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9部分

妹啊!去找你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曹芳吧!”
说完,她就黑着一张小脸绕开林逸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野炊园。
“莉莉,等等我!”安然深怕罗莉会跑丢,于是迅速抓起书包,一边大叫一边追了过去。
冷枭翔见玩笑开过火了,也立刻追了上去:“罗莉,你不至于那么生气吧?”
林逸辰怔楞地看着罗莉的背影,脸上是山崩地裂般的震惊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罗莉会知道自己暗恋曹老师?为什么罗莉会知道自己一直用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来比喻曹老师?难道罗莉有读心术吗,能够看透人的心思?
“林逸辰,罗莉正在气头上呢,”凌云走到到林逸辰面前,“你现在找她做朋友,她当然不会答应了。这样吧,我把她家的电话号码写给你,等过几天她气消了,你再给她打电话吧!”
林逸辰眸光一闪:“好,那就谢谢你了。”
“没事,你刚才也是好心想帮罗莉……”凌云用笔在作业本上写着电话号码,眉头突然紧紧皱起,“对了,罗莉还小,不懂事,所以没跟你道谢就跑了,你不要生气。”
“没什么,其实罗莉道不道谢也无所谓,”林逸辰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神柔和起来,“今天能够看到她本人,我已经很高兴了。”
“你还真是大度,”凌云无比感慨,“我是罗莉的同班同学凌云,不如我们俩做个朋友吧?”
“好啊,能跟你做朋友是我的荣幸。”林逸辰笑得就像一个美丽的妖孽,“那你顺便把你家的电话写给我吧,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打球。”
“没问题。”凌云写下自家的电话号码,又把写着电话号码的那张纸从作业本上撕下来,递给林逸辰。
“谢了,那我走了。”林逸辰冲凌云笑了笑,“我们组的人都在等我呢!”
凌云坏坏一笑,很八卦地询问林逸辰:“哎,罗莉刚才说的那个‘曹芳’,是你喜欢的女生吗?”
林逸辰微微一愣,脸上多了几分尴尬之色:“以后我慢慢跟你说,我先走了,过几天给你打电话。”
话音一落,也不等凌云回话,林逸辰就风驰电掣般跑掉了。
就在这时,罗莉背着粉红色的小书包一路狂奔,已经跑进了野炊园外的一片竹林里。一望无际的竹林翠色欲滴,就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仙境般,唯美而浪漫。
“莉莉,别生气了!”安然追上罗莉,一把拉住她的手。
“是啊,莉莉,别气了,”冷枭翔干笑两声,跑到罗莉面前停下,也讨好地去拉她的手,“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罗莉看也不看冷枭翔一眼,只是死死地盯着脚下那条鹅卵石铺成的小道。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泪水慢慢地从她的眼眶中流出来,越流越多,汹涌成海。
就在这时,竹林上方的广播里,崔健那首《一无所有》突然响起:“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
在崔健的歌声中,在郁郁葱葱的翠绿竹林中,罗莉那带着泪痕的小脸看起来有一种奇特的凄凉。
恍恍惚惚之间,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星光璀璨的夜晚:23岁的林逸辰穿着白衬衣,推着蓝白相间的单车,从一排金黄|色的梧桐树下由远及近地走来。他对她微微一笑,狭长迷人的桃花眼里好像落入了漫天的星芒:“你就是‘暗夜蔷薇’吧?我是‘枕剑听雪’。”
那一瞬间,她好像被五雷轰顶,因为她根本没料到,她聊了一年的网友竟然是美得这么妖孽的男生,而且看起来这么年轻,根本就不像比她大7岁!
接下来,顺理成章的,那时还是一个小胖妞的她,无可自拔地沦陷了,深深地爱上了林逸辰……
“脚下的地在走,
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
渐渐地,随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歌声,所有的往昔都残忍地浮现在罗莉的脑海中
林逸辰第一次亲吻她时,他急促地呼吸着,身上散发出清新的柠檬味道;他熬夜通宵帮她写毕业论文时,台灯下那疲惫不堪的温柔的脸庞;大雨倾盆的深夜,他们俩从公园里狼狈地跑向公交站台,他细心地用他宽大的外套遮住她的头;她过生日时,他亲手为她做了香甜可口的DIY生日蛋糕;洞房花烛夜,她被他进入时的那种尖锐而刻骨铭心的疼痛;当得知她患上习惯性流产,今后不能生孩子时,他脸上的不耐烦和厌恶之色……
那么多那么的回忆,就好像潮水般疯涌而来,将罗莉彻底淹没。
终于,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嚎嚎大哭起来,哭得就像一个真正的5岁孩子。
因为她终于悲哀地发现,原来她并没有忘记林逸辰,原来他一直深深地埋在她的心底;可是,在他的眼中,她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甚至一无是处的女人
她没有显赫的出生,没有富裕的家庭,没有精湛的厨艺,没有美丽的容貌,没有魔鬼般的身材,没有生育孩子的能力,也没有稳定的工作……
所以,林逸辰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她,跟她的闺蜜王娟厮混到一起,甚至还残忍地把她推下了十九楼……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
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正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你这就跟我走
……”
“莉莉,别哭了,对不起……”眼看罗莉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冷枭翔慌了,用力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就像哄小孩一样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可是,罗莉却哭得更厉害了,连身体也剧烈颤抖起来。
“莉莉,你不要哭了,我去给你买糖,好不好?”安然心疼地摸着罗莉的头发,柔声地安慰她。直到这时,他才终于觉得她像个普通的5岁小孩了,而不再是那个顶着神童光环的小大人。
这时,众组员全都找过来了。可不管大家怎么劝,罗莉还是听不进去,仍然发泄般地哇哇大哭。
面对众人杀人般凌厉的目光和七嘴八舌的指责,冷枭翔脸上挂不住了,他哭丧着脸接过杨薇薇递来的一张纸巾,小心地替罗莉擦着眼泪:“小祖宗,你不要哭了!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说着,冷枭翔果真很大声地唱起歌来,“早上我去上学,路过村边的小河。小河的小桥上,有人招呼我。原来是位老太婆,她也想过河,只因风吹路又滑,她过不了河……”
听着冷枭翔那搞笑的椒盐普通话,众组员全都忍俊不禁,可罗莉还是哭个不停。
于是乎,冷枭翔只好苦憋地继续唱道:“这死老娘们儿真讨厌!我急急忙忙跑过去,一脚将她踹下了河,喊了一声‘死老太婆你慢慢滴游’,冲洋粉儿,打闭头儿,谅你也过不了河……”
“噗——!”罗莉终于破涕为笑,这都什么歌词啊,囧囧有神……
冷枭翔嬉皮笑脸地继续唱:“我们是新时代操哥,懂生活,打体育,扛哑铃,甩石锁,天真活泼热爱生活……”
“咯咯……”罗莉终是被冷枭翔逗乐了,好奇地问,“这首歌是谁教你的啊?歌词太喜剧了!”
“是我爸教的,有意思吧?”见罗莉不哭了,冷枭翔顿时非常有成就感,得意洋洋地道,“我再给你唱几首歌吧!‘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的一声学校不见了!老师生气了,学生高兴了,嘿嘿嘿,哈哈哈,从今以后不用上学了……’”
“……”罗莉的脸部肌肉剧烈抽搐了几下。
冷枭翔越唱越高兴:“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叔叔拿着钱,买了一包烟,我高兴滴说了声:‘叔叔不要脸’……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面有炸弹,炸弹把我炸上天,我在天上做神仙。做神仙做神仙,我在天上做神仙……”
“……”罗莉的额头上落下一颗巨大的汗滴。想当年,她小学时也唱过这几首歌来着,吼吼!
“我再给你背几首改编过的搞笑古诗吧!‘日照香炉好饭店,鸡鸭鱼肉在眼前。口水直流三千尺,一掏口袋没带钱’……”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听扑通跳水声。一个猛子扎下去,捞起一看是汪伦!”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打上敌敌畏,不知死多少?”
“《人生自古谁无死》……人生自古谁无屎,孰能大便不用纸?若君不用卫生纸,莫非汝是用手指?若你忘了带手纸,就用树枝砖头子;若无树枝砖头子,屁股就操墙棱子!”
“《水调歌头》……美眉几时有,把酒问室友。不知隔壁姑娘,是否有那男友?我欲凿墙看去,又恐墙壁太厚,夯疼我的手。改用望远镜,屋里人已走。转楼梯,低头看。那莫莫,果不但身走,她正挎俊男肘。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来有。但愿没多久,他俩就分手。”
……
冷枭翔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得口干舌燥,终于,罗莉被他逗得狂笑不止,捂着肚子直喊疼。丫的,这小屁孩不去说相声,简直就是中国相声界的一大损失哇!
“莉莉,现在你不生气了吧?”冷枭翔笑嘻嘻地问罗莉。
“嗯……”罗莉应了一声。
“那你下来好不好?我真的抱不动你了。”冷枭翔小心翼翼地开口,深怕语气重了,罗莉又会大哭起来。
闻言,罗莉这才想到,冷枭翔居然已经抱了她大概半小时了!
“那你把我放下来吧!”罗莉讪讪地说着,心里不禁有点愧疚。
事实上,让她哭这么久的罪魁祸首是林逸辰,但倒霉的冷枭翔刚好就撞到刀刃上,成了替罪羊!
冷枭翔刚把罗莉放到地上,安然就微笑着递给罗莉一个苹果般大小的彩色棒棒糖:“莉莉,这个棒棒糖给你吃。”
“莉莉,我给你买了一个小风车!”杨薇薇充满爱心地把一个漂亮的儿童风车塞到罗莉手里。
“莉莉,我给你买了一个兔耳朵发卡,你喜欢吗?”凌云笑嘻嘻地说着,同时把发卡戴到罗莉的头上。
“莉莉,我给你买了一条手链。”狐狸精也凑过来,把一条色泽鲜艳的彩珠手链套到罗莉的右手腕上,“我刚才真的是不小心把调料洒到你身上的,你不要生我的气哦!”
于是乎,被众组员这么一打扮,小萝莉就瞬间变身为长着一对雪白兔耳朵的兔宝宝,左手拿着小风车,右手拿着棒棒糖,手腕上还戴着一条小女孩最喜欢的那种亮晶晶的彩珠手链。
“哇,简直太可爱了!”凌云顿时星星眼ing,不由分说地抱起粉嫩嫩的小萝莉,狠狠地往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来,哥哥抱着你走!”
“……”众人不约而同地风中凌乱了。
“还是让我来抱莉莉吧!”安然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他伸出双臂想接过罗莉。
“安然,”凌云抱着罗莉迅速退了几步,巧妙地躲开安然的手,“莉莉是你干妹妹,你经常都可以抱她,今天就让我抱一次吧!”
说着,他忍不住又往罗莉的另一边脸颊上亲了一口:“莉莉,想不想坐滑梯呀?哥哥带你去坐滑梯,好吗?”
“……”看着凌云那张比安然和冷枭翔更显稚嫩的娃娃脸,罗莉心里笑得连肠子都快断掉了,但见她笑眯眯地伸出嫣红的小舌头,轻轻舔了舔手中的彩色棒棒糖:“好啊,坐滑梯。”
凌云被小萝莉舔棒棒糖的模样萌得嗷嗷直叫,立马撇下其余的组员,无比激动地抱着小萝莉,以飞一般的速度冲向了儿童乐园。
正当凌云抱着罗莉从旋转滑梯上滑下来时,胡丽晶和班上的文娱委员田然黛手牵手,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只见田然黛趾高气昂地瞥了带着兔耳朵发卡的罗莉一眼,轻蔑地道:“哎呦,这就是所谓的神童啊?我田然黛今天总算又长见识了!”
田然黛?天然呆?罗莉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天然呆不知道罗莉在笑什么,却莫名地有些恼怒,“罗莉,再过一个月就是校庆了,你准备表演什么节目?”
天然呆是音乐老师张老师的女儿,她之所以对罗莉的态度那么差,是因为她认为罗莉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光环和荣誉!
在罗莉没有出现以前,天然呆仗着自己妈妈的关系和出类拔萃的学习成绩,一直是所有老师的宠儿。
可是,罗莉出现了,她连跳五级,才5岁就读六年级了,一下子抢走了所有老师的溺爱。即使是天然呆的妈妈张老师,也经常对罗莉赞不绝口,说她歌声甜美,对音乐有着异常敏感的天赋。
于是,天然呆森森地羡慕嫉妒恨了,尤其是刚才在野炊园看到老师们热情地装了很多美味饭菜送给罗莉时,天然呆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在沉默中爆发!
因此,天然呆拉拢了同样讨厌罗莉的胡丽晶,气冲冲地过来找罗莉的麻烦了。
“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表演节目呢,”罗莉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再说了,又不是每个同学都必须表演的,每个班只需要出两个节目就够了。”
“莉莉,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狐狸精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是我们学校的神童,所以校庆时怎么能不表演节目呢?我们大家都对你即将表演的节目相当期待啊!”
罗莉瞟了狐狸精一眼,轻描淡写地补充:“我不是神童,我从来没说过我是神童,是你们自己这样认为的。”
狐狸精一愣,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是神童,”天然呆恼了,凶巴巴地双手叉腰,“反正校庆时你必须表演一个节目!”
“你是不是我妈?”罗莉轻飘飘地甩出一句问话。
“什么意思?”天然呆果然是天然呆,完全不能理解罗莉的话外之意。
罗莉噗嗤一笑:“既然你不是我妈,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天然呆气得头上所有的呆毛都倒竖起来,“我是文娱委员,所以你必须听我的,在校庆上表演一个节目!”
这下子,罗莉连天然呆的话都懒得接口了,她直接向凌云张开双臂,撒娇道:“凌云哥哥,抱抱,我要去玩打地鼠。”
第一次听到罗莉叫他“凌云哥哥”,凌云美得浑身的骨头都酥了,立刻依言抱起小萝莉,屁颠屁颠地走向滑梯右侧那个打地鼠的小店。
“凌云,你也不能太宠罗莉了。”狐狸精的语气酸溜溜的,她伸手拉住了凌云的衣角,“虽然罗莉年龄小,但她毕竟和我们是同班同学,你这样一直抱着她,像什么话?”
“是呀,凌云,”天然呆冷笑一声,鼻梁上的镜片在阳光下一闪,“听说你刚才还亲了罗莉是不是?那你让丽晶怎么想?你真是个花心大萝卜!”
凌云啼笑皆非,解释道:“罗莉才5岁,我亲她又怎么了?很多人都喜欢亲小孩子的,这很正常啊!”
“那……”狐狸精咬了咬下嘴唇,“那你也不能一直抱着罗莉嘛,你都没抱我……”
说到这里,她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所以小脸一红,转身飞快地跑掉了。
见状,凌云又惊又喜,还以为自己有希望了,于是马上把罗莉往安然怀里一塞,健步如飞地追向了狐狸精。
“什么嘛,”看着凌云远去的背影,罗莉气鼓鼓地嘟起小嘴,“重色轻友……不对,重色轻妹的家伙!”
“呵呵……”安然表情愉悦地笑起来,清朗的眉目间仿佛春暖花开,“莉莉,我带你去打地鼠好了。”
“安然,你是罗莉的干哥哥,你帮我劝一下罗莉。”天然呆仍然不死心,“你一定要让她在校庆上表演一个节目,这是关系到我们全班荣誉的事!”
安然轻轻皱眉,淡淡地说:“莉莉还小,连跳五个年级已经很难得了,学习上恐怕也比较吃力,不容易赶上其他的同学。我想表演节目的事还是不要勉强她比较好,毕竟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她应该以学习为主。”
见安然居然不肯配合她,天然呆气得直跺脚,扭头又向杨薇薇求助:“班长大人,你看看,罗莉他们对校庆的事一点儿也不关心,你得管管啊!”
杨薇薇握住天然呆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着急,然后清咳一声,笑道:“莉莉,你别看我们班学习成绩好,但文娱方面却是全年级三个班里最差的。每年的文娱活动我们班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节目,安然弹钢琴,冷枭翔表演武术,凌云唱歌,胡丽晶跳舞……真的是一点儿新意也没有。但是别的班就不一样了,要么自编小品,要么配乐朗诵自己写的诗歌,要么表演魔术,要么表演杂技……总之,二班和三班的实力都很强,所以我们班虽然是重点班,但不一定就能拿得到一等奖……”
“打住!打住!”听着班长大人有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罗莉满头黑线地投降了,“班长,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我回去后会好好想想,到底要表演什么节目的。”
“唔,莉莉乖,孺子可教也,现在你可以去打地鼠了。”杨薇薇满意地点点头,又与天然呆窃窃私语了一番,然后手拉手地荡秋千去了。
“莉莉,”安然心疼得不行,“你千万不要把自己累着,如果实在不想表演节目,就不要勉强了。”
在安然看来,罗莉自从上小学来,实在是太忙碌了,就像陀螺一般拼命地旋转着,根本没空休息。
她不停地上课和考试,连跳五个年级,还抽空帮冷枭翔破解了传家宝扇子的秘密,还整天替自己冥思苦想怎样才能抓到凶手;后来,她又冒着生命危险去当诱饵,设法揭露了凶手卢玲的险恶用心;前几天,她又努力地学习怎样做糖醋黄瓜……这一切的一切,对年仅五岁的她来说,已经是超负荷了!
“别担心,”罗莉嘻嘻一笑,乘机朝安然的脸上亲了一口,狂吃他的嫩豆腐,“我不会把自己累着的,我才没那么傻呢!”
“是啊,莉莉都成|人精了,你不用瞎操心。”冷枭翔笑着调侃道,“安然,你还是想想你要表演什么节目吧,不要又弹钢琴就行;我反正是打算跳霹雳舞,要不你跟我一起跳?”
“回去再商量,”安然笑了笑,转移了话题,“我们现在去打地鼠吧!”
所谓“打地鼠”,是当时公园里很流行的一种娱乐设施。
打地鼠的机器大约半米多高,当投入游戏币后,数只小老鼠就会接二连三地从七、八个洞中钻出,露出狡猾的尖尖小脑袋。
这时,孩子们就可以用锤子击打出洞的老鼠了。在此期间,电子屏幕上还会有数字显示老鼠的出洞数和锤子击中数。整个过程既紧张又好玩,特别能考验反应能力和判断能力,所以很多孩子都喜欢玩打地鼠。
为了能打到更多的地鼠,罗莉抛开成熟女人的自尊,硬是撒娇发嗲了好一会儿,让老板点头同意她和安然一起玩。也就是说,本来游戏规则是由一个人拿两个锤子打地鼠,但现在罗莉和安然却一人一个锤子,合作打地鼠。
没多久,机器就起动了,欢快悦耳的音乐声响起,清脆可爱的童声很响亮地说:“来吧,打老鼠,你打不着!”
罗莉兴奋得小脸通红,很开心地拿着锤子,飞快地朝从地洞里冒出头的小老鼠不停地打去;而安然也是兴致勃勃,喜笑颜开地打着老鼠。
每打中一个,记分盘就给罗莉和安然记一分,随着击中老鼠的数字的增加。小老鼠出洞的频率渐渐加快,而打老鼠的两人开始手忙脚乱,打了这边,顾不了那边,看上去非常滑稽,惹得一旁的冷枭翔哈哈大笑。
罗莉和安然打完后,由于成绩还不错,所以老板就给了他们俩两支铅笔作为奖品。
见状,冷枭翔也来劲儿了,于是也和罗莉合作打了一次地鼠,赢得了一个小蘑菇形状的铅笔刀。
打完地鼠后,罗莉等人又高高兴兴地玩了投球跑马、蹦蹦床、碰碰车等数种娱乐设施。
不知不觉中,天色就黯淡下来了,而老师规定的集合时间也到了。
野炊小组的六个组员再次聚到一起,意犹未尽地走向野炊园门口去集合,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野炊结束后,罗莉已经不担心今后没钱炒股了。
因为她继承了“衣之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她老爸作为她的法定监护人,已经从原先的单位辞职,代为行使她的股东权了;至于她老妈,也辞职了,在市中心买了一家规模较大的商业铺面,悠哉乐哉地开了一家“衣之恋”专卖店,当起了小老板,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哦!
于是乎,我们的小萝莉就开始为校庆要表演什么节目而苦恼了。
思前想后,她决定表演自己的拿手活——绘画。
当然了,身为重生帝,她不可能仅仅是单纯地画画,肯定会把绘画玩出花样来的。至于是什么花样嘛,嘿嘿,暂时保密啦!
此外,为了让六年级一班稳拿一等奖,她决定好好栽培一下安然、冷枭翔和凌云这三个正太小帅哥,争取让他们一鸣惊人。
由于今年是四十周年的校庆,所以学校的领导对此事非常重视,就连教育局的周局长和本市的市长也专程赶来道贺并欣赏节目。
可想而知,为迎接周局长和市长,彭校长下令听课一下午,全校进行彻底大扫除,务必要给来宾们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
今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C小学的四十周年校庆终于在万众瞩目中来临了。
校庆会在大操场上举行,操场上早已经搭建好高高的舞台,舞台铺着华丽的红地毯,看上去华贵而正式。
舞台的背后是淡绿色的教学楼,楼上挂着一条鲜明的大红横幅:热烈庆祝C小学建校四十周年!
舞台的正下方,陈列着两排桌椅,其间坐着谈笑风生的校领导和评委。
校领导和评委的后面,按照年级的高低,每个班由近及远地列成整整齐齐的方队排列着。同学们全都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坐在自己从教室里抬下来的长椅上,而各班的班主任则坐在各自班级的后方压阵。
在熟悉的校歌音乐声中,彭校长和市长等领导先后上台讲话,接着文娱表演就正式开始了。
伴随着舒缓悦耳的音乐声,三年级的四个清秀可人的女孩子上场了。
她们分别穿着代表四个季节的绿色、红色、金色、白色的连衣裙,跳着婀娜多姿的舞蹈。突然,穿着金裙子的王娟在众女孩的簇拥上走上前,极富感情地朗诵起《校园四季歌》来 :“金色的C小学
我们喧闹而来
稚嫩的胸怀
溢满无限的期待
……”
坐在舞台下的罗莉,虽然对背叛过她的闺蜜王娟非常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就三年级的孩子来说,王娟的舞蹈和配乐诗朗诵的确很不错,也算是比较有新意。
“切,什么嘛,无聊!”胡丽晶不屑一顾地嗤笑道,“不过是朗诵了一首诗,居然也能作为第一个节目上场?”
“你也不要小看这首诗,听说是王娟自己写的。”田然黛的眼光中带着羡慕嫉妒恨,“要是换成你我,不一定能写出这么优秀的诗歌来。”
“什么?她自己写的?”狐狸精吃了一惊,撇撇嘴,不再说话了。
此时,剩余的三个女孩先后笑着上前,接着王娟刚才的诗句继续朗诵:“素裹的世界
我们尽情宣泄
火热的情怀
放射生活的多彩
绿色的C小学
那些懵懂少年
张扬生命的光鲜
领略知识的无限
炽热的C小学
那些年轻容颜
满载收获的知识
期待新的学年
……”
这首诗的确写得很好,罗莉有点泄气,下意识地转过视线,去看周围同学的反应。
只见男生们双眼冒绿光地死死盯着舞台上的四个女孩,而女生们的表情明显有点嫉妒。
为毛?因为诗朗诵的那四个女孩,裙子都比较短,再加上她们站在高高的舞台上,跳舞时又时不时有一阵轻风拂过……所以,你懂的……
“我最亲爱的C小学,我心里永远屹立不倒的丰碑!”
王娟以一个漂亮的旋身结束了诗朗诵,金闪闪的裙子飘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内内,舞台下的男生们顿时爆发出一阵无比热烈的掌声、起哄声和口哨声。
王娟得意得笑起来,挑衅般的目光看向了人群中的罗莉。紧接着,她向观众们鞠了个躬,满面春风地下台了。
卧槽!不就是露出小内内么?你拽什么拽?罗莉有些被激怒了,小嘴嘟得好像能挂个小油瓶上去。
接下来,舞台上又表演了好几个节目。
大约一小时后,主持人开始报幕:“下面一个节目是吹箫表演,表演者是六年级一班的胡丽晶,请大家掌声欢迎。”
话音一落,男生们顿时精神大振,一边热情地鼓掌欢呼,一边翘首以盼地往舞台上看去。
灿烂的阳光下,班花胡丽晶身着一袭纯白的古装衣裙,手执一只古色古香的玉箫出场了。她肤如凝脂,眸含春水,唇若朱丹,看来就像误入凡尘的白衣仙女,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嗷呜……这不是活脱脱的“小龙女”么?好吧,虽然年龄小了点。
罗莉用右手摩挲着下巴,勾唇坏笑:不错,总算有个节目能压下王娟的风头了!
很快地,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悠扬空灵的箫声在风中缓缓地飘散开来,像是夏夜里静静开放的莲花,带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
但素,此时小萝莉却突然思想不纯洁鸟,忍不住“噗”地笑出声来。
那啥,吹箫?哈哈哈哈,捶地笑,为毛她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狐狸精童鞋蹲在一个小正太的面前,小嘴微张,嘤咛一声,娇羞地含住了正太两腿间的小黄瓜,卖力地吞吐起来……
“莉莉,”见罗莉笑得前仰后合,她身旁的安然有点沉不住气了,伸手拉拉她的胳膊,“你怎么了?什么事那么好笑?”
罗莉强忍住笑,囧囧有神地答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胡丽晶的箫声很好听!”
动听的箫声渐渐停止,舞台下的观众们爆发出一阵排山倒海般的热烈掌声,叫好声和赞美声也经久不息。
于是乎,狐狸精小美女的吹箫表演,毫无疑问地掀起了校庆会的第一次高潮。
紧接着,各班的同学们又表演了几个节目。眼看已经中午了,彭校长便宣布中场休息,让大家去吃午饭,下午回来接着看节目。
很快地,下午的文娱节目就拉开了帷幕。
第一个节目是安然、冷枭翔和凌云的歌舞——《青苹果乐园》,伴奏者是罗莉、杨薇薇和田然黛。
现在是1987年,小虎队并未出现,所以最喜欢小虎队的罗莉,索性就剽窃了他们的歌,并让三个阳光帅气的小正太来演绎。
嗯嗯,安然肯定是小帅虎,冷枭翔是霹雳虎,而凌云那个乖宝宝自然是乖乖虎啰!
舞台上,七彩射灯高高低低地闪烁起来。在激烈热情的音乐声里,在观众们的瞠目结舌中,山寨版的“小虎队”闪亮登场了!
绚烂的灯光,将安然、冷枭翔和凌云的纯白衬衣晕染得璀璨斑斓,西装背心和黑色长裤包裹出他们流线形的身体线条。
“周末午夜别徘徊,
快到苹果乐园来,
欢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发呆,
一起大声呼喊,
向寂寞午夜说BYE BYE,
音乐星光,
样样都浪漫,
烦恼忧愁,
都与我无关,
……”
随着激烈的舞动,三个帅气的男孩时而像霸气勇猛的小雄狮,爆发着能将人撕碎般的狂野力量;时而像优雅从容的猎豹,叫嚣着柔韧却又张狂的青春活力。
舞台的一侧角落里,三个穿着白衣蓝裙的校服的女孩,笑容满面地为又唱又跳的男孩们伴奏。
杨薇薇弹着吉他,田然黛弹着电子琴,而罗莉则激|情四射地敲打着架子鼓。
舞台下的所有人,无一不面露惊艳之色,全神贯注地死盯着舞台上的六个表演者;而周局长和市长更是不住地点头,连连叫好。
“这是我们的舞台,
散发魅力趁现在,
让汗水尽情飘散,
告诉我What‘s Your Name,
接受这邀请函,
I Love You,
走出角落的黑暗,
Don‘t You Know,
给我全部的爱,
I Need You,
安慰我的不安,
……”
六年级一班的班主任王老师笑得乐开了花,罗莉这丫头不愧是神童,果然有一套啊!听说安然他们唱的这首歌是她选的,舞蹈和伴奏也是由她负责编排的,六个孩子整整练了一个月,才呈现出今天这样的震撼效果!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的一等奖肯定会被六年级一班拿下了!
“跟着我尽情摇摆,
跟着我不要伤怀,
跟着我散发光彩,
照亮天空的阴暗,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What‘s Your Name,
I Love You,
Don‘t You Know,
I Need You,
……”
激|情荡漾的音乐声中,山寨版“小虎队”在舞台上继续唱着动感的快歌,跳着炫酷的舞步。
观众们兴奋的尖叫声齐齐响起,欢呼声、喝彩声、笑语声和鼓掌声交织成一片,校庆会迎来了第二次激动人心的高潮!
接下来,在其他班同学的数个节目表演完后,终于轮到罗莉上场了。
此时,罗莉已经脱下校服,换上了一套甜美的浅粉色蕾丝边绸缎裙。裙子上缀着简洁优雅的珍珠腰链,领口系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罗莉乌黑的发髻盘成俏丽的花朵,头戴一顶碎钻镶嵌而成的公主皇冠。清纯可爱的娃娃脸精心地上了淡妆,翘长的睫毛,清澈如水的眼睛,蔷薇色的粉嫩樱唇,她整个人看起来竟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美丽的小公主!
见状,观众们全都倒抽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纷纷议论起来
“她就是连跳五个年级的小神童吗?长得挺漂亮呀!”
“她头上那个钻石皇冠发卡好美哦,一定很贵!”
“听说她要现场画一幅画,也不知道她想画什么?”
“可惜她年纪太小,只有五岁,不然我一定会追她!”
……
“我的天!那真的是罗莉吗?太漂亮了!太可爱了!”凌云揉了揉眼睛,又不敢置信地用胳膊肘撞了撞身边的安然,“你说,我是不是眼睛花了?那究竟是不是罗莉啊?”
安然还没答话,杨薇薇就笑得满脸灿烂,骄傲地道:“你没看错,那就是罗莉!怎么样?很像小公主吧?是我妈帮她化的妆,我妈是专业化妆师!”
听到凌云和杨薇薇这样说,安然并不接话,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不远处的罗莉。他那双漆黑深邃的瞳眸中,闪烁着点点不明的光芒。
就在此时,罗莉走上了宽阔的玫瑰红舞台,向台下的观众们礼节性地鞠了个躬。
舞台中央,一块长约1.5米、宽约1米的纯黑色画板,被画架支了起来。
画架的右侧,摆放着一张小凳子,凳子上放着装有红白颜料的调色盘和一本A4大小的书。
突然,悦耳欢快的音乐声响起了。罗莉微笑着,一边跳起了热情洋溢的舞蹈,一边用左右手从腰后的珍珠腰链上各取下一支蘸了白色颜料的巨大画笔。
她开始作画了,左右手并用,用两支画笔飞速地在纯黑色的画板上作画。
见状,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地注视着罗莉,显然是对神童的画作无比期待!
“啧啧,不愧是神童啊,居然用两只手一起作画!”市长兴致勃勃地看着罗莉,脸上的神色非常好奇。
“我来帮罗莉计时,看她画完这幅画需要多长时间。”周局长笑靥如花,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彭校长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罗莉所作出的画,可是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只好讪讪一笑,询问身旁的周局长道:“周局长,你干女儿画的到底是什么啊?”
周局长左看右看,也是一头雾水:“我也看不出她画的是什么,如果说画的是山水,那未免太凌乱了;如果说画的是一片森林,可又看不出画的是什么品种的树!”
市长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我认为吧,看起来有点像一座茅草屋,屋后是一片大山。”
“罗莉是不是在模仿梵高的抽象画啊?我觉得她画的好像是一片向日葵花海。”彭校长既迷惑又担忧,瞪大眼睛更加努力地往画板看去。
周局长眼神深邃,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我们还是不要妄加猜测了,等罗莉画完再来看。”
就在领导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不远处的杨薇薇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用手肘撞了撞身侧的冷枭翔:“枭翔,罗莉画的是什么?为什么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名堂?难道是我理解能力太差?”
冷枭翔清咳一声:“说实话,我也没看出罗莉画的是什么,要不你问问安然?”
“其实我也没看出莉莉画的是什么,”安然的表情有些尴尬,“昨天我就问她今天要画什么,但她怎么也不肯透露。”
此言一出,周围的同学们都吃了一惊,无比疑惑地相互窃窃私语起来。
因为,众人谁也没看出罗莉画的究竟是什么,而现在竟然连罗莉的干哥哥冷枭翔和安然都看不出画的是什么,那么可想而知,这次罗莉丢脸要丢大了!
胡丽晶和田然黛已经笑得全身抽搐,而二班和三班的班主任则认定罗莉画技拙劣,有点幸灾乐祸地看向了一班的班主任王老师,存心想看她对罗莉大发雷霆的模样,想看她如何将这一场闹剧收场。
王老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直打鼓。
糟了,如果今天只有校领导在场还好点,顶多自己就是挨一顿批评了;但偏偏今天周局长、市长和一些记者都在,这下罗莉可是闯了大祸了,说不定这次胡乱涂鸦的事儿明天还会上报纸的头条新闻,怎么办?都怪自己太大意、太信任罗莉了,居然事先没看她的节目就同意让她上场了……
音乐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欢快,极有节奏感的鼓点声一下一下地响起,渲染着一种神秘的气氛。
在橘红色的夕阳余晖下,罗莉继续扭动着柔若无骨的小纤腰,一边跳舞一边用两支画笔在纯黑色画板上闪电般勾勒出一道又一道雪白的画痕。
顷刻间,伴随着罗莉妙曼多姿的舞步,画板上的白色画痕渐渐饱满起来。
舞台下,周局长沉默地注视着罗莉的画,不禁意味深长地勾起了嫣红的樱唇,露出了欣慰而自豪的笑容。
市长原本是坐着的,但此时他却猛地从座椅上站起身来,脸上是如被雷劈的震惊表情。
难道……罗莉画的竟然是……
就在此时,除了周局长和市长以外,在场的少部分聪明人也看出了这幅画的端倪。
于是,舞台下乌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