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 三日缠绵-第9部分

是看向林天龙的眼神却有些复杂,他并不怕杀人,死在他手上的人也并不少,但是这样只是为了占有别人的妻子就出手杀人,彻底背离了他平日所学的侠义行为,他还是有些下不去手。
  仔细思考的半天,手中的匕首握紧又松开,最终他还是决定留他一名,反正以自己的武功和实力,想要杀了一个莽汉完全是易如反掌。
  收起手中的匕首,辛肖路伸手去抱柳易尘,打算把她掳走到镇外奸Yin,毕竟在镇里如果有什麽意外,自己的名声就彻底的毁了。
  就在他伸出手去的一瞬间,鼻端忽然嗅到一股清香,努力的吸了两下鼻子,他还在诧异,这里怎麽会有这麽清雅的味道,随後却骇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完全失去了力气,朝著林天龙的身上跌落下去。
  就在即将要跌落在林天龙身上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打飞,堪堪撞到墙上,闷哼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
  惊骇的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身白色内衣的柳易尘带著娇媚的笑容向他走来,但不知道为什麽,他此刻却觉得那笑容无比的恐怖。张嘴想要说些什麽,却无论如何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辛肖路仿佛一滩烂泥一般瘫在地上,眼中的神情已经不是惊恐所能表达的了。
  “很奇怪是吗?”柳易尘踏著优雅的步伐一步一步的靠近辛肖路,轻柔的脚步完全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10鲜币)三日缠绵-48(被送给食人魔)
  辛肖路艰难的点了点头,他实在是不明白,他明明已经把迷烟吹进来了,为什麽他会一点事都没有。
  柳易尘翘起嘴角,露出一个美豔但却让有不寒而栗的笑容:“因为……我的师傅是──困龙老人。”
  辛肖路的眼睛猛的睁大,随後脸色变的一片死灰。困龙老人的名号在江湖上绝对是响当当的,除了他出神入化的武功和防不胜防的毒药外,他最知名的就是他的护短和睚眦必报。
  如果柳夫人真的是他的弟子,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已经替麒麟山庄引来了灭门之祸。困龙老人的弟子无一不是一时之选,曾经在漠北有一个庞大的强盗团夥,他们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後来在一次劫掠小村的行动中,被困龙老人的大弟子撞见,在众人的围攻之下,虽然那名侠士武功出众,但依旧不抵对方的人海战术,最终战败而逃,据说,还在脸上留下了一道疤。
  当时那群强盗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是困龙老人的弟子,还在额手相庆的时候,一名清秀少年杀上山去,一夜之间,整个山寨鸡犬不留,连同那座山头,整整三年间寸草不生,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死山。
  幸好那位敦厚的大师兄及时告诫了周围的村民不要上山,不然死的恐怕就不止是山寨里那些贼人了,不过,这也让大家对困龙老人的护短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
  呆呆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柳易尘,辛肖路此刻已经完全是心如死灰,想起当年那个少年的毒辣手段,麒麟山庄的发展程度连当年的盗贼团夥都比不上,他几乎已经看见麒麟山庄遍地尸体的惨状。
  他死不足惜,如果自己的死能平复柳易尘的怒火,即使对方把他千刀万剐他也毫无怨言,眼中出现浓浓的哀求神色,辛肖路此刻恨不得跪在地上祈求柳易尘的原谅。
  看到对方留露出的懊悔和哀求,柳易尘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一点点,刚才他敏感的感觉到了窗外的杀气,知道了这家夥想要杀死林天龙的时候,无边的怒火在一瞬间点燃他的心,无论是他洒出的毒药还是刚才那一掌都没有留情,眼前的辛肖路已经是身负重伤,几乎去了半条命了。
  看著辛肖路焦急的想要说些什麽,挣扎著想要跪下,眼中的哀求几乎已经让人不忍卒睹。柳易尘微微一叹气,随手一挥,一股淡淡的甜味弥散开。
  “求……求……”嘶哑的发出两个求字,辛肖路大喜过望的发现自己能说话。
  艰难的移动身体,摆出跪拜的姿势,辛肖路此刻已经是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心思,只是一心哀求。
  “求……求你放过……麒麟山庄……”嘶哑的声音带著浓浓的哀伤,明知道希望不大,但是辛肖路还是努力著。
  柳易尘的脸色凝重起来,原本他是想直接格杀掉辛肖路,所以才会报上困龙老人的名号,但是此刻他却有点不忍心了,虽然对方曾经意Yin过自己,而且还对林天龙起了杀气,但是刚才他毕竟是没有动手,看著一个曾经那麽趾高气昂的青年,如今跪倒在自己面前,满眼哀求,只为了让自己放过他的家人,却丝毫没有求他放过自己的意思。不论怎样,就从这一点来说,对方也算得上是男子汉了。
  “你想……怎麽处置我……都可以。只求你……放过……山庄里的人……”辛肖路苦苦的哀求著,此刻他绝对是後悔万分,自己怎麽会动了那种念头。平日里的他虽然并不是什麽好人,但也从没干过夺人Qi子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惊恐的发现,刚才自己居然真的想要杀人夺妻……简直是鬼迷心窍了。
  柳易尘此刻十分的矛盾,对於辛肖路的冒犯,他绝对是要惩戒的,但是就凭他的行为让他杀人,似乎又有点难办,毕竟他是个捕快,习惯按照律例办事,无论如何,辛肖路都只能算得上一个“未遂”,杀他似乎於理不合啊。可是放了他,自己心里的那口恶气又吐不出去,真是难办啊。
  “呵呵,师兄,不如把他送给我吧。”一个飘然的身影,从窗口翻了进来。
  柳易尘猛然回头,自己太大意了,居然不知道有人潜伏在外面。如果对方是那个组织的人……自己和天龙岂不是非常危险。
  看到那个身影翩然落地,柳易尘这才松了一口气。
  从窗外翻进来的是个……呃,穿著一身鲜红外袍的──男人?辛肖路茫然的看著对方。
  不能怪他不确定,任谁看了面前这个明明穿了一身男装,但面貌阴柔,全身都散发著魅惑气息的男人,也不敢确定。幸好柳易尘帮了他一个忙。
  “五师弟,你怎麽来了?”柳易尘脸上的表情很轻松,似乎解决了一个很难办的问题。
  “嘻嘻,人家刚好路过,闻到了醉魂的味道,就进来看看咯。”阴柔男人展颜一笑,露出一个极具诱惑力的笑容,看的辛肖路一阵失神。
  对面的两个美人绝对是不同的类型,柳夫人的容貌称得上是出尘淡雅,素净的脸上即使不施脂粉也不逊於那些精雕细琢的美女。(= =他还不知道柳易尘是男银……)
  而对面的──男人,即使你明知道他是男人,也很难把他与那两个字联系起来,绝对称得上是妖媚的容貌,红豔的双唇,一开一合之间都透露出欲望的气息,说明白点,他是那种只要你一看见,就会完全彻底的忽视他的性别,只想往床上拖的那种妖豔美人。
  “师傅还好吗?”
  “嗯哼,不好哦。”妖媚男人摇了摇一根手指。
  “怎麽?”柳易尘愣了一下,在他看了,似乎没什麽事能威胁到那个老变态吧。
  “有人隐瞒自己的情况,所以,师傅大人很不爽哦。”妖媚男人的目光若有似无的朝著躺在床上酣睡的林天龙瞟去。
  (10鲜币)三日缠绵-49(“食”人魔)
  柳易尘脸色一变,难得出现了几分惊恐的神色。身形一晃,已经挡在了林天龙的身前。
  “莫离,你是来找麻烦的?”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柳易尘眼中却半点没有放松警惕。
  “是啊。”莫离点点头,“师傅很不爽,所以让我来给你们制造点波折。”
  柳易尘脸色一冷,他就知道那个老变态肯定会给他添麻烦。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五师弟怎麽会这麽容易就把事情说出来了。
  看到柳易尘疑惑的目光,莫离又露出一个诱惑人心的笑容,可惜柳易尘完全不吃他著一套,依旧警惕的看著他。
  “好啦,二师兄真讨厌……”莫离撇撇嘴,收起那种魅惑的气质,一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虽然容颜依旧妖豔,但却没有了那种让人十分饥渴的想要把他推到的欲望。
  “你想要什麽?”想来想去,对於这个跟师傅不相上下的小变态,柳易尘也只能认为对方想在自己这里敲竹杠了。
  “他。”莫离抬手一指,白皙晶莹的手臂指向瘫在地上的辛肖路身上。
  “他?”柳易尘这才想起来,屋子里还有这麽一个让他难以处理的人呢。
  “你要他干嘛?”不解的问道,柳易尘实在是想不出莫离要辛肖路干嘛。
  “吃掉啊。”莫离笑眯眯的说道。“我饿了嘛。”
  辛肖路心下骇然,满眼惊恐,刚刚莫离出现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有了一线生机,没想到,这个长得如此妖媚可人的男人居然是个食人魔……这困龙老人究竟是在哪找到这麽多凶徒的啊……
  柳易尘满脸黑线的看著莫离,他自然知道莫离根本不会吃什麽人肉,这家夥究竟想干嘛……
  莫离舔著下唇,一脸垂涎欲滴的样子盯著辛肖路看,似乎眼前就是一道美味的大餐,辛肖路被那种眼神盯的毛骨悚然,那种赤裸裸的视线,似乎剥光了自己的衣服,在上下打量著哪里比较可口。这种情况真让他想哭……
  看到柳易尘还是不太明白,莫离翻了个白眼,眼光瞟向大床的方向。
  柳易尘这才恍然大悟,随後不可思议的睁大眼。
  “人家喜欢这种类型嘛……”莫离羞涩的对了对手指,似乎羞答答的不好意思看向柳易尘。
  柳易尘已经无力翻白眼了,随便挥了挥手,示意莫离把辛肖路带走。
  辛肖路此刻绝对是欲哭无泪了,刚刚哀求柳易尘翻过自己的时候他已经想过,自己绝对是有死无生,甚至真的做好了被千刀万剐的准备,可是此刻,他却忽然变成了别人盘中的一道美食,一想到那名娇豔的美人拿著屠刀剁下自己的大腿,大口咀嚼的情景,他就不寒而栗……被人吃掉这种死法实在是太恐怖了……
  得到了柳易尘的首肯,莫离喜滋滋的伸手──轻松的抱起了辛肖路,转身就要走。
  “等等。”柳易尘忽然叫住了莫离。
  莫离疑惑的看著他,波光流转的眼中有一丝不解。
  “你就这样把他带走,一个大活人没了,他的亲人会找我麻烦的。”柳易尘摊手。
  “那怎麽办?”莫离那两道好看的眉毛蹙到了一起。
  “让他留书说要出门自己闯荡不就好了。”柳易尘看了辛肖路一眼,悠哉的说道。
  “唔……好吧。”想了一下,这的确是个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毕竟,当一个人出去闯荡的时候,什麽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算是──永远不会来,也是有可能的。
  “喏,给你,写吧。”莫离接过柳易尘递过来的纸笔,啪的一声放在桌上。
  辛肖路看著眼前的纸笔,满嘴的苦涩,瞬息之间,脑中闪过无处的念头,其中最多的,却是懊悔。一时的贪念却带来这种後果,换做是谁也不能不後悔。
  “快写啊。”莫离看到辛肖路握住笔不动手,不耐烦的催促道。
  辛肖路咬著下唇,一想到写完这张纸,自己就会被那个食人魔吃掉,不知道为什麽,说什麽也写不下去。
  沾满墨汁的笔端在白纸上滴下好大一滴的墨迹,瞬间晕开一大片。
  莫离脸上的神情,由不耐烦变成了冷然,妖媚的双眼闪烁起阵阵寒光。
  “二师兄,他不肯写呢。”莫离看向柳易尘,笑著说道,但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不如我去把他们家里人都杀了,自然就不会有人追查他了。”
  “不要……”嘶哑的声音从辛肖路微张的口中传出。此刻的他满眼的惊恐,他几乎忘记了,刚刚他拼命哀求柳易尘,无非就是为了救下自己的家族,虽然被人活活吃掉的死法异常的恐怖,但一想到自己的死可以挽救整个麒麟山庄,他毫不犹豫的一挥而就,在书中,他还特别强调,自己出门游历,没有十年八年不会回来,让大家不要来找他。
  写完最後一句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印鉴,盖在了自己的名字上,随後,满眼期翼的看著莫离。
  莫离这才满意的勾起唇角,一掌把他打昏,随後抗在身上,跳出了窗户。
  看了看依旧鼾声四起的林天龙,柳易尘无可奈何的摇头,这麽大的动静,林天龙居然还睡著这麽沈,真是……
  趁著林天龙没醒,柳易尘把辛肖路的留书悄悄的放进他的房间,随後又转回自己的房间,轻手轻脚的爬进林天龙的被窝,搂住他宽阔的胸膛,偶尔把玩一下他胸前的红果,很快便陷入了美梦。
  第二天一大早,柳易尘他们和王夏楼他们告别的时候,很明显的看到他们眼中有著一丝担忧,还有疑惑。
  心里明白他们不解辛肖路为什麽会留书离开,不过只要那封留书,这件事就跟自己靠不上关系,不露痕迹的弯了弯唇角,柳易尘跟著林天龙离开了客栈。
  “喂,那个辛什麽什麽怎麽没出来?”林天龙一边走一边问道。
  “不知道啊。”柳易尘笑眯眯的回答。
  “奇怪了……看他还那麽不死心的样子,没理由不出来啊。”林天龙十分的不解。
(10鲜币)三日缠绵-50(神秘的老头)
  “可能是对我死心了吧。”柳易尘毫不在意的回答道,注意到路边有卖肉包的,兴冲冲的跑过去买了四个。
  “他?哼,我看他根本就没有死心的意思。”接过递过来的肉包,大大的咬上一口,林天龙脸上是一副不屑的神色。连我老婆是男是女都不清楚,还想来抢,真蠢。
  “管他呢。”卡难道林天龙嘴边溢出的油渍,柳易尘体贴的掏出手帕给他擦了一下。
  “大街上呢……”林天龙脸红了红,推开了他的手。
  “怕什麽,我现在是你“娘子”呢。”柳易尘面纱下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手里拿著柳易尘买给他的糖炒栗子,边吃边走,两人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关河县最繁华的那条大街上。
  既然来了,不如给寨子里的人带点东西回去,抱著这个想法,林天龙干脆在各个铺子之间逛起来。
  “这位大哥,这是上好的淮河胭脂,京城里那些皇亲国戚的夫人用的可都是这种,啊,夫人好眼光,那玉佩是陕西名匠精心制作的;这位大妈,这玉镯子可是在送子娘娘面前开过光的,拿回去保证让你明年就抱上大胖孙子……”
  一位精明的小贩,正口若悬河的吹嘘著自己摊子上的货物。听他说的悬乎,林天龙也有了几分兴致,凑了过去。
  “哈哈,这位大哥,一看你就是武艺高强,喜爱行侠仗义,我这里有一套困龙老人偷偷流传出来的剑法,只要一两银子,这剑法就是你的。”小贩看见林天龙那魁梧的身材,眼睛一亮,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秘籍,偷偷摸摸的秀给林天龙看。
  站在一旁的柳易尘在听到那小贩吹嘘自己的剑法是困龙老人的秘籍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贩可真敢说啊。
  “喂,臭捕快,你来看看。”看著林天龙如获至宝捧著那本破破烂烂的秘籍,找他过去,他也只能摸摸鼻子凑了过去。
  “困龙老人的剑法诶,听说困龙老人很厉害啊,你说我要是学了他的剑法,是不是也能变的很厉害啊。”林天龙看起来很兴奋。
  柳易尘实在是不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至少拿过那本破烂的秘籍,翻看了几眼,没想到,越往下翻,他的表情越严肃,嘴巴紧紧的民成一条线。
  “诶?怎麽了?”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林天龙不解的挠挠头,问道。
  “没什麽。”不动声色的把秘籍还给林天龙,柳易尘的脸上又挂上了温柔的笑容。“既然天龙喜欢,那我们就买下来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没等林天龙反应过来,就扔给小贩。
  林天龙怒瞪著柳易尘,看得他一阵莫名其妙。天龙不是很喜欢那东西麽,那自己买下来送给他,他怎麽回生气?柳易尘不明白。
  林天龙在心里痛骂:败家子啊,这小贩既然开价是一两,那麽经过讨价还价,估计九吊钱就可以买下来了。可柳易尘这个败家子居然完全不还价,直接就给钱了。简直是罪不可恕啊!!!
  小贩喜滋滋的收好银子,真没想到,刚才一个老头偷偷摸摸的把这本书送给自己,说让他卖给那对正朝著这边走来的夫妻,而且要卖的越贵越好。本以为根本没人会买这种破烂,但是没想到,卖了一两银子,居然真的卖出去了。这真是让他觉得天上掉馅饼啊。
  正当他为从天而降的一两银子而信息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些发冷,一抬头,就看到林天龙瞪著他手中银子的样子,忍不住手一抖,连忙主动从自己的摊子上拿起一个翠绿的玉镯递给林天龙,说这是买书赠送的东西,这才让林天龙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你这个败家子啊,你怎麽都不讨价还价就付钱啊。”离开了小贩的摊子,林天龙忍不住痛骂道。
  “呃……”柳易尘一阵无语,且不说自己从来没有讨价还价的习惯,就算真的有,对那本秘籍来说,别说是一两银子,就是一万两银子也绝对值得了。那本绝对是师傅的不传秘技,十六连环刺。那套剑法除了大师兄之外,他们几个都没学,因为其他的几个师弟,包括他,走的都是轻灵路线,那套以力为基础的功夫自然不适合他们,但是……为什麽那套剑法会在那个小贩那里出现呢?
  要说是有人从师傅那里偷了出来,也不大可能,更何况,就算真的是偷出来的,也没理由会在一个小贩那里,以一两银子出售吧……
  思来想去,唯一的结论就是……师傅那个老变态已经到了自己附近了。一想到师傅那些层出不穷的整人鬼花样,柳易尘就觉得头痛无比。
  “那个发钗多少钱?”柳易尘猛然惊醒,不知不觉间,他居然跟著林天龙走到了另一个专卖发饰的店子里面。此刻,林天龙正指著一个镶嵌了一颗碧绿色翡翠的银钗问价。
  “这位客官好眼光啊,这根银钗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工匠出品,你看著钗头上的凤首,活灵活现,几欲飞翔,这上面镶嵌的翡翠绝对是上品,你看著色泽,圆润透亮,饱满丰华。戴在头上保证光彩照人。这麽精致的银钗,小店只有一只,所以,作价二十两。”店主人笑呵呵的说道。
  “二十两,有点贵啊。”林天龙摸著下巴,看著店主的眼睛,缓缓的说道。
  “哦?那客官出个价吧。”店主人眼中精光一闪,依旧笑咪咪的说道。
  “十两。”林天龙斩钉截铁的说道。
  “十两!”店主人一声惊呼,脸上满是肉痛。“客官,如此精致的银钗,我们十两是绝对不会卖的。”
  “得了吧。你看你这银钗,做工虽然说不上是粗糙,但也绝对不精细,你看著钗头,有好几个地方刻线都不完整,在看那翡翠,看起来虽然是爆满圆润,但是在镶嵌的地方,仔细看就可以看到里面隐约的黑线,分明是次品。”林天龙拿著银钗指指点点。
  (10鲜币)三日缠绵-51(偶遇)
  “这银钗虽然有小小的瑕疵,但正所谓瑕不掩瑜,无论他的做工还是选料,最起码也要十八两。”店主人据理力争。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你这银钗最多也就……”
  柳易尘一脸呆滞的看著林天龙和店主在那边讨价还价,他从来没想到,那个看起来莽撞的上贼,在生活上居然如此的……呃,细腻。
  最终,那个银钗以十三两的价格成交,林天龙喜滋滋的拿著那根银钗,走了过来。
  看著林天龙拿著银钗珍视的样子,柳易尘莫名其妙的觉得不爽起来,也不知道这是给谁买的礼物,应该是个女人吧,不知道他和林天龙是什麽关系,长的漂不漂亮……在林天龙的心里有什麽样的位置……
  “你怎麽了?怎麽脸色那麽难看?”走近了的林天龙,自然而然的看到了柳易尘有些发黑的脸色。
  “没什麽。”不满的撇撇嘴,柳易尘不承认自己是在担心林天龙的心里另有所爱。
  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林天龙觉得柳易尘这气生的真是莫名其妙。没搭理他奇怪的情绪,他伸手把柳易尘的纱帽摘了下来。
  一瞬间,柳易尘有些傻眼,毫无反应,只能呆呆的看著林天龙把那根银钗插到了自己的头上。
  “天龙……”摸了摸插在自己发上的银钗,柳易尘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甜蜜。
  “呐,这就算是你的过门礼了。以後,你就是名正言顺的我的老婆了。”林天龙别扭的说道,然後又把刚刚小贩赠送的翡翠镯子给他戴上。
  看著林天龙脸上可疑的红晕,柳易尘只觉得他此刻无比的诱人,自己脸上的温度似乎在不断的升高,呼吸变得急促,闪亮的桃花眼一眨一眨。
  “你……你怎麽了?”眼看著柳易尘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红,林天龙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哇,你的脸怎麽这麽热?”林天龙大吃一惊,刚刚还好好的,怎麽突然就发烧了。
  柳易尘清晰的感觉到林天龙那略有些粗糙的麽指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擦,看到对方关切的神情,他激动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但是那股淡淡的温馨感觉却始终萦绕在心头。
  伸手按住林天龙的大手,柳易尘轻笑著说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虽然刚刚那红润的颜色已经褪了去,但是林天龙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柳易尘展颜一笑。“我就是太激动了。”
  林天龙目瞪口呆,想不明白这有什麽可激动的。
  柳易尘看见他的表情,弯了弯嘴角。“这是天龙送给我的定情信物诶,当然激动了。”
  林天龙听了他的话,立刻变了个大红脸,但是却呐呐著没有反驳他。
  柳易尘脸上挂著醉人的笑容,重新把纱帽带好,跟在林天龙後面,开始为山寨里的朋友挑选礼物。
  两人一路走一路逛,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家米铺。
  林天龙指著米铺的招牌告诉柳易尘,这家米铺他曾经来过好多次,每年秋天,他都要来这里购买足够整个山寨的人过冬的粮食。米铺的老板人不错,总是会热心的尽量给他们算便宜一些。
  说到这,林天龙忽然停下了脚步,柳易尘自然也停了下来,看到林天龙有些发怔的神情,问道:“怎麽了?”
  “啊?没什麽。”林天龙醒悟过来,摇了摇头。刚刚他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步入秋季了,算算日子,往年的这个时候正好应该是他带著一批弟兄下来采购的时候了,没想到,此刻跟在他身边的,不在是那些五大三粗的魁梧汉子,而是身形纤细的柳易尘,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们还是那种……甜蜜的关系。没错,就是甜蜜。虽然偶尔柳易尘的行为会让他很羞愤,但是总的来说,他几乎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宠溺。
  这算是……世事无常吗?
  想到这里,林天龙忍不住发笑,三个月前,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跟柳易尘这个臭捕快搅在一起,可现在,偷偷瞄了他一眼,注意到他视线的柳易尘立刻粲然而笑。林天龙立刻窘迫的扭过头,偷窥被人发现,真是丢人。
  扑通一声闷响,“啊……”一声惨叫。林天龙的身後升腾起一阵好大的灰尘。
  “老大?”略有些犹豫的声音听在林天龙的耳里彷如晴天霹雳。
  猛的转过身,大头正表情呆滞的看著他,连手中的米袋掉到了地上都不自知。而一旁,猴子正抱著脚跳来跳去。但是,在听到大头的话之後,立刻不跳了,呆呆的看著林天龙。
  “大头……”林天龙满脸的惊喜,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们。
  “老大!真的是你。”大头一脸的不敢相信,随机猛然醒悟过来,一把抱住了林天龙,用力拍了拍他的後背。
  “老大!老大!”米店里还有的几个人都听见了大头的声音,从里面冲了出来,看见林天龙之後均是喜形於色,干脆抱住了林天龙一阵乱拍。
  柳易尘酸酸的看著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一阵乱摸的林天龙。心里不断的安慰著自己:那是他的兄弟,他们之间没什麽的,真的没什麽……不过,你们抱的也太久了吧!还有那个谁,你居然敢摸天龙的屁股。啊!臭小子,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把脸埋进天龙怀里了……
  直过了好一会大家兴奋的情绪才逐渐冷静下来。一个个搭著林天龙的肩膀,不住的追问他过的怎麽样,都去了什麽地方。
  倒是猴子眼神比较好,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林天龙身侧的女子。
  “老大,这位是……”猴子人长的精瘦,身材矮小,但是脑子极为灵活。
  “呃……他是……他是……”林天龙在这一瞬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从心底来说他并不想欺骗自己的兄弟,但是他吃不准自己的兄弟对自己找了个男老婆会有什麽态度,更何况,除了这个原因,他们俩的身上还担负著引开那个神秘组织视线的任务呢。
  (10鲜币)三日缠绵-52(酒醉後的表白)
  “是嫂子吧。”猴子的眼光相当毒辣,一向粗鲁的大哥忽然露出这麽一副支吾的神情,估计是不太好意思吧。
  “呃……是……”林天龙听了猴子的话,干脆点头确认,反正说是嫂子也没说一定要是女的……
  “啊,原来是嫂子啊,哈哈,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失礼了。”猴子笑著说道,同时拱了拱手。
  柳易尘自然福了一福,柔声说道:“大家不用多礼。”
  “哇,嫂子的声音真好听。”
  “就是,就是 ,简直比早上的黄鹂鸟叫的还脆生。”
  “啧啧,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老大你从哪把嫂子拐来的啊。”
  “哈哈哈……老大运气可真好……”
  一群人没大没小的嘻嘻哈哈著,林天龙满脸通红:“你们这群兔崽子,又皮痒了是不是,胡说八道些什麽。”
  柳易尘没有多话,只是微笑著看著一群人打打闹闹,此刻的林天龙才处於一种真正放松的状态,之前在县衙的时候,由於身份的原因,他始终和那里格格不入。瞄到了林天龙偶尔瞥过来的关心眼神,柳易尘的双眼越发的明亮,知道对方随时关心著自己,这种感觉真好。
  等猴子他们装好了大米,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出了县城,最开始摘掉纱帽的柳易尘著实让他们惊豔了一把,不少人甚至怀疑是自己的老大把她强抢回来的,但随後在他表演了一掌碎大石的招数後,众人吞了吞口水,再也没人觉得他是被强抢回来的了,法尔有些人开始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向林天龙,该不会是大哥被强抢了吧……倒是大头很高兴,在他看来,像老大这种大英雄,就应该配一位女英雄才对。
  一行人回到了山上时,天已经黑了,林天龙的归来,让整个山寨都爆发出一阵欢呼,人人均是满面喜色,大头干脆吩咐厨房摆上几桌好酒,好为老大洗尘。
  整个晚宴十分热闹,一群人拉著林天龙不放,一定要跟他喝几杯,喝到最後的时候,大家都有点醉了。
  猴子拉著林天龙的胳膊,不住的埋怨著当初他留书出走的行为,大头抱著一个空酒缸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麽。螃蟹和老五叽叽咕咕凑在一起,不时看看林天龙和柳易尘,随後对视一眼,放声大笑。
  柳易尘有些头痛的看著醉成一滩烂泥的林天龙。刚刚两个同样酒气熏天的家夥,一边一个,搭著林天龙的肩膀把他送了进来,随後便离开了。而此刻柳易尘有心去弄点醒酒汤,却不知道厨房的位置。无奈,还是先把他扶上床吧。
  双手一使力,林天龙被打横著抱了起来。
  “嘿嘿嘿……嗝……”林天龙一边打著嗝一边傻笑。虽然被柳易尘抱在怀里也不老实,不断的扭动著身子。
  “别动……”柳易尘轻呵,这家夥扭来扭去的,把他的火都扭起来了。
  “就动!嘿嘿嘿……”林天龙不理他,越发扭的来劲了。
  “你……”柳易尘失笑,只好把他放在床上,看他在床上扭动著身体。本来就单薄的褂子被扭的前襟大开,黝黑的胸膛上两颗红豆感受到几丝凉意,逐渐挺立起来。
  柳易尘的眼中色泽加深,麽指按上了其中一颗红豆,轻轻的揉捏。
  “老子……嗝……今天……很高兴。”林天龙眯著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对胸前肆虐的手指完全没有反应。
  “哦?为什麽高兴?”柳易尘俯下身,喷出的鼻息打在林天龙红润的脸上。
  “当然……嗝……是因为寨子里的兄弟啊。”
  “是麽?”略微有些失望。
  “还有……嗝……还有你啊……”林天龙突然伸出双手,摸了摸柳易尘光洁的脸颊。
  “我什麽呢?”柳易尘的眼中闪著某种兴奋的光芒。
  “我很高兴……把你,介绍给……嗝……寨子里的兄弟们啊。”林天龙刚一说完,嘴便被两片火热的唇堵住了。
  “唔……唔……别……别亲……”伸手推开了柳易尘,林天龙不满的擦擦嘴边的液体。“老子……老子……还没说完。”
  “你还想说什麽?”柳易尘的呼吸有些急促,灵巧的手指已经开始去解他的腰带了。
  “老子……老子……老子想说……想说什麽来著?”林天龙迷迷糊糊的想著,却因为迟钝的大脑而想不起来。
  “天龙,不如我们一会在想好不好。”柳易尘已经成功解开了他的腰带,正要去脱他的裤子。
  “嗝……老子……想起来了。”林天龙猛一拍手,哈哈大笑了两声:“老子……很喜欢你诶。”
  柳易尘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住了。
  “老子还真是……嗝,很喜欢你……喜欢到……肯让你干了……”林天龙一边傻笑,一边说著。
  一瞬间,柳易尘看向林天龙的神情温柔无比,眼中的柔情,简直能溺死人。
  “行了……嗝……老子说完了……老子……要睡觉了。这帮兔崽子太能灌了……嗝……”话音刚落,林天龙的鼾声已经响了起来,柳易尘呆呆的看著对方沈睡的脸,再看看自己鼓胀的下身,无奈苦笑。
  恶狠狠的在林天龙的唇上吻了好一会,柳易尘才忿忿的脱掉衣服,钻进被窝。嘴里喃喃说著:“今天先放过你,等明天一定操的你下不了床。”
  林天龙依旧在梦中,毫无所觉明天自己的屁股会遭受怎样的折磨……
  
  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顺著窗户的缝隙,飘进了林天龙的房中。
  狠狠嗅了几下,林天龙猛的从床上蹦了起来,这味道,是刘奶奶最得意的卤猪蹄的味道。
  “嗯……”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林天龙彻底的清醒过来,看看窗外的天色,已经是晌午十分,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恩,应该是午饭时间了。
  利索的从床上的各个角落里把自己的内衣内裤找出来穿上,自从跟柳易尘在一起之後,他已经很习惯早上起来自己光溜溜的身体了。用柳易尘的话说,他是希望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包括衣服。
  (10鲜币)三日缠绵-53(疑点)
  吱扭一声,推开了房门,嗅著空气里的香味,林天龙熟门熟路的朝著厨房走去。
  “哈哈哈……”刚刚走到屋外,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
  “好香啊。”林天龙推开了厨房门的,更加浓郁的香气迎面扑来。
  “啊,老大来了。”猴子从灶坑旁边站了起来,手上还拿著一把破蒲扇。
  “猴子你也在啊。是不是刘奶奶又卤猪蹄了。”林天龙有几分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猴子。
  “嘿嘿,今天的猪蹄可不是刘奶奶卤的。”猴子嘿嘿一笑,眼神往旁边一瞟。
  顺著他的目光看去,林天龙惊讶的发现,旁边站著的一群人里,赫然就有穿著一身水蓝色长裙的柳易尘。
  柳易尘就站在刘奶奶的身旁,手上还拿著一把菜刀,菜刀上沾著一些酱汁,似乎正在对卤猪蹄切片。刘奶奶的小孙女,五岁的小圆紧巴巴的拉著他的裙角,垂涎欲滴看著案板上的猪蹄。
  刘奶奶的另一侧站著一位从来没见过的少妇,不到三十岁的年纪,清秀的外貌,富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天龙皱了皱眉头,他不过才走了三个月,寨子里怎麽会有陌生人。
  注意到他的神情,猴子连忙凑过来说道,她是两个多月前大头出门的时候捡到的,她和他弟弟饿晕在咱们山脚下,大头正巧路过就把他们带回来了,後来发现她懂点医术,他弟弟身体也不错,我想正好山上没大夫,干脆就让她留了下来,反正她也没有什麽其他亲人了。
  “小女子如月,见过大当家的。”少妇微微一福,向林天龙见了一个礼。
  点了点头,林天龙并没有太在意。视线又回到了柳易尘……旁边的猪蹄上面。
  “天龙,你可娶了个好媳妇啊。”刘奶奶笑眯眯的看著林天龙说道。“今天一大早,我起来做饭的时候就看到你媳妇在厨房里忙活,我过去跟她聊了几句,她说怕你起来饿了,想给你弄点东西吃。”说到这还悄悄瞟了一眼柳易尘,柳易尘的脸上立刻如她所愿的浮上几抹红晕。
  刘奶奶笑了笑,继续说:“我就说,你这小子,最喜欢的就是我做的卤猪蹄了,然她就说一定要学,这不,我老太婆这几下子,已经都被你媳妇学了去了,以後,想吃卤猪蹄,叫你媳妇给你做就行喽。”
  林天龙惊奇的看向柳易尘,他知道柳易尘烹饪是吧好手,但是专门为自己去学做东西,呃,还是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柳易尘一副脸红红羞涩的样子,周围的人看到他的样子,都忍不住朝著林天龙挤眉弄眼,暗示他娶了一个好老婆,殊不知,柳易尘想的是要先把林天龙喂饱,才能让他有体力把自己喂饱……
  虽然柳易尘露出的笑容在别人看来是羞涩的笑容,可是对他本性比较了解的林天龙怎麽看都觉得……那笑容很Yin荡。
  “姨姨,小圆饿了。”胖乎乎的小丫头拉了拉柳易尘的裙角。柳易尘把她抱了起来轻声说道:“好,咱们这就吃饭好不好。”
  “好。”小圆梳著两个冲天辫的小脑袋点了点,奶声奶气的说道。
  “对对,咱们愣著干嘛,真是的,大家都饿了,赶紧吃饭。”刘奶奶一拍手,然後立刻指挥猴子去院子里放桌子。
  一夥人高高兴兴的用过了午餐,林天龙眼尖的发现,猴子坐在如月的旁边,似乎十分的别扭,脸上有些可疑的红色。如月倒是神色自如,和刘奶奶说说笑笑,讨论著一些刺绣,烹饪之类的话题。林天龙一直在考虑著柳易尘刚才的Yin笑代表什麽,而柳易尘则是很大方的跟猴子讨论一些武功方面的问题……唔,毕竟他现在走的是武功高强的侠女路线。
  吃过午饭,猴子去找大头讨论过冬的问题了,虽然粮食已经买过了,但是包括一些冬衣,药材之类的都还要解决。
  如月帮著刘奶奶收拾好碗筷,便哄著小圆去睡觉了,林天龙原本想要跟猴子一起去,却在柳易尘的一个眼神下留了下来。
  林天龙的房间是在後院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虽然按理说他应该住最大的房间,但是因为他不喜欢有别人打扰他睡觉,所以,安静的地方更适合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