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8部分

呼吸急促,微微喘息著,林天龙那张凶恶的脸,此刻竟然带著几分娇羞,简直让柳易尘看呆了。
  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後面抵住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林天龙的脸色变的十分精彩,他几乎不敢相信,柳易尘居然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发情……
  这家夥真的是捕快吗?他知不知道这里是野外啊……他知不知道附近还有几个大活人在啊……他知不知道……该死的,我也很想要啊……
  林天龙紧紧的握住了拳头,脸上流露出一种混合了许多种不同情绪的悲愤神情。
  “天龙……我想要……”柳易尘一边舔著他的肩膀,一边在他耳边呢喃,同时还用硬邦邦的下身戳弄他的股沟。
  “混蛋……你……那边还有人在……”林天龙压低了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柳易尘的动作顿了一下,但随即又磨蹭起来,小声的说道:“放心,他们隔得那麽远,这边还有树挡著,肯定听不到的。”
  “你……”林天龙很像对他破口大骂,说他没有羞耻心,但是自己的後|丨穴正在不断的开阖,接著柳易尘摩擦的机会,几乎已经吞下了肉茎的顶端。这种情况实在是让他没脸开口。
 (10鲜币)三日缠绵-42(小溪边……)
  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林天龙低声说道:“要做快做……”
  得到他首肯的柳易尘自然是大喜过望,两人的下半身都站在水里,有了溪水的润滑,加上林天龙似乎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分泌出了大量的肠液,柳易尘没费什麽力气就哧溜一声把Rou棒插了进去。
  “唔……”难耐的咬住了下唇,後|丨穴里突然间闯入这麽粗大的东西,让林天龙忍不住想要呻吟,瞪了他一眼,恼怒的表情明显出现在脸上。这个混蛋……
  “天龙……”低低的呢喃著林天龙的名字,柳易尘扣紧他粗壮的腰,缓缓的摆动起自己的腰部。
  粗长的肉茎没有一点阻力的在密|丨穴中滑动,两人摆动的腰身不断的激起流水的声音,哗哗的水声掩盖住肉体撞击的啪啪声,除了林天龙偶尔溢出的喃喃呻吟,没人知道树影的後面,这两人正做著一些让人羞耻的事。
  扣紧林天龙的腰部,白皙的身体更加猛烈的撞击著结实的屁股。林天龙被顶弄的身体发软,几乎有些站立不住,因为颤抖,有好几次柳易尘的肉茎差点从他身体里滑出来。
  似乎是感觉到林天龙的不适,柳易尘停下了抽插的动作。
  “扶住那边的石头。”柳易尘低低的咬著他的耳朵,指示他撑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放松,依旧牢牢的抓著他的腰,分身也没有丝毫想要拔出来的意思。
  “你……不拔出来我怎麽走。”林天龙羞怒的看著他,不自在的缩了缩後|丨穴。
  “这样也可以走啊……不是吗。”柳易尘轻声说著,还顺势又顶了一下,重重的打在对方体内的小凸起,差点让他腿软跌倒。
  “你这混蛋……”林天龙咬牙切齿的看著他,但柳易尘却丝毫想要改变的意思,反而悠闲的说道:“天龙你再不过去,我就要继续咯。”
  “他妈的……”爆了一句粗口,林天龙只好保持著这个姿势,艰难的朝著靠近消息岸边的一块石头走了过去。
  艰难的迈著步子,夹在後|丨穴中的肉茎随著步伐的摆动,插进插出。双腿的肌肉带动密|丨穴里的肠壁,一收一缩,缓慢挤压著里面的分身。
  “嗯……”柳易尘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他的身体依旧紧紧的贴在林天龙的身後,每一次对方迈步,他都会立刻跟上去,胯下的分身虽然在插进插出,却始终保持著Gui头的顶端插在密|丨穴里面。
  好不容易走完了这短短的三米左右的距离,迈出最後一步的时候,柳易尘忽然抱紧了他的腰部,把他向後拉,狠狠的顶弄了一下,从体内传来的巨大的快感,差点让林天龙射了出来。
  柳易尘抓住他的双手,撑在石头上,压低他的腰,迫使他的屁股上翘,靠近岸边的溪水比较浅,已经退到了两人膝盖往上一点点的地方,Yin靡的吞咽著巨大Rou棒的小|丨穴就这样暴露在月光之下,同时也暴露柳易尘的视线中。
  “真是漂亮。”柳易尘用手指轻抚著两人结合在一起的地方,小小的|丨穴口为了吞下粗大的Rou棒,被撑的很开,周围密布的褶皱完全都被撑开了,每一次Rou棒的抽插都会带出大量透明黏滑的液体,沾染的|丨穴口周围一片亮晶晶。
  “哈啊……漂亮个屁,快给……唔……老子动啊。”欲火正浓的时候,身後的人忽然停下了动作,还莫名其妙的说什麽漂亮,这让林天龙很是恼火。缩了缩後|丨穴,示意柳易尘快继续。
  “呵呵……”柳易尘低沈的笑声在林天龙的耳边想起,笑声里夹杂的意思,让林天龙有些羞耻。
  “放心……我保证会干的你欲仙欲死的,满足你这张Yin荡的小嘴……”话音还未落,柳易尘已经开始了胯下的动作,深入浅出,辗转研磨,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操弄著贪婪的後|丨穴,摩擦著林天龙体内最爽的那一点。
  似乎是感觉到了柳易尘的卖力,林天龙的身体也自发的开始摆动腰部,後|丨穴有规律的收缩,蠕动的肠壁紧紧的包裹住粗大的Rou棒,贪婪的想要榨取出其中的汁液。
  “唔……天龙,你的小|丨穴真是越操越爽,夹的我爽死了。”柳易尘喘著粗气,尽量压低声音。
  “嗯……嗯……快干……啊……别说废话啊……”林天龙也沈浸在快感当中,全身几乎都在战栗,用左手撑住身体,右手握住自己的Rou棒,大力的套弄。
  “哈啊……真棒……”柳易尘激|情的声音隐约有些压抑不住,声调拔高。
  “嗯……嗯……”林天龙分不出心思再去管他的声音会不会引来人,只是咬住自己的下唇,把自己想要大声呻吟的欲望,生生憋在嘴里。
  啪,啪,啪。
  虽然柳易尘已经尽量控制了,但肉体撞击的声音依旧不小,虽然传不到篝火那边,但如果附近有人的话,一定可以听得到。
  “呜呜……”林天龙咬紧了牙关,额角开始有汗水滴下,紧紧闭著眼睛,身上的肌肉都被绷紧,粗糙的大手握住自己的肉茎,套弄的越发用力。
  不远处的河岸静悄悄的,两人点起的篝火似乎快要烧光了,火光忽明忽暗,在远一点的草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阴影。
  辛肖路鼻息粗重,身体藏在草丛里,目光死死的盯住小溪那边的方向,下身的裤子被撑起一个大包。
  刚刚邀请那位夫人一起用餐被拒绝後,他郁闷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看到他一个人回来,其余三人露出了不同的表情,年长的中年人面色平静,只是招呼他过去吃饭。而跟他年纪相近的那个男人则是面露窃喜,似乎是对於他的失败感到很开心。年轻的女人则是露出一个淡淡的安慰般的笑容,但眼底闪过的却是一丝嫉妒。
  吃过晚餐,大家便开始就寝,等到大家都睡著了,犹自不死心的他又鬼使神差的爬了起来,悄悄的走了过来。
  (10鲜币)三日缠绵-43(有人偷窥…)
  殊不知,在他走後,年长的中年人睁开精光四溢的双眼,看著他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似乎在为他惋惜,随後又闭上了眼睛。
  说不清楚自己过来窥视的心里,辛肖路安慰著自己,他只不过是想再看一眼那个美人的笑容罢了,没想到。美人的笑容没看到,却让他看到了一场臆想中的活春宫。
  “哈啊……真棒……”刚一穿过草丛,辛肖路就听到美人略有些低哑的声音呻吟著。随後便是那个粗野的男人满足的低吟。
  肉体撞击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分外的刺耳,辛肖路把充满嫉妒的目光转向河岸。
  河岸上黑漆漆一篇,月亮躲在厚厚的云层後面,隐约透出的光芒只能看见两个模糊的人影交叠在一起。
  一个人覆在石头上,另一个人握住他的腰部摆动著自己的下身,尽情享用著那具身体。
  辛肖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角发红,脑中不断的浮现出那位美人赤裸著白皙的身体,被那个大汉压在石头上粗野的操弄的场景。
  “嗯……天龙,好舒服。”柳易尘一边摆动腰身,一边俯下身,轻轻啃咬林天龙的後颈,在上面留下一个个浅浅的牙印。
  “唔啊……不……不行了……”後颈传来一阵麻酥酥的感觉,那种似痒似痛的感觉让林天龙有些承受不住。
  “啊……好舒服……天龙你好棒。”柳易尘被缩紧的後|丨穴夹的舒爽无比,豔丽的脸上满是绯红,眼光闪闪发亮。
  “啊……啊啊啊啊……”後|丨穴中的凸起被硕大的Gui头狠狠的摩擦,林天龙握住自己荫茎的手猛的收紧,低吼一声,白灼的液体喷涌而出,喷溅在石头上。
  高潮的来临让他全身都在颤抖,贪婪的肠壁更加剧烈的蠕动起来,紧紧的吸住体内的Rou棒。
  “嗯啊……”柳易尘的Rou棒被抽搐著的密|丨穴紧紧的夹住,仿佛吸吮般的蠕动让他的快感堆积到了最顶点,毫无保留射出大量粘稠的液体。
  呼,呼,林天龙喘著粗气趴在石头上,欢爱後的慵懒感觉让他懒洋洋的不想动弹。柳易尘就趴在他的身後,软掉的肉茎还插在密|丨穴里没有拔出来,饱胀的感觉在快感过去之後有些怪异。
  “天龙,真是太舒服,你太厉害了。”柳易尘带著满足的微笑,一边舔吻他的背肌,一边在他耳边低语。
  林天龙脸红红的没有说话,只是把脸扭到了那一边,双手支撑著想要站起来,却因为柳易尘一个轻轻挺腰的动作又软了下去。
  “快把你那玩意拔出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林天龙小声说道,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在这种随时可能有人过来的地方跟柳易尘做了,甚至还呻吟的那麽大声……
  “天龙,你是在勾引我吗?”满足了Xing欲,理智又重新回到了柳易尘的脑中,他压低了声音说道。“而且……”
  他顿了顿,脸上挂上一个有些邪气的笑容。“你不说,他只属於你吗,当然要好好保存在你身体里面啊。”
  “你……”林天龙羞愤欲死,这家夥完全没有一点羞耻心麽。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抽什麽风,那天居然握著他那根Rou棒大吼了一句:以後你这玩意就是老子的了,要是敢随便乱插别人,老子就阉了你。
  看到林天龙脸上出现了那种羞窘的神情,柳易尘此刻的心情十分之好。正要继续调笑几句,却忽然听见岸边的方向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眼中寒光一射,柳易尘的脸色冷了下来。
  林天龙看见柳易尘的脸色一变,正要询问,却忽然被他掩住了嘴,惊讶的看著他低下头来,在自己的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岸边有人……”
  林天龙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添了一层豔红,他此刻万分後悔,刚才怎麽就没有抵住诱惑,居然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呃,是光天化月之下,和他欢好。想到刚才自己被柳易尘操弄的样子尽数落入别人的眼中,林天龙难堪的捂住了脸,让他死了吧。
  柳易尘沈著脸,眯著眼睛看向树丛的方向,脑子里在飞速的思考,究竟会是谁。一瞬间,那个用一副色迷迷的眼光看著自己的年轻男人的形象,猛然跳了出来。
  嘴唇抿的紧紧地,柳易尘有些恼火。自己在这种地方求欢固然是有错,但是正所谓非礼勿视,半夜三更跑到他们夫妻宿营的地方来,恐怕也是不怀好意。
  “放心,他看不到咱们的。”看到林天龙难堪的的捂住脸,柳易尘在他耳边轻声安慰道。
  “真的?”林天龙连忙睁开眼,紧张的追问道。
  “嗯。”微微颔首,柳易尘很确定远在岸边的人,在这种灰暗的月光之下,是绝对不会看清两人的。
  “快点把衣服拿过来。”林天龙推了推柳易尘的胸膛,他明白,虽然看不见两人的身体,但他们刚才呻吟的声音一定是被听的一清二楚。
  啵的一声,软掉的肉茎从密|丨穴中滑了出来,被撑得大开的密|丨穴缓缓流出大量白色的液体。蜿蜒的液体顺著大腿根向下流,白灼的颜色在黝黑的肌肤上异常显眼,那种粘腻的感觉让林天龙不自在的缩了缩後|丨穴。
  柳易尘低下头,目光紧紧盯著刚刚还吞吐著自己欲望的地方,小小的洞口在目光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缩紧,更多白色的液体被挤了出来。
  眼中的色泽变得更加的浓郁,柳易尘感觉自己似乎很渴,很饥渴……
  “你……”身後的人忽然没了动静,林天龙诧异的回过头,正对上眼中闪动著强烈欲望的目光。
  “你这混蛋。”林天龙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你不要脸,老子还要。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好吧……”不满的咂咂嘴,柳易尘只觉得一道上好的大餐,在自己眼前溜走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岸边的方向,该死的混蛋,要不是有人偷窥,他就可以再做一次了。
  (10鲜币)三日缠绵-44(被人意Yin真恶心)
  利用树影的遮挡,很容易就拿到了林天龙放在岸边的褂子,先是仔细替他清理的後|丨穴,随後又温柔的服侍他穿好衣服,此刻的柳易尘,表现的简直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妻子。
  仔细检查了自己的衣饰确认没什麽不妥,柳易尘挽著林天龙的胳膊,做小鸟依人状,甜甜蜜蜜的从石头後面走了出来。
  岸边的篝火几乎已经彻底的熄灭了,柳易尘依偎在林天龙的怀里,脸上带著满足的笑容,林天龙知道旁边有人偷窥,一想起刚才自己放浪的样子就羞的恨不得钻进地下去。
  蹲在草丛中的辛肖路紧紧咬著下唇,眼中红光若隐若现,他只看见那个粗鲁的男人满足了自己的兽欲,脸上还带著兴奋的红光,而那个美女则是羞涩的依偎在鲁男子的怀里。
  柳易尘略带娇羞的表情让他十分著迷,他越发的觉得,这个男人根本配不上她,这样的美人应该是被人捧在怀里怜惜,而不是随便在一个荒郊野外与人野合!
  辛肖路盯著柳易尘目光一点一点的在改变,原来的痴迷已经逐渐转变为贪婪的占有欲,看向林天龙的目光也露出了一丝丝的杀机。
  把几乎熄灭的篝火翻了翻,添了些枯枝,熊熊的火焰再次燃烧起来,柳易尘铺好了毡子,搂著林天龙躺了下去,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热热的气息迎面扑来。
  林天龙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虽然这几天两人睡觉时都是搂在一起,但是现在明知道旁边有人窥视,还这麽亲密,让他有些不习惯。
  “别扭。”环住他的腰,柳易尘用下身蹭了蹭他的大腿。
  林天龙的身体有些僵硬,看向柳易尘的目光有点不可思议。这家夥怎麽能随时随地都处於发情状态。
  “你再这麽看著我,我就要忍不住了。”柳易尘忍著笑,盖在毯子下的手也不规矩的摸向林天龙的下身。
  林天龙脸上一赧,悻悻地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闭上眼睛。
  柳易尘看到他的样子,嫣然一笑,在他脸上轻吻一下,也闭上了眼睛。
  辛肖路看到两人抱成一团睡著了,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那里。
  就在他走後,柳易尘睁开双眼,眼中寒光一闪。翻身跃起,悄悄的跟在对方的後面。
  辛肖路悻悻的回到他们的宿营地,脑子里依旧回想著刚刚美人低沈的呻吟。
  “啊……好棒……肖路,你好棒。”不自觉的把自己带入其中,脑中想象著美人一脸娇媚的样子,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
  猛的打了一个激灵,辛肖路尴尬的发现自己硬了。慌忙左右看看,其他人似乎都还在沈睡,於是一咬牙,悄悄的潜入旁边的树林。
  直到确认距离营地有足够远的距离,辛肖路这才用颤抖的手解开自己的腰带,把手伸入外袍下面,一边抚摸自己的荫茎,一边在脑子里臆想著自己会如何的疼爱那个美人。
  像这样的美人,他会轻轻的将她抱起,放在象牙床上,解开她的衣襟,让她香肩半露,他会轻吻她的香唇,汲取她口中的蜜液……
  不远处紧追他而来的柳易尘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发冷,似乎有一种很恶心的感觉。原本只是想确认偷窥的人是不是他,这才跟了过来,没想到这家夥并没有返回他们的营地,反而是偷偷摸摸的潜进了树林。
  犹豫了一下,柳易尘还是追了过来,走出一小段距离之後,却看见那个男人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柳易尘顿时哭笑不得,原来他是来小解……
  正当他准备返回去的时候,却听见那个男人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嘴里还在念叨著美人,好白,好软之类的。
  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柳易尘凝神看去,只见那个男人靠在树干上,一只手在空中虚抓著什麽,另一只手在外袍下面不断的套弄著,明显是在……自渎。
  一想到那个男人居然意Yin著自己自渎,柳易尘只觉得一阵恶心,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沈浸在自己意Yin中的男人,他的眼中怒气升腾。
  正想要出手教训他一下,却看见那个男人大叫一声,达到了高潮。强忍住呕吐的欲望,柳易尘转身离开那个下流的男人。
  悄悄的回到自己的营地,林天龙鼾声四起,睡的正香甜。嘴巴微微打开,嘴角还有可疑的透明液体流出,盖在身上的摊子滑到了一旁,宽阔的胸膛露在外面。
  脑中那股恶心的感觉似乎还在徘徊,柳易尘毫不犹豫的吻住了林天龙微开的嘴。舌头在里面一阵翻搅,尽情的汲取著他的味道。
  恶心的感觉逐渐的褪去,自己的身上已经满满都是林天龙的味道,满足的深吸一口气,柳易尘吻的更加的投入。
  空气不能流通,被堵得无法呼吸的林天龙自然而然的醒来,迷迷糊糊的看到弄醒自己的罪魁祸首正在眼前亲的来劲,怒气横生。
  好啊,你自己不睡觉乱发情,还把老子弄醒。非教训你一下不可。
  勃然大怒的林天龙毫不犹豫的一拳挥出,正吻的投入的柳易尘完全没有防备。
  “诶呀!”一声惨叫。柳易尘被打飞了。
  “滚,别打扰老子睡觉。”稀里糊涂的说完,林天龙翻个身又沈沈睡去。
  *
  “哈啊……欠……”满足的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林天龙从地上蹦了起来,神清气爽的活动了一下,唔,昨天睡的真不错。
  隐约感觉到了周围的安静,回过头,却发现柳易尘正蹲在篝火旁边烤著几条鱼。
  “诶,你起的真早啊。”又打了一个哈欠,林天龙嗅著空气中烤鱼的香味,笑眯眯的说道。
  侧著身子对著他的柳易尘满满的转过脸来,哀怨的看著他。
  “你……噗……哈哈哈哈……你的脸怎麽回事。”看到柳易尘右眼上那个清晰的黑眼圈,林天龙显示惊讶了一下,随後忍不住爆笑起来。
  (10鲜币)三日缠绵-45(一同上路)
  “还不都是你做的好事……”柳易尘幽幽的说道,眼中的神情满是幽怨。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林天龙满脸的不相信。“我什麽时候打你了?不对,我根本打不过你啊,怎麽可能把你的眼睛打青……”
  “昨天晚上……”如此这般的把昨天被揍的情形说了一遍,柳易尘适当隐去了自己被人意Yin的情节。
  “啊哈哈哈哈……对不起啊……那个,我睡著的时候脾气不太好。哈哈哈……”听了柳易尘说完,林天龙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在他们山寨里面是出了名的起床气非常大,而且,谁要是在他睡著之後吵醒他,九成九会被他打飞,所以,寨子里的人都很自觉的从不在早上踏进他的房间。
  柳易尘简直是欲哭无泪,谁会想到自己的爱人在自己吻的最热烈的时候给自己一拳啊,於是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直接被打飞了,今天早上到溪边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彻底的黑了。
  “噗……”看到柳易尘一副恼怒的表情,林天龙忍不住又乐了。直到瞧见柳易尘的眼睛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缝,这才收敛了点,干咳两声,憋住了笑。
  递给林天龙一条烤鱼,柳易尘正琢磨著怎麽惩罚他昨天晚上的行为,耳朵一动,听见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二位起的真早啊。”辛肖路带著一脸的笑容冲著他们说道。
  林天龙压根就没理会他,自顾吃著自己手中的烤鱼,开玩笑,这家夥昨天还很瞧不起自己,自己干嘛要搭理他。
  柳易尘的脸色也在看到辛肖路走出树丛的时候变的很难看,昨天半夜,这人意Yin著自己自渎的情景又浮现在脑中。
  压下那种恶心的感觉,柳易尘脸上尽量显得平静一些。柔声问道:
  “请问,有什麽事吗?”
  “是这样的。”辛肖路拱拱手,“不知二位要往哪里去。”
  柳易尘皱了皱眉头,这家夥打听这干嘛?林天龙听见了,也放下了手中的烤鱼,警惕的看著他。
  看到柳易尘的脸上露出不豫的神情,辛肖路连忙解释道。
  “这条路再往前走就是困龙山了,听说那里盘踞了一夥山贼,我是担心贵夫妇二人会被山贼所劫。”
  柳易尘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想套近乎啊。
  林天龙则是不屑的撇撇嘴,嘁,老子自己的地盘,难道还会被劫麽。
  看到柳易尘若有所思的表情,辛肖路心中大喜,以为他动了心。
  “在下是麒麟山庄的二公子,昨天你们看到的是在下的舅舅和表弟表妹,如果夫人不介意,可与我们同行,虽然在下的功力称不上是称霸一方,但是对付几个小小的毛贼还是不在话下的。”
  “这……”柳易尘有些犹豫了,如果他们继续往前走,最近的城镇就是过了困龙山大约五十里的关河县,如果要是去关河县,和他们一起走无疑是比较方便的选择,但是他们的目的地是困龙山,这样一来就让他觉得有些两难。他既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要去困龙山,也不想跟那个恶心的人一起上路。
  思来想去也没有合适的方法,两相比较之下,他也只好答应了辛肖路的“好意。”
  “既然这样,那就多谢了。”柳易尘点了点头,无奈的同意了对方的建议。
  辛肖路听到她答应了,十分的兴奋,帮他们收拾了一下,便带著他们去和自己的叔叔会合。
  “这位是我的夫君柳龙天,我们二人多谢几位的美意了。”和那三个人会合之後,柳易尘指著林天龙说道。
  林天龙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自然不会拆穿他的谎话。
  “在下辛肖路,这位是我的舅舅王青舍,表弟王夏楼,表妹王颂莹。”
  互相施了礼,柳易尘眼尖的发现,那个王颂莹似乎对自己有那麽一丝敌意。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那个姑娘似乎是对辛肖路有意啊……
  “喂,你干嘛跟他们一起走?”一起上路之後,林天龙故意放慢了速度,和那夥人拉开了一段距离,柳易尘自然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趋。大家以为人家夫妻要说什麽体己话,自然不会靠的太近,只有辛肖路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和柳易尘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之後,林天龙才问出了上面那句话。
  “我也不想,不过,咱们总不能直接告诉他们说我们就是专门要去困龙山吧。”柳易尘也很无奈。
  林天龙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道:
  “咱们只要半天就能到困龙山了,到时候怎麽办?”
  “没办法。”无力的叹了口气,柳易尘也有些头痛。“只能装作咱们是要去关河县了,到了那里之後再跟他们分开好了。”
  “不是吧,还要来回折腾一次……”林天龙一脸的不爽,原本就归心似箭的他以为今天就能看见寨子里的人了,谁知道冒出这麽个莫名其妙的人来。
  “忍忍吧,谁让你是山贼呢,还是避讳一点好。”柳易尘安慰般的拍了拍林天龙的後背。正想要继续说些什麽,却敏感的听到有人靠近。
  扭过头,正看到辛肖路拿著水袋走了过来。
  不著痕迹的皱了皱眉,柳易尘心里烦的要死,这家夥怎麽又来了。
  “柳夫人,这山路难行,你很辛苦吧,来喝点水吧。”辛肖路笑著递过水袋。
  “多谢。”柳易尘心里虽然厌恶这个人,但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接过水袋,很自然的转身递给林天龙。
  “相公,先喝点水吧。”
  林天龙好笑的看著辛肖路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随後心情愉悦的接过水袋,喝了一大口。又还给了柳易尘。
  柳易尘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辛肖路的脸色,笑眯眯的喝了一小口,正打算还给辛肖路的时候,却忽然被林天龙拦住了。
  不解的看著伸到自己眼前的双手,柳易尘不明白这是什麽意思。
  “我还要喝。”林天龙说的理直气壮。
  柳易尘自然不会反对,把水袋又递了过去。
  咕嘟咕嘟又喝了一大口,林天龙这才满足的交出了水袋。
  (10鲜币)三日缠绵-46(无事献殷勤)
  看到林天龙示威性的瞟了辛肖路一眼,柳易尘立刻明白了他这麽做的原因,忍不住了然一笑,转手把半空的水袋还给辛肖路,然後冲著他温柔的笑笑,说了句:“谢谢。”
  “柳夫人客气了。”原本正被林天龙气个半死的辛肖路立刻被这个笑容的迷七荤八素,连忙还礼,然後美滋滋的回去了。
  “嘁,这家夥看你的眼神真恶心。”林天龙盯著辛肖路的背影小声说道。
  柳易尘抿唇微笑一下,看著他,没想到他也能看出来辛肖路的龌龊心里,他原本以为林天龙这个迟钝的家夥,根本感觉不到呢。
  对於柳易尘惊讶的眼神林天龙感到很不满:“看什麽看,我又不是傻瓜,那家夥每次叫你柳夫人的时候,看向我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坨牛粪,瞎子也知道他垂涎你。”
  “呵呵……”柳易尘低低的笑了起来,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可是我垂涎的只有你啊……”
  耳边低沈的声音让林天龙的耳朵在一瞬间变成了粉红色,看起来诱人无比。
  恶狠狠的瞪了柳易尘一眼,林天龙不明白,这家夥怎麽随时随地都可以说出这麽肉麻的话来。
  尽量摆出凶恶的表情,可粉红色的耳朵和脸颊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柳易尘饶有兴致的看著林天龙脸上那种矛盾的神色,心里大呼:天龙你怎麽能这麽可爱……好想把你扑到。
  “表哥。”辛肖路满足的带著笑容回答了前面的行列,刚刚柳夫人的笑容简直太迷人,正在他回味的时候,他的表妹王颂莹怯生生的叫了他一下。
  “恩?什麽事?”辛肖路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过头看著这个原本是要嫁给自己的表妹。
  王颂莹的长相绝对不丑,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娇俏可人,身形娇小,在以前,辛肖路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女人,但是自从看见那个柳夫人之後,他便觉得可与之相比,表妹总是少了那麽一点点成熟的味道。
  “表哥,我们为什麽要跟他们一起走……”王颂莹咬了咬下唇,看向辛肖路的目光有些哀怨。一直以来,她都喜欢著辛肖路,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可是就在昨天,也许是女人的天性,那个柳夫人出现的一瞬间,辛肖路眼中的痴迷几乎是一丝不落的看进了她的眼里。这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
  而今天清晨,辛肖路更是干脆邀请了对方同行,这让她的危机感又进一步加大。
  在他看来,表哥的举动几乎完全不可理喻,作为一个女人,她很容易就看得出那个柳夫人很爱他的夫君,虽然她完全不能理解,那样温柔淡雅的美人怎麽会喜欢上一个长相举止都粗鲁无比的男人,但是她可以断定,那位柳夫人绝对不会离开他的夫君,转而投入表哥的怀抱,这也算是自己在巨大的危机感中还能保持一丝平静的最大原因。
  但是,即使是如此明显的事实,却被自己的表哥完全忽视,眼看著辛肖路一路上对柳夫人几次三番的示好,王颂莹心里无比的苦涩。
  看到表妹脸上的哀怨,辛肖路根本毫不在意,他自然早就知道王颂莹喜欢自己,也许在昨天之前,他还觉得表妹非常的符合他的要求,但是在看到了柳夫人之後,表妹在他心中的位置,就已经没那麽重要了,再加上昨天晚上朦胧的窥视,和听到的沙哑低吟,更是让他在心里把柳易尘的媚态美化到了极点。
  不过他并没有抛弃表妹的打算,不管怎麽说,那个柳夫人在美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是个二手货,所以,自己的正妻的位置是一定会留给表妹的,更何况,娶了表妹就能得到舅舅的权力帮助,自己在争夺庄主的位置的时候就会有更大的把握。
  至於那个柳夫人,如果能跟著自己,想必做个二夫人是会非常乐意的。
  辛肖路美滋滋的联想著。
  “表哥……”
  王颂莹又叫了一声,这才把已经沈迷在自己完美意Yin中的辛肖路叫醒。
  看到表妹更加幽怨的表情,辛肖路咳了咳,正色说道:“表妹,我们身为习武之人,自然要行侠仗义,这里的困龙山传闻有山贼出没,你看他们夫妻二人如何能抵挡的住山贼,更何况,柳夫人如此美貌,到时必然会被山贼劫了去,但与我们同行就避免了这种危险,对我们来说也没费什麽力气,何乐而不为呢。”
  王颂莹低下头,脸上的神情有些落寂,虽然表哥说的都是一些大道理,可聪慧如她怎麽可能看不出表哥的心思。
  “好了,表妹,你别多心了。”拍了拍王颂莹的肩膀,辛肖路心里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表面上无论如何也要安慰一下,毕竟,以後表妹会是他的夫人之一呢。
  王颂莹默默的低下了头,转身看了看距离他们有段距离的柳龙天夫妇,柳夫人笑语盈盈的跟那个男人在说笑,那个男人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什麽明显的东西,但是眼底眉间无一不是对柳夫人的爱恋,想想自己的喜欢的表哥如今却把目光投注在其他女人身上,心底叹了口气,王颂莹只觉得曾经在自己心里高大魁梧,风度迷人的表哥形象,似乎裂开了一道细微的裂缝……
  “哥……”王颂莹慢慢的走进王夏楼的旁边,小声而委屈的叫了一声。
  王夏楼摸了摸妹妹的头发,轻轻叹了口气,但是并没有多说什麽。
  王颂莹更是委屈,只好默默的跟在王夏楼的身後,不在去关注辛肖路的行为,眼不见,心不烦吧……
  “柳夫人,休息一下吧。”
  “柳夫人,这里的路上碎石比较多,请小心。”
  “柳夫人……”
  一路上,柳易尘无数次的打断了辛肖路的献殷勤,可无论则样的挫折,似乎都无法打破辛肖路的信心。心里憋了满满一肚子气,可为了最後不撕破脸皮,柳易尘额角的青筋已经堆积了十几条之多,脸上的微笑也越来越扭曲。
  (10鲜币)三日缠绵-47(夜袭)
  可偏偏辛肖路仿佛毫无感觉一般,依旧不时的打扰他们夫妻的“甜蜜时刻”。
  眼看著前方的城镇已经隐约可见,柳易尘终於松了一口气,终於啊……马上就可以不再看见那张恶心的脸了……
  一行人进了关河县,直接朝著县城内最大的客栈走去,柳易尘当初说的目的地是距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山村,因此他们还要在这里住宿一宿,在柳易尘百般拒绝无果的情况下,最终一群人还是住在了同一间客栈。
  晚饭之後,大家都回房休息了,辛肖路手中握著两个瓷瓶,看向二楼一间房间的窗户的眼中,满是阴霾。
  这一路上,他数次对那个柳夫人献殷勤,可那个女人偏偏不为所动,只顾著和他那个粗鲁的丈夫欢声细语,几乎是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他自问,无论是外貌,身家,还是修养,自己都比那个男人好上几倍,他不明白为什麽柳夫人却偏偏无视自己。
  手中握著的瓷瓶是他刚刚偷偷出去,从妓院买回来的迷|药和春丨药,像这种小县城自然不会有什麽上等的好货色,这种也不过是能让人虚软无力,偏偏又Xing欲大发的东西。
  握住药瓶的手紧了紧,他想,要是柳夫人被人强Bao失身,那麽他的丈夫肯定无法容忍立刻休妻,而这是,自己在以一个英雄般的形象出现,收留她,她肯定会对自己感激涕零,毫无二心了。
  脸上挂上了一个有些阴险的笑容,辛肖路对自己的主意感到很满意。
  夜半三更,房间中状似沈睡的柳易尘忽然睁开的双眼。身旁林天龙的鼾声此起彼伏,不过他还是听出了门外细碎的脚步声。
  辛肖路放轻了脚步,悄悄的趴伏在二楼柳易尘他们所住的那间房间的窗户下面,夜深人静之时,只有打更的巡街之声偶尔作响,头一次做这种事情,辛肖路也有些紧张,从怀里掏出迷烟,用手指沾湿口水,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小洞,静静向里面看去,屋子里漆黑一片,借著朦胧的月光,勉强能够看到他们夫妻二人正交颈而眠。
  听到林天龙沈稳的鼾声,辛肖路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嫉妒,凭什麽这种人能娶到那麽漂亮的老婆,那麽美丽的人应该是属於我的才对。
  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他决定,等会迷烟进去之後,他不但要强Bao柳夫人,还要杀了那个柳龙天,彻底的解除掉这个後患。
  把烟管从洞口探了进去,轻轻一吹,一股淡淡的白烟逐渐在屋里弥漫开来。
  柳易尘冷眼看著辛肖路的一举一动,从辛肖路来到他的窗子下面,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全部的精神紧紧锁定在他身上,屋里没有点灯是漆黑一片,但站在窗子外面的辛肖路不知道,他的一切行为都暴露在柳易尘的眼中。当然也包含了刚刚一闪而过的杀机。
  眼看著白烟从深入屋内的烟管中飘了出来,柳易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虽然他的师傅是个老变态,但是除了一身功夫出神入化之外,对毒理,药理也是深有研究。作为他的弟子,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他恶整过,尝过各种千奇百怪的毒药,像这种不入流的货色,柳易尘连一丝一毫都不看在眼里。
  状似不经意的翻了个身,手腕一抖,一颗小小的药丸被塞进了林天龙的口中,毫无所觉的砸吧砸吧嘴,咕噜一声,便被吞了下去。柳易尘一呆,随後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般人在睡觉的时候被塞了东西都是会含住吧,他的天龙啊,居然直接就吞了进去……看样子,为了防止以後天龙不小心吞下什麽不该吞的东西,自己还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比较好。
  吹进屋里的白眼很快便消散的看不见了,辛肖路仔细听了听屋里的动静,确认迷烟应该发挥了作用之後,用匕首撬开了门栓,一闪身,躲进了屋里。
  随手关上房门,辛肖路此刻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喘。身为一个江湖人士,杀人这种事几乎是家常便饭,但是就凭他的长相和身份,足以吸引足够多的女人围绕著他,因此,杀人窃玉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干。
  握著瓷瓶的手心满是汗液,反手握住匕首,辛肖路踮著脚走进了床边。
  床上,林天龙的鼾声依旧很响亮,柳易尘穿著一身白色的内衣依偎在他身旁,精致的容颜表情平静,似乎睡的很熟。
  辛肖路的眼中留露出贪婪的神色,但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