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夜城-第8部分

贵两个都是瘟神,站在我的立场,元成贵是非杀不可,而且得用富春那双手。”
  天文的喉结上下振动了好几下。他把杯里剩下的啤酒喝干,一脸生气的模样,用力把空杯子递向酒保。酒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接下酒杯,补满啤酒后放在天文的面前。这段时间里,天文一动也不动。
  “无论如何都得干吗?”天文两眼直盯着啤酒的泡沫,担心地问道。
  “对,无论如何都得干。”
  我说着,又点上一支烟。只是这口烟很呛喉,味道一点也不好。
  “真是糟糕……”
  天文喝起闷酒,说话已不没有平常般快速,只是拖着嗓子用疲惫的声音说话。
  “你知道自己在向我说些什么吗?”
  “废话。我是在拜托一个好弟弟帮助大哥脱离险境嘛!”
  天文求助似地看着我的眼,我只是默默地抽着烟。这么简单就让天文屈服了。
  “……那么,大哥要我做些什么?”
  “我要你对元成贵施压。”
  “施压?怎么施压?”
  “很简单,就是赶快先把纠纷解决。另外,想到需要我做什么的话,跟我说就好了。这或许没办法让元成贵回心转意,但是至少也可以让他着急一下吧!”
  “知道了,今天晚上我会和元成贵谈谈。还有呢?”
  “假如出现了什么紧急状况,希望你能帮我把这个女人藏起来。要拜托你的就这些了。
  天文一脸狐疑地眨着薄薄的双眉。我假装被这表情所动摇,继续说下去:“还有……万一我挂了,能不能替我杀了杨伟民报仇?”
  “大哥!”
  “可以吗?”
  “大哥不管碰到什么事都不会死的。”
  “不一定要你亲自下手。可以吗?”
  天文在杨伟民手下的时间也不短,应该认识一两个职业杀手。
  “……知道啦!”
  “这才乖,小文。”
  天文没有回话,只是驼着背,用忧郁的眼神凝视着啤酒杯。
  “夏美。”我换着用日语对夏美说。
  “什么事?”
  “这家伙是我的结拜弟弟周天文。好好记住这张脸。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就去投靠他。知道了吗?”
  夏美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的背,把脸凑近我的肩膀。
  “知道了。一切就拜托你了,天文先生。”
  “她叫佐滕夏美,拜托你了,小文。”
  “喔!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找我。我会尽快和你联络。”
  天文从皮夹里掏出名片递给夏美。名片正面印着天文店里的地址与电话号码,背面则印着联合会的。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店里,找不着就打到联合会那里。”
  夏美看了名片的正反面几次,接着用力点了下头,便把名片插进胸前的口袋里。
  “有没有想到什么找吴富春的法子?”天文从凳子上站起身来,用北京话问道。
  “喔!总会想到的。他现在还能避一避,再下去就变不出把戏了。在东京,那家伙能依赖的也只有我一个。”
  “即使是全世界,那家伙能靠的也只有大哥一个人。大哥现在是在陷害这样一个人喔!”
  “那你要我怎么做?要我替他换尿布吗?”
  “……大哥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什么都没看出来罢了。”
  “说不定是这样,我还真是个孩子,不过,我以前对大哥还是很尊敬的。”
  天文无力地背对着我。我对着他的背影投下了最后一颗炸弹:“不,不对。你只是可怜我罢了。你只是像捡到一只被弃养的狗似地想照顾我,事情不过如此。只是我一直不吃那一套,你才会拼命想吸引我的注意而已。是你的自尊心逼你这么做的,对吧?小文?”
  天文的肩膀剧烈一震,仍旧背对着我,挤出声音说道:“你居然……你居然还说得出这种话。”
  “你只是在还我一个人情罢了。小文,别放在心上。”
  夏美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天文好一阵子不动,紧绷着那对包在质感很好的黄|色薄夹克下的肩膀。说不定他已经松了一口气。
  “答应你的事我会办到,不过,和你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了。
  我不想再看到你。”
  天文仍旧背对着我,丢下这句以他来说算是很没创意的话。
  亏他死的双亲还希望儿子将来能成为作家或学者,才给他取了“天文”这个名字。
  天文头也不回地走了。我集中精神感觉着夏美手心的温暖,凝视着他离去的大门。
  37
  “是真的吗?”
  夏美开口了。我们俩离开By You,在早稻田大道上走着。
  夏美勾着我的左腕,紧贴着我。
  “什么是真的?”
  “让富春杀元成贵的事。”
  “喔!是真的,否则没有其他办法。”
  “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一定会成功的。因为富春以为你被元成贵抓住了。我只要在元成贵那边煽动一下……其他的就不必再想了。”
  后方传来一声脚踏车铃声,一个把购物袋放在置物篮里的中年妇女,用简直比走路还慢的速度慢吞吞地骑过我们的身边。我们被挤到了人行道的边缘走着,在角落有间芳邻餐厅的路口右转。
  “可是,元成贵的手下不会放过你吧?”
  “不知有多少人想抢元成贵的宝座呢!很快就会发生一场权力斗争的。假如大家看到凶手富春的尸体,没有任何人会再追究。”
  虽然脑海里浮现了孙淳如刀锋般锐利的眼睛,我摇摇头把它赶走。
  “……假如情况不对,就让天文来背黑锅。”
  夏美倒抽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怎么了?”
  “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说真的啊!”
  “你还算人吗?”
  “想不到你居然会问我这种话。”
  “他不是你弟弟吗?你不是很疼他的吗?如果他是你的弱点,表示你疼他疼得不得了,不是吗?”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是他自己要叫我大哥的。”
  “假如他是你亲弟弟呢?”
  夏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仿佛一声从地底涌上来的诅咒。
  “什么?”
  “假如周天文和健一是亲兄弟,你也会打算这么做吗?”
  夏美仍立足不动,嘴唇微微的颤抖着,双眼却直瞪着我。
  我掏出一支烟点上火,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不过,我还是猜不透她在害怕些什么,只是对她可能期待的事已经有点底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来后对她说:“想这种事根本没意义……就算天文是我的亲弟弟,我也会做同样的打算,否则没其他办法。”
  “你不会考虑手足之情吗?”
  “不管是父母或弟弟,除了我自己以外的都是外人。”
  “是吗……”
  夏美低着头轻叹了一口气。不过在这之前,我注意到她的眼里有一种被解放的神采。
  “你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也有兄弟,只是自己把他们给抛弃了。如此而已。”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搂住夏美的腰,缓缓迈出步子,心里却一直在纳闷是什么让自己感到有点牵挂。
  38
  BMW疾驶在青梅街道上,我手握方向盘,开着车窗探出手肘抽烟。夏美静静地坐在旁边,眺望着窗外的夜景。
  我们并不准备上哪里,只是不论回夏美那儿或我在饭田桥的公寓都没事可干。不,应该说我害怕和夏美独处才对。我对夏美的事知道得太多了,即使知道夏美说过的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对我来说已经很充分了。而我自己对夏美也说了太多,也让她看到太多了。
  我的心里一片混乱,好像很想和夏美搞,可是又好像不太想搞。这样漫无目的地开开车,似乎可以让自己冷静些。再加上中野一带是福建帮的地盘,就算富春被池袋的福建帮赶了出来,转移阵地到中野来也不无可能。
  在环七右转,顺着路上早稻田大道,接着右转上中野大道,通过中野车站前。现在光是这么无所事事地绕一圈就已经让我精疲力尽了,还真是个意想不到的笑话。
  我朝着仪表板伸手,打开了收音机。随便一选频道,就传来中岛美雪那首已经听过好几次的旋律。可能是编曲和原曲不同,唱的也是广东话的歌词。
  “是王菲。”
  夏美活了过来似地撑起身子,倾听那旋律。
  “她是大陆的歌星吧?”
  “好像是北京出生,不过是在香港出道,很受欢迎哟!我不喜欢香港的音乐,都好像演歌一样,可是王菲的歌感觉还很流行,我很喜欢。”
  夏美说着,开始和着歌哼了起来,还真有点孩子气。我觉得王菲翻唱的中岛美雪也有点像演歌,可是没出声。
  王菲翻唱的中岛美雪结束后,换上了另一首歌,是用北京话唱的。不过,唱腔有股透明感,曲调的流行味也重得多了。
  “这是艾敬哟!你知道她吗?”
  “不知道。”
  “她是中国的歌星。健一不喜欢听歌吗?”
  “我对太陆或香港、台湾的歌不熟,在品味上算是个日本人。
  那边的歌都听不习惯。崔健的歌倒是常听。”
  “比起日本的流行歌曲,我比较喜欢听那边的歌。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听的音乐留下来的影响。”
  “你小时候在大陆能听到这样音乐吗?”
  “那时候偷偷听过邓丽君的歌嘛……可是还不都一样。不管革命歌曲、艾敬或崔健的摇滚乐,都是大陆歌嘛!”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我点着头,打起了方向灯。就快开到早稻田大道与中野大道的交叉口了。
  “健一从小是听什么歌长大的?”
  “都是些偶像的流行歌曲,像是天地真理、小柳露美子、或Candies……”
  “天地真理?你是说那个老太婆啊?”夏美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说道。
  “那个老太婆以前也曾经很年轻啊!”
  车站前的号志灯转红了。在我踩下煞车的同时,大哥大响了起来。
  “喂!是我。”
  一个耳熟的声调说着北京话,声音里带着股人工的金属味道。
  “现在在哪里?”
  旁边座位上的夏美倒抽了一口气。我用食指在嘴唇上比一比,示意她别出声。
  “妈的,想了好久才想起那个暗号。健一,有事儿得拜托你。”
  富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事?”
  “帮我一起干掉元成贵那家伙。”
  “一阵子不见,你的脑子就出问题了吗?”
  “那狗娘养的绑了我的女人!”
  “这回事我可没听说过。”
  “我的女人打过电话求救。”
  刺耳的喇叭声让我注意到号志灯已经转绿。我踩下了油门。
  “那女人是谁?”
  “她叫小莲,是我的女人。”
  富春确实是这么说的,夏美的谎言又被拆穿了一个。她应该没把她的本名告诉过富春才对。
  “连你都会有女人?这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啊?”
  “现在可没时间开玩笑!再罗嗦就连你也干掉。”
  “你试试看啊!杀了我看还有谁有办法帮你。”
  传来一阵沉默,只听得到急促的呼吸声。
  “不好意思,我实在是被逼急了。帮个忙吧!健一。”
  “你人在哪里?”
  “我在阳光大道旅馆。”
  我啧了一声。他再没药救,也不该笨到住在与歌舞伎町毗邻的旅馆里吧!
  “怎么会住到那种地方?你找死吗?”
  “没办法,想不到还能上哪儿去嘛!”
  “笨蛋,还不赶快去退房。你记得代代木公园的地方吗?”
  “嗯!”
  “一小时候在那里见。一定要搭计程车去知道吗?”
  “知道了。”他把电话挂上了。
  “是富春吗?”
  一直像被冰冻住的夏美开口了,眼里又出现了那股畏惧与憎恨交杂的眼神。
  “没错,终于找到那傻子了。”
  我点上一支新的烟,接着便把手掌在裤子上一抹。掌心已经满是汗水了。
  39
  我把BMW停在住宅区正中央一个计时收费的停车场里。
  “你先回公寓,在我联络你以前千万别出门。”
  “不行,我也要去。”
  我凝视着夏美的脸庞。夏美毫不让步地噘起嘴唇,挑衅地接受了我的视线。
  “你说什么?”
  “我不会妨碍健一办事的,只是想去看看。”
  “不行,假如让富春知道我们俩在一起,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我想看看富春现在的德性嘛!”
  “我会告诉你的。”
  “我想亲自看看。”
  “下车。”我说道。实在烦死人了,我不想再和她吵下去。
  “假如不遵守我的规矩,就到此为止吧!下车,爱上哪儿随便你。”
  “我什么都没……”
  “照我说的做,否则就给我滚,没别的选择。”
  夏美闭上了嘴,只是用熠熠的目光对着我。
  “决定怎样?”
  “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就得等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的联络吗?”
  我双肩一垂,没力了。夏美好像无论如何都准备反抗到底。
  “才不会有事呢!就算给元成贵逮到了,我只要说是正好抓到富春,准备带他过去不就成了?听好,你不能在我和富春碰面的地方出现。假如被元成贵发观了,他一定会追究这女人是谁。
  假如元成贵知道富春因为你的馊主意才砸了‘红连’的场子,一定不会放过你,就连藏匿你的我也会受牵连。”
  夏美白了我一眼。那表情仿佛在说她没理由辩下去,可是心里还是气不过。
  “你被富春看到也不行,那家伙一定会认为我在陷害他,而且会猜测我们俩一定有什么关系。那家伙有两把枪,拳头也很硬,我会被他做掉,你又得去过天天挨打的日子。”
  “不要被他看到就好了嘛!”
  “我每次办事,一定会作最坏的打算。”我咬牙切齿地对她说道。
  “那么只好……”
  “为什么那么想看到富春?”
  “我想看看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嘛!我想看到他……想看到他不幸的下场嘛!”
  夏美紧咬着唇,挤出声音说道。她全身上下都微微颤抖着,把积在眼角的泪滴都给震了下来。
  我叹了口气,抱住夏美的小脑袋。
  “你的仇我会替你报的,我会让那家伙送命,一定会。其他的事就别指望了,只会失败而已。”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不必担心。”
  “可是我信不过嘛!我也想相信健一的话,可是就是没办法。
  你不是个连像弟弟一样的朋友都会丢下的人吗?像我这样和你更没关系的人,一定也会被抛弃的。找到富春以后,我对你来说就只是个包袱了吧!”
  夏美继续在我臂弯里抽噎着,几乎听不懂她带泪的哭声在说些什么。不过就算如此,我还是把她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我会回来的。”
  “我不相信。”
  “不行,你一定得相信。我还没和你搞过,为了要抱抱你,我一定要回来。我这么说,你该相信了吧?”
  夏美抬起头来,虽然脸庞还是湿湿的,但是已经停止流泪了。
  “健一,想和我搞吗?”
  我向她点个头说:“对,很想。”
  夏美的眼睛突然为之一亮。
  “那么,我就相信你吧!”
  夏美开朗地微笑了起来,好像刚才只是装哭的一样。我把那微笑留在车里。下了车,一股热气袭来,但是我脊背上的恶寒却没有消退。
  40
  从停车场走到代代木公园花了我十分钟,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确定那把黑星还插在腰上,穿过了参宫桥门。
  上坡路上左边的休息区就是我们约定的地点。以前工作上需要和人碰面的时候,我常常利用这个地方。在夏天里,到天亮都有许多年轻情侣在草坪上或长椅上爱抚,练习滑板的小鬼与嗜健康如命的慢跑者,也在这里来来去去。但是只要天一冷,这里就不见半个人影,也不会碰到巡逻的条子。有几次,我也和充当保镖的富春一起来过。
  我并没有直接走向休息区,先在铺设好的自行车道上绕了一圈。虽然因为天气太热,看不到几个人在慢跑,但是公园里挤满了年轻人,包括前面提到过的谈情说爱的家伙,练习乐队演奏的家伙、带着酒菜玩烟火的家伙……可是中国人,尤其是形踪可疑的中国人,却看不到一个。
  我朝被灯光照亮而浮现在树林间的休息区走去。区里窝着一些抱着滑板的小鬼。我看看表,富春差不多该出现了。我本想把这群小鬼赶走,但想到万一有事还可以拿他们当挡箭牌,就打消了念头,在一角的长椅上坐下抽起烟来。仿佛有人妨碍了他们似的,那群小鬼停止了闲聊;一股舒适的宁静掺杂着诡异的紧张感迅速包围了休息区。
  “欧吉桑,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喔!”
  在我吐出第一口烟前,小鬼中的一个走了过来,是一个留长头发,倒戴着棒球帽的小鬼,上穿着宽松的T恤与短裤,脚上穿着Nike的篮球鞋。个子不高,也不算结实,但是眼里带着一股凶光。
  我默默地看着那小鬼,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吕方的脸孔。这个站在我眼前的小鬼长得和吕方还真像。
  “不好意思,这里也是我的地盘。不会妨碍你们的。”
  我吐着烟说道。那小鬼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要偷窥就到别的地方去,我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他的声音里带着刺。我不予理会,继续抽着烟。
  “你听到了没有!?”
  “听到啦!”
  我把烟丢到那小鬼的脚边。他起先畏缩了一下,接着便愤怒地嚷嚷了起来:“我可不是闹着玩的喔!臭欧吉桑,欠扁吗?”
  “试试看啊!”
  我站了起来,虽然觉得很蠢,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我的右手就握着那把黑星。那群小鬼同时倒抽了一口气。我装模作样地慢慢点燃一支烟,走向戴着棒球帽的小鬼。
  “臭小鬼,欠扁吗?”
  那小鬼不敢正视我,只是直盯着枪口。那眼神仿佛是和女朋友搞到一半时被爸妈撞见似的。
  “说,这里是谁的地盘?”我朝着小鬼的脸一吐烟,要他注意。
  只为了说这么一句话,那小鬼不知道吞了几口口水。我突然极为讨厌自己。就算是因为眼前的小鬼长得像吕方,或者是因为被夏美触到了痛处,我都找不到一个规则能替自己干这种傻事打圆场;至少在我制定的规矩里找不到。但是一旦开始做一件事,就得贯彻始终。我把枪口顶在那小鬼的肚子上说:“不对喔!这里既是你们的地盘,也是我的地盘。对不对?”
  “对、对。”
  “好吧!”
  我把黑星插进腰际。
  “我会待在这里,你们也没必要走开。去告诉你的朋友们吧!”
  在那小鬼点点头准备向背后的朋友们说些什么的时候,休息区后方传来一阵树叶窸窣声,一个用北京话叫嚷着的黑影突然闪了出来。
  “健一,你没事儿吧!?”
  富春出现了,小题大作地两手各持一把黑星。我还没来得及制止,那群小鬼就一哄而散。因为我得先阻止把枪口对准小鬼们的富春。
  “别开枪,他们只是普通的小鬼罢了。”
  富春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对着我。过了一会儿,他便放下举枪的双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走了过来。
  “老远就看到你被包围了,所以打算从里面绕出来替你解围。”富春挥着枪说道。
  “笨蛋。把枪收起来。”
  富春愣愣地看了看两手的枪,接着便把一支插进腰际,另一支塞进背在肩上的运动手提袋里。
  富春一点也没变。带着波浪的茂密头发虽然比以前长了点,但大致上还是往后梳覆盖着脑门。好像随时都要飞出来的大圆眼、厚嘴唇,配上不相称的直挺鼻梁。他不只外表依旧,脑袋瓜子里大概也还是一如往昔吧!
  “走吧!虽然应该不会有事,但是刚才那群小鬼说不定已经跑去向妈妈哭诉,有个发疯的中国人拿着枪逞凶了呢!”
  我催着富春迈开了步子。虽然好久没看到富春了,心里却没有一丝感慨。站在我眼前的,只不过是一个带来麻烦的蠢货罢了。
  “这儿安全吗?”
  “刚才绕过一圈,没看到有人在找你。”
  “幸好还有你,否则我一个人什么也搞不成。”
  “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先和我联络?”
  “你在说什么鬼话啊?早就打电话去店里找过你了。我告诉接电话的家伙想跟你碰个面,还说了时间和地点。是你自己没来的。”
  我啧了一声。看来让志郎接电话并不太让人放心。
  “我没听说过有这通电话。打大哥大给我不就成了吗?”
  “你以前不是常交待别用大哥大联络重要的事吗?”富春得意地挺着胸说道。
  “好吧!你之前躲在池袋是吗?”
  “嗯!有个福建帮的家伙欠过我人情,所以借了他的地方。
  只是他一知道我砸了元成贵的场子,就这样了。”富春做出个用手掌切脖子的动作。
  “真是个没种的家伙。”
  “这不是有没有种的问题,无论是谁都会这么做。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回来的吧!”
  “我在电话里不是说过了?元成贵那狗娘养的绑了我的女人。”
  “回到这里以前,你都待在哪里?”
  “在名古屋。”
  “你是在说元成贵千里迢迢派手下到名古屋找你的女人吗?”
  “这种事儿我哪知道。”
  我们俩沿着自行车道往原宿的方向走去。在长椅上搂来抱去的情侣们被富春气冲冲的声音给吓了一跳,纷纷像机器玩偶似的跳起来望着我们。
  “富春,说话别太大声,别以为自己说北京话就很了不起喔!”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元成贵是怎么找上门儿来的。只不过那女人打过电话来求救,说她给元成贵逮着了。”
  “连你也有女人啦……真是无法想像。是个怎样的女人?”
  我若无其事地撒下了饵,希望能从富春这里套出所有的关于夏美的情报。这些饵比想像中还有效,富春的表情有些动摇。
  “怎么了?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事吗?”
  “没有……没事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
  “不会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吧!她做什么的?是大陆的女人呢,还是这里的女人?你们怎么认识的?”我接二连三问下去,不给富春半点考虑的时间。
  “喔!喔!她是个酒家女,和我一样是中日混血儿,老妈是日本人,老爸是大陆人。至于怎么认识的……只是偶尔去喝喝酒,谈得来罢了。”
  富春说谎的技巧一点也没进步。能和富春谈得来的女人,就算找遍全世界也找不到一个。
  “酒家女也有好几种吧?”
  “在一家招呼日本客人的台湾酒家……她在那儿陪过酒。”
  “你也会上那种店吗?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富春,难道离开歌舞伎町一阵子,你整个人都变了?”
  富春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用黄浊的眼望着远方。生气似的扭着脸走着,那宽宽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富春,元成贵现在可是在威胁我,想活命的话就把你给带过去。谁要是敢反抗他,在歌舞伎町都会混不下去。不过,我是不会出卖自己的拍档的,做人得讲义气嘛!对不对?”
  我准备给富春一点时间考虑考虑。富春和夏美一定不只是男女朋友,我想知道他们还有些什么。富春就算说谎,话里一定会有破绽,那我就可以找出些蛛丝马迹。
  “我也想帮你。可是假如要对付了元成贵,办事就不能半调子,一定要做到底才行。所以为了要成功,我得尽量把情况给搞清楚。这就是我办事的原则,还记得吧?”
  富春又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一些你女人的事。在确定她不是在陷害你以前,我是不会有任何行动的。”
  “小莲才不会陷害我呢!”
  富春咆哮了起来,睁大双眼,喷着口水朝我逼近。现在知道了夏美的本名里有个莲子;还有,夏美和富春之间并不是普通朋友,一定有着更深的关系。
  “健一,假如你再胡说八道,就连你也干掉!”
  “冷静点,富春。我的意思是,假如你不肯说,我就什么都没办法知道。谈谈关于那个小莲的事吧!”
  富春好像有东西哽在喉咙里似地停了下来,接着突然转身背对着我,开始快步走了起来。
  “小莲是……是我小时候的朋友,我们俩在名古屋才又碰到的。接着才……才发展成这种关系。”
  又是一个谎言。看得出他是脑子里想到什么就胡说一通。
  “小时候的朋友?那个小莲也是个第二代残留孤儿吗?”
  “嗯……她当时住在隔壁村子。”
  日本就不用说了,在中国两个村子距离有多远,我完全可以想像。在实行开放政策的现在,大陆的情况如何我并不清楚,但富春还在那里生活的年代,尤其是在农村,自己的村子就是世界的一大半了,即使看到远处邻村的人,面孔应该也记不住。
  也就是说,富春和夏美应该是同个村子的人。夏美说她从黑龙江来,根本就是骗人的。假如和富春一样的话,应该是吉林才对。
  “那一带好像残留孤儿很多的样子。”我开始替富春找台阶下。
  “没、没错。我们俩因为同、同样是中日混血,曾经说过几次话。”
  夏美说过她是在八〇年发现自己是个混血儿,在这方面她没必要说谎。另外,我也听说过残留孤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磨擦,大多不敢公开自己是日本人。大部分的第二代残留孤儿,都是在中日之间残留孤儿问题浮上台面之后的八〇年代,才被告知自己有日本人的血统的,富春一定也是如此。在他还拖着鼻涕的时候,一定也认为自己是纯粹的中国人,在田里苦干过吧!
  “两个人在名古屋碰到的啊!还真巧。”
  “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啊!”
  富春用做梦似的眼睛抬头看着夜空。我从没想过富春也会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
  “看来你似乎很迷恋她。”
  “因为她是家里的人嘛!”
  “你们俩结婚了吗?”
  “怎么可能。只是……哎!反正我们俩就像夫妇一样就是了。”
  这点从夏美的体态里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是我还是点了点头应付。
  “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把小莲给救出来是吧?”
  “那还用得着说。”
  “她除了打电话求救以外,就没再联络过你吧?说不定她联络你的事情被发现,已经给做掉了。假如是这样你怎么办?”
  “我会把全世界的上海瘪三杀个精光。”
  富春说道。他可不是在开玩笑。听到他那从阴湿的无底沼泽里涌上来的声音,已是个会把全世界发生的事都一笑置之的人,也会知道他这句话是个不可玷污的毒誓。
  我偷偷看了富春的侧脸一眼,觉得一瞬间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眼前看到了原宿的灯火。我们的话还没说完,就找了张合适的长椅坐下。
  “看来当务之急是先救出小莲吧!”我点了支烟说道。
  “办得到吗?”
  “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而是非办不可。否则一旦你把元成贵给做掉,小莲的命就不保。”
  “你这话儿说的没错。以后再杀元成贵也不迟。”
  我们俩都不打算放过元成贵,这点我们都考虑得很清楚。
  “不过,你当时为什么没杀黄秀红?”
  “这女人是谁啊?”
  “是元成贵的情妇,是你去砸场子的‘红莲’里的一个妈妈桑。你不是因为她在才去砸场子的吗?”
  “喔!那个女人啊!我本来想逮住她来要挟元成贵的…”
  “后来怎么了?”
  “我正要下手时,在看到她的眼睛那一瞬间,突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停下抽着烟的手,朝着富春的脸看着。
  我所知道的富春,是不管再怎么傻的事,只要决定要干就会干到底的。
  “别这样看我。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啊!当时只是觉得这女人千万不能动。”
  “还真奇怪。”
  “是吗?说不定是因为小莲,我才会变了个样的。”
  富春说着,不觉害臊地笑了起来。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不管怎么说,幸好你没干这种傻事。”
  我抽着烟,谨慎地继续说下去:“黄秀红也欠我不少人情,说不定可以通过她找到小莲。”
  “是吗?”
  “加上你又没对秀红动过手,应该没问题。”
  我丢下烟,用脚踩熄。
  “好吧!我今晚会找黄秀红,探探小莲被藏在哪里。同时我也会打电话给元成贵,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你藏身的地方。”
  “有这个必要吗?”
  “那还用说。元成贵可不是傻瓜,要想救出小莲就得先引开他的注意。在他一心想干掉你的关头,我才能把小莲救出来。我马上告诉元成贵已经找到你了,你就在那里等着元成贵,把他做掉。”
  “知道了。”
  富春爽快地回答,没有半点质疑,压根儿没想到自己被设计了。这样的家伙居然还可以活到今天,实在是难以置信。
  我从牛仔夹克的口袋里掏出十万圆的现金与饭田桥公寓的锁匙。
  “我得赶快开始行动了。这里是先给你的资金,还有藏身处的锁匙。”
  我把饭田桥公寓的位置告诉了富春。这么一来,这间房子就不能再用了,可是为了燃眉之急,也顾不了这么多。假如这件事能顺利完成,以后再找间新的就成了。
  “我今晚会把干掉元成贵的步骤计划好。不管怎么说,做掉元成贵以后,就不能再像以往一样过日子了。你和小莲的逃亡路线也得先考虑好。”
  “不好意思,健一,给你惹了这么多麻烦。”
  “别放在心上。”
  “我也常对小莲说,你是个最佳拍档。”
  我耸耸肩,心想假如我的谎言被拆穿了,富春准会发誓把全世界的台湾人——或者是日本人杀个精光吧!
  “救出小莲之后,我会和你联络。在这之前你可先别动。”
  “知道啦!”
  富春站了起来,向我伸出了厚厚的手掌。我握住了那双手。
  “我说啊!健一,等事情结束之后,你也搬到名古屋来吧!
  那么咱们就可以像从前一样痛快地干几票。”
  “嗯!好吧,让我考虑考虑。”
  富春转身朝着公园的出口走出去。一出公园就是原宿车站,富春一定会脑子空空地搭上电车,在饭困桥睡个大觉吧!把想点子的事丢给我,他心里一定轻松多了。
  富春是个大傻瓜,比天文还傻,而且不光只是傻,甚至还傻得可怜。不管是什么时候,只有富春或天文这种家伙会找上我。
41
  我从原宿搭计程车回夏美的公寓。我非得先弄清楚夏美的事一也就是那家伙的谎言背后的真相。要边走边想,只会累坏了自己。
  夏美像只空着肚子的小狗迎接我。
  “你真的回来了。”
  “我早说过会回来的。”
  我疲惫地一屁股坐上了地板。夏美递给我一罐温温的啤酒,我把那难喝的啤酒灌进喉咙,点了烟。于是一点味道也没有。
  “事情怎么样了?”
  “富春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他完全他相信你被元成贵抓着,也以为我会帮他。真是无药可救。”
  “富春做事根本不用大脑嘛!”
  “所以你才会这么担心吗?”
  我把烟头丢进喝了一半的啤酒罐里。
  “我担心什么?”
  夏美的演技还真不是装的,好像世界上所有的戏都可以现学现卖。她转过脸望着我,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你根本不是黑龙江出身,而是从小就认识富春,说不定是同一个村子里的吧!”
  “没错。”
  夏美爽快地说着,在我身边跪坐了下来,开始用无所谓的口吻说着:“我和富春家是邻居。我妈妈和富春的妈妈都是残留孤儿嘛!虽然我们都不知情,但是她们好像曾经互相帮忙过,我们两家也常往来。只不过,富春从小就很粗野,我并不喜欢他。记得当初我们决定要搬到日本来的时候,一家上下真是欣喜若狂,但是听到富春家也要搬过来,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当时还以为会和他们家搬到日本的同一个村子里呢!幸好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听她说下去,但是她的表情一点也没改变。假如真是在撒谎,那她还真是个了不起的演员,说不定夏美还真是个了不起的演员呢!而我,则是深深被夏美的演技所吸引。
  “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因为富春一点都没变嘛!当我在名古屋碰巧看到他时,只觉得很怀念,便不由自主地叫住了他。所以才……才会搞成今天这个样子。”
  夏美抬起脸来,却因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打了个冷颤:我的表情是完全是紧绷着的。
  “你不相信吗?”
  “你说的话,我一句也没相信过。”
  我抓起夏美的手,朝自己拉了过来。
  “你和富春是从小认识的我还可以相信,但是,事情一定不只如此。你和富春之间还有什么关系?”
  “你在说什么呀?健一哪会懂嘛!你知道我们的村子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吗?那里可是什么都没有,连时间都是停止的。在那种地方哪会有什么事?”
  我把夏美拉得更近,把她抱进了怀里。夏美紧咬着牙,用仿佛随时都要喷出火焰的激烈眼神瞪着我。我感觉被这视线穿透的皮肤仿佛要渗进脑浆里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快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夏美别开了脸,但我托住她的下巴,把那张想逃开的脸给扳了回来。
  “快说!。
  “……我被他强Bao过,在十二岁那年。”
  “所以呢?”
  “所以呢?亏你还说得出这种话。”
  “继续说下去。”
  “……当时我像平常一样在田里工作,然后,就突然……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就打进了富春家里,结果……反而被富春给打得倒地不起。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家和富春家就结下了不解之仇。整件事就是这样,满意了吧?”
  我还是不满意,心里想着在代代木公园里所看到的富春的表情。那张脸不像是个只用暴力把女人绑住的男人。一定还有什么隐情,而我想确切知道其中的真相。但是,现在我并没有任何发掘真相的方法。
  我放开了夏美。
  “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是我自己有事瞒着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