唇瓣贴在一起,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可华熊已经陶醉在那柔软的触感里面。
  在心里偷偷叹了口气,关乐羽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嘴,用灵活的舌尖勾勒著华熊的唇形。
  唇上忽然传来一股湿热的触感,华熊微微惊了一下,刚想要动,却被关乐羽按住了肩膀。灵巧的舌头很快撬开了闭合的齿关,温柔的舔舐著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
  感觉到关乐羽的舌头在自己的口中翻搅,华熊也有些不甘示弱的探出了自己的舌头。仿佛感知到了他的动作,关乐羽立刻含住了他的舌头,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舌尖,随後大力的吮吸起来。
  “唔……”舌头被吮的有些发麻,舌尖传来的那种微妙的痛感让华熊的感官更加的灵敏,味蕾上传来一种淡淡的香甜味道,让他不自觉的沈醉其中。
  口中的甜美味道越来越浓郁,男人的本能开始占据上风,华熊不自觉的搂住了关乐羽的肩膀,似乎完全忽视了跟自己正吻的如漆似胶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
  华熊不断的学习著对方亲吻的方式,直到关乐羽的唇舌彻底的柔顺了下来,任凭他在口中翻搅,这才满意的睁开眼,随即,一粒冷汗从他额角滴了下来。
  此刻,关乐羽正被他压到在床上,清秀的小脸上布满红晕,水盈盈的目光正直直的看著他。刚刚穿上的衣服被弄的有些凌乱,露出一大片白嫩的肌肤。
  华熊有些悲愤,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怀疑自己昨天做了什麽禽兽事的话,现在他几乎完全可以确定了,连自己清醒的时候都会做出把关乐羽压倒的事情,醉後就更不用说了。
  “华大哥?你怎麽了?”发现华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关乐羽连忙问道,脸上是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情。
  “没……没什麽……”华熊讪讪的从关乐羽身上爬了起来,心虚的挪开了目光。虽然昨天晚上他应该是对关乐羽做了什麽,不代表他此刻清醒的时候还做得下去,毕竟对方是个男人。
  无言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关乐羽也从床上坐了起来,低垂的秀发挡住了他的侧脸,此刻脸上的神情是一种说不出的懊恼。
  有些愤恨的看著华熊站在一旁的高大身影,关乐羽心里恼怒的想著:“该死,为什麽华熊没有继续下去,如果他继续,他完全有把握把他推到,然後顺理成章的吃掉他,可是……他却忽然停手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昨天把他吃掉算了。”
  偷偷的叹了口气,关乐羽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唔,君子果然不是好做的……算了,反正他几年都等了,也不急於一时。
  侧过脸,看到华熊偷偷窥视他的目光,被他抓个正著後又立刻尴尬的红了脸,扭过头去,装模作样的研究著窗外的枝条,关乐羽忍不住在心里苦笑。
  自己果然还是嫉妒了啊,要不是被柳易尘和林天龙的甜蜜刺激到,自己也不会一时冲动,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本来,按照他的计划,他是想让华熊习惯了他的存在後再发动攻势的,没想到……
  (10鲜币)三日缠绵-37(说清楚。)
  算了,关乐羽用力的摇摇头,不想那麽多了,华熊既然不会极度反感男人之间的恋情,他有信心他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目光转移到了华熊背对著自己的身影,关乐羽微微眯起了眼睛,那掩盖在捕快青衣下的挺翘屁股(昨天晚上看过了。),弹性良好的胸肌(昨天晚上亲过了。),那修长有力的大腿,(昨天晚上摸过了)……这些东西,总有一天都会是属於他的,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华熊的心里,也会最终被他占据。
  关乐羽的眼里,闪烁著一种名为势在必得的光芒。
  
  华熊病了,他的脚不小心扭到了。
  说起来也真够倒霉的,按理说华熊根本不会犯这麽低级的错误,大概是昨夜的事情,和刚刚的亲吻给他的刺激过大,他打算离开的时候图个方便,居然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本来跳出去也没啥,可他偏偏忘记了,关乐羽的房间──是在二楼。本来在二楼也没啥,这点高度都搞不定,华熊也就不可能成为捕头了,可惜华熊当时是按照一楼的高度跳了出去,在空中匆忙转换了力度,偏偏在落脚的时候,不知道谁在哪里扔了一块中等大小的石头……
  於是,华熊很悲剧的扭到了脚,关乐羽请来的大夫看过後捋了捋胡须,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堆,最後总结出来的意思就是──华熊只要休息两天就好了。
  关乐羽自然不会放弃这个亲近华熊的好机会,干脆替他请了假,让他在自己的家里好好休息。
  这两天里,关乐羽仔细分析了华熊的心态,最後得出的结论是,华熊并没有喜欢上他,最多只是因为误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才决定要和他在一起。对於这一点,关乐羽早已经料到了,自然也会有相性的对策。
  *
  华熊很郁闷,非常郁闷,因为关乐羽不理他了。他不明白,事情怎麽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只不过是很诚实的说出了自己要对关乐羽负责的话,没想到,听了这句话之後,关乐羽脸色大变,随後追问他,难道是为了要负责任才跟他在一起的?
  华熊自然是理直气壮的回答是,同时努力忽略自己每次被亲吻时的悸动。没想到关乐羽听了他的回答後,目光深沈的盯著他看了一会,随後手一挥,冷冷说道:“我不需要你负责。而且,你的脚已经好了,不需要再待在我的房里,请回吧。”然後便转身不再理他。
  关乐羽自然并不是要放弃华熊,只不过,他希望能换一种方式,能让华熊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他要的,可不是华熊背著一个“责任”的包袱来接受他,不然万一以後事情拆穿了,华熊知道了自己在误导他,其实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麽事,鬼知道那个家夥会不会立刻和自己翻脸,为了防患於未然,还是先把这个隐患给解决掉比较好。
  为了以後的长远利益考虑,现在拉开两人的距离,是完全有必要的。当然,如果华熊一直没想明白,或者超出了他的耐心等待范围,关乐羽也并不介意利用华熊的这种愧疚心理,重新把他绑在自己的身旁。对於一个重新活过一次的人来说,当他执著於某个人的时候,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手。
  华熊很郁闷的在县衙里转圈,他不明白,关乐羽的态度为什麽会突然改变。而且对於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完全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似完全不在意他一个大男人被自己上了。
  思来想去都想不明白,最後,他想到了林天龙。
  在他的脑子里,林天龙也是个被男人上过的家夥,多少应该能了解关乐羽的心态吧。(= =可怜的娃,以後就会知道,林天龙了解的,其实是你的心态……)於是便敲响了他的房门。
  说到这,华熊叹了口气,带著希翼的目光看向林天龙。
  林天龙皱紧了眉头,瞪著眼睛看著华熊。
  “你……你看著我干嘛。”华熊被林天龙的目光看得发毛,期期艾艾的说道。
  “我在想……你究竟是怎麽当上捕快的。”林天龙意味深长的说道。
  “诶?”华熊不明白。
  林天龙用一种看白痴的同情目光看著华熊。其实在他看来这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了。
  “你如果喜欢关乐羽,就跟他在一起,如果不喜欢,以後不再提这件事不就完了。还搞什麽负责任的鬼话。关乐羽又不是女人,被你上顶多就当是被狗啃了,根本不是什麽大事好不好。”林天龙简直想敲开华熊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麽东西。
  “呃……”华熊一时之间愣了,他到没考虑过这些东西。
  “白痴。”林天龙不屑的骂道。他和柳易尘最开始的时候,完全就是被强迫的,可後来,喜欢就是喜欢了,如果不喜欢,他根本就不会跟柳易尘在一起。反观华熊,那个关乐羽分明就是喜欢他的,自然根本无所谓吃亏,而他居然还用什麽负责任的说法,难怪那个关乐羽会翻脸了。
  听了林天龙的话,华熊的思维立刻清晰起来,如果自己喜欢的人只是因为……某个原因对自己心怀愧疚而和自己在一起,恐怕自己也不会好受。看起来,是自己让关乐羽生气了。
  既然想明白了,华熊的脸上也挂上了几分笑容,起身告辞,急匆匆的去找关乐羽,想和他说个明白。
  “然後呢?”关乐羽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毛笔,抬起头,表情平静的看著华熊。
  “呃……”华熊一阵语塞,他刚才只想著跟关乐羽道歉,但是接下来应该怎麽做,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很矛盾,要说他反感关乐羽,那显然是胡说,但是要说他爱上了关乐羽,那也明显是不靠谱的事儿,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他一开始的人生规划中,娶妻生子一直是他的目标,如今这妻子忽然就变成了男人,恐怕没人能立刻接受。
  (10鲜币)三日缠绵-38(准备挪窝)
  “这样吧。”关乐羽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我们以半年为限,如果半年之後你依旧没有喜欢上我,那麽就把这件事忘掉吧。”
  “啊?”华熊呆了呆,他没想到还可以这样。接著喏喏的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但是……”
  “但是还没喜欢到想和我共度一生的地步,是吗?”关乐羽聪慧过人,一定华熊的话,就猜出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我明白。”微微颔首。关乐羽继续说道。“你现在对我的喜欢应该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什麽?什麽未满?”华熊不太明白关乐羽的话,这个关乐羽,自从三年前大病昏迷了半年,醒过来之後就会经常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不过这两年已经好了很多了。
  “咳……我是说,就是你现在只有一点点喜欢我,这就足够了。”关乐羽笑了笑。“半年,这半年我们就如同恋人一般相处,如果半年之後,你对我的感觉依然觉得无法接受的话……我们就恢复原来朋友的身份。你看怎麽样?”
  “呃,好吧。”华熊稀里糊涂的搔了搔头,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毕竟,他现在对关乐羽的感觉,也很有可能是因为突然知道了他对自己的感情而产生的感激之情,要是真是这个原因,经过半年的时间,足以让这种感激之情淡了下去,这样就可以知道他真正的感觉是什麽了。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半年之约。”关乐羽眼中浮起一层笑意,举起右掌,於是两人击掌为誓,做了约定。
  “那……我先去查案了。”华熊犹豫了一下,跟关乐羽说到。
  “好。”关乐羽柔柔说道,随即走了过来,在华熊唇上轻吻一下,“小心点。”
  华熊微微一愣,随後黝黑的脸上染上一层红晕,明知道此刻两人已经算是恋人关系,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亲吻,喏喏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麽,有些狼狈的逃掉了。
  眼看著华熊逃也似地出了自己的院子,关乐羽施施然的走了过去,关上了房门,随後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
  哈!哈!哈!
  半年?恋人关系?华熊想的太简单了,跟他保持半年的恋人关系,要是他还不能把华熊吃到嘴里,他不如去死算了,再说,就华熊那个死心眼,跟他有了肉体关系之後,他就不相信两人能够再度变回朋友关系。关乐羽之所以这麽说,无非是给自己找一个能够合理合法的吃掉华熊的理由罢了。
  可怜的华熊,不知不觉间,已经掉进了关乐羽的陷阱……
  “喂,咱们要在这呆多久啊。”林天龙吐出嘴里的鸡骨头,拿起旁边热气腾腾的肉馅大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怎麽了?”柳易尘放下手中的茶盅。
  “没什麽,就是一直待著好无聊啊,我在山上的时候还隔三差五的去打劫,可是在这,简直都能闲出屁来了。”林天龙无聊的说道。
  这平安镇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模范小镇了,平日里几乎没有什麽案件发生,整天呆在县衙的林天龙无事可干,感觉自己的脚上都要长草了。
  “嗯……”柳易尘沈吟了一下,自己在这平安镇也待了一个多月了,通过书信,知道刘大人那边似乎已经隐隐约约抓住了一些朝里跟那个组织有关系的人,他们现在出去,危险性不是很大,但是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去太过靠近京城的地方比较好。
  “天龙有什麽想去的地方吗?”柳易尘抬眼看著林天龙。
  “是啊。我想回山寨看看,当初离开的时候只留下一封书信,估计那帮兔崽子恐怕都已经急疯了,嘿嘿。”林天龙放下了手中的包子,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柳易尘一阵无语。
  “那天龙是要回去看看?”
  “恩,看看那帮兔崽子是不是还好,也不知道隔壁山头的黑三有没有欺负他们。上次我们和黑三的宅子打架,足足赢了他们五头牛呢。还有螃蟹,大头他们,也不知道有没有照顾好寨子,翠屏她们养的猪也应该快出栏了……”一说起山寨,林天龙立刻显得有些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柳易尘想了一下,当初所有的人都以为官府在追缴林天龙,他们回到寨子的话,说不定更隐秘一些。
  “啊?”林天龙真没想到柳易尘会答应的这麽痛快,毕竟他可是个捕快,而困龙山是个贼窝,一个捕快进贼窝里面,说出去不太好听吧。现在他知道,官场上互相倾轧的事,与山贼之间互相争地盘的打斗要阴险多了。
  “呵呵,没事。”听了林天龙犹犹豫豫说出的话,柳易尘小小的甜蜜了一下,他的天龙已经会为他著想了呢。
  “我不过是个小捕快而已,谁会有没事打压我啊,什麽好处都没有,再说,不会有人知道我跟你上了困龙山的。”柳易尘的笑容,看起来很狡猾。
  “啊?”林天龙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
  “相公。相公。”林天龙迷迷糊糊的听见一个柔和的声音在说话,还有人轻轻的推著自己的肩膀。
  “哈……欠……”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林天龙抻了个懒腰,随後……被眼前的情景镇住了。
  床边站著一名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一头乌黑的秀发完成两个小巧的发髻,头上插著一根精巧的银钗,精致的小脸未施妆粉,明亮的双眼婉转流波,双颊上点著淡淡的胭脂,透出微微的粉色,红润的双唇鲜豔欲滴,诱人采摘。
  “你……”林天龙彻底的惊呆了,眼前女子的相貌自然是他熟悉的柳易尘,可他真的没想到,柳易尘扮起女装居然是如此的美丽。
  看到林天龙呆呆的样子,柳易尘嫣然一笑,“好看吗?”
  “好看……”林天龙痴痴呆呆的回答道。
  扑哧,看到林天龙一副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的样子,柳易尘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10鲜币)三日缠绵-39(为什麽会喜欢我?)
  “你……你这变态,干嘛穿女装。”林天龙被笑的有些窘迫,恼羞成怒的骂道。
  “天龙不是要回困龙山吗,我跟你一起去,总要有个身份吧。装扮成你的娘子不是很合适吗?”柳易尘嫣然一笑,转了个圈,纱裙翩翩,身形苗条,完全看不出是个男人。
  “或者……”柳易尘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扑倒在林天龙的身上,轻声细语,呵气如兰:“如果,你想告诉别人我是你相公?”
  “我才是你相公!……这相公什麽的怎麽这麽瘪嘴。”林天龙咂咂嘴,感觉这种称呼不太顺口。
  柳易尘压得更低,双手撑在林天龙身体的两侧,媚眼如丝:“你想叫我老公我也不介意。”
  “呸呸呸!你是我老婆才对。”林天龙推著他的胸膛,把他推了起来。随後感觉到手底下硬硬的……抬起头……
  “你……你……”林天龙支支吾吾的指著他胸前那两团可疑的凸起。
  “这个?”柳易尘低下头看了看,笑了。一伸手,从里面拽出来用绳子拴在一起的两个苹果……
  林天龙满头黑线的看著那两个苹果,一时之间,很是无语。
  “好了,我们快点起程吧,一会天都亮了。”不在笑闹,柳易尘正色说道。
  林天龙这才注意到,窗外还只是蒙蒙亮,隐约还能看见不少的星星。
  “怎麽这麽早?”
  柳易尘难得的窘迫了一下,搔搔脸,不好意思的说:“你不是想让我穿著这一身被那群捕快看见吧。”
  “啊……哈哈哈……”林天龙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後从床上蹦了下来,穿上那件小小的褂子,看著柳易尘在桌子上留书一封,随後两人一同趁著天没大亮的机会,离开了平安县衙。
  *
  五天後。
  “前面就是困龙山了吧。”柳易尘掀起一直带在头上的纱帽,看著远处一座巍峨的山峰说道。
  “恩。”林天龙擦了擦脸上的汗顺著柳易尘的目光,看到了那座山峰,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情。“那里就是困龙山了。”
  柳易尘看了看天色,“我们今天先找地方露宿吧,今天恐怕是到不了了。”
  “好吧。”林天龙点点头,正所谓“看山跑死马”,虽然已经可以看得到困龙山的山形了,但是真要是一直赶路的话,恐怕直到明天中午也到不了。
  “那边有条小溪,小溪旁边是一块空地,咱们可以去那边。”林天龙指著树林的一侧说道。
  “那咱们过去吧。”柳易尘摘下了面纱,其实他并不想带这种鬼东西,可是因为林天龙面相凶恶,而自己又面容姣好,这一路上有几名不知所谓的“侠士”以为自己是被林天龙强迫,想要用武力救自己“脱离苦海”,虽然最终的结果都是自己打的他们抱头鼠窜,但这依然让柳易尘很不爽。
  在林天龙的带领下,两人穿过茂密的树林,朝著小溪的方向前进,没走出多远,就隐隐约约看见了篝火的光芒。
  走近了一看,原来已经有三男一女在那里宿了营。
  “谁?”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三个男人当中最年长的那一个警惕的站了起来,大声喝问道。随後在柳易尘走出树丛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再看到林天龙後立刻又恢复的警觉。
  “抱歉,多有打扰,我们夫妻二人也是错过了宿头,想在这里露营一宿。”柳易尘本想拱手,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此刻穿的是女装,只好欠身福了一福。
  “原来是这样。”中年男人拱拱手。“荒郊野外,这附近还有山贼出没,刚才多有得罪了。”嘴上虽然这样说著,可是目光却一直盯著林天龙手上的大刀。
  “出门在外,多加小心本是理所应当,不必在意。”柳易尘展颜一笑,柔声说道。用余光注意到林天龙不爽的脸色,便拉著他走向了空地的另一边。
  林天龙的心情很不爽,非常不爽。因为篝火旁那两个年轻的男人在看到女装的柳易尘的时候,无一不是露出惊豔的神情,而听到柳易尘介绍二人是夫妻的时候,脸上出现的则是一种惋惜的神情,看向自己的目光中还带著一种不屑,仿佛在感慨,鲜花怎麽就偏偏配了牛粪。
  从树林那边走过来的时候,林天龙已经捡了一大捆的柴禾,此刻两人很快便升起了熊熊的篝火,火光的映射下,他的表情忽明忽暗。
  之前在县衙里还没有感觉到,但是这一路上,带著穿著女装的柳易尘,他不知道收获了多少,羡慕,嫉妒甚至愤恨的眼神,刚开始只是觉得非常的憋闷,但刚刚的一瞬间,他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他──真的配得上柳易尘吗?
  论身份,柳易尘是捕快,他则是个山贼,别说般配,完全就是敌对的关系,没有被抓走已经是万幸了。论外型,柳易尘身形修长,容颜秀美,他高大结实,面目凶恶,。论内涵,柳易尘学富五车,斯文有礼,可他林天龙最多算得上识得几个大字而已,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两人都是差距极大。
  越想越沮丧,越想越觉得自己和柳易尘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柳易尘怎麽会喜欢上他呢?又喜欢他什麽呢?不知不觉,林天龙陷入了一种悲观的情绪。
  “想什麽呢。”
  他们选择升起篝火的地方和那群人之间还隔著一片树丛,基本上听不到那边的声音,刚刚柳易尘出去抓了一只兔子,此刻正熟练的剥皮,清洗,把兔子串好上,架在篝火上烘烤。看到林天龙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不对劲,便开口问道。
  “没什麽。”林天龙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讨厌这种心乱如麻的感觉。这完全不适合他。反正自己也想不出什麽结果,干脆直接问柳易尘好了。
  “喂,你为什麽喜欢我?”林天龙目光直直的盯著柳易尘。
  柳易尘听到他的话一愣,似乎不明白他怎麽会问出这种问题。
  “我……”林天龙忍不住想揪自己的头发。“就是……跟你比,我什麽都不如你,你为什麽会喜欢我?”
  (10鲜币)三日缠绵-40(喜欢就是喜欢)
  听他说完,柳易尘柔柔的笑了,一边翻动著手中的兔子,一边轻声说道。“因为是你,所以喜欢你。”
  “什麽?”林天龙愣了,这是什麽意思?
  看到林天龙一脸的不解,柳易尘笑著说道:“你问我为什麽会喜欢你,我也说不清,只知道因为是你,所以喜欢你。至於你说的那些什麽其他的东西,我都不在意。我只要是你就好。”
  林天龙听了这一番话,半响没有反应,看著柳易尘说完这些便扭过头专心的翻烤著手上的兔子,林天龙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嘴角不受控制的向耳边裂,林天龙低下头,发出沈闷的笑声。
  因为是你,所以喜欢你。
  一句很简单的话,却完全打碎了他的疑虑,柳易尘的意思很简单,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而非其他的那些东西,更何况,外貌这种东西,绝对是见仁见智,对有些人来说,林天龙面容凶恶,一脸的匪气,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但是对柳易尘来说,林天龙的一举一动都绝对的可爱,那种凶悍的外貌更是让他喜欢的不得了……所以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是绝对的真理。
  “喏,给你。”用匕首把整只兔子削成两半,柳易尘把比较大的那一边递给了林天龙。
  林天龙也没有道谢,接过兔子,大口的啃咬起来。
  不得不说,柳易尘的烹饪功夫是真的很不错,而且还非常的有“煮夫”的自觉,居然随身携带了不少的调味料,因此,只不过是普通的兔子也被他烤的外焦里嫩,香气弥漫。
  大口的嚼著口中的兔子肉,林天龙已经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对於柳易尘的心情他是在没有半分的疑虑,忽然想起儿时老娘曾经说过:“该是你的,想扔都扔不掉。”
  林天龙的嘴角含著笑意,口中的兔肉越发的鲜美了。
  看著林天龙那绝对称得上是没教养的吃饭,柳易尘脸上却连一点鄙视的神情都没有,反而挂著暖融融的笑意,他很清楚,既然林天龙问出了刚才的问题,说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真正迈入到了感情的层面,而不仅仅是在肉体和感情之间徘徊了。
  林天龙吃得很香,兔肉上烤出的肉沾到脸上,在火光的反射下,看起来亮晶晶一片。不在意的用手臂抹了一下,连手臂上也变得滑腻腻的。
  “天龙。想要清理掉油,用手抹是不行的。”不知道什麽时候,柳易尘居然已经蹭到了他的旁边,看著他豪迈的动作,幽幽的说道。
  “切……一会去洗洗不就好了。”林天龙不以为意,又换了一只手臂抹了一下。饱满的嘴唇上,油光微微淡了一点,但看到柳易尘的眼里,仍旧那麽闪闪发亮。
  “要这样清理才行……”低低的呢喃消失在他的口中。
  一下一下,柳易尘仿佛小猫般用舌尖舔舐著对方厚实的唇瓣。仔细的沿著嘴唇的纹理,小心的把上面的滑腻舔了个一个二净。
  “好了。干净了。”终於舔干净了唇瓣上的油渍,柳易尘满足的抬起头,笑的像狐狸一样。
  林天龙的脸色涨得通红,双手抓著那半只兔子不知如何是好,最後还是眼一闭,啵的一声,亲在了柳易尘的嘴上。
  一瞬间,柳易尘也呆了,这还是头一次林天龙主动亲他,虽然刚才那种碰触几乎算不上市亲吻,但是对於两人的关系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推动。
  幸福感逐渐的涌上心头,柳易尘激动的脸色发红,白嫩的脸蛋浮上那麽几缕豔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是明豔动人。水盈盈的目光满是喜悦的看著林天龙,要不是感觉现在有些不合适,他真想现在就把天龙扑到,狠狠做上一百遍。
  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轻微的脚步声,柳易尘转过头,正好看见刚刚那三男一女中一个比较年轻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辛肖路痴痴的看著眼前的美人,刚刚从草丛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对面的美人扭过头看著他,肤若凝脂,腮染绯红,眉目流转,波光滟潋,特别是那眼神中凝结的浓浓爱意,几乎让他看呆了。
  看到对面的男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看著自己,柳易尘的脸色不禁冷了下来。虽然他此刻穿的是女装,但并不代表他喜欢穿,要不是为了天龙,打死他都不会穿上这种东西。平日里偶尔还会有些不开眼的傻瓜当他是女扮男装,穿上女装之後,他很清楚自己的外貌有多麽的迷人。
  但是,即使他长得再漂亮,他也始终是个男人,虽然他喜欢的林天龙也是男人,但他脑子里想的可从来都是怎样把林天龙压在身下肆意的疼爱,从来没有考虑过被林天龙压倒的情形。
  此刻被一个男人用那种垂涎的眼光看著,他当然不会有什麽好脸色了。更何况,他刚刚已经介绍过了,林天龙是他的夫君,也就是说,对面的男人在知道他是有夫之妇的情况下还这麽看著他,足以证明对方的品行。
  看到对面的美人脸色冷了下来,辛肖路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起了自己那种肆无忌惮欣赏的眼神,但心底却在嫉妒,为什麽一个这麽出色的美人,却会跟著那麽一个粗鲁的家夥。在他看来,这样的美人就应该配自己这种青年才俊才是。
  “喂,你要干啥?”林天龙语气不善的说道,把手中的兔子骨架往旁边的一扔。顺便在裤子上抹了抹手。他又不是瞎子,那个男人的眼光直勾勾的盯在柳易尘身上,白痴都知道他在想什麽。
  看到林天龙擦手的动作,辛肖路眼中又闪过一丝轻蔑,真是没教养的家夥。
  柳易尘注意到了辛肖路眼中的轻蔑,目光一沈,这家夥不但打断了两人浓情蜜意的氛围,居然还敢用瞧不起自己的男人,真是不想活了。
  “这位……夫人。”嘴里有些发酸,辛肖路打从心底不想叫出“夫人”这两个字。“我……大哥,想邀请你……们夫妻二人,一起过去用餐。
(10鲜币)三日缠绵-41(吃醋神马的…)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里面的几个停顿,足以让柳易尘弄明白这家夥的意思。原来是想要泡自己,可惜他想错了,他柳易尘可不是娇滴滴的女子,而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男人。当然,更重要的是,还是一个有“家”的男人。鬼才会看上那个不知道从什麽地方冒出来的,一脸色迷迷的白痴。
  “这位小哥多谢了,我们夫妻二人已经用过餐了,就不麻烦了。”虽然讨厌面前这个人,但是柳易尘也并没有直接撕破脸皮,而且他们并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也就没必要惹麻烦。
  “夫人……”辛肖路似乎还想说些什麽。
  “喂,我老婆说已经吃过了,你怎麽这麽罗嗦。”林天龙咂咂嘴,打断了他的话。
  辛肖路恨恨的咬了咬下唇,拱了拱手。“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告辞。”说完,转身穿过草丛回去了。
  “嘁……这家夥真讨厌。”林天龙鄙夷的说道。
  “天龙……”柳易尘的声音中带著浓浓的笑意。
  “干嘛?”
  “你是在吃醋吗?”
  “……屁!老子吃毛的醋,老子才没有吃醋。”林天龙大声说道。对面那张漂亮的脸,此刻怎麽看怎麽觉得欠扁,真想一拳打上去……
  “呵呵……”柳易尘但笑不语,眼神中却暴露了他此刻得意的心情。
  “……%……&*%#……¥”林天龙觉得心里真是不爽,那小子的目光让他有种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感觉,而让他气馁的是,他感觉自己这样似乎真的是在吃醋的样子。
  “老子就是吃醋了,怎麽地,不行啊?”反正都被柳易尘看穿了,林天龙也不遮掩,干脆直说了。“老子就是不喜欢那小兔崽子,怎麽样,难道你看他看顺眼了?”
  林天龙危险的眯著眼,斜睨著柳易尘,大有你要是说看他顺眼,老子立马让你胯下的兄弟跟你说後会无期。
  柳易尘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干脆扑了过来,直接把林天龙扑到,在他脸上一阵乱亲。“天龙你真是太可爱了。”
  “滚!”林天龙猛然被压在地上猛亲,脸上忍不住血气上涌,怒吼出声。“老子一个大男人,哪里可爱了。”
  “可爱……天龙在我眼里简直就是可爱的不得了。”柳易尘一边亲,一边笑眯眯的说道。“连你吃醋的样子都那麽可爱。”
  “你……”林天龙脸上有点囧,这家夥真的是眼睛被糊住了吗,自己这种长相,怎麽说也轮不到可爱这个词吧。有些不好意的吼道:“快从老子身上起来。”
  “不要……我还没有亲够呢。”柳易尘抛了个媚眼给他,让林天龙看的一阵失神,长得漂亮就是占便宜啊……
  “快滚……老子要去洗洗手上的油。”恶形恶状的把柳易尘推开,林天龙别扭的朝著小溪走去。
  看著林天龙不好意思的样子,柳易尘忍不住吃吃的笑著。听到他的笑声,林天龙忍不住头上暴起三根青筋……这家夥,太无耻了。
  走到了溪边,林天龙把身上穿的短卦和裤子脱掉,扔在岸边,反正天这麽黑,也不怕别人看见,就这麽光溜溜的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
  清凉的溪水打在身上褪去了热夏的暑气,一个激灵,从头爽到脚。
  呼……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林天龙惬意的洗起澡来。
  柳易尘慵懒的靠在一块石头上,目光盯著小溪的方向。他们升起篝火的地方,离小溪还有一点距离,借著火光看去,只能看见林天龙影影绰绰的身影泡在水里,偶尔还能听见溪水溅起的声音。
  心中忽然一动,柳易尘眯起眼睛坏笑一下,侧耳倾听,附近除了哗哗的溪水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於是,他站了起来,猫起腰,悄悄的朝著溪边走去……
  林天龙正站在一个探出岸边的大树的枝叶後面,一边哼著走调的小曲,一边搓洗著身上的泥污。时不时的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还会露出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
  因为是你,所以喜欢你……
  一遍一遍,脑海中不停的重复著柳易尘带著温柔的笑靥说出这句话时的样子。
  嘴角似乎又在不受控制的向两边咧,心里这种甜滋滋的感觉,让林天龙闷头发出了一阵低沈的笑声。
  “天龙,你在笑什麽?”轻轻柔柔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身後也立刻贴上了一具滚烫的身体。
  “我操……你想吓死老子啊。”沈迷於自己思绪的人,忽然发现有人出现,自己的耳边还呼出了几许鼻息,立刻吓了一跳,扭过头怒骂道。
  才扭过脸,腰身却忽然被人抱住,怒骂的嘴也被堵了个结实。
  “!@##¥……%¥*#¥……嗯……”恼羞成怒的怒吼被这个热吻吻的烟消云散,原本想要恨恨揍他一拳的大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扣住了对方的肩膀。
  “呼……你……你要干嘛……”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