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夜城-第15部分

是在临时凑合起来的即兴表演,她也能接得天衣无缝。我低声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道:
  “能不能瞒着夏美溜出来?”
  “为什么?”
  “等会儿我们就要去杀富春了,总不能带着夏美一起去吧!”
  “我知道了。她睡得很熟,应该没关系。我该上哪儿去?”
  “你顺着靖国大道直走,就会在左手边看到厚生年金会馆。
  走进会馆斜对面的巷子没多久,会看到一个小公园,叫做花园西公园,一个小时后在那里碰头。”
  “厚生年金会馆对面的巷子,花圈西公园。”
  “绝对不要让夏美知道,我可不希望她也跟来。”
  “知道啦!那等会儿见了,健一。”
  她把电话挂上了。我用被绑着的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抬起头来,看到孙淳的枪正瞄准我的眼睛。
  “她的声音好像有点儿奇怪。”孙淳用针一般的眼神望着我说道。
  “奇怪?哪里奇怪?”
  “说不上来,但就是觉得哪儿不对劲。”
  我花了两三秒观察孙淳的眼神。孙淳的眼睛像是狗的眼睛,而且是严格训练过的军犬;而我这对映在这只军犬的眼里的眼睛,则是猎狗的眼睛。虽然在强大对手的威吓之下满怀恐惧,却又要想办法把猎物据为己有。
  我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别开眼睛说道:
  “小莲可是个头脑很好的女人哟!她大概觉得我的话不太对劲吧!我也注意到她态度有点奇怪了。”
  “她会怎么?那女人会有什么打算?”
  “大概会逃之夭夭吧!”
  “对自己的男人见死不救吗?”
  “她刚从名古屋来,在这里也没什么人可以帮她;大概一整理好行李,就会到新宿搭车去吧!”
  “如果她真的这么做,倒还真冷静。”
  “假如我是小莲的话,也会这么做吧!”
  “你们相爱吗?”
  “嗯!我觉得应该是。”我假装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真不敢相信,你们俩连畜生都不如。”孙淳摇摇头说道。
  “就先看看那女人一小时后会不会来了。没来的话再说吧!”
  “哎!反正不管怎样,我都死路一条了,对不对?”
  69
  秀贤的公寓距离花圈西公园近在咫尺,我们在约定时间的十分钟前才离开公寓。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了,不过孙淳紧跟在后,让我感到一股比被绑还强烈的束缚感。公园里只有以此为家的流浪汉。这些家伙起先盯着我们这些闯入者,后来又都像是我们根本就没存在过似的,又回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就是睡眠的世界里。在这个国家里,就连流浪汉都瞧不起日语说得不流利的东洋人。
  孙淳用他那对军犬似的眼睛仔细检查了一下没多大的公园。
  用检查这个字眼似乎比较贴切。
  “什么都没有。”一会儿之后,他才用走调似的语气说道。
  “当然嘛!小莲是不会来的啦!”
  我在长椅上坐了下来。秀贤揪住我的衣领,示意我别轻举妄动。孙淳摇摇头表示没关系。秀贤才没趣地哼了一声。
  “可以抽支烟吗?”
  在孙淳回答以前,我叼起了一支烟。打火机已经被秀贤抢走了。我用香烟戳了戳秀贤,秀贤便狠狠瞪起我来。如果孙淳的眼睛是军犬的眼睛,那么秀贤的就是被宠坏的宠物狗的眼睛了;虽然在面对敌人时叫得很凶,但眼神里总是带着一丝畏惧。要不是有孙淳这个主人在他身边,他早就夹着尾巴逃走了。
  最后,秀贤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我毫不客气地点上了火,在潮湿的夜气里缓缓吐出浓烟。脊背上的寒意仍驱之不去。好像一不注意身体就会打起哆嗦。尼古丁也没办法为我驱走这股寒意,死神仿佛幻化成了肉身站在我身边。
  我边抽着烟边咒骂自己愚蠢,后悔自己不该打拉拢黄秀红的主意。如果我逃过这一劫,我发誓一定要她付出代价。在这些事的当儿,我竟然忘了死亡已经迫在眉睫。
  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
  孙淳和秀贤没和我坐在同一张长椅上。也许我该就这样开溜。这想法就像强迫观念一样附着在头盖骨里,可是我心里也十分清楚,若是我稍微有奇怪的动作,孙淳的枪就会喷火。
  偶尔有几对情侣通过公园旁的小径。不管是男和女、男和男女和女,每一对走过时,都像身体有部份融在一起似地相互依偎着。在这些情侣里,我看到了小莲。
  小莲的伴侣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年轻男子,看着好像不应该依偎在他身上的小莲。可能是个在二丁目遛达的混混,拿了小莲一点钱,才答应和小莲来个奇怪的约会。
  小莲让那年轻的混混搂着她的腰,朝着公园瞄了一眼。我动也不动,只是默默地坐在长椅上。小莲应该看到了我,大概也注意到了旁边的孙淳与秀贤。接下来,就看小莲怎么应变了。
  不出几秒钟,小莲和那混混就消失了。我用从秀贤那里讨回来的打火机点上了烟。不知从哪边的草叶里传来阵阵虫鸣,听起来这些虫好像就快翘辫子似的。
  70
  “没来嘛!”
  孙淳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背后。虽然叼在嘴上的烟差点掉了下来,我还是赶快回过头去。心里一直在想小莲的事:假如我是小莲的话,早就逃之夭夭了,可是想不通为了什么,她却出现了。
  “是啊!”
  我瞄了一下手表,小莲和那混混走后已经过了快二十分钟了。
  “要是连吴富春都没出现的话,你就麻烦了,我可知道各式各样的拷问方法喔!”
  “没事的,富春不像小莲一样机伶。”
  “走吧!”
  一个冰冷的东西顶上了我的脖子,我反射性地站了起来。在我起身的同时,顶在脑上的枪口移到了我的腰部。我和孙淳走出了公园,没多久秀贤也跟了上来。我们穿越靖国大道,在厚生年金会馆旁的巷子里走着。靖国大道上到处都可以听到警笛声,我试着找那些条子的踪迹,换来的只是腰上被枪给敲了一记。虽然觉得刚才看到的人是小莲,不过没有办法确定,很可能是看错人了。
  墓圈里很安静。因为太安静了,心脏的鼓动听来特别大声。
  孙淳把我的贝雷塔交给了秀贤,吩咐他看着我,便消失在墓碑的阴影里。虽然我不知道他要确定些什么,但那根本就是在白费力气。假如富春脑筋真的动得这么快,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当然,孙淳也就不会在这里。
  我想向秀贤说些话,但是一看到他的脸就死心了。因为,即使是在黑夜里,我也看得出秀贤脸色发白。血管浮现在他汗湿得发亮的脸上,眼睛下面也肿起了黑眼圈;他已经紧张得要死了,铁定会因为一点风吹草动就乱扣扳机。那把贝雷塔里,应该还剩下五发子弹吧!?我的心里发冷,只等着孙淳回来。觉得很想抽烟。
  孙淳在十分钟后回来了。
  “关上保险,把枪放下。”
  吩咐过秀贤,他把自己的枪指向我。
  “可以抽烟吗?”
  看到孙淳点了点那没流一滴汗的脑袋,我就叼起了一支烟。
  “吴富春真的会来吗?”
  “嗯!别担心啦!”
  “我们会躲起来,不过枪还是会对着你。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站好。想抽烟就随便你,不过,可别随便乱动。”
  我点着头表示服从,孙淳就融入一片黑暗里;可是秀贤却办不到。孙淳犯了个大错,就是把秀贤也带了过来。多亏发出噪音的秀贤,让我掌握到孙淳藏身的位置。
  五分钟静静地过去,富春应该快出现了。虽然富春对大部分的事都很不在乎,不知为什么却总是很守时。我把手肘倚在旁边的墓碑上,叼起了香烟,肚子里闷着一股神经痉挛的感觉。
  一阵风吹来,杂草沙沙作响,阵阵虫鸣也震动着空气。直到现在为止,虫鸣都只是毫无异状地在我耳边响着,持续地覆盖着黑暗的墓园。在一瞬间,虫鸣声突然停了,从墓园的入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健一,你在哪里?”
  听到了富春嘶哑的声音。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丢出了烧得很短的烟屁股,在黑暗中划出了一道橘红色的抛物线;这下子富春应该看到我的位置了吧!我使劲把空气吸进了肺里,指尖颤抖着,心脏仿佛也要从嘴里跳了出来。我吞了口口水,身子往前面一扑,喊道:
  “富春,开枪啊!!”
  枪声淹没了我的语尾,黑星特有的尖锐射击声敲醒了沉睡的亡灵,方才的寂静已经无影无踪。我趴倒在地上,走进一块距离最近的墓碑爬了过去。
  枪声断断续续响着,从孙淳与富春的枪口进出来的火花,像是巨大的萤火虫般忽隐忽现。我以墓碑当掩护,朝墓园的入口摸了过去。假如没什么奇迹出现,富春碰上孙淳是不会有胜算的。
  “健一,你在哪里!?你翘辫子了吗?”
  富春的怒吼让我停下了脚步。看来得赶快叫他住口,否则孙淳就要用富春的声音来刺探我的位置了。我背部紧贴着墓碑,嘴里直咒骂着富春。
  枪声不知何时停了。看来不想再对着黑暗放空枪,准备寻找我和富春的位置了。我屏住气期待富春能有动静,说不定能趁孙淳被引开注意的空档逃出去。
  我舔舔嘴唇,只觉得粗涩,连嘴里也干透了。耳里听到有人在抽泣,是秀贤吧!
  我左右张望,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向墓碑后方掷去。
  传来一声石头打到在地上的沉闷声响,旋即又响起了枪声。也不知道是孙淳开的枪还是富春开的枪,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移动了,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倒。又传来一阵枪响,枪弹打进了我脚边,蹦起了砂砾。我的胃好像要抽筋了,呼吸也感到困难。
  又听到不同的枪声,这回是富春。我勉强吞下涌上了喉咙的胃液,弯着身子快跑。秀贤还拿着一把枪,假如可以抢过来,说不定能有什么转机。
  “健一!!”富春边开枪边喊着。
  “只管开枪!!”
  我喊道。已经没有必要隐藏位置了,我得趁富春盯住孙淳的时候把孙淳给逮着。
  我看到孙淳的枪口进出的火花,就在我最初藏身的地方右边五公尺处。假如我刚才没有丢出那块石头,他现在大概已经摸到富春的背后了吧!秀贤可没办法,一脸眼泪和鼻涕,从藏身的墓碑后面探出了枪和脑袋瓜子。他频频扣着扳机,击铁却没敲下去;他没有注意到保险是锁着的。
  我冲了出去。孙淳注意到我的企图,把枪口转向我,却让富春的弹幕给阻挠了;孙淳只好咬牙切齿地和富春纠缠下去。秀贤发现了我。嘴张得有半张脸大,把枪对着我。当他终于注意到子弹射不出来时,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开始往后退了。
  我踢着秀贤的肚子,从卷曲在地上的秀贤手上抢回了枪,扳开了保险。就在这一瞬间,枪声停了,一声像野兽咆哮般的哀号震动了墓园沉静的空气。
  我转过身子,把枪指向孙淳所在的位置,孙淳也在同时把对着富春的枪口挪向了我。我们两人就这么用枪瞄准对方浆住了。
  富春捂着胸前滚倒在地,从他指缝里渗出来的鲜血,即使在黑夜里也是分外鲜明。
  “投降吧!健一。”
  孙淳说道。他的目光还是那么冷静,脸上一滴汗也没流。
  “你应该没剩几发子弹了。”我说,声音颤抖得和孙淳没得比。
  “只要一发就够了。”
  我相信他说的话。我们的距离是五公尺,孙淳不可能会射偏。相反的,我却连一公尺外的目标也没把握,加上现在对准秀贤的枪还颤抖个不停。
  我使劲吐了一口气,慢慢放下枪来。孙淳的眼里闪过一丝胜利的光芒。突然间,孙淳身上响起了一阵电子音,是他从我这里拿走的大哥大;孙淳的眼睛眨了一下。就是现在!我迅速举枪扣下了扳机,孙淳的上半身猛然摇晃了一下,紧接着血就从胸口喷了出来。但是孙淳还是没有倒下,我赶快趴下身子。孙淳的枪又进出了火花,一阵强劲的气流掠过了我的头上。我就这么趴着往前出枪射击,但随即又响起了两声枪响。
  枪声的数目并不吻合。我抬起头来,看到孙淳痛苦地转过头去。孙淳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像个正要把礼物交给初恋情人的女孩子似的,把枪紧紧握在胸前。
  原来是小莲。
  小莲的枪喷火了,我又赶紧趴了下去。孙淳的身子溅着血花朝我这里倒过来,原来很静的脸孔因为惊愕与愤怒而扭曲着。我用枪瞄准了他这张脸,扣下了扳机。我手里的枪随后座力一弹,孙淳的半张脸像西瓜般地给炸得稀烂。
  这时传来了一阵惨叫;和富春的声音不一样,是一声很尖锐的惨叫。我转过头去,看到了两眼惊得斗大的秀贤,他那张半开着的嘴里,吐出一句句意义不明的话。
  我把枪口朝下开了一枪。秀贤的身体像触了电般地弹起,接着就一动也不动了。
  “健一!!”
  小莲跑了过来。我没回答她,径自朝倒在地上的富春望去。
  “结束了吗?”
  富春躺在地上问道。他的伤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孙淳的子弹没有打进他的脸膛,只不过嵌进了肩膀里。
  “是小莲叫你来的吗?”我问道。
  “嗯!我们俩在路上碰到的。然后,是她告诉我你被上海帮的家伙给逮着了。”
  我身旁不远处传来小莲慌乱的喘息声。我凝视着小莲晕红的脸。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后头跟踪你们。我一直在入口的地方观察情况……后来,富春就来了。”
  “你一个人开溜不就得了?那比较像你会做的事。”
  “我也这么想过好几次,可是两脚就是不听使唤嘛!”
  小莲用挑逗的目光看着我。她看起来就像昔日欧洲油画里的战斗女神,倒是下垂的右手上握着的枪与左手里的大哥大看来有点不相称;就是我交给富春的那支大哥大。
  在孙淳身上响起的那通大哥大是小莲打的,还多亏那通大哥大救了我。我涌起一股想抱起小莲的冲动,但是因为富春在场而压抑住了。
  可是,小莲并没有犹豫,好像眼里除了我以外没其他人似的,紧紧抱住了我。
  “健一。我不是骗你的呀!”
  我根本没时间理会小莲,只看到富春仿佛是从地狱里醒过来的亡灵似地瞪着我。
  “健一,这是怎么一回事?”
  富春按着右肩,挣扎着想站起来。我踹了一下他那受伤的肩膀,富春便又颓然倒下,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惨叫。
  “就是这么一回事呀!富春。”
  “你说什么啊?她可是我的女人呀!你竟然……”
  “小莲是你的妹妹,不是吗?”我把小莲推向一旁说道。
  “你怎么知……”
  富春说不出话来了,凹陷的双眼睁得老大,下巴也直打着哆嗦。看来富春终于明白我根本就不是他的朋友了。
  “小莲告诉我的。”
  撒了个谎。这句谎话立刻就见效了,富春那张油光满面的脸对着小莲大喊:
  “小莲,你为什么要告诉这个家伙!?”
  “我高兴嘛!”小莲对着富春,用燃烧着憎恨的眼神瞪了回去。
  “你为什么要……小莲……你被健一给骗了,对不对?”
  “是我自己选择健一的。”
  “健一!!”
  富春站了起来,动作快得不像是个伤患,我连扳机都来不及扣,就被富春给拉倒了。枪从我的手中掉到了地。
  “小莲是我的女人,而你竟然做出这种事!”
  富春的额头砸上了我的鼻子,一阵剧烈的疼痛穿透了我的鼻梁,眼里涌出了泪水。
  “为了你,我一直都在卖命,而你……而你……”
  这次是左颊挨了一记。富春骑到了我身上,胡乱以脑袋往我砸来。我试着用两手抵住富春的胸口,却只是徒劳无功。富春的身体像块大岩石般又厚又重,只听到咚咚几声闷响,富春的额头几度猛力撞在我的脸上。痛楚遍及我整张脸,脑子里什么都没办法想。我的身体痛楚,内心则被恐惧侵袭;不只是从鼻子里,就是从嘴里也出了血,而且快被自己的血呛得没办法呼吸了。
  突然间,枪声震撼了我的耳膜,身上的重压应声消失了。我扭过身子,吐出了嘴里的血,大口呼吸着空气。往旁边一看,只见富春背后开了个洞,脸朝下倒了下去。
  “小莲……”富春两眼茫然地望着地面,用嘶哑的声音说着。
  小莲手上的黑星对着富春,枪口冒出了硝烟。
  “我、我是……”
  “你还真罗嗦。”小莲用不屑的口吻打断了富春的话。
  “你一直就是这样,只不过有点蛮力,什么都做不成:因为你的脑筋太差了嘛!我已经受够了。”
  “小莲……我是……啊……”
  “闭嘴!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想吐。”
  我忍着痛站了起来。富春还是一动也不动,只有泪水从眼里不断地流出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富春掉眼泪,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富春也是有泪腺的。
  “你说过……你喜欢我的……”
  “你也知道那不是真话吧?”
  我摇了摇脑袋,感到一股像是把头伸进蜂窝里之后的疼痛;我已经痛到不敢去摸自己的脸了。
  “健一,你还好吧?”
  “别再磨磨蹭蹭的,条子就要来了。”我勉强挤出这句话,感觉到小莲在点头。
  “那就再见了,哥哥。”
  小莲的黑星枪口进出了火花。随着一声枪响,富春的身体激烈地痉挛了起来。
  “健一……”
  我看着富春。富春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眼神瞪着我,好像到死都还在做梦一样。
  枪声掩盖了富春的话。小莲接连对着富春扣扳机,直到子弹全部射完为止。
71
  在我们到达秀贤公寓的时候,远方终于传来了警笛声。
  “到这儿来真的没关系吗?”
  小莲边为我准备敷脸的冰块边问道。房间的钥匙是从秀贤的尸体上找出来的。在那个墓园里,我一共搜集到了曾经被孙淳抢去的贝雷塔、小莲的黑星、几十发子弹还有大哥大。
  “两、三个小时应该没问题。孙淳应该没有把他干的事告诉任何人,至少上海帮的家伙们绝对不会想到我们躲在这里。”
  我朝着浴室的镜子望去。血已止住,疼痛也转化为隐隐作痛,脸上红肿发热。
  小莲拿了一个装着冰块、袋门扎紧的塑胶袋来。我拿了过来,把冰袋按在颧骨上走回客厅。小莲像只小狗似地跟了过来。
  小莲实在不简单,才刚杀过两个人,看来却没有丝毫的不安。从墓圈回到公寓的路上,小莲唯一担心的就是我的伤势。
  “你为什么要杀了富春?”
  小莲略一迟疑,沉默了一下子之后,便开口说道:
  “是健一叫我杀他的嘛!你不记得了吗?”
  “嗯!”
  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小莲仍旧站在梳理台边。
  “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要杀了富春?”
  “假如我没开枪的话,健一就要给富春打死了。”
  我叼起一支烟。盯着小莲点上了火。
  “你们俩在名古屋干过些什么?”
  小莲没回答,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很明白了。小莲朝富春开枪时熊熊燃烧的眼里,仿佛有股连自己都要给烧个精光的憎恨,这种眼神我已经领教过好几次了。一个物欲很强的人,对准备掠夺自己的东西的对手都会露出这种眼神。小莲并不恨富春。
  对小莲来说,富春不过是堆拉圾,根本不值得她憎恨。可是假如他是想拿回某个已经属于小莲的东西,就又另当别论了。小莲大概会用包含着所有憎恨的眼神瞪着富春吧!
  事情只要调查一下就能弄清楚了。富春在名古屋可能抢过一票,而且抢的一定是黑钱。小莲拿到这笔钱之后就溜了,并且拿这笔钱当头款买了公寓。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富春可不是追回钱的喔!”
  “我知道啊!”
  “那就好。”
  我把烟灰弹到地板上,灰掉得到处都是。我用拖鞋把烟灰踩散。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我抬起头来看着小莲,小莲表情好像有问题要问。我伸手拿起电话。
  “喂?”我用北京话接起电话时,听到对方倒抽了一口气。
  “是黄秀红吗?”
  这么一问,电话那头马上传来一阵低沉沉的叹息声。
  “秀贤呢?”黄秀红开口了。
  “应该问:‘孙淳呢?’才对吧?”
  “孙淳呢?”
  “他们俩都死啦!”
  秀红沉默着。我点上了一支烟。
  “我要杀了你!”
  直到烟有一半烧成灰了的时候,秀红才开口,就这句话时语尾是颤抖着的。
  “死了这条心吧!是你赌输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
  “在那之前,你可能要比我先走一步了。”
  我手上仍旧拿着听筒切掉了电话,又拨到天文的店里。第一响还没完就有人接了,是个工作人员,天文人在店里。
  “你现在在哪里?”一接下电话,天文便怒吼道。
  “一个你没有必要知道的地方。”
  “别开玩笑了。都是你和爷爷害的,你知道你们惹了多少麻烦吗——”
  “警察吗?”
  “嗯!餐馆门前挤满了条子,进进出出的,老是问我‘有没有看到什么’、‘能不能想起什么’的。”
  “爷爷呢?”
  “枪声一停,人就不见了。”
  “是爷爷把整件事情搞砸的。”
  “我也知道。”天文叹口气咕哝着。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枪战一开始的时候嘛!你把我当什么了?那老头子见我不知所措,便说:‘别担心,那些是我安排的人。’开什么玩笑,想不到我被大家给耍了。”
  “爷爷人在‘药房’吗?”
  “怎么可能。爷爷怎么也想不到元成贵会丧命。像他那么小心的人,是不会回到歌舞伎町来的,上海帮的家伙们一定红着眼在找他吧!你倒是领先爷爷抢了先机。”
  “知道了。我再和你联络。”
  “等等。我会跟你好好算这笔帐。”
  “你这句话说得好像样啊!小文。”
  我在天文的咒骂声传来前挂上听筒。一抬起头,就看到小莲凝视着我,好像有什么事要问。
  “你为什么没溜掉?”
  “我好几次也想过要开溜呀!”小莲直直的望着我的眼睛说道。
  “你应该溜掉才对。这样的话,现在不只是富春,就连我也翘辫子了。知道你那栋公寓的只有我一个人,假如你等事情冷了下来再回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这是为了什么?把理由告诉我吧!”
  “活了二十几年,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一个和我同类的人。”
  “不行。我要的是可以让我信服的理由。”
  “我知道啦!”小莲吐出了这些话。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开溜的嘛!健一绝对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是如果我拼了命证实,你就能接受我。所以我才豁出去了呀!就算你不相信也没关系,至少也得承认我替你拼了命吧!”
  小莲的肩膀微微的颤抖着。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不相信。
  “好。”
  我想说些什么,但只说出一这个字。我把视线从小莲身上挪开,把冰袋用力按在脸上,心里祈求着冰块能让我的感情冷却下来;可惜还是没用。
  “有没有什么可以代替毛巾的东西?”
  我摇着头站了起来。黄秀红知道我们俩在这里,没时间再磨蹭了。
  “我可不想留下指纹。用这块东西,把我们摸过的地方都擦干净。尤其是厨房,要擦得仔细点。”
  小莲也没回答就开始动了起来。我看着她的动作,又伸手拿起了电话,反复拨着报时台气象台的号码。最近的电话机都有重拨这种烦人的功能,我可不希望把天文店里的号码留在这里。
  72
  我们俩在御苑前搭上了往池袋的丸内线。虽然从秀贤的公寓到车站只要两三分钟,我们却和三组条子擦身而过。我装成醉汉把脑袋埋在小莲的肩膀里,蒙混过了这些条子。身上原来沾满血迹的衣服,已经从秀贤的房里找些东西换上了。我的腰上还插着一把黑星——只剩一颗子弹的贝雷塔也藏在小莲的LV皮包里,假如被临检的话就玩完了。不过,这些条子都急着赶路,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距离末班车还有些时间,地下铁路里并不很拥挤。醉汉们兴奋的谈话声混杂着行车的噪音淹没了整个车厢。对这些人来说,今天发生的枪战大概也只是个余兴节目吧!
  我戴着墨镜,左脸肿得很厉害,眼睛也快睁不开了。其他的地方还无所谓,至少眼部得遮起来。
  “你已经把钱会花光了吗?”
  我看着映在眼前车窗上的自己,用北京话向身旁的小莲问道。
  “全部花在公寓上了。我知道富春要来。就想在之前把钱花掉。”
  “他做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有天晚上,我下班回到家,看到房间里有个运动手提袋,里面钱装得满满的。我数一数,总共有两千万。我便把衣服装进旅行箱里,离开了我的屋子。先在名古屋车站前的商务旅馆订了间房,第二天一早就搭上了第一班的新干线,之后的事就和我以前向你说的一样。因为我知道富春很会记仇,所以想利用你干掉他。”
  “怀孕的事也是骗人的吗?”
  “那件事是真的。”
  “结果你自己把他给杀了,难道这么不想让我知道那笔钱的事吗?是不是怕我也会从你那里抢走这笔钱?”
  “没办法嘛!健一现在不是身无分文吗?”
  小莲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没钱用的人,会从和自己最能自由来往的人身上挖钱,这道理我也知道。”
  “你是最能和我自由来往的女人吗?我倒还不知道。”
  小莲惊讶的看着我,脸颊微微泛红。她的眼睛一接触我的目光,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快到茗荷谷车站时,我催促小莲下车。我们下了地铁,在车站前打了公共电话。
  “喂?”电话里传来流利的日语。
  “请问是叶晓丹先生府上吗?”
  我也用严谨的日语,说出了这个家财万贯的台湾人的名字。
  “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名叫刘健一。要是叶先生不在,能否请杨伟民听电话?”
  “请稍候。”
  还真干脆,根本没必要套话。
  听筒里传来一阵模仿音乐盒音效的电子音,着实让我吓了一跳。传进耳朵里并不是那个熟悉的旋律,而是‘何日君再来’。
  那首只要是流着中国血的人,听到都会分外感动的歌——不过我只是感到有些惊讶罢了。叶晓丹用的好像是特别订制的电话机。
  ‘何日君再来’的旋律重复了两次,终于有人来接电话了;是杨伟民。
  “你现在在哪里?”杨伟民的声音还是和平常一样。
  “我在茗荷谷车站前面。”
  “为什么不直接过来?”
  “因为叶先生好像不喜欢杂种嘛!”
  “马上过来。”说完就马上挂掉电话了。
  “我们上哪儿去?”
  小莲望着一个叫“教育森林”的公园名字问道。我们正朝叶晓丹的豪宅走去。
  “到一个大富翁家去。”
  “要去见谁?”
  “那个大富翁、杨伟民、还有个上海帮的家伙。”
  “我们为什么要进去凑一脚?”小莲慢慢转过头来问道。
  “事情就可以谈妥。”
  “说明白点吧!”
  “没有人希望事情被搞得更大。现在那个大富翁的家里,杨伟民和上海帮的家伙应该正在进行谈判,我们也要在这个谈判里凑一脚。”
  “不凑一脚不行,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小莲勾起了我的手腕。
  “孙淳和富春挂了的事大概也已传进他们耳中,这些家伙应该正为找到了代罪羔羊而雀跃不已;死人是不会说话的嘛!只要把一切责任推到这两个人头上就好了。觊觎元成贵宝座的孙淳搭上了富春,结果因为意见不合而闹得同归于尽。就算细节有点牵强,大家也都不会过问;只要面子上站得住,剩下的就是赚钱比较重要了。”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能参与谈判,还不知道我们俩会被冠上什么罪名。
  我想和杨伟民与上海帮的家伙订下约定,叫他们不要追究我们俩的责任。”
  “他们会不追究吗?”
  “就看事情怎么发展了。”
  小莲没再问下去,只是紧紧搂着我的胳臂走着。
  “你想走吗?假如你想一个人跑,现在还来得及。”
  “想跑的话我早就跑了呀!我已经决定要和健一一起去了。”
  “小莲……”
  “不要再说了,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不必说了。”
  小莲并没有大吼大叫,但是我输给了小莲施加的压力,闭上了嘴。
  “要死一起死比较好呀!”最后,小莲轻轻说道。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73
  叶晓丹的家门口挂着一片刻着“叶村”的门牌。我按下门边的对讲机,等了一会儿,便有一个穿着和服的中年女人走出来迎接我们。那女人只像在评估我和小莲的身价似地打量了我们一下,一句话都没说。
  院子里的路弯弯曲曲的,光是从大门口到玄关就走了五分钟。我对日本庭院并不了解,更不了解台湾人建造这种庭院的心态。叶晓丹在战前好像在台湾接受过正式的日本教育,可能是当时遗留下来的情结使然吧!经历过战争的台湾人里,好像有些人心里还隐藏着对日本的憧憬;或许是对日本人走后取而代之的国民党一种憎恶的反弹吧!不过叶晓丹似乎是在战争期间来到日本的,和这种感情应该无关才对。
  我和小莲默默地跟着那女人走。好几次想把手伸向插在腰际的黑星,不过没握住黑星,我握住了小莲的手。小莲的手很冰冷,简直要冻到骨子里了。
  走过昏暗的走廊后,我们打开了那女人指示的门,眼前出现了一间十坪以上的客厅。在客厅中央的待客沙发上,坐着杨伟民与叶晓丹,还有钱波。钱波是上海帮的第二交椅,做事喜欢蛮干,一直被元成贵排挤。即使如此,他还是能维持第二把交椅的地位不坠,因为,他熟知以暴力建立威信来压迫其他人的方法。
  上海帮的家伙大多不喜欢钱波,但是也没办法反抗他,大都只能取钱波的谐音,暗地里的用日语嘲笑他做“圈丸先生”。(注:日语圈丸音CHINBO)
  “你来晚了。”
  杨伟民说道。钱波对我送出一道刺人的视线。叶晓丹没理会我,只是两手抱在胸前,凝视着空中。
  “谈到哪里了?”没人叫我坐下,我只好站着问道。
  钱波啐了一声。
  “别那么嚣张,你认为是谁把事情搞成这样的?”
  “是富春惹的祸吧!不是吗?”
  “你这个杂种,竟敢用这种口气说话!”
  钱波站了起来。但是叶晓丹咳了一声,制止了钱波的冲动。
  “坐吧!”
  叶晓丹瞄了钱波一眼,就转过脸面对着我。我牵着小莲的手,在杨伟民和钱波之间的沙发坐了下来。
  “大致上已经谈妥了。”一等我们坐好,杨伟民便开口说道。
  “这回的乱子,就让孙淳和吴富春两人负责。”
  “他们俩都翘辫子啦!”
  我试着插了个嘴,杨伟民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所以情况正好。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钱波说。我没理会他,杨伟民和叶晓丹也没理睬。
  “也就是说,事情变成想篡位的孙淳,勾结富春杀了元成贵?”
  “没错,之后两个人闹意见,就在互相残杀中丧命。”
  “上海帮可以接受吗?”我问钱波。
  “嗯!我也不想再闹下去。今天可是六盒彩的开奖日呀!搞得我们的收入都大折扣。整天管死人的事情哪受得了。”钱波得意地笑着,转头望着叶晓丹。
  “一切交给我吧!现在连甩掉元成贵和孙淳搭的女人也抓到了,不会有问题。”
  我瞄了杨伟民一眼,杨伟民没有任何反应。黄秀红这次赌输了,而且输得惨透了,接着就得被钱波狠狠凌辱一顿,然后被杀掉吧!这就是赌输了的代价。
  “倒是有个问题。”
  杨伟民说道。钱波噘起了嘴,但杨伟民没理会他。
  “因为你把崔虎扯了进来,搞死了太多人。虽然孙淳已经死了,但手下都还在,那些家伙每个都知道你和这次的事情关系重大。”
  小莲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我也握了回她。我紧盯着杨伟民的双眼,开口说道:
  “如果不是你耍花样,这次挂掉的应该只有元成贵和他的保镖。”
  “这件事和我一点也没关联。”
  “别说笑了。”
  “我们已经这么说定了。”
  我交叉看着他们三个人的脸孔。杨伟民依旧用冷冷的表情应付我;钱波瞪了我一眼;叶晓丹则是不理不睬,好像在说我们俩的目光没有交会的必要。
  “死了心吧!健一,死掉的大多是台湾人啊!”
  “那些人是你找来的。我根本不知道会有那些家伙。”
  “不知道可是说不通的,这点你应该也明白吧?”
  “你是想叫我怎么样?”
  我的肩膀没力了,再怎么抵抗也没用。
  “还有一个问题。”杨伟民没理会我的问题继续说道。
  “两、三天前,有几个人从名古屋过来,他们也在找吴富春。”
  我看了看小莲。小莲的脸颊发白,只有眼睛还是闪闪发光。
  “吴富春在名古屋干了些什么?”
  我把脸转向前方,说话的声音比自己想像的还要低。现在说起来,杨伟民当初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我的。
  “他袭击了一家赌场,抢走了两千万,死了两个正在打麻将的客人。那家赌场的后台在名古屋是老字号,很有势力。他们想讨回一个面子。”
  “抢个赌场只抢到两千万啊?”
  “那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只抢走了客人的袋子。赌场里好像有不止十倍的钱。”
  钱波插嘴说道:
  “那些家伙也去找过元成贵。元成贵答应要干掉富春,替他们把钱拿回来。也就是说,我们上海帮和那些名古屋的家伙有这么一个约定。懂了吗?健一?”
  我点点头。为了要继承元成贵的位子,钱波必须遵守和名古屋的家伙之间的协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钱在哪里啊?小姐?”
  杨伟民把脸转向小莲问道。杨伟民一直没理会小莲,原来只是在等适当的时机。小莲绷紧身子,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她马上就用稀松平常的语气回答:
  “没有什么钱呀!”
  好冷淡的回答。钱波听到这句话,太阳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