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22部分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导演和演员们总不可能继续隐瞒下去了吧?
罗莉这样想着,于是就特别留心最近的电视报、娱乐杂志等,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无论是哪种报刊杂志,上面居 然都只字未提《盛夏的香樟树》的任何消息!
完了,看来因为我的重生带来了蝴蝶效应,所以不仅导致了王娟的死亡,还导致《盛夏的香樟树》也没有拍摄!
罗莉痛苦地抱头,凌云,我对不起你,我居然不记得写《盛夏的香樟树》这部小说的作者是谁了……不过你放心,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成为家喻户晓的男明星!
既然所有人都不知道《盛夏的香樟树》这部小说,那么我干脆来当作者,把这部小说按照记忆中的剧情写出来,再借助我“天才少女”的头衔,把小说拿给导演看。
如此一来,导演肯定会看中这部小说,然后就将它改编成偶像剧,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打定主意后,罗莉果真开始动笔,整天都在电脑上辛苦打字,只盼能早点将《盛夏的香樟树》剽窃出来,捂脸……
然而,就在罗莉埋头苦写小说的这段时间里,胡丽晶跟前两年一样,尝试了种种方法,试图挽回凌云的心,可仍然失败了。
最后,胡丽晶发了狠,打算故技重施,就像曾经色诱安然那样,去色诱凌云。
不过,由于有了之前被安然拒绝的惨痛教训,所以这一次,狐狸精学乖了。既然单单脱光衣服不一定能让男人心动,那么就再加上春丨药好了。
她就不相信,当她脱光了衣服站在服下了春丨药的凌云面前时,凌云还能把持得住自己。
只要凌云把持不住,那就好办了,她就乘机献上自己的初夜。这样一来,责任心极强的好男人凌云,一定会对她负责并且将来娶她为妻!
于是,抱着这样的如意算盘,胡丽晶就在大四毕业的前几天,以庆祝毕业为由,将凌云单独约到她家吃晚饭。
当然了,此时她家除了她和凌云外,再没有别人了。
夜幕降临,已经是万家灯火。
饭桌边,凌云俊脸微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胡丽晶,眼神迷离而飘忽。难道是他喝多了,所以才会特别想干那种事?
狐狸精把凌云炽烈如火的眼神尽收眼底,她笑眯眯地拿起一瓶红酒,继续替他斟酒:“再喝一杯吧,今晚不醉不归。”酒里放了烈性春丨药,你好好享用吧!
“丽晶,我不想再喝了。”凌云只觉得心跳加快,浑身发热,“天色晚了,我该回家了。”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狐狸精假装关心地摸了摸凌云的额头,“啊,你的额头好烫,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快,到床上去躺一会儿,我去给你找温度计量一下体温。”
“不用了,我想回去了。”
“哎呀,你休息休息,等量完体温再走。”胡丽晶娇嗔地说着,连拉带扯地把凌云拽到了她的卧室里,硬是按到床边坐下。
当狐狸精在屋里东翻西找、寻找体温计时,凌云憋得满脸通红,胯下的棍子也越来越硬。
“别找体温计了,我真的要走了。”凌云声音沙哑地开口,额头上滴落下豆大的汗珠。一边说,他一边就起身往门外走。
今晚真是见鬼了,为什么他特别想跟女人XXOO?难道是因为他很久没撸管?
“别走嘛,”狐狸精快速跑过来,用力将凌云拉到床头柜前,又扯了一张纸巾,装模作样地替他擦汗,“你看看,你肯定是发烧了,额头上那么多汗。”
“别……别碰我……”凌云难耐地喘息着,推开了狐狸精的手,跌跌撞撞地往门口跑去。
刚才被她碰过的皮肤,好像有一团火迅速燃烧起来,烧得他快要失去理智。不行了,他忍不住了,必须要离开这里!
狐狸精没料到凌云坚持要离开,情急之下索性从他身后猛然抱住他的腰:“凌云,你别走,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你再多陪我一会儿,好不好?”她都主动表白了,他总该有所行动了吧?
凌云身体一僵,心里骤然明白了什么,他缓缓转过身,神色中带着几分恼怒:“你在饭菜里下了春丨药?”
他不是傻瓜,按理说,就算一个多月没有撸管,他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饥渴,疯了一样渴望和女人Zuo爱,所以肯定是狐狸精下了春丨药!
狐狸精没料到凌云会这么直白地问她,小脸上不禁露出被人抓包的羞愧之色,但很快地,她又理直气壮了:“对,我就是给你下了春丨药,因为我喜欢你,想当你女朋友。我知道以前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对你太冷淡;可是现在我也知道自己当时做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狐狸精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狠狠捶打在凌云的心口上。看着她那张他曾经深爱了9年的熟悉的脸,他的眼神变了又变,闪过无数复杂的情绪。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他就要答应和她重新开始了,可是……不知为何,就在此时,他却突然鬼使神差地想起了3年前他和罗莉在罗氏别墅里的对话:
“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我是你老公啊,是你自己说要让我对你负责,要让我将来娶你的。”
“凌云,你看清楚!我是罗莉,不是胡丽晶!”
“我知道你是罗莉,所以我才亲你。”
……
见凌云久久地发愣,狐狸精急了,踮起脚尖,二话不说就去吻他的嘴唇。
谁料,他喘着粗气推开她,面带内疚地说:“对不起,不是所有的爱都可以重来一次。”
“凌云……”她哭了,无助而绝望地看着他,“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犯贱,是不是啊?”
他极力克制着自己,浑身已经烫得惊人,语气却异常平静:“我没觉得你犯贱,如果没有罗莉,我肯定会跟你重新开始,但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低下头,指着挂在自己胸前的接吻鱼吊坠:“你看,这是我和莉莉的情侣项链,也是我对她的承诺,所以我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对不起……”
见状,她的心刹那间坠到谷底,心脏痛得好像被一只手硬生生地撕裂开来。
就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她竟狠狠扯断他脖子上的接吻鱼项链,然后一路小跑着来到窗前,不假思索地把项链从窗户里扔了下去!
“……”他大吃一惊,怒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忘了罗莉,做我男朋友。”她一边说, 一边拉上窗帘,然后像只小鸟一样,张开双臂扑向了他,将他猛地扑倒在床上。
少女淡雅的体香迎面扑来,他差点失控,难以自制地呻吟出声。
她的眉眼间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她乘热打铁地狂吻着他的嘴唇,两只小手也不安分起来,飞快地去解他腰间的皮带。
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双眼血红,一字一句地说:“丽晶,别让我看不起你。”
丽晶,别让我看不起你。
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彻底击溃了狐狸精所有的心理防线。她适才的满腔热情,就像被扔进冰水里的烧红的烙铁一般,“嘶”地冒出一股白眼,立刻冷却了。
“我要走了,”就在狐狸精晃神的时候,凌云艰难地从她身上起身,“你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人,我也会帮你留意的。”
说完,他就在她的脸色惨白中,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她的视线,跑出了她的家门。
3
从楼下捡回接吻鱼项链、又坐着出租车回到家后,中了春丨药的凌云,此时已经欲火焚身,忍耐也已经到达极限。
于是乎,一看到为他开门的罗莉,他就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心急火燎地将她拽进卧室。
看着又是锁门又是拉窗帘的凌云,罗莉隐隐觉得不对劲,担心地问:“凌云,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拉窗帘?”
“我中了春丨药,”凌云言简意赅地说着,同时急不可耐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胡丽晶给我下了春丨药。”
“啊?”罗莉大惊失色,立刻联想到狐狸精曾经去勾引安然的那一幕,然后她胸中的怒火就熊熊燃烧起来了。
卧槽!骚包的狐狸精,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强吻了安然不说,现在又给凌云下春丨药?魂淡啊啊啊啊!掀桌!
就在罗莉暴跳如雷的时候,凌云已经好像饿虎扑羊般,喘着粗气将她扑倒在床上,扯掉了她全身的衣物。
在他暴风骤雨的狂吻和抚摸下,她有些害怕了,窘迫地想推开他:“凌云,别……别……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啊!”
她本想用手帮他解决,可是话音未落,她就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叫,眼泪也痛得瞬间滚落。
原来,他已经完全无法自控了,居然一个挺身,不管三七二十一硬生生地刺穿了她的Chu女膜!
“痛……呜呜呜……”她嚎嚎大哭起来。
“对不起了,我忍不住了……”他一边道歉,一边就像情欲勃发的小兽一样,狠狠地冲刺起来。
“痛,轻点……”她没想到自己的初夜居然就这样防不胜防地没了,眼泪落得更厉害,成串成串地掉下,浸湿了枕头。
“好……”他唯恐伤了她,拼命地压制自己的欲望,痛苦地忍耐了几秒钟,忍着不动。
然而,烈性春丨药的药效,哪里是一个正常男人能够抵挡的?
不过眨眼功夫,他就再次按耐不住了,腰身一挺,巨大的灼热就像脱缰的野马,在她的紧致里本能地进进出出。
她感到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于是大哭着捶打他的肩膀:“凌云,你轻点啊,痛死我了,好痛,呜呜呜……”
他已经没办法回应她,只是闭着眼睛,一下又一下,疯狂地撞击着她。激|情的汗水,从他的赤裸健美的上半身,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白嫩的Ru房上,令人血脉喷张……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攀到了欲仙欲死的巅峰,怒吼一声,将他的白热火焰喷发在她的体内……
当他抱着她进行安慰和道歉时,她大松一口气,还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
可谁料,没过几分钟,春丨药的药效竟然再次发作,而他也再次化身为狼,血红着眼睛摁倒她……
就这样,他和她反反复复地Zuo爱6次后,他才终于平息下来,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说了一箩筐的道歉话。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窗外的天色全黑了。
金色的卧室灯光中,淡蓝色的床单上,绽放出一大朵属于她的血红色处子之花。花的周围,凌乱地洒满了他浓白的黏液。
她全身赤裸地蜷缩在他的怀里,心乱如麻。她才16岁啊,居然就失去了初夜,这下子完了,本来她还想跟安然或冷枭翔在一起的……
“莉莉,我一定会娶你。”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斩钉截铁地发誓,“等你一到20岁,我们就结婚。”
她苦笑一声:“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不一定Zuo爱了就要结婚。”她对前世的婚姻恐惧还未消除,又怎么可能4年后就结婚?
“你……你什么意思?”他脸色大变, “你的初夜都给我了,难道你不想跟我结婚?”
她有些疲惫地叹气:“这只是一个意外,我们俩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他浑身一颤,心里弥漫起无边无际的剧痛和恐惧。他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果然,她13岁时说让他负责的话仅仅是一个玩笑;果然,在她心里,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我累了,睡觉吧!”她一边说,一边闭上了双眼。
“不准睡。”他眼神一黯,紧接着就激烈地亲吻她来。他柔软灼热的薄唇,从她的嘴唇沿着脖颈一路下滑,滑到她的两腿间,极尽挑逗。
“嗯……你……不要……”她无比尴尬,小脸红得就像绽放的花。
他扯唇一笑,就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伸出长舌,不紧不慢地将她的处子血和花液一下一下地舔进嘴里。
看着一脸坏笑的他,她差点直接昏过去。我晕!不是这么重口吧你!
“莉莉,你是我存活于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理由。”重口的某男一边深情款款地说着肉麻话,一边用灵活的舌尖在她的花瓣内孜孜不倦地探索。
看着他英俊得令人窒息的脸,毫无预警的,她的身体里掀起一波波让人羞涩的热浪。
“舒服吗?”他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脸色,努力地回想曾经看过的A片画面,卖力地模仿着片中男主的动作。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小手不自觉地揪紧了身下的床单。要说不舒服,那是骗人的;但要说舒服,好吧,太羞人了,她实在说不出口啊,捂脸!
就这样,他百般挑逗着她。当她情不自禁地娇吟出声后,他再次攻进她的身体,用温柔得近乎缠绵的姿势,耐心地撩拨出她身体内最深处的疯狂。
渐渐地,她破处的疼痛逐渐消失,然而,就在惊涛拍岸的快感即将来临时,他却骤然停下动作,侧头看着她笑:“来,叫声‘老公’让我听听。”
“……”她满头黑线地望着他,花|丨穴里痒得好像有成千上百只蚂蚁在爬。魂淡啊,现在不是叫“老公”的时候好不好?
“叫不叫?不叫就算了,反正我也想睡觉了。”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说话间,他居然打算退出她的身体。
“哎!你……不要……”不假思索地阻止他的离开后,她简直想一头撞死。
“是不要继续呢,还是不要停呢?”经过前6次嘿咻的他,此时显然已经得到了满足,所以不慌不忙地含笑看着她,那表情就跟猫逗耗子似的。
“你……去死!”她恼羞成怒,冷哼一声,转过身不再理他。
“好,我去死,我们俩一起快乐死!”他哈哈大笑,扳过她的身子,紫红色的狰狞巨物也紧跟着袭了过来,缓慢地进入了她,在她的甬道里深进浅出。
她又羞又恼地瞪了他一眼,偏偏心中却又诡异地泛起一丝浓浓的甜蜜。于是,她似娇似嗔地闭上双眼,享受起他的进攻来……
既然木已成舟,那么她再感叹再伤心也是无济于事的;更何况,春宵一刻值千金,美男都自己送上门来了,那么不吃掉他,简直对不起她的列祖列宗啊,哦哈哈哈!
得到罗莉的初夜后,第二天的大清早,凌云就得意洋洋地向安然和冷枭翔宣布了这件事,惹得他们俩忍无可忍,联手将他痛扁了一顿,扁得鼻青脸肿。
然而,出乎罗莉意料之外的是,痛扁了凌云之后,安然和冷枭翔竟然都表示毫不介意她不是Chu女,而且坚决不同意让凌云成为她的男朋友,还争着向她自荐,请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这下子,罗莉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她一边打诨插科地说自己年龄还小,不想交男朋友,一边迅速转移话题,声称要找胡丽晶算账。
经罗莉这么一提醒,安然和冷枭翔这才想起狐狸精是让罗莉失去初夜的罪魁祸首,于是同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等待着胡丽晶进教室。
可谁料,等来等去,等了整整五天,也没等到胡丽晶来学校上课,反而等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闻之变色的爆炸性新闻:
胡丽晶被凌云拒绝之后的当晚,由于极度郁闷,所以就一个人到酒吧去喝闷酒。
谁料,她喝多了,结果就在回家的路上醉得不省人事。第二天早晨被路人叫醒后,她发现自己全身赤裸,于是惊慌失措地报了警。
警察调出天网监控,从监控录像上看到,胡丽晶是在半夜被三个乞丐轮Jian了。于是,这件事立刻不胫而走,在B大学乃至整个D市都传得沸沸扬扬!
胡丽晶抵不住左邻右舍的流言蜚语,所以伤心欲绝之下就消失了,再也没来学校,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得知狐狸精发生了这样的不幸后,安然和冷枭翔的冲天怒火这才平息下来,倒也不打算再找她算账了。
虽然她给凌云下春丨药这一行为的确很过分,但她的目的并不是想让罗莉失去初夜,而是想让凌云接受她。只是,由于她的运气实在太糟糕,所以她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酿成了如今的悲惨下场。
然而,尽管罗莉、安然和冷枭翔对狐狸精失踪一事无所谓,但凌云却内疚得要命,总觉得是自己害了狐狸精。因此,他接连几天都闷闷不乐,还挨个挨个地向狐狸精的亲朋好友、左右邻居打听,希望能尽快找到她的下落,给予她一些安慰。
不过,即使凌云竭尽全力,但仍是没有打听到关于狐狸精的任何消息,这让他非常沮丧。
那么,狐狸精究竟在哪里呢?
夜深人静了,凌晨三点半,在二环路的F河河边,狐狸精独自站在南风大桥桥头的石墩上,手里抱着一个装满五彩幸运星的水晶瓶,目光呆滞地望着远处闪烁的璀璨灯火。
F河,是本市最著名的河流。然而,它之所以著名,并不仅仅因为它是母亲河,还因为很多厌世的人都会来这里跳河自尽。
F河的河水非常湍急,又非常深,所以当厌世者跳河后,即使有好心人跳进河里想救人,也很难救起来;甚至,多年以来河里还发生了救人者反被淹死的好几起惨例。
也由此,这条河里埋藏着数不清的亡魂,而平日里大家开玩笑时,也总会说“啊,我不想活了,我要去跳F河,你们不要拉我”之类的打趣话。
当然了,狐狸精也曾经说过这样的打趣话,只是当时她万万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居然会真的站到F河的桥头,决定了断自己年轻的生命。
呵呵,多么讽刺啊,她的人生根本就是一个笑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她,也没有人会真的为了她而心疼。
或许,凌云曾经是深爱她的,可是她又悔不当初地错过了他。
事到如今,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她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在她5岁那年,她的爸妈就离婚了,而且他们都嫌弃她是拖油瓶,所以都不肯要她,各自组建了新家庭,还生了孩子。
她是被 奶奶一手带大的,但奶奶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所以现在奶奶的那套房子里,就只剩她一个人在住了。
她的爸妈虽然都健在,可她从小到大,他们从来不管她,也不给她寄哪怕一分钱的生活费。于是,她只好凭着自己兼职赚来的钱和奶奶留下来的积蓄,供养自己读完大学。
如今,她终于大学毕业了,还与一个比较好的单位签下了劳动合同。本来,她以为自己要苦尽甘来了;但谁料,她还没来得及去上班,竟然就稀里糊涂地被三个乞丐夺走了宝贵的贞操。
这下子,单位上以她伤风败俗、烂醉街头为由,硬是跟她解除了劳动合同,让她欲哭无泪;至于左邻右舍,更是七嘴八舌地说一些难听的话,恨不得她早点死;最让她寒心的是,她的爸妈十多年没来看她了,一来就对她又打又骂,责怪她败坏了他们的名声,还非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断绝母女关系!
呵呵,真好笑,全天下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了。
那两个老不死的,除了生了她以外,还跟她有过什么关系?没有关系!身体里流淌着他们的血,她都觉得是一种耻辱!
想到这里,狐狸精怒极反笑,凄凉的大笑声在寂静的暗夜里显得狰狞而诡异。她缓缓将目光移向水流汹涌的河流,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情绪在燃烧。
只要跳下去,她就可以永远也没有烦恼了。因为她很笨,即使13岁那年参加了游泳培训班,但是一直都没学会游泳,到现在也还是只旱鸭子。
只要跳下河,她就能彻底解脱了,以一时的痛苦换来永恒的自由……
“再见了,凌云,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跟你做夫妻……”狐狸精喃喃自语,两行清泪从苍白的脸上滑下。
然而,正当她打算跳河时,熟悉而焦急的少年声音却从她身旁突兀地响起:“胡丽晶,不要跳!”
她大吃一惊,条件反射地往右侧看去,然后就看到林逸辰居然气喘吁吁地桥的另一头跑过来。
“站住!不准过来!”她歇斯底里地尖叫,“你要是再过来,我马上就跳下去!”
林逸辰停住脚步,站在原地喘气,说出来的一字一句却冷得像冰一样:“你不是露丝,我也不是杰克,如果你跳,那我肯定不会跟着你跳。”
“你跳不跳关我屁事?!”她气得浑身发抖,“我只不过想清清静静地死而已,你为什么还来打扰我?你真是太讨厌了,每次出现都像苍蝇一样让人恶心!”
他并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而是表情闲适地将手肘放在桥头的石墩上,支起头部,笑眯眯地看着她:“哦?就算这次我打扰了你跳河吧,那上次我又哪里惹你讨厌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六年级的时候,在春游的野炊园里,你差点拧断我的胳膊!”
他啧啧两声,似笑非笑地说:“谁叫你心眼儿那么坏,故意把调料泼到罗莉身上,还故意去脱她的衣服?”
“是是是,我是坏人,罗莉是好人!”狐狸精不由地痛哭失声,“所以你们个个都喜欢罗莉!个个都为了她抛弃我!我在你们眼里还不如一堆狗屎,我还是死了算了!”
话音一落,她就抱紧手中的水晶瓶,大哭着从桥上跳进了河里!
“我日,你还真跳啊?!”林逸辰大惊失色,三两步狂奔到桥的另一侧,心急如焚地往下看去,打量着河流周围的环境。
紧接着,他踢掉鞋子,利落地翻身跃上桥上的石墩,然后以一个标准而漂亮的鱼跃跳下了河。
由于胡丽晶是在河流的上游处跳河的,而整座桥的桥面总宽有整整12米,所以林逸辰在桥的另一侧,也就是在河流的下游处跳河,刚好就不偏不倚地接住了正被河水冲刷过来的胡丽晶。
此时,不会游泳的狐狸精,已经连喝了好几口水,被河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林逸辰急得头顶快冒烟,一边踩着假水,一边搂住她的腰,用力将她往河岸边的台阶处拖去。
“咳咳咳……放开我……”狐狸精在冰冷的河水里胡乱地挣扎着,“让我死……咳咳……”
“闭嘴!”林逸辰厉声呵斥道,“被乞丐轮Jian了又怎样?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呜呜……”狐狸精无助地哭起来,拼命想推开林逸辰,“我爸妈不要我,凌云也不要我……咳咳……”
林逸辰顿觉头痛,他的游泳技术虽然好,但河水如此湍急,她的挣扎已经让他耗了大半的力气。假如不立刻上岸,搞不好两人都会被河水冲走甚至淹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狐狸精却仍是哇哇大哭:“所有人都知道我被轮Jian了,以后也没有男人愿意要我,我不想活了,你让我死,呜呜呜……”
见她一心求死,他无计可施,只好柔声哄着她:“别哭了,别伤心,我要你,好不好?”
她吃了一惊,不敢相信地转头死盯着他,喉间就像哽了个大馒头般,竟是连哭也忘了。
乘着她发愣的时候,他吃力地带着她游向岸边:“我们先上岸再说,我已经游不动了;你如果再任性,我们就真的只能死在河里了。”
看他狼狈地喘着粗气,她也知道他的体力已经快到尽头,于是,一股浓浓的暖意突如其来地从她心底最深处油然而生,而她也乖乖地停止了挣扎,任由他抱着她,奋力地游动。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在乎她的生
死的;最起码,他就没有见死不救,而是奋不顾身地跳下河来救了她……
眼看就要游到河岸了,可就在这时,他抱着她的双手却猛地一滑!
“啊——!”她尖叫一声,立刻被澎湃的河流冲向下游,“林逸辰,呜呜……你为什么要放手?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咳咳咳……你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救我……”
“我的小腿抽筋了!”他一边忍着小腿的疼痛往河岸游去,一边心急如焚地对她大喊,“你以前不是和我一起在培训班学过游泳吗?你踩一下假水,坚持两分钟,我马上来救你!”
得知他并不是真的想遗弃她,她顿时慌乱地在河水中扑腾起来,竟是一点儿也不想死了:“假水怎么踩啊?我忘了……”
“用蛙泳的方式踩假水!手臂在胸前对称直臂侧下屈划水,两腿对称屈伸蹬夹水……”
“你说得好深奥啊,我听不懂!”
“模仿青蛙游泳的姿势,两手在身体两侧画圆,就不会在水中沉下去了!你还记得教练的话吗?脚的姿势是收、翻、蹬、夹!收、翻、蹬、夹!”
说话的同时,他吃力地上了岸,改卧为坐,伸直抽筋的腿,用手紧握前脚掌,忍着剧痛,向外侧旋转抽筋的那条腿的踝关节。
这是游泳教练曾经教给学员们的,立解痉孪、即刻消除小腿抽筋剧痛的方法,林逸辰一直记得很牢。因此,他刚才旋转踝关节时的动作标准而连贯,一气呵成地转完一周,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果然,这个急救方法效果神速。不过眨眼功夫,他的小腿就不痛了,抽筋停止,剧痛也消失了。
于是,他立刻顺着台阶跑上河岸,沿着河岸去追已经被河水冲出老远的胡丽晶。
“丽晶,坚持住!收、翻、蹬、夹!踩假水!”他一边高声呐喊,一边寻到了合适的位置,然后“扑通”一声,再次跳下水。
然而,他显然高估了狐狸精童鞋的自救能力,尽管她曾经学过游泳,可是当他再一次在水中抱住她时,却发现她已经昏了过去,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淹死!
“胡丽晶,胡丽晶你不能死啊!你坚持一下!”他急得快要发疯,使出浑身解数,几分钟后,终于将她拖上了岸。
上岸后,他将她仰面平放在地上,又胆战心惊地伸手去探她的脉搏。
当发现她的脉搏还在跳动时,他不禁大松一口气,迅速解开了她的两颗衬衣纽扣。紧接着,他犹豫了一下,又俯下身替她做起人工呼吸来。
不久,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却发现他的双手正按在她的胸部上,而她上衣的几颗扣子也全被解开了。
夜间的冷风迎面吹来,带着河水潮湿清凉的气息,从分开的衣襟灌进她的身体,冷得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她一惊,神智也瞬间变得清醒,于是便挣扎着坐起身来,用尽全力推开他,又扬手重重扇了他一耳光。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万籁俱静的夜里,显得尤为清晰。
“色狼!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好心!呜呜呜……”她一时悲愤交加,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他垂着头,额上爆出无数条黑线:“你刚才溺水晕过去了,我是在用‘胸外心脏按压’的方法对你进行急救,你以为我想摸你的胸部?切,摸你我还不如去摸一头奶牛,你的胸部能比奶牛的胸部更大吗?”
她楞了楞,随后带着哭腔质问道:“胸外按压就胸外按压吧,你为什么还要解开我的衣服扣子?”
“为了让你呼吸顺畅啊,同学!”他哭笑不得,抬手敲了她一个爆栗,“以前上游泳课的时候,你到底学会了什么?为什么你既没学会游泳,又没学会急救知识?你仅仅是为了给教练白白送钱去吗,嗯?”
“……”她羞赧地低下头,伸手拢好了自己的衣襟,声音小如蚊喃,“那……那就算是为了让我呼吸顺畅,你也不能把我所有的扣子都解开啊,解开一、两颗就够了嘛,而且你居然连……”连她胸罩后面的搭钩也解开了,她真的好想找条地缝钻下去啊有木有,羞!
他的嘴角抽了抽:“你一直昏迷不醒,我怕你呼吸不畅死掉,所以才帮你解开了胸罩。我又没看过你的身体,你放心好了。”
一听他没看过她的身体,她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莫名其妙地有些失落:“解开胸罩也不行……”话音未落,她的小脸就红成了煮熟的龙虾。
他眯起眼,有点不耐烦了:“他妈的,我救了你,你打我一耳光就不说了,现在还东嫌西嫌!好,解开胸罩不行,那我就把你全身扒光了!”
说着,他果真作势去扯她的胸罩。
她没料到他说做就做,不禁吓得惊叫一声,赶忙捂住衣襟:“好好好,解开胸罩就解开胸罩,你不要乱来了!”
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他扬眉轻笑:“这才对嘛,都什么年代了,你何必那么保守?走,我送你回家。”
她低着头,眼底又泛起晶莹的泪花:“那……那……”
“又怎么了?”
“那你刚才说的,说的……你说你要我,是真的吗?”她吞吞吐吐,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完这句话。泛着红云的小脸扬起,乌黑剔透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看到她这样我见犹怜的模样,他心里一动,双臂抱胸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地说:“假的。”
“你……”她喉咙一哽,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你骗我……” “哈……”他大笑出声,“我就是骗你,怎么样?想不通的话,你再去跳河啊!不过你跳河之前,我肯定会脱光你的衣服,让你只能光着身子自杀。等到明天早晨的时候,你就会变成F河河面上的一具裸体女尸,还会登上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唔,新闻的标题叫什么呢?让我想想……”
说到这里,他煞有其事地冥思苦想了片刻,然后一本正经道:“有了!就叫《被乞丐轮Jian,美女大学生不堪其辱跳河自尽,裸死以示冰清玉洁》,怎么样?”
哪儿有那么长的标题?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只好一拳捶了过去,娇嗔道:“神经病!”
刚说完,她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疑惑地问:“可是你刚才不是说,我不是露丝,你也不是杰克,如果我跳,那你肯定不会跟着我跳吗?但为什么你又跳下河救我?”
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因为我吃饱了饭没事干,所以才跳下河来救你,想为你先做人工呼吸,再做胸外心脏按压,最后被你当成色狼打耳光,再最后傻逼兮兮地当护花使者把你送回家,就是这样,OVER。”
“噗,哈哈哈……”她被他的黑色幽默逗得破涕为笑,“对不起……谢谢你……”
“行了,别婆妈了,”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又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赶紧起来,我送你回家。”
“等等,我……我扣扣子……”她娇羞地说着,闪烁的目光怯生生地瞟了他一眼。
“快点,快点。”他懒洋洋地说着,同时很自觉地转过身,背对着她。
见状,她的心中又是一阵莫名的失落,她咬着下嘴唇,将冰冷的双手伸到背后,颤抖着扣上了胸罩的搭钩。
紧接着,她又低头,将衬衣的纽扣一颗一颗地扣好。
“好了,我扣完了。”她轻轻地说。
“你家在哪儿?我们打的回去……遭了,我身上的钱估计都被水泡湿了,不能再用了。”他的脸部肌肉剧烈抽搐起来,“还有,我的鞋子还在桥上,我要先去找鞋子。那双鞋一百多元一双,我上个月才买的。”
闻言,她下意识地往他脚上看去,见他的脚上只剩一只白色袜子了,顿时无比内疚:“对不起,都怪我……”
“没什么,只要你想通了,不再自杀就行。明天我要去交警局报到,第一天上班绝不能迟到,赶快走。”他一边催促着她,一边急匆匆地往南风大桥走去。
“啊,好,”她小跑着跟上他,“你为什么半夜三更地出现在南风大桥?”
他侧头看着她笑:“为了与你相遇,为了英雄救美。”
“哎,我是说真的!你为什么会凌晨三点半出现在桥边?”她娇嗔地跺脚,却不料抖落了一身的水珠。
看着落汤鸡一样的她,他哈哈大笑,笑容却有几分苦涩:“我家就在附近,自从小娟去世后,我经常失眠。今晚我也失眠了,睡不着所以就起来到河边散步,结果就看到你想自杀。”
“原来是这样呀!”她立马恍然大悟,心中竟隐隐对王娟产生了一丝羡慕。王娟都已经死了半年了,居然还能让林逸辰对她念念不忘,甚至因为她而失眠……
“是这样。”他微微一笑。
“那……那……”她又忸怩起来,“那你要了我吧,好不好?”
“嗯?”他停下脚步,目光深远地注视着她。
“你刚才自己说你会要我的,”她忍不住潸然泪下,“如果你不要我,就没有男人会要我了。”
他上下打量着她,调侃道:“你想让我怎么要你?”
“我……”她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愣神片刻后,她才窘迫地再次开口,“你以后娶我,好不好?”
他半眯起眸子,嘴角隐约带着笑意:“既然想让我娶你,那你刚才还打我耳光?”
“额,对不起……”她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我刚才只是突然想起了……想起了我被乞丐轮Jian的那段监控录像,所以情绪才一时失控。”
他微蹙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同情之色。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后,他才缓缓开口道:“如果你不嫌我穷的话,那就做我女朋友吧!不过你要是真的跟了我,估计会过很多年的苦日子,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出人头地。”
“那你愿意当我男朋友了?”她喜出望外,开心地望着他。
“没办法,我就‘好事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吧!”他轻笑了一声,语气中却颇有些无奈,“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什么条件?”她迫不及待地追问。
他抬头望了望星空,叹息道:“你要答应我,最近几年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俩在交往。因为王娟的爸爸看在我和王娟曾经的情分上,答应为我安排工作,而且还承诺要重用我,所以……”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我们在交往的。想找一个逞心如意的工作很难,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
“嗯,好工作的确很难找到,更何况我又没什么背景。”他从星空中收回视线,转而看向她的脸,“所以最近几年要委屈你了,因为小娟刚去世半年,假如她爸爸知道我那么快就有了新女朋友的话,说不定会很生气,然后就不会再在事业上关照我了。”
顿了顿,他又郑重其事地补充道:“等我的事业稍微有所成就后,等再过几年后,我们再公开我们 俩的关系。这样一来,小娟的爸爸也能够接受这样的事实,毕竟我不可能单身一辈子,不可能永远都不交女朋友。”
“你说得对,”她赞同地点头,“那我们就暂时隐瞒我们交往的事好了,等到将来时机成熟了,再公开我们的关系也不迟。”
再过几天,他们就要大学毕业了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