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8部分

枭翔哥哥,有话好说嘛,嘿嘿嘿……”罗莉识时务者为俊杰地打着哈哈,狗腿地陪着笑。
“现在才叫我‘哥哥’?晚了!”冷枭翔左手臂横在胸前,右手慢慢地摩挲着下巴,慢条斯理地问道,“你说,我应该怎么惩罚你呢?打屁股?挠痒痒?还是……”
“哎哎,就算要惩罚我,难道你就不能换个新颖点的惩罚方式吗?”苦憋的罗莉顿时内牛满面,话说打屁股痛死了,挠痒痒又笑得肚子疼,太囧了!
“新颖的惩罚方式?唔……”冷枭翔若有所思地看着罗莉。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罗莉凶巴巴地瞪着冷枭翔,反正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还不如多讽刺他几句,起码也算占了口头便宜。
“你?美女?”冷枭翔哈哈大笑,大摇大摆地走到罗莉面前,一把搂过她的腰。
“你干什么?”她对他怒目而视。
他勾唇一笑,懒洋洋地在她平坦的胸部上摸了一把,紧接着,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他又恶作剧地捏了几下她的小屁股:“就你这样的身材,要胸部没胸部,要屁股没屁股的,还好意思自称‘美女’?”
“早就跟你说过了,我还没发育!”罗莉狂吼出声,气得肺都要爆炸了。但很快地,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脸色顿时多云转晴。
冷枭翔正奇怪她为什么突然笑了,却冷不丁被她的小手猛地抓住他胯下的小弟弟。
“娇娇,就你这样的尺寸啊,”她坏坏地朝他挤眉弄眼,还隔着运动短裤故意捏了几下他的小弟弟,“既不长又不粗,细得跟牙签一样,啧啧!”小样儿,要比龌龊,你能比得过老娘么?
果然,他的正太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他恶狠狠地用手去抓她的手:“放手!”
“我就不放,你能怎么样?”她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侧头斜睨着他,“你的小弟弟那么短小,以后你的老婆真是太可怜了,在此我不得不代表所有的女同胞对她表示深切的同情……”
“情”字的话音未落,她的话就戛然而止。因为她突然发觉,他本来软哒哒的小弟弟,居然在她的手中慢慢变硬,再变硬……
她愣了一下,无比尴尬地松开手,小声嘀咕道:“不是吧,这样你也能勃起啊?”
“太平公主,没想到你小小年纪,懂得还挺多。”他蹲下身子,玩味地与她的目光对视,“我现在已经想出惩罚你的新方式了。”
“什么新方式?”她心里隐隐有不祥的预感,她下意识地退了一步,警惕地盯着他。
“你知道什么叫‘初吻’吗?”他的笑容恶劣而轻佻。
“啊?”她还没来得及细想他的言下之意,就被他迅速吻住了双唇。
几秒钟后,他的唇离开了她的唇,而他看着她坏笑不已:“等以后你交男朋友的时候,我就告诉他,你的初吻已经献给我了!”
“……”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原来这小屁孩跟她一样,居然也是个“初吻控”哇,晕!
秋高气爽,天空蓝得格外明净。
C小学的同学们穿着整洁的校服,在老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来到T公园,兴高采烈地进行野炊。
罗莉所在的这个小组有六个人:她自己、安然、冷枭翔、胡丽晶、杨薇薇和凌云。
杨薇薇既是班长又是野炊小组的组长,到达炉灶旁后,她很快就给众组员分配了任务:她自己去洗菜,安然去洗碗盘、菜刀等厨具,冷枭翔去买木柴并负责生火,凌云去租锅,胡丽晶把做菜要用的原料全都从各组员的书包里拿出来;至于罗莉,由于只有五岁,所以只需要把石凳上全都垫上旧报纸就行。
分工完毕后,众人对杨薇薇的安排并没有异议,于是便各自忙碌起来。
很快地,炉灶边就只剩下胡丽晶和罗莉了。
胡丽晶一言不发,从大家的书包里把做菜的原料一样样地拿出来,放到石桌上;而罗莉翻出自己带的旧报纸,把四张长长的石凳上先后铺上报纸。
就在罗莉弯腰铺报纸时,胡丽晶眸光一闪,把手伸进罗莉的书包里,又把罗莉带的那瓶已经配好的糖醋黄瓜的调料拿了出来。
紧接着,乘罗莉不注意时,胡丽晶飞快地拧开瓶盖,将整瓶糖醋调料猛地泼到她背上!
罗莉只觉得背后突然一凉,不禁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地直起身子,用手去摸背上的调料。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胡丽晶赶忙向罗莉道歉,“我刚才只是想闻一下你瓶子里装的是什么,结果刚好有一只蜜蜂从我面前飞过,所以我吓了一跳,手抖了一下就把调料洒到你背上了……”
狐狸精同志,好像你的手不止是抖了一下吧?罗莉看着狐狸精手中空空如也的调料瓶,不禁哭笑不得。自己没惹她呀,她为什么那么讨厌自己?这下好了,调料没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出糖醋黄瓜?
“啊,我帮你擦擦吧!”狐狸精一边假惺惺地说着,一边拿着纸巾往罗莉的后背擦去,“哎呀,擦不干呢,后背的布料全都打湿了!不如我帮你把校服脱了吧,反正天气热,你也不怕着凉。”
话音未落,狐狸精就不由分说地解开罗莉的白衬衣纽扣,连拉带扯地想脱掉她的衬衣。
然而,附近的同学们都为准备午饭而忙得热火朝天,所以几乎没人注意到这一幕。
“我不想脱衣服!”罗莉连忙表态,先不管着不着凉,她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
但是,狐狸精却好像没听到罗莉的话一样,继续迅速解着罗莉的纽扣。
由于罗莉只有5岁,力气上根本拗不过12岁的狐狸精,所以眼看胸前的两颗粉红小点已经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了,罗莉急得差点哭出来:“胡丽晶,你不要脱我的衣服啊!”
“住手!”
少年的怒喝声突兀地在罗莉耳边响起,而一双手也从天而降,用力抓住了狐狸精的两只手腕。
“你是谁?”狐狸精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气急败坏地质问眼前的少年。
这少年,精致漂亮的五官,狭长迷人的桃花眼,玫瑰色的薄唇紧抿。左眼角下,一颗小小的泪痣,在灿烂的阳光中散发着妩媚妖冶的光芒,夺人心魂。
这、这不是少年时的林逸辰吗?! 罗莉瞬间如被雷劈,为什么会这样?林逸辰明明是在她15岁时才出现在她生活中的啊!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引起了蝴蝶效应,所以才导致他提前出现了吗?!
“放手。”林逸辰怒视狐狸精,嘴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话说林逸辰之所以会突然出现,是因为为节省租锅、买柴火等方面的资金,所以H小学和C小学的老师们约好了今天一起到T公园来野炊,而每个学校的学生各占一半的场地。
数天前,林逸辰就从电视上看到了有关神童罗莉的报道,于是对她很佩服,想跟她做个朋友。今天,当得知C小学的学生也来野炊时,林逸辰就特意在野炊园里逛了几圈,希望能找到罗莉。
结果,他正左顾右盼时,就看到胡丽晶故意把一瓶调料泼到罗莉的背上,甚至还不顾罗莉的反对,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扒掉她唯一的上衣……
“你是H小学的吧?”狐狸精打量了一下林逸辰,见他穿着白衣黑裤的H小学校服,于是冷笑一声,“垃圾学校的学生,难怪这么没素质……啊——!”
话音未落,狐狸精就痛得尖叫起来,原来林逸辰竟然扣住她的手腕,狠狠地将她的手臂反扭了几下!
这时,罗莉也从偶遇林逸辰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立刻手忙脚乱地开始扣自己的衬衣纽扣。
可是,由于她太心急,再加上林逸辰就站在她面前,所以她的手抖个不停,怎么也扣不上纽扣。
见状,林逸辰还以为是罗莉年纪太小不会扣纽扣,所以就松开狐狸精想去帮她扣:“我帮你扣吧!”
“不用你帮!”罗莉哭着打掉林逸辰的手,她的身体剧烈颤抖着,泪水在眼眶里滚了又滚,最终还是掉落下来。
淡定!她要淡定!就算上辈子林逸辰背叛了她,就算他把她推下十九楼而害死了她,但这辈子他和她只是陌生人了!即使今天见了面,那也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以后她绝不会嫁给他,死也不嫁!
尽管罗莉拼命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但她的眼泪还是好像决堤的河水般狂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你是不是不会扣纽扣?来,我教你扣。”林逸辰还以为罗莉害羞了,所以也不介意她对他的蛮横态度,伸手打算直接帮她扣纽扣。
正当这时,冷枭翔刚好抱着一堆买来的木柴回来,看到了林逸辰把手伸向罗莉的胸部这一幕。
“枭翔!”罗莉就好像即将掉下悬崖的人抓住了救命绳索般,一边跌跌撞撞地跑向冷枭翔,一边嚎嚎大哭起来。
冷枭翔定睛一看,罗莉衣衫不整,一整排扣子竟全被扯开了,而胸前的两点小粉红就这么赤裸裸地暴露着!
“我日!”冷枭翔还以为罗莉被外校男生欺负了,于是瞬间火山爆发了,猛地扔掉手中的木柴,又随手抄起石桌上的酱油玻璃瓶,二话不说就重重地朝林逸辰的头上砸下去!
林逸辰大吃一惊,但已经来不及躲闪,不禁被酱油玻璃瓶砸个正着。
“砰——!”玻璃瓶在林逸辰的头上破裂,鲜血和酱油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他痛得低叫一声,下意识地捂住头。
“啊——!”四周的同学们惊声尖叫,有人赶紧跑去找老师了。
“喂!你搞清楚!”林逸辰脸色铁青,愤怒地冲冷枭翔狂吼,“欺负罗莉的不是我,是旁边那个女生!她先是故意把调料泼到罗莉身上,后来又想强行脱掉罗莉的衣服!”
闻言,冷枭翔一愣,转头看向罗莉:“莉莉,到底是谁欺负了你?”
罗莉还没来得及答话,胡丽晶就急急忙忙地争辩道:“枭翔,我不是故意把调料洒在罗莉身上的!我已经跟她道过歉了,后来我看她的衣服太湿,怕她感冒了,所以才想帮她脱掉衣服……反正她只有5岁嘛,不穿衣服也没什么……”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什么回事?”王老师怒气冲天地拨开围观的同学们,劈头盖脸地质问道。
“哦,天哪!”王老师身旁的一个年轻美丽的女老师惊呼一声,心急如焚地冲到林逸辰的身边,忙不迭地找出纸巾替他止血,“逸辰,谁打你了?走走走,先跟老师去医院,其余的事等会儿再说!”
说着,女老师便牵起林逸辰的手,带着他急匆匆地走向野炊园的大门。
“曹老师,我知道是谁打了林逸辰!”一个穿H小学校服的男孩追了过去,忙不迭地向女老师讲述着什么。
曹老师?看着女老师清秀纤细的背影,罗莉的心里突然变得酸溜溜的。
看样子,这位曹老师就是林逸辰的班主任曹芳了,她比林逸辰大10岁,是他的初恋情人。他从11岁起就喜欢她,16岁时终于追到她。他们俩交往了2年,最后,由于他家里太穷而且他比她的年龄小太多,所以她抛弃了他,嫁给了一个有钱男人。
想到这里,罗莉一边低下头扣衣服纽扣,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
曹老师很聪明也很幸运,懂得悬崖勒马,不像自己一样,傻乎乎地沉迷于林逸辰而无法自拔,却落了个无比凄凉的下场……
目送林逸辰和曹老师离开后,王老师强忍着怒气,环视着四周的同学们,询问道:“你们谁有多余的外套?借件外套给罗莉穿吧,假如她再这样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很可能会感冒的。”
同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为难。要知道,今天要求穿校服,所以几乎没人穿外套,都穿着白衬衣。
“王老师,我带了外套的!”凌云一边大叫,一边拎着租来的黑色大锅从不远处跑来。
只见他有着光洁白皙的脸蛋,清澈稚嫩的眼睛,粉嫩的嘴唇,脸颊上隐约浮现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一身干净清爽的白衣蓝裤的校服,更是为他增添了一种好学生乖宝宝的感觉。
当跑到炉灶边时,凌云匆忙地把铁锅放到石凳上,飞快地在自己的书包里翻找起来。
“找到了!”凌云很高兴地冲王老师扬了扬手中的牛仔服外套,又跑到罗莉面前,把外套递给她,“莉莉,你现在就把校服脱了吧,穿我的外套。”
“谢谢你,凌云,”罗莉接过外套,咬了咬下嘴唇,讪讪道,“可是我想到厕所里去换衣服……”
“啊,我陪你去!”胡丽晶担心王老师知道真相后会惩罚她,所以飞快地接口。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罗莉声音低迷,拖着沉重的脚步想要离开。
“莉莉,等一下,我陪你!”刚刚听到风声赶回来的安然,急匆匆地把怀里的一大堆碗盘往石桌上一放,然后就跑过去心疼地抱起罗莉,快步走向厕所。
“我也去!”冷枭翔唯恐号称“灭绝师太”的王老师会发飙,于是忙不迭地跟过去了。
见状,胡丽晶心中暗喜,不停地向王老师解释起来,声称她刚才只是不小心把调料洒到了罗莉身上,而冷枭翔才是制造这次祸端的罪魁祸首,是砸伤林逸辰的冒失鬼。
由于胡丽晶成绩很好,平时也很听话,所以王老师很轻易地就相信了她的片面之词,并怒冲冲打算等会儿狠狠批评冷枭翔一顿。
与此同时,在走向厕所的路上,安然焦急地问:“莉莉,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罗莉撇撇嘴,把事情的全部经过简要地告诉了安然和冷枭翔,末了还补充道:“我也不知道胡丽晶为什么要把调料全都倒在我身上,可她非要说她不是故意的。”
安然安慰罗莉道:“我想她应该不是故意的,毕竟你们俩又没什么过结。”
“安然说得对,”冷枭翔在一旁帮腔,“胡丽晶的性格虽然娇纵了点,但她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地把调料倒在你身上。”
见安然和冷枭翔都帮着胡丽晶说话,罗莉不禁皱皱眉,或许狐狸精真的不是故意的?是自己太小心眼儿,误会她了?
走到厕所门口,安然蹲下身,把罗莉放在地上,笑着说:“莉莉,你背后沾了调料,如果直接穿凌云的外套会很不舒服的。刚好我带了条手绢,我现在就把手绢沾上水,替你把背上的调料擦掉,然后你再穿衣服。”
说着,安然就从裤兜里掏出一条格子手绢来,拿到洗手池边用水冲湿。拧干手绢后,他往男厕所里瞥了一眼,笑道:“走吧,男厕所的每个蹲位都有门,你就到男厕所去换衣服。因为我要帮你擦背,但我进不了女厕所。”
罗莉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安然进了男厕所,反正她现在才5岁,进男厕所也不会被人笑话。
此外,因为她年龄小,所以平时睡冷枭翔家里时,是由冷枭翔帮她洗澡;睡安然家里时,又是安然帮她洗澡……换句话说,她的身体早就被冷枭翔和安然看光光和摸光光了,因此无论他们俩谁帮她擦身体,她也觉得无所谓。
走进男厕所的某个蹲位后,安然反锁了厕所门,又对罗莉微微一笑:“你把手绢拿着,我来帮你脱衣服。”
于是,在狭小的空间里,罗莉一手拿着湿漉漉的手绢,一手拿着凌云的外套,愣愣地看着安然白皙修长的手指伸向她的领口。
他专注地解着她的纽扣,玫瑰色的薄唇边泛着温柔的笑意,就像夏日里热烈的阳光,透过树荫的间隙斑斑驳驳地洒落下来,明媚灿烂,却一点儿也不刺眼,让人心旷神怡。
一颗纽扣,两颗纽扣……
当蹲在她面前的他,缓缓解开她的第三颗纽扣时,她竟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浑身的血液都在瞬间排山倒海地往脸上冲去!
“安……安然……”她窘迫地低着头,尴尬地抓住了他那只解纽扣的手。要命了,这样的氛围真是太暧昧了!
“怎么了?”他不明所以地抬头望向她,却发现她小脸红扑扑的,眼神迷乱,四处躲闪,好像不敢看他。
“莉莉,你到底怎么了?”他有点奇怪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蛋。
她不知所措地咬着嘴唇,不得不与他的目光对视,她的眼睛里有娇羞,有胆怯,还有一抹欲拒还迎般的楚楚可怜。
“轰——”
他的心底好像腾升起一簇明亮艳丽的烟火,而他的呼吸也刹那间变得急促起来。
就这样,他和她一直沉默地对视着,好像连时间也已经静止。只有窗外那几朵|丨乳丨白色的流云,柔纱般静静地飘过湛蓝的天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历经了内心的无数次挣扎后,终是忍不住冲破年龄的禁忌,犹犹豫豫地将她搂进怀里,蜻蜓点水般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见她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更羞涩地低着头,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喜之色,嘴角也微微上扬。
“安然,莉莉!你们俩还要多久才出来啊?”突然,冷枭翔不耐烦的声音从厕所门口响起,打破了这一旖旎而安静的氛围。
安然一惊,随口答道:“马上!我们马上就出来!”
说完,他歉意地对罗莉笑了笑,柔声道:“我给你换衣服吧,枭翔已经等急了。”
就这样,安然迅速用湿手绢替罗莉擦拭完后背,又帮她穿上了凌云的牛仔外套,然后和她一起走出了男厕所。
当罗莉等三人回到野炊的炉灶边时,王老师先是质问冷枭翔为什么要用酱油玻璃瓶去砸林逸辰的原因,然后就怒冲冲地罚冷枭翔写一份1000字的检讨,还命令他,等会儿林逸辰从医院回来后,他必须去向林逸辰道歉。
最后,王老师又责怪了胡丽晶几句,还让她向罗莉道了歉。
“莉莉,你没事吧?”见灭绝师太终于走了,杨薇薇大松一口气,关心地凑到罗莉面前,“其实丽晶她不是故意的,所以刚才的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嗯,好。”罗莉干笑两声,迅速转移话题道,“对了,我们赶快煮饭做菜吧?我看其他小组好像都已经开饭了呢,他们做的菜好香哦!”
“啊!遭了!”杨薇薇惊呼一声,这才想起评“优秀野炊小组”的事,于是立刻对所有的组员道,“快,我们抓紧时间,各自做菜!可能马上就有老师来打分了!”
随着杨薇薇的一声令下,所有组员们都热火朝天地忙碌起来
罗莉四处找同学借原料,想重新配制一份糖醋黄瓜的调料,因为原先的调料刚才被胡丽晶洒得一滴不剩了;凌云打算炒空心菜,所以正兴冲冲在择菜;
冷枭翔蹲在炉灶旁,顶着莫名其妙刮起的大风,艰难地生火,尝试了一次又一次,弄得灰头土脸;安然倒是从容不迫,有条不紊地在菜板上切土豆丝,极富节奏感的声音羡煞了旁边的好些同学;杨薇薇打算做酸菜粉丝汤,于是正在另一块菜板上,用菜刀认认真真地把泡酸菜切成细末;胡丽晶准备炒韭黄肉丝,可她又怕切肉切到手,于是根本不敢用左手按着肉,而是把左手背到身后。接着,她战战兢兢地用右手拿着菜刀,以蜗牛般奇慢无比的速度切着肉片,结果好好的一块五花肉被她切得奇形怪状……
“丽晶,你休息一会儿,我来帮你切肉吧!”凌云择完空心菜后,快步走过来,笑嘻嘻地看着狐狸精。
“噢?你要帮我切啊?谢谢!”狐狸精对凌云甜甜一笑,然后就翘着二郎腿坐到石凳上,从蓝色的书包里拿出一瓶果汁,悠哉乐哉地喝起来。
“凌云,你一碗水要端平啊!”杨薇薇顿时羡慕嫉妒恨,不禁哇哇大叫起来,“既然你帮丽晶切肉,那也要帮我切菜!”
“没问题,等我切完肉就帮你切菜。”凌云一边熟练着切着肉片,一边笑着回答。
“男人婆,你跟着起什么哄?”冷枭翔好不容易才点燃炉灶的火,于是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早已蹲麻的双腿,“丽晶是凌云的梦中情人,你是凌云的什么人?”
“我是凌云的班长啊!”杨薇薇理直气壮地说着,可突然又觉得不对劲,于是高举菜刀,张牙舞爪地冲到冷枭翔面前,“你刚才叫我什么?有种你给我再叫一遍!”
“……”冷枭翔盯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大菜刀,头上顿时落下了庐山瀑布汗,“班长大人,你听错了,刚才我什么也没说,是你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
“噗……哈哈哈……”罗莉手拿一截咬了几口的生黄瓜,笑得花枝乱颤,“娇娇,你也有这么窝囊的时候啊?哈哈哈,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听到罗莉居然叫冷枭翔“娇娇”,包括杨薇薇在内的众人全都倒抽一口凉气。
在C小学里,谁不知道“打架王”冷枭翔最痛恨别人叫他“娇娇”?
就连彪悍的男人婆杨薇薇,也不敢再这样叫他。因为她以前这样叫过他一次,结果被他拿着马鞭追着打,打得连连求饶,直叫“亲哥哥,我错了”!
还有一次,几个男生跟冷枭翔开玩笑,一起叫了他一声“娇娇”,结果全都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现在,罗莉这小丫头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冷枭翔的小名“娇娇”,看来她马上就会被他狠狠收拾一顿了!
“太平公主,刚才是谁哭着来找我帮忙?”冷枭翔黑着脸走到罗莉面前,两手左右开弓,重重地在她两边脸蛋上各捏了一下,“怎么,现在不需要我帮忙了,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罗莉楞了楞,突然回想起冷枭翔用玻璃瓶把林逸辰打得头破血流的壮举,于是顿觉十分解恨,情不自禁地抱住冷枭翔,无比狗腿地在他身上猛蹭之:“枭翔哥哥,刚才的事谢谢你哦,我明天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冷枭翔没想到罗莉居然像小狗一样来讨好地蹭他,不由地忍俊不禁,刚才的怒气也烟消云散。只见他眼珠一转,坏笑道:“我要吃北京烤鸭,把你吃穷。”
此言一出,周围的众人再次倒抽一口凉气。
因为一般小学生之间请吃东西,都是请别人吃价格低廉的糖人、冰棍、豆腐干什么的,至于价格昂贵得离谱的北京烤鸭,几乎没人会提起!
“好,那我们明天晚上去吃,把你爸妈也叫上。”罗莉不仅答应得非常爽快,还转头笑着邀请安然,“安然,你们全家也一起来吧,到时我把我爸妈也叫上,人多才热闹。”
安然犹豫了一下,提醒罗莉道:“莉莉,北京烤鸭很贵的,你还是先跟你爸妈商量一下请客的事比较好。”
“不用跟我爸妈商量了,”罗莉懒洋洋地摆摆手,“我请我干爸干妈干哥哥吃饭,有什么好商量的?”
“没错,没必要商量。”冷枭翔大笑两声,“反正莉莉已经分到‘衣之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已经成小富婆了,一顿北京烤鸭是不可能真的把她吃穷的。”
就在罗莉、冷枭翔和安然商量着明天去吃北京烤鸭时,凌云已经替胡丽晶切完了肉,又笑着对杨薇薇道:“薇薇,把你的菜刀给我,我帮你切酸菜。”
杨薇薇噗嗤一笑:“算啦,刚才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说着,她用手肘轻轻撞了狐狸精一下:“丽晶,人家凌云都追你一年了,你倒是表个态啊!”
狐狸精娇嗔地瞪了杨薇薇一眼:“你胡说什么呢,凌云是我认的干弟弟!”
“唉,‘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哪!”冷枭翔很夸张地长叹一声,安慰般拍拍凌云的肩,“小云云,你节哀顺变吧!”
闻言,凌云眼中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他轻轻地低下头,沉默不语。
这时,只见安然切完了土豆丝,很有成就感地大声宣布:“各位,不好意思,我要第一个炒菜了!”
说完,他就胸有成竹地把锅放到炉灶上,又倒了点油,拿着锅铲一本正经地炒起来。
可是,炒着炒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枭翔,你过来帮我看看,为什么土豆丝变黑了?”
冷枭翔探头一看,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怎么你的土豆丝黑得跟煤炭一样?是不是你带的油有问题?”
“不可能吧,”安然更觉得奇怪了,“我家的保姆每天都是用那瓶油炒的菜,也没见菜变黑啊!”
罗莉看了看锅里黑糊糊的土豆丝,先是有点迷惑,接着便咯咯地笑起来:“安然,你是不是没洗锅啊?这口锅自从租回来后,好像没人去洗过。”
刹那间,安然小朋友迎风宽面条泪:“好像……是这样的……我真的忘了洗锅了……”
“噗……哈哈哈哈……”众人直接爆笑出声,但杨薇薇却气得娥眉倒竖,双手叉腰地怒斥道:“安然,你搞什么嘛,这下我们组就要少一个菜了!现在你马上去把锅洗了,我要做酸菜粉丝汤!”
“好,我马上就去。”安然沮丧地看着那锅黑不溜秋的土豆丝,肉痛地用锅铲把它们铲起来,放到一个垃圾袋里,准备等会儿拿去丢掉。
接着,他垂头丧气地拎着大锅,走向洗手池去洗锅。
“安然好可怜啊,”罗莉既同情又好笑地看着安然的背影,“辛辛苦苦地切了半小时的土豆丝,结果又不能吃。”
“看来我准备的两个菜可以派上用场了!”冷枭翔摇头晃脑地说着,模样甚是得意,“不然我们组要是少一个菜,一定会被扣分的。”
“那你还不快点切肉切菜?”杨薇薇一脚踹向冷枭翔的屁股,“难道你不想要奖品了?”
“知道了,”冷枭翔苦着脸,摸了摸被踹痛的屁股,“男人婆,你要是再这么暴力,当心以后嫁不出去!”
说完,他就去拿石桌上的菜刀,打算切肉。
“啊——!你刚摸了屁股,怎么又去切肉?”胡丽晶嫌恶地尖叫起来,用力把冷枭翔往水池的方向推,“太恶心了,你快去洗手!”
“……”冷枭翔满头黑线,但也不得不乖乖地洗手去了。
罗莉笑得前仰后合:“哈哈,看来我的糖醋黄瓜会最先做好了!”
话音一落,她就笑眯眯地把手伸进食品袋,把在家里时就被老爸切成条块状的黄瓜从袋子里拿出来,全都放到一个白瓷盘里。
然后,罗莉游刃有余地在盘中加入蒜泥、辣椒丝、麻油、糖、醋和鸡精,又用筷子把调料和黄瓜条拌匀。
不过一分钟时间,糖醋黄瓜就做好了,看上去清爽可口,还真像那么回事!
“哇,莉莉你的动作好快!让我尝一口你的黄瓜!”凌云笑眯眯地凑上来,不由分说地用筷子夹了一块糖醋黄瓜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怎么样?好吃吗?”罗莉紧张兮兮地看着凌云。
凌云舔了舔嘴唇,两个可爱的梨涡在阳光下若隐若现:“好吃!给你个98分!”
“真的?”罗莉乐了,小脸笑得好像花朵一样盛开。
见罗莉的菜已经做出来了,其他组员有点着急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加快手中的速度,或切菜,或切肉,或切粉丝,忙得不亦乐乎。
经过一番努力后,所有组员的菜终于全部出炉了:杨薇薇的酸菜粉丝汤由于加了太多的醋,所以颜色看起来黑乎乎的,非常难看,完全看不出是粉丝汤;凌云的炒空心菜盐放多了,咸得根本没法吃;
狐狸精的韭黄炒肉丝不知道是怎么炒的,炒出来的肉丝硬邦邦的,还细得跟牙签一样,让人一见就没了食欲……
至于冷枭翔,由于他要做两个菜,所以他最后一个用锅。
结果,由于此时一部分的野炊小组已经吃完午饭了,大家都挤在洗手池边洗碗、锅等餐具,所以冷枭翔排了20分钟的的队也没能洗上锅!
最后,他索性不洗锅了,心一横就从洗手池边跑回来,胡乱用纸巾擦了几下锅,然后开始炒菜。
可想而知,正是因为没洗锅,所以尽管他的厨艺很精湛,但做出来的红烧排骨和肝腰合炒的味道还是怪怪的,就像是怪味大杂烩一样,让人实在不敢恭维……
话说众组员刚把菜做完,还没来得及煮饭,“灭绝师太”王老师就来试吃打分了。
但见她紧皱眉头,每试吃一样菜,脸上的表情就更痛苦一分,直看得旁边的众组员心惊胆战。在一连试吃了五道菜后,灭绝师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颤抖的筷子伸向了罗莉那盘看似清爽美味的糖醋黄瓜。
“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糖醋黄瓜!”由于前面五道超级难吃的菜和这道糖醋黄瓜形成了鲜明对比,所以灭绝师太顿时激动得内牛满面,“你们这个小组的菜,就罗莉做的糖醋黄瓜最好吃!色香味俱全!所以老师决定了,虽然你们组不能被评为‘优秀野炊小组’,但回学校后老师要给罗莉单独发一个小奖品!”
说完,灭绝师太又夹了两块糖醋黄瓜放入口中,眼中咕噜咕噜地直冒粉红色的心形泡泡:“啊啊,真是太好吃了,甜而不腻,今晚我回去也做道糖醋黄瓜,给我儿子吃!”
“……”
在众组员的目瞪口呆中,灭绝师太爱怜地抚摸罗莉的头发,和蔼地说了一大堆表扬的话。
直到罗莉的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叫起来时,灭绝师太才恋恋不舍地打算离去,走之前还不忘再三叮嘱罗莉:“莉莉,王老师那里有卤鸡翅和凉拌兔丁,欢迎你等会儿过来吃哦!”
王老师离开后,众组员看向罗莉的眼光立马变成了羡慕嫉妒恨。特别是厨艺最好的冷枭翔,此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只恶狠狠的喷火巨龙,双眼喷火地瞪着罗莉!
“啊……那个……我们开饭吧?”成为全民公敌的罗莉,一边心虚地讪讪笑着,一边用筷子去夹糖醋黄瓜吃。
闻言,其他人这才觉得饿了,于是全都争先恐后地抢夺起盘子里的糖醋黄瓜来。
眨眼间,糖醋黄瓜就被一扫而空,而其余的菜几乎没怎么变化。
见状,罗莉不禁感动得明媚忧伤45度角望天:啊啊啊,没想到我做的菜居然也有这么受欢迎的一天啊,哈哈哈哈!
“来来来,大家干一杯!”杨薇薇拧开饮料瓶,站起身来,豪迈地率先举起瓶子,“祝贺我们组的罗莉能得到单独的小奖品!”
“干杯!”众人全都起身,高举手中的饮料瓶,热情地附和起杨薇薇的话来。
不一会儿,饮料也喝完了,但石桌上的那五个超级难吃的菜仍然还剩下很多。
“不行了,我还是好饿!”冷枭翔一手捂着唱空城计的肚子,一手戳了戳罗莉,“莉莉,你去王老师那里蹭点卤鸡翅和凉拌兔丁来。”
“哦,好。”罗莉也不含糊,一路小跑着就往老师们的炉灶边奔去。
没多久,当罗莉折回来后,众组员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
罗莉的手里拎着数个沉甸甸的食品袋,袋子里不仅装着卤鸡翅和凉拌兔丁,还装着白米饭,各种卤味小吃以及各种美味的炒菜,甚至还装着一份番茄蛋花汤!
原来,因为罗莉成绩好,又向来很听老师的话,所以没有老师不喜欢她的。刚才吧,一见5岁的她过去找王老师要卤鸡翅和凉拌兔丁吃,所以老师们顿时母爱泛滥,很热情地把桌上的每样菜都给她装了一些……
当众组员消灭掉罗莉从老师们那里蹭来的所有饭菜后,肚子还是饿得咕咕叫。
于是,他们只好厚着脸皮,挨个去“打劫”附近的野炊小组,在这个组蹭点菜,那个组蹭点饭,好容易才勉强吃饱。
解决了午饭问题后,罗莉等人开始收拾石桌上的碗盘,准备从野炊园撤退,到公园里去玩。
就在这时,王老师和曹老师带着头上缠着白纱布的林逸辰,怒冲冲地走过来了。
糟了!冷枭翔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光顾着做菜吃饭,忘记去给林逸辰道歉了!
“老师,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想去给你们道歉呢!”冷枭翔识时务者为俊杰地跑到曹老师和灭绝师太面前,狗腿地陪着笑脸。
两位老师本来非常生气,但见冷枭翔认错态度良好,也就不好发作,只是严肃地看着他。
“这位同学,对不起,”冷枭翔很真诚地看着林逸辰,“刚才我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就用酱油瓶打了你的头,请你原谅我。”
还没等林逸辰回话,冷枭翔又苦着脸可怜巴巴地补充道:“你原谅我吧,我还要写1000字的检讨呢,真的好悲惨啊!你的医药费是多少?我赔给你。”
林逸辰冷冷地看着冷枭翔,虽然心中很窝火,但也猜到冷枭翔肯定是罗莉的朋友,所以,他只好假装大度地回答:“没关系,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时,你不要再这么鲁莽就行。”
说完,他就报出了医药费所用的金额,而冷枭翔就赶紧从兜里掏出钱赔给他。
见冷枭翔一个小学生身上居然带了那么多钱,林逸辰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这笔钱,已经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曹老师,真是不好意思,”由于冷枭翔已经主动赔了医药费,所以灭绝师太讪讪地向曹老师进行最后的道歉,“都是我管教无方才导致你的学生受伤,回学校后我一定会更加严格地对待我们班的学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曹老师笑了笑,柔声道:“其实小孩子都很鲁莽,所以这不全是你的错,你也不要太自责了。”
灭绝师太有点不好意思了,亲昵地挽住曹老师的胳膊:“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现在到‘缘圆园’去吧,赵老师还在等我们呢!”
“好。”曹老师一边答应着,一边跟林逸辰打了个招呼,让他自己去找他的组员。
紧接着,曹老师和灭绝师太就一同离开了。
“唉,为什么人家的班主任就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冷枭翔目不转睛地盯着曹老师远去的秀丽背影,闷闷不乐地叹了口气,“相比之下,我们的班主任就太……”
“太你个头啊!”罗莉没料到冷枭翔居然也对曹老师有好感,顿时有点不爽,踮起脚尖用手狠狠拧住冷枭翔的右耳,“你是来学校学习的呢,还是来泡妞的?嗯?”
冷枭翔低低地笑起来,扯开罗莉的小手,戏谑道:“怎么?你吃醋了?为什么我闻到了一股酸溜溜的醋味?”
罗莉白了冷枭翔一眼,没有再说话。
她刚才的确是吃醋了,因为曹老师不仅被林逸辰深爱了那么多年,而且现在又被冷枭翔称赞长得漂亮……于是乎,罗莉童鞋真的没法淡定了,对曹老师简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有木有!!
“莉莉,你再羡慕曹老师也没用,”冷枭翔继续坏心眼儿地打击罗莉,“你看看人家的身材,啧啧,又高又苗条,还前凸后翘;你呢,跟曹老师一比,你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又没胸部又没屁股,脾气还那么坏……”
罗莉突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愤愤然地吼道:“冷枭翔你个神经病!我才5岁,你拿我跟曹老师比个毛线啊比?!你拿我跟她女儿比还差不多!卧槽!”
说完,罗莉直接无视周围众人的惊诧目光,暴跳如雷地背起自己的粉红色小书包,气鼓鼓地快步走向野炊园的大门。
他奶奶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评价女人只知道前凸后翘!凸你妹啊,翘你妹啊,还没发育的小萝莉你伤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罗莉!”林逸辰一个箭步冲过去,挡住罗莉的去路,“我叫林逸辰,从电视新闻里看到过关于你的报道,我一直对你很佩服,我们能做个朋友吗?”
罗莉先是一愣,然后就暴跳如雷地咆哮:“做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