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夜城-第16部分

|丨穴立刻青筋暴起。
  “吴富春从来没有交给你吗?还是你已经把钱花掉了?”
  杨伟民用手制止准备探出身子的钱波,用向小孩子问路似的语调问道。
  “那笔钱是我从富春那里抢来的,是我的钱呀!我哪知道赌场里出了什么事情呀!”
  “小姐,这种理由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不只是在这里,不管在哪里都说不通。”
  “在我和健一生活的世界里可是绝对没有疑问的。是被偷的人自己不好嘛!对不对?健一。”
  不只是杨伟民和钱波,现在连叶晓丹都在看着我。我摇了摇头。
  “小莲,你错了。如果你远走高飞的话,钱就是你的,可是……你懂了吧?”
  “健一……”
  “懂了吗?小姐,这可不是小孩子的游戏,钱在哪里?”
  小莲像以征询的目光看着我,我对她点了点头。
  “用来付公寓的头期款了。”
  “真不知该说你是个聪明的小姐,还是个傻瓜……”
  杨伟民嘀咕着。虽然听来像是自言自语,但其实他是在质问我。
  “小莲一直是一个人过活,没有人教过她规矩。”
  “这不关我们的事。”
  一阵沉默,没人想开口。我把小莲拉过来,不敢打破这片沉默。在前面等着我们的是个大家都熟悉的结论,也就是我和杨伟民都知道,却都拖到最后才说出来的结论。
  “你想怎么办?健一。”最后,还是杨伟民打破了沉默。
  “现在我们手头上没有两千万,可是一定可以凑到。假如可以缓一阵子,公寓也可以卖得出去。”
  “喂!你应该也知道咱们不能等吧!”
  钱波回答道。为了要继承元成贵的宝座,他必须比谁都快一步,去实践元成贵与名古屋的家伙达成的协议。钱波的两眼炯炯闪烁着。
  我转而向杨伟民求救。
  “不行。”杨伟民摇头说道。
  “向叶先生借个两千万是轻而易举的吧?”
  我的喉咙干了,心窝里好像长了一个肿瘤般的异物,在那里隐隐作痛。
  “我不借钱给日本人。”叶晓丹用轻蔑的口吻说道。
  “钱就是钱,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有赚头不就好了吗?”
  “我就说嘛!伟民。”
  叶晓丹没理我,把那张像鸡样的皱纹满布的脸转向了杨伟民,说话时,白浊的唾液四溅。
  “不能宠坏这些杂种,他们只会得寸进尺罢了。”
  “叶先生,健一的确是个笨杂种,但是以前也曾经像我的孙子一样受我照顾过。”
  杨伟民看着我说道。他口是心非,一双埋存厚厚的眼睑下的眼睛,一直在窥伺着我的神色。
  “健一,你就死了心吧!假如拿不出钱的话,只有把尸体交给他们了,只有吴富春的尸体是不够的。他犯的错我们还可以想办法,但是对这位小姐可就爱莫能助了。”
  我转头望着小莲。小莲好像一只在大群猎犬包围下的小鹿般地惶恐异常,四处转动着失去焦点的眼珠子,连我正在看她也没注意到。
  看到小莲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起了一股变化,仿佛有一团黏答答的黏液在我的肚子里打转。我应该把小莲交给杨伟民,可是我却办不到。小莲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宝物,她看东西的眼光和我一样,思考逻辑也和我一样。我的脑袋叫我抛下小莲,但是我做不到。小莲是我的,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女人;虽然我也很清楚我不该梦想能和小莲相守一辈子,总有一天,会被另一方给出卖的。即使是这样,在现在这一刻里,小莲还是我的。
  “健一。”杨伟民出声催促着我。
  “我是个杂种,不了解你们中国人所谓的面子是什么。”
  我迅速站了起来,拔起了腰上的黑星;动作熟练得连我自己也感到惊讶。想和我一起站起来的钱波,一看到枪就僵住了。
  “你疯了吗?健一。”杨伟民还是很平静,只是悲哀的眯起了眼睛说道。
  “小莲是我的女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是不会把她交给任何人的。”
  “胆敢用枪指着我们,你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你们根本没有空来追我。元成贵已经挂了,崔虎很快就会有动作。你们是为了对付崔虎才聚在一起讨论处理善后的对策的;我只是一条你们碰巧钓上来的鱼罢了。”
  我用枪口指着他们三个并开始后退,小莲也紧紧凑了过来。
  我对着这几只猎狗龇牙咧嘴,让小莲也恢复了神智。小莲被愤怒与憎恨燃烧着,即使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小莲的体温。
  “健一,杀吧!把他们都给杀了。”
  小莲在我的耳边,用那蜜糖般令人心神荡漾的声音低喃着。
  我忍耐着从那声音所散发出来的强烈诱惑。
  “刚才听到一个消息。”
  杨伟民说道。他那和这情况不相称的声音,听来就是像在饮茶似的。
  “崔虎在户山的公寓不知被谁给袭击了。”
  我的胃里一阵刺痛。程恒生答应过我今晚不出手的,只能怪我太笨去相信他的话。
  “当然,并不是上海帮的家伙或我们台湾人干的。也不知是谁向香港仔告的秘。”
  “崔虎怎么了?”
  “他没事,可是听说死了不少人。现在就连崔虎也动弹不得了,就是这么回事。”
  “你还是一样,有对好耳朵。”
  “怎么办?健一,这样你还要用枪指着我们吗?我就不用说了。坐在这里的钱波或叶先生,可是会追你追到地狱的尽头哟!”
  “喂!健一,我的手下可会冲进来喔!因为带他们进叶先生家太没水准,我叫他们在外面等着。”钱波说着,整张脸涨得通红,眼里浮现自尊心受伤害的神色。
  “我谁也没看到。”
  我说着,边在脑袋里玩味着杨伟民的话。谁都没注意到杨伟民的话里藏有玄机。
  “有啊!就是那些一张就很没水准的家伙嘛!我叫他们在附近开车绕绕。”
  “小莲,钱波身上应该有带枪。”
  小莲马上动作。我把枪口转向钱波,钱波不服气地举起双手,小莲瞪着钱波,在他的西装上下搜索着。很快的,小莲就找到了枪,一把短的左轮枪。
  “健一,你这么多年来都看着我办事,难道什么都没有学到吗?”
  我一从小莲手里拿过枪,杨伟民就说道。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决定了,小莲得和我一起走。”
  杨伟民微微摇摇头。
  “伟民,算了吧!这个杂种自己想找死,你就让他去吧!”
  叶晓丹说着,现在他已经是正眼瞪着我了。我把枪换了个字,右手拿着左轮,左手握着黑星;左轮的枪把比黑星的要合我的手。我把左轮指向叶晓丹,手并没有颤抖。好像装了一层滤网似的,我的感情有一部份麻痹了。
  “杨伟民,你说的没错,我从你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终于了解杨伟民的意思了;他要我干掉叶晓丹与钱波。叶晓丹一死,就没有人能再牵制他。而钱波一死,上海帮的家伙就会为了继位争得面红耳赤,无法分心插手外面的事情。就只要这样,歌舞伎町就能回到从前一切受杨伟民支配的局面。他大概是已经想到掠夺叶晓丹财产的法子,所以才会用只有我听得懂的说法下指示。
  只要杀掉叶晓丹和钱波,大家就能顺利搞下去——
  “爷爷,这栋屋子里该有枪吧?”
  叶晓丹和钱波一脸不明就理的表情,只有杨伟民满意地点着头。
  “我最早学到的,是不能全盘相信你所说的话。钱波就让你来收拾吧!”
  我压下左轮枪的击铁,扣下了扳机,枪声比我想像的还要惊人。子弹掠过了叶晓丹,在他背后的墙上开了一个大洞。我又开了一枪,这下把叶晓丹给轰了出去。
  这就够了。叶晓丹可能还活着,但杨伟民也会给他致命的一击吧!我把右手的左轮枪抛给了杨伟民。
  “走吧!小莲。”
  我拉着小莲的手,走向玄关。
  74
  途中听到了一声枪响,但是我们并没有停下来。杨伟民对钱波开枪后,杨伟民的剧本应该会是:发了疯的钱波拔起了枪,叶晓丹准备应战,结果两个人就都挂了。假如我能守口如瓶,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当然,我也没有半点想摆杨伟民一道的意思。
  刚才的女人站在玄关旁。一认出我们,她便突然皱起了眉头,不过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好像早就预料会出什么事似的。
  “滚开!”
  小莲喊道,但却没什么效果;那女人已经和杨伟民串通好了。杨伟民不论到了哪里,都是这么难应付。
  “杨先生呢?”那女人小声问道。
  “大概在等着你去帮忙吧!”
  我边空鞋子边回答。钱波的手下一定就在附近,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穿过庭园,我们走出了大门。小莲急喘着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先探出头看看门外有什么动静,没看到有任何人,我们俩就冲出了叶晓丹的豪宅。
  “为什么不把他们三个都杀了?”小莲喊着,鼻梁上皱着,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
  “没有这个必要。”
  我们已经跑离叶晓丹的豪宅很远了。我便减慢速度,揽住小莲的肩膀。
  “听好,我们俩现在装成准备去开房间的情侣,一看到有车子或有人通过,马上吻我来把我的脸遮住。”
  小莲左右张望着。从那动作看来,她已经恢复了平静。现在小莲看着我的眼眸里,充血已经退了许多。
  “我们该怎么办?”
  “杨伟民会把剩下的事处理得好好的,我们得先躲一阵子。”
  “为什么他……那个人说以前健一就好像他的孙子一样,所以才会这么做吗?”
  “别开玩笑了。”我对小莲天真的想法嗤之以鼻。
  我们俩从磨坂朝春日大道走去。每当迎面而来的车灯照在我身上,我便把头转过去。不过,却没有听到紧急煞车声,也没有听到有人追上来的脚步声。
  “你说要躲一阵子,已经决定要躲到哪里去了吗?”
  “还没有。”
  “我……”
  小莲顿住了,这一点也不像她。我凝视着她的侧脸,看出她想要说些什么。
  “就到温泉旅馆去吧!”
  小莲笑了起来。
  一辆从春日大道驶了进来,是一辆老旧的黑色奔驰。我的脚马上像是被黏在地上,即使小莲也撞了上来,我还是动弹不得。
  “怎么了?”小莲窥伺着我的脸问道。
  “……崔虎来了。”
  我的眼睛直盯着那辆奔驰,余光瞄到了小莲的脸。她脸上的笑容像是冻住似的。
  奔驰停了下来,紧跟在后面的那辆车也停了下来。两辆车的车门一打开,跳出了几个手握刀枪的男人。崔虎摆着架子,悠闲地出现在他们的后方,左腕用绷带吊着。
  “嗨!”崔虎喊道,脸上堆满了笑容。
  他的手下把我和小莲包围住,每张脸上都是杀气腾腾的。小莲把身子靠了过来。我搂住了她纤细的腰。
  “是杨伟民说的吗?”我问道。但崔虎一下就听懂了。
  “还会有谁呀?”崔虎好像在说个无聊的笑话似的,从喉咙深处嘿了一声。
  “看我被那些香港猪搞成这副德性。”崔虎晃了晃包在绷带里的手臂。
  “怎么想都只有你会向程恒生告密。我也是突然想到的,还大声把杨伟民给吓了一顿呢!那老头子虽然看来没吓破胆,却也老老实实告诉我了,只要在叶晓丹家附近守着,就一定能逮到你。”
  我抿着嘴唇,血的味道在我嘴里扩散了开来,却一点也不觉得痛。看来我从杨伟民那里什么都没学到。
  “站在这儿聊像什么话。上车吧!”
  崔虎说。也不能反抗他,只好推着小莲坐进了奔驰的后座里。
  “干嘛变得这么沉默呀?没什么话想说出来听听吗?”
  崔虎说道。奔驰在音羽一带奔驰着,副驾驶座上的男人用阴沉的眼神盯着我们,准备一有动静就毙了我。原来插在我腰上的黑星也被抢走了,我只好握着小莲的手。
  “可以说来让我听听吗?”
  崔虎苦笑着,往车外瞄了一眼,用右手搔了搔头。
  “我也想了很多呀!即使现在看起来是这副德性。快说吧!
  你为什么要向那姓程的家伙告密?”
  “看来姓程的没我想像的那么聪明。”
  “说得明白点儿。”
  “也不事先调查好北京帮崔虎的行踪就攻击,只有傻瓜才会干这种事。我昨天才告诉他你的藏身处,还以为他几天后才会出手。本想利用这段时间通知你的。”
  “那些香港仔就像蛇一样难缠嘛!”崔虎自言自语似地说道。
  “还听说程恒生是个冷静型的角色呢!”
  “你的耳朵还真靠不住呀!”
  崔虎无聊地朝窗外望去。他一闭嘴,车里就只听到奔驰迎风疾驶的声音和引擎声,人的呼吸声都听不到。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像个铜像般一动也不动地直盯着我看。
  若无其事地把小莲的手拉了过来。这些家伙犯了一个大错:他们没有检查小莲的皮包。当我把她的手放在那LV皮包上的时候,小莲的身子微微一颤。她也想起了里面还有一支贝雷塔。
  “我说假设——”
  崔虎面向着窗外开口说了起来,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也把视线转向了崔虎。小莲的手趁机摸进了她的LV皮包里。
  “其实我啥都不知道,你会怎么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着,把身体挪向崔虎。这样一来,从副驾驶座上就看不到小莲的举动了。
  “我是说。假如我不知道你向姓程的告密话。”
  “我什么都不会做。”
  “我就知道。健一,我是很讨厌你,不过,总觉得你还有点儿用处。喂!听了可别笑我。在你来找我那天,我还做了白日梦,梦想和你一起拿下整个歌舞伎町。”
  我差点没笑出来。崔虎怕了,所以才要试探我。崔虎是只披了虎皮的狐狸,在扮老虎的时候还能吓吓人,但是一剥了老虎皮就萎缩了。
  “靠我可没办法。要不要我告诉你称霸歌舞伎町最好的方法?
  就是把杨伟民给做掉。”
  小莲那只手的动作慢得叫人坐立不安。不过,我已经感觉到小莲已经快要摸上贝雷塔的枪茎了。
  “杨伟民一被干掉,就会有许多家伙出来闹事。那家伙的背后可是还有叶晓丹在撑腰,咱们根本拼不过这种钱多得吓死人的家伙啊!”
  原来他的虚张声势还真不堪一击。照道理说,他现在手上的棋子少了,就该安份地等暴风雨吹过才是。
  “叶晓丹已经翘辫子罗!”我对着崔虎的侧脸抛出这句话。
  “你说什么!?”
  “是我开的枪。就算他挨了那一记还不死,杨伟民也会把他给处理掉才对。”
  小莲的手正慢慢从LV皮包里抽出来。
  “那个老头子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啊?”
  “上海帮已经摇摇欲坠了,元成贵翘了辫子,孙淳也死了,现在又加上钱波,说不定已经被杨伟民做掉了。你们北京帮也因为我捅了篓子,削弱了不少战力。现在叶晓丹一死,在歌舞伎町里就没人能挡得了杨伟民了,就是这么回事。”
  “我可以马上从北京调手下来。”
  “杨伟民也可以从台湾调人手来呀!直到不久以前,歌舞伎町还是台湾人的天下。不知道还有多少流氓想回到日本再多尝点甜头呢!”
  “妈的,还真没趣。”说完,崔虎瞪着我看,那笑容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假如你没搞这些无聊事,杨伟比也不会想出这些蠢主意。
  本来到明儿个一早,歌舞伎町说不定是我的了。”
  “你要杀了我吗?”
  我说道。小莲的手像条蛇似地滑出了她的LV皮包。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你早就该死了。至于这位小姐,我大概会放她一条生路吧!不知有多少人想和这种姑娘搞一搞呢!”
  “我才不要呢!”小莲开口了。
  “她还说不要哇!小姐。这可不……”
  崔虎的眼睛睁得差别大,薄薄的嘴唇瘪成了一字,朝我后面盯着。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想动,被崔虎用手制止了。
  75
  “任谁也别想动我一根汗毛。”
  小莲一个字一个字吐出了这些话,一块硬硬的东西按到了我的脑袋瓜上。
  “你看吧!这支枪是健一交给我的,本来是要用来杀你的。”
  “那么现在又怎么了?小姐。”
  “不过我没开枪打你,对不对?反而把枪指在健一头上。”
  “你的意思是——‘大家就放了我吧!’对不对?小姐?”
  “否则还能有什么?”
  崔虎笑了,笑声听来就像个窥见地狱的亡魂。
  “健一,看看你自己跟怎么样的一个女人搞上了?啊?”
  我没回答,只是挪动着身体,把脸转向小莲。
  “别动,小莲,我是说真的。”
  小莲的声音上扬,两眼湿润,脸颊也泛红了,整个身子都在乞求我的原谅,可是对着我的枪口却一动也不动。我感到喉咙里好像有股东西涌了上来,整个口腔里都是唾液。从背后袭来的一股寒气,好像快把我给冻僵了。
  不过,这些不过是个错觉。在我生活的世界里,从以前到现在都没什么变过。假如我认真站在小莲的立场,一定也会做出同样的事吧!小莲——她就是我的分身。
  “我知道。”
  我点点头,感到心脏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捏醉了。一股冷空气取代了我被揉成一团的心脏,在我的胸口扩散了开来。
  “想杀你的男人就开枪呀!小姐。”崔虎嘲笑着说道。
  小莲并没有犹豫,只是紧紧的盯着我的双眼,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用力压了下去。
  我用左手拨开贝雷塔的枪口,小莲手中的枪弹了起来。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热气随即吹到了我的脸上;不过,我并没有感到痛楚。奔驰的车顶开了一个洞,冷空气从那洞里灌了进来。
  “还真、真的开枪了……”
  崔虎掉了魂似的呢喃着。小莲难以置信地睁开了眼,马上又恢复了神智,再度把贝雷塔指向我,扣下了扳机。不过,这次贝雷塔并没有发出声音,枪机退到了中间,把枪管给露了出来。刚才小莲已经打完了最后一发子弹。
  “健一……”
  小莲的嘴唇打着哆嗦,声音完全变了调。我从小莲的手上抢下了贝雷塔。
  “别放在心上,小莲,你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
  我尽量用温柔的语气向她说。除了我的声音与小莲的呼吸以外,什么都听不到。
  “健一……我真的很爱你,就相信我这句话吧!”
  “我知道。”
  我点了点头,但是胸中的洞还是越开越大。即使是这样,我也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
  “崔虎……”我凝视着小莲的双眼,朝着崔虎说。
  “就当作是这个女人把你们出卖给香港仔的吧!可以吗?”
  我只能找到这句话。在我走过的路上,找不到其他的话可说。
  没有人回答。崔虎、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司机,大家都屏住气看着我们俩。
  小莲的眼里带着恐惧、憎恨与谄媚,可是随即又消失了。她大概在我眼里也看到了一样的眼神吧!小莲的脸因为恐惧而抽搐着。
  “崔虎?”
  “嗯?啊!假如你把这姑娘杀了,我们就算了结了。”
  “我会杀她的,这是规矩。”
  我朝着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伸出了手,一把枪递上了我手上;是一把黑星。我把黑星举向小莲。
  “混蛋!你想弄脏我的车吗?”
  “洗车钱我出。”
  我再度把黑星指向小莲。假如现在不杀了她,我的意志一定会受挫。
  “别杀我啊!健一。”
  小莲用那双湿润的眼睛望着我。我摇了摇头。
  “没办法,假如你不死,我就得上西天。杨伟民最后还是把我给出卖了,无论如何,现在还需要一具尸体;而你就是我的尸体吧!你本来还有机会的,但是被你自己给搞砸了。”
  “我不知道那支枪里只剩一发子弹呀!”
  “所以我才把那支枪交给你的呀!”
  “健一!”
  小莲喊道,苍白的脸微微颤抖。最后,她终于垂下了肩膀。
  她也相信我和她真的是同类了。
  “小莲,可惜没能一起去泡温泉。我真的很想去,就和你两个人。”
  我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道。小莲红色的嘴唇轻轻一动。露出了微笑。在我耳里,仿佛听到了小莲在对我说:“对不起。”
  我想在扣住扳机的手指上使劲,但力量却好像破了个洞的气球似地消失了。食指不听使唤,好像神经在哪里被切断了。
  小莲的脚滑了过来,鞋尖撞上了我的膝盖。小莲扭着身子想打开门。
  跳出车门的小莲又在我的脑海中出现。已经记不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是我知道小莲跳车前是不会犹豫的。
  “小莲!!”
  我喊着,手指头又恢复了力气。我手中的黑星一扬,疼痛穿过了我的鼓膜。小莲的肩膀进出了鲜血。有人在摇晃着我的肩膀。我没理会他,又开了一枪。这次在小莲背后的正中央开了一个弹孔。小莲的头撞到了车窗上,又弹了回来。
  我抛下枪,一把抱住了往我倒下的小莲。
  因枪声而麻痹了的听觉又恢复正常。崔虎等人用说得很快的北京话大声嚷着。
  “别罗嗦,闭嘴!!”
  我把耳朵凑近小莲的脸庞。小莲的嘴唇直打着哆嗦。
  “小莲,小莲!!”
  小莲没说话,只从嘴唇溢出了血,不祥的、仿佛要把灵魂也冻结似的颜色的血。小莲的眼睛随时就要闭上了。
  “小莲!!”
  我喊着,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我的两眼已经干涸,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小莲的眼睛稍稍张开,露出了微笑。
  “……健一……好冷呀!”
  小莲呢喃着,我把嘴唇压到小莲沾满了血的嘴唇上。我不断吸吮着小莲的血,直到感觉到小莲的身体已经整个瘫了下去,我的嘴唇都没有挪开。
  76
  我盘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画面上正播放着有关小莲的新闻,而一个绑了马尾辫的长发记者正站在镜头前。
  在睛海发现一具脸部稀烂的年轻女性腐尸,但记者没报出那尸体的指头也被切掉了。
  处理小莲尸体的就是那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他用铁锤砸烂了小莲的脸,并且用屠刀砍掉了所有的手指,然后把尸体丢进睛海的运河里。崔虎是这么对我说的。不只是对我,他也这么向杨伟民说明过。
  电视的画面一转成了歌舞伎町流氓的特别报导。“支配着歌舞伎町的上海黑社会”的字幕占尽画面的一半。电视上的报导仍是一派胡言乱语。现在歌舞伎町里,上海帮和北京帮已经妥善分配了地盘和平共存。一切都是杨伟民的安排。
  我点了支烟躺了下去。小莲的公寓空荡荡的,里头只有我带进来的电视与电话。总有一天要把这间公寓给卖掉,方法可多得很。这么一来,我的手上就会剩下一千万圆左右吧!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上好的报酬了。到头来,小莲还是被我给吃死了。
  电话响了。是一伙香港来的窃盗集团,说他们进了一大批劳力士。我告诉他们假如是真货,多少钱我都会买;对方挂断了电话。
  再过一、两个小时,这间公寓里就会堆满了贼货。不知道是哪里的仓库又给人闯空门,而我买下了沉睡在里面的货品。我会用成本价的两三倍转手,真是个轻松的生意,比起着危险行窃要来得更有甜头。在把它脱手以前,我该把这间公寓当成仓库好好利用才是。至于小莲——她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又来了通电话,是一家大型折扣商店的部长打来的。我们只花五分钟交涉,就敲定了几小时以后会搬到这间仓库来的货品的买卖。我靠这一票赚了三百万,还不赖。
  烟熏到了眼睛,我才发现整支烟直到滤嘴都烧成灰了。我把烟头丢进了乌龙茶的空罐里。
  杀了小莲之后的第二天,我到热海走了一趟。在杨伟民收拾残局的那段时间:我不得不避开新宿。我选择热海没别的理由,只因热海是从东京最容易到达的温泉街。
  在一个星期里,我没离开过冷得吓人的温泉街一步。我一个人泡泡温泉,等到一通电话打来,我就又回到了新宿。新宿除了成员多少有些改变外,一点都没变,至于我,也是一样——什么都没改变。即使小莲曾经出现在我面前,旋即又消失了,我的日常生活还是一点也没改变。
  不,有一个地方确实不同了。从热海回来以后,我在这间公寓里窝了一阵子。在那段时间里,我一次也没有梦到那个白天,那个长久以来一直纠缠着我的变态杀手的梦,已经完全消失了。
  反而做了几次小莲的梦;在一片黑暗里,我看到小莲在我的身旁睡着。在黑色的梦里,我一直凝视着小莲熟睡的脸。
  不过,我也不会一直做这个梦吧!在歌舞伎町那个既狭窄又肮脏的窝里,有个不必做梦就能睡懒觉的现实世界!正等着迎接我回去。
  我闭上了眼睛,试着回想起小莲的长相,可是却做不到;小莲的照片我一张也没有。只有在梦里,我才有办法想起小莲的长相。就算这样,日子久了也会淡忘吧!
  我张开眼睛,把手伸向电话,按下了一个烙印在我脑子上的号码;马上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
  “喂!”
  “怎么了?”
  “我现在要回歌舞伎町去了。已经没有任何混蛋想杀我了吧?”
  “已经没有问题了。”
  “假如要说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是你了吧!”
  杨伟民没有回答,挂上上电话。房间已经整理好了,货物随时可以搬进来。我已经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我告别了黑色的梦,走出了小莲的公寓。
  总有一天,我要干掉杨伟民的。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