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发情-第3部分

武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他老爸,不知所以。
  “爸爸,小夏怎么了?”不明白。
  胡家男主人苦笑一下。“小武,乖,你先出去吧。”
  哄了小武出去。捡起那只砸到他手臂的耳环,丢在一旁。套上衣服就要出去,想了想,又踅回卧室,匆匆冲了澡,又换上干净的衣服。
  “小夏,”小武在自己房间收拾衣服,这个也要、那个也想,犹豫不决,夏莉安干脆都把它们塞进袋子里。胡尚斌若无其事,倚着门边。“不必这么急,都中午了,先去吃午饭,回来再慢慢收拾。”没有意思解释。
  “太棒了!我要吃汉堡。”小武又欢呼一声。
  “你呢?小夏,想吃什么?别客气,我请客。”
  “不必了。”夏莉安面无表情。“小武,你先把衣服收拾好再跟你爸去吃饭,我先把你的衣服带回去。你吃饱饭后,让你爸带你过去。”对胡家男主人正眼都不瞧一下。
  “我惹你不高兴了?”
  她连答都懒得答。
  “小武,你快点把衣服收拾好。”
  小武乖乖听话,很快把衣服收拾好。再次说服夏莉安:
  “小夏,你真的不跟我和爸爸一起去吃饭吗?那多没意思。一起去嘛,好啦,小夏。”
  “小武,别烦小夏了。她在生爸爸的气。”
  “为什么?小夏,你为什么生爸爸的气?”
  这时候,她就不得不气小鬼头的天真。平时人小鬼大,这会儿却天真得像个白痴。
  但小鬼头要是真明白了为什么,更麻烦。
  “小夏讨厌爸爸。”胡公子火上加油。
  “我讨厌没有节操的男人。”好,你要火上添油是不是?她就给添个最好挥发的高级汽油。
  从她十多岁认识他,他就这么没节操,四处留情。跟小武的妈妈结婚后,虽然安份了很多年,没听过有什么野花野草的事,但小武的妈走后——离婚后,他又故态复萌。
  “对哦,”小武忽然哦一声,一脸恍然大悟。“我差点忘了,小夏不喜欢爸爸。”
  胡家男主人俊眉往上一挑。
  小武童言无忌,哪知轻重。“爸爸,小夏说,爸爸你是上了年纪的男人,所以她不喜欢。”
  胡公子把另一边的俊眉也挑起来了。
  夏莉安这耳进那耳出,把装满小武衣物的袋子往身上一套。说:“你如果要带小武去吃饭,晚点请你带小武过去。”
  “你不解释?”胡公子两边眉一齐往上挑。
  她干么解释?
  懒得理他,掉头走出小武房间。
  胡公子跟着出去。“你气我带女人回来?”
  胡家公子对这种事的态度,一向本着高段明星回应绯闻的太极手势,不承认、不否认、不回应、不澄清,也不解释。
  “干我屁事。”她的态度则是这般再明显不过。
  干她屁事。
  她只是倒楣偏偏跟这么一个没节操的男人牵扯上。
  “果然生气了。”他倒自以为是。“那袋子那么重,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伸手要去拿袋子。
  夏莉安嫌弃地皱眉,避开。反感他碰她,觉得脏。
  不是她洁癖,是他太没节操。尤其她又刚听到那样一通电话,无法忍住一种心理性的排斥,觉得噁心反感。更不知为什么,觉得被冒犯。
  聪明的胡公子从她一个颦眉、一个蹙额,还有那碰到思心虫子似的排斥反应,立刻就明白,俊俏的双眉又是一挑。
  身子一动,想说什么,又按耐住,站着没动。
  “小夏,你不要回去,跟我还有爸爸一起吃饭。”小武抓着她衣眼,不让她走。“你不要生爸爸的气嘛,我不再说要你作我妈妈就是了。”
  “咳!”胡公子不提防岔了气,干咳出声。
  夏莉安脸色一窘,闪过一丝尴尬,又被小武拉住,没处回避,显得几分狼狈。
  “小鬼头,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
  “我哪有胡说八道。”小武不服。“妈妈不会回来了,所以,我要小夏当我的妈妈,可是小夏你说爸爸是上了年纪的男人,你不喜欢,你喜欢便利商店那个帅帅的大哥哥,每天都跑去好几次看人家。对不对?我没有乱说!”
  连这个都抖出来!
  真是,越描越黑,她干脆也来个“不回应、不理会、不解释”三不政策。
  胡尚斌不咳了,浓俊的眉又挑扬起来,嘴角噙着笑,又不算笑,表情要开不开地,瞅着夏莉安。
  “干么?”他那样瞅她,让她很不爽。
  “没干么,只是没想到。”话不说完,故意留截令人讨厌的尾巴。
  夏莉安没好气说:“没想到什么?”笨得跟吃饵的鱼有得一比。
  胡公子嘴角一扬。“没想到你也会开始看男生了。”认识她时,她还只是个小不点,比小武现在大不了两三岁。
  “对啊,”小武附和他爸爸。“小夏最近喜欢乱看男生,一定是发情了,跟托洛一样——对了,托洛呢?”
  胡尚斌不防又岔气,就要干咳出来,听着小武跟着问家里养的狗,一口气才顺回去。
  夏莉安头皮先是一麻,一声“小鬼头”就要不受控制吼出来,听到最后,“嗥吼”吞了回去。切!小鬼头根本不晓得他在说什么,连“发情”是什么都不懂,胡说八道一通。
  “在表舅那里。”胡家男主人顺顺气。
  “你把托洛送给表舅了?”小武小脸垮下来。
  “只是暂时请表舅照顾而已。爸爸工作忙,照顾不来。”
  小武绷紧的小脸一松。只要不是把托洛送给人就好了。
  “好了,吃饭去吧。”
  “谁要——”夏莉安皱眉,惯性反驳,才开口,她的手机响起来。
  “喂?”喂一声,又皱一下眉,把手机丢给胡尚斌。“哪,找你的。”
  第四章
  “爸,你怎么可以陷害我!”夏莉安气急败坏。
  “对不起啦,莉安,你就帮爸这个忙。”电话那头,夏贤良低声下气道歉。
  “这个忙我没办法帮,而且,你知道,我最怕桂枝姑妈啰嗦唠叨。这是你的事,爸,你要自己直接跟桂枝姑妈说清楚,不要拖我下水。”
  不拖她下水,还能拖谁下水?好歹是他女儿。
  “对不起啦,莉安。拜托你,就帮爸这次。”
  “不行啦,爸。”
  “拜托了,莉安。我也找了尚斌了,他会帮忙。”
  “这种事你找他做什么?”
  “尚斌比较会应付这种事。他马上就会到。拜托你了,莉安。”
  “爸,不行,我不管!”
  她不管,但也来不及了。桂枝姑妈和一个面貌还算清秀,穿着素雅的女人出现在餐厅门口。
  “小莉,你怎么来了?”桂枝姑妈很快看到夏莉安,却不见夏贤良踪影,皱了下眉头。“你爸呢?”
  “呃,爸他……”
  她老爸真是会害死她。一通电话,叫她晚上到某某餐厅,问他什么事,说去了就知道。结果,她人来了,他老爸又一通电话要她“帮忙”,就那么上了贼船。
  “呃,爸他……”她吞吞吐吐,瞥见胡尚斌修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处,松了一口气,赶紧朝他挥手。
  胡公子嘴角勾了勾,噙着笑走过去。
  “桂枝姐,真巧,你也来了。”
  巧什么巧!桂枝姑妈多疑地望望他们两个人。
  “怎么你们两个人刚好会在这里?小莉,你爸呢?”
  夏莉安斜眼睨向胡尚斌,等他开腔,胡尚斌却浑然未觉似,动也不动。
  她扯扯他衣服,他还不解似回头望她。
  夏莉安气不过,咬着牙,声音低得含糊得辨不清。“你不说话,到底是来干么的?”狠狠瞪他白眼。
  “小莉,你爸呢?”桂枝姑妈不耐烦。
  “学长有点事不能过来了。”胡尚斌总算开了金口。“学长临时跟个客户有约,分不开身,无法过来。特地打电话给我,要我过来一趟,替学长跟林小姐道个歉。”
  波光似会流动的眸目投向中规中矩坐在那里的林小姐,俊脸抹了蜜,开起蛊惑魅人的笑。
  “林小姐,真是抱歉,希望你别介意,学长实在是有事走不开。”也没表明自己的身分,一开口就多熟稔似。
  “啊,没关系。”素静的林小姐哪曾见过这等“阵仗”,一下子就被胡公子的魅笑攻得失措不安,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眸,害羞似地垂着双眼。
  “尚斌,你跟贤良究竟是在搞——”桂枝姑妈吃的盐比他们喝的水还多,哪那么容易被蒙骗,双眉垂垮下来,正待发作,猛想起所在的场合,望了林小姐一眼,连忙收住口。说:
  “贤良也真是,明明约好了!”一边狠狠瞪了“狼狈为奸”的两人一眼。“阿雪,真是对不起,我没想到贤良会突然有事。”
  “没关系的,桂枝姐。”林小姐一再表示不介意。
  “林小姐这么大度,真是太好了,学长相当过意不去呢。”
  桂枝姑妈又瞪他。“你倒是很闲是嘛。贤良那个会计师都能比你这个律师还要忙。”十分清楚他们在搞什么鬼。
  “我是为学长两肋插刀——”
  被桂枝姑妈又狠狠瞪一眼,赶紧改口,不敢再嘻闹,笑说:“不如我请林小姐还有大家吃饭,算是替学长表示歉意。”
  “不用了,那怎么好意思。”林小姐有点困窘,一直没能正眼直视胡尚斌。
  大概是没有应付过胡氏花花公子这型的男人吧。夏莉安看得不禁好笑,对林小姐的第一印象倒也不差。反正只要她老爸喜欢,她都没意见啦。
  “那我——”她作势想起身,被桂枝姑妈的火眼金睛大火一瞪,屁股又缩了回去。
  桂枝姑妈说:“贤良没办法赶来,小莉来了正好。阿雪,我不是跟你提过贤良有个女儿吗?就是小莉。小莉,跟林小姐打个招呼,别失礼了。”
  “你好。”夏莉安乖乖遵旨。
  “你好。”林小姐好奇地抬头看看她,浅浅一笑,有些不好意思似。
  她只听说对方有个女儿,已经长大,没想到那么大,有点意外。
  “小莉今年二十三岁了,还吊儿郎当的,让我这个作姑姑的头痛,以后你多帮着我点,劝劝她。不过,小莉虽然有时任性了点,还算听话,也没什么坏习惯。”
  拜托,她没有桂枝姑妈说的那么差好不好?偏偏哑巴吃黄莲,有理辩不出。
  “夏小姐活泼大方、漂亮有气质,个性也好。桂枝姐,你好福气,有这么一个漂亮大方的侄女。”林小姐忙不迭称赞夏莉安。她当然不能跟着桂枝姑妈说准相亲对象的女儿不好。
  胡公子斜眼瞅一下夏莉安,挑挑眉,嘴角弯了弯。
  “干么?”要笑不全笑的,还有,那样挑眉是什么意思?真叫人不痛快。
  “看看你漂亮又大方啊。”胡公子笑了。
  桂枝姑妈在,夏莉安有气不敢发作。忙碌的服务人员总算过来了。趁着桂枝姑妈跟林小姐在研究菜单,她只能趁隙狠狠瞪胡公子一眼。
  “哪,喜欢吃什么?”胡公子笑,不知是不是故意更惹她嫌,作态献殷勤。
  恶气横冲,夏莉安一肚子恼,火起来,专挑最贵的,一口气点了三、四道菜。
  “我要这个、那个,还有这个——这个也不错,也要了。”反正胡凯子钱多,他说要请,就让他花个够。
  “小莉,”桂枝姑妈有意见。“你一个人就点那么多道菜,吃得完吗7 ”并不是爱占便宜、乱花钱的人。即使胡尚斌说要请客,桂枝姑妈仍很节制,对侄女的浪费不以为然。
  “当然吃得完。”夏莉安存心报复。倾向林小姐,热心出主意,“林小姐,你一定要试试这道菜。”指着菜单上价钱也十分贵的几道菜。“还要这道没错,应该尝尝看!”还故意转头,朝胡尚斌“天真无邪”的咧嘴笑开。“对不对啊?胡大哥。”
  胡大哥!?
  胡尚斌差点岔气,干咳了两声。
  “欸.”病甲叛垡Σ恍ν耪孤蹲拧疤煺嫖扌啊钡男θ荩雌鹄茨茄按拷唷薄ⅰ昂廖扌幕钡南睦虬病
  女人啊……
  桂枝姑妈发现夏莉安专挑最贵的,摇头说:“我看,还是点些比较家常的菜,吃起来比较习惯。是吧,阿雪?”
  “嗯,桂枝姐说得是。”林小姐点头附和。桂枝姑妈说什么,她就赞成什么。
  “桂枝姐,不必客气。吃饭就是要吃得尽兴愉快满足。”胡尚斌笑咪咪,十分大方。对服务人员比个手势,表示方才点的菜都要了。
  这样多花不必要的钱,虽然不是自己的,桂枝姑妈十分不以为然,但因为有林小姐作客,也就没坚持。
  胡尚斌满意地点个头,笑咪咪地转向夏莉安。
  “小夏,还要不要多点些菜,还是来些饮料、点心?”
  “不用了。”换来夏莉安被迫的如花笑脸。笑脸里夹带淬毒的大白眼。
  虽然让胡尚斌破了财,但对他来说,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她却赔了一个——不,两个如花的笑脸,还装了回无邪,更可恨的,还赔上了那一声“胡大哥”。害她噁心巴拉了好一会。
  这回合,夏莉安算是小败。
  气死她了!那个超级讨她厌的没节操的男人!
  “还不错,配学长还算差强人意。”没节操的男人闲闲地在她屁股后说着。
  “你干么跟着我!”教她耐不住气,回头对他吼。
  他那样评比女人的态度,像品论货物,更令她火。
  “嘿,别生气。你一生气就张牙舞爪,脸就挤成这样——”两手往两旁脸颊用力挤压。“像恐龙。”
  “你——”一气,口齿变不清。“你——龙——那个——谁是那个龙!”
  “你在说什么?”他居然有心情笑。
  顺气!顺气!
  “你不要一直跟着我!”骂人的本事不太好,吼来吼去只能吼出这句最清晰的。
  “嘘!小声点,你不希望人家都注意你吧。”胡公子煞有其事伸出食指在唇上比了比。“我没有跟着你,只是刚好同方向而已。”
  “同方向?我要去洗手间,你也跟着要进去洗手间是不?”不客气就瞪过去。
  “咦?这不是胡律师吗?”一个胖子突然冒出来,多意外惊喜似,笑咪咪地。
  说“突然”,是因为她太顾着生气,也不晓得胖子是怎么就出现在那里,从地里忽然长出来似。
  “蔡老板。”胡律师尚斌先生立刻露出职业的笑容。“好巧,你也在这里。”
  “是啊,真巧。胡律师也来了。”蔡老板说:“难得遇到胡律师,请务必赏光,过来喝一杯。”
  “蔡老板太客气了。”
  “谁不知道要邀请胡律师多不容易!难得这么巧,在这里遇到胡律师,胡律师也给我个面子吧。王老板,还有黄老板、陈老板也在,就在左边那个包厢。王老板才刚说要约个时间见见胡律师呢,可胡律师大忙人呢,都要排到一两个礼拜后了!”
  “那里。蔡老板太抬举我了。”胡公子笑得太职业,便显得有点假,可同时又显得那么谦虚热诚。
  “这位是胡律师的女友吧?”蔡老板忽然转向夏莉安,拍她的马屁。“果然漂亮大方又高雅迷人。胡律师好眼光!”
  什么跟什么!一句“才不是”就要脱口冲出来,勉强压抑住,保持四分之一强度的微笑,等他解释。
  但那家伙居然微微笑,照单全收,连声屁也不吭。
  还在用那狗屎的“四不政策”啊!把她跟别的自动投怀送抱的女人部当成一路的!
  “你搞错了。”心里老大不痛快。这讨厌的家伙!
  “啊……”
  “蔡老板!”蔡老板还没会意过来,又冒出另一个胖子来。“原来你在这——啊,这不是胡律师吗?这么巧!”
  “王老板。”
  “胡律师。”王老板使劲跟胡律师尚斌先生握手。“我才刚刚跟蔡老板提到你而已,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胡律师。太好了!胡律师,请赏个光,过来坐一下吧,我跟蔡老板都有事请教胡律师呢!”
  “只怕两位老板要问的事,一时说不清楚。我跟长辈还有朋友一起来,只怕不方便。”
  “当然,不会耽误胡律师太多时间的,我会另外约时间拜见胡律师。只是,胡律师的时间太难敲了。”
  “这样吧,下个星期一上午,我到贵公司拜访如何?等会我过去叨扰一下,跟各位老板打个招呼,不谈公事。”
  “那太好了。”王老板很高兴。
  当老板的,投资做生意,为的就是赚钱,也就关心怎样才能赚钱,怎样才能有效投资,规避不必要的花费。所以,都很乐意结交能为他们规画分析完善的投资计画,创造出最大利润的人才。
  “你很红嘛。”夏莉安闷哼一声。
  “还好。工作嘛,没办法。”
  “哼!少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个金融专家,兼作好几个大老板的财务顾问,成了吧?”
  而且,又修了法律学位,是家知名法律事务所的合伙律师,可想而知,他多会帮人钻法律漏洞!尤其是投资和钱财方面,难怪那些大老板多欢迎他,个个想和他吃饭。
  “我会把这当作是赞美。”胡公子笑。“只要是赞美的话,我照单全收。”
  嘿,除了没节操之外,又加上“自大”一项罪名!
  “我过去打个招呼,就麻烦你跟桂枝姐说一声。”嘴巴说麻烦,那态度根本跟“吩咐”没两样。
  真是讨人厌的家伙!
  夏莉安盯着他背影,那性感高大的身材看了令她更生气。
  生气她怎么可以觉得那讨厌的家伙性感吸引人!
  那个讨、厌、的、家、伙!
  女人啊,口口声声说讨厌,心里怎么想,却是另外一回事。纯粹为讨厌而讨厌,下意识却背叛她,越讨厌越在意,存在感反而越大——要不,她怎么会觉得那个讨厌的没节操的男人“性感”、“吸引人”……
  果真是“发情”了……
  看,眼尾随便一扫,看起来都是有模有样的男人;年轻一点的,就算不是俊男帅哥,也都很顺眼悦目。好比,坐在靠街角落那一桌,侧对着她的男人,侧面的轮廓线条真是不错,深刻立体,一看就是个美男子。
  夏莉安贪心地看了美男好几眼。男人站起来,往前走,拐个弯——啊,转身过来,正面走向她这方向。
  果然是个英俊性格、赏心悦目的好看男人呀!呃,好像有点……那个……呃……
  “啊……”她叫一声,半张着嘴。
  一脸蠢样。
  “哦,是你,迅猛龙。”男人站住。“你那随便看男人的毛病还没改吗?”
  午后时分,四处似是静悄悄。阳光透过窗玻璃,晒在那身白袍上,反射得有点刺眼——太亮了,跟站在那里的男人一样。
  “江医师。”带点俏皮、充满笑意的悦耳女声。
  江川平回头,绷紧的表情松下来。
  “静姐。”看是同是人族的李美静,心情也放松起来。
  “感觉如何呢?江医师。到敝医院一个星期了,请说说你的感想。”扮仿记者采访似,握拳当麦克风,移到江川平下巴前。
  “别闹了,静姐。”江川平瞅瞅她,拿她没办法似。
  医院里也全是些虎祝眈眈搜寻猎物的恐龙,种类繁多,蜥臀目的、鸟臀目的、兽脚类的,全都是肉食性的。好不容易,与他同属同类同族的李美静,就显得弥足珍贵。
  “怎么?还不习惯?”李美静笑着收回手。
  “还好。”随着“好”字,顺带吐了口气。
  “好像不怎么好的样子。”李美静又笑。
  “工作上还好。”
  李美静瞅着他。“别人说什么,都别太在意。”
  “我知道,只是有点烦。”
  “你是院里最红外科江主任的儿子,前景最被看好的年轻医师,大家当然多少要对你示一下好嘛。别看得太严重。”
  “那些闲言闲话也要照单全收吗?”讨好套交情的,固然讨厌;那些冷言闲语也教人厌烦。
  “你怕人家说你靠关系?”
  剑眉一扬,一点傲慢。“笑话!我是凭实力进来的,内科再找不到比我实力更好的新进医师。”
  “这不就行了。”柔柔软软带笑的嗓音,很欣赏且赞同他那点年轻的骄气傲慢。
  “谢谢你,静姐。跟你谈过后,心情好多了。”
  “那么,酬劳海鲜饭一客。”
  “太贵了。咖啡一杯。”他讨价还价。
  “就一杯咖啡?川平,你也太小器了吧。”
  “好吧。海鲜饭就海鲜饭。”年轻英俊的脸泛起舒服的笑,涟漪似,一下子就泛开,漫延到双目,灿亮有神。
  “江医师。”两名护士经过,甜声打个招呼,多看他两眼。
  江川平点头回个招呼,早已收起笑。
  “你这样不太好哦。”李美静笑着摇头。
  没办法,那些女的,看起来都像恐龙。
  江川平在嘴巴里咕哝,含糊不清,浊音一片。
  “什么?”李美静听不清楚。
  “没什么。”当然不能说得太清楚。“对了,上个周末我遇到了……算了!没什么重要的。”
  “什么事?你话老讲到一半,这习惯实在不太好。”
  “没什么。我只是在某餐厅遇到你那个外甥女。”叫什么名字来着?那只迅猛龙。
  “你是说莉安?”
  “嗯。还有那个律师。”
  “尚斌也在?”她听说相亲那件事了,但不知道胡尚斌也牵扯进来。但想,他们学长学弟关系那么好,学长有“麻烦”了,不找学弟想办法才怪。
  “那位胡律师好像神通广大,最近我才知道他是我爸的财务顾问。”
  “尚斌的确很能干。”
  江川平看看仍带着微笑的李美静,语气有些迟疑,又像试探。“静姐,你……喜欢他?”
  “啊?”李美静楞一下,噗哧笑出来。“你想到哪里去!”
  “对不起。”语气松懈下来。
  “我跟尚斌认识很久了,太熟了。”摇摇头,像在说,那怎么可能。
  “这样好了,我加罚一客牛排。”
  “我吃不了那么多。”
  “今天先吃海鲜饭,改天再吃牛排。”
  “听起来好像不错。但还没发薪,你钱够吗?”
  “静姐!”不够的话他去抢银行就是。“你老是把我当小孩。”
  “我只是开玩笑。不好意思喽!”
  阳光悄移,斜射在李美静脸上。她病疾〖眼,伸手挡了下刺眼的阳光。
  江川平很自然地将她拉近一些,避开阳光。她对他笑一下,又病剂搜郏垌氯砸黄鸹屏梁臁
  第五章
  迅猛龙,活跃于白垩纪后期,九千九百万至六千五百万年前的,类属爬行纲蜥臀目兽脚类奔龙科的肉食性生物。长长的尾巴,尖爪利齿,行动快速,凶猛。繁盛于中亚和东亚地区,属于小型、群居性的恐龙。
  当然,所谓“凶猛”,只能挑比牠弱小的欺负,不管体型或威势胁吓力,远远比不上暴龙。
  这就是迅猛龙,起码,搜到的资料是这么写的。当然,呃,最后一段评语是她自己加的。这个迅猛龙,感觉起来就似尖嘴猴腮、狡猾灵活识时务的家伙。
  “你是什么意思!”夏莉安闷吼,直想拍桌子。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对面的家伙不疾不缓,答非所问。
  “当然是问静姨!”她气呼呼,五孔喷烟。
  “嗯,你跟静姐差太多,真让人难以相信你们的关系。”
  仔细看,这只——嗯,好吧,是不那么像恐龙了,可以编入灵长目。但怎么看,顶多还只是个类人猿。
  “你是什么意思?”这下子,七窍生烟。
  “你是指什么?说你是迅猛龙,还是你跟静姐差太多了?”
  可恶!他一定要这样重复一次吗?
  “都有!”这样贬她是什么意思?
  “没任何意思。你千方百计打听到了我的电话,气急败坏威胁我出来,就为了说这个?”
  嘿!谁“千方百计”“打听”他电话了?跟静姨一问就知道了好不好!谁又“气急败坏威胁”他了?她只是口气急了一点而已好不好!
  “你……你……”夏莉安气得口吃。“我……我……哪……哪里……”
  “哪,”他居然把水端到她嘴边。“先喝口水,顺口气。看你,都口吃了。”
  “你——”啊!她真想一巴掌把水杯打翻掉,溅他一脸水,给他点颜色瞧瞧。
  但她是有教养的——忍耐,忍耐。
  “江川平,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一点,就有什么了不起!”
  完全是小孩子说不过人家的不甘心。
  “原来我长得那么好看。所以,你一开始看到我,就一直想倒追我。”江川平从容不迫喝口咖啡。
  “你——你——谁追你了!”又口吃了。
  “你不是觉得我长得好看吗?你自己才说的,不是吗?你敢否认吗?”他直盯着她。
  在他咄咄逼视下,夏莉安不禁没出息地缩缩脖子,嗫嚅起来。
  “呃,那个……”
  “你敢否认吗?可别说谎。你说我英俊好看对吧?”
  她翻个白眼,不甘不愿地承认。“嗯,是没错。”
  江川平胜利似一笑。“喜欢我就老实说。”
  “谁说我喜欢你了!”夏莉安尾巴被踩着似哇哇叫。
  “要不然,你打电话约我出来做什么?”
  “这是两回事。你不要什么都混在一起好不好?”
  “女人约男人,就是那么回事。要不,就含蓄一点,像个女人,不要随便到处看男人。”看在她跟静姐的关系上,他从了一些耐心,不过,感觉似乎也不那么烦人。
  “什么含蓄!你是活在旧石器时代吗?”
  “没错。”江川平站起来,取过帐单。
  “我付我自己那份。”
  “你能把帐单撕成两半吗?”他瞪眼,让她缩手。“我今天很忙,没空多聊。迅猛龙,我再打电话给你。”
  “什么迅猛龙!”他又不知道她电话。
  “要不然,你想『类人猿』会比较好?”他由上而下睥睨她。
  “什么?”她一头雾水。
  他哪那么好心解释,挥挥手说:“我先走了,过两天再打电话给你。”
  走开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说:“对了,你可别没病装病,跑到医院挂号占名额。”
  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片刻,夏莉安真想将手中的咖啡往他脸上砸过去。
  忍了两天没有到楼下便利店“报到”,对夏莉安的“安份”,小武觉得很稀奇,天真烂漫说:
  “小夏,你今天跟昨天都没有去看楼下的帅哥哥哦,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我高兴,不行吗?”当然招惹夏莉安一个大白眼。
  真是,老子那么狡猾奸诈聪明过头惹人厌,小鬼头却笨得跟幼稚园生一样讨嫌。
  “可是你看来不像高兴的样子。”
  真是败给他了!
  “啰嗦。我走了,少烦我。”
  “你要去哪里?”小武跟在她屁股后,仰高脸,小眼眨巴眨巴地望着,可怜兮兮的模样。
  “约会!你可别跟跟屁虫一样。”她警告。没有一丝贤淑温柔的美少女该有的软心肠。
  电话响了。小武跑过去接,一下便回头喊说:“小夏,找你的。”
  找她的?不会是江川平吧……干么不打她手机?反悔了?还是临时有事……
  “喂?莉安吗?”一个软软柔柔的极女性的声音。
  一时听不出是谁。然后,夏莉安眉头皱起来。
  “你有事吗?”态度冷淡,并不热络。
  “好久不见了,一起喝杯咖啡,碰个面聊聊吧。我请你。”
  “不好意思,我有事正好要出去。”
  “我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莉安。我刚好就在你家附近,所以就想跟你打个招呼,好久不见了。”
  “谢谢。不过,真不巧。”
  “拜托你,莉安。五分钟就好!”
  莉安,莉安的!请别叫得这么亲热行吗?
  结果,五分钟后,夏莉安还是坐在某家咖啡店里。
  “你有什么事请快点说,我还有约会。”简直是痛恨,痛恨自己这么没原则,不能坚持到底。
  “谢谢你,莉安。真是好久没见了。”对面的女人浅浅一笑,笑得有点忧愁惹怜。
  大眼、挺鼻、菱角唇;纤细轻盈柔美;长发披肩,风一吹,便柔柔的颤动,全身溢满一种让人“我见犹怜”的雅美柔弱的气质,光是坐在那里,就惹人——男人,不断地回顾,替她担一分忧心。
  有这种纤细柔弱静美型的朋友的女人,对女人来说,是很“伤”的事,杀伤力很大,身边的男人都拴不久,一下子就可怜疼惜起这柔弱、惹人怜爱的另一个女人。
  但这不是夏莉安讨厌这个女人的缘故。
  “张蓉蓉,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怎么找上她?她跟她根本不算熟,同学一年说不到十句话,干么找上她?
  “对不起,我有点冒昧。”浓密长长的睫毛眨一下,垂盖下来。
  夏莉安跟她不熟。因为她聪明地跟这个女人保持距离,以策安全。不是因为张蓉蓉抢别人男人的纪录辉煌,而是因为她那种“没男人会死似”的态度。
  “到底有什么事?”总有那种女人,时刻需要男性的呵护,依赖成性,最后只惹得对方腻烦,破布一样被甩掉,哭哭啼啼一阵又惹得其他男人怜爱,然后又恶性循环。
  “我有点事……呃,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这样的女人总记取不了教训。男人对她好,就盲了眼,什么也不顾。
  所以夏莉安讨厌张蓉蓉这种没有骨头的女人。所以后来没人肯理张蓉蓉,她也懒得理。天晓得毕业那么久了,她居然找上她!
  “我……我……”很难启齿似,张蓉蓉嫩红的嘴唇轻轻蠕动着,欲言又止。
  “到底什么事?”夏莉安不耐烦了。她不是那些男人,没有怜香惜玉的心肠,这一招对她没有用。
  大眼睛盈满水,低垂下去。
  “我……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
  “喔。”更不耐烦,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冷淡的反应让张蓉蓉有些尴尬,微红了脸,白嫩的双颊那样飞上一抹窘红,却使得那原本就娇美的脸庞更添两分娇艳。
  “我……我……我是想……嗯,你能不能……借我一点……一点钱……”羞得脸都垂到胸前,不敢见人似。
  又来这一招!那么柔弱、可怜,让人不忍心,然后就狠不下心拒绝。
  “你想借多少?”
  张蓉蓉抬起头,水漾的大眼轻轻眨动。
  “我身上只有三仟块。”受不了,只要不再来烦她就行了。
  “谢谢你!莉安。真是太谢谢你了!”
  “不必了。”真的,只要她不要再来烦她就行了。
  吁口气,心里庆幸总算可以摆脱这女人了——
  “迅猛龙。”
  啊?夏莉安猛抬头。
  偶然呢?还是奇迹?
  “果然是你。”江川平那张英俊的脸,明晃晃在眼前。“我想干脆过来接你,经过这咖啡店,随便望一下,不巧就看到你,果然没错。”
  然后,必然地注意到了张蓉蓉。
  “你朋友?”
  夏莉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张蓉便微红脸站起来,带点羞说:“你好。我是张蓉蓉,是莉安的好朋友。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
  什么时候,她和她变成好朋友了?
  夏莉安张开嘴,一脸愚蠢。
  “我是江川平。”江川平看到她那蠢样,勾勾嘴角。“你们慢慢聊吧,我出去逛逛。迅猛龙,我过一会再打电话给你。”
  “啊,不,我马上要走了。”张蓉蓉轻呼,笑一下。
  对照夏莉安的蠢样,美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张蓉蓉又嫣然一笑。
  “那我先走了。莉安,江先生,你们慢慢聊。”
  话说完,身子却忽然晃了一晃。
  “你怎么了?”江川平扶住她。
  “不好意思,我突然觉得有点头晕。”翠眉微颦,伸手抚了抚胃部。
  “不舒服吗?你脸色有点白。”出于职业本能的,江川平多看了张蓉蓉两眼。
  夏莉安闷哼一声。
  “我没事。”张蓉蓉看看夏莉安。
  “我看你最好还是到医院一趟比较好。身体不舒服最好别忍着,该看医生,就该去看医生。”
  “对啊。你可以到X医院,让他帮你检查。”夏莉安接口,不无讽刺。
  江川平看她一眼,眉头微皱。
  “江先生是医生?”张蓉蓉好生意外。
  “嗯。”江川平点头。
  “啊,我最崇拜医生了。”张蓉蓉轻呼一声,明媚的脸绽开一朵艳灿的花来,春风一吹,在风里轻轻摇曳。
  自毁长城就这样。
  但夏莉安还是没学乖。过两天,张蓉蓉又打电话给她,漫不经意似地,说:
  “没想到莉安你交了男朋友,你提也没提,太见外了。”
  “有什么好说的,又还算不上是男朋友。”
  “啊?你是说,你跟他还没有在交往?”
  然后张蓉蓉便沉默下来。天晓得那沉默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几天夏莉安也像哲学家一样沉默思考起来。可百思不解,也就懒得想了。心里却堵得慌,坐不定。
  “你又要出去了?”小武嚷嚷。
  “你管太多了,小鬼头。”
  刚要出门,胡氏公子出现了。
  “要出去?”果然是父子,说的都一样。
  “爸爸!”小武高兴地跑过去。
  “你干么来了?”可某人却不高兴。
  “学长被桂枝姐逮着了,让我跟你说一声,我顺便过来看看小武。”
  “那好,我正好要出去。晚饭我做好了,你热一下给小武吃。”
  “便利店?”胡公子扬扬眉。
  “才不是啦,爸爸。”
  “报马仔”小武说:“小夏最近都没去看那个帅哥哥了。小夏她要去约会。”
  “约会?”胡公子的眉挑得更高了。
  “多嘴!”当着人家老爸的面这样给人家儿子白眼的,实在有点那个。
  “小夏就只会凶我、欺负我。”小武委屈地向老爸控诉夏莉安的“暴行”。
  胡家男主人要笑不笑地望着被控诉者。
  “好嘛,好嘛,算我不对,我跟你道歉行了吧?”
  嘴巴说道歉,态度可一点都不真诚。伹好歹还算是道歉了。
  小武便不再计较,很容易就满足。
  胡公子还是要笑不笑地。
  “有什么不满,你说啊!”也不说话,光那样要笑不笑的,真有够讨厌。
  “我怎么敢。”胡公子摆摆手。
  “我可是有把饭煮好了,没让小武饿着。”底气十足似,越显心虚。
  他要是不来,小武岂不是一个人被丢下了?
  那双讨厌的眼睛就这么要笑不笑地盯着她。心理战术,存心要她内疚。
  “讨厌!你干么这样一直看着我?我又不是故意把小武丢在家里。我出去一会就回来。”真倒楣,成了煮饭婆不说,又成了保姆。“再说,小武可是你的儿子。”可不是她的。
  这一句,铿锵有力。胡尚斌眨了一下眼。
  夏莉安小胜一局。挥挥手便出去。
  “小武,肚子饿了吗?要不要爸爸带你去吃饭?”胡公子当起好父亲。
  “不用了。小夏今天煮了我最喜欢吃的鸡腿。爸爸,你也一起吃嘛。”
  饭菜都还是热的,看样子刚煮好不久。胡尚斌替儿子盛了饭,挟只鸡腿到碗里。说:
  “小武,小夏对你好不好?”
  “嗯。”小武咬了一口鸡腿,用力点头。“小夏有时候很凶,又喜欢欺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wenge.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