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5部分

然而止,明明是盛夏的天气,罗莉却硬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心脏好像瞬间被无数猫爪子抓过,火辣辣地痛。
尽管她当时只有五岁,但由于“衣之恋”是全国最大最著名的服饰公司之一,所以董事长安林和他儿子安然被谋杀一事引起了举国震惊,街头巷尾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再加上罗莉的记性向来特别好,所以这件事她仍然记得比较清楚!
遗憾的是,时间隔得太久,因此她并不记得杀人犯的名字了……
“罗莉,你还愣着干什么?”冷枭翔见罗莉就像石像般,一直站在门口发呆,于是乎终于忍不住了,翻翻白眼走了过来,对走廊上的服务员道,“阿姨,再给我们来一杯绿茶,谢谢!”
“我……”罗莉从惊悚中回过神来,小脸惨白地看着冷枭翔,“我突然有点不舒服……”
“宝贝,你哪里不舒服了?”赵芸把文件放到桌子上,三两步上前,焦急地用手去探罗莉的额头。
“我知道楼下不远处有个诊所,不如我们带莉莉去看看吧!”安然担心地看着罗莉,“她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感冒了?”
“我没感冒,只是……只是……头有点晕……”罗莉心乱如麻,语无伦次地说着。
“莉莉没发烧呀!”赵芸奇怪地嘀咕着,“但为什么出了那么多冷汗?”
“还是带她去诊所看看吧!”罗天佑皱起眉头,面色凝重地转向安林和冷锋道,“安哥、冷哥,不好意思,莉莉好像生病了,要不咱们就过几天再谈合同的事吧?”
“没事,合同的事不急,莉莉的身体更重要。”冷锋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走,“我马上下楼去取车,开车送莉莉去诊所。”
“干爸,我不想去医院!”罗莉慌慌张张地抓住冷锋的衣摆,“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真的!”
说着,她的脑子开始飞速运转:怎么办?现在离自己六岁只剩六个月了,也就是说,顶多再过六个月,安叔叔和安然就都会被人谋杀!甚至,凶手有可能是今晚动手也说不定,因为自己根本就不记得安叔叔和安然具体是哪月哪天被谋杀的了!只记得这件事是发生在自己五岁时!
“安然哥哥!”罗莉急中生智,转身猛然扑进安然怀里,“今晚你跟我一起睡,给我讲童话故事,好不好?我、你还有枭翔哥哥,我们三人一起睡,好不好啊?”
尽管罗莉并不想卷入这起谋杀案的纠纷中,但她实在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几天前还给自己当大马骑的安然死翘翘,所以只好先缠着安然,设法暗中保护他……好吧,其实她现在才五岁,根本就没法保护他,可是……
乱了!一切全乱了!走一步算一步好了!罗莉痛苦地摇摇头,这悲催的重生啊,为毛别人重生都是混得风生水起,可自己就遇到了这么多麻烦事?
先是两年后冷枭翔要因为车祸身亡,现在又是安然和安叔叔半年内要被谋杀!我靠,难道自己是《名侦探柯南》中毛利小五郎的倒霉体质咩?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人嗝屁?!
“三个人太挤了!”冷枭翔冷哼一声,“我的床顶多只能睡下我和安然,你睡隔壁房间还差不多!”
“枭翔哥哥,我很瘦,床上不会很挤的。”罗莉的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无计可施的她,只能可怜兮兮地仰头望着冷枭翔,“如果真的睡不下,大不了我睡地板啦,你就让我跟安然哥哥一起睡嘛!”
冷枭翔一愣,心里莫名其妙地有点不爽:罗莉这小丫头跟自己一直不和,但为什么她为了让安然给她讲故事,居然愿意睡地板?
“喂,我也可以给你讲童话故事,你何必非要安然给你讲?”冷枭翔不情不愿地抛出这句话,因为他觉得三个人睡一张床实在太挤了,而且老爸老妈也绝不会同意让罗莉睡地板。
“因为我好喜欢安然哥哥,还想跟他玩儿骑大马的游戏!”罗莉把安然抱得更紧,就像小猫咪一样在他怀里撒娇地蹭了蹭,又回头装出很傻很天真的样子问冷枭翔,“枭翔哥哥,你愿意当大马给我骑吗?”
“……”冷枭翔的嘴角剧烈抽搐起来,“那……那我们三个人就一起睡吧!”
他可不想面朝床单背朝天地给罗莉当马骑,那样的苦力活还是丢给安然去做好了!
“枭翔,别担心,我想应该睡得下的。”安然好笑地摸摸罗莉的头顶,难怪她突然就这么粘他了,原来是想再把他当马骑啊,呵呵!
“莉莉,你现在好点没有?”赵芸端详着罗莉的脸色,好不容易插上话,“头还晕不晕?”
“不晕了,但是困了,我想睡觉。”罗莉用小手揉揉眼睛,又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表示自己很困。
事实上,她现在清醒得不行,脑子里一直在想着怎样才能揪出谋杀安然和安林的凶手!
“我看莉莉现在的脸色好多了,”冷锋笑着询问赵芸的意见,“小芸,我们还要不要带她去医院?”
“她应该没事了,可能是今天考试考累了,就不送医院了吧!”赵芸歉意地笑了笑,“冷哥,那就麻烦你把她送回你家了。”
就这样,因为罗莉的装病,所以“衣之恋”形象代言人的合同一事并没有谈妥。而接下来,冷锋便把罗莉、冷枭翔和安然一起载回了家。
深夜,月朗星疏,皎洁的月光如水般倾洒到冷枭翔的卧室里。
“安然,醒醒!”见身旁的冷枭翔已经睡熟,罗莉就轻轻摇晃着同样睡熟了的安然,“快醒醒!”
“莉莉……”安然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却冷不丁被罗莉猛然捂住嘴。
“别说话,到洗手间里去!”罗莉尽量压低了声音,在安然的耳边叮嘱道,“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安然惊讶地看着罗莉,睡意顿时消去了一半:有什么话她刚才不说,为什么大半夜的要到洗手间里去说?
“快走!”罗莉一边说,一边把安然往床下推,“千万不要开灯!”
安然实在不知道罗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坐起身来,穿上拖鞋,跟着她走出卧室。
来到洗手间里后,罗莉谨慎地反锁了房门,这才轻手轻脚地按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柔和而朦胧的金色灯光瞬间划破黑暗,照亮了整个房间。
“安然,我们到浴缸那边去说,那边离走廊远,不容易被别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罗莉轻轻地开口,牵起安然的手,慢慢走向浴缸。
见穿着白睡裙的罗莉竟直呼他的名字,又郑重其事地带着他走向浴缸,安然只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阴森诡异,就好像鬼片里某个惊悚的镜头。
“莉莉,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安然在浴缸边沿坐下,心情复杂地注视着罗莉。她的眼睛眼睛漆黑明亮,仿佛最耀眼的黑宝石,又仿佛深不见底的潭水。
这样的她,与刚才缠着他讲童话故事的她,完全判若两人。他甚至有种很奇怪的错觉,仅从她的眼神来看,她好像是瞬间就长大了。
“你先答应我,”她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不管等会儿我说什么,你都绝不会大叫、大笑或是大声说话,绝不会让别人知道我们俩现在在洗手间里,更不会跟除了你爸之外的人说起这件事。”
安然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惊诧,但他很快就定下神来:“好,我答应你。”
“你相信特异功能吗?”
他一愣,没料到她会这样问,想了想后,他才慢慢回答:“相信,因为这世上总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如果我说,我有一种可以预知未来危险的特异功能,你相信吗?”她一边胡诌,一边观察他的脸色,“今天下午在茶楼里时,其实我并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预知到你和你爸爸在未来半年内将会被人谋杀,所以我的脸色看起来才不正常。”
他的瞳孔陡然紧缩,眼中有锐利之色一闪而过:“你还这么小,你知道什么是谋杀吗?”
慢性中毒
她微垂眼睫毛,长叹一声:“如果我不知道什么是‘谋杀’,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把半夜三更地把你叫到洗手间来说这件事?”
他犹豫地开口:“你没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我绝不可能拿任何人的生命来开玩笑。”她直视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你听我说,既然我能连跳五个年级,那我就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五岁小孩,所以你千万不要把我当成小孩来看待。我今天之所以让你跟我睡觉,是为了救你,为了跟你说这件事;刚才让你给我讲童话故事,也是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引起凶手的怀疑。”
见她一脸严肃,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滴水不漏,果然不像五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他的心里不禁有点乱:“莉莉……”
“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要赶在谋杀案发生之前,设法找出那个意图谋杀你和你爸爸的人。”
“那……怎样才能找到那个凶手呢?”他半信半疑地问,心想:既然罗莉是神童,那自己最好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心一点儿总是没错的。
“我预感到凶手会在外国整容,然后回来潜伏到‘衣之恋’公司的内部,最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你和你爸爸,成为‘衣之恋’的新一任董事长。也就是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是为了抢夺你和你爸爸名下的股份,所以才谋杀你们的。那么你好好想想,你和你爸死去后,谁最可能成为‘衣之恋’的董事长?”
闻言,他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神就好像走马观灯一样,明明灭灭,瞬间闪过无数种情绪。
她继续循循善诱:“依我看,在你和你爸爸死后,获利最大的人,目前的嫌疑也就最大,因为他有充分的杀人动机。”
他的额头有青筋跳起,双手不知不觉地握紧:“按照你的说法,嫌疑人应该有三个:冷叔叔、张明亮叔叔和雷琴阿姨,因为他们都是‘衣之恋’的股东。冷叔叔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张叔叔和雷阿姨则各占了百分之十的股份,而我和我爸占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顿了顿,他又一脸纠结地补充道:“枭翔占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虽然他也有嫌疑,但他年龄还小,应该不可能马上就成为新的董事长。”
听了他的话后,她不禁陷入了沉思,但很快地,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安然,你还少说了三个嫌疑人。”
“哪三个?”
她用同情而怜惜的目光注视着他,轻声说:“你妈妈和你爸爸的爸妈都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们三人都有权继承你爸爸所在公司的股份。”
“我爷爷奶奶已经去世了,”他低低地说着,可很快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大惊失色,“你的意思是……假如我和爸死了,那我妈就可以继承……不!不可能!我妈绝不可能谋杀我和我爸的!我妈一向是最疼我的,她对我那么好,她怎么可能想杀我?”
“小声点!”她急了,飞快地用手捂住他的嘴,“别让其他人听见!”
一阵淡淡的花朵清香从她手上传来,他的身体莫名其妙地一僵。几秒钟后,他才缓缓点头。
“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你妈妈是凶手,但我并没有说她是凶手,我只是说她脱不了这个嫌疑。”她叹了一口气,松开捂在他嘴上的小手,“所以说,你要理智点,不能因为她是你妈妈你就放松警惕,懂吗?”
他紧皱着俊秀的剑眉,似乎很难消化她的话。好一会儿,他才若有所思地开口:“犯罪嫌疑人已经确定了,那下一步该怎么办?这件事要不要跟我爸说?”
“当然要跟你爸说了……对了,你手上现在有多少钱?我想明天带你去医院做一次全身体检。”
“全身体检?”他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她郑重地握住他的手,想缓解他紧张的情绪:“谋杀的方式有很多种,给人下慢性毒药也是其中一种,所以我现在怀疑,你和你爸爸很可能已经慢性中毒了。”
“莉莉……”他握紧了她的手,身体微微颤抖,清俊的正太脸上露出了属于十二岁孩子的恐惧。
直到现在,他才真的感到恐惧了。因为像罗莉这样缜密的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绝不可能是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女孩应该拥有的!
“乖,别怕……我只是怀疑你有可能中毒,当然你也有可能没中毒。”见他吓成这样,她心疼地伸出双臂拥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明天中午你回家拿点钱,注意千万不要被任何人发现。明天下午第一节课后,我会装病,然后你就带我去跟王老师请假,说要送我去医院。接下来,我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到校门口的公安局来接我们去医院。最后,我就在医院里说校医要我进行全身体检,我爸一向紧张我,他一定会同意的。到时我就假装害怕,非要你陪我一起做全身体检……”
“莉莉,你想得真周到,谢谢你。”他紧紧地抱着她,心中好像有滔天的海浪在翻腾咆哮。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嘛!”她一直紧绷的小脸上终于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明天之所以要这么谨慎,也是为避免打草惊蛇。如果你体检时没带够钱,我会让我爸爸帮你垫付的。至于今后该怎么办,等你的体检结果出来后,我们再做打算。”
“好,都听你的,小神童。”他一边低低地说着,一边往她白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她全部的头发都变成了黑线,“你怎么又亲我?”
拜托,安然小朋友,你已经是第三次亲我了!你这样做是很危险滴,很容易让阿姨我变成“正太控”滴,你知道不?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亲你啊!”他笑得很欠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好吧,我忍,不跟小屁孩一般见识!她翻了翻白眼,叮嘱道:“我刚才跟你说的关于谋杀的那件事,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记住没有?至于你爸爸,等你体检的结果出来后,我们再找机会告诉他。”
“遵命,长官。”他笑着用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当天下午,阳光灿烂,风和日丽。
一切都如昨晚罗莉计划中的那样,进展得非常顺利。向班主任请了假的罗莉和安然,在罗天佑的陪同下,安全地到达了省医院并一起做了全身体检。
体检报告的结果显示,罗莉的各项指标均为正常,而安然却被断定为食物中毒——误食工业用亚硝酸盐中毒!
经过对安然的一番询问后,医生发现,安然的食物中毒有很多疑点,更像是慢性中毒,所以当即就报了警。
D市公安局的警察随后赶来,准备对此事进入细致调查。
紧接着,安然给安林打了电话,安林也到医院去做了全身检查,结果却和安然的结果一样,也是“误食工业用亚硝酸盐中毒”!
此时,已经是深夜,罗莉等一行人从派出所出来,在茶楼的雅间里继续讨论此事。
“莉莉,叔叔谢谢你了!”安林激动地注视着罗莉,脸上呈现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如果不是你提前预感到这件事,恐怕叔叔和安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用谢啦!”罗莉摆摆小手,郑重其事地叮嘱道,“安叔叔,总之你要记住了,那个想谋杀你和安然哥哥的人,他是从国外回来的,整过容,还潜伏在‘衣之恋’的内部。所以说,你不能干等着警察去破案,一定要自己想办法尽快找出凶手。”
“我记住了,谢谢你……不过,你能不能也帮我想想办法?”安林颇为期待地看着罗莉,眼中闪烁着热切的光芒,“既然你能预知到这件事,那么应该也能帮我和安然化解危机吧?”
罗莉头痛地用手扶额,同时长叹一口气:“叔叔,我只有五岁,所以你别对我报太大希望了。不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帮助你。”
“有你的保证,叔叔就放心多了!”安林一边说,一边从上衣的内兜里取出支票本,写了一张私人支票。
紧接着,他把支票恭恭敬敬地递给罗天佑,笑道:“天佑,今天多亏你和你女儿的帮助了,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这怎么好意思呢?”罗天佑瞥了一眼支票,顿时被上面的天文数字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安哥,你太客气了!我不能要你的支票,不能要你那么多钱……”
“收下吧,”安林斩钉截铁地说着,强行把支票塞到罗天佑的上衣口袋里,“莉莉救了我和安然的命,更何况我以后还要麻烦她帮我找凶手,所以这支票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啊!”
谁是凶手?
“罗叔叔,我爸说得对,”安然也开始劝说罗天佑,“莉莉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所以你一定要收下这张支票。”
见安林和安然如此坚持,罗天佑也不再推辞了,道谢后便谨慎地将支票收好了。
“莉莉,”安林犹豫地开口,“以后安然就不和你回冷家去睡了,可以吗?我会找保镖暗中保护他的。”
“可以,你们凡事小心。”罗莉点头表示赞同。因为现在冷锋和安然的妈妈都是嫌疑犯,所以相比之下,安然还是呆在自己家里更安全一点。
“好,我们保持联系,如果我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就第一时间让安然来告诉你。”安林一边对罗莉说着,一边从椅子上起身,“天色晚了,我开车送你和你爸爸回家吧!”
这些天来,罗莉童鞋根据安林提供的嫌疑犯的情况,开始冥思苦想,想找出究竟谁是想谋杀安林和安然的凶手。
甚至,为拯救安林和安然的性命,她连包括“衣之恋”在内的几个公司找她当形象代言人的事都一一推脱了。可是,她目前仍是理不出半点头绪!
“草泥马!老子都快成名侦探柯南了有木有!”周日的上午,罗莉抱着一本侦探小说,靠坐在床头上,一语双关地仰天怒吼,“每个人都很像凶手有木有!到底谁是凶手啊啊啊啊啊?”
“莉莉,安叔叔和安然哥哥来我们家了。”赵芸围着白色围裙,笑着走到罗莉的卧室门口喊了一声,“你快到客厅来,别再看小说了。”
“知道了。”罗莉郁闷地下了床,垂头丧气地走进客厅。
“安叔叔、安然哥哥,对不起,”罗莉扬了扬手中的侦探小说,可爱的小脸蛋苦恼得皱成了包子,“我还是不知道谁是凶手,不过我会继续努力推理的。”
见五岁的罗莉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安林不禁有些内疚,走到她面前摸摸她的头:“莉莉,真是为难你了,你也别整天想着谁是凶手了,跟安然哥哥去小公园玩玩吧!”
“是啊,莉莉,我带你到小公园去吃糖人吧!”安然心疼地看着罗莉,还没进屋前他就听到了她抓狂的咆哮,想来也的确为难她了。她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而已,却要和公安局的警察一起,肩负起替他和他爸爸找出凶手的艰巨任务!
“唉,那我们就去小公园玩玩好了,”罗莉抓了抓脑袋,“或许休息一下,我的脑子会清醒一点儿。”
所谓的“小公园”,是离C小学不远处的一个开放式的小型公园,里面风景怡人,鸟语花香,设有茶馆、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儿童乐园等等。
由于不需要买门票,所以附近的中老年人都喜欢三五成群地到小公园的茶馆里喝茶,而孩子们则喜欢到儿童乐园里去坐滑梯,荡秋千,爬塑料管子做成的隧道……总而言之,那就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哇!
和安然一起来到小公园后,罗莉意外地发现前门居然没开,如果要走后门的话,不得不绕一大段路。
“看来又只有爬墙了!”罗莉撇撇嘴,不假思索地踩着粉红色围墙上的镂空图案的空隙,轻车熟路地蹭蹭蹭几下爬到墙头。
“莉莉,小心别摔下来了!”安然皱起眉头,也飞快地爬到墙头,“你先别下去,我下去接着你。”
“不用啦!”罗莉咯咯地笑着,不等安然回过神来,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墙头溜到地上,又双手叉腰笑嘻嘻地仰望他,“现在你下来吧,我接着你!”
“……”安然的嘴角剧烈抽搐了几下,他一边顺着围墙往下爬,一边好奇地问,“你好像对爬墙很在行?”
“不是对爬墙在行,而是对爬这面墙很在行!”罗莉豪迈地一挥手,“因为这面墙我已经爬了十几年啦!”
安然哑然失笑:“你才几岁啊?就爬了十几年了?”
罗莉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于是冲安然扮了个鬼脸:“我上辈子爬过,不行啊?”
说完,她就一溜烟儿地跑上人工湖上弯弯曲曲的古典小桥。
安然以为她在开玩笑,于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也紧跟着跑了过去。
糖人摊摆在儿童乐园旁边的一棵两人合抱粗的香樟树下,画糖人的老板是个三十岁出头的浓眉大眼的男子。
老板的周围围着5、6个有说有笑的孩子,他面前的小车上摆着一块白色大理石的桌面,大理石的右侧有一个画着各种彩色图案转盘。图案包括花花草草,十二生肖,鱼鸟虫兽,龙凤花篮,孙悟空和猪八戒等等。
交过钱后,孩子们就可以转动盘上的指针,指在哪个造型上,老板就做什么造型的糖人。
当然了,如果不想用转盘转糖人,也可以靠摸弹珠来画糖人
五颜六色的几十颗弹珠装在一个不透明的粗布袋子里,交完钱后,就可以伸手到布袋里摸出五颗弹珠。
假如摸到的五颗弹珠全是一个颜色,那就可以得到一个漂亮的立体花篮造型的糖人;假如五颗弹珠中有四颗都是同一个颜色,那就能得到一条龙;有三颗颜色一样的,就能得到一条凤;有两颗颜色一样的或每颗弹珠的颜色都不一样,那就只能能得到其他小动物造型的糖人或是五个胡豆大小的小糖饼。
此时此刻,大理石桌子下的小锅里熬着琥珀色的糖浆,而老板正在作画。
只见他用右手拿着铁勺,将勺里融化了的糖浆迅速在白色大理石台面上进行勾勒,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不过眨眼间,一只栩栩如生的水蜜桃就跃然而出了!
趁着糖没干透,老板从桌子上的抽屉里拿一只竹签压在水蜜桃上,然后又用小铲刀将水蜜桃慢慢地撬起,递给旁边早就馋坏了的小男孩。
做完这一切后,老板不经意地抬起头,却见罗莉喜笑颜开地跑向糖人摊,后面还跟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
只是一瞬间,老板的眉头就拧成了大麻花:
怎么这个小煞星又来了?她的运气总是特别好,每次摸弹珠不是摸到龙、凤,就是摸到大花篮!偏偏她还特别热情,老是帮其他小孩摸弹珠!于是乎,每次只要她一出现,那么当天他就绝对赚不够生活费了!
“老板,早啊,好久不见!”罗莉兴冲冲地跟老板打招呼。
可不是好久不见吗?重生前自从上初中后,她就很少去小公园玩了,所以大概十七年没见过这个老板了!
“莉莉,你怎么又来了?”老板的一张脸顿时变成了大苦瓜,他自认倒霉地念念叨叨,“你不要再打扰我做生意了,我今天送你两条龙吃,以后你不准帮任何人摸弹珠了,怎么样?”
“噗……哈哈哈……”一旁的安然忍不住笑喷饭了,天下居然还有白吃糖人这等好事?
“……”罗莉的额头上落下三条黑线。原来小时候的自己那么彪悍啊?连糖人摊的老板都怕自己了!
见罗莉不说话,老板还以为她默认了,于是立刻舀起一勺琥珀色的糖浆,游刃有余地在大理石台面上画起了摊位的招牌糖人——龙!
洋洋洒洒的细细的糖丝,被老板勾勒出活灵活现的龙的外形。紧接着,他又认真地画出龙头和龙尾,最后大刀阔斧地在龙身上添加出数片龙鳞。
画完后,这条糖龙跟普通的笔记本电脑差不多大小。老板给糖龙粘上竹签,又用小铲刀撬起糖龙拿在手上,最后从桌子下的抽屉里拿出一袋五颜六色的小糖珠,从中取出两颗白色糖珠,小心翼翼地点出了两颗立体的龙的眼睛。
画龙点睛之后,这条糖龙仿佛立马活了一般,似乎下一秒就要腾云驾雾地飞上天去。
“给你,白送你了!”老板无比肉痛地把糖龙递给罗莉,脸上的表情就像个委屈的小媳妇,“记住了,以后不准再帮别人摸弹珠!听到没?”
罗莉哭笑不得,伸出小手接过免费的糖龙:“谢谢你啦,老板,我以后不帮别人摸弹珠就是了。”
说完,她转身把糖龙递给安然:“喏,你先吃吧!”
“还是你先吃好了。”安然推辞着,毕竟罗莉比他小。
“你吃吧!”罗莉不由分说把糖龙塞向安然的嘴巴,于是糖龙就和他的嘴唇轻轻碰了一下。
“哎呀,龙上面沾上你的口水了!”罗莉大惊小怪地尖叫起来,心里却窃笑不已,“这条龙只能你吃了,我等下一条!”
安然一眼就看穿了罗莉的小把戏,却不揭穿她,而是微笑着接过糖龙,慢慢地吃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深深的苦涩:莉莉真的很懂事,她比他小七岁,却还是愿意让着他,把糖龙让他先吃。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说不定这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吃糖龙了吧!
就在安然一筹莫展之时,老板很快就把第二条糖龙也做好了。向老板道谢后,罗莉便笑眯眯地举着糖龙,拉着安然到儿童乐园去荡秋千。
荡了一会儿秋千后,两人的糖龙都吃完了。于是,他们又去坐旋转滑梯,看湖景,买面包喂湖里的红鲤鱼。
“安然,你知道吗?”罗莉坐在观鱼亭的靠椅上,一边往碧波荡漾的湖面上撒面包屑,一边笑着回忆,“其实想吃糖人不一定要用钱买,也可以用牙膏皮去换哦!两筒牙膏皮就可以换一个龙、凤和花篮以外的糖人了。以前我为了吃糖人,偷偷地把家里没用完的牙膏全都挤到垃圾桶里,然后用牙膏皮去换糖人吃,结果还挨了一顿打,痛死了!”
安然被她逗笑了:“没想到你也有那么调皮的时候啊!”
“是啊,其实我爸对我一直很严厉……”罗莉还想说什么,却见冷枭翔气喘吁吁地往她跑来,一边跑一边大叫:“莉莉、安然,我总算找到你们了!”
“娇娇,你怎么来了?”罗莉笑着站起身迎向冷枭翔。
“不准再叫我‘娇娇’!”冷枭翔的嘴角剧烈抽了抽,“你要是再敢这样叫,我就叫你‘飞机场’!”
“……”罗莉顿时尼加拉瓜瀑布汗,愤愤然地争执道,“你才是飞机场!我才五岁,还没发育呢!”
冷枭翔笑得相当欠扁:“管你有没有发育,总之你现在就是飞机场!哦,不对,更确切地说,其实你是搓衣板上安了两颗图钉!”
“你……”罗莉被冷枭翔刻薄的言语气得小脸通红,一时间却又找不出话来反驳他,只好气鼓鼓地抬起脚,毫不留情地重重踩上他的鞋子!
冷枭翔痛得低叫一声,本想马上踩回来,却突然想到他今天来找罗莉是有事求她!
于是乎,他只好强压下怒气,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硬生生地将她拉出观鱼亭:“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什么话啊?”罗莉没好气地问。
“扇子上的藏宝图你还没帮我找出来呢!”冷枭翔凑到罗莉的耳旁刻意压低声音道,“我最近去图书馆找了好几次,又找出了六个不认识的字,现在只剩四个字不认识了,你陪我一起去找吧?”
藏头诗
“哈?你又找出了六个不认识的字?”罗莉惊愕地瞪大双眼。
她早就把扇子的事儿忘到九霄云外了,没想到冷枭翔这小屁孩居然还惦记着!也对,那本来就是他家的金银财宝啊,他要是不惦记,那才真正奇怪了。
“嘘!小声点!”冷枭翔赶忙用手捂住罗莉的嘴巴,“别让其他人听见了!”
“枭翔、莉莉,你们找什么字啊?”安然从观鱼亭走到罗莉和冷枭翔面前,双手插在裤兜里,眼神忧郁地侧头看着他们俩。
灿烂的阳光中,安然额前的黑色发丝随风轻飘,微敞的白衬衣领口,露出凝脂般的白皙肌肤和分明的锁骨。明亮如黑宝石般的眼睛中带着淡淡的落寂,粉嫩的嘴唇紧抿。
这、这、这……好萌的小正太啊啊啊啊!
罗莉看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兴奋得差点流鼻血:安然小朋友才12岁就这么性感了啊啊啊啊!受不了啦!好想把他扑倒,嗷嗷嗷……
“这个……唔……”冷枭翔眼神闪烁,心里开始纠结要不要告诉安然关于扇子的秘密。
想了好一会儿,他终是担心安然会怪他不讲义气,于是犹犹豫豫地道:“安然,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过,你绝对不准告诉其他人,听到没有?”
见冷枭翔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安然不禁觉得很奇怪,但仍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你放心,我绝不会向别人泄露你的秘密!”
“枭翔,”罗莉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前来游玩的人们,“我们现在回家吧,回家后再告诉安然这件事。”
说完,她不禁无奈地长叹一声。枭翔和安然的关系这么好,万一冷叔叔是谋杀安然和安叔叔的凶手,那枭翔以后怎么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吃过午饭后,冷枭翔把传家宝扇子的秘密告诉了安然,然后冷枭翔、安然和罗莉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图书馆,继续寻找剩下的那四个不认识的甲骨文。
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图书馆内却仍是灯火通明。
罗莉坐在核桃色的木质地板上,一边翻书一边啃面包:“娇娇,我为了帮你找字,连晚饭都没吃上。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
坐在罗莉身边的冷枭翔轻笑出声,很大男人地搂过她的肩膀:“你想让我怎么报答你?”
“唔……”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面包上雪白的奶油,“等我满十五岁的那天,你脱掉外裤和内裤,让我用马鞭抽打五十下,再驮着我在床上爬十圈,怎么样?”
闻言,安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而冷枭翔顿时尼加拉瓜瀑布汗,铁青着脸道:“休想!”
罗莉偏头冲冷枭翔扮个鬼脸:“就知道你不会答应,小气鬼!还是安然最好,愿意给我当马骑。”
听到她夸奖自己,安然微微一笑,眼神宠溺:“莉莉,别闹了,等你十五岁时,枭翔哥哥都二十二岁了,又怎么可能脱掉裤子让你打屁股呢?”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嘛,你们俩真是没有幽默感耶!”罗莉撇撇嘴,把剩下的一小块面包全都塞进嘴里,然后低头继续在书上查找起来。
“啊!找到了!”没多久,她就兴奋地大叫起来,献宝似地把书递到冷枭翔面前,用手指着上面的一个简体汉字道,“最后一个字也找到了!太好了!”
冷枭翔紧抿薄唇,淡淡地看着书上的字,眼神意味不明。
罗莉雀跃地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把书放回书架上:“走吧,我们回家。”
说完,她就自顾自地往图书馆门口走去,而安然也跟了过去。
走了几步,她发现冷枭翔居然没跟上来,于是停下脚步,回过头笑着催促他:“快点啊,你磨蹭什么?”
明亮的银色灯光下,她一双妩媚的桃花眼中笑意盈盈,波光潋滟,好像落入了漫天的星光。
冷枭翔呆了呆,脑海中突然恍恍惚惚地闪过一句古诗:“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不对!不对啊!他用力揉揉额角,怎么搞的?他怎么能用“回眸一笑百媚生”来形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呢?他的脑袋绝对短路了!
“走啦!”见冷枭翔居然莫名其妙地一直发呆,她有点没耐心了,索性牵起他的手,拉着他往门口走去。
回到罗莉的家里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安然和冷枭翔各自打了电话回家,声称今晚要在罗莉家过夜。
此时,但见罗莉的卧室门反锁着,而她正兴致勃勃地坐在书桌前,用钢笔在草稿本上不停地写着什么。
“莉莉,写完没有啊?”冷枭翔伸长脖子,迫不及待地凑过去,认真地研究草稿本上被翻译过来的那42个扇子上的字。
罗莉放下笔,很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大功告成!原来这是一首竖着写的七言诗,一共六句,每句七个字!”
“诗里有没有写金银财宝藏在哪里?”安然也来了兴趣,好奇地念起草稿本上的七言诗来,“东家呃哦鸡鸣早,胡笳只解催人老。重重道气结成神,翁居山下年空老。棉花日暮寻遗物,即任奇异而勿考。”
“没写金银财宝藏在哪里啊,怎么看也是一首普通的诗。”冷枭翔有些失望,“莉莉、安然,你们俩看出什么奥秘没有?”
罗莉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这42个字,心里又把诗默念了3遍,这才笑道:“依我看,这首诗仍然是你太爷爷给你们留的一个谜语。这句‘棉花日暮寻遗物’不对劲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原诗应该是‘江村日暮寻遗老’。至于剩下的诗句嘛,都是从各朝各代的诗句里截取出来,最后拼凑而成这整首诗。”
“莉莉,你的知识面真广。”安然不禁发出感慨,“不过,既然‘棉花日暮寻遗物’这句诗不对劲儿,那么其中的‘寻遗物’,是不是让枭翔找什么东西?”
“对,太爷爷就是想让枭翔找东西,”罗莉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而且藏东西的地点应该就在这首诗里,我们一起来想想吧!”
闻言,冷枭翔和安然都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在金色的卧室灯光下,罗莉轻咬手中的钢笔笔杆,也认真地分析起来
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是自己想通过一首诗把藏宝地点间接告诉后人,那么自己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呢?不外乎就是把藏宝地点事先写出来,然后按照一定的规律,将藏宝地点巧妙地融入这首诗里。
那么常见的规律有哪些呢?回文诗,藏头诗,漩涡式隐藏法,跳跃式隐藏法……
想到这里,罗莉打开书桌上的文具盒,拿出一只铅笔,全神贯注地在那42个字上轻轻涂写起来,试图找出规律。
一小时后,罗莉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她抬头看向仍在苦苦思索的冷枭翔和安然,笑盈盈地道:“枭翔、安然,我知道财宝藏在哪里了!”
“藏在哪里?”冷枭翔立马喜上眉梢,急急地追问。
罗莉嫣然一笑,拿起一只红色钢笔,不紧不慢地在草稿本上连画了6个圆圈:“你们看。”
冷枭翔和安然低头一看,不约而同地大吃一惊,全身的汗毛也立刻炸了起来!
原来,被罗莉圈住的那六个字竟然是:“东笳道下寻勿”!也就是“东jia道下寻物”的谐音!
“这是一首藏头诗,”罗莉端起书桌上的水杯,轻抿一口水,笑着解释道,“藏头诗是杂诗体中的一种,常见的藏头诗就是整首诗里每一句的第一个字组成一句有意义的话。然而,这首诗又不是普通的藏头诗,而是递进藏头诗,所以它表达的意思更隐秘,更不容易被人发现。”
“我懂了,”冷枭翔恍然大悟,“这首诗是取第一句的第一个字,取了第二句的第二个字,第三句的第三个字……以此类推,它所隐藏的意思就是‘东jia道下寻物’!”
“枭翔,”安然的嘴角微微上扬,“你太爷爷居然用这么隐秘的方式让你爷爷和你爸爸寻物,想必他留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