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发情-第4部分

负我,但我想妈妈时,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觉,小夏会让我跟她一起睡;还煮我喜欢吃的东西给我吃,又帮我洗衣服。”
  “你喜欢小夏吗?小武。”
  “嗯。”小武又用力点头。
  “上次你说要小夏当你……嗯,妈妈,是怎么回事?”顿一下,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那个啊!”小武嘴里塞满饭,又贪心地咬口鸡腿,口齿不清,话都黏成一团。“妈妈不会回来了,她会跟别人结婚,生很多弟弟妹妹,不要小武了,对不对?爸爸也会找新妈妈。但我不要别人当新妈妈!”
  “傻小子。爸爸不会随便给你找新妈妈的,妈妈就算有了弟弟妹妹也不会不要小武的。”
  “你骗我。爸爸不是带很多阿姨回去睡觉了?”
  “咳!”胡公子差点呛到。
  “对吧?”小武睨着自己的老爸。“小夏老是说爸爸没有节操——爸爸,什么叫『没节操』?”
  “咳!”胡公子又干咳一声,岔了气。
  小武根本搞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童言无忌,满嘴塞满饭,口齿不清,又说:
  “小夏说爸爸没节操,我不要爸爸找新妈妈,要小夏当小武的妈妈,小夏就说爸爸是上了年纪的男人了,她不喜欢。爸爸,什么是『上了年纪的男人』?你不是吧?爸爸。”
  “咳!咳!”胡公子连连又干咳两声。岔开话题。“小武,你吃得满嘴都是东西。喝口水,把饭咽下去了再吃。”
  倒了一杯水给儿子。小武咕噜喝了好几口。
  “小武,小夏最近常常去约会吗?”胡公子若无其事般跟儿子闲话家常。
  “也没有啦,就几次而已。”
  “几次而已是吗?有很多大哥哥打电话找小夏吗?”
  小武摇头。
  “小武,”胡公子微微倾向前。“你知不知道小夏跟谁约会?”
  “跟江哥哥啦。”
  “江哥哥——”
  电话铃铃响起来,打断胡公子的话。
  小武跑过去,喂一声,回头叫说:“爸爸,是江哥哥。”然后,又对着话筒。“喂?喂?江哥哥,我是小武。”
  胡尚斌想也没多想立刻走过去,从小武手上拿过话筒。
  “喂?”
  对方似乎楞了一下。
  “我是胡尚斌。”
  “哦,胡律师。”一声“哦”,拖了长一点,似是意味深长。“我是江川平。迅猛龙在吗?”也不问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迅猛龙?”
  “哦,我是说夏莉安。”
  “她刚刚出去。”熟到这样亲昵取别称了?迅猛龙?“你跟小夏在交往?”
  “出去了是吗?谢谢。我再打她手机找她好了。”并没有回答胡尚斌的问题。
  “等等!”胡尚斌禁不住追问,电话已断了线。
  “小武,”他拉过儿子。“爸爸问你,这个江哥哥常来找小夏吗?”
  “没有。”小武摇头。“江哥哥只有打电话。不过,我知道,小夏最近都没去看那个帅哥哥,因为她跟江哥哥在约会。”
  什么时候,在他不知不觉中发展成那样了?那个小丫头真的长大了。他第一次到夏家,认识她时,她还半生不熟……
  哎哎!他摸摸脸颊。小丫头长大了,他当真“上了年纪了”……
  “爸爸,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你快玄吃饭吧。”
  居然出神了!
  他苦笑一下,摇摇头,喃喃自语起来。
  上了年纪的男人啊……
  医院附近咖啡店不多,江川平偶尔去的那家深藏在巷子里,高人隐于市似,深藏不露。布置得挺另类,几张桌台,里头辟了一个沙发区,客人或坐或躺在那里聊天或看书报杂志,感觉像“文化沙龙”。
  夏莉安拣个靠窗的位子,等了一会,江川平神采奕奕走进来。
  “我刚才打电话给你,胡律师接的,说你已经出来了。”直接坐在夏莉安对面,一边对服务生比个手势。
  “你干么不打我手机?”她没问过他怎么知道她电话,本来就不是什么国家机密。
  “我以为你在家里。本来有点事,我以为会耽误一点时间,结果还算顺利。”
  咖啡上来,冒着热烟,空气溢满香醇味道。
  “小武很活泼,很可爱,声音听起来很有活力。我应该见过小武吧?就是有回碰见你跟静姐时,也在场的那个小男孩吧?”
  “嗯。小鬼头人小鬼大,才没你说的那么可爱。”
  “胡律师常去你家?”
  “嗯。他总是小武的老爸,总得尽尽义务去看儿子。”夏莉安抬抬眼,瞄瞄眼前眉目英俊好看的男子。“你干么问这个?你在意了是不是?”
  迅猛龙就是迅猛龙,果然没有人教她“含蓄”两个字怎么写。
  “我只是随口问问。”语气很无所谓。
  “都五点了,一起吃饭?”她搞不清他的态度。
  这算约会吗?这算交往吗?算吧——要不,至少是“大概”吧?但他不紧不张、不冷不热的,老让她觉得没进入状况。
  “不成,我跟静姐约好了。”
  “静姨?那我也一起去不行吗?”
  “我跟静姐有事要谈,你跟来做什么?”
  意思就是,她就是个碍事的吧?
  “你喜欢静姨是不是?”不禁脱口,完全反射的想法。
  “嗯,没错。”他很干脆点头。
  这么干脆!夏莉安忍不住。“那你喜欢我吗?”
  江川平先是顿一下,睨睨她,再喝口咖啡,然后很无所谓。“我才刚认识你不久吧。”
  差别那么大!夏莉安微微嘟嘟嘴,有些不高兴。
  “好了,”江川平看看时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她才张嘴,他的手机便响起来。
  他看了一下,看不是医院找人,也不是李美静,便没去理它。
  “谁?”夏莉安简直像多疑的护妇。“静姨吗?”
  “你那个朋友,张什么蓉的。”完全不在意,没半点停顿迟疑。
  “张蓉蓉?”她居然连他的手机号码都知道。“她怎么知道你的电话?”
  “哦,那个啊,我给了她一张名片。”仍然不怎么在意,没放在心上。
  “她去找过你了?”夏莉安抽口冷气。
  “嗯。”
  “什么时候?”
  “前两天吧。她到医院看诊。”他哪记得那么多。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夏莉安忍不住提高声调。
  “这有什么好说的?”对方不过是身体不舒服,到医院看病,有什么好说的?她不问,他都忘了。
  “你根本不知道!张蓉蓉她——她——”
  “她”了半天,却说不下去。怎么活脱像个嫉妒丑陋、揭人疮疤说背后话的女人!
  “她怎么了?对了,你跟她是好朋友吧?她应该会找你商量诉苦才对。她刚跟她男朋友分手对吧?看起来挺可怜的,都哭了,你好好安慰她吧。”
  “分不分是她家的事,关我屁事。”连这个张蓉蓉竟也告诉他!
  “你怎么说这种话。你跟她还是好朋友!”江川平略微皱眉。
  让夏莉安火大冒气。一气就昏头失了理智。
  “鬼才跟她是好朋友!”像她那种只会倒贴、没男人会死的女生她躲都来不及。“在学校的时候我跟她说不到十句话,毕业后也没联络,被男人甩了,被骗了,没钱了,就突然跑出来认朋友,我倒楣了竟被她找上!”
  江川平眉头皱得更紧,表情绷起来。
  “可是那天她说你们是好朋友时,你并没有否认。你心里既然对她不以为然,她找你,你大可拒绝,你没拒绝却在背后这样批评她,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那种情况我好否认让她下不了台吗?难听地说,她根本没有朋友。她老是抢别人的男朋友——当然,这不是她的错,那些男人自己见异思迁。但人家也劝她了,她不听,然后又被骗,被骗了就哭哭啼啼,你对她心软,就变成这样了。要不,劝她干脆找个有钱男人算了,省得每次都被骗得凄惨,还要倒贴。可人家高尚,说我们说钱市侩,太看重钱——拜托,我躲她都来不及,还什么好朋友!”
  说这话,她知道她的表情不会好看,声调也不会和悦,甚至有点后悔没有理智冷静。但江川平的态度让她气不过,再加上一些微妙复杂的情绪跟原因,忍不住,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江川平眉结更紧,也没笑容,眼珠子甚至有点沉,不以为然。
  “不管怎样,你并没有否认。该说清楚的事,你没说清楚,却在背后议论批评。还有,你以金钱衡量她交友的态度,多少有点势利。”
  势利?他居然说她势利!而且,他以为什么时候都可以那么“正直”啊!想说什么,就可以马上当场说清楚?
  江川平的表情、态度、那样的说法,都令夏莉安相当生气,价值观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搭不到一处来。
  “你说我势利?”她生气说:“人家那样劝她有错吗?我赞同就叫势利?谈恋爱就不必吃饭大便吗?她老是被甩,又倒贴,劝她实际一点,不行吗?如果你行的话,就谈个不必吃饭大便的恋爱给我看!做不到就少给我放屁!哦,对了,你等会不是要跟静姨一起吃饭吗?有本事你这饭就别吃,也别大便!”
  气昏头了,也不管措词不看场合。
  切!张蓉蓉一哭哭啼啼,他怜香惜玉的心肠就软了,居然还给她一顿排头!
  看江川平沉着脸,她也不甩了,还怕他脸色呢!
  猪!长得帅,英俊好看又怎么样?
  这出戏,大不了她不唱了行不行!
  第六章
  中午时分,商业区办公大楼附近餐厅几乎都坐满了人,人声鼎沸,冷气的效力感觉似乎也减弱了许多。
  夏贤良抹抹脖子后的汗,颈领处已湿了一片。这种天气喝热汤,即使冷气开放,也够热燥。但这种“商业套餐”就是固定的菜式附汤。他喝了一口,便放下汤匙。
  “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找你出来。”又不想饭后喝冰冷的饮料,却有点按耐不住了。
  “再忙也是要吃饭,很久没跟学长一起吃午饭了。学长也应该挺忙的吧。”
  “还好。”夏贤良说:“上回的事真谢谢你了,尚斌。”
  “小事一桩,你别客气了,学长。”胡尚斌优闲地喝着冰凉的咖啡。“倒是桂枝姐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
  “我已经快被电话轰炸到投降了。”夏贤良苦笑。
  “我看你就干脆投降吧,学长。”胡尚斌轻笑出声。“我不是说了吗?学长,你也该给自己机会。”
  “我现在没这个心思。”
  “桂枝姐不会接受个理由的。不过,桂枝姐保守,介绍的对象虽然不错,总觉得少了什么。学长,要不,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落实桂枝姑妈对他“带坏”夏贤良的指控。
  “谢了。”夏贤良摇头。“我暂时真没那个打算。”
  “那你要怎么向桂枝姐交代?”胡尚斌半开玩笑,加重“交代”两个字语气。
  夏贤良又苦笑一下,摇摇头,低头喝一口汤。汤凉了一些,总算比较好入口。
  “我刚刚就想说了,学长,这么热的天气,你还喝热汤,不觉得更热吗?”
  “还好啦,习惯了。以前莉安她妈不让我吃饭时喝冰凉的东西,现在莉安掌管家务,习惯也差不多。”
  提到夏莉安,胡尚斌想想,说:“学长,我想我该把小武带回去了。”
  “怎么突然要把小武带回去?”
  “不是突然。我毕竟是小武的父亲,该由我照顾他,总不能老是麻烦学长。”
  “你不必客气,尚斌。小武住在我家,我就像多了一个儿子一样。再说,你一个大男人,工作又那么忙,把小武带回去了,忙得过来吗?”
  “我会请个保姆。”
  “这不太好,还不如让小武待在我那里。”
  “小武住在学长家,有学长在,我当然很放心。不过,学长,我们也该为小夏想想吧。”
  “莉安?地怎么了?”
  “小夏年纪不小了,有她自己的生活,小武在,她要照顾小武,也不能常出门。这样对她不太好吧。”
  “唔……”夏贤良似是没想过这问题,沉吟了一会。“不过,莉安也没说过什么,她也挺喜欢小武的。”
  “不管怎样,小夏都二十三岁了,总要交朋友约会什么的吧,她需要有自己的生活。”
  想想,他社交场合认识的那些女孩、模特儿什么的,很多不过十八九,再大也不过大夏莉安一两岁。这年岁的女子,生活正“多采多姿”,夏莉安算是“牺牲”很多了。
  不过,她居然说他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唉唉!
  “你这么说,最近莉安好像挺常出去的。”提醒了夏贤良。“好像认识了一个男孩子,常跟这个男孩子见面,我忘记对方叫什么名字,小武说莉安在跟这个男孩约会……”
  “江川平。”胡尚斌接下去。刚刚吃的商业套餐真不应该加醋,混了咖啡,味觉都混淆了。
  “啊,对,是姓江没错。你也知道了?”
  “那个江川平,是江医师的儿子。”
  “江医师的儿子啊。你连这个都知道。”夏贤良不禁摇头。“怎么你知道的比我这个作父亲的还多。”
  胡尚斌抿抿嘴,喝口冰咖啡,也就没有答话。
  “莉安也开始交男朋友了啊……”女儿的事,当父亲的都最后知道,夏贤良不禁唏嘘。
  “只是约个会,还算不上呢。”胡尚斌突然开口。天气热又闷,容易烦躁。
  夏贤良看看学弟,笑一下。
  “怎么了?”那样发笑,怪怪的感觉。
  “这周末有空的话,过来家里吃饭吧。”夏贤良笑笑地,没事人似,却又显得高深莫测。
  “不好吧。小夏要张罗忙碌,又要抱怨我去惹麻烦了。”
  “你很在意莉安高不高兴吗?”
  “啊?不——”突然这么一问,胡尚斌乱了手脚似,眼神竟乱起来,一反平时直直前望的坚定,垂了下去。急忙喝口咖啡,定静下来。才又抬起头。“我是说,我老过去叨扰,小夏多了事忙,不如我请学长跟小夏到外头吃饭吧,也省得小夏忙碌。”
  “何必花那个钱。再说,在家里比较自在。就这么说定,你不必担心莉安会不高兴。”夏贤良又笑一下,拍拍学弟的肩膀。“你也该多来看看小武嘛。”
  当律师的,口若悬河,伶牙俐齿说服人惯了,可胡尚斌这时却闷不吭声,找不出话拒绝。
  他告诉自己,的确也该多去看看儿子。
  所以,就那么顺理成章。
  “来,坐。要喝咖啡还是茶?”
  “茶好了。”咖啡苦得要命,谁喝它。
  “要不要加糖或牛奶?”
  谁喝茶在加糖的?
  “红茶吗?我不要,我要绿茶。”
  她就知道,静姨这里,只有一堆难吃难喝洋化的玩意。亏静姨还是个营养师!
  “我这里有一些小糕点,配红茶喝刚好。”
  “我不要。”毫不犹豫便拒绝。“那些小糕点甜得要命,红茶难喝得要死。静姨,你念营养学的,都不注意食品健康吗?”
  “你哦!”李美静端了红茶、绿茶,还有小糕点出来。“营不营养、什么健康饮食是在医院对别人说的。回到家吃什么,自己喜欢就好了。”
  夏莉安喝她的乌龙茶,碰也不碰那些西式小糕点。
  “你找我有什么事?静姨。”
  “不找你,你就不来找静姨了?”
  “你可以到家里去,你也好久没去了。”
  “你跟姐夫又不请我去。”
  “拜托,自己人还什么请不请的。你随时都可以来啊。天天来也没关系。”
  “我要天天去会把你给烦死。”李美静微微一笑。笑得含蓄,但眉都弯了,看得出来心情很好,很高兴。
  “才不会。爸也会很高兴的。总比桂枝姑妈三不五时来巡视好太多了。”
  引得李美静忍不住又笑。“桂枝姑妈是关心你跟你爸,你别调皮。”
  “我哪敢。桂枝姑妈啰嗦起来没完没了,谁敢去惹她了。”
  夏莉安不碰那些甜腻的糕点,李美静也节制地只吃了几口。喝口红茶,歪歪头,说:
  “桂枝姑妈不是帮姐夫介绍了对象吗?结果怎么样?”她只听“相亲”这回事,不知道细节。
  “哪还有什么结果。”夏莉安摇头。“爸根本没去,奸诈地骗我去当炮灰,还找了那家伙去!”
  “那家伙?”大概是指胡尚斌吧。
  果然,夏莉安吊个白眼,一副“还能有谁”。“他宝贝学弟啦。”
  “你每次说到尚斌,都像这样有仇似。莉安,你真的不是喜欢上尚斌了?”
  “拜托,静姨,谁会喜欢上那种家伙!”简直是亵渎她的“纯洁”。
  李美静抿抿嘴。“尚斌也去了,那桂枝姑妈有没有说什么?”
  “当然没有给他好脸色。总之,事情是吹了。”
  “你爸真的不打算再婚?”
  夏莉安耸个肩。“天晓得。桂枝姑妈说都是爸那宝贝学弟把爸带坏。那家伙的确讨人厌!”
  “是讨你厌,还是讨桂枝姑妈厌?”李美静泛起笑。
  “反正就是讨人厌——你可别又说那些有的没的,静姨。”搞不懂,居然会说她喜欢上那没节操的家伙!
  “好,不说。”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对了,你最近跟川平见面是不是?”
  “别提了。”夏莉安挥个手。
  “怎么了?吵架了?”
  “他告诉你了?”
  “他说有些事跟你意见不合。”
  夏莉安闷哼一声。
  “那家伙不过是长得好看一点,没什么了不起。”
  “你别任性,莉安。”
  “我才没有。他喜欢那种会哭得死去活来的女生,就喜欢去,谁希罕!”跟江川平,是没戏唱了。
  男人,不管大小,不管生熟,都喜欢那种楚楚可怜、纤细柔弱,一只小虫死掉也会掉泪,然后哭起来肩膀还会颤动的女人吧。
  这样,他们才能拥着她微颤纤柔的肩膀,给她呵护安慰对吧?
  切!说她嫉妒好了,无所谓。她就是最烦那种动不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女生。像那个张蓉蓉。
  拜托!她妈翘掉的时候,她都没有抢天呼地、鬼哭神号的;那些女人,只不过被个男人甩了,就如丧考妣,鼻水口水都可以流下来。
  “川平有责任感,个性认真,虽然有时候固执一点,但人很不错。你别跟他呕气。”
  “谁在跟他呕气,不搭就是不搭,没什么了不起。”是有点呕,不过,不合就拉倒。找男朋友是为了开心快乐,如果对方不能顺着她,把她捧在手心上,那还有什么意思!
  天涯处处是芳草,又不会死绝,委屈自己干什么!
  改用一下史达林名言,失恋一次是悲剧,失恋两次、三次,三次以上,就只是数字了,没什么大不了。
  “莉安,如果你真喜欢川平,就别任性。吵嘴了,呕呕气,气过了就算。”
  “反正他又不喜欢我,不搭就是不搭,忍气吞声、委屈求全的干什么。”她的优点是,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人家喜不喜欢她,她老实明白,老实接受,不会自我陶醉、自我欺骗或自我感觉良好。
  江川平也许基于雄性本能,对柔弱雌性有同情倾向,不见得就喜欢张蓉蓉。问题是,她想要他当她男朋友的人,心中必须以她至上,唯她独尊,要不然,什么恋爱,谈个屁!
  “说你任性你还不承认。”李美静摇头。“男女交往哪有都那么顺利的,一呕气就要分手,那怎么成。”
  “静姨,问题是他根本不喜欢我。”倒追的,都没价值是吧?切!“他喜欢你。”
  “啊?”李美静失笑。“莉安,你别瞎说了。川平比我小,我们差了四岁,跟弟弟一样。”
  “那又怎么样?”夏莉安不以为然。“他亲口说他喜欢你,顿都不顿一下。”
  “不可能的。我们只是朋友间的友爱,你误会了。你当然也喜欢你的朋友,对吧?”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他喜欢你就对了,反正我跟他是没戏唱了。”
  还好,她不会因为喜欢上一个人,就死去活来,所以,虽然受到一点轻度内伤,也不会死去活来。何况,她跟江川平之间,八字连半撇都不到,像动物一样舔舔伤口,记住教训,就过去了。
  她的态度就是这样。对张蓉蓉那种死不知记取教训,只会哭哭哭的女人烦不胜烦。大概这样,她这样缺乏“同情怜悯”的心肠,他才认为她跟他不是同类吧?
  他还叫她“迅猛龙”呢!
  切!迅猛龙就迅猛龙!
  “莉安,你别任性,跟川平好好谈一谈。”红茶冷了,李美静把红茶倒掉。
  “静姨,你真是驼鸟。江川平喜欢你,你如果也喜欢他,那不就结了。”
  李美静摇头。“你不要再瞎说。我年纪比他大,就跟姐姐一样。”
  是因为“年纪比他大”,不是“不喜欢”。话里的无心,用词的无意,泄露某种下意识。
  “那又怎么样?”夏莉安还是一脸不以为然。“也不过才大四岁。就算大了十岁、二十岁又怎么样?他喜欢,你喜欢,那就结了,关别人屁事。”
  动不动就说“屁”字,桂枝姑妈要听见了,一定皱眉瞪眼,不知道要叨念多久。
  “你哦。”李美静又摇头。不知是重复强调那“不可能”,还是对外甥女的“乖戾”无可奈何。
  “静姨,你别那么迂腐。江川平喜欢你,我不会在意的。喜欢就喜欢,跟年纪大不大、小不小没关。”谁说一定要“男大女小”的?
  真的,说她乖戾也罢,小毛头时浑浑噩噩,很多以为天经地义,不可侵犯的“真理”,长大后,头脑清楚了,才发现都只是狗屎。
  狗屎是什么?就是狗的大便,你挖开来看了,里头仍只是大便。
  李美静仍只是摇头。想都没想过,一个比自己年少的情人。
  男女之间的关系,浓缩到最后,除了钱,就是性。金融法理之间纠葛不清的呢,精简之后,除了钱,就是契约。
  他到底是那个厘清的人,还是制造“混乱”的?胡尚斌无声笑一下。
  本来他答应了蔡老板他们晚上的饭局邀请,临时变卦,让秘书通知取消。想想,自己又亲自打电话过去解释道歉。蔡老板表示很遗憾,又要再约,他找个借口拖延过去。
  饭局上,除了吃喝便是醇酒跟女人,想了都觉得疲惫。这些企业家们怎么都乐此不疲?跟那种一个人坐热气球升空、挑战人类极限,充满冒险精神的西方企业家怎么差别那么多?
  但他也是这“共生圈”的一份子。他献策,提供谘询,替他们分析整套投资规画,再从他们赚得大笔利润中,淘出可观的顾问费。
  结果,是互相寄生。
  谁也别说谁没节操!
  节操?
  胡尚斌失笑摇头。不想起夏莉安那丫头都不行。
  他勾起薄西装外套,搭在肩上,轻快离开办公室。
  天已经微暗,街上热气仍未消。经过一家花店,他停了一下,摇头笑起来。
  他居然兴起买花的念头!
  不知有多少年他没有买过鲜花这种东西了,方才居然有了那种念头!
  “尚斌?”身后忽然有人叫他名字。
  他回头。“美静。真巧。”
  “我在对街就看到你。买花吗?”
  “哦,不,只是刚好经过。”胡尚斌移开一下脚步,离花店门外摆的花远一点。
  什么叫欲盖弥彰?李美静抿嘴微笑。
  “吃过饭了吗?没有的话,一起吃吧。”胡尚斌看看时间,很自然地提议。他跟李美静认识很久了,并不见外。
  “不了,我跟川平约好了。”李美静也很自然说着。
  “川平?江川平?江医师的儿子?”
  语调多了一点起伏,眉毛也微微斜扬。
  “嗯。他是我们医院新进驻院医师。”
  “能力好像挺不错的,青年才俊。”
  李美静瞄他一眼,眼底有笑。“你好像对他有什么意见?”
  “没的事。”不过也就比他年轻一点吧。“听说小夏好像跟他在交往,是吧?”说他“上了年纪”——那小子也不过比他年轻三、四岁吧!
  “大概吧。”
  “大概?”胡尚斌上身微倾,凝了一些专注。
  “川平不承认,莉安也说没可能,但两人明明见面约会过,也出去了几次。吵了架,就跟小孩子一样呕气不承认。真是!”
  “吵架了?是吗?”语调过于轻快,心情似是不错。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能吵得起来也是不容易,年轻人就是那样。”
  一句话,无心地把胡尚斌摒除在“年轻人”之外。
  胡尚斌微笑不变,“处变不惊”。“是啊,年轻人就是那样,一点小事就吵闹,上午吵,下午就和好了。小夏跟江川平很快也会没事吧。”
  “没事”就“没事”,干么加一声疑问不确定的语尾助词?
  “大概吧。”李美静笑笑,摇摇头。“莉安说她跟川平个性不合,不想勉强。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顿了一下,到底没将什么“江川平喜欢她”那些不该说的说出来。
  “所以那小子——呃,我是说江川平,就找你诉苦?”
  “也不是。我要他跟莉安谈谈,他也倔得很。”
  “哦,看来真的吵架了。”隐然有笑意了。也不知是不是对“年轻人”无端便闹脾气好笑。
  还是,他心情本来就不错,语调自然轻快?
  “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好事?”李美静注意到了,笑问。
  “啊?”胡尚斌连忙敛住眼底笑意,干咳一声。“呃,今天工作相当顺利,所以,嗯,感觉比较轻松吧。”
  “我想也是。那我先走了,改天再聊。”
  “改天见。”胡尚斌微笑点头。
  那笑,逐渐抿成唇边一抹若有似无的纹痕,映现在黑黑的眸子底。
  “吵架了,是吗……”
  蚊鸣似地喃喃自语,声音细得不可闻。
  一旁鲜花,红橙黄绿蓝靛紫各色怒放齐扬。他一手环着胸,一手抵着下巴,左看右看,审视思索什么似,忽然愉悦地笑起来。
  “迅猛龙。”
  “不要叫我『迅猛龙』!”
  夏莉安没好气地闷吼,回头狠狠给了那讨厌的男人一个大白眼。
  “那一天,我听江川平这样叫你,对吧?”
  “他神经,你也神经了?”又一个火气很大的白眼。
  赫,脾气真的不小。
  “吵架了?嗯?”
  怎么听起来像在幸灾乐祸?夏莉安不爽地又狠狠瞪他,粗声说:“你到底来干么?”
  “学长让我有空过来吃个便饭。”胡氏公子抿抿嘴,笑了。
  “你怎么会有空?你不是应该很忙吗?”讨厌的家伙一来,又要增加她的“劳动量”。
  “只要学长吩咐,我随时有空。”
  “就算这样,现在才两点!两点!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五孔生烟、七窍冒火,气真不只打一处出来。看到这个讨厌的男人,火上加油,更加多气。
  “小夏,你就这么不欢迎我?你知不知道这样多伤我的心?”胡公子声音低沉下来,脸庞聚愁。
  “少来!”夏莉安嗤一声。“你那些莺莺燕燕呢?你多的是地方可以去,来这里惹人厌做什么?”
  啊!胡氏公子按按心窝。这一箭真不轻。
  “没的事。”他勾勾嘴角。“学长让我来,我顺便看看小武嘛。还是,你嫉妒了?”脸庞微倾,眸子斜望向她,似有些试探。
  “谁嫉妒了!”那厢忙不迭否认。“你爱跟什么蜜蜂蝴蝶莺燕在一起是你家的事,关我屁事!”
  预料中的反应。
  一切正常。胡公子又勾勾唇角,又笑了。
  “我可是一直很关心你的哦,小夏,可你一点也不关心我,还对我这么冷淡。唉!真伤我的心。”
  那样一脸奸滑的笑,嘴都弯了,叫作“伤心”?
  “你少做戏!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就少来惹人厌。”
  “学长吩咐,我没有不到的。”一脸多无奈。
  “你的学长现在不在,小武也不在,你这么早来搅和做什么!”
  “学长带小武出去了?”
  “废话!”她老爸也真是的,叫了这家伙来,自己又跑出去,害她一个人跟这讨厌的家伙大眼瞪小眼的。
  火气还真大。他真是来“受气”的。胡公子挑挑眉,显得不以为意,把笑意敛进眼底。
  “小夏,你跟江川平吵架了,心情不好,可也别把气出在我身上。你不觉得我很无辜,嗯?”把那声“嗯”拉得老长,鼻音上扬。
  说是诉“委屈”,更像是……挑逗——
  啊!夏莉安像被刺猬刺一下,险险跳起来。
  她怎么会联想到那奇怪的字眼?
  对没节操的家伙的“指控”,她一时语塞,反驳不了,狠狠白他一眼,叫说:“好,我无端迁怒,我乱发脾气。我回自己房间,行了吧!”
  不见更清净!她把自己关进房间,用力甩上门。
  不一会儿,胡尚斌便敲门,不等她回答,便打开门进去。
  “你怎么可以随便进来,这是我的房间!”夏莉安很不高兴。
  这是女孩子的“香闺”,他懂不懂?随便就进来。
  “哦,这是小姐的『香闺』是吧?”他居然取笑。
  更惹她恼。
  “你真的很讨厌耶,还不出去!”
  “好,好。”胡公子很绅士地退到门外,站在门口处,颇为无奈似。“小夏,你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在客厅,不觉得我很可怜吗?”
  “哼!”又来这一套。
  “小夏。”
  “你到底想怎么样?”这人实在真烦。
  他都不会察言观色吗?不知道她心情很不好吗?还一而再,再而三烦她惹她。
  “别这样嘛,小夏。”他靠着门框,表情暗淡,好像真很无奈的摸样。
  “嘻皮笑脸不行,就打可怜牌。胡大公子,你应该去演戏才对,不应该当律师。”夏莉安冷冷瞅他,丝毫不心软。
  “你就对我这么有成见?”表情更暗淡。
  真是做戏,也算相当逼真。
  夏莉安疑惑起来,一时竟变得不那么笃定。
  “你别再做戏了好不好?”
  胡氏公子叹口气。“你就这样看我?”
  欸,讨厌!这家伙到底想怎么样?
  “你到底想怎么样?”退了一步了,烦躁了。
  心一不定,便察觉不到那张充满着男人魅的英俊脸上,那隐微的、一现即逝的丝缕笑意。
  “我可以进去吗?”那般轻柔要求。
  夏莉安挣扎一下,还是不甘不愿地咕哝一声。
  没明确拒绝,就是答应了。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她房间里没有多余椅子,他指指床缘,得寸进尺。
  “不可以。”她脱口叫出来。瞪瞪他,自己坐在床上,把椅子让给他。
  “谢谢。”
  长腿曲直,舒适的摆放;剪裁合宜的衣着,十分衬他的型,坐在那里,简直像杂志彩页里名牌服饰的广告。
  彩页广告里的模特儿都凝着一双深遂的眼望着你,不说话。胡公子也没说话。
  “你干么不说话?”夏莉安忍不住。
  “你没让我说话。”
  “那我叫你坐,你就坐;叫你站,你就站吗?”她没好气。
  “你希望我做什么?”他反问。
  “做我奴隶算了!”因为心情不好,她干脆胡说一通。
  他脸庞斜扬,俊眉一挑,唇角一勾。“黯然无奈”的面具掉了,暴露出一点一点“真面目”出来。
  知道自己失言,夏莉安微觉点窘,受不住他那样看她。虚张声势,粗声说:“好嘛,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行不行?我只是随便乱说,可以了吧?”
  谁知胡公子神色一敛,收住笑,声音也沉了。
  “好啊。你真要我当你的奴隶,我就听你的。”目光炯炯,灼灼逼人,辨不清是认真或玩笑。
  是真?是假?是玩笑?
  “奴隶主”心脏猛然一跳。
  跳得剧烈,几乎负荷不了。
  “我跟你说了,我只是随便乱说,不要跟我开玩笑了。”竟不敢看视那灼灼逼人的目光。
  “谁说我在开玩笑了?”
  她猛然抬头,吃惊讶愕,颦眉盯着他。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十秒……
  终于,那漂亮的唇角勾一勾,露出那要笑不笑的神态。
  “你这讨厌的家伙!”她抓起枕头用力砸向他。
  他笑着接住。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表情多好玩?”
  “你——”可恶!
  她随手一抓,将被单砸丢向他。
  被单掉在地上,他蹲下去捡起来。她气不过,踢了他一脚。
  “啊!”却没站稳,脚跟反而一滑,往后栽下去。
  “小心!”他紧张叫出来,冲过去抱住她。
  身后是大床,根本不碍事。他乱了章法冲过去抱住她,反而抱着她双双倒在床上。
  他在上,她在下,结实压着她。
  前五秒,还没能反应过来;过了五秒,夏莉安“刷地”胀红脸。
  “没事吧?”胡公子“功力”高深,若无其事起身,若无其事将她拉起来。
  “死不了!”脸上充满血让她气躁。莫名地心虚,不敢看着他。
  “你脸红了。”声音居然带笑。
  夏莉安猛然抬头,恶狠地瞪他一眼,方才的尴尬、狼狈感觉一下子扫开。
  “不行吗?”简直恶声恶气。
  “当然行,我怎么敢说不行。”
  他又那一副要笑不笑的神态。夏莉安顺顺气。不过不小心跌了一下,碰巧跟他跌在一块,又碰巧是倒在床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她又瞪他一眼,掉头走出房间。
  那张英俊带魅的脸又浮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跟了出去。
  第七章
  江川平居然主动打电话给她,约她出去,夏莉安但觉天要下红雨了,欢欣的感觉并不那么强烈,也没有那么兴奋或高兴。
  “江川平?”电话打来的时候,讨人厌的胡氏公子正好在她家客厅上座,多事地探问。
  “嗯。”她爱答不答。
  “他约你出去?”又一声探问。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问东问西,这个家伙有够烦。
  “怎么了?”她老爸从厨房出来。
  “江哥哥找小夏,小夏要去约会。”小武得意地大声宣布,不知道自己“穷搅和”。
  小鬼!胡家老小同样讨人厌。
  “爸,我出去一下。”
  虽然情绪平无波,并不那么兴奋,但多少还是有一丝期待吧。至于期待什么,天晓得,模模糊糊。
  谁知,一到了,江川平居然说:“静姐要我跟你谈谈。”
  她不禁翻白眼,粗鄙说:“静姨要你吃大便你也吃大便?”
  “你——”他板起脸,又缓下来。“你一定要用这种态度说话,非得吵架不可吗?”
  “谁跟你吵架。”
  “那就平心静气好好谈一谈。”
  说她简直白痴,居然还有那种模糊的期待。女人哪!她厌恶地暗骂自己蠢,无法不自嘲。
  “还谈什么?个性不合,不搭就是不搭,谈到太平洋变沙漠也谈不到一块。再说,你本来也没那个意思对不对?只是静姨说,你就听。”
  江川平也不否认。只是说:“我没有跟张蓉蓉有什么瓜葛。”
  算是解释了什么。
  事情因张蓉蓉而起,但张蓉蓉根本不是原因。
  “你当然不会跟她有什么。你喜欢的是静姨。”
  “我是喜欢静姐没错,但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lashu8.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